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銀樓風波  
   
第四章 銀樓風波

張錦光說道:“趙記的大老板很神秘,大家只知道他姓趙,叫什麼就不知道了。趙記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珠寶行,這里只是趙記的一個分店。”
趙記大廈的一樓是一個很大的超市,二樓才是趙記寶銀飾金樓,三樓是貴賓大廳,四樓是高級會員才可以進去的精品廳。

李強帶著張錦光大搖大擺地穿過二樓店堂,直接向三樓的貴賓廳走去。

一個身穿禮服、胸口掛著標志牌的年輕人擋住了去路,他躬身行禮,很有禮貌語氣卻很冷淡地說道:“客人請留步,請出示您的貴賓卡。”

張錦光在李強身後不停地拽他衣服,小聲道:“老板,這里普通人是不能進去的。”

李強說道:“哦,貴賓卡,如何才能得到貴賓卡?”他掃了一眼那人的標志牌,那人原來是貴賓廳的服務經理。

經理用職業化的口吻說道:“凡是在普通大廳里消費達十萬元以上,即可以自動獲得貴賓身分。”

李強點頭道:“我要出售寶石,你們收購嗎?”

那個經理說道:“如果您要出售寶石,請到五樓去。”

說話間,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跑來,興奮地說道:“經理,際百盛集團的少東家際天涯來了,總經理叫你過去迎接。”

年輕的經理臉上露出微笑,有點不耐煩地對李強說道:“抱歉,失陪了,請你上五樓去。”

張錦光道:“老板,你哪來的寶石?給我看看行不行,這里來的都是大人物……”

李強不在意地擺擺手,笑道:“大人物也是人嘛。”說著轉身向電梯口走去。電梯的門正好打開,一群人簇擁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小伙子走出來,電梯外有人殷勤地迎接著。李強眼睛一亮,心里暗贊這個小伙子非常出色。

出來的就是際百盛集團的少東家際天涯,他的身高和李強差不多,長相十分英俊,給人一種精明強干的感覺,唯一有點不足的是他流露出的傲氣。李強憑直覺感到這人屬于不容易打交道的人,看上去就是那種心高氣傲、目空一切的富家子弟。

那個服務經理把李強和張錦光攔住,一直等那群人走出電梯進了大廳才轉身離開。

上了五樓,有人指引李強進入一間辦公室,李強招呼張錦光坐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等待。不一會兒,進來兩個人,一個是六十來歲的老人,穿著很隨意,鼻梁上架著一副老花眼鏡,另一個是中年漢子,身材魁梧,一看就是習武之人。

老人伸手道:“我是這里的經理陳野,你叫我老陳就行了,這位是我們趙記的保安主管吳正戎。”

李強已經很久沒有和人握手的習慣了,他也伸手道:“我姓李。”

陳野點頭道:“李先生有寶石出售?”他也不寒喧,就直奔主題而來。

李強曾經收集過無數的寶石,其中有一部分是因為魅兒覺得好玩而收集的。他裝模作樣地伸手在口袋里掏了一下,他知道在地球上,鑽石是永遠不會過時的。

他攤開手,掌心中有三塊鴿卵大小的鑽石,每一塊都有五六十克拉以上,這還是他盡可能找到的最小的三塊。接著他又掏出一塊碧綠的翠玉,足有拳頭大小。

他一言不發地把這幾樣東西放在沙發前的茶幾上。陳野原以為這些都是假的,他漫不經心地拿起一塊鑽石,只看了一眼,心髒就劇烈跳動起來。

這是一枚無色的菱形十二面體天然裸鑽,還沒有切割琢磨過,其品質之好是陳野從來沒有見過的。他掏出一把放大鏡,仔細查看了一會兒,又拿起其他兩枚鑽石看了看,心里越發震驚了。他沉吟片刻,說道:“能讓我拿去鑒定一下嗎?”

張錦光跳起來,說道:“那怎麼行!萬一你們拿去掉了包,我們不是虧大了。”李強擺手道:“拿去鑒定吧,不過要快點,我在這里等著。”他閉上眼不再多說。張錦光叫道:“老板,你……你不怕他們騙你?”

李強閉目道:“區區幾塊石頭,有什麼好騙的,到一邊坐著去!”

陳野帶著吳正戎匆匆離去。

張錦光興奮地問道:“老板,你從哪里搞來這麼多寶石?哎,這下可要發財啦。”他摩拳擦掌的樣子,就像這些寶石都是他的。

李強想起第一次到天庭星的時候,就是去賣寶石的,這次回地球居然也是一樣。

他忽然醒悟過來,在天庭星去的就是趙記寶銀飾金樓,那是趙豪開的銀樓,難道趙豪跑到地球來了?他猛地睜開眼睛,心里已經有了七成的把握:這是趙豪開的銀樓,他竟然跑到地球來等自己了。

突然,李強搖頭道:“不就是賣幾塊石頭,招來那麼些員警干什麼?”

張錦光嚇了一跳,“老板,有員警來?你……你……那些寶石不會是你偷的吧?”他從沙發上蹦到地上,連聲道:“我們快跑啊,老板,別傻乎乎地等著啦。”

李強說道:“沒關系,等著吧。”

張錦光想自己先逃,可是又舍不得,萬一那些寶石不是老板偷的,現在逃掉了豈不是太虧。他想了想說道:“咦,不對啊,你怎麼知道有員警來?”

李強微微一笑,也不解釋,繼續閉目養神。不一會兒,沖進來幾個員警,後面跟著吳正戎和陳野。李強神態自若地說道:“鑒定了這麼久……連員警都鑒定出來了,有什麼問題嗎?”

陳野說道:“抱歉,因為你提供的寶石來曆不明,我們怕出問題,所以報警了。”一個員警踏前一步說道:“請出示身分證件。”

張錦光掏出自己的證件遞過去,李強問道:“陳野,你們老板是不是叫趙豪?”陳野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怎麼知道?呃,你是誰?”

證實了是趙豪開的珠寶店,李強不由得笑了,他說道:“讓他來見我。”

陳野震驚的是大老板趙豪的名字李強怎麼會知道?趙豪的名字只有趙記寶銀飾金樓的內部少數人才知道,趙豪對外的名字叫趙宋仁。

他頓時緊張起來,問道:“您貴姓大名?”

李強淡淡地說道:“如果你現在能聯系上他,就告訴他,李強回來了,讓他立即來趟。”

吳正戎喝道:“你放屁!我們董事長怎麼可能認識你,再說了,我們董事長叫趙宋仁,不是什麼趙豪。”

陳野喝道:“老吳,別亂說話。”他立即招呼那幾個員警退出去,客氣地說道:“李先生請稍候。”

不到兩三分鍾,陳野又跌跌爬爬地沖了進來,連聲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您和董事長認識,董事長吩咐這里所有一切均按您的要求辦理,他馬上就趕回來。”

李強說道:“你讓那些員警走吧,別來打擾我,對了,把張錦光的身分證件還來。”

跟在陳野身後的吳正戎答應了一聲,匆匆到外面去了。

張錦光傻愣愣地看著這一切,他完全被搞糊塗了。

陳野恭恭敬敬地說道:“李先生,鑽石和翡翠的質地都沒有問題,是最好的,不過……”他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因為沒有經過高手琢磨,所以在價格上要差很多,如果經過高手打磨切割後,這三顆鑽石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了。”

李強笑道:“我無所謂,你開價吧,順便給我辦一張銀行卡,錢就打入卡里。”

陳野說道:“您還是稍等一下吧,董事長說他很快就過來……實在不好意思,您拿來的珠寶價值太高了,我只是分店的負責人,不敢做主。”

張錦光拽了一下李強,小聲道:“老板,你打算付我多少報酬?”

李強笑咪咪地說道:“你耐心點吧,我不是還沒有收到錢嗎?”

張錦光搓著雙手,滿臉期待地說道:“老板,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陳野和吳正戎在一旁垂手而立,李強說道:“來坐吧,別站著。”

陳野坐下來,小心翼翼地問道:“李先生,您和我們董事長很熟悉?”

吳正戎很好奇地看著,他還是第一次聽說董事長名字叫趙豪,李強看上去雖然氣度不凡,但是讓董事長親自過來見面,架子也未免太大了。

李強笑道:“當然很熟,不然他怎麼會急著過來,哈哈。”

陳野越發搞不清狀況了,他陪笑道:“實在對不起,應該請您到貴賓室去……”

這時,吳正戎身上響起了鈴聲,只見他取出一個小巧的耳塞狀物品,順手卡在耳朵後面,說道:“喂?哪位?是我……是!是,我明白了。”

吳正戎說道:“董事長的專用座機已經到了,我帶人去迎接。”

李強說道:“不用,他就要到了。”

陳野和吳正戎還是走到門外,招呼分店里的所有負責人去迎接。不一會兒,只見一個人影閃動,趙豪沖進房間來。

李強笑嘻嘻地站在房間中央,趙豪穩住身形,激動地走到李強身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師尊,可盼到您了。”

陳野和吳正戎帶著一大幫人湧進來,都看傻了,誰也沒想到堂堂的趙記寶銀飾金樓的創始人,珠寶首飾界著名的大亨,竟然跪在一個小伙子面前。

張錦光驚訝得目瞪口呆,他聽到趙豪稱李強為師尊,心里覺得亂七八糟,因為看上去這個趙豪似乎和李強差不多的年紀,這兩人不會是妖怪吧?

李強扶起趙豪,問道:“你怎麼回來了?我還打算回封緣星一趟,沒想到你們先來了,還有誰過來了?”

趙豪恭敬地說道:“師尊,不用回封緣星了,能過來的弟子和朋友都過來了,我們在這里已經……”他忽然發覺這里不適合詳談,便說道:“師尊,請等一下。”

趙豪回頭道:“你們都回去工作吧,記住,以後看見他……就像看見我一樣,公司所有的事情他都可以決定,好了,都下去吧,陳野留下。”

貴賓大廳的那個服務經理也在人群中,他沒想到李強是如此重要的人物,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吳正戎帶著眾人退了出去。張錦光傻乎乎地坐在沙發上,不知道說什麼好,長這麼大他還從沒見過這種場合。

趙豪說道:“小野是我剛來這里時認識的,算是最早的一批伙計,跟了我幾十年,他這人就是太小心了,小野,來見見我的長輩師尊。”

陳野恭敬地施禮道:“對不起李先生,有什麼失禮的地方請原諒。”

李強不在意地說道:“老陳不必道歉,你沒有做錯什麼。”接著問道:“趙豪,都有哪些人來了?”

趙豪說道:“柳大鈾師兄架設了傳送陣,然後……呵呵,能來的都來了,而且都在等師尊回來。”

李強愣住了,“你們等了我幾十年?”

趙豪笑道:“快一百年了。”

張錦光終于崩潰了,他怪叫道:“妖怪啊,救命!”撒腿就向門外沖去。

趙豪拾手虛抓,張錦光一步一步地後退回來,好像前面有一堵透明的牆將他向回擠壓。他慘嚎道:“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我不要工資了還不行……”

李強奇道:“誰要吃你?”

張錦光跌坐回沙發,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口中胡言亂語道:“老板……老大爺,我……你不要記恨我啊,在拘留室……我認錯了,我道歉……呃,你……你給我吃的那個果子?嗚嗚,不會是毒藥吧,我、我肚子疼”他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大哭起來,邊哭邊說道:“我家里還有八十歲的老母……”

李強笑道:“你不是孤兒嗎?哪來的八十歲老母……你編故事的本事也太差了。”

張錦光哭道:“老板,我就是一個街頭混混,放過我吧……嗚嗚,我這是財迷心竅……不該跟你來……”

李強沒想到這家伙五大三粗的樣子,膽子卻這麼小。他對趙豪說道:“趙豪,取五萬現金來。”趙豪點頭道:“小野,快去。”

陳野是銀樓中少數幾個知道趙豪不凡經曆的人,他立即轉身出去,很快就拎著一個紙袋子進來。他將袋子放在茶幾上,說道:“錢取來了。”

李強根本沒打開來看,隨手就丟給張錦光,笑道:“妖怪是不會付錢給你的,拿著這筆錢走吧,記住,出去別亂說。”

趙豪說道:“他亂說也沒有用。”

張錦光在打開紙袋子的刹那間,心里後悔到了極點,他仿佛看見一條鋪滿黃金的路出現在眼前,而自己卻掉頭離開了。他突然說道:“我……我不走了……”

趙豪眼睛一瞪,喝道:“你當這里是什麼地方?說走就走說來就來?出去!”他是修真高手,眼睛一瞪,氣勢可就嚇人了。

張錦光嚇得腿肚子都轉筋了,連滾帶爬地沖出房間,一直跑到馬路上還在喘著粗氣。他定下神來,狠狠刷了自己一個嘴巴,也不顧路人奇怪的眼神,臭罵道:“我是一只豬!蠢豬!他媽的,你們看什麼看!”

李強問道:“趙豪,其他人在什麼地方?”

趙豪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師尊,他們全都進入這個社會了……這還是納善提出的建議,呵呵,為了讓師尊回來方便一點,他們要嘛經商,要嘛進入各國政府,還有一些……進入軍隊了。”

李強嚇了一跳,“他們……他們是修真者啊,怎麼干這些……算了,既然干了,那就繼續吧,對了,你給我准備一個身分證件,呵呵,這里的員警不停地向我要,我又不想與眾不同,真是有點傷腦筋。”

趙豪伸手從懷里掏出身分證件,得意地笑道:“早就為師尊准備好了,每年都換一張,這還是前幾個月剛剛搞回來的,呵呵。”

陳野陪著笑說道:“董事長,我去准備客房,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趙豪說道:“給我師尊准備最好的房間,還有……以我們公司的名義,在銀行開設一個戶頭,同時辦一張全球通用的銀行卡,另外,你去購買最好的服裝,要快一點。”

李強笑嘻嘻地看著,弟子的孝敬他是不會拒絕的,在地球上沒有錢很難辦事,這一點他很清楚。

陳野答應了一聲,走到門口又回身問道:“董事長,請問開設的銀行帳戶里打人多少錢?”

趙豪毫不猶豫地說道:“用趙記寶銀飾金樓擔保,隨便執卡人取多少,可以隨意透支,不夠就從公司帳上劃,你和總公司聯絡一下,讓財務總監跟我確認一下就行了。”

陳野走出房門,深深地吐了一口氣。他真被嚇住了,董事長的這個師尊簡直就像一個祖宗,這種孝敬法,董事長還不破產?他還第一次聽說有這樣在銀行開卡的,實在是太恐怖了。他鎮定了一下心神,快步向外走去。

趙豪說道:“師尊,我聯絡一下師兄弟和一些朋友,讓他們到這里來。”

李強擺手道:“別急,我在這里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別急著招他們過來,你把他們的名單和通訊方法給我,到時候我會去找他們的……啊,對了,我打算多跑一些城市,四處看看。”

趙豪說道:“師尊,我陪你一起走吧。”

李強笑道:“我自由自在慣了,你還有公司要管理,就不用陪我了,有事我會找你的……等我離開地球的時候,你們也回封緣星吧,這里畢竟不適合修真的。”他有點擔心自己的那些弟子抵擋不住紅塵的洗禮。

趙豪笑道:“師尊放心吧,他們都是為了師尊才回來的,只要師尊發話讓他們離開,沒有人會留戀這里的。”

趙記大廈的十樓以上是五星級賓館,趙豪讓人開出最好的客房,李強也不拒絕,師徒倆就在客房里聊了一整夜。

第二天,李強特意找了一身普通的休閑衣褲穿好,至于趙豪給他准備的那些名牌衣褲,他一件都不要。

他說道:“趙豪,既然大家都希望給我一個驚喜,呵呵,那我也給大家一個驚喜吧,哈,我一個個去找他們。”

趙豪央求道:“師尊,就讓我跟著你吧,這里我已經很熟悉了,而且我一直都隱居著,外界沒有什麼人知道我,唉,好不容易見到師尊,你……你又要走……師尊,我保證不惹麻煩。”

李強猶豫了一下,說道:“你有這麼一個大公司要管理,哪有空陪我四處亂逛?”

趙豪急忙道:“這個公司是我因為實在無聊才開的,師尊,你要是不喜歡,我馬上就解散公司,把所有的資產都捐獻出去。”他的態度很堅決。

李強不由得笑道:“好啦,那就跟著我走,公司你安排一下吧,暫時不要解散,如果解散了,那麼多人的工作可就沒有了。”

趙豪喜出望外,能跟著師尊走是他最大的願望了,他立即叫來陳野,將事務交代了一下,說道:“師尊,行了,我都安排好了。”

李強站在窗前看著外面,說道:“我們找納善去。”

趙豪答應道:“師尊,我讓他們准備車子。”

李強剛要說話,吳正戎敲門進來,悄悄地向陳野嘀咕了幾句。

李強和趙豪都聽得很清楚,李強說道:“員警找我?哦,讓他們進來吧。”他想起昨天早晨悄然離開,那兩個員警一定不肯甘休,竟然找到這里來了。

不一會兒,孫昂和王岳臨走進房間。孫昂眼睛一亮,說道:“他果然在這里!小子,你以為能逃得掉?”

王岳臨拿著手銬走近李強,就要動手銬人。趙豪喝道:“混蛋東西,你們找死!”

李強瞥見趙豪的指尖閃起一點白光,那是飛劍的光華。他淡淡地說道:“趙豪,別亂動手。”

李強很配合地伸出手,王岳臨冷笑道:“算你聰明。”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到鬼門關前轉了一圈,要不是李強阻止,趙豪絕對會殺掉他們兩個。

李強笑道:“你們還滿聰明的,竟然這麼快就找到我了。”

趙豪走到陳野身邊,小聲吩咐了幾句,陳野點頭離去。趙豪喝道:“把你們的搜查令、拘捕令和證件都拿出來!”

孫昂指著趙豪道:“小子,你好大膽,你是干什麼的?竟敢妨礙公務?一趙豪的脾氣可暴躁得很,他二話不說,一個大嘴巴就掮過去。孫昂的半邊臉頓時腫起來,他口齒不清地吼道:“你……你敢襲警!不許動!”他掏出一把短槍對准趙豪。王岳臨也拔出短槍指著趙豪,問道:“孫昂,你要不要緊?”

李強淡淡地說道:“趙豪,別傷他們兩個。”

趙豪點頭道:“我知道分寸。”

就像一陣風吹過,孫昂和王岳臨覺得眼前一花,手中已經空無一物。趙豪拿著兩人的短槍,冷笑道:“你讓誰不動?”

孫昂和王岳臨嚇壞了,兩人舉手做投降狀。孫昂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別亂來,有話好說,把槍放下……”

李強忍不住哈哈大笑,擺手道:“趙豪,別逗這些孩子了,把槍還給他們,哈哈,有意思。”

趙豪也忍不住笑了,說道:“我就是看不得這些張牙舞爪的人,拿了把槍就以為自已是天王老子了。”他熟練地將槍里的子彈退出來,拾手扔在地上。

孫昂撲過去,一把抓起短槍,王岳臨卻打開通信器材開始呼救。

李強笑嘻嘻地看著,兩手輕輕一扭,就聽“喀嚓”一聲脆響,合金制造的手銬碎成米粒大小的碎粒。他拍拍手道:“小朋友,我就折了一根樹枝,干嘛如此大驚小怪,要罰款就罰吧,不至于要把我關進警察局吧?”

看到手銬碎裂,孫昂張大口合不攏來,心里冒起一股涼氣,他強自鎮定道:“你……你是什麼人?”

李強笑道:“我是好人,哈哈。”

王岳臨大喝道:“你們都不要走,孫昂,局里的人馬上就到!”

李強原本打算離開的,現在被這兩個員警鬧騰得也不想走了,他退後兩步坐在沙發上,說道:“趙豪,你也坐吧,呵呵,沒想到剛回到家多就被抓進警察局,挺好玩的。”他現在的情緒很好,在家多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覺得興致盎然。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從門外沖進來七八個荷槍實彈的員警,為首的大個子員警叫道:“王岳臨,怎麼回事?”

王岳臨說道:“他們拒捕”

孫昂半邊臉都是腫的,說道:“他們襲警!”

為首的員警說道:“他們?他們兩個?好,統統抓起來,帶到警察局去。”

趙豪冷笑道:“你好大的膽子,憑什麼要抓我?”

正在這時,陳野進來了,他沖著趙豪微微點頭,然後走上前去,說道:“請你們稍等片刻。”

為首的員警也是一個火爆性格的人,他喝道:“等什麼?都給我抓起來。”

李強笑了笑,說道:“現在的員警都這麼不講理?呵呵,那就都別動吧。”他站起來,左手放出一個小禁制,那群員警頓時像做噩夢般,看得見,聽得見,就是動不了。

李強笑道:“陳野,你讓他們等什麼?”

陳野躬身道:“沒什麼,我只是找他們當官的來說話。”

沒多久門外又進來幾人,李強驚訝地站起身來,說道:“見鬼了,這不是趙治?”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