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絕地  
   
第十章 絕地

漩晶通道立即關閉了,炎火流晶不再平靜地流動,一點點的氣泡從地下升起,漸漸地,氣泡越來越多,炎火流晶沸騰了。
除了半月台以外,四面八方都是炎火流晶,熱流猶如驚濤駭浪般向半月台噴湧。

李強知道漩晶通道發生了變化,他不驚反喜,不慌不忙地將九衍鎏布在身外,又讓火精出來吸收那股恐怖的熱浪。

他盤坐在半月台上,打算先觀察一下通道被觸動後的變化,靜靜地等候漩晶通道的再次開啟。

有原界為後盾,他已經不怕這些稀奇古怪的變化了。

炎火流晶逐漸形成密集的漩渦,李強發覺半月台開始急劇縮小,外面由炎火流晶構成的空間變得巨大無比。他感覺就像坐在一只小舟上,周圍是由炎火流晶形成的火海,熱流的升騰發出轟隆隆的巨響。

李強知道自己也隨著半月台變小了,他曾經曆過幾次這樣的變故,所以並不覺得奇怪。

突然,半月台開始上升,就像是一根半月肜的柱子從地下升起,李強就坐在柱子的頂端。柱子升到半空中停下,很快,半月形的柱子變成半透明狀,炎火流晶仿佛海水般掀起滔天巨浪,陣陣呼嘯聲震耳欲聾。

李強冷靜地連續打出幾手防護神靈訣,這種場面他見得多了。他依舊坐在半月台上,等待著更大的沖擊,他知道這才是剛剛開始。

半透明的柱子里面緩緩升起一道銀線,向上一點點地延伸,銀線的頂端發出耀眼的光亮,整個空間被照得一片通明。

李強突然察覺不對,他迅捷地平移出去。眨眼間,那個光點升到半月台上,猶如禮花噴射般射出無數銀色光針。

李強大叫一聲:“哇,好險,差點屁股遭殃!”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被那玩意兒打中,滋味一定不好受。

炎火流晶從四面八方湧向半月台頂端,李強也連帶著受到沖擊。

炎火流晶是一種粘稠的物質,李強覺得九衍鎏一沉,他心里暗暗吃驚,炎火流晶居然有如此大的壓力,真是意想不到。

九衍鎏現在的威力可不同于從前,自從李強的境界穩定在七星天以後,九衍鎏也穩定下來。最基本的神器運用,李強已經爛熟于心,更高級的就需要慢慢摸索了。

九衍鎏又稱為九變,他目前最多只能掌握二變,正在探索三變的可能。

粘稠的炎火流晶將李強裹住向下拖曳,李強不慌不忙地將第一個布在身上的禁制炸開。

一聲雷鳴,從他身上射出無數道金芒,炎火流晶被炸得四散飛射。沒等李強讓開,緊接著又一股湧起的炎火流晶撲了上來。

李強隨手掐動神靈訣,左手陡然亮起,他閃電般地向下打出,湧起的炎火流晶猛地炸開。炎火流晶形成的巨浪暫時還威脅不了他。

不遠處突然傳來尖銳的呼嘯聲,那是從半月台傳來的嘯叫聲。

李強百忙中瞄了一眼半月台,吃驚地發現半月台完全變了。

半月台的缺口處也升起一個圓形的柱子,柱子的頂端蹲著一只很小的神獸,很像是曾經見識過的守護神獸,但是體形只有一米多高,也是人形,長著一個鳥頭,有一個很長的尖喙。

它手中執著一根銀白色的棍子,棍頭一圈圈的銀芒射向半月台。半月台上有一顆珠子,在空中沉浮,發出極其耀眼的光華。

李強心里靈光一閃:“難道是銀色神石?”他根本沒有多想,揮手射出九衍鎏,身子微微一頓,跟著九衍鎏就撲了過去。

他幾乎可以肯定這個守護神獸不是古仙人,而是一種更加厲害的守護神獸。

第一代守護神獸足有三米高,天真取得的也許是第二代守護神獸的神甲,現在出現的這只一米高的守護神獸應該就是第三代了,也就是說這只守護神獸具有更強的實力。

李強的心神完全被那顆銀白色的珠子吸引住了,他判斷那即使不是銀色神石,也是一個罕見的寶貝,反正也沒有事仿,先搶下來再說。

九衍鎏化作一張光網罩向那顆寶珠,李強隨手發出一道金色的霹靂,筆直地撞向守護神獸。

那顆寶珠猛然向上竄去,刺目的銀光化作萬千銀針,劈頭蓋臉地向李強射來。

守護神獸尖聲嗚叫,它似乎離不開那個圓形平台,手中的棍子輕微顫動,一個弧形的護罩出現在它身周。

護罩隨即被金色霹靂擊中,轟然聲中化作無數光點消散一空。可惜李強來不及打出第二道霹靂了,寶珠射出的銀針已經撞上九衍鎏。

九衍鎏分化為兩截,一截護體,一截追著寶珠。

李強沒想到寶珠爆出的銀針沖擊力如此厲害,差一點跌落到炎火流晶里。

他大叫一聲,炫疾天火噴湧而出。這可是火癡修煉過的天火,純度極高,蘊含了巨大的能量。銀針一觸到天火立即飛散。

九衍鎏化作的光網已經罩住亂飛的銀色寶珠,就在李強要收回的時候,守護神獸發出一聲尖利的嗚叫,它終于動了。這只守護神獸身穿銀色守護神甲,動起來就像一條流動的銀線。李強迅速向後退去。

在守護神獸飛出的同時,沸騰咆哮的炎火流晶突然平複下來,半月形和圓形柱子迅速落下。

李強明白,是他打斷了這只守護神獸正在做的事情。

守護神獸極度憤怒,尖鳴著瘋狂攻擊李強,它的尖喙從明亮的銀色,迅速轉變成幽幽的暗藍色,一瞬間,尖喙連續擊出上千次,每一次擊出都發出一根和尖喙一模一樣的三角形長刺。

尖喙的沖擊一氣呵成。也許沖擊一次並不算厲害,但是瞬間的上千次沖擊就非同小可了,而且每次沖擊的位置都是一樣的,就像用沖擊電鑽打洞一樣。

李強沒想到守護神獸會只攻擊一點,九衍鎏的護體光罩立即被擊穿,李強猶如遭電擊一般向後跌去。

沒等他反應過來,尖喙射出的刺就炸開了。

李強被炸得暈頭轉向,雖然沒有受傷,但這是他修神後第一次如此狼狽,守護神獸只是一擊,就讓他嘗到了厲害。

李強稍一清醒,趕緊躲避。他知道自己大意了,在凡人世界里住了一段時間,警覺性不經意間削弱了很多。

他使勁搖搖頭,快速收回九衍鎏,那顆寶珠也順勢收入手鐲里。

守護神獸暴怒了,看來那顆寶珠對它很重要。它手中的尺八長棍子朝四周一指,炎火流晶再次沸騰起來。

李強正好向下落去,立即被炎火流晶淹沒。

用天火將炎火流晶逼開一個大洞,李強急速掐動神靈訣,二十幾手神靈訣幾乎在一秒鍾內完成。他終于忍不住發怒了。

隨著神靈訣的完成,守護神獸似乎察覺不對,它突然尖吼起來,手中的棍子在空中急速畫著,一個個金色的咒文從畫過的地方憑空產生,眨眼間,密密麻麻的咒文環繞著它的身體,發出嗚嗚的呼嘯聲。

李強放出手中的神靈訣時,守護神獸的咒文也差不多快要完成了,可是還差一點,它急得瘋狂嗚叫。

因為守護神獸察覺到李強用的是神之禁制,它深知這種禁制的可怕。

眼看著周圍沸騰的炎火流晶漸漸平複下來,尚未完成的咒文也開始消散,守護神獸絕望了,迅速化作一道銀光竄到空中閃避。

終于,禁制發動了,整個空間都閃爍著耀眼的金光,空間被凝滯了。守護神獸就像被凝結在冰塊里。

李強大喝一聲,九衍鎏兩截合而為一,化作鋒利的戰刀橫掃過去。

湧起釣炎火流晶也被固定在半空中,就像立體雕塑一般。九衍鎏破開炎火流晶,發出剌耳尖利的破空聲。

李強並不想殺掉守護神獸,他知道在神殿里殺掉守護神獸,意味著自己就要替代它,他可不想成為一米高的神獸,那也太沒有面子了。

剛才他是被神獸激怒,一時間怒火上沖,才打出貝冶丹鼎特有的神靈訣。那是煉丹時專門用來禁錮丹室的神靈訣,他還加了—手古神禁制在其中,在這個不算太大的空間里使用,效果實在驚人。

守護神獸的鳥頭急速擺動,尖喙向上方快速射出尖刺,它要打出一個躲避的空間。

無奈九衍鎏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它的身體向上只升了一半,九衍鎏的金芒就已經到了。這一擊打在它的小腿部,剠目的金光一閃,守護神獸發出一聲尖利的慘鳴。雖然九衍鎏破不開守護神甲,但是這一擊也讓它元氣大傷。

守護神獸突然將手中的銀色棍子扔出來,那玩意兒筆直地打在半月台上,只聽一連聲的爆響,一圈圈銀光擴散開來,李強布置的禁制立即破碎。

與此同時,炎火流晶壁上隱隱顯出一圈圈波紋。

李強心知有變,他收回九衍鎏,全神貫注地看過去。

李強駭然發現,從炎火流晶壁上冒出三個銀色的守護神獸,他明白這次爭斗自己輸定了。四個銀色的守護神獸,實力之強絕對不足自己能夠應付的,尤其是在幻神正殿里,這里是它們的地盤。

李強突然笑了起來,說道:“可惜,如果我沒有得到原界,也許就要永遠留在這里了,現在……都跟我一起過來吧……哈哈!”

若是一對一的爭斗,李強雖然面對極厲害的銀色守護神獸,也不會耍賴退回原界,但是四個守護神獸一起出來,他也就不客氣了。

掐動靈訣放出,一點金光向四面散開,刹那間,他帶著四個神獸來到了原界。

四個守護神獸被嚇懵了,它們發覺自己突然和幻神正殿失去了聯絡。它們不同于古仙人,離開幻神正殿後,不論到什麼地方,對它們來說都是絕對致命的。

李強帶它們直接出現在一個荒涼的星球表面,他淡淡地說道:“在幻神正殿我比不過你們,可到了原界,一切都由我說了算!”

李強傲然站立在四個神獸面前,只要到了原界,四個守護神獸就像出水的魚兒,哪怕它是鯊魚,在陸地上也只有死路一條。

四個守護神獸根本就沒有攻擊,它們都呆立不動,身上冒起濃濃的白霧,急速環繞身周轉動。四只守護神獸同時發出陣陣悲鳴。

李強還不知道這幾個神獸掙紮在死亡的邊緣,他繼續說道:“我在你們的地盤上好歹還能爭斗一次,你們還沒有打就亂喊亂叫什麼?何況我才一個人,你們是四個神獸,四個打一個還亂叫,我豈不是活不成了……”

他自己都覺得奇怪,竟然嘮嘮叨叨地教訓起四個神獸來。

李強整整說了好幾分鍾,才發現自己是在自言自語,他尷尬地撓撓頭,說道:“奇怪,你們怎麼這麼安靜啊,實在不像是神獸……咦,你們怎麼了?”

他猛然覺得不對,四個守護神獸身上的白霧漸漸消散,“當”一聲響,一個守護神獸跌倒在地,一道銀光從它的鳥頭上射出,隨即它急劇縮小到只有拳頭大小。

李強驚呆了,他一把抓起地上的那個“守護神獸”,這才發覺,那只是一套勾鏈在一起的守護神甲,神識掃過,里面居然是空的。

緊接著,又是三聲響,另外三個守護神獸也收縮起來。

李強忍不住歎了口氣,他並不想殺掉這些守護神獸,只想在原界困住這四個實力強悍的神獸,可惜它們根本就不能到幻神正殿以外的地方。

收起四套守護神甲,李強意外地發現每一個神甲里都有一個黃豆大小的銀色寶珠,和他在漩晶通道前段密室里收到的一樣。

他用神奕力吸出一粒來,黃豆大小的珠子飛出神甲,立即膨脹起來,一顆閃著耀眼奪目光彩的銀珠,在他手掌中不停地滾動,充滿了難以言語的靈性。

以李強的見識竟然看不出這是用什麼材料形成的,他將銀珠重新放入神甲里,取出在半月台搶到的銀珠,放在唯一空著的神甲里,然後重新收入手鐲。

憑空得到四套守護神甲,李強覺得喜憂參半,他歎了口氣,再次進入漩晶通道前端。

再次落在半月台上,李強驚喜地發現漩晶通道出現在正確的位置上,和以前不同的是通道不再是匆隱忽現,而是一個很大很清晰的通道。

漩晶通道一共有四個極厲害的神獸操控,它們被李強無意間帶到原界消亡後,整個漩晶通道就失去了控制,所有的變化全部消失,露出了漩晶通道的真實面貌。

李強還不知道自己已經破掉漩晶通道的最大阻凝,他梢梢猶豫了一下,向著漩晶通道飛去。

失去了神獸控制的漩晶通道,平靜得就像一個普通隧道,李強一路飛下去,似乎什麼危險也沒有,漸漸地,他放松了警惕。

漩晶通道很長,李強的速度極快,可是飛了十多分鍾還沒有看見盡頭。李強不由得疑惑起來,按照他的速度,十多分鍾還沒有飛到盡頭,一定是通道本身有問題了。

李強猛然停下來,他經曆過太多的幻陣、迷陣之類的玩意兒,如果這里有幻陣,那一定是神級幻陣,飛行速度再快也沒有用,停下來探索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漩晶通道很平靜,李強用神識仔細察看,很快他就發現,這個通道的確是一個幻陣,由于失去了神獸的操控,所以無法轉變為殺陣,只要破掉幻陣就可以進入里面了。

李強現在的神識可以探查很大的范圍,只是這個幻陣太奇特了,要不是他進入七星天後境界得到極大的提高,他可能連這是幻陣也看不出來。

李強考慮了一會兒,知道憑自己現在的見識,還不足以破開幻陣,唯一的辦法就是仗著能夠從原界逃脫,可以無所顧忌地用禁制來開路,想辦法觸發幻陣,讓幻陣動起來才能搞明白如何出去。

他取出一塊玉符,那還是在霖明星的時候修煉的。用玉符來觸動幻陣,效果比直接用九衍鎏去觸動好,他可以清楚地看見其中的變化,而不用分心去控制九衍鎏。

這是一塊雷符,蘊含了五道霹靂。李強揚手射出,雷符打向通道壁上,刺眼的白光耀起,連續五聲巨響,漩晶通道頓時扭曲起來。

李強小心地將九衍鎏環繞身周,手中開始掐動神靈訣。

這是一個大威力的神靈訣,他在極玄冰眼曾經使用過,就是三百六十手的破凡絕,可以掙脫一切束縛的大神通。

李強並不打算將全部的神靈訣打出,他准備打出一百二十手神靈訣,那是破凡絕啟動的靈訣,威力雖然很大,但是他還能控制得住。若是將三百六十手破凡絕完全打出,所爆發的威力即使是李強也不得不躲避,那玩意兒太厲害了。

李強猜測得不錯,這個幻陣沒有人觸動時是無害的,但是也沒法找到出路,只要觸動了幻陣,即使沒有神獸的操控,幻陣也能成功地轉換成為殺陣。

不過李強已經掌握了先機,在幻陣轉變為殺陣的間隙,他順利地完成了一百二十手神靈訣。每一手神靈訣完成,都飛出一道金芒。

這樣的大神通實在有點小題大做了,缺乏了守護神獸的操控,破凡絕一出,漩晶通道哪里還能擋得住如此厲害的攻擊。

一百二十手神靈訣刹那間爆發,漩晶通道里就像埋了成千上萬噸炸藥,以李強為中心向四周炸開。

李強心里仍然感到吃驚,上次用破凡絕是在生死關頭,當時只覺得非常刺激和痛快,這時他才察覺到破凡絕的威力居然如此驚人,才用了一百二十手神靈訣,第一段的破凡絕真有橫掃一切的威力。

每一手神靈訣都發出驚天動地的爆響,一共一百二十響,炸得通道里昏天黑地。

李強也覺得頭暈眼花,他暗暗提醒自己,以後還是少用破凡絕,這玩意兒殺傷力太大。

一條彎彎曲曲的道路出現在眼前,李強知道這才是真正的漩晶通道,可是破凡絕已經將通道完全毀掉了,留下的這條路只是原來的基石,看上去十分詭異。

上空是繁星點點,下方是星光燦爛,這條路凌空架設在太空中,四周閃著幽暗的青光。這里依然是幻神正殿,破凡絕硬生生地將幻神正殿炸開了一個空洞。

李強心里不由得一陣膽寒,如果幻神正殿里有神人,他一定會暴跳起來,自己現在的做法就像是打家劫舍的強盜,沖到陌生人家里去拆房子。

他苦笑著搖搖頭,順著道路向前定去,很快就來到盡頭。

一團銀色的漩渦緩緩地轉動著,李強知道這就是出口,他先在定星盤里記下標志,這才飛入那個不大的漩渦里。

銀色漩渦不是厲害的古神禁制,只是一個靈巧的傳送陣法,李強刹那間被傳了進去。在進入的一瞬間,李強似乎察覺到天真他們,但是隨即就被遠遠地隔開了,他知道漩晶通道被毀掉後,傳送的方位也變了。

劇烈的震動讓李強感到極不舒服,他想不通這次傳送怎麼如此怪異,雖然沒有神陣傳送那麼變態,但是感覺非常奇怪,憑他的實力只能勉強抵禦。

傳送的速度極快,大約過了三分鍾,就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個封閉的空間,約有太陽系一半大小。

李強用神識快速掃視一遍,發覺沒有任何通道可以出去,不過有原界在,他並不擔心。

李強取出定星盤開始標識方位,他駭然發覺自己竟然在幻星神陣的中央位置,定星盤的這個位置周圍是一片空白。

李強突然覺得大事不好,他沒有多想,立即掐動靈訣欲回原界。

出乎意料的是,百試百靈的挪移,竟然失敗了。

李強頓時傻了眼,他又試了兩次,終于明白,在這里是進入不了原界的,至于是什麼原因,他還搞不清楚。

仔細回想了一下,他不禁苦笑起來,自己不該毀掉漩晶通道,幻神正殿的神陣是環環相扣的,毀掉里面任何一樣東西,其結果就是被送到這里來,看樣子,這是幻神正殿對觸犯它的人給予的最高懲罰,這里是絕地。

這是一個橢圓形的空間,一眼望不到邊際,四周飄著金色的云彩,四面八方部是金光閃閃,感覺整個世界都是金色的。

空間的中央有一大兩小三顆星球,中間是一顆泛著五彩光華的大星球,周圍環繞著一黑一白兩顆小星球,大約是大星球的衛星。

李強無路可走,只好向著大星球飛去。

落到星球表面,李強再一次傻眼了,整個星球上有無數的人形怪獸,身子都是人形,腦袋卻是五花八門的鳥頭,個個都有三米多高,都穿著黑色的甲胄,只有極少數是其他色彩的。

李強落下的地方似乎是一個戰場,兩撥人形怪獸正在瘋狂地厮殺。他發現這些人形怪獸的能力和幻神正殿的守護神獸相比,相差得很遠。

兩撥正在戰斗的人形怪獸足有十萬以上,平坦的大地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形怪獸,半空中浮著一個不大的平台,上面竟然懸著三套淡金色的戰甲,和守護神甲非常相似。

李強心里猜測:“那也許是低級的守護神甲,難道這些人是在爭奪神甲嗎?”

李強現在的樣子十分顯眼,他穿著衍咒神甲,九衍鎏化作一抹金光環繞身周,顯得極其另類。

一大群人形怪獸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個身穿淡金色神甲的人形怪獸,它發出一聲聲怪異的吼叫。李強無奈地搖搖頭,他根本就聽不懂。

一聲嘶吼,圍攏過來的人形怪獸殺了上來。

李強發出一聲長嘯,刹那間仿佛天空都黯淡下來,靠近的人形怪獸被震得踉蹌後退。頓時,十來萬人形怪獸一齊看了過來。

李強突然想起天真的名言,不由自主地一聲大吼:“老子……好可憐啊!”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