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青簡  
   
第七章 青簡

七老發覺李強一臉壞笑,都住口不說話看著他。
過了好一會兒,見他還在笑,而且越笑越詭異,大老忍不住問道:“難道你能找到高手來?”

李強猛然醒悟過來,自己笑得有點過分,他掩飾著搓搓手,一本正經地說道:“那是當然,我去找一個古仙人來,不過,有一個條件……你們必須答應。”

大老說道:“不管你有什麼條件,我們都會答應。”其他六老也點頭允諾。

李強說道:“有關守護神獸的事情……在他取得守護神甲之前不許說,不然你們就湊不齊八個守護神獸了。”他打算把天真拖進去,湊齊八個守護神獸,去總樞紐後,應該可以解開自爆的禁制,即使不成功,把他帶到原界也就沒問題了,省得他老是出來搗亂。

李強覺得這個主意非常不錯。

七老明白了李強的意思,旒老笑道:“若能到達銀星大殿,找到幻星神陣的總樞紐,就能解開守護神甲的自爆禁制了,其實守護神甲若能升級,也能解決自爆的危機。”

李強心想:“反正嚇嚇天真也不錯,這家伙實在讓人頭疼。”他笑道:“我現在就去請他來,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很快就回來。”說完就消失在空中。

天真一直在幻神正殿外的廣場上轉圈,他從小就是個不安分的人,即使修為高深了,也還是一副老樣子,自從被天姑禁制在貝冶丹鼎里以後,表面上他穩重了很多,但是遇到真正的大事,他還是心神不甯。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被他繞得頭都暈了,兩人只好靜坐修煉,對他不聞不問。

孤星不願意和乾善庸說話,所以也坐在遠處靜修。

天真繞圈子不算,嘴里還嘰哩咕嚕地說著什麼,時不時地還喊上一句“我好可憐啊”,搞得在場三位仙人煩惱異常。

這家伙的聲音不但難聽,穿透力還特別強,即使在潛修也能聽見他的喊叫,猶如討厭的蚊蠅一般在耳邊嗚響。

三人誰也不敢說他,畢竟這家伙的實力擺在那里,而且脾氣古怪,誰也不肯去觸他的黴頭,只好裝聾作啞地閉目打坐。

最後,乾善庸實在忍受不住天真的騷擾,說道:“楓禦,我們聊天吧。”

黛南楓禦苦笑道:“乾大哥,我也想說……聊聊封緣星修真者遷入原界的事情。”兩人開始低聲商量起來。

可憐孤星只好一個人硬挺著,他覺得簡直比在天將輪上受罰還要難熬。

李強悄然出現在廣場上,他裝模作樣地盤腿坐下,天真一眼看見,大叫道:“成功啦?”隨即竄到李強身邊,稍微猶豫了一下,居然沒敢打擾。

他也盤腿坐下,眼巴巴地看著李強。

孤星站起身,快步走上前來。

足足等了有半個小時,李強長出了一口氣,他抬眼看見孤星,驚訝道:“孤星大人?你怎麼在這里?”

孤星剛要說話,天真一把將他推開,“小家伙等一會兒,讓我先問。”

孤星無可奈何地站在一邊,心里暗自臭罵天真。

天真問道:“怎麼樣?小兄弟,順利嗎?”

李強歎了口氣,天真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他可憐巴巴地說道:“小兄弟,說吧,我能忍受。”

李強說道:“不算很順利,但是有希望進去,不過!”他拖長話音,想看天真怎麼回答。

天真急道:“不過什麼?快說啊,唉,別吊我老人家的胃口了……我好可憐啊!”

李強忍住笑,說道:“我缺少一個幫手,這人必須很厲害才行。”

天真跳了起來,大聲道:“哎,我不就是現成的高手嘛?我去就行了。”

李強說道:“不行吧,這個高手必須要做出一定的犧牲,這個……我可不願意讓你為難……”

天真勇氣十足地說道:“你說,是什麼為難之事?”

孤星、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都豎起耳朵傾聽,他們也十分好奇,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讓李強覺得為難。

李強不急不忙地說道:“其實……憑你的修為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必須要殺掉一只守護神獸,取得它的守護神甲,這樣才能讓古神禁制失去作用,不過,守護神甲有一定的副作用……我就是猶豫這一點。”

有什麼副作用他沒有說,天真也不關心,他關注的是李強前一句話,那就是守護神甲能讓古神禁制失效。

天真滿不在乎地笑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好,交給我處理了!帶我進入幻神正殿吧。”他拉著李強就要走。

孤星急忙說道:“等一下,我還有事。”

天真心里很不爽,要不是看在天姑也出面的分上,他早就一腳踹出去了。他喝道:“小家伙,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沒看我們正忙著嘛。”

孤星差點被天真氣死,這個老家伙實在是太過分了。

他咬牙低頭,忍氣吞聲地說道:“我在古神藏收到一個手鐲,里面應該有一樣東西,可是我回去查看卻發覺沒有了……”

李強感到莫名其妙,“什麼意思?”

天真現在是一心向著李強,他板著臉解釋道:”他的意思就是你偷了他手鐲里的東西!嘿嘿,我說得沒錯吧。“他故意挑撥離問,然後義憤填膺地破口大罵孤星:”我說你沒有長腦子吧,竟然敢誣蔑我兄弟!你……你……氣死我了……”

李強對孤星存有很深的感激之心,尤其他還是莫懷遠的掛名祖師,雖然他自己不肯承認,但是李強心里對他自有一分尊敬。他很誠懇地說道:“孤星大人,我敢保證……我沒有拿過手鐲里面的東西……”

他突然間想起赤明,臉上不由得露出尷尬的神情,說道:“你等我從幻神殿回來,我去問問赤明,也許他知道點什麼。”

孤星被天真氣得差點要翻臉,但是李強的話又讓他平靜下來,他也猜測是赤明搞的鬼,天姑也是如此猜測的。

他點頭道:“好,我等你回來……唉,這件東西對青帝很重要,甚至對天姑也很重要。”

李強驚訝不已,他不知道赤明拿了什麼,但是能引起青帝和天姑的注意,這玩意兒一定不尋常。

他點頭道:“好,你們也別在這里等著了,先到原界去怎麼樣?乾大哥、楓禦大姐,幻神正殿太凶險了,你們還是不要進去得好。”

黛南楓禦笑道:“你又讓姐姐白跑一趟,嘻嘻。“

李強撓撓頭,笑道:“楓禦大姐,如果有什麼發現……我們大家一起分享。”

乾善庸倒是無所謂進不進去,他說道:“好啊,老弟,你送我們回原界的老地方,封緣星的修真者應該到了不少了,我們正好回去安排一下。”

李強笑道:“對了,楓禦大姐,你能不能去找找天蝕,讓他也到原界去潛修。”

黛南楓禦眉頭微挑,不屑地說道:“管他干什麼?這家伙從來都是獨來獨往、自私自利的,我討厭他!”

乾善庸勸道:“楓禦,天蝕雖然孤僻,但是他沒有什麼壞心……嗯,如果有機會見到他,我會勸他到原界來潛修的。”

他和黛南楓禦不同,考慮問題要客觀、周全得多,畢竟天蝕是仙人,實力比修真者強太多了,讓他到原界來潛修,對原界的修真者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天真又開始不耐煩了,他催促道:“你們兩個小家伙有完沒完啊,怎麼這麼嘮叨,快點……呃,你們聊……你們聊……我好可憐啊。”

李強只是掃了他一眼,天真就心驚肉跳的不敢再說下去了。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越來越怕李強了。

乾善庸可不想得罪天真,他說道:“前輩不用著急,我們這就走。老弟,我們等你平安歸來,一切小心。”

黛南楓禦也說道:“兄弟小心了,如果太危險就回來吧,沒必要冒險的。”

兩人已經將李強作為真正的朋友了,話語里透出他們的擔憂。

李強心里一陣感動,笑道:“沒問題,一切有天真擔待,哈哈。”

李強又對孤星說道:“孤星大人不用擔心,如果真是赤明拿了手鐲里的東西,我會讓他還給你的。”

孤星松了一口氣,感激地說道:“好,如此我先謝了。”他躬身一禮。

李強急忙扶住他,說道:“別……你可是我莫大哥的祖師……呵呵,千萬別這麼客氣。”

孤星再一次後侮,上次要是順勢收下莫懷遠這個弟子就好了。他點頭道:“你去幻神正殿小心了。”

天真在一旁嘀咕道:“怎麼沒有人讓我小心啊,哎,我好可憐啊!”可是沒人理會他的抱怨。

李強將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送到封緣星修真者聚集的那個星球後,又將孤星送到另一個無人的星球,這才對天真說道:“准備好了嗎?我們走。”

重新回到羅格大殿,天真驚訝地看著七個古仙人,揉揉眼睛說道:“我……我是不是眼花了……這不是羽飛?咦,旒芒……啊呀呀,你們還活著?陽不予那小子是和你們一起來的,他怎麼不在?”

他臉上閃過一絲慌張的神情。

李強沒想到天真認識這些古仙人,他想想也正常,也許他們古仙人之間的聯系,遠比修真者要密切。

羽老和旒老同樣異常驚訝,兩人幾乎異口同聲道:“天真?”

天真連連點頭道:“是我,是我,哈哈。”他強笑著,滿臉都是尷尬的神情。

羽老和旒老對視一眼,兩人不約而同地拳打腳踢過去。

天真一邊避讓,一邊怪叫道:“哎,你們干什麼,別打了,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

李強喝道:“都住手!要打出去打!在這里爭斗是找死。”其他五老也上前勸架。

大老問道:“你們這是干什麼?”

旒老氣憤地說道:“當初就是聽了他的話,我們才到幻神正殿來探索……天真,告訴你,我們五個人,只有我和羽飛還活著,其他三人都死在幻神正殿了,灰飛煙滅了,連魂魄都消散了,你……都是你干的好事!”

天真一臉委屈地說道:“我只是告訴陽不予那小子幻神殿在哪里,我又沒有讓你們來,原來打算讓陽不予等我一起去幻神殿的,可是我被禁制在元古的貝冶丹鼎里,根本就沒法見面,等我出來後,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後來我聽說有五個古仙人陷落在幻神正殿里,我才知道是他帶人去的……這也怨我嗎?哎,我好可憐啊!”他一邊叫冤,一邊偷窺他們的臉色。

羽老和旒老兩人露出無奈的神情,他倆也是一時氣憤,冷靜下來想想,這件事並不能責怪天真。

當初聽說陽不予知道幻神殿所在位置,他們根本沒有考慮其中的風險,憑著五人的實力,在這一界幾乎沒有敵手,就信心十足地闖進了幻神殿,結果全都失陷在里面。

大老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勸說道:“算了,當初知道幻神殿的高手誰不想來探察?陷在里面怪不得別人,我到幻神殿也是這樣的,幸虧獲得守護神甲,不然也完蛋了。”

李強也上前勸解了幾句,說道:“我們必須獲得一副守護神甲……怎麼才能進入死閣?”

旒老說道:“沒有守護神甲的人是不能去死閣的,去了就一定要殺死一只守護神獸,我們七個可以在一邊觀看,但是不能出手相助,所以修為差的人是絕對不能進入死閣的,殺不死守護神獸,進去的人也就完了,我們可以將人帶入死閣,卻帶不出來。”

天真自信地說道:“沒問題,神獸對我沒有什麼威脅力。”

李強說道:“這也就是說,我不能進去?”他突然覺得很奇怪,問道:“我剛進來的時候是進入通閣,你們合力將我送到羅格大殿來,為什麼不直接送入死閣?”

大老解釋道:“這是我的主意,以前就有仙人因為被直接扔進死閣,而被神獸殺死,實在是可惜。好不容易等到你來,當然不會讓你輕易喪命,萬一你的修為不夠,我們可以想辦法提升你的實力,然後再去死閣就有把握了,所以才帶你到羅格大殿來,這里是前殿少數幾個安全之地。”

旒老說道:“我們要的是幫手,所以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們必須試探你的修為,呵呵,合四人之力才算困住你,要不是大老將你強行挪移到羅格大殿,我們當時就想把你帶入死閣了。”

李強嘿嘿笑了兩聲,說道:“你們帶著天真去取守護神甲,我還有點事情,你們取得神甲後,就在羅格大殿等著,我很快就回來。”

天真大叫道:“你……小兄弟,無論如何別讓我們等得太久,哎,你知道,我在貝冶丹鼎里被禁制怕了,見到古神禁制就頭疼,小兄弟,你可別耍我……”

李強咧嘴一笑道:“天真,你放心吧,我從來說話算話。”

天真還真是不太相信李強,他嘀咕道:“你笑得好古怪……反正早點回來就對了,哎,我好可憐啊。”

他看出李強笑得有點不懷好意,只是他想歪了,李強露出的怪笑,是他在想像天真穿上守護神甲的模樣——有一只獸頭的天真,那一定很好玩。

李強不等天真再嘮叨,向七老拱手告辭,眨眼間就消失在空中。

天真看著李強消失,心里忽然覺得非常不安,他使勁眨眨眼,問道:“呃,我怎麼去死閣?”

旒老和羽老雖然不再怨恨天真,但是兩人都想讓他吃點苦頭,羽老使了一個眼色,旒老心領神會地微微點頭,說道:“守護神獸的實力不算強,以你的實力毫無問題,可以輕易干掉它。”

羽老也說道:“是啊,一般仙人很難斗得過守護神獸的,天真老兄就不同了,一只手就能搞定它,哈哈,我們等你順利得手。”

兩人一唱一和地吹捧起天真的實力,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讓他大意吃虧。

大老奇道:“你們……”

旒老急忙攔住道:“好了,我送你去最近的死閣。”說完,不容天真有任何表示,就掐動神靈訣將天真送了進去。

就聽天真的聲音在羅格大殿迥蕩:“我還沒有准備好……我好可憐啊……你們……”

羽老大笑道:“這次應該讓這家伙吃點苦頭了。”

大老忍不住說道:“你們搞什麼名堂?越靠近羅格大殿的死閣,里面的守護神獸越厲害,干嘛要冒這個風險……你們兩個……唉,我們快過去指點他一下,沒有斗過守護神獸的人是要吃虧的。”

旒老說道:“不礙事,這家伙的實力比我們都厲害,傷不到他的。”

大老做事很謹慎,他責怪道:“難道你們還願意待在這里嗎?不管和天真有什麼仇恨,他到了這里,就是我們脫困的希望,為難他就等於為難自己,這個道理都不明白嗎?”

羽老苦笑道:“我明白了,我們過去吧,也許能指點他一下。”

李強回到原界,立即搜尋赤明,很快就找到了赤明的蹤跡。

他不動聲色地將赤明挪移到面前,赤明苦笑著說道:“難怪了,我說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唉,大哥啊,別沒事把我拖來拽去的,好歹我也是一個大老爺們,多沒有面子,你要見我不能過來嗎?”

李強一句話都不說,只是死死地盯著他,赤明莫名其妙地低頭看看身上,伸手在身上摸了摸,說道:“大哥,你干什麼?我身上有什麼古怪嗎?”

李強搖搖頭,繞著赤明飛了一圈,“只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赤明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忍不住吼道:“大哥,你干什麼!”其聲如霹靂般炸響。

李強皺皺眉頭,淡淡地說道:“你叫什麼?”

赤明哭喪著臉說道:“大哥,師哥,你有話就說嘛,別這麼看著我。”

李強說道:“有人找來了,據說他被人拿走了一樣東西,好像和你有關吧。”他輕描淡寫地說著。

赤明眼睛一瞪,說道:“什麼東西?我老赤從來不拿別人東西,哇呀,是誰冤枉我?”

如果是不了解赤明的人,聽到他如此理直氣壯的話,也許真的會相信。

李強微微一笑,他太了解這個家伙了。

赤明非常委屈地說道:“我在原界哪里都沒有去,我能偷拿別人的東西嗎?”

李強輕聲說道:“是孤星來了。”

赤明咳嗽了一聲,很無辜地說道:“孤星?他來關我屁事。”

李強抬腳踢去,喝罵道:“你別給我裝傻!孤星在古神藏的時候收到一個手鐲,還是我幫助收下的,里面的東西我沒有拿,孤星也沒有拿,其間只有你查看過,少了東西……不找你找誰?快說,是什麼東西?連師尊和師姑都給驚動了。”

其實赤明也忘記了,他當時出於好奇拿走的青簡,一直都沒有再看過。被李強提醒後,他一拍腦袋,說道:“奇怪了,他們怎麼知道少了一樣東西?真是不可思議。”

李強知道,東西的確是被赤明拿走了,他追問道:“是什麼東西?”

赤明嘿嘿笑著,掩飾著臉上的尷尬,說道:“沒啥了不起的東西,就是一個青簡,我收起來後就忘記了……嗯,他們這麼緊張……那一定很重要。”

他一邊說一邊尋找,很快就拿出那只青簡遞給了李強。

李強試著用神識探入,這只青簡和修真界常用的玉瞳簡不同,里面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波動,這種波動李強很熟悉,那是神之語言,不過里面記錄的波動非常難以理解。

沉默了片刻,李強說道:“這里面的內容看來很重要……師弟,青簡是一定要還給孤星的,但是……既然在我們兄弟手里,那就先記下來吧,等有空閑的時候,再慢慢琢磨。”

赤明嘻皮笑臉地說道:“這玩意兒有用?哈哈,幸虧當初留下來了。”

李強瞪了他一眼,說道:“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用,等我一會兒。”他立即用神識默記青簡里記載的內容。

足足花了三天時間,李強才算全部記憶下來。

他將青簡還給赤明,說道:“你也趕快記下來,內容很難記,而且非常複雜,我們現在的修為還不能理解,不過,這玩意兒確實很重要。”

赤明心里十分贊同李強的做法,嘴里說的話卻變了味道:“哈哈,大哥,你這也是偷……”話沒說完就被李強一腳踢飛,人在空中哇哇亂叫,神識已然探入青簡中。

他一點都不傻,既然知道這個青簡重要,那就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赤明飄浮在太空中,竭盡全力地記憶著青簡里的波動。

李強等在一邊,細細回憶青簡里記載的波動。

這種神之語言很難以理解,他猜測也許是由於境界上存在差異。有些波動能隱隱約約地引起自己的一絲共嗚,但是絕大部分波動都沒有任何感覺。

又過去三天,赤明也完全記下了青簡里的波動,他笑道:“大哥,這玩意兒太難記了,好不容易才記完……大哥,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怎麼還是不明白。”

李強說道:“現在不明白,不代表以後不明白,記住就行了,你有的是時間去想。好了,你自己去向孤星解釋吧,我還有事。”

他不由分說將赤明扔到孤星那里,然後重新進入幻神正殿的羅格大殿。剛在羅格大殿現身,李強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