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遇襲  
   
第六章 遇襲

李強帶著趙豪隱身瞬移過去,憑著李強現在的修為,即使普通仙人也未必能察覺到他的隱身。
這是一幢非常漂亮的別墅式建築,可惜屋頂已經完全塌陷了,院子里的花壇、樹木也被摧毀,很多尸體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周圍一片狼藉。

至少有幾百個蒙面的士兵將別墅團團圍住,天空中還有武裝飛行器在監視著。

一個士兵手執話筒喊話:“里面的人注意了,立即放下武器,舉手投降,我們負責你們的生命安全。”

就聽里面一聲咆哮:“滾!惹急了我……我殺光你們……滾!”

一個指揮官模樣的人喝道:“給我打!我就不相信打不死他們”

隨著一聲令下,幾百個士兵同時開火,整幢別墅就像暴雨里的土坯房,一塊塊地坍塌下來。

趙豪幾次要沖出去都被李強攔住,他急道:“師尊,坦歌要頂不住了。”

李強搖頭道:“沒事的,這點攻擊他還能抵擋,奇怪,他為什麼要守在這里,坦歌要想逃走,應該無人能擋。”

李強探出一絲神識,立即明白了坦歌的處境,納善似乎昏迷了,為了護住納善,他無法單獨逃生。

李強說道:“趙豪,你去幫助坦歌抵擋,其他的都交給我來處理。”

趙豪急不可待地飛了出去,刹那間,所有的武器都轉向他開火,打得他渾身銀光直閃。

李強一聲不響地從後面上去,悄無聲息地掐動神靈訣,眼看著一群群士兵就消失在空氣里,槍聲也越來越稀疏了。

李強懶得再去了解對錯是非,他一概將人扔到原界的某個星球上,讓他們到那里和野獸交鋒去,連在空中監視的武裝飛行器他也沒有放過,統統都扔進了原界里。

那個指揮官突然發覺不好,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下一個個消失,忍不住驚叫起來。

李強突然在他面前顯出身形,淡淡地說道:“別叫了,你的手下都被我送到另一個世界去了。”

那個指揮宮頓時瘋狂了,他吼叫道:“你殺了他們!我……我殺了你!”

他操起身邊的一挺速射槍,扣動扳機,子彈猶如金屬流一般連連擊在李強身上,可是他驚恐地發現,對方完全不在意這樣的攻擊。

終于,子彈耗盡,他呆呆地松了手,速射槍掉落在地。

他神情恍惚地喃喃道:“魔鬼……你……你是魔鬼……你不是人……”

李強原本還想探聽一下他們的任務是什麼,看這人的樣子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只好也將他扔進了原界。

他拍了拍手,突然發覺這個辦法真好,讓這些難以處置的人到原界去是一個不錯的解決辦法,原界本身也是一塊需要有人去開發的地方。

四周除了死人外,就剩下別墅里還有幾個活人,整個山腳陷入死一般寂靜。匆聽別墅里一聲大喊:“老大,快來!”樹林被震得“嘩啦啦”亂響,李強立即瞬移進去。

只見納善躺在地上,趙豪蹲在一邊查看,坦歌臉上的面具已經摘下,他見到李強就像見到救星一樣,大叫道:“老大,快來看……納善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強來不及寒喧,一步跨到納善身邊,一絲神奕力采入他的體內。

李強微皺眉頭道:“納善竟然被人下了無情結,那是毒咒教的玩意兒,我記得侯老哥曾經吃過這個苦頭……這個應該能夠解開,坦歌,有好酒沒有?取幾瓶來,度數越高越好。”

趙豪當初也在場,知道這個無情結的厲害,侯霹淨那樣的高手尚且被折磨得無可奈阿,納善就更不行了。

坦歌松了口氣,忙道:“我去取,我去……”說著快步向地下室沖去。

他和納善的交情非常深厚,這次要不是他拼命守護,納善恐怕就要被人抓住了。趙豪擔心地說道:“納善怎麼會被人下了毒咒?哼,毒咒教居然也來了,看樣子這里是修真界發展的新天地了。”

李強淡淡地說道:“只要開通了傳送陣,修真界的人就會源源不斷地過來,這里的科技如此發達,對修真界來說是非常新鮮的事,毒咒教過來也很正常。”

坦歌匆忙回來,他搞來十幾瓶白酒,說道:“老大,白酒不多了,這十幾瓶夠用嗎?不夠我再出去找。”

李強拿起一瓶度數最高的白酒,托起納善,將酒瓶塞進他嘴臣畏,用神奕力將酒水送入喉嚨,眨眼的功夫,一瓶白酒就灌了下去。

不一會兒,納善咳嗽起來,他迷迷糊糊地哼哼道:“我這是在哪里?咦,我好像睡著了……難得,實在是難得……嗯……”

他忽然覺得不對,猛地睜開眼睛,使勁揉揉臉,疑惑道:“難道我是在作夢嗎?不對啊,老大怎麼會在這里?哇呀呀……”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我不是老大,你才是這里的老大,到我家多來還這麼囂張啊?”

納善瞪大雙眼,興奮地叫道:“他爺爺的,真是老大回來了,哈哈。”

李強被他一句“他爺爺的”逗得哈哈大笑,他一巴掌拍在納善的光頭上,笑罵道:“你小子怎麼惹上毒咒教了,被人家下了毒咒都不知道,你也太大意了吧。”

趙豪和坦歌都笑了起來。

納善摸摸光頭,得意地說道:“老大知道我有難,所以特意回來救助,老大,是不是?”他的臉皮在眾位兄弟中算是最厚的。

李強說道:“好啦,你運功看看元嬰,無情結不是一瓶酒可以解開的。”

趙豪想起當年侯霹淨的樣子,也說道:“是啊,師弟還是檢查一下。”

納善盤腿坐下,不一會兒,他睜眼說道:“我無法催動元嬰,真元力也運轉不了,元嬰似乎被什麼東西束縛住了。”

他有點沮喪,元嬰被封,意味著他的能力大幅度下降,若是再遇到毒咒教的人,只要別人鼓動毒咒,他連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李強也是小看了自己的修為,以他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解開納善的無情結,只是他的功力增長之快出乎自己的意料,他根本沒有想到自己能解開這個毒咒,因為有侯霹淨的例子,他只知道用純酒精去化解。

他說道:“納善,白酒可以暫時解開元嬰的束縛,但是要完全解開,這些白酒的度數還差了點,以後你找到純酒精就能化解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納善苦笑道:“我老納要是天天喝酒的話……他爺爺的,我不就成了酒鬼了?”

趙豪說道:“侯師伯以前為了解開毒咒教的無情結,整整喝了十多年酒,那個酒癮可大了。”

納善的心態還不錯,他滿不在乎地說道:“也好,他爺爺的,在這里酒量大不是壞事啊,以前是靠著修真的本能喝酒,贏了不光采,哈哈,等我真正酒量大了,憑本事和別人喝,那才是我老納的風格。”

李強笑道:“反正坦歌和你在一起,有他保護你,找到酒精後,立即解開無情結,如果沒解開前遇到下咒的人,你可就慘了。”

坦歌知道納善沒事,這才放松下來,問道:“外面那些人到哪里去了?”

李強說道:“被我送走了,放心吧,他們永遠也回不來了。納善,那些人為什麼要抓你?他們似乎是特種部隊啊?”

納善搖頭道:“我什麼也不知道,突然一下子就糊塗了,你問坦歌吧。”

坦歌說道:“那些人是職業雇傭兵。”他想了想,說道:“光頭,是不是上次你們敲詐的那個大軍火商,被人家找上門來了?”

納善摸摸光頭,遲疑了片刻,咧開嘴樂了:“你說的是那個老土豆……叫什麼威廉的?不會吧,上次那家伙都尿褲子了,再說了,我也沒有敲詐他多少,就是把他的貨給截了,然後再賣給他而已,才一點點小錢,哎……我想不會是他。”

接著,納善說了一大串最近幾年的敲詐經曆,李強聽得都呆住了,這家伙簡直比土匪還要黑,比強盜還要狠,他專門敲詐那些見不得光的財產,而且全是大手筆。

李強奇道:“你敲詐來的錢都干什麼用了?”

坦歌笑道:“他不管錢,他只管過癮當老大,錢都是我在經手……我們封緣會組織了一家最大的慈善基金,錢都在那里,嘿嘿,我們只是覺得好玩。”

李強點點頭,錢對于修真者來說用處的確不大,納善和坦歌的行為,頗有點劫富濟貧的味道。

李強喝斥道:“真不知道你們兩個是怎麼干活的,成天算計別人的家伙,竟然被人搞到老窩里來了,還不知道是誰干的,如果你們是普通人早就被殺掉了,兩個笨蛋!”他毫不客氣地訓了兩人幾句。

納善和坦歌都是被他罵疲了的人,根本就不在乎,兩人嘻皮笑臉的一副無辜樣。李強也不由得笑了,他覺得自己已經很難真正生氣了。

納善和坦歌嘰嘰咕咕商量了一會兒,坦歌說道:“老大,現在無法確定是什麼人暗算我們,不過我們能調查出來。”他顯得把握十足。

李強點點頭,說道:“好啊,我和你們一起調查吧。”他一向在外顛簸,很難在一個地方久留,他喜歡四處游走的感覺,這種習慣已然很難改變了。

納善難以置信地問道:“老大,我沒有聽錯吧?”

趙豪也疑惑地問道:“師尊,你……你不用去干這個吧?”

李強笑道:“趙豪,別那麼緊張,我正好想四處走走,一時也想不清去哪里比較好,跟著納善他們……順便看看是誰在搞鬼。”

趙豪說道:“好吧,我也跟師尊一起去。納善、坦歌,你們兩個別老是惹禍,聽到沒有?”

納善和坦歌規規炬矩地回答道:“是,師哥。”

在這些師兄弟中間,趙豪的權威僅次于李強,納善和坦歌在坦邦星的時候就曾經被趙豪整治過,那時候是讓他們修煉,這兩個家伙懶得要死,要不是趙豪督促,他們現在還不一定能進入元嬰期,兩人對趙豪是又敬又怕。

李強笑道:“別聽你師哥的話,你們愛怎麼玩都行,嘿嘿,我就跟著看熱鬧了。趙豪,你去看看飛行器上的三個人,讓他們趕快吃小培元丹,一會兒我們就走了。”

納善開心地呵呵直笑,老大的脾氣他最清楚了,他不但護短,而且還喜歡胡鬧。他興奮地說道:“老大,太好了,我們去歐洲吧。”

趙豪說道:“我的公司在歐洲也有大型的專賣店,我來安排住宿。”

坦歌搖頭道:“你那里目標太大,不合適去。”

趙豪一想,也覺得不妥,便笑道:“那就由你們兩個安排吧,只是別太簡陋了。”

李強搖頭道:“無所謂的,你們決定好了,我打算做一個不操心的游客,哈哈。”他的心情非常好,心態完全處于一種無得無失的狀態,現在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干擾到他的心境了。

感受到李強流露出來的平和心態,師兄弟三人似乎也輕松了很多。

李強問道:“外面那些尸體都是什麼人?”

納善還不清楚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問道:“什麼尸體?”說完就竄到外面,接著就聽他破口大罵起來。

坦歌說道:“外面很多是他的手下……”

納善紅著眼撞了回來,惡狠狠地說道:“要是讓我查出是誰干的……我……我刨了他家的祖墳……老坦,他們全死了!”

坦歌說道:“我讓你早點放棄這里,你就是不干,這里的目標太大了,很多仇家都知道這里,光頭!我們在明,敵人在暗啊,不吃虧怎麼可能。”

李強尋思了片刻,說道:“納善,你這群手下里一定少了一個人,你仔細查看一下。”

納善焦躁地來回晃動著身體,一邊摸著光頭,一邊直愣愣地看著李強問道:“老大,我被氣糊塗了,你什麼意思?”

坦歌說道:“我去查看一下,馬上回來。”

半響,納善才有點醒悟,他疑惑道:“你是說……我手下,有人搗鬼?”他眼里流露出要吃人般的凶光。

李強淡淡地說道:“納善,哪來那麼大火氣?”

一句話竟把納善的眼淚說出來了,他忍不住哽咽道:“媽的,他們都是我准備培養的准弟子,全被干掉了,我……我老納心疼啊。”

李強問道:“准弟子?那麼你還有其他的弟子了?”

納善揉揉眼睛,其實也沒有什麼眼淚,他點頭道:“有啊,正式的一共才三十幾個,唉,太少了,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活動,人手不夠用啊。”

李強暗暗吃驚,他不禁問道:“你當這是黑獄啊,沒事收那麼多徒弟干什麼?”

納善說道:“哎,都是一些孤兒,街上的小混混,嗨嗨,我不是看著他們可憐嘛,所以就收下了,除了少數幾個不成器的,老大,你想不到吧……個個都是厲害的角色。”一說起徒弟,納善頓時眉飛色舞起來。

坦歌匆匆進來,說道:“你上次帶回來的張于國不見了,其他二十幾個人全死光了。”

李強說道:“你必須先找到他,最好快一點,不然他也沒有命了。”

納善低頭想了一會兒,忽然一拍大腿,罵道:“他爺爺的,我想起來了,沒錯!就是這小子搞鬼,我要扒了這小子的皮!”誰也不知道他想起了什麼,就如此斷言是張于國所為。

李強說道:“你還是先找到他再說吧,也許另有隱情也說不定。”

納善問道:“老坦,你知道張于國能逃到什麼地方?一坦歌苦笑道:“誰知道?人都死光了……”

趙豪說道:“納善,你在什麼地方收的這個人?也許他已經跑回去了。”

納善搖頭道:“這是不可能的……”

李強笑道:“你們也不用急,既然對方已經下手了,這次沒有成功,他們一定還會再來的,還怕找不到他們嗎?”

納善他們三個是當事者迷,被李強這個旁觀者提醒後都反應過來。納善紅著眼說道:“沒錯,他們一定不會甘休的,哼,別怪我老納發狠,我要搞死他們”

李強勸道:“別動不動就搞死誰,把他們搞到別的世界就行了。”

他已經開始考慮在原界拓展一些星球,安排一些地球人過去,否則原界都是波納人,自己這個原界之主也太難受了。

趙豪三人都聽不懂李強的話,但是不讓他們隨便殺人是肯定的。

趙豪和坦歌沒有什麼意見,但是納善還不甘心,他嚷嚷道:“老大,那個幕後策劃者一定要給我處理,其他人就隨便你了,我要給這些小弟兄報仇。”

李強沒有繼續阻攔,他點頭道:“行,除了主謀以外,都交給我處理。”

他看看大家,說道:“納善,那些尸體趕快處理掉,另外,你們怎麼去歐洲?算啦,我帶你們瞬移過去吧,又快又方便。”

趙豪阻止道:“師尊,別瞬移過去。”

李強問道:“為什麼?”刹那間靈光一閃,他忍不住笑道:“對,還是趙豪說得對,我們要大搖大擺地走,大張旗鼓地走才對,哈哈,很好玩。”

納善摸著光頭,疑惑道:“你們兩人打什麼啞謎啊?”

坦歌若有所思地把玩著手中的面具,說道:“我只能悄悄過去,不能和你們一起走。”他也明白了趙豪的想法。

只有納善沒有搞明白,他瞪著眼睛問道:“老大,什麼意思啊?”

李強笑道:“沒什麼意思,就是釣魚,釣那條要害你的大魚!”

納善恍然大悟,他笑了一聲後,突然苦著臉說道:“哎,還是我老納忠厚老實啊,你們怎麼這麼多花花腸子,心眼太多了對修真不好。”他居然教訓起大家來。

李強“噗哧”一聲,似笑非笑地說道:“修真和心眼太多沒有什麼關系,倒是缺心眼要修真……很難……哈哈。”

幾人說笑了一會兒,納善和趙豪出去處理尸體。

趙豪特意找了一塊風水不錯的角落,用飛劍開了一個大坑,將那些尸體放進去,用一把三昧真火燒得干乾淨淨。

坦歌單獨走了,他有自己的門路,可以快速到達歐洲。

李強、趙豪和納善回轉停機坪,依舊駕駛私人飛行器離開。

機艙里,張錦光、孫昂和王岳臨三人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來回在盥洗間里奔走,機艙里的豪華盥洗問,是他們三個爭搶的唯一可以方便的地方。

由于孫昂和王岳臨是員警,那個寶貴的地方就被兩人占領了,最後張錦光忍無可忍,提著一挺速射槍將兩人逼開,就這麼舉著槍,單手脫褲,才算沒被憋死。

三人心里都很疑惑,這小培元丹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怎麼吃了就拉肚子?

李強三人上機後,沒有理會盥洗問里的人,趙豪回到駕駛座位上啟動飛行器,李強還是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納善因為沒有座位,便留在機艙里,這小子皺著眉頭,嘀咕道:“師哥的機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肮髒?”

只聽盥洗室的門響,三個人魚貫而出,納善歪著光頭好奇地看著。

兩個手拿短槍的家伙背對著自己,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單手提著速射槍,另一只手拎著褲腰,就這麼從盥洗室里出來了。

納善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他感到非常奇怪,師哥的機艙里怎麼有這樣三個怪人。納善托著下巴,咳嗽了一聲道:“你們玩什麼游戲?”

三人不約而同地掉轉槍口對准納善。

孫昂眼睛一瞪:“你是什麼人?舉起手來!”他是員警,習慣性地讓人舉手。

納善饒有興致地看著三人,皺皺眉頭說道:“三個小家伙一點都沒有禮貌,你們是……”

沒等他說完,孫昂喝道:“舉起手來,不然我就要開槍啦!”

納善眨眨眼,說道:“開槍就開槍吧,不過,要是打偏了可就麻煩了,這艘私人飛行器昂貴得很,就怕你賠不起啊,哈哈。”

孫昂舉著短槍步步逼近,冷笑道:“我靠近了打,就不信你能讓開。”距離一米左右,他大喝道:“舉手!”納善突然舉起手。

孫昂冷笑道:“我還以為你不怕……咦……”他猛然發覺手中是空的,短槍竟然出現在納善的手中。

王岳臨二話不說,將短槍收起。張錦光也不傻,他將速射槍倚靠在沙發邊,快速系好褲帶。

能夠如此快捷地奪過孫昂的短槍,用腳趾頭都能想到,這人一定是封緣會的,和趙豪、李強一樣,都是厲害的家伙。

孫昂呆若木雞地看著納善將自己的短槍擰成麻花狀,接著又擰回去,這把槍算是徹底報廢了。

納善笑嘻嘻地將短槍還給孫昂,他笑的樣子實在是氣人,“嘿嘿,小家伙,原來你是嚇唬我……拿一把壞槍叫我舉手,嘿嘿,我舉過手了,槍還給你吧。”

張錦光在一旁不陰不陽地說道:“人家可是員警,那是他吃飯的家伙,小心他跟你拼命。”

李強從駕駛艙里出來,說道:“納善,怎麼去歐洲,你和趙豪商量一下。”

納善笑咪咪地走向駕駛艙。

孫昂哭喪著臉,拿著一把廢槍,嘴唇哆嗦道:“你……你……我……”

李強說道:“你自己換一把武器吧,我雇你們,可不是讓你們去打架,別垂頭喪氣的,不就是一把槍嘛。”

孫昂氣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作噩夢。

張錦光倒是很興奮,他問道:“老板,我們到歐洲去?”

李強點頭道:“我們要大張旗鼓地去歐洲。”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