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凡人生活  
   
第九章 凡人生活

李強一本正經地說道:“我需要一份工作,工資多少無所謂,只要有口飯吃就行了。”
中年婦女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我們不需要雇工的,你到別的地方去試試吧。”

李強不達到目的是不會罷休的,他裝出一副落魄的樣子,說道:“唉,我流浪到海市,一直在找工作,花完了所有的積蓄,明天就要流落街頭了,阿姨,我就指望這份工作了。”話語里稍微加了一點音惑的功法。

那個中年婦女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她憐憫地說道:“可憐的孩子,那就在我們家的店里干活吧,工資也許沒有多少,吃飯管飽。”

李強心里暗暗慚愧,竟然要用如此手段才能留下來。他急忙謝道:“謝謝阿姨。”說完,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

中年婦女向房間里喊道:“小蓉她爸,快出來!”

一個中年男子從里間走出來,他系著一條白色的圍裙,滿手沾著白色的面粉,臉上的皺紋很深,一副老實巴交的模樣。他問道:“莉虹,什麼事情啊?”

莉虹笑道:“給你雇了一個幫手,對了,小夥子,你會做糕點嗎?”

中年男子驚訝地抬起頭來,臉上的皺紋更深了,他說道:“莉虹,我們這麼小一個糕點店,雇不起人工的……你……”

李強急忙說道:“大叔,工錢隨便給多少,只要能有個落腳吃飯的地方就行了。”他再次用上音惑的手段。

可憐兩個凡人如何能抵禦李強的音惑,中年男子掀起圍裙的下擺擦擦手,悶聲悶氣地說道:“那個……好吧,一個月給你五百塊錢,吃住在店里。”

李強但求留下,不給錢、不給吃的都行。他說道:“謝謝大叔,謝謝阿姨,我叫李強,你們叫我小李好了。”

莉虹說道:“小李,我姓蔡,你就叫我蔡阿姨吧,我們這個小店就三個人,孩子她爸姓齊,你以後叫他齊大叔,他是個老實人,只會悶頭干活,我們還有一個女兒也在店里幫忙……”

她還沒有說完,那個姑娘從房間里出來,叫道:“爸,媽,你們說什麼啊……咦……他是誰?”她看見李強不由得一呆。

李強自從修煉到七星天境界後,氣質有了很大的變化,在刻意掩飾下,他和普通人差不了多少,但是相貌卻異常英俊。

他這次沒有幻化外貌,因為重玄派有規矩,領路人一定要得到傳承兄弟的應允,絕對不能勉強兄弟,當年傅山就等了李強好幾年。

現在李強也一樣,他不能欺瞞這個小姑娘,甚至都不能對她用音惑的手段。

小姑娘被李強的外貌震撼了,刹那間的失神,讓她滿臉通紅。這也難怪,畢竟李強是修神的超級高手,氣勢不是凡人能夠抵擋的,好在李強已經竭力收斂了。

蔡莉虹說道:“小李,這是我的大女兒,名字叫齊小蓉,剛剛大學畢業,還沒有找到工作所以在家里幫忙。”

李強說道:“小蓉妹妹好,我叫李強,以後就在你們家的店里打工。”他沒有用一首惑的手段說話的語氣很誠懇。

齊小蓉似乎很另類,一瞬間的神情恍惚過去後,她擺手道:“喂,誰是你的妹妹?媽,你怎麼收一個陌生人來幫工,他有沒有身分證明……喂,給我看看你的身分證。”

她毫不客氣地伸出手,一臉不信任的樣子。

李強現在的心態極其平和,他笑嘻嘻地取出趙豪給的身分證遞過去,說道:“小蓉妹妹很謹慎嘛,這是我身分證。”

齊小蓉接過身分證,只看了一眼,就大驚小怪地叫起來:“媽呀,二十八歲?我還以為你才十八歲!嗯,算啦,還給你,反正是我媽雇你的,我無所謂啦。”她將身分證扔給李強,轉身就回里屋了。

蔡莉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小蓉脾氣倔強,你不要見怪啊……對了,你還有別的事情要處理嗎?還是現在就上班?”

李強說道:“蔡阿姨,我沒事,現在就上班吧。”

齊大叔說道:“小李,你就在這里幫忙賣糕點吧,不用到廚房來幫忙了。”他認為李強肯定不會做糕點,說完轉身回里屋去了。

蔡莉虹說道:“小李,這是糕點的價格表,你先熟悉一下,順便照看著店面,我去買菜,一會兒就回來。”她脫下圍裙,匆匆忙忙地出門去了。

李強沒想到這家人如此放得開,剛雇傭的人就放心將店面交給自己看管。

他拿起那份價格單,用心念飛快地記憶下來,然後和架子上的糕點快速核對,這點小事他只花了幾分鍾就完全搞定。

沒過多久,李強就賣了不少糕點,他無一例外地用音惑讓人購買糕點,哪怕是進來看一看的人,也被他鼓動著買了不少.

他本來就是商人出身,用點手段讓人購物他覺得很正常,反正是食品,買回去沒有合適不合適的問題,所以他乾脆跑到門外去招攬客人。

隨著李強充滿音惑的吆喝聲,只要聽見的人都湧進小店來。

等蔡莉虹回到店里,她驚訝地發現,店里所有的糕點全都沒有了,架子上空空蕩蕩的。

李強站在櫃台後面,滿面微笑地說道:“蔡阿姨,今天的糕點都賣掉了,這是收的錢款,每一筆都有記錄。”

蔡莉虹難以置信地看著李強,這也太誇張了,她只出去了一個小時,李強就把店里所有的糕點都賣掉了。

她走到收款台,查看了一下記帳電腦,發現李強不但把當天生產的糕點賣掉了,甚至連前幾天沒有賣完的、快要過期的糕點也賣掉了。

她又驚又喜地問道:“小李,你……二你是怎麼賣掉的?”

李強只想著如何拍馬屁,這時才醒悟到這樣做是不正常的,總不能說是用音惑鼓動別人買的吧。他撓撓頭,尷尬地笑道:“嗯,大概今天……這個……大家都想吃糕點了吧,我也不知道會這麼好賣,呵呵。”

蔡莉虹興奮得臉都紅了,她大聲叫道:“小蓉她爸,快出來,快出來!”

齊大叔匆忙從里面跑了出來,問道:“什麼事這麼急啊?”

蔡莉虹指著空蕩蕩的架子說道:“小李把糕點全部賣掉了,這孩子真能干啊。”

李強聽得頭都暈了,若是按地球的年齡算,他的歲數不知道比蔡莉虹大多少倍,現在倒成了她口中的孩子了,不過,為了做一次領路人,他也無所謂了,心想:“叫聲孩子我也不少一塊肉,她喜歡這樣稱呼就隨她便了。”

齊大叔臉上露出喜悅之色,說道:“我知道了,剛才廚房里剛出烤箱的糕點都賣掉了,還有人定了十幾個蛋糕,今天晚上要加班干活了。”他滿臉的皺紋都舒展開了。

李強終於放心了,他生怕老兩口懷疑自己,那就不好辦了。

蔡莉虹高興地說道:“今天就打烊吧,我去做幾樣小菜犒勞大家,小李休息一下,我先去收拾房問,安排小李住下。”

她興沖沖地向里屋走去,齊大叔憨厚地笑笑,也轉身進去了。

李強舒了一口氣,心里湧起溫馨的感覺,彷佛回到了自己的家。

“日夜糕團店”是一家很小的店面,位置處在居民區的小巷里,是兩層低矮的樓房,地勢很偏。

這片居民區的建築年代似乎很久遠了,大部分都是六七層高的樓房,比貧民窟要好一點,顯然不是有錢人居住的地方。

走出這片居民區,再過兩個路口,就是繁華的商業大街,因此有很多房地產商對這塊地皮感興趣,可是需要大筆的拆遷費用,這不是一般房地產商能夠承受的。

李強被安排在廚房邊上的一個小屋里,只能放置一張單人床。

這里原來是一問儲藏室,非常狹小,單人床占了大部分空間。李強根本不在意住在哪里,只要有地方坐就行了。

蔡莉虹歉然地說道:“樓上只有兩間房,實在沒有地方安排,只能委屈你睡在這里了。”

李強笑著說道:“蔡阿姨,沒關系的,我住在樓下正好守著店面。”

“日夜糕團店”並不是二十四小時營業,一般晚上九點就關門了,今天因為所有的糕點都賣光了,所以下午就關門打烊。

蔡莉虹忙著准備飯菜,李強幫不上忙,便問道:“蔡阿姨,這里有電話嗎?”

蔡莉虹指著樓上說道:“喔,樓上有電話。”

李強治著狹窄的樓梯上去,二樓只有兩個房問,門都緊緊的關著。李強用神識一掃,立即知道齊小蓉在哪個房問。

他輕輕敲門,齊小蓉在房問里大聲說道:“誰啊?進來。”

李強推開房門,只見齊小蓉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看見李強進來,她尖叫一聲蹦了起來。

李強不等她發飆,立即說道:“對不起,借電話用用。”

齊小蓉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她指著李強,只說出一個字:“你……你……”

李強點頭笑道:“我?我很好,謝謝。”他直接走到書桌前,拿起電話。

齊小蓉張大嘴巴,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如此自說自話的人,她還是第一次看見,她很想一腳把這個家伙踢出門外,無奈這家伙實在太魁梧有力了,萬一他要是動手,被踢出房門的一定不會是他自己倒是很有可能。

她“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心里暗暗打著算盤。

齊小蓉書桌上的電話還是老式的型號,沒有可視屏幕,只有按鍵。李強接通電話說道:“趙豪,是我,嗯,我現在在海市,不要過來,過一段時間我會去找你……我交代的事情有眉目了嗎?”

等李強放下電話的時候,齊小蓉已經緩過勁來,她伸手道:“十塊錢,給我十塊錢!”

李強、心里好笑,明知故問道:“什麼十塊錢?”

齊小蓉露出一絲微笑:“電話費!十塊錢,快點拿來!”心想:“看你拿什麼來付。”她知道這家伙是個窮光蛋。

李強手鐲里的銀行卡上有無數的錢,可是現金卻一分都沒有。他笑嘻嘻地說道:“嗯,才十塊,很便宜啊,下次付給你吧。”說著向門外走去。

齊小蓉從床上蹦到地上,攔住李強的去路,說道:“本姑娘概不賒欠,交錢!”

李強微笑著盯著她看,順便用神識探察她的體質。他心里感到有點失望,畢竟心鑒之花是按照男人的體質制定的,和女孩子的體質有一定的差別。

他只好惋惜地將齊小蓉列為候選人之一,如果能找到更適合的,就不能做她的領路人了。

齊小蓉被李強看得心神大亂,她忽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慌張中她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可惡,你……”

李強的閱曆非同尋常,僅僅是一番簡單的凝視,就讓齊小蓉不知所措了。

他收回神識,笑道:“電話費就在我的工資里扣吧,我告辭了。”說完轉身離開房問下樓去了。

齊小蓉後退一步,腿一軟坐在床沿上,嘴里嘀咕道:“豈有此理,本姑娘絕不饒你……”一時間,她滿腦子都是李強那雙深邃的眼睛,自己彷佛被他看透了似的,渾身不自在。

蔡莉虹在樓下叫道:“小蓉,吃飯了。”

飯桌上擺放著四菜一湯。李強根本不想吃飯,蔡莉虹很熱情地給李強夾著菜。

齊小蓉皺著眉頭苦著臉,心不在焉地吃著,不時地瞄一眼李強,嘴里嘟嚷著:“怪人,就是一個怪人……”

蔡莉虹說道:“小蓉,你說什麼呀,嘀嘀咕咕的?”

齊大叔說道:“吃飯,吃飯。小李怎麼不吃啊?是不是覺得不合口味?”

李強連忙笑道:“沒有啊,很好吃的。”他端起飯碗大口吃了起來。

齊小蓉哼了一聲,小聲道:“口不應心甲”

蔡莉虹瞪了小蓉一眼,說道:“小蓉她爸,今天買菜的時候,看到百盛實業地產公司要開發這片居民區的通告,唉,要是拆遷的話,我們這小店就開不成了。”

齊小蓉的注意力馬上被吸引過去了,她說道:“這片居民區雖然不是有錢人的住宅,但是地產公司要想收購也不那麼容易吧,前幾次不是也有地產公司來收購,還不是沒有結果,這里的人大部分都不想搬走的。”

齊大叔搖頭道:“反正我不賣小店,誰也別想趕我走。”

蔡莉虹不高興地說道:“你就是強!什麼事情都不肯通融……算了,吃飯別談這個,胃口都沒有了,小李,吃菜啊。”

李強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經曆了,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絮絮叨叨地說些身邊的事情。

他深有感觸,沒想到修行了這麼久,凡人的居家生活對自己還是有影響。

晚飯後,李強幫著蔡莉虹一起洗碗。齊大叔還要做明天賣的糕點,可他堅決不要李強幫忙,李強只好自己回房間了。

很快一個月就過去了,其間李強抽空去了一趟羅格大殿,還是沒有見到天真他們出來。

他又去原界查看了一番,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封緣星的修真者在乾善庸等人的組織下,有條不紊地進行遷移,很多門派已經選定了潛修地。

有乾善庸在,李強很放心,他沒有出面,又悄然回到地球。

李強暫時不想找趙豪他們,齊大叔夫妻倆對他極好,有時候他會產生一種錯覺,覺得這里就像自己的家一樣。只有齊小蓉對他很矛盾,有時找他麻煩,有時又對他很好。

李強當然不會生氣,他基本上是淡然處之,齊小蓉做得太過分時,他會稍稍反擊一下,讓她收斂一點。

由於有李強在店里幫忙,生意出奇得好,一個月結束後,蔡莉虹驚喜地發現,這個月營業收入比前面三個月加起來還要多。

可是就在她准備擴大店面招聘人手的時候,李強辭工了。

享受了一個月的凡人生活,李強必須離開了,他要尋找更加合適心鑒之花的人。

李強提出辭工時,蔡莉虹和齊大叔竭力挽留,齊小蓉一改平時的潑辣樣子,靠在門口一直沉默不語。

李強說道:“蔡阿姨、齊大叔、小蓉妹妹,謝謝你們收留了我,呵呵,也許以後我們還會見面的,這段時間打擾你們了。”

蔡莉虹實在舍不得李強走,這個小夥子就像財神一樣,自從他來到店里,生意好得讓人不敢相信。

她說道:“小李,是不是覺得薪水太少了?薪水不夠的話……阿姨給你加……”

齊大叔卻說道:“莉虹,小李不是缺錢,讓他去吧,唉,我們這樣的小店是留不住他的。”他人雖然老實,眼光卻比蔡莉虹要高。

李強一分錢也不肯收,他給了蔡莉虹一個聯絡電話號碼,說道:“蔡阿姨,如果小店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就打這個電話找我。”說完他轉身離開。

齊小蓉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站在門口恨恨地看著。

蔡莉虹說道:“小蓉,小李走了你怎麼也不打聲招呼,一點禮貌也沒有。”

齊小蓉氣呼呼地說道:“管他去死!”掉頭就向樓上沖去。

這一個月來和李強斗嘴玩笑,她覺得非常快樂,李強突然告辭讓她感到極度失落,她說不清是什麼感覺,只是忍不住想發脾氣。

齊小蓉快速跑進房間,透過窗戶看著李強漸漸遠去的身影,突然她看見一輛高級懸浮轎車停在巷口,幾個身穿西裝的大漢站在車前,其中一個向李強躬身施禮,李強坐進了車里,那輛豪華懸浮轎車隨即開走。

齊小蓉愣住了。

李強坐在趙豪的車上,問道:“莫大哥和我師尊有沒有找到?第二批遷移的人准備得怎麼樣了?”

趙豪說道:“兩位前輩還沒有找到,我們發動了大批的人尋找,歐洲和美洲都有人去,只是范圍太廣了,目前還沒有任何線索,另外,第二批移民已經有不少人了,我們還在准備更多的人去。”

納善也坐在車里,他摸摸光頭說道:“老大,我們的人已經准備好了,隨時就可以離開,哈,我關門歇業……搞得最近黑道大亂,媽的,沒有我們在,不管白道、黑道都亂來了……算啦,反正我也金盆洗手不玩了,就隨他們的便吧。”他一副老子曾經是天下第一的模樣。

李強笑了笑,說道:“趙豪,你派一個人,隨時注意‘日夜糕團店’一家,他家的那個小姑娘……我打算介紹給花媚娘修真,小姑娘的體質很不錯,可惜是女孩,和心鑒之花有點不合,呵呵,差點就做她的領路人了。”

趙豪和納善都扼腕歎息,若能得到心鑒之花,那真是太幸運了。納善連聲道:“可惜,可惜……”

李強說道:“車子開到郊外去,我必須去原界一趟,很快就回來。”他想趕快去一趟幻神殿,天真他們應該要回來了。

趙豪急忙道:“柳師叔他們急著去原界,師尊能不能等他們一下,我來聯絡他們。”

李強考慮了片刻,原界的原生星球上怪獸比較厲害,有柳大鉞一群人過去,實力會增強不少。他說道:“好,你立即聯系柳大鉞,我們就在郊外等候,讓他們快一點。”

李強在一個月的時問里,第二次來到羅格大殿,他在大殿里等了兩天,還是沒有看見天真和七老回來。

李強雖然表面上對天真不滿,但是內心還是將他作為朋友的,朋友有事他絕不會袖手旁觀。

眼看著這麼久都沒有消息,他忍不住擔心起來。

考慮了很久,李強終於下定決心,准備親自去探察一下。

重新回到原界,然後再次進到漩晶通道前段的那個半月台上,李強用神眼觀察,漩晶通道的位置已經不在前方,而是在左側壁上。

看著忽隱忽現的漩晶通道,李強為難了,他知道通道必須在正確的方位才行,現在的漩晶通道不知道會通向什麼地方。

足足等了三天時間,漩晶通道的位置才偏移了一點。李強終於失去了耐心,他還有許多事情等著去做,沒有時間耗在這里,想想又不願意放棄,他決定冒險試一試。

李強比以前要小心謹慎得多,隨著修為境界的提高,知道得越多膽子反而越小,雖然他有原界可以隨時脫身,但還是決定先試探一下再說。

他從手鐲里找到一把普通的飛劍,用神奕力將其融化,快速用天火將飛劍里的雜質去除,然後用神奕力塑形。

很快,飛劍變成一根針狀的法寶,大約巴掌長、火柴梗粗細,閃著淡淡的青光。

他滿意地看了看,抖手向外打出。

針狀法寶脫手就是一溜火星,在李強身周盤旋一圈後,發出一聲清脆的震嗚聲。

李強一揮手,輕喝道:“去!”青光一閃,那件法寶射入了漩晶通道。

李強分出一絲神識緊緊貼在法寶上,他緩緩坐下,用那點神識仔細觀察漩晶通道。

很快,通道就開始扭曲了,從通道壁上爆起一陣陣明亮的閃光。好在這件法寶速度奇快,體積又小,沒等禁制發動就已經穿越過去。

漸漸地,李強的那點神識開始消散,前方的影像也變得模糊。他打出一道神靈訣,那件法寶陡然爆炸開來。

李強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讓漩晶通道發生一點變故,這樣才能快速引起通道的變化。

霎時間,整個半月台都撼動了。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