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襲擊  
   
第六章 襲擊

卡珠從門外進來,看到滿屋的大漢,微微一愣。他滿臉堆笑地和這些漢子打招呼,又湊到李強身邊小聲說道:“小哥,我和他們商量好了,明天起程我們一起走。”臭腳耳朵尖,大聲叫了起來:“哎,我說胖子,這幾個是我們的人,別他娘的亂拉人,一邊去。”柱頭說道:“臭腳,吃你的肉,沒人以為你是啞巴。走不走由小哥自己決定,我們拉人沒用的。小哥,你看我們這幫兄弟實力還是很強的,呵呵,跟我們走肯定不吃虧啦。”

李強差點笑起來,這個柱頭真有意思,嘴里叫臭腳不要亂拉人,自己卻忍不住又來拉。他笑道:“卡珠,和我們一起走吧,這幾個兄弟人還是挺不錯的。”卡珠的胖臉上顯出一絲尷尬,苦笑道:“小哥,我們已經付費了。唉,既然小哥和這些兄弟說好了,我就不勉強了,路上如果有什麼事情,還請相互照應點。”

真難為了卡珠,這麼胖的人跑東跑西的,渾身都汗濕透了。李強笑道:“卡珠,坐下來休息一下再走,這里有鮮肉。納善,給卡珠搞點肉來。”卡珠也實在跑不動了,累得腿都軟了,他一屁股坐在柱頭旁邊,笑道:“打擾了。呵呵,其實和誰搭伴都一樣,關鍵是要平安走過天路草原。”他接過一塊鮮肉,從腰上拔出尖刀,把肉放到火上燒烤起來。”

“水來啦!乖乖!有鮮肉啊,哪里搞到的?剛才我看見有人在賣,好家伙,幾隊兄弟都在搶,差點干起架來,鬧得連班侗總領都驚動了。”土墩拎著一只大皮囊進來,有人上前接過水囊,說道:“快去吃吧,這幾位朋友請客。”土墩挨著卡珠坐下,割下一塊肉,說道:“唉,餓得渾身都冒冷汗了。”

卡珠邊吃邊說:“看樣子這是最後一支大商隊了,剛才我聽說,天路草原出現了極厲害的怪獸,連裂獸族都吃了大虧,死了幾十個好手……”柱頭插話:“是什麼怪獸這麼厲害,連裂獸族都打不過,真的假的啊?”卡珠說道:“真的假的還不清楚,不過,聽說安渡寨要關閉了,好像是裂獸族的人要回寨子里居住,他們設在外面的住所可能要暫時放棄了。”

臭腳說道:“這下完蛋了,以後討生活就更難了,唉!世道越來越不好了。”大家聽了卡珠說的情況,心情漸漸變得沉重,氣氛也沉悶下來。癩頭突然說道:“管他娘的,我們這種小人物,到哪里不能混口飯吃,走一步算一步,只要保住小命就好。”土墩大口嚼著烤肉,含糊不清地說道:“只要有口肉吃,我就心滿意足了。”

柱頭好奇地問道:“小哥,你們兩個怎麼不吃啊?”李強笑道:“你們吃就行了,我不餓。”鴻僉一直在閉目養神,他懶得和這群粗魯漢子打交道,只是因為李強和他們有說有笑的,他才耐住性子坐在一邊。癩頭好心地說道:“小哥,要多吃一點,看你瘦成這樣,明天趕路會受不了的。”頑公心道:這里沒有人能比得過李強,別看他瘦弱,可比誰都要厲害。

其實,李強的身材並不算瘦弱,只是與這群常年在外奔波的漢子相比要差很多。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文弱的書生,再加上進入出竅期後,臉上的疤痕已經幾乎看不清了,凶悍之氣頓時減少許多,所以這些大漢看了很難重視他。西大陸這里的規矩,是誰厲害誰說話,弱的必須聽從強的,要不是納善剛才露了一手,而他對李強又是那麼的恭敬,這些漢子還真不把他放在眼里。不過,李強表現出來的親和力,卻讓這些漢子覺得他人很好。

第二天凌晨,天還沒有亮,就有人舉著火把沿街大叫:“所有今天准備出發的人,趕快起來!所有今天准備出發的人,趕快起來!”前前後後都有手拿火把的人在叫喊,整個安渡寨都被驚醒了。不一會兒,各個房間傳來人們的咳嗽聲說話聲,寨子里漸漸地熱鬧起來。李強、鴻僉、帕本和納善都沒有睡覺,他們一直在盤腿練功。納善伸了個懶腰,說道:“這麼早就開始叫,天還是黑的啊。”

柱頭也醒了,他爬起身來,大聲吆喝道:“都起來都起來!臭腳,別睡啦,去整理行李,要上路啦。老蟲、土墩你們幾個快點,叫我們隊的人都到這里來集中。小哥,你們跟著我的隊就行了,放心,有我照看著沒事的。”昨天李強他們給了他不少錢,因此他很客氣。

頑公一晚上都沒有睡踏實,這群漢子的睡相實在太差,放屁磨牙說夢話一個不少,鬧得人不得安甯。他雖然常在外面奔走,但是從來沒有和這種下層討活的漢子接觸過,要知道,他可是茫野八豪之一,也算是西大陸的一個名人了。他使勁搓搓臉,問道:“老大,睡得好嗎?”

李強現在是只要有空就靜坐修煉,他修煉了一個晚上,精神顯得極好,笑道:“呵呵,很好,我們也准備一下。”

人們三五成群地走上大街,各隊為首的人都在大喊大叫,招呼自己的人集中。柱頭這一隊的人也聚攏過來,他大聲招呼著,專門向大家介紹了李強他們幾個。像這種沿途捎帶搭伴的人,在這里是很常見的現象,這是商隊不成文的規矩,也是這些漢子賺取外快的唯一機會。

柱頭看了李強他們一眼,問道:“你們准備弓箭了嗎?你們用什麼兵刃?”李強他們幾個人中,只有頑公背上插了一把大砍刀,帕本倒提著一杆黑色長槍,納善將逆光劍扣在手臂上,李強和鴻僉都是空著雙手的,身上看不見有任何武器兵刃。李強笑道:“我沒有弓箭啊。”

柱頭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小哥,你會不會用弓箭?你要是會用,就不用像我們一樣和怪獸直接拼斗,只要在後面放放箭就行了,但是箭術一定要好才成。”李強說道:“沒問題,我箭術很好,只是沒有弓箭,怎麼辦?”其實他手鐲里是有弓箭的,只是那個弓箭太厲害了,用起來實在太顯眼,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如此炫耀。

納善忍不住好笑,說道:“我們老大的箭術,嘿嘿,可是厲害得很……”他剛想大大的吹噓一番,卻被李強揮手止住。李強笑道:“你們有什麼弓箭,借我用用吧。”柱頭問道:“你用多重的弓?”李強沒聽懂,弓還有多重?他隨口說道:“越重越好吧。”臭腳不禁叫了起來:“啊?越重越好?柱頭,給他最重的弓試試!”

隊里的人議論紛紛,其中一個說道:“柱頭,最重的弓這里沒有,要到車隊去領才行。”柱頭認真地說道:“你真能用重弓?那我就派人去領,別拿來後你拉不動,我可就慘了。”李強心里奇怪,搞不清他怎麼就慘了,說道:“沒問題,肯定能用。”鴻僉也說道:“給我也拿一樣的重弓。”眾人都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他倆。柱頭臉上顯露出喜色,他一揮手,立即有兩個漢子匆匆向後面跑去。

通常在商隊里,最缺的就是高明的弓箭手。柱頭他們這個小隊尤其缺少弓箭手,沒有想到這兩個年輕小伙子如此厲害,居然都要用重弓。這簡直像是在開玩笑,重弓就連柱頭自己都拉不動,更不用說射箭了。

街上的人很多,鬧哄哄的一片混亂,各人都在准備自己的坐騎。李強發現柱頭他們的黑尖騎上都掛著一把奇形的兵器,他笑著指指那件兵器問道:“柱頭,能給我看看嗎?這叫什麼名字?”

臭腳大驚小怪地叫道:“連聚鐮都不知道啊?這是我們這里最常用的兵刃了,沒有一把好氣力是耍不動的。”柱頭笑著取下聚鐮,遞給李強,說道:“挺沉的,小心接住了。”李強伸手接過,感覺果然很重,估計最少也有二十多斤,樣子很像長槍,槍尖足有半米長,呈三角形,有三個面三條刃,像是放大了的三刃尖刺,握柄有一米半多長,上面纏著密密的獸皮條。李強隨手舞動了兩下,笑道:“沖刺起來應該很厲害吧。”

柱頭笑道:“那是當然,幾把聚鐮同時沖刺,一般的怪獸根本就受不了。哎,要不要給你也搞一把。”李強搖搖頭,謝道:“不用了,我就用弓箭吧。”

剛才跑去的兩個大漢,帶著兩張大弓和兩捆長箭回來了。柱頭接過長弓看了一眼,點頭道:“就是這種重弓,小哥,給你。”李強接過重弓,他把弓弦扣上,繃緊弓梢,輕輕一拉然後松手,只聽“啪”的一聲脆響。他知道,這弓的確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拉開,怪不得他們剛才不相信,這確實需要真本事才行。

臭腳笑道:“小哥,你行不行啊?開次弓試試,讓我們也開開眼。”李強曉得他們不相信,他隨手一拉,就聽弓臂“嘎嘎”直響,一張重弓已然滿弓。鴻僉一笑,也隨手將重弓開滿,說道:“可惜還是太輕了。”李強笑道:“再重的弓他們可能沒有了,將就著用吧。”他倆旁若無人地開滿重弓聊天,眾人看得都驚呆了。

臭腳怪叫起來:“哎呀,小哥好大的力氣。柱頭,這下好了,我們隊也有重弓手啦。”柱頭滿臉笑容,說道:“真是沒有想到,小哥,在路上遇見怪獸的時候,你只要在後面盯著,誰有危險就幫一把。兄弟們,先謝謝小哥。”這群漢子亂哄哄地一起上前套近乎,頑公笑道:“在西大陸的商隊里,重弓手和刺脊槍手最受尊敬,關鍵的時候他們能救人一命。”

拿來的兩捆箭,每捆有三十支。這種箭也很特別,箭頭足有巴掌長,呈螺旋狀,閃著幽幽的藍光。柱頭說道:“小哥,這種箭有劇毒,千萬小心別射到人,來不及救的。”李強笑道:“放心好了。不過箭矢太少了,三十支箭,一下就射光了。”柱頭張張嘴,心里驚訝不已,要不是剛才見李強隨手就開滿重弓,他真以為這個年輕人在胡說八道。要知道,憑力氣拉動重弓,射出三十箭後,基本上就沒有力氣了,箭支多了也沒有用。

土墩笑道:“我們都帶有箭支,不夠的話,我給你,反正我也不喜歡射箭。”李強點點頭,將重弓掛在黑尖騎上,他不想收進手鐲,以免引起這群漢子的注意,這是很難向他們解釋清楚的。

天色大亮,大隊人馬集合完畢,所有的小隊都在進行例行訓話。

柱頭說道:“兄弟們,還是老規矩,我們這一隊在右側防護,大家小心點,天路草原最近不太平,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我希望大家能夠平安回家,不過,這要靠我們自己努力,還是那句老話,誰怕死誰第一個死,所以,誰他媽的敢亂了陣腳,就是怪獸咬不死你,我們大家也會砍死你的,聽清楚了嗎?”眾人轟然允諾。

李強覺得很有意思,看來這支商隊的實力確實不錯,怪不得別的商隊都不敢上路了,他們卻還照樣不變。只要看看柱頭這群人,就知道這支商隊的組織能力還是很強的。李強笑道:“柱頭,需要我們干什麼盡管吩咐,不用客氣。”柱頭說道:“你們畢竟是客人,有危險的時候就向後退,我只需要借重你們的兩把重弓,這就算幫大忙了,其他的就算了。”

納善撇撇嘴,心想:“這是你們沒有眼光,老大要是出手,那些怪獸根本就不在話下。嘿嘿,老大裝傻,我也樂得輕松。”

所有的人開始穿戴甲胄,李強示意納善和帕本也穿上鎧甲,他和鴻僉兩人都是不需要的,穿上戰甲實在是太惹眼,何況他們根本就不在乎這些怪獸。納善和帕本的鎧甲剛穿上,就引起了那群漢子的羨慕,那真是太華麗太精美了,連他們商隊的總領也沒有這麼好的鎧甲,這可是坦邦大陸的名家制作的,就連頑公看得都有些眼紅。

癩頭伸手摸了摸,驚歎道:“這好像是坦邦大陸的鎧甲吧,我們這里很少見的,呵呵,第一次看見這麼漂亮的鎧甲。”

“嘟嘟”的號角聲響起,柱頭大聲叫道:“通通上騎,馬上要出發了。”李強很聽話地翻身爬上黑尖騎。柱頭他們都是兩人一騎,臭腳笑道:“小哥,你們真是闊氣,一人一匹黑尖騎,了不得啊。”老蟲坐在臭腳的身後,說道:“哪天臭腳也發達了,一人兩匹黑尖騎,騎一匹牽一匹……”臭腳叫道:“我要兩匹干嘛,沒事干啦?”老蟲笑道:“擺擺闊氣啊。”眾人哄笑起來。

轟隆隆的蹄聲在天路草原上響起,一支大商隊浩浩蕩蕩地行來。前面是二十多匹銀尖騎開道,每匹上有兩個士兵,前面的士兵操控坐騎,後面的士兵執弓。距離銀尖騎五十米遠的是一百二十匹黑尖騎,五匹黑尖騎一組,四組一個小隊,一共六個小隊。

黑尖騎後面跟著的是由花尖騎拖動的大車,足有四十幾輛大車,每輛大車都有五人操控,兩個車夫,兩個弓箭手,一個刺脊槍手。左側有一百二十匹黑尖騎,右側卻有一百二十五匹黑尖騎,多了李強他們五騎。

車隊後面是斷後的一百二十匹黑尖騎。整個商隊有一千多人,不遠處還有五、六百人的小行商,亂哄哄地跟在隊伍後面。

因為李強可以開重弓,柱頭特意把他安排在自己的小隊里,他很是得意,有兩把重弓的保護,自己的小隊就安全得多了。一路上,他經常和李強說笑幾句,並且還介紹他和其他小隊的頭認識,很快,李強就和他們混熟了。

坐在黑尖騎上,李強覺得很愜意,周圍的景物是那麼的新奇。納善和李強一樣,對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他湊到李強身邊,兩人並駕齊驅。他說道:“老大,好像沒有看見什麼厲害的野獸啊,他們干嘛大驚小怪的?呵呵,有這麼多漢子應該沒什麼問題。”柱頭笑道:“老兄啊,你是第一次進天路草原吧,和我初次進來的時候想的一樣,覺得沒什麼了不起的,可我現在不敢這麼想了。”

納善很不服氣,說道:“為什麼?這些猛獸真的很厲害嗎?我們也不差啊。”柱頭身後的土墩說道:“那是你沒有看見,如果你見到了,就不會這樣說了……”正說笑間,從前面飛馳而來一匹黑尖騎,上面的人大聲吆喝道:“所有的人都准備好武器!所有的人都准備好武器!前面發現大批劍齒豪!排好隊形!不許散亂!沖過去!”

氣氛陡然緊張起來。柱頭大吼道:“一定要跟上隊伍!各組的兄弟相互照應,武器准備好了,保持速度!隊形絕對不許亂!亂了我們誰都活不了!”他不住地喊叫著,其他各個小隊的頭也都在狂呼亂叫。這時,從遠處傳來一陣陣尖利的嚎叫聲,讓人聽了很不舒服。後面跟著的小行商也快速靠了上來,每個人都取出了兵器,其中竟有不少刺脊槍,大家都知道只有靠近大隊才有活命的希望。

柱頭對李強大叫道:“小哥,快架重弓。”李強微微一笑,為了讓柱頭放心,他取下重弓拿在手里,隨手抽出三支利箭,笑道:“誰還有多余的箭給我。”他的語調不緊不慢的,絲毫沒有緊張的樣子,這群漢子看了心里都暗暗佩服。土墩將自己的箭袋扔給李強,叫道:“我這里有兩袋,給你一袋,接著!”

李強接過來看了一眼,箭袋里大約有二十支箭,他笑道:“還是不夠啊,誰還有得多!”柱頭他們聽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心想這個家伙實在是太狂了,已經有了五十支箭,他竟然還喊不夠。柱頭沒辦法,又將自己的箭袋扔給李強,叫道:“小哥,你要是拉不動重弓,可不要勉強啊。”他的意思大家都懂,一旦力氣不足,肯定會影響重弓的准頭,誰知道他的箭會射中什麼,搞不好誤傷到人,那就麻煩了。

柱頭的箭袋里有三十支箭,李強還覺得不夠,想想又算了,他不好意思再要了。鴻僉也要了一袋三十支箭,加上原來的也有六十支箭了。他們幾個不打算太招搖,都准備低調行事。納善向他們要了一把大砍刀,刀的形狀很像鍘刀,只是握柄比較長,是要用雙手握的兵器,可納善只用一只手倒提著。

尖利的嚎叫聲越來越近,眾人已經能看見一大片黑壓壓的脊背,從半人高的野草里向商隊沖來。納善怪叫一聲:“哇!他娘的,怎麼這麼多?老大你看,至少有幾千只!”李強眯著眼,仔細打量著沖來的劍齒豪。那玩意兒的體形不小,有小牛犢那麼大,長長的嘴巴里長著密密的白牙,像刀鋒般閃著白光,最奇特的是它們居然有退化了的翅膀,附在背脊上,黑色的尾巴就像蠍子的尾巴一樣高高豎起。劍齒豪還有一個俗名叫鞭豪,就是因它的尾巴厲害而得來的。

劍齒豪奔跑的聲音驚天動地,它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眾人胯下的黑尖騎。銀尖騎上的士兵首當其沖殺了過去。這些士兵非常勇猛,二十多騎排列成三角形,猶如一只巨大的尖錐,直插獸群。緊跟上來的黑尖騎上的弓箭手不斷射出利箭,掩護著銀尖騎上的士兵。整支隊伍一刻都不敢停留,急速向前沖去。

這時整個隊伍就像一條長蛇,最弱的地方就在腰部,若是這里被截斷了,商隊可就慘了,所以真正厲害的護衛力量都部署在車隊的兩側。李強五人被指定在大車邊行馳,柱頭這個小隊負責右側六輛大車的安全。

劍齒豪咆哮著撲了上來。柱頭喝道:“不許戀戰,盡可能不要被纏住!”手上的聚鐮急速刺向一只撲來的劍齒豪,他身後的土墩用的也是一把聚鐮,兩人同時穿刺上去,速度都是奇快無比。劍齒豪張大的嘴巴被柱頭的三角聚鐮穿了進去,一擊斃命。柱頭翻腕抽出聚鐮,陡然發現另一只劍齒豪已躍到自己頭頂上,心里猛地一驚,他已經來不及舉起聚鐮了,而他身後的土墩也和他一樣。

正在這千鈞一發的危急時刻,只聽一聲清脆急促的弓弦響,李強非常准確地射出一箭,這一箭的厲害之處在于,它是李強運真元力射出的。那只劍齒豪被這一箭打得倒飛出去,不像是被箭射中,倒像是被一把鐵錘砸倒的。柱頭緩過氣來,挺起聚鐮,大聲叫道:“小哥,謝啦!”

納善一直沒有動手,他正在東張西望,突然他說道:“後面的人可慘了!”他說的是那些小行商。

');

上篇:第五章 安渡寨     下篇:第七章 裂獸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