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安渡寨  
   
第五章 安渡寨

從小鎮出來,頑公就一直心神不甯,坐在黑尖騎上他欲言又止。李強早就發現他心事重重的,便問道:“頑公有事嗎?”頑公苦笑道:“老大……我想讓碧石、碧銅兄弟倆回去,我們茫野族似乎還不知道現在的變故,讓他們兩個回去報告族長,做好應變的准備。”

李強點頭道:“嗯,好。碧石、碧銅你們倆回去的路上要小心,這幾塊玉符你們收下,青色的是護身玉符,捏碎了可以防身,紅色的是攻擊用的,捏碎後要立即打出去,威力還是不錯的。”頑公急忙道謝,又叮囑了兄弟倆幾句。碧石和碧銅都不願意回去,無奈消息是無論如何都要傳回去的,小鎮上莫名其妙死了那麼多人,讓他們十分不安。

碧石、碧銅依依不舍地撥轉黑尖騎,向來路飛馳而去。

李強五人重新上路。頑公由于服用了小培元丹,體質有了極大的轉變,已經可以勉強跟上李強他們這種瘋狂的趕路法。黑尖騎雖然是擅長長途奔跑的牲口,但是像李強他們這樣連續不停地疾馳,也是受不了的,終于,黑尖騎的速度慢下來了。帕本叫道:“師尊,黑尖騎吃不消啦,我們慢一點吧。”

連續幾天跋山涉水,路上竟然見不到一個商旅行人,似乎所有人都躲起來了,一路上顯得荒涼寂寞,缺乏生氣。

這天,李強幾人轉過一個山口,眼前豁然開朗,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只見半人高的野草隨風搖曳,各種形狀奇特的飛鳥在空中盤旋,遠處還有成群的不知名野獸,草原的西側是一大片稀疏的林木。李強驚歎道:“哇呀,真是壯觀啊!”

頑公道:“這就是天路草原,前面有一個大寨子,我們必須先去這個大寨子,和別的商隊搭伴走。”鴻僉說道:“這里我還是第一次來,以前聽說這條路並不好走。”帕本說道:“天路草原我知道,這里的怪獸僅次于莽原,聽說必須聚集大隊人馬才能安全通過,以前我有一個朋友曾走過這里,聊天的時候聽他講過,路非常難走。”

李強笑道:“西大陸的路,好像都不太好走,你們看,這一路行來發生了多少事情啊。”

頑公笑道:“西大陸民風驃悍,地理險惡,在這里生活確實很艱難,呵呵,好在我們也習慣了。”納善好奇極了,他摸摸光頭,歎道:“他娘的,這里給人感覺很怪啊,老大,你看天上飛的那個大家伙,樣子實在嚇人。”他突然咽了口口水,笑嘻嘻道:“老大,不知道那玩意兒的肉好不好吃。”

那是一只巨大的怪禽,有兩對黑色的翅膀,細長的身子,圓圓的腦袋,有點像放大了的蜻蜓,正在天上盤旋,像空中巡邏兵一樣。頑公說道:“那是霜翅殉,不會攻擊人的,它專吃死尸。”李強明白了,這是食腐類動物,他笑道:“納善,這玩意兒的肉,你一定喜歡,哈哈。”納善聽說是吃死尸的,立時一陣惡心,連連道:“不吃!不吃!惡心死了。”

鴻僉用手一指:“前面應該就是那個大寨子吧。”頑公說道:“沒錯,那就是安渡寨的西寨,我們趕一步。”眾人催動黑尖騎飛馳而去。

安渡寨在天路草原上一共有五個大寨,分為東寨、南寨、西寨、北寨和中寨,中寨位于天路草原的中央,其他東南西北四個寨子,分別分布在四條進入天路草原的交通要道口上,任何進入天路草原的人和貨都必須先在這四個寨子集結。當然,不要命的也可以自己進去,天路草原里的食肉怪獸可不是鬧著玩的,少數幾個人進去可能連骨頭都找不到。

天路草原是裂獸族的地盤,安渡寨就是他們建立的,他們靠收取各種保護費來賺錢,同時,他們也安排了護衛人員,確保五個寨子的安全。西寨算是一個中型寨子,寨子有百米方圓,四周所有的野草樹木都清理得一干二淨,地上鋪的是碎石,並且夯實砸平了。寨子的外圍斜斜地插滿了密密麻麻的尖銳木簽,這些木簽大小不一,大的足有兩人多高,小的也有一米多長。寨子由高大的木牆圍繞著,一共有里外兩層,每隔十來米就有一根高大的柱子,柱子上建有一個吊樓,可以站兩個人在上面觀察外面的情況,現在上面空著無人,看上去警戒並不太嚴。

所有進寨的人和貨通通都要交錢,李強五人在寨子門口跳下黑尖騎,帕本和守寨的幾個大漢交談著。李強四下查看,覺得這個寨子如果用來防守的話,一定非常嚴密,看樣子天路草原里的怪獸確實非同尋常,否則沒必要將寨子修建得如此堅固。只是守護寨子的人極少,除了寨子門口有幾個漢子外,似乎就沒有其他守護的人了。

帕本交完錢,說道:“師尊,我們進去。”頑公看看四周疑惑道:“奇怪,人太少了,以前這里可是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啊,現在真是到處都不對勁了。”走進寨子,街上也幾乎看不見什麼人。這里的房子非常獨特,全都是四角形的屋頂,有很多粗大的柱子支撐著,所有的房間都沒有牆壁,只有半截木板圍著,房間里的人在干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

頑公隨便找了一間沒人的房間,將黑尖騎的缰繩拴在門外木柱上,招呼道:“大家進來吧。”李強也拴好缰繩,奇怪地問道:“頑公,你怎麼隨意進屋?”頑公笑道:“這里的房間只要沒人就可以住進來。”帕本說道:“所有的費用進寨門時就已經付清了。”

李強走進房間,見房間里空蕩蕩的,地上是原木鋪設的,已經變得坑坑窪窪的極不平整,但是磨得油光水滑,顏色已是黑里透紅,也不知道這里已經住過多少人了。房間中央是一個方形的凹坑,坑是用長條石頭砌成的,那是火塘。屋角有一堆柴禾,頑公抱起一捆架在火塘里,他摸摸身上,不好意思地說道:“糟糕!我沒帶晶石取火器。”李強坐到坑邊笑道:“我來吧。”

李強伸手理理柴禾堆,支起三根粗一點兒的樹枝,然後架上細枝條,笑道:“這些樹枝都是濕的。”頑公吃驚地看著火塘里的柴禾,也沒見李強用什麼火媒,柴禾就冒出火來,而且火勢越來越大,而李強的手竟然還放在火堆里,他忙叫道:“老大快縮手,燒到了。”李強笑道:“呵呵,柴禾太濕了,我手拿開的話,濃煙會起來的,稍微再燒一會兒就好了。”頑公覺得自己簡直就像個白癡,眼前的一切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半晌,李強縮回雙手,火塘里的火焰竄了上來。他拍去手上的灰塵,笑道:“好了,帕本去打聽一下情況,看看有什麼事情發生,然後我們上路。”頑公說道:“我們還是找一個大商隊結伴走安全些,在天路草原上行走,人少是很危險的。”他還是沒能明白,其實有李強和鴻僉這樣的高手在,他根本就不需要擔心。李強進寨的目的,只是為了打探消息,要不是一路上發生了這些變故,李強根本就不會進到安渡寨。

納善說道:“老大,我和帕本一起去。”李強笑道:“你這家伙一會兒都坐不住。記住,別惹是生非。”納善摸摸光頭,嘿嘿笑道:“哪能啊,老大,你知道的,我老納最膽小怕事了。”鴻僉笑道:“你還怕事?鬼都不信!算了吧,快點去。”

帕本和納善剛走,就從門外進來兩個人,都是行商打扮,其中一個領頭的是個大胖子,大大的腦袋,圓圓的身子,一雙小眼睛閃著精明的光。李強覺得他不像是走進來的,倒像是滾進門來的。只見他深施一禮,滿臉堆笑地說道:“幾位朋友好,呵呵,能打擾一下嗎?”他身後跟著的人中等身材,臉上布滿刀削斧劈般的皺紋,讓人看了印象深刻。

李強站起身來笑道:“你好!請過來坐。你是行商嗎?”頑公想不到李強會對一個陌生人如此客氣,心想:“這種行商到處都是,老大何必如此客氣。”那個胖子笑眯眯地說道:“先自我介紹一下,呵呵,我叫卡珠,我是幾個小商隊推舉的聯絡人。不好意思,因為湊不足人數,沒辦法過天路草原,大家便讓我再找些人來,我已經等了很久,只看見你們幾個人來,呵呵,想問問你們,要搭個伴嗎?”他邊說邊坐了下來。

頑公問道:“最近行商似乎很少,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卡珠臉上的肥肉顫動了一下,歎氣道:“唉!這位老哥,路不平啊。這段時間不斷發生一些怪事,有的商隊居然整隊的人都失蹤了,而且一點線索也沒有,搞不清是什麼原因。好多大商隊都停下不走了,還有一些干脆就回頭停業,我們這些小本經營的可就苦了,接下的貨如果運不到地頭,那可要賠死了,所以硬著頭皮也要繼續走啊。”

李強笑道:“我們也是剛到,先看看情形再說吧。”鴻僉突然說道:“有很多人來到寨門口。”李強已經聽見了,說道:“是有很多……”卡珠疑惑道:“你們怎麼知道有很多人來?”他扭頭看向寨門,驚喜地叫道:“這是大商隊!太好了!”

鴻僉說道:“這不像是商隊,你看,有銀尖騎,是軍隊。”卡珠跳起身來,驚訝地說道:“怎麼這時候會有軍隊?哎,還是大商隊,軍隊的人不多啊。”只見幾十輛由花尖騎拖著的大車沿著大街隆隆馳來,前面是一小隊銀尖騎,大約只有二十來騎五十多人,大車後面緊跟著大批的黑尖騎。卡珠開心地叫道:“太好了!,這是一支千人的商隊,這下我們可以走啦。”

安渡寨頓時熱鬧起來,鬧哄哄的人群分頭進入街邊的空屋里,還有人大聲吆喝著牲口,指揮車隊進到專門停放大車的場地。大隊的黑尖騎過去了,後面還跟著很多小隊行商,也都散開來尋找空房間,剛才還很安靜的寨子,現在變得非常嘈雜。李強說道:“好家伙,這可真是亂套了。卡珠,你不用發愁了,去和他們聯絡一下一起走吧,呵呵,我們還要再看看。”

卡珠笑眯眯地說道:“好啊,我去找他們商量。小兄弟,我們還是一起走吧,別等了,我在這里等了很久了,好不容易才有這樣的商隊,機會錯過了,後悔都來不及。走的時候我來通知你。”他顯得非常熱心,堅持要李強他們和他一起走。

李強原准備等帕本打探消息回來後立即起程的,見卡珠如此熱心,有點不好意思拒絕他。頑公也說道:“老大,還是和商隊一起走吧,人多可以省去很多麻煩,路上有小股的怪獸也不敢發動襲擊,你看怎麼樣?”李強笑道:“好吧,那就麻煩卡珠去說一聲,我們一起走。”卡珠笑呵呵地告了別,看上去他十分高興。

鴻僉笑道:“師叔,這下趕不成路了,大商隊走得可慢,不過倒是很安全。”李強道:“頑公,這里離拉都國還有多遠?我們在天路草原辦完事情,還要抓緊時間趕到那里去的。”頑公說道:“過了天路草原後,我知道一條近路,雖然路不好走,但是要近很多,時間是足夠了。這支大商隊到了安渡中寨後不知道要往哪里走,我們還要打聽一下祈福百靈在哪里,也許到了中寨後,我們還是要單獨走的。”

隔壁相鄰的房間也住進了人,由于所有的房間都是用半截木板壁圍著的,所以每間房子里的情況李強他們都能看見。只見隔壁房間里湧進十來個人,一邊大聲說笑著,一邊“乒乒乓乓”地拖著行李之類的東西,各找自己的落腳處。門外大街上人來人往,還有不少人找不到空房間,有七、八個漢子看看李強他們這一間,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漢子進到屋里,大聲說道:“喂,朋友,這里住滿了嗎?”

李強笑道:“沒有,你們進來吧!”那個漢子扭頭招呼道:“哥幾個,進來!”幾個人一窩蜂地擠了進來,房間里頓時顯得擁擠不堪。那個漢子叫道:“土墩,把我的行李帶好,搞亂了我可不答應。”一個矮小的漢子答應一聲,拖著兩件大背囊進了屋,扔到屋角,叫道:“柱頭哥,想法子搞點東西吃,實在是餓慘了。”

那個叫柱頭的漢子笑罵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餓死鬼上身啦?老蟲,把包里的卷肉干拿出來,土墩去搞點水來。”其中一個家伙躺倒在地,一把扯下腳上的獸皮靴,立時,一股濃烈的臭味彌散開來。只聽那家伙說道:“喔唷,這下腳可舒坦了……汗濕透了,烤烤火,這位兄弟讓一讓。”李強早就屏住了呼吸,聞言微微一笑,向邊上讓去。那個家伙坐起身來,將腳丫子放在火塘邊烤了起來,只見嫋嫋的煙霧從他腳上升起,臭味更重了,他嘴里還說道:“抱歉,各位,臭了點,忍忍就好。

柱頭大罵道:“臭腳!你他媽的還讓不讓人活了,每次剛到地頭,你就脫靴臭人,真他媽的討厭。”臭腳哭喪著臉道:“我也沒辦法啊,天生的汗腳。柱頭哥,我不烤了還不行嗎?”他縮回腳,伸手用力地搓著。

還好房間是半截木牆壁,很通風,味道消散得快。臭腳一邊搓著腳,一邊對李強說道:“這位兄弟,不好意思,臭到你了吧,呵呵,沒辦法……”邊上一個漢子大聲對李強說道:“這小子是有名的臭腳,要不是柱頭哥收留他,沒有哪個商隊肯要他。呵呵,你叫他臭腳就行了。”臭腳聽了也不生氣,笑道:“癩頭,別說我啦,咱倆是難兄難弟,我是臭腳,你可是癩頭。”眾人哄笑起來,連隔壁房間的人也都笑了。

李強也忍不住好笑,問道:“嗯,臭腳,你們是什麼商隊啊?怎麼和軍隊一起走?”臭腳呲牙咧嘴地搓著腳,還把手放到鼻子底下聞聞,半晌才說道:“我們可是大商隊哦,那一隊士兵也是和我們商隊搭伴走的,最近路上不太平,嘿嘿,像我們這種大商隊可就少了。哎,你們是不是在這里等著搭伴的?聽我的,沒問題,只要和我們柱頭哥說說,花點小錢就行了。”他的樣子很是得意。

柱頭挨著李強坐下,笑嘻嘻地說道:“小哥,兄弟我可是三十人的隊頭哦,你們是三個人?放心吧,跟著我們走保證安全。”頑公說道:“我們一共有五個人。”臭腳在邊上插話道:“沒事的,我們柱頭哥可是一條好漢,進出天路草原幾十次了,保的人和貨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小哥你放心大膽地跟著,只要花些小錢就可保一切平安,多好!”

老蟲從獸皮袋里取出一小堆瘦肉干,放在火塘邊上,大聲說道:“來!吃肉干!土墩怎麼還沒有過來,笨死了,找水也要找半天。快來吃吧。”臭腳伸手拿起一塊來,撕下一片扔進嘴里大聲咀嚼著,嘴里含糊不清地說道:“老蟲,這肉有股怪味,嗯,好像回潮了。”李強實在忍不住了,笑道:“兄弟,肉應該沒問題。”臭腳舉起手中的肉干,遞到李強鼻子下,說道:“你聞聞,確實有點變味了。”

李強急忙扭過頭說道:“哎,老兄,幫幫忙,那是你臭腳丫子味!”眾人哄堂大笑。臭腳把手舉到鼻子下,使勁嗅嗅,笑道:“還真是臭腳味。嗨,不管了,自己的味道不覺得。”他滿不在乎地又撕下一塊肉,塞進嘴里。柱頭熱情地招呼李強:“來!來!一起吃!別客氣!”李強笑道:“你們吃吧,我剛吃過。”他本來就不用吃的,再加上見到臭腳如此惡劣的吃法,就更不會去碰這些肉干了。

這群漢子其實也沒有把李強他們放在眼里。在西大陸上行路的漢子,幾乎個個都身強力壯,在這里討生活,沒有一身好筋骨是不行的。李強和鴻僉穿著長長的袍子,都是一副文弱樣子,只有頑公有一副好身板,寬肩厚背粗手大腳,身邊還放著一把大砍刀,滿臉絡腮胡子,一看就是標准的行路漢子。

納善和帕本走了進來,納善大聲說道:“咦?這麼多人啊,老大,我們回來啦。”他的樣子最凶悍,光頭獨眼,臉上還有刀痕傷疤,屋里的人不約而同都看向他。納善除了服氣少數幾個人外,其他人都不在他眼里。他來到李強邊上,一把拽住臭腳的胳膊,說道:“這位小弟,讓讓啦。”輕輕向邊上一推。臭腳可頂不住這股大力,倒著就翻了出去,一口肉干頂在喉嚨口,噎得他直翻白眼,老蟲急忙上前使勁拍了一下他的背,他這才吐出喉嚨里的肉,怪叫道:“喂,你想害死我啊,咳咳!”

柱頭有點生氣了,說道:“光頭!來,我們認識一下,我叫柱頭。”他伸出一只大手。邊上的人一看就知道,柱頭要稱稱納善的斤兩。納善眼睛一亮,也伸手出來:“嘿嘿,我叫納善,嘿嘿,咱倆親熱一下。”兩只手握在了一起。

兩人的表情都是若無其事的樣子。納善一開始並沒有使勁,他眼睛看著李強,他也知道剛才是自己無禮,生怕老大會罵。李強笑道:“納善,別玩過頭了。”他的意思是不讓納善欺負人,誰知道納善完全領會錯誤,以為李強同意他出手,只是不要傷人就行。他忙笑道:“老大,哪能呢。”

柱頭心里開始害怕了,無論他用多大的勁,這個獨眼大漢都紋絲不動,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只見他齜牙一笑,說道:“歡迎啊!柱頭,不好意思啦。”柱頭臉色頓時大變。大家看見,柱頭的臉突然變得通紅,身子也微微顫抖起來,他死命地緊閉雙唇,臉上的汗水密密麻麻地冒了出來。

李強見狀忙道:“夠了,納善放手,向柱頭道歉。”納善急忙縮手,傻笑數聲說道:“呵呵,柱頭,我們老大吩咐了。哎,鬧著玩的啊,別生氣,呵呵,呵呵。”他滿臉堆笑。眾人都不敢相信,這個凶悍的光頭竟然如此聽話,不由得對李強好奇起來:這個年輕文弱的小伙子,真有點高深莫測的樣子。

柱頭一屁股坐了下來,他被納善捏得手骨差點都要碎裂了,簡直疼到命眼里去了,好半晌才緩過氣來。他心里倒也服氣,知道自己跟對方差得太遠,苦笑道:“沒事!沒事啦!”在西大陸行路的漢子都是直脾氣,輸了絕對認帳,不會耍賴皮。

納善叫道:“帕本,把剛才搞到的鮮肉拿過來,我請大家吃肉啦。”帕本從背上扔下一只半人大小的怪獸,放到火塘邊。李強笑道:“都過來吃吧,你們也過來。”他指的是隔壁的一群漢子,剛才他們一直都在看熱鬧。那群漢子轟然叫好,干脆就從半截牆壁上爬了過來。一大群人圍坐在火塘邊,各自拔出隨身攜帶的尖刀,開始割肉烤肉吃。

納善嬉皮笑臉地拍拍柱頭的肩膀,笑道:“老弟,一起吃吧。”李強和納善的豪爽,立即打動了這群直率的漢子,沒過多久,他們相互間就稱兄道弟了。頑公看得心里感慨不已,他非常清楚李強的實力,想不到李強竟然這麼隨和,能與這群粗魯的行路大漢勾肩搭背稱兄道弟,一點也不嫌棄他們,他覺得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

上篇:第四章 欺人太甚     下篇:第六章 襲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