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欺人太甚  
   
第四章 欺人太甚

李強大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樹林里突然射出無數支閃著綠光的利箭,那三個身穿黑袍的家伙也更加快速地念動咒語。李強根本就沒有理會射來的箭矢,吸星劍直撲台上三人,繞身旋轉的天火紫花也分出三朵飛向三人。誰知那古怪的法杖突然放出紅光,一股巨大的力量湧了出來,吸星劍被阻擋在祭台外面。而三朵天火紫花卻不受阻礙,急速射進那三個黑袍人的體內。

咒語聲立即停止,三人發出了不類人聲的慘嚎:“喔……喔……呀呀!老祖……救……”天火的威力之大連修真高手也不敢輕視,這三個巫師一樣的家伙更是不濟,不到二十秒鍾就化為了灰燼。那些射來的陰毒利箭,沒等觸到李強就被炫陽環的金光擋住,環繞身周的天火立即將其焚盡。

空中飄蕩著的魂魄立時像斷了線的風箏,有的向來路急速飄走,還有的則四處亂竄。

那三個黑袍人一死,祭台上的法杖突然飛起,一個巨大的骷髏虛影飛了出來,發出令人恐懼的怪笑聲。只聽有人大叫道:“是誰出的手?那是魔器……闐殛魔杖!”李強不知道什麼叫闐殛魔杖,仍然無所畏懼地沖了上去,突然一陣極其陰冷的感覺侵進身來,無數奇異古怪的想法湧進了腦海,他不由得打了個寒噤,暗叫道:“奇怪!這是什麼玩意兒?”他感到全身一陣乏力,心神一陣恍惚。

小海妖突然發起威來,渾身藍光閃爍,套在它脖子上的那串佛珠也發出褐色的光來。李強聞到一股濃濃的異香味,心神猛地一振。就聽外面有人大叫:“竟然有噬魂妖……”李強振作起精神,急速向後退去。他這下明白了,這支闐殛魔杖竟會攻擊人,而且是精神攻擊,這支魔杖似乎有自己的意識。

李強飛到空中,他不敢再用四層疊加的符咒,因為剛才一擊已經花去他一小半的真元力,他將紫焰巨掌脫手而出,頓時“嗶嗶波波”的碎裂聲響起。他大喝道:“給你!”赤紅色的巨掌陡然漲大。那支古怪的闐殛魔杖噴出一股血色云煙,一下子包裹住紫焰巨掌,像是要把它吞吃掉。李強驚得毛發俱立,手指著吸星劍穿刺過去,吸星劍化作一條長長的銀色劍虹,直掃闐殛魔杖。他希望能用這一招打斷這支恐怖的魔杖。

天空中的另一邊,突然顯出一男一女,那個男的揚手扔出一串白色的小球飛向血焰,一邊沖著李強不耐煩地說道:“滾開了,別擋路!”語氣極其傲慢。

連串的爆炸響起,血色云煙頓時散開。李強發現剛才發出的紫焰巨掌竟然還在,他心念微動,大喝道:“爆!”

“叭……轟!”

猶如開了鍋的水炸開,頓時霧氣蒸騰,翻滾咆哮。只聽一聲淒厲的尖嚎,四周的林木都被震得“噗噗”亂顫,樹林里“嘩啦啦”一陣亂響,竟然湧出無數的番國武士,他們目光呆滯地向空地湧來,身上全是爛泥碎葉,就像是被活埋後又挖出來似的。

李強感覺吸星劍觸到了什麼東西,他一口真元力噴進劍影里。又是一聲震天動地的劇烈爆響,沖天而起的闐殛魔杖斷成了兩截。李強松了口氣,以為終于干掉了這支魔杖,他剛剛收起天火紫花和炫陽環,將吸星劍也收進體內,誰知異變突起。

那支斷了的魔杖突然從空中飛到樹林邊,空中的兩人幾乎同時大叫:“阻止它!把它逼回空中!”李強沒弄懂這是什麼意思,問道:“什麼?”

就這麼稍稍一耽擱,只見漫天血霧飛起,空地上幾百個番國武士在不到十秒的時間里,全部碎成血霧,闐殛魔杖裹著濃濃血霧,發出恐怖古怪的“嘎嘎”聲,突地竄進了樹林里。空中那兩個男女怒罵道:“混蛋!你是白癡啊,為什麼不阻止它!”

李強一下愣住了,他進入修真界後還是第一次被人罵成混蛋白癡,覺得有點莫明其妙。飛到他倆身邊,李強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麼罵人?”他的表情不咸不淡的。

那個男的說道:“韻妹,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家伙,自以為是的想滅掉闐殛魔杖,害得我們准備了這麼久的時間都白費了,我們走!真是倒黴,遇見這種白癡混蛋,什麼都不懂。”那個女的也是一臉的不高興:“就是,這下回去要被師尊罵了。”

李強心里火冒三丈,不過他還是忍住了,只冷冷地說道:“我真是長見識了,修真界居然有這麼一對活寶,告辭!”他懶得理會這種人,轉身欲走,誰知那個男的比他還要火大,厲聲道:“喂!留下名字、門派,本真人要知道你是不是歪門邪道。”那副神情簡直不可一世。

那個女的也幫腔道:“就是啊,如果是妖魔鬼怪,趁早投降。哼哼,我們天戟峰蘭環宮專門收拾一切邪惡的東西!”李強驚訝萬分,這兩個家伙竟然是天戟峰的人,心里對天戟峰的印象頓時惡劣起來,他冷冷地說道:“我是哪個門派的,你們不配問。”他抬頭看看天,又道:“見鬼!今天運氣真差,出門就遇見鬼了。”他這話一語雙關,那兩個人都被激怒了。

這兩個家伙大約在西大陸稱王稱霸慣了,兩人其實並沒有看清李強是如何和闐殛魔杖爭斗的,有點小看李強,以為教訓他幾句他還不得乖乖的聽著,誰知李強根本就不甩他們。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飛出劍光,向李強攻來。

李強原本就沒有打算交手,又知道對方是天戟峰的人,他有些大意了。突如其來的襲擊讓李強措手不及,雙方距離實在是太近了,霎時間,他被飛劍打出足有百米,身子直撞入密林里,大片的林木被飛劍的光刃碎裂,碎枝亂葉砂石爛泥沖天而起。好在瀾蘊戰甲還在身上,瀾蘊戰甲不愧是極品戰甲,李強雖然被連續擊中,但卻毫發無損,瀾蘊戰甲耀眼的金光在“乒乓”的巨響聲中,閃現出奪目的光彩。

那兩個人以為這樣的偷襲即使不能毀掉李強的肉身,至少也會讓他沒有還手之力。他們兩個都是元嬰中期的修真高手,在西大陸本土,已經算是比較少見的高手了,可他們不知道李強已經是跨進出竅期的高手了。那個女的說道:“師哥,他的戰甲很奇怪啊……”男的說道:“韻妹,管他什麼戰甲,我倆雙劍合璧,誰能擋得住?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哼!敢和我斗……”他一臉的得意狀。

一聲憤怒的咆哮從林中傳出,李強被打得怒火萬丈。這種無恥的偷襲行為出現在修真者身上,讓他簡直不敢相信,一股無名怒火頓時爆發出來。他來不及戴上炫陽環,張口就噴出吸星劍,縱身飛上高空,在空中突然一個轉身,急速俯沖下來。吸星劍的銀芒因李強的憤怒而發出銀紫色的光芒,天空被映照得一片通明,震耳的劍芒破空聲,竟好似隆隆的雷聲。

這是李強的全力一擊,他是第一次如此的憤怒,他能夠忍受這兩人的狂妄自大和目中無人,但絕不能容忍他們無恥的偷襲。那兩個人突然明白自己惹上了厲害的角色,男的大喝道:“韻妹,雙劍合璧,殺了他!”

兩道晶瑩的劍光迎上吸星劍。吸星劍芒猶如一朵盛開的菊花,在空中留下了耀眼的花瓣,花瓣突然散開,繞過合璧的雙劍,水銀泄地般流淌下去。李強雙手都帶上了紫色的天火,他故意讓天火薄薄地浮在掌心,神識則緊緊盯住飛來的雙劍,他大笑道:“哈哈!不要臉的東西!看老子的厲害!”兩手微微震動,將細小如砂石般的天火布成了一張淡淡的紫色網,這是他剛剛悟出來的用法。

雙劍合璧的威力原本極大,無奈遇見的是李強的天火紫花,這個虧就吃大了。雙劍一觸到天火結成的網,那些細小的天火就像飛蛾撲火般粘了上去,在電光石火的刹那間,兩支飛劍化為漫天的火花,立時消散無蹤。與此同時,吸星劍連聲爆響,兩人被炸飛到空中。李強雖然很憤怒,卻沒有想要殺掉兩人,因為,他知道這兩人是天戟峰的人,不管他們多麼卑鄙無恥,礙于朋友的面子,他不想下毒手。

李強已經手下留情了,可這一劍也讓這對男女吃足了苦頭,他們的戰甲“咔咔”作響,無數道裂縫從戰甲內部延伸開來,眼看著就要徹底報廢了。兩人的飛劍被毀,心神頓時受到重創,那個男的噴出一口鮮血,用怨毒的目光緊盯著李強,狠狠地說道:“好!打得好!你有種到天戟峰來!”李強用鄙夷的目光掃視兩人,他微微搖頭,實在沒興趣和他倆說話。

兩人眼看著李強轉身要走,那個女的尖聲叫道:“有種的留下名來!姑奶奶誓報此仇!”

李強淡淡地說道:“無恥的東西,老子沒興趣理會,有多遠就滾多遠!”

那個男的聲嘶力竭地狂吼道:“在西大陸你敢惹我們天戟峰……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你等著瞧!韻妹我們走!”那兩人的陰毒的目光讓李強覺得似乎不應該放過他們,他歎了口氣,心想,原來修真界也有欺軟怕硬、不知進退的家伙。他轉身欲走。

那個女的再次叫道:“喂!是漢子的留下名來!如果怕天戟峰報複,你就走……哈哈!只能說明你是膽小鬼!”李強心里好笑,激將法都用出來了,看樣子他們真是激怒攻心了。

李強轉身逼近一步說道:“哦,是漢子就留名嗎?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天戟峰老子聽說過,只不過老子剛剛才知道,天戟峰竟然還有你們這樣狂妄自大的家伙。老子再說一次,憑你們兩個卑鄙無恥的東西,不配問老子的名字,老子告訴你,天戟峰我一定會去的。哈哈!現在,你們兩個給老子滾!滾遠點!免得老子忍不住把你們的元嬰掏出來。”兩人隨著李強的逼近不停地後退著,與剛才盛氣凌人的樣子判若兩人。

這兩人被李強罵得臉色忽青忽白,渾身都撲簌簌地顫抖。要知道李強一旦罵起人來,就算是有神仙的修養,也會給氣得半死。那個男的聲音都變了:“好!罵得好!”他拉著自己的師妹破空而去,遠遠從空中留下話來:“我跟你沒完!”李強發出震天的大笑:“哈哈!哈哈哈!老子怕死啦!”真是氣死人不償命。

林中空地一片狼藉,空地已經被鮮血染得黑紅,血腥味撲鼻而來。地上散落著幾十面殘破的黑旗,李強用神識看去,似乎每面黑旗都禁錮著無數的冤魂,冤魂在黑旗里翻滾哭嚎。他知道,這種東西留著肯定會害人,可是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想了想,他把黑旗推向空中,飛出吸星劍,銀芒閃動間,這些黑旗碎成小塊,隨風飄散。

剛收起吸星劍,小海妖突然大聲鳴叫起來。李強微微一愣,只見飛散在空中的碎片突然發出“波波”的爆裂聲,霎時間,無數條魂魄飛散開來。小海妖興奮地飛上天空,一圈一圈地盤旋起來,它急速吞噬著四散的魂魄,身上的藍光閃亮奪目。

李強不知道,如果不是有小海妖幫助噬魂,他就闖下大禍了。這些被修煉過的魂魄在自然界是很難自行消散的,給它們解開禁錮的結果只會出去害人,而且,這些魂魄可以通過吞噬弱小的飛魂散魄來壯大自己,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會形成魔頭,那樣的話,李強可就是造孽了。

片刻功夫,漫天飛舞的魂魄就被小海妖吞噬一空。只見小海妖身上發出的藍光更加強烈了,李強直覺感受到,小海妖似乎要又進行一次蛻變了。果然,小海妖突然得到如此多的魂魄能量,開始了急遽的變化。這次的蛻變和上次不同,無數道寶藍色的光華從小海妖身上飛起,這些光華猶如實質般晶瑩剔透,漸漸地,這些寶藍色的光華聚攏起來,形成一顆燦爛奪目的寶藍色大珠,在空中急速轉動,天空樹林都被這光華四射的寶珠所照亮。

李強心里微微一驚,他飛出吸星劍將小海妖護住,他明白,這種小海妖的內丹,應該算是稀世珍寶了,很容易被其他人覬覦。為了讓小海妖快點蛻變,他忍不住運出真元力幫助它,小海妖得到李強的能量,歡然鳴叫。寶珠終于凝結而成,小海妖張嘴吸進體內,飛快地撲進李強的懷里。李強無意中幫助它修成內丹,同時也徹底地馴服了小海妖。

小海妖撒嬌地用小腦袋輕輕撞擊李強的胸口,顯得非常高興的樣子。李強取出一塊烏子干,小海妖連連晃動小腦袋,頭頂上寶藍色的長翎也搖擺不休,樣子非常可愛。它伸出紅色的小爪子,一把抓過烏子干丟到地上,嘴里嗚嗚地哼著,似乎很不喜歡這樣的食物。李強笑道:“不要烏子干,那你要什麼?啊,對了,你喜歡吃晶石,好,給你一塊。”

看著小海妖抱著一塊雨繽石,就像在吃餅干,“咔嚓”聲不絕于耳,李強覺得很好玩。

天色已經蒙蒙亮起來,李強猛然想起鴻僉等人還在小鎮上,急忙向來路飛去。他很快來到小鎮的上空,這時候天也大亮了,小鎮隱現在薄薄的霧氣里,里面傳出陣陣哭嚎聲。李強急忙回到客棧,剛走進房間,就聽見鴻僉在問:“……死了多少人?”

納善一眼看見李強,大叫一聲:“老大!你終于回來啦,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啦?鎮子里今天死了好多人。”李強見鴻僉幾人都安然無恙,松了口氣道:“整晚都在打斗,還遇見兩個討厭的家伙。頑公沒事了吧。”頑公笑道:“很奇怪,昨天進到客棧後干了些什麼我都不知道了,好像眼睛一閉一睜天就亮了,長這麼大從沒睡過這麼香甜的。”

李強取出三粒小培元丹遞給頑公:“你們仨將靈丹吃下,最好在練功時吃,效果會更好。我們一會兒就走,這點時間足夠了,快去,帕本給他們護法。”納善笑道:“記住,帶上馬桶!呵呵。”在黑獄的經曆他可記得清清楚楚。

頑公、碧石和碧銅兄弟高興極了,連聲道謝,進里屋後吃下靈丹開始練功,帕本坐在一邊守護著。

李強這才將昨晚的經曆告訴鴻僉,納善在一邊聽到天戟峰的人偷襲李強,氣得哇哇亂叫:“他們好大的膽子,敢襲擊老大?我和他們沒完!”李強阻止道:“納善別亂來。鴻僉,你了解天戟峰的情況嗎?”鴻僉歎氣道:“天戟峰……我們在坦邦大陸的修真者並不了解他們,我以前來西大陸時也沒有見過他們,他們好像很神秘,與當地的修真者決無往來……說實在的,要不是師叔和他們爭斗,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們也是修真者。”

小鎮上的哭聲越來越響,鴻僉長歎道:“只一個晚上,這個小鎮就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幾乎家家都有死人,真是慘啊!”李強心里明白,有不少魂魄都被那支闐殛魔杖吞噬了,還有一些弱小的也消散在外面,這次如果不是自己出手,恐怕這個小鎮就要成為死鎮了。

李強說道:“現在的情形有點怪,不知道別的地方怎麼樣,我感覺征兆很不好,如果這和莽原有關的話,那我們的前途極不樂觀,而且我對天路草原之行也有些疑問……算了,先不說這些了,徒亂人意。”自從進入出竅期後,李強的直覺增強了許多,就像昨天的一路狂奔,他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結果他救了小鎮上的大部分人。現在他同樣對天路草原之行也有不好的感覺,可是不很明確,只能到時侯見機行事了。

其實,此時的西大陸已經全都亂套了,只是李強他們現在還不知道而已。西大陸上不僅有人在攝魂煉魄,還有瘟疫、戰爭以及突然出現的大量的莽原怪獸,所有的國家都進入了緊張狀態,還有大量的修真者趕到坦邦星湧進西大陸,這時的西大陸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迷霧重重,煞氣潛藏,危機四伏。

鴻僉說道:“我們應該盡快和師叔祖會合,這樣,我們就不怕任何東西了。”李強苦笑道:“他老人家恐怕已經到莽原去了,不會等我們的。”納善說道:“不會吧,不是說好的嗎?”李強心里明白,像琦君煞這種超級高手,絕對是隨心所欲的人,他不會受任何束縛的,從一開始李強就沒有想要依賴他。

客棧老板雙眼紅腫,哭喪著臉走了進來,說道:“各位大爺,實在抱歉,客棧要停業了……我……嗚嗚嗚!全死了……嗚嗚……”他忍不住大哭起來。李強心里慘然,說道:“老板,我們很快就走的,人死不能複生,你節哀吧。”鴻僉說道:“我們還是先准備一下,等頑公出來就走。”

納善拍拍客棧老板的肩膀,說道:“別哭了,趕快回去安排一下。”說著遞給老板幾張錢數,客棧老板哽咽著擦了一把眼淚,說道:“唉!你們都是好人啊,如果有辦法,趁早離開西大陸吧,這里全亂了,唉……”他轉身步履蹣跚地走了。

李強疑惑地自語道:“西大陸全亂了?什麼意思?”

');

上篇:第三章 攝魂絲     下篇:第五章 安渡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