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原界之力  
   
第八章 原界之力

天真上人早就在李強身上留下了記號,為了拉李強一起去幻神殿,他干辛萬苦地找到地球。
這家伙見面先來一句:“我好可憐啊!”除了李強還皺眉站立外,其他人都被他的話音掀翻在地,連花媚娘也渾身發軟、眼冒金星。

李強不高興了,他喝道:“天真,你太過分了,這里都是我的朋友,你要什麼威風!”

天真苦著臉,他只是習慣性地叫了一句,並沒有故意要威風。見李強不高興,他露出招牌似的無賴笑容,說道:“小兄弟,我們不是約好了去幻神殿的嘛,你看,我跑這麼遠來找你,這次無論如何都要陪我去了吧?”

李強並沒有答應他一定會去幻神殿,加上他一來就讓花媚娘等人吃了虧,李強心里很不爽,眼睛一瞪,“不去!我現在沒有時間,什麼時候抽出空來,什麼時候再說!”

天真頓時大哭起來:“你……你不能不守信用啊,嗚嗚,我好可憐啊,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你又說話不算數……”

他這一哭可不得了,整座高樓都震顫起來,花媚娘等人紛紛捂起耳朵,梅晶晶更是尖叫起來。

李強大喝道:“呔!不許哭!”

天真並不怕李強發狠,他繼續哭道:“嗚嗚,你說話不算數,我好可憐啊!”

頂層的房間開始劇烈顫抖,牆體上出現了一條條裂紋,用堅硬的複合材料制作的大桌子都被震裂了。

李強氣壞了,九衍鎏化作光罩,將天真罩住,他試圖阻隔天真的聲音。

花媚娘首先清醒過來,她覺得渾身發寒,這個老頭實在太恐怖了。她現在的實力在修真界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了,可這老頭發出的哭聲竟然讓她受不了,這種修為她還從來沒有見識過。

最不可思議的是,這老頭第一眼看上去和普通凡人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李強沉聲道:“花大姐,你帶他們出去。”

花媚娘擔心地問道:“這人是誰?”

天真的實力比李強厲害得多,他身上閃過一道紅芒,李強的九衍鎏爆出一串星花,立即被逼回了。

天真又是鼻涕又是眼淚地說道:“嗚嗚,你打不過我的,陪我去吧,在這里有什麼意思……要不然……我毀掉這里行不行啊?”

李強已經很久沒有動怒了,這次終于被天真成功地挑起火來。他跳起來喝道:“你去死啊!天真,別以為你是古仙人,惹急了我……哼……”他忍住了沒有繼續說下去。

其實,天真只要好好說,李強未必會拒絕,可是天真習慣性地用上了胡攪蠻纏的手段,結果把李強惹火了。

天真擦擦眼淚,說道:“你去不去?如果不去……”他突然想起李強不是一個可以威脅的人,便哼哼唧唧地說道:“我好可憐啊,如果你不去,我就一直跟著你。”

花媚娘知道不好,仙人已經很厲害了,古仙人就更不是她能夠了解的。

她強壓著心頭的驚慌,說道:“五弟,有話好好說,這位前輩……您的哭聲讓小女子吃不消,請別哭了,這麼大的男人還哭,實在是讓小女子無法理解。”她還是小妖女的本色,即使心里害怕,也要諷刺一下對方。

天真要是要起賴皮來,除了博聚上人、天姑和青帝外,誰見了都會害怕。李強撓撓頭道:“天真,我在這里至少要等二十年,還有幾件事情我必須完成,以後也許會和你去幻神殿,但是現在絕對不行。”

天真終于停止胡鬧,他一本正經地說道:“小子,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著急?”李強說道:“不知道,你著急關我什麼事?”

花媚娘不由得捂嘴悄笑,李強的脾氣她十分了解,李強承諾過的事情基本上都會辦到,要是沒有得到他的承諾,再怎麼逼他也沒有用。

天真咧咧嘴,又是一副要哭的模樣。李強不勝其煩地說道:“天真,你如果連二十年都等不及的話,你可以走了,我絕不會陪你去什麼幻神殿。”

他扭頭對花媚娘說道:“花大姐,請你帶他們離開。”

花媚娘歎了一聲,站起身來,招呼道:“大家跟我走。”

眾人都腿軟軟地站起來,趙豪勉強打開會客室的大門,這才發現張錦光等人已經昏迷過去。古仙人的確不適合出現在凡人的世界里,他們的任何舉動對凡人都有殺傷力。

李強叫住花媚娘說道:“花大姐,這個你收下,請封緣會的人幫助我尋找。”

那是一個玉瞳簡,里面留下了莫懷遠和琦君煞轉世後的特征,還有如何鑒別心鑒之花的得主。花媚娘收下玉瞳簡,說道:“五弟小心。”

很快,頂樓就空無一人了。

李強說道:“天真,如果我沒有進過鑫波古神藏,我肯定不會拒絕你,現在……你已經必須等我了,我再說一遍,等我辦完事情,去幻神殿的事情可以商量,現在絕對不行!”

天真苦著臉說道:“幻神殿的總樞組在古神藏打開後就已經開啟了,這時候進陣要容易得多,我算不出來什麼時候會關閉,唉,這是進入幻神殿的最好機會,小子……呃,小兄弟,小哥哥,大爺,你就陪我去吧!”

李強無奈地說道:“天真,我叫你大爺!博聚上人已經得到了需要的功法,你是他的晚輩,沒必要再去幻神殿冒險,他們會傳給你的。”鑫波古神藏里的事情他很清楚,最後開啟神藏的時候他就在場。

天真苦惱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說道:“不行!他老人家的東西我可不敢去要,我……我可不想去見他,再好的功法我也不要,我要自己去尋找,這個世界里一定還有解決的辦法。”

李強也很苦惱,在家多他必須完成兩件任務,一是尋找心鑒之花的得主,二是找到轉世的琦君煞和莫懷遠。這時候是絕對不能離開的,一旦進入幻神殿,不是幾十年就能出來的,而且,在幻神殿里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能不能活著出來還是一個未知數,他實在無法答應天真的要求。

兩人一坐一站,默默地對視著。

半晌,天真咬牙切齒道:“這是我最後的希望,你一定要幫我……”

他眼里閃爍著紅芒,李強眼里也金光亂閃,兩人仿佛斗雞一般互相瞪視,兩人之間爆起陣陣金色和赤色的火花,發出“劈啪”的脆響。

李強緩緩地說道:“不是我不幫你……只是我現在沒有時間,所以,你要嘛等待,要嘛離開。”

天真怪叫道:“我好可憐啊!”大樓再次震顫起來。

李強的臉色越來越冷,語氣也漸漸嚴厲起來:“天真,你很讓我失望,難怪博聚上人要禁錮你。”如此任性的古仙人,讓李強感到難以置信,看在曾經共赴鑫波角涉險的份上,他不想和他翻臉。

天真臉色大變,他最忌諱提起博聚上人。他暴跳起來,喝道:“既然你不肯幫我,哼,就別怪我亂來!你轉世的兩個朋友……看我們誰先找到……哈哈。”他氣急敗壞地威脅起李強來。

這句話真正激怒了李強,莫懷遠和琦君煞是他最親近的人,要是傷害到他們兩人,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忍受。

李強冷冷一笑道:“天真,你大概還不知道原界之主的厲害吧,抱歉,既然你威脅到我的朋友,我就不能放過你了。”兩人越說越僵。

天真也沒想到會鬧到這個地步,他心里有些後悔,不過他不相信李強能把他怎麼樣,畢竟自己的修為比李強高多了。

天真怪笑道:“哦,這樣吧,我們打一架,我如果輸了就等你二十年,我贏了……你立即跟我去幻神殿,嘿嘿,你敢不敢賭?”

李強覺得好笑,這個賭約簡直是豈有此理,不論輸贏結果是什麼,自己都必須去幻神殿。如此無賴的賭約出自一個古仙人之口,讓李強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他搖頭道:“這個賭約太差勁了,贏了自然隨便你處置,輸了……那就由我來決定一切,賭斗的地點由我決定,你敢嗎?”

天真也是急糊塗了,李強若是沒有依仗怎麼肯跟他賭?原界真正的意義只有天姑、青帝和博聚上人三人清楚,天真還略遜一籌。

他點頭道:“好!我和你賭了,輸了可不許賴皮!嗚嗚,我好可憐啊,早就說好的事情還會改變,嗚嗚。”

李強點頭道:“你再想想吧,我從來沒有承諾過什麼,好!那就到原界去賭斗。”

天真仔細回想了一下,心里不由得大罵,李強的確沒有給他任何承諾,完全是自己誤以為他答應了。這個小家伙如此狡猾,一種強烈的挫敗感不禁油然而生,他遲疑道:“原界?怎麼去?”他覺得有點不對,但是哪里不對他也說不上來。

李強微微一笑,流露出來的自信,讓天真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一道刺目的金光閃過,會客室里頓時空無一人。

兩人落在原界的一顆星球上。

天真的臉色難看極了,他不是孤陋寡聞的人,能夠眨眼間就來到一個陌生的星球,而且是他定星盤里沒有的星球,李強的實力已經不是他能探到底的了。愣了半晌,他大哭道:“我上了你小子的當了,嗚嗚,我好可憐啊。”這次他可是真的可憐了。

這是一個荒涼的星球。原界的星球大部分都是荒蕪的,必須由原界之主來改變,只有少數是原生星球,有豐富的資源,這一點李強已經很清楚了,天真卻一點也不知道。

李強眼珠一轉,笑咪咪地說道:“天真,賭斗不一定是打斗比法寶,嗯,我在古神藏收到不少神器,若比試神器,你一定沒我的優勢,咱們換一種賭斗方法……如何?”

天真想了想,他也不想和李強爭斗,到了現在這樣的境地,爭斗是萬不得已的辦法。他點頭道:“好,換就換,不過,比什麼由我決定。”

李強知道,比試的專案無論如何都不能由對方提出,以天真的修為和境界,自己是沒法取勝的,只有靠著原界之力,才有可能贏得這場比試。

他連連搖頭,一臉鄙夷地說道:“你是前輩,一點風度都沒有,比什麼當然由我來說,要不然就別比了,我回去。”他作勢欲走。

天真怪叫道:“哇呀,你不能這樣啊……”可憐一個古仙人被李強擺布得毫無辦法。

李強嘿嘿笑道:“行不行?”在原界他幾乎吃定了天真,天真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天真惡狠狠地看著李強,他知道李強很難纏,但是如此難纏他還是第一次見識。他心里極度難受,可這時候沒法用強。想想李強的修為和境界應該不會比自己高,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好,就依你!你說賭斗什麼?”

李強知道自己已經贏了,他笑嘻嘻地說道:“其實仙人都會這一手的,我叫它開天辟地。”

他裝模作樣地打出幾道神靈訣,隨著靈訣飛出,轟隆隆的悶響連串響起,大地開始震顫,一座巨大的山峰從地下升起,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天真松了一口氣,所謂的移山倒海對他們古仙人來說實在是小意思,他笑道:“這個怎麼比,難道比誰隆起的山更高嗎?”語氣里充滿了嘲弄的意味。

李強心里暗暗害怕,要是在別的地方,這場比試根本就贏不了。

李強撓撓頭,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說道:“我比的是……自然。”

天真目瞪口呆地隨著李強升到空中,只見李強隨手比劃,說道:“不論是山用河流,森林草原,還是湖泊海洋,一切必須顯得自然。”也就是幾句話的工夫,整個大地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山用隨著李強的手勢起伏,植物隨著他的話語生長,一切都顯得那麼真實自然。

李強瀟灑地說道:“不但所有的環境要自然,所有的動物也要自然,你看……”他隨手一劃,無數鳥類憑空出現,發出各種各樣的鳴叫聲四散飛去。

接著,他扣指連彈,“飛禽、走獸、魚蟲……”

天真徹底明白了,自己不但敗了,而且敗得很慘,李強所做的一切,只有神人才能做到。他大叫道:“氣死我了,你……你……原來原界是這個意思……哇呀,我好可憐啊……”他簡直要瘋掉了。

李強停下手來,歪著頭笑嘻嘻地看著天真,毫不客氣地說道:“你終于明白原界之主的意思啦,嘿嘿,既然你輸了,一切就要聽從我的安排。”

天真跳起來,嚎叫道:“你是靠原界取勝的,不能算!嗚嗚,可憐可憐我吧,再給一次機會?”這家伙又露出無賴的面目。

李強“噗哧”一聲笑了,他是被天真氣笑的。

他伸出一根中指,比劃了一下,說道:“天真,從你答應進入原界和我比試的時候……你就已經輸了,在原界……哈哈,你什麼也不是!”

天真淚眼汪汪地說道:“別說大話了,看我的小鳥飛飛!”

一群五彩的小鳥,嘰嘰喳喳地從他身上飛出,每一只都是那麼的美麗,閃爍著明亮的彩光飛舞在空中,身後拖曳著長長的彩帶虹光,顯得異常美麗。

李強只瞄了一眼,就知道這是一件神器,雖然他不清楚是什麼神器,但是其中的波動讓他不寒而栗。不過這是在原界,一切力量的本源都是由李強控制的。

那群小鳥剛剛環繞上來,李強便失去了蹤影。

天真嚇得渾身一顫,這件神器是他困人的最好寶貝,李強竟然能夠無聲無息地消失,他不禁又驚又怕,神識立即探查出去。

瞬息問,李強突然出現在他身後。天真猛地向前竄去,大叫道:“不公平!”飛舞的小鳥化作點點彩光,消散在空中。

李強嘻皮笑臉地說道:“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公平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天真還是不甘心,他一副賴皮的樣子,說道:“想不到你能躲過小鳥的襲擊,唉,我好可憐啊,我要重新賭斗!而且要在原界外面跟你賭斗!”

他一邊說,一邊靠近李強,話音未落,小鳥再次飛出,這次的速度奇快,眨眼問,飛舞的小鳥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彩色天網,將李強團團圍住。

李強這次沒有躲避,他心里很清楚,只有讓天真徹底絕望才行。

天真得意地大笑起來,說道:“收!哈哈,不好意思啊,老弟,雖然是偷襲,但是我不會傷你的,哈哈,現在可以談條件了。”

一個精致猶如鳥籠的罩子,將李強困在其中,閃爍著的彩光映照著李強的臉,看不出他是悲還是喜。

李強淡淡地說道:“沒有條件可談了,天真,也許以後我會和你去幻神殿,但是現在不可能,即使你真正困住我……”

天真苦惱地抓著腦袋,說道:“唉,怎麼會這樣?”他真的苦惱了,他心里很清楚,去幻神殿必須要李強自願,否則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他天生胡攪蠻纏的性格,不經意問惹惱了這個唯一可以幫助自己的人,他不禁有些後悔。

李強再一次消失在空中。天真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終于明白,李強在原界就是無所不能的神,在這里跟他斗,恐怕博聚上人都未必是對手。

他無奈地收回神器,沒等他說話,李強突然出現在他身後。

這次,李強不客氣了,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只聽一聲慘叫:“我好可憐啊……”天真飛上了天。

天真這不知道,不管怎麼賭斗,自己都是輸。他心灰意冷地飛了回來,可憐巴巴地說道:“老弟,算我輸了還不行?唉,只好再等你二十年了,啊……我好……”看見李強眼中爆閃的金芒,他立即住口不叫了,可是想想又不甘心,他眨巴著眼睛說道:“老弟,我幫你去找轉世的人!”

要說天真上人臉皮之厚,李強自愧不如,這家伙就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李強是吃軟不吃硬的人,見天真軟下來,也就不好意思再欺負他了。

他歎氣道:“罷了,罷了,等二十年後,我陪你去幻神殿。”

天真臉色微紅,他知道自己是用死纏爛打的辦法讓李強答應的,幻神正殿的凶險他很清楚,即使擁有始隱者實力的人都不願意去,李強肯去,算是舍命相陪了。

他終于露出笑容,巴結道:“老弟,你放心,去幻神殿一定不會空手而歸的。”其實,究竟能從幻神殿里得到什麼好處,他也不是很清楚。

李強無所謂地咧咧嘴,再不理會天真,趁著這次來原界的機會,他打算詳細了解一下這里。神識微動,原界的一切猶如流水般在李強心里淌過,他發現波納人已經進入了原界,並且開始改造原界里的星球,只是速度很慢。

他試圖找到赤明,這家伙被扔進原界後,李強一直牽掛著他。

很快,李強就搜尋到赤明的位置,這家伙躲在一個星球的地下。

李強喝道:“赤明,你在干什麼?”

天真嚇了一跳,問道:“赤明在這里?”

李強搖頭道:“不在,不過,他能聽到我的話。”

赤明已和波納古仙人爭斗了好幾次,他不是原界之主,實力稍弱,所以爭斗起來吃了不少苦頭,好在這次在鑫波古神藏得到幾件神器,靠著這幾件神器他才沒有吃大虧。

這次他又去騷擾那些波納人,結果陷入格魯赫安排的陷阱,被狠狠揍了一頓,還算他心思靈動,逃到一個星球躲藏起來,剛剛恢複,耳邊就響起李強的聲音。

赤明又驚又喜,大叫道:“大哥,你在哪里?”耳邊再次響起李強的話語:“放松身體,別動。”

忽然,他被一股奇妙的力量包裹起來,眼前一花,他看見李強和天真站在一座山峰上,這小子開心地哈哈大笑:“大哥啊,哈哈,你來幫我啦?”

李強察覺到赤明的修為又提高了不少,他好奇地問道:“你到原界來的時間不長啊,境界修為提升得很快,難道原界是修煉的好地方?”

赤明得意地一笑:“這里靈氣很足,尤其是地下,靈氣濃厚得難以置信,哈哈,這里實在是太好玩了。”他扭頭問天真道:“老頭……呃,你怎麼來了?”一不小心他又說出了心里話,他一直在心里稱呼天真為老頭。

天真歎道:“我命苦,來求你大哥幫忙的,唉。”

赤明頓時大感興趣,他眼睛發亮,問道:“幫忙?我幫你!你說……和誰打架了,我去!”

天真一臉無奈地笑道:“和你大哥打架,你幫我?”

赤明眼睛一瞪,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說道:“當然幫!我幫大哥揍你,哇哈哈,哈哈。”

李強笑道:“別鬧了,赤明,我教你運用原界的力量。”

赤明興奮地大叫:“啊?哇呀,太好了,快教我!”

天真心里很不爽,他眼珠一轉,說道:“老弟,有一個消息忘記告訴你了。”

李強奇道:“什麼消息?”他心里閃過一個念頭:這老家伙說的消息,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