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故鄉  
   
第三章 故鄉

李強在環琅天被天姑送出,直接在地球不遠處顯出身形,他看著那顆蔚藍色的星球,心里感慨萬千,從地球出來後,經曆了無數歲月,終于再次看見它了。
他緩緩地向地球飛去,憑他這時候的功力,一個瞬移就可以落在地面上,但他不想那麼冒失。

很快就接近地球,李強發現地球的科技更加發達了,太空中有無數的衛星環繞著地球,不遠處的月球上似乎有大型的建築物。

李強悄然隱身,他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年代,在外面漂泊了這麼久,對于時間他已經沒有概念。

李強悄無聲息地飛進大氣層,首先感覺地球沒有想像中汙染那麼嚴重,但是和他去過的星球相比還是非常的汙濁。

他落下的地方背對著太陽,正好是黑夜,他順著地面向前飛行,很快就看見一座燈火輝煌的城市。

李強悄悄落在一個山坡的樹葉里,取出一套以前從地球帶出來的衣褲換上,由于是存放在手鐲里的,所以一點都沒有壞。上身是一件休閑的咖啡色皮衣,下身是一條牛仔褲,腳上是一雙運動鞋。他覺得這身打扮應該沒有問題,便順著山坡向下走去。

山坡下面就是一條高速公路,時而有汽車飛馳而過,那些汽車李強從未見過,似乎比他那個年代要先進一些。”輛集裝箱貨運卡車開過,李強閃身落在車廂頂部,盤腿坐下,興致盎然地看著周圍的景色,雖然周圍是黑沉沉的,但是他有一雙神眼,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很快,李強看到了高速公路上的指示牌,他這才發現,自己是在歐洲的某個國家,指示牌上的文字他看不懂,但是他知道那是法文,心里不由得好笑,自己稀里糊塗地落下來,也沒有注意是什麼地方。

李強想想還是別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逗留,他閃身飛到空中,稍微辨識了一下方向,瞬息間就挪移了出去。

當他再次顯出身形的時候,已經到了陽光燦爛的地方。

在云層里,他察覺到不遠處有轟鳴聲,原來是一架很大的飛機從遠處飛過。他猛然驚醒,這里不能隨便胡亂挪移,如果正好出現在飛機航道上,那是要出事情的。

待飛機的轟鳴聲漸漸遠去,李強這才從云中飛落。

他落在一條河邊,四處打量起來。小河很清澈,四周都是一些不大的樹,只有碗口粗細,顯然是人工種植的樹林,他見慣了大片的原始森林,看到家多這些小樹不禁心生感慨。

地球人只比波納人稍微好一點,這里同樣是人口眾多,資源匱乏,而波納人還能在宇宙中遷徙,不知道現在地球的科技是不是也能將人遷徙到別的星球上?從這一點看,地球人還不如波納人。

透過樹林,可以看見遠處有一條土路,再遠一點是大片的農田,似乎是深秋季節,樹稍上零落地掛著枯敗的樹葉,天色也是灰蒙蒙的,沒有一點秋高氣爽的感覺,倒是像快要下雪的樣子。

李強隱身低空飛行,他順著那條土路向南飛去,很快就看見一座不大的城市。他在一個偏僻處落下,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後沿著公路向城里走去。

這座城市不大,城區邊緣有大片的居民區,建築也顯得很漂亮,李強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擁擠,進入城區後這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了。

詢問路人得知這是北方的一座小城,他定入一個住宅小區,里面都是十幾層高的樓房,小區里人來人往的很熱鬧。李強突然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眼前一切是那麼的陌生,心里不由得歎息了一聲。他在路邊的花壇石沿上坐下,考慮自己下一步該做什麼。

第一件事情,要尋找適合心鑒之花的人,可這是急不得的,一時半會兒很難找到適合的人選;第二件事情,要找到莫懷遠和琦君煞的轉世真身,現在還沒有到時間,此時尋找也沒有用;最後一件事情就是回家看看,雖然經過了一千多年,不知道原來的城市還在不在了,可他還是想回去看一看。

李強走出住宅小區上了路,在路上他顯得很特殊,這里是北方的深秋,路上行人都穿著厚實的衣服,只有他一身單薄衣褲,高大健碩的身材,加上一頭散落在肩膀上的烏黑長發,實在是太顯眼了。

而且他穿的衣褲和行人完全不同,嚴格來說,這些衣褲可以算是古董了。

李強攔住一個行人,詢問自己曾經居住過的城市,可那人根本不知道。他又詢問哪里有地圖購買,那人告訴他去圖書大廈查詢就可以了。來到圖書大廈後,他才知道,進去是要身分卡的。

無奈之下,李強隱身飛人大廈,他根據記憶查詢,找到了那座自己曾經居住過的城市,不過城市的名字早已更改。知道了方位後,李強立即瞬移而去。

李強呆呆地看著眼前的瑟湖,沒想到這個湖還在,湖邊的樹木比他離開時更加茂盛了,湖水也更加清澈明淨,這里屬于亞熱帶,樹木還是郁郁蒼蒼的一片綠色。他隱約記得不遠處有一條公路,沿著湖邊走了一會兒,找到當年那塊空地,現在已長滿了樹木。

李強想起當時的瘋狂,不自禁地一笑,隨手摘了一根樹枝,他歎了口氣,轉身離開瑟湖向外走去,很快他就找到了那條公路。

那條路已經廢棄了,隱隱露出一些瀝青路面的痕跡,他沿著那條路向城里走去。

那條廢棄的老路只有很短的一段,李強走到路的盡頭,發現前面是一個小山包,似乎是後來人工堆砌而成的。他走上山坡,極目遠眺,只見一座巨大的城市出現在遠方,靠近小山包的地方似乎是老城區。

天色已經漸漸昏暗下來,落日的余暉映照著遠處的城市,顯得非常祥和甯靜。

李強順著山坡走下去,走出這片小樹林,他發現一塊電子警示牌,上面寫著“養護林區”,下面是一行紅字“不得入內”,沒想到現在對綠化如此重視了。

李強踏上樹林外的草坪,還沒走幾步路,只見遠處開來一輛車。

那是一輛懸離地面的小車,車身紅白相間,速度飛快地擋住李強的去路。

車剛剛停穩,就跳下兩個身穿制服的漢子,其中一個人喝道:“你!站住!”

兩人迅速靠了上來,李強莫名其妙地看著,不明白這兩人想干什麼。

其中一人指著李強手中的樹枝喝道:“你采摘養護林區的樹枝,是破壞綠化的違法行為,請出示你的身分證件,接受處罰。”

李強難以置信地看看手中的樹枝,奇道:“你們是什麼人?有病啊?”

另一個人說道:“你辱罵執法人員,請跟我們走一趟。”

李強又好氣又好笑,他點頭道:“好,好,走一趟就走一趟吧,你們是什麼人?”

那人氣勢洶洶地說道:“我們是員警!”兩人上前架住李強,其中一個掏出手銬,將李強銬了起來,推推搡搡地將他抓進警車里。

兩個員警年紀都不大,一個看上去三十來歲,另一個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其中一個伸手查抄李強的口袋,可李強身上什麼也沒有。他罵罵咧咧地說道:“這家伙身上什麼也沒有,喂,你叫什麼名字,住在哪里?快說!”

李強忍不住笑道:“我姓李,單名一個疊字。”

那人說道:“到巡查網里查一下,李疊是誰?”

另一個員警罵道:“我爹是誰,你爹就是誰!他媽的,這小子罵你都不知道!”那個員警氣壞了,狠狠捅了李強一拳,就聽一聲嚎叫,他抱著拳頭湊到嘴邊不停地哈氣。

那人怪叫道:“王岳臨,這家伙身上有什麼東西,快搜他!”

王岳臨嘀咕道:“老孫,剛才你不是查過了嘛,怎麼還要查?”他邊說邊又搜查了一遍。

孫昂急道:“他肚子上有什麼東西?”

王岳臨不耐煩地說道:“什麼也沒有……奇怪了,平時你不是挺能打的嗎?打了人還叫手疼,我服了你了。”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你們抓住人就打嗎?”他成心想逗逗這兩個莫名其妙的員警,采摘一根樹枝都是犯法的,這也太誇張了。他試探著問道:“我摘一根樹枝……會有什麼樣的處罰?”

孫昂氣呼呼地說道:“采摘樹枝只是罰款,但是你辱罵執法人員,就必須留下你的姓名地址和身分證件,現在你什麼也沒有,所以要帶你去警察局,查明你的身分。”

李強笑道:“原來如此,就因為我說了一句你有病?我看你們真的有病,一對精神病!哈哈。”他肆無忌憚地嘲笑起來。

兩個員警氣得眼睛都紅了,他們還從來沒見過如此猖狂的人。孫昂一把拽出一只細長的黑色物件,叫道:“你也太狂了,王岳臨,你讓開!”他用那玩意兒狠狠觸在李強的肩膀上。

一道弧光閃過,李強眨巴眨巴眼睛,一臉好奇地問道:“這是電警棍嗎?嘖嘖,你好狠毒啊。”

兩個員警被李強嚇住了,孫昂手中的是防暴電擊器,一般人被擊中後立即就會昏迷,可這個怪人竟然還能若無其事地說話。

這時車子已經進了城,王岳臨說道:“先帶回去再說吧,這家伙……應該能查到他的資料。”

孫昂有點畏懼地看著李強,虛張聲勢地喝道:“不許亂動!”

李強依舊笑嘻嘻地說道:“行,我不動,哈哈。”他也想到警察局去玩玩,看看現在的員警和自己離開的時候有什麼區別,反正時間多得是。

第一站就去家多的警察局,他越想越好笑,離開家多的時候是被員警包圍,剛回來就被員警抓住,這實在是太奇妙了。

警察局坐落在城市邊上的老城區,是一棟七層高的破舊樓房,李強被帶進一間臨時拘留室,打開手銬後,孫昂警告道:“你現在等著,晚上會有人來訊問你。”說完轉身要走。

李強把他叫住,說道:“喂,你記住了,是你抓我的……你可要負責,哈哈。”氣得孫昂狠狠地“呸”了一聲,加快腳步離開了。

王岳臨從走廊過來,叫道:“老孫,疑犯在哪里?”

孫昂憤憤地說道:“我把他關進拘留室了,讓里面的人先整整他,哼,這家伙太邪了。

王岳臨猶豫了一下,說道:“老孫,這小子沒犯什麼大事,這樣做不妥吧。”

孫昂不以為然道:“他沒有任何身分證明,自己又不肯說是哪里來的,先拘留了,等他肯說了,再放走也不遲。”他伸了一個懶腰道:“王岳臨,今天夠累的,等會兒下班了,咱哥倆喝一杯去?”

王岳臨搖頭道:“算了,你還是回去陪嫂子吧,我要是陪你去喝酒,嫂子又要罵我啦。”

孫昂歎道:“回家,回家!哎,勞碌命啊,你不去,我自己去。”兩人一前一後走出警局大門。

李強沒有做絲毫反抗,很老實地進去了。拘留室不大,里面關了四個人,看見李強進來,一個個都顯露出古怪的神情。

李強笑嘻嘻地看著這些人,他心里很清楚,這里是誰厲害誰為尊。

果然,一個五大三粗的家伙盯著李強看了一會兒,惡聲惡氣地說道:“你很了不起嘛,看見我還這麼滿不在乎,你在哪里混的?”

李強掃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我混的地方不是你能想像的,別來惹我,不然你會後悔的。”

那個大漢長著一張四方臉,濃眉大眼的還挺精神,只是頭發亂糟糟的,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洗過,散發出一股怪味,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休閑服,上面還有幾個破洞。他靠在牆壁上,懶洋洋地說道:“哦,你很狂嘛,哥幾個,教訓他一下。”

另外三個人圍攏過來,其中一個抬手就刷了過來,被李強一把抓住。李強似笑非笑地說道:“哦,我這人皮厚,哈哈。”

那個大漢很是惱火,親自走過來,一把抓住李強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道:“你小子想死啊,敢和我這樣講話”說著,一拳打向李強的臉。

“砰!”那人一拳打上去,就像打在鋼金鐵墩上一樣,就聽一聲脆響,他的手掌骨頭裂了。李強已經完全收攝起自己的神奕力,若是有一絲神奕力護體,那人可就不是手掌骨頭裂開這麼簡單了。就聽他一聲長嚎,看守的員警被驚動了。

一個員警進來,手里拿著電擊器喝道:“怎麼回事?”

手骨碎裂的那個大漢縮著身體,渾身撲簌簌亂顫,疼得說不出話來。

李強兩手一攤道:“沒事啊,有人喜歡叫兩聲而已。”說完他抱臂觀望,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那個員警問道:“你怎麼啦?”

那個漢子吸著涼氣,發出“絲絲”聲:“我……絲……我,我的手……手……絲絲,嗚啊,我的手疼死了……”

員警喝道:“誰干的?”拘留室里的人受傷,看守是有責任的,他的眼光在幾人臉上掃來掃去。

李強一臉正經地說道:“他大概手癢,一拳砸錯了地方。”

那個大漢畏懼地說道:“是……是我不小心撞到牆上。”

那個員警冷笑一聲:“哼,都給我老實點!現在是晚上了,你,明天再去醫院看,哼,無事生非的東西,活該!”說完掉頭出去,重新將門鎖上。

拘留室靠牆有一排水泥鋪砌的座位,李強盤腿坐下,指著那個大漢道:“你,過來!”

那人哆嗦了一下,顫抖著說道:“你想干什麼?告訴你……我……”

李強伸手虛抓,那個漢子被一股無形的勁力纏繞,跌跌爬爬地撞了過來。李強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嚇得那人連聲道:“饒命,饒命啊。”

李強笑道:“你就這麼大的膽子啊,欺負人的時候為什麼這麼狠?”說完就放開了他的手腕。

那人突然覺得手不疼了,仔細一看手掌,除了稍微有點腫,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了。他呆呆地看著李強,傻愣愣地問道:“你……你是怎麼弄的?”

李強調侃道:“你是在作夢吧,哈哈。”李強眼中金芒微閃道:“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被抓進來?”

那人頓時渾身癱軟,坐倒在地,根本不敢看李強一眼,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叫張……張,張錦光……”他喘息了幾口氣,苦巴巴地說道:“我……我是打架……被抓進來的。”

拘留室其他三個人也嚇壞了,都縮在屋角不敢動彈。李強微微一笑,說道:“張錦光,家里還有什麼人?”

張錦光好不容易才喘過氣來,他咳嗽一聲,偷偷瞄了一眼李強,小聲道:“我是孤兒,家里沒有人,只有一些狗眼看人低的親戚,唉。”

李強沉默了片刻,問道:“你有工作嗎?”

張錦光奇怪地看了李強一眼,搖頭道:“平時打零工,沒有固定的工作,你……你什麼意思?”

李強淡淡地說道:“好,你以後有工作了,我雇你。”

張錦光愣住了,他覺得自己真的像是在作夢,莫名其妙地就被這個古怪的小伙子雇用了,而且自己居然不敢張口回絕。從李強流露出來的氣質,他看出這人不簡單,在外面混了這麼久,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錯。

一夜過去,張錦光醒來的時候,發現李強一直盤腿坐著,他突然明白了,李強是那種會古老功夫的人,心里不由得肅然起敬。

自從百年前突然興起了古武術以後,出現了很多厲害的人物,這些人的地位都相當高。他忐忑不安地想:不知道這個怪人雇用自己有什麼目的?

“匡當!”一個員警打開門叫道:“張錦光,你們四個出來,做完筆錄就可以回家了。”張錦光站起身來,回頭看看李強,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李強睜眼笑道:“你去吧,我會來找你的。”

張錦光疑惑地走了出去,他不知道李強以後怎麼才能找到自己。

看著空蕩蕩的拘留室,李強微微一笑瞬移了出去,他覺得沒有必要再留在這里了。

張錦光離開警察局,一邊走一邊想著那個怪人,突然有人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道:“喂,張錦光。”

張錦光嚇得一哆嗦,罵道:“誰啊?媽的,要嚇死人的!”扭頭一看,真的差點要嚇死,李強正滿面笑容地看著他。張錦光知道今天是自己最早走出警局的,他實在想不通,這個怪人怎會在這兒等著自己。

李強笑道:“膽子太小了吧,我就奇怪,在拘留室里……你為什麼要挑釁?”

張錦光歎氣道:“唉,算我有眼無珠惹上你,我怕了行不行?”心里不由得犯嘀咕,搞不清李強想干什麼。

他壯著膽子說道:“既然你雇用我,先申明一點,價錢太低了我可不干,另外我什麼都不懂,你要是覺得不合適,就別雇我了,萬一你要是發火……我可打不過你。”

李強大笑起來,說道:“放心好了,我只是要一個向導而已。”

張錦光仲伸手,又收回去,滿臉堆笑地說道:“這個……嗯,那個……你,老板,啊,我就叫你老板了,能不能……這個,預付點……呵呵。”

李強壓根就沒有錢,他笑道:“錢沒有問題……這里有珠寶首飾店嗎?最好是那種最大的。”

張錦光苦笑道:“老板,你不會打算去搶劫吧,那可是找死的事情……我……”

李強拾手刷了他一巴掌,笑罵道:“搶什麼搶!我會去搶劫嗎?你想到哪里去了。”

張錦光摸摸頭,抗議道:“老板,別打我的頭,會變呆的……你沒錢到珠寶店去干什麼?”

李強抬腳踢去,說道:“是我雇用你,還是你雇用我?誰說我沒有錢!”他心里暗自感歎,剛到世俗世界來就面臨金錢的危機,和仙人在一起就從來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張錦光被李強壓得毫無辦法,他嘟囔道:“去就去啦,從這里到最大的珠寶店很遠,你有沒有錢坐車去?”

李強笑道:“呵呵,我身上暫時沒有錢,你先墊著吧,等一會兒再還你。”

張錦光終于忍不住大叫起來:“喂,你是老板,怎麼讓我出錢?呃,我也沒有錢啊。”他喊了一嗓子突然發覺不對,這個老板可惹不起。他心里暗自盤算,如何才能甩掉這個既厲害卻又沒錢的家伙。

他低頭想了想,說道:“我們走過去吧,唉,我早飯還沒有吃,餓死了。”

李強說道:“你帶路吧,這個給你吃。”他隨手取出一個藍色的果子,那還是在封神牌清涼殿吃剩下的果實,也是一種仙果,屬于最一般的,李強估計凡人應該能吃。

張錦光接過後奇道:“咦,這是什麼果子,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好香啊……才一個,也太少了。”

他幾口就吃掉了,咂咂嘴驚奇地說道:“哇,真是好吃,老板,還有沒有?”話剛說完,就開始哆嗦起來,只見他身上冒起陣陣白霧,怪聲叫道:“冷,好冷,哇呀呀,凍死我了。”李強心里不由得歎息,看來凡人還是無法承受仙果的靈氣。

他伸手搭住張錦光的肩膀,輸入一絲神奕力幫他驅散寒氣,不一會兒,張錦光才停止抖動,他長出一口氣,氣哼哼地說道:“這是什麼果子?你想冷死我啊……咦,不對……”他忽然覺得渾身精力充沛,饑餓的感覺一掃而空,心知這果實一定有名堂,不禁又問道:“老板,這是什麼果子?”

李強淡淡地說道:“這叫斑藍果,是很少見的一種仙果。”

張錦光哈哈大笑道:“老板,你別逗我玩了,當然是鮮果,難道還干果嗎?斑藍果……我還真沒聽過,好,看在這鮮果份上,跟我來吧。”他帶著李強向新城區走去。

新城區在老城的東面,這里都是高達幾十層甚至上百層的高樓,各種車輛在半空中穿梭,其中大部分是有軌道的,還有少量飛行的汽車,大廈的牆面上豎立著巨大的電子子告牌,最下層的地面上基本都是行人,沒有車輛通行。

張錦光看來很熟悉這里的街巷,他很快就找到了李強要去的珠寶店,那是在新城區的中心地帶,一座人字形的大廈。

李強抬頭看去,笑道:“好家伙,夠高的。”

張錦光說道:“這是市里最高的建築,有一百一十六層,著名的趙記大廈。”

李強問道:“趙記?是人名嗎?”

張錦光點頭道:“是一個姓趙的大商人開的,叫趙記寶銀飾金樓,是近百年的老字號大商行了。”

李強心里微微一動,趙記寶銀飾金樓的名字他似乎在哪里聽說過,他問道:“趙記的大老板叫什麼名字?”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