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裂獸族  
   
第七章 裂獸族

整個車隊行進的速度緩慢下來。李強扭頭向後望去,見隊伍後面的那些小行商正在拼命抵抗劍齒豪的攻擊,已經有不少掉隊的人和黑尖騎被劍齒豪撕碎,慘嚎聲陣陣傳來,其中還夾雜著劍齒豪的咆哮嘶吼聲和兵器的擊打聲。那些緊跟著大商隊的人稍微好些,因為有斷後護衛的幫助,暫時還沒有生命危險。

李強隨手發出兩箭,射翻兩只撲來的劍齒豪,大聲說道:“鴻僉和頑公跟上大隊,帕本、納善跟我來!”他操控著黑尖騎向隊伍外面馳去。柱頭大叫道:“小哥!危險!快回來!”他拼命舞動著聚鐮。鴻僉應道:“好!師叔你去!這里有我!”他連珠箭發,連續放翻了幾只撲上來的劍齒豪。

納善右手拎著大砍刀,左手握住逆光劍,帕本手中提著長槍,兩人緊跟在李強身後。李強沒有直接向後沖,那樣的話,整個隊形就沖亂了。他先沖到隊伍的外圍,那些劍齒豪不知道是煞星來了,眼見美味當前,七、八只劍齒豪一擁而上沖了過來。

納善大喝道:“來得好!去!”他這把大砍刀分量極沉,一刀就將一只劍齒豪的長嘴砍飛了,同時,左手的逆光劍突地刺出,一道青光爆閃,將沖向李強的一只劍齒豪一分為二,頓時鮮血噴湧而出,猶如天女散花般落下。帕本的長槍也不遜色,無數的槍影飛撒開來,一只撲向他的劍齒豪被打得像篩子一樣,全身都是窟窿,摔出老遠。李強手上的重弓更加厲害,他將真元力加在箭矢上,每一箭都是穿頭而過,劍齒豪只要挨上一箭,就立即斃命。

一眨眼的工夫,車隊已經從他們身邊駛過。李強三人就像一把利斧,將車隊右側的野獸群狠狠切開了一個大口子。他們三個人實在厲害,劍齒豪只要靠近就沒有能逃得過的,片刻之間,三人周圍就躺滿了劍齒豪的尸體。

大群的劍齒豪是從左前方沖擊過來的,右側的劍齒豪數量不算很多,大約也就百十來只,所以車隊右側的壓力相對要輕一些。商隊的傷亡人數不斷增加,只要被劍齒豪撲下黑尖騎,幾乎就沒有活命的機會。不一會兒,李強三人沖到了車隊尾部。李強大聲道:“能救幾個算幾個,你們兩個互相照應著,別散開了,我去後面。”

納善停在第一撥人群邊上,掄起逆光劍連續砍翻幾只劍齒豪,而帕本則舞動長槍將聚攏的劍齒豪沖散。兩人大發神威。

李強大喝一聲向後面飛馳而去。落在隊伍後面的小行商絕望地圍成一群一群,拼命抵抗著劍齒豪一波一波的沖擊,每一群人有多有少,多則百十人,少則五、六十人,狂吼厮殺聲聽得人驚心動魄。李強一路不停地直沖到最後,他要從最後面的人救起。

胖子卡珠恰好在最後面,他因為特別胖,座下的黑尖騎又瘦又小跑不快,落在了最後。他只有一把刺脊槍,而且是比較差的那種,發射十多次就必須更換晶石。他身邊的這群人越來越少了,不斷地有人慘叫著被劍齒豪拖出去,人數從百十多個迅速減少到幾十個、十幾個……一只劍齒豪流著長長的口水,張著大嘴巴,卡珠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見它嘴里的利牙,他急忙用刺脊槍尖頂住它的大嘴,手指按動了激發鈕。

劍齒豪的大嘴狠狠地咬下來,就聽“咔咔”一陣碎裂聲,卡珠這才發現刺脊槍已經沒有晶石能量了,這時候再想換也來不及了,刺脊槍已經被劍齒豪咬斷了。卡珠滿臉油汗,發出了一聲絕望的長吼,聲音里充滿了悲憤和不甘。正當劍齒豪又一次張口咬下之際,只聽得一陣連珠般的爆響,李強到了。一支利箭從劍齒豪側面射進了它的頭部,將它狠狠地撞飛到一邊。卡珠這才感覺到,自己渾身都在撲簌簌發抖,汗水已經濕透全身。

李強沒想到劍齒豪會這麼厲害,暗自後悔沒有早點做准備。他連續不斷射出利箭,用的手法還是在侯霹淨聖王府里學的連珠箭法,他畢竟有著高超的修真功力,使用重弓時根本就不用費力。他一次抽出五支長箭,別人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動作,只聽到弓弦發出一連串爆響,一條條箭影從重弓里飛出,接著就聽到劍齒豪中箭時發出的怪叫聲。李強大聲喝道:“所有的人都向前沖,不許亂!穩住了!”他目光一掃發現了卡珠,又叫道:“卡珠!你來指揮,盡可能向前!”

說話間,李強並沒有停手,長箭依然連續不斷地射出。卡珠精神大振,大吼道:“快沖啊!”人們陡然振作起來,不顧一切地向前沖去,誰都知道,如果停下來那就死定了。李強的重弓簡直就是閻王爺的帖子,劍齒豪只要被他瞄上了,就根本沒有活命的希望。

人們一群一群地紛紛向前狂奔,劍齒豪也被打蒙了,稍稍遲疑了片刻。李強就是要爭取這點時間,他靈巧地操控著黑尖騎,在人群外圍來回奔馳,手里的重弓一刻都不停歇。正在眾人慶幸和另一群人會合之際,李強手中的重弓終于不堪重負,“咔嚓”一聲,弓折弦崩。重弓竟被他硬生生地拉斷了。

眾人一直都關注著李強,知道活命的希望全在他手上的這支重弓上。重弓崩斷,幾乎所有的人都驚呼出聲。李強知道這下沒辦法再掩飾了,他長嘯一聲,吸星劍陡然噴出,他索性放開來大干一場。卡珠看見李強的重弓折斷,頓時覺得心跳都要停止了,剛想說“完了”,突然見他躍到空中,身上迸發出耀眼的銀芒,咆哮聲震耳欲聾,刹那間,銀芒像流星一般從空中墜落,無數的血肉隨著銀芒飛散開來。吸星劍只這一擊,就殺掉了十幾只劍齒豪。卡珠激動得渾身顫抖,心里直念叨:“終于有救了!”

鴻僉在前面的車隊里看見後面銀芒閃爍,知道師叔忍不住出手了。其實他們這里也已經非常吃力了,幾千只劍齒豪同時沖擊,前面銀尖騎上的士兵也死傷過半,實在是沖不過去了。柱頭的眼睛都紅了,狂吼道:“兄弟們!無論如何不能掉隊,注意保存體力,輪流上前抵擋!今天要是抗不過去,大家都活不成了!再加把勁啊!”他喊得聲音都已經嘶啞了。

李強一聲長嘯,穿上瀾蘊戰甲,從空中急速向劍齒豪群最集中的地方沖去。整個商隊都看到了李強的樣子,柱頭這幫人更是吃驚,臭腳結結巴巴地叫道:“是……是……小哥!”鴻僉微微一笑,說道:“沒錯!他老人家終于忍不住出手了,嘿嘿,算你們運氣。”他也長嘯一聲,噴出塵霄、碎金雙劍,躍到空中。

飛劍一出,這些劍齒豪是無論如何也擋不住的。李強喝道:“鴻僉,你護住商隊,我到前面去!”他發現這些劍齒豪是有人操縱的,因為即使是怪獸,遇到強敵也會害怕的,可他們殺了這麼多劍齒豪後,怪獸還是前赴後繼地向上沖,這只能說明是有人在操縱。李強不敢放出火精,因為茫茫草原上有無數的雜草亂枝,一旦燒起來,大火是無法撲滅的。

鴻僉在車隊上空來回飛了幾遍,喝令道:“立即停下紮營,不要再走了!”

車隊應聲停下。見到李強和鴻僉的實力後,整個商隊的人都心服口服。鴻僉讓他們用大車圈起一個圓形防禦圈,將受傷的人圍在中間。這時候劍齒豪已經停止了攻擊,在不遠處來回奔馳,似乎不肯離開。這下鴻僉也覺得有問題了,他緩緩落在圈里,大聲說道:“誰是這里的總領,請過來。”

一個身穿坦邦大陸鎧甲的大漢大聲說道:“我是班侗總領,這位大哥謝謝你幫忙!”他快步走了過來。班侗總領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他心里明白這次運氣實在是太好了,自己的商隊里竟然藏著這麼兩位高手。其實,這次運貨他也是硬著頭皮來的,如果半路折回去,損失實在是太大了,因此他想賭一把,誰知道,剛進天路草原就被這麼多劍齒豪圍攻,他心里後悔極了。等到李強他們出手,他才放下心來,知道商隊有救了。

李強快速向前方飛去,他巡視著下面的草原,草原上成群的劍齒豪奔馳往返,還有一些其它的怪獸夾雜其間。李強沒有發現什麼人,便向草原的另一側飛去。很快,他就發現有一小群人正站在不遠處的草叢中,周圍全是劍齒豪,還有一些古怪的野獸。李強飛到上空大喝道:“喂!為什麼縱獸傷人?”

這群人看上去似乎有點慌張,他們的穿著打扮,讓李強聯想起在大聯會時見過的裂獸族的武士。這群人中的一個家伙突然吹起尖利的鳴哨,從草叢中轟然飛起一大群怪鳥,在空中盤旋數圈後,尖叫著向李強沖來。那是一種青色的怪鳥,有半米多長,速度奇快,李強感覺天色都暗下來了。幾百只怪鳥同時沖擊下來,聲勢也是頗為驚人的。

這種青色的怪鳥沖擊力極強,李強促不及防之下被狠狠地撞了幾下,氣得他揚手劈出紫焰巨掌,巨大的掌影脫手而出,同時,吸星劍猶如一條銀色的巨鞭,一圈圈地飛舞著向青色怪鳥卷去。紫焰巨掌陡然炸開,霹靂一聲震天響,無數的紫焰射入青鳥的體內,頓時滿天的羽毛飛散。吸星劍化作巨鞭散射開來,耀眼的銀芒霎時間將周圍的青鳥全部碎裂了。

從天而降的血肉碎骨羽毛劈頭蓋臉地落下,就像下了一場暴雨,站在下面的人驚得魂飛魄散。還活著的青鳥無論下面的人怎麼催促,再也不敢靠近李強了,都遠遠地在空中盤旋悲鳴。李強飄然落到那群人面前,他眼光猶如刀鋒般掃過眾人,沉聲道:“為什麼縱獸傷人?”

這群人非常驚懼,不過他們是有備而來的,雖然心里十分害怕,但是神情還算鎮定。為首的大漢喝道:“這是我們的地盤,我們想干什麼輪不到你管!射!”他的話音未落,一條條黑色的八爪長蟲從這群人手中飛出。李強沒有看清楚是什麼玩意兒,他將吸星劍急速繞身旋轉,誰知這些尺長的蟲子一觸即碎,化成的黑色霧氣像濃稠的粘膠一樣纏上了吸星劍。

李強大吃一驚,這玩意兒似乎可以汙染飛劍。吸星劍黯淡下來。那群人面露喜色,有人叫道:“他不行了!他不行了!”李強冷冷地說道:“老子再問一次,是誰指使你們這樣干的?哼!不見棺材不落淚,去!”彈出一朵天火紫花,飛入黑色的霧氣中,就聽得“哧哧”聲大作,一股濃烈的臭味隨風飄散,吸星劍頓時光芒四射。李強知道他們這些人是禁不起吸星劍全力一擊的,他還沒有打算殺掉這些人。

為首的大漢蒙了,只聽他大吼道:“我們走!”那些人身上突然冒出一股濃煙。李強心知不好,吸星劍陡然射出,一道銀光閃過,為首的大漢痛叫一聲,他的一只手被斬落下來,一股濃煙從他掉落的手上散開。除了斷臂大漢,其他人已經無影無蹤了,連那只斷臂也消失不見了。李強罵道:“媽的!逃得還真快!”

看看在地上翻滾嚎叫的大漢,李強心想:“好歹算抓住了一個。奇怪,裂獸族竟然還有這麼高明的挪移法,眨眼間就跑得一干二淨,要不是老子的劍快,這個家伙肯定也逃了。西大陸真是夠亂的。”他心里還有一個更大的疑惑:這些裂獸族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干,這里可是他們立足的根據地啊,他們這樣搞不是把自己孤立起來了嗎?難道是被逼迫的?李強陷入了沉思。

周圍的劍齒豪失去了指揮,很快就逃進草原深處,危機暫時消除了。

柱頭那幫人圍著納善、帕本和頑公他們,興奮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柱頭問道:“納大哥,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啊?簡直太厲害了,尤其是李小哥。呵呵,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人物。”納善得意得骨頭都輕了四兩,嘿嘿笑道:“我們的老大可不是一般人啊,嘿嘿,厲害吧。”

臭腳哭喪著臉道:“完蛋了!這下我慘了,肯定完蛋了!”癩頭奇怪地問道:“臭腳,什麼完蛋啦?我看看……哎!你的臭腳還在啊,沒有被劍齒豪咬掉,哈哈,可以繼續臭下去啦。”臭腳氣得狠狠給了他一拳,說道:“唉!你還有心情開玩笑,那天晚上我……我在小哥邊上烤腳,他肯定很生氣……”

納善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臭腳啊,我很佩服你。老大有沒有罵你啊?”臭腳連連搖頭,說道:“沒有,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唉!我還以為他不敢說呢,早知道他這麼厲害,腳就是再癢,我也不敢在他身邊烤啊,這下可完蛋了。”帕本在一邊笑道:“臭腳,我師尊才不會為這個生氣呢,你放心吧。”

鴻僉帶著班侗總領走過來,柱頭急忙上前施禮。班侗總領滿臉笑容,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柱頭啊,原來是你們帶上的客人,呵呵,救了我們全商隊啊。嗯,我准備讓你多帶兩個小隊,有沒有興趣啊。”柱頭聽了都樂暈了,他大聲說道:“謝謝總領的賞識!”邊上的一幫兄弟也個個喜形于色。柱頭的權力加大,也意味著他手下這幫兄弟的好處增加,以後再出來行走,只要是柱頭隊里接到的活兒,大伙兒都有分成。

班侗總領有點焦急地看看四周,小聲問道:“老哥,前輩怎麼還沒有回來?”鴻僉微微笑道:“我師叔去查看一下,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你還是趕快去處理事情吧,商隊好像有不少傷亡。”班侗總領點點頭,歎道:“我走了這麼多次天路草原,還從來沒有看見過這麼多的劍齒豪,唉!這還只是一般的怪獸,如果遇到真正厲害的怪獸,也像這樣聚攏來攻擊,那就真是死路一條了,天路草原也就沒法走了。”

商隊的人傷亡並不算慘重,真正傷亡比較多的是小行商。大商隊里的護衛力量很強,彼此經過長期的配合,相互間都有一份默契,見到同伴有難,邊上的人絕不會袖手旁觀的,都是豁出命去相救。正因為如此,商隊在遇到攻擊時短時間里傷亡不會太大,但是時間長了也是不行的。小行商就不同了,他們猶如一盤散沙,大部分人都是自顧不暇,怪獸攻擊上來一下就被各個擊破了,所以傷亡要大得多。

卡珠呆呆地坐在地上,他到現在都沒有恢複過來。他用來馱貨的一匹花尖騎被劍齒豪拖走了,所有的貨物都在上面,自己的黑尖騎也被咬傷了,已經奄奄一息。周圍還有不少和他一樣的小行商也在哭泣,為了失去的親友和貨物,為了不測的前途,人人心里惶恐不安。

李強拎著那個裂獸族的漢子飛回商隊,隨手將他扔在地上,說道:“納善,你把他拖到邊上去,問問他為什麼要襲擊商隊。”納善、柱頭一群人看見李強下來,立即圍攏過來,聞言個個吃驚:剛才劍齒豪的攻擊竟然是有人指揮。納善叫道:“老大,我來伺候,哈哈,竟然有這種家伙。”李強又道:“納善,別把人整死了,他是裂獸族的人。”這話一出口,場面就亂了,大伙兒議論紛紛。不管是什麼理由,裂獸族干出了這樣的事情,看來這次天路草原之行真是危機重重。

納善一把抓住那個大漢的頭發,向邊上拖去,大漢呻吟了一聲清醒過來。他剛才被李強斷去一只胳膊,痛昏了過去,現在被納善一拽又醒了。他睜眼看去,周圍全是憤怒的目光,心知不妙,他伸出剩下的那只手臂,從腰里抽出一根黃色的晶棒,吼道:“要死一起死!”用力向地上砸去。

帕本一直緊盯著那個漢子,見他抽出晶棒心知不好,飛起一腳踢中他的手腕。這一腳的力量非同小可,就聽得“咔吧”一聲,那漢子怪叫道:“唔哇!”頭一歪又暈死過去。他的整條胳膊都被踢碎裂了。納善氣瘋了,叫道:“來幾個兄弟,給我扒光這個混帳東西!”他撿起地上的晶棒,一眼就認出來,這是在黑獄時他們用過的晶棒,是用來炸石頭的。這玩意兒非常危險,一壓就炸,每次要用到它時,苦囚們都要抽簽決定由誰去用,基本上是誰用誰死。納善心里明白,剛才要不是帕本腳快,自己恐怕不死也得重傷,他不禁又是憤怒又是後怕。

鴻僉陪著班侗總領來到李強面前,班侗總領恭恭敬敬地行禮道:“前輩,班侗真不知道如何感謝是好。”李強急忙回禮,笑道:“呵呵,班大哥別客氣,我們也是商隊的一員啊。鴻僉你去看看納善,別讓他把俘虜搞死了,還有很多情況需要了解,線索斷了就不好辦了。”鴻僉點點頭走了過去。班侗總領問道:“前輩,抓住的是誰?”

李強說道:“好像是裂獸族的人,他們在役使怪獸攻擊我們,搞不清楚是為了什麼。”班侗眉頭微微皺起,輕聲道:“如果真是裂獸族的人,我們的麻煩可就大了。”李強發現他並沒有大驚小怪的,神態依舊是那麼鎮定自若,心里不禁暗暗佩服,看樣子就知道班侗是見過風浪的人。

一陣嘈雜聲傳來,癩頭跑過來說道:“裂獸族的人自殺了!”

');

上篇:第六章 襲擊     下篇:第八章 危機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