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隱秘  
   
第五章 隱秘

元古上人和孤星的出現,著實讓人吃驚。
天真心里想不通,如此隱秘的事情,元古上人怎麼會知道?他用手指著幻神正殿,可憐巴巴地說道:“赤明在原界,李強進去了,上人找他們有事嗎?”

元古上人一愣,難以置信地說道:“你是說……李強已經進入幻神正殿了?”

孤星也呆住了,一個人進入幻神正殿簡直就是找死,他不禁連連搖頭。

乾善庸說道:“上人,李老弟的確進入幻神正殿了,我們在這里等候他。”

元古上人歎了口氣,說道:“天真,看樣子是你唆使他進去的,萬一他要是陷在里面,你可就慘了……我可以保證,你以後再也叫不出什麼好可憐了……”

天真的頭皮都發麻了,他顫抖著問道:“那,那我該叫什麼?”

元古上人淡淡地說道:“他是青帝的弟子,你祖師也很看重他,如果他出了什麼事,我想像不出你該怎麼辦……不要以為有了原界,就可以隨意進出幻神正殿,要是真那麼容易,我早就進去了,你當我們都是傻瓜啊?”

天真低著頭,嘴里嘰嘰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乾善庸心里感到有點不安,他問道;“上人,李老弟剛進去,有沒有辦法通知他出來?”

元古上人搖頭道:“沒有辦法進去找他,幻神正殿里面是層層疊疊的古神禁制,唉!天真,你又不是不知道,古仙人曾經進入幻神正殿探索過,那一次陷落了五個高手,後來陸續進去探察的人也不少,有誰成功過?你……算了,我來晚了一步,大家都坐下,等我推算一下。”

孤星邁前一步,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又憋了回去,很顯然他不敢打擾元古上人。

過了好一會兒,天真突然反應過來,元古上人和孤星並不是為幻神正殿而來,他們是來找李強和赤明的,也就是說和自己沒有任何關系。赤明現在在原界,他們根本不知道赤明的行蹤,因而只能來找在這一界的李強。

天真頓時好奇起來,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連元古上人都驚動了?

元古上人睜開眼,苦笑道:“這次連我也很難推測出來,幻神正殿的古神禁制太厲害了。”

孤星急得從地上跳起,還好他沒有竄到空中,離地十米以上的空問也是被禁制的。他急切地說道:“那怎麼辦?”

天真滿臉堆笑地說道:“元古上人,能不能告訴我……找他們兩個有什麼事情?”

孤星在一旁說道:“前輩,是……”

元古上人揮手道:“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系……孤星,你還是聽我安排比較好。”

孤星躬身道:“是。”

天真氣得“嘎嘎”兩聲後就不說話了,元古上人根本不想告訴他。

按照天真的脾氣,本該立即死皮賴臉地纏上去,可是他十分忌憚元古上人的貝冶丹鼎,只好忍氣吞聲地在一邊發呆。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是晚輩,他倆靜靜地站在旁邊,尤其是乾善庸,他和孤星的關系比較微妙,更加不願意多說什麼。

元古上人考慮了一會兒,說道:“我們只能在這里等待了。天真,李強離開的時候,說過什麼時候能出來?”

他只能寄望於李強盡快出來,如果被陷在里面那就麻煩了。

天真無精打采地說道:“他說一旦找對了地方,就出來接我們,至於要花多少時間就不知道了。”

元古上人點頭道:“孤星,你在這里等候,我先回去了,李強出現的時候,你再找他商量。”

孤星施禮道:“孤星恭送上人。”

元古上人掃了天真一眼,一陣波動後便消失無蹤。

他憑藉環琅天也是可以任意進出這一界的,只是進入不了厲害的古神禁制,一般的古神禁制對他沒有什麼阻礙。

天真眼見元古上人消失,忍不住長歎一聲:“唉呀,我好可憐啊。”

李強一踏上幻神正殿的台階,立即就被禁制裹住了,一股無匹的巨力推著他快速向前,他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能用九衍鎏護住全身。

四周忽暗忽明,他察覺到九衍鎏外有一股股撕扯的力量,幸運的是他現在的修為極高,有紫簡平衡了神奕力後,他的力量已經和原來的完全不同了,能夠很好地應付古神禁制帶來的壓力。

李強沒有刻意掙紮,他知道這種禁制越掙紮越收得緊。

第一層古神禁制只是將人帶到不同的地方,李強判斷這還不是真正厲害的禁制,只要順其自然,就一定可以出去,至於會到什麼地方,就完全不可預知了,他覺得自己像是在隨波逐流。

過了不到一小時,李強突然覺得壓力驟減,眼前一亮,他已經站在一座巨大的平台之上,身後的禁制像水紋一樣波動著,慢慢地平複下來。

純黑色的平台表面粗糙凹凸不平,上面縱橫交錯著一道道拳頭粗細的刻痕,還有數不清的坑坑窪窪的小洞,平台上彌漫著淡淡的霧氣,一眼望不到邊際。

李強用神識掃視了半晌,發現平台上沒有任何禁制,也沒有任何活著的生物。

平台極大,李強用神眼目測了一下,這個平台足有十公里方圓,似乎是一個長方形的平台,四周完全被禁制了。

在這種地方他是不敢亂用瞬移的,有過去鑫波的經驗,他知道古神禁制的威力深不可測。

周圍一片甯靜,李強小心翼翼地向平台中央走去,他沒有接觸地面,在離地半尺的空中向前走去。

由於沒有出現任何變化,他的速度逐漸加快起來,不一會兒就來到平台中央。

平台中央是一塊百米方圓凸起的圓台,高約一米,上面也是空蕩蕩的。

李強落在圓台上,剛走了兩步,就聽圓台外面傳來一聲尖利的嘶吼聲,他心里微微一驚,回頭看去,不知何時冒出一頭怪獸正死死地盯著他。

那是一頭全身閃著金光的怪獸,其實應該叫它守護神獸。

李強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神獸,它長著三角形的腦袋,鷹一樣的尖喙,兩只眼睛足有拳頭大小,閃著懾人的紅芒,頭很小,身子很大,腦袋後面豎著一根銳利的金色尖刺,就像一把鋒利的寶刀,最奇特的是它有人形的身體,身上居然穿著金色的神甲,身高足有三米,是個大家伙。

一陣波動傳來,李強立即明白了它的意思,它是在說:“你是誰?這里是神之領域,不可擅入。你必須跟我走!”

李強心里一陣苦笑,他才不想到什麼幻神正殿來,要不是有人死纏爛打,他絕不會進到這個地方。

李強已經掌握了那些所謂的神之文字,他將自己想要說的話轉換成波動傳出:“抱歉,我必須進去。”

守護神獸發出震天狂吼。

李強淡然一笑:“你有你的職責,我有我的目的,所以別沖我吼叫!”

隨著波動的傳出,守護神獸憤怒了,同時它也很疑惑,這人的氣勢實在太厲害了。

它向後退了兩步,仰天一聲吼叫,聲音猶如滾雷般震響。

突然,另一聲吼叫響起,淡淡的霧氣里又冒出一只守護神獸。

李強歎了口氣道:“好家伙,兩個!真是過分啊,群毆向來是我的專利,這次落單竟然被神獸欺負了。”

其實他心里並不緊張,大不了就回原界去,然後再拉天真他們幾個進來,別說是兩個守護神獸,就是再來一個也不怕。

守護神獸從兩邊包抄過來,李強煩惱地自語道:“唉,又要打架了,我好可憐啊!”不知不覺中他也用上了天真的口頭禪。

李強不敢怠慢,他知道在幻神正殿出現的神獸絕對不好惹。他催動衍咒神甲,同時喚醒正在潛修的火精。

神甲外立即冒出一朵巨大的紫色火焰。這是他偷學火癡的防禦辦法,有了火精,他根本不用專門修煉天火,直接用火精提供的炫疾天火就行了。

九衍鎏收攝在他的右手側邊,吞吐的金光蓄勢待發。李強可不想在圓台上爭斗,他飛快地竄到圓台下,突然心里微動,急忙向旁邊閃去。

眼角邊閃過一道金光,李強扭頭一看,不由得驚叫起來:“媽的,又出來一個!”

又一個守護神獸出現在平台上。

看著三個幾乎一模一樣的神獸,李強知道不好了,他覺得自己也許能對付一個甚至兩個,但是絕對沒辦法對付三個。

他凝神准備,一旦三個神獸一齊攻擊,就立即逃回原界去。

奇怪的是三個守護神獸都站著不動,只是將李強圍在中問。

李強說道:“喂,你們要是不想打架,就別站著……早點離開,不然我就不客氣了,我可沒有時間跟你們耗著。”

他很自然地將三個守護神獸當成人類,因為他們是可以通過神識波動來溝通的。

四周的空間開始扭曲。

李強一呆,他感到非常驚訝,這三個人不像人、獸不像獸的東西,竟然會合力布置禁制。

他忍不住一聲怪叫:“祖爺爺的煩惱啊!鬼我都見過,就是沒有見過像你們這樣的東西,去!”

他終於出手了。

他可不想太被動,誰知道這三個東西會搞出什麼玩意兒來,要是不小心吃了虧,可沒地方伸冤訴苦去。

李強現在的攻擊手段很單調,除了各種威力極大的禁制外,只有九衍鎏和天火算是武器了,在古神藏得到的神器他根本沒有時間修煉,而且他體會到,花樣越多的攻擊效果往往越差,因此他采用最直接的方法開始攻擊。

九衍鎏化作一道金光,筆直地劈向一個守護神獸。

那個被攻擊的守護神獸,根本沒有躲避,它隨手一畫,尖利的手爪上飛出五道金芒,金芒脫手後陡然增大,化作五道水桶粗細的金色光柱,猶如龍卷風一般急速旋轉著迎上來。

李強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看出那個神獸並不在乎自己。被這種半人半獸的東西看不起,他不禁有點惱火,大喝道:“去你祖爺爺的煩惱!”

九衍鎏的金芒微微一頓,立即分出六道金光,其中五道准確地撞擊在那道急速升起的龍卷風上,另外一道猶如一杆金色的長槍,狠狠地捅了過去。

守護神獸沒有想到李強如此厲害,它忽然在原地消失了。

一連串的爆響,九衍鎏化作的五道金芒已經斬落在地,另一道金光穿過神獸的虛影,打在空中。

李強揮手召回九衍鎏,只見黑色的地面上留下五道痕跡。

李強心里暗暗吃驚,這種地方居然經得起神器的沖擊,而且守護神獸的快速挪移,也讓他覺得難以對付。

李強明白不能和這三個神獸纏斗,他可耗不起時間和精力。

眼珠一轉,李強想到一個主意,那就是想辦法把這些神獸扔到原界去。

和火癡爭斗的時候他就知道,只有等到對手疏忽時,才能順利地將對手扔進原界。

李強向後急退。

突然,怪嘯聲震耳欲聾,三個守護神獸各站一個方位,同時打出無數道金芒,金芒快速在空中交叉,形成一張金色的大網,鋪天蓋地地壓了下來。

黑色的平台突然波動起來,李強覺得腳下一沉,平台竟然化成黑色的黏液,連綿不斷的吸力猶如流動的迅沸流一般,遲滯了他試圖移動的身體。

三個守護神獸終於完成了圍困的禁制。

九衍鎏化作光幕,阻擋落下的金色大網,那朵紫色的天火沉到李強腳下。

李強心里湧起奇怪的感覺,這三個神獸的智慧實在是太高了,它們根本不像獸類,倒是和人類很像。

光網和九衍鎏相撞,發出一陣霹靂般的爆裂轟響,刺目耀眼的光華將平台上的霧氣一掃而空,沉重的壓力將李強的半截身子打入平台。

由於有天火紫焰沉在他的腳下,刹那問,天火在平台上逼出一個大坑,黑色的黏液在天火高溫燒灼下迅速凝結。

李強悶哼一聲,僅僅是這麼簡單的一擊,就讓他感到有點吃不消。

李強拼命撐住九衍鎏,他不斷地抽取原界之力來抵禦這股龐大的壓力。

漸漸地,光網從四面八方包里上來,將他牢牢地箍住。

李強暗暗叫苦,他騰不出手來將神獸送入原界,這三個神獸太厲害了,幾乎相當於三個古仙人的實力。

其實,三個守護神獸也吃力萬分,它們大概也沒想到李強能夠抵抗如此之久。

三個神獸同時嘶吼起來,每一次吼叫就給李強增加一分壓力,奇怪的是每次增加的壓力,李強總能勉強抵禦,它們不知道李強可以抽取原界之力來幫助抵抗。

雙方僵持不下。

拼到現在,已經完全是實力相爭了,什麼技巧和神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誰能堅持到最後。

李強無暇多想,只是苦苦支撐。三個守護神獸也不敢收手,只要讓李強反擊過來,它們同樣也吃不消。

李強覺得越來越難抽取原界之力了,更不用說這時候逃到原界去,他有點後悔剛開始時的大意。

三個神獸再次狂吼。

李強一眼瞥見,又一個神獸出現在平台上,他駭然大叫道:“我好可憐啊,怎麼還有……”這下他真的緊張了。

只見那個守護神獸不急不忙地掐動神靈訣,李強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神獸居然會掐神靈訣!

他懵了,怪叫道:“這是什麼東西?太變態了!”無奈之中,他只能加強衍咒神甲的防護。

光網開始急遽收縮,李強瘋狂掙紮了三次,每次將光網撐開一點,可是依然沒有脫困的希望。

三個守護神獸都是雙手合攏,一道金芒從手中射出,就像拽著一根金色的繩索,另一端連在那團光網上。

眼看著光網將李強包裹起來,三個神獸默契地低頭彎腰,背脊上的尖刺射出一道晶瑩的藍光,三道藍光連接在一起,只聽“波”的一聲脆響,藍色的光華向下射去,正好落在光網外面。

最後出現的那個守護神獸終於完成了一套複雜的神靈訣,它狂吼一聲,將神靈訣釋放出來,頓時,四周的一切急速旋轉起來。

李強只是苦苦支撐,外面的變化他已經無法看清,剛才的三次掙紮耗去了大量神奕力,他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李強發覺那個神獸打出的神靈訣,並沒有給自己增加多少壓力,他仔細看著光網外面,各種各樣的景色飛速地逝去。

李強突然明白了,這是一種挪移加禁制的神靈訣,大約是將自己帶到什麼地方去。

他心里歎了口氣,暗自祈禱,千萬別出來一個什麼神人,那自己可就慘了。

他下定決心,只要有機會就立即逃到原界去,這里太變態了,憑著這四只守護神獸,仗著這里的天時地利,就是天姑那些人來,也不一定能討到好。

原以為進來只要對付古神禁制,沒想到會遇見如此變態的神獸。

突然間,李強覺得自己在向上飛升,那四個守護神獸也同時向上。

李強一眼瞥見下方逐漸變小的黑色平台,這才發現,下方的地面很像黑白相間的國際象棋棋盤,自己剛才爭斗的地方,竟然是其中的一小塊黑色的方格。

除了黑白兩色外,還能看到五顏六色的格子夾雜其問,憑著神眼,他看到了幻神正殿的格局。

李強立即停止掙紮,只是還保持著九衍鎏的張力,不讓光網完全收攏。

他想通了一個道理,如果這些神獸不來,自己在格子里面是很難找到什麼總樞紐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格子,足以耗去自己無數的歲月。

停止掙紮後,李強又發覺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光網的壓力也開始減輕。

他明白了,只要不掙紮,光網的作用只是困住他,它們似乎要帶自己去某個地方。

李強打算靜觀其變,他稍稍放松心情,等待著前方未知的目的地。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李強察覺身體開始下降,同時光網突然收緊,猝不及防下,金色的光網將九衍鎏的金芒壓縮了一半。

李強暗罵對手狡猾,他急忙噴出一口神奕力,九衍鎏勉強擴張了一點。

眼前“花,李強落在一個巨大的平台上。

這個平台完全是金黃色的,閃著耀眼的金光,守護神獸似乎和整個平台融合在一起,要不是有一雙神眼,李強根本無法在刺目的金光中看清任何東西。

三個守護神獸松開雙手,光網失去支撐後,在李強的九衍鎏擴張中化作萬點金星消失在空中。

李強好奇心起,他想不通對手為何放棄禁錮自己,這時候他反而不急於逃到原界去了,他想看看這幾個東西到底准備干什麼。

四個守護神獸站立四方,平台上耀眼的金光突然消失,露出金色地面,整個平台的地面就像是熔化的黃金液,彷佛在緩緩地流動,可地面卻是平整光滑的。

李強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他試著用神識的波動問道:“你們准備怎麼樣?”

一陣波動傳來:“你有資格成為第八個神殿守護者,請你自己決定,是留下來,還是被永久禁制。”

李強發覺又出來三個人形怪物,他膽寒地問道:“你們是人還是怪物?先回答我這個問題?這里是什麼地方?”

又是一陣波動:“這里是幻神正殿前殿的樞紐,在這里,你不可能有任何還手的餘地,我們是誰並不重要,如果你願意成為第八個神殿守護者,我們會告訴你一切。”

李強才不會輕易承諾什麼,他狡猾地問道:“你們先回答我……你們是人還是怪物,確定這一點後,我再考慮是不是成為第八個神殿守護者。”

他已經確定了,這些怪物絕對不是什麼怪獸,但他還無法搞清楚,它們究竟是什麼東西。

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七個守護神獸身上的金色神甲開始收縮,平台上出現了七個人。

李強怪叫道:“咦,是人?哇呀呀,你們是誰?”

這七個人個個都是彪形大漢,渾身似乎蘊藏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神甲縮回去後,他們的身高大約有兩米左右,腰間都有一根金光閃閃的寬帶,半截藍色的裙狀物遮蓋到大腿,左手臂上是四只金色的環,赤裸著的身上全是精細的花紋,也不知道畫的是什麼。

其中一個人走向前來,站在李強面前,面無表情地說道:“我們是陷落在幻神正殿的古仙人,僥幸成為守護者,是人形獸頭的守護神獸,你也有這樣的資格,成為第八個守護神獸。”

李強聽得頭皮發麻,第八個守護神獸?那就是說自己以後不能做人了。

他眼珠一轉,說道:“難道你們永遠都不出去嗎?”

那人仍然面無表情地說道:“請立即回答,是答應還是拒絕!”

冷冰冰的話語差點讓李強抓狂,他想不通這些古仙人為什麼會心甘情願當一個神獸。

李強知道,只要拒絕,立即就會引發爭斗,他可打不過七個古仙人,而且他們還是神殿守護者的身分,在這里他們應該可以借助神殿的力量了。

為了拖延時問,李強故意說道:“呃,嗨嗨,太突然了,讓我考慮一會兒,行不行?”

那個古仙人猶豫了片刻,大約是仗著人多,周圍又有厲害的古神禁制,他點頭道:“好,我們等你回答,不要拖得太久,否則你會受到懲罰的。”

李強悄然在定星盤里留下定位標記,他打算逃了,但是有一件事情讓他很猶豫,是不是要將這七個古仙人扔進原界去?

他總覺得這幾個古仙人承擔神殿守護者的職責很勉強,他們應該不會是心甘情願的。

終於,李強下定決心,他突然大笑道:“我想好了!”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