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傳承  
   
第四章 傳承

琦君煞問道:“小子,你鬼叫什麼啊?什麼好消息,說給我老人家聽聽?”
趙豪還不知道兩人已經被李強喚醒,他順口說道:“二傻,廚房里有吃的,我讓人准備好了,別鬧,我找師尊說話,你看大傻多好,比你乖多了。”一邊說,一邊向樓上跑去。

琦君煞氣得大叫:“哇呀呀,氣死我了……”

莫懷遠“噗哧”一聲笑道:“你本來就是二傻嘛,我是大傻,哈哈……兄弟,憑你現在的肉身,你是打不過他的,別擺出前輩的架子了,我們現在可是重新做人。”

琦君煞悻悻地說道:“現在的感覺太差了,走,上樓去。”

兩人跟在趙豪後面上了樓。趙豪搶先進入李強靜修的房問。

屋子里空蕩蕩的,沒有任何家具和裝飾品。

李強站在屋子中央,問道:“趙豪,什麼事這麼著急?”看見莫懷遠和琦君煞跟進來,他高興地說道:“莫大哥,師尊,你們……你們終于恢複了。”

莫懷遠微笑著點頭不語。

琦君煞裝出一副癡呆樣,說道:“什麼恢複?我他媽的是二傻……臭小子,你師尊已經徹底沒了……”他心里滿不是滋味。

李強笑著上前扶住琦君煞的肩膀,說道:“以前是你逼我拜師,呵呵,現在我不用你逼……即使你轉世後是凡人,我也認你這個師尊·”

琦君煞心里一陣感動,苦笑著說道:“我這個師尊……唉,不敢做了。”

李強察覺到,他們轉世後雖然擁有了肉身,但是也多了一層束縛,一些原本不在意的事情,現在卻變得很在意。他搖頭道:“我們不談這個,莫大哥,師尊,這是你們的儲物手鐲。”

他將收藏的手鐲遞過去,又道:“趙豪,有什麼事情說吧,別愣著了。”

趙豪說道:“師尊請等一下。”他轉身對莫懷遠和琦君煞施禮道:“對不起兩位前輩,呵呵,我不知道你們被師尊喚醒了,恭喜兩位前輩轉世成功,恭喜。”

琦君煞苦笑道:“好了,趙豪,這不怪你……”

莫懷遠點頭道:“我們現在不是什麼前輩了,趙豪不用道歉。”他已經逐漸平複了轉世後的不適應。

趙豪這才說道:“師尊,今天我特意去參加一個朋友的慈善拍賣會,這是我們封緣會的一個會員舉辦的,我們曾經懷疑過一個人……他很特別,呃,這次是讓我去確認的,他的體質有點……這個……師尊曾經告訴過我,什麼才是適合心鑒之花的體質,這個人有點像,但是我不敢確定……”

琦君煞說道:“你說話怎麼吞吞吐吐的?”

趙豪不好意思地說道:“因為師尊很重視這件事情,所以晚輩不敢胡說……”

莫懷遠打斷他的話,笑道:“你放心好了,你師尊不是那種人。匕趙豪歎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想讓師尊失望。“

李強點頭道:“趙豪,無所謂失望不失望了,隨緣就好,等一會兒再和你談。

“莫大哥,師尊,這是我在天庭星,和梅老爺子一起用貝冶丹鼎修煉的逆行丹,它可以形成先天元嬰,你們都是境界夠了但功力不足的人,有了這樣的靈丹,可以快速進入元嬰期。”

當初修煉逆行丹只得了九粒,李強留下三粒,其餘的都給了梅游冰。

逆行丹非常神奇,即使是幾人,憑藉靈丹也可以快速凝結自己的元嬰,不過凡人沒有經過修煉,服下此丹後,如果沒有超級高手保護,基本上是必死無疑。

像莫懷遠和琦君煞這樣,早就經曆過這個階段,境界之高,即使分神期的高手也很難與之相提並論。對他們來說,這種靈丹才是真正的寶貝。

莫懷遠接過靈丹仔細察看,驚訝道:“ 竟然還有這樣神奇的丹藥,呵呵,琦老弟,我們不用一步一步地修煉了,你看,這是可以凝結元嬰的靈藥,太奇妙了。”

琦君煞笑道:“我原來也准備了一種靈丹,不過和這個逆行丹相比就差得太遠了,乖徒兒……呃,算了,我們還是兄弟相稱吧,你叫他莫大哥,叫我琦二哥好了,叫師尊我實在聽得刺耳。”

莫懷遠點頭道:“這樣也好,省得我老是覺得憑空矮了一輩,哈哈。”

李強並不在意怎麼稱呼,對莫懷遠和琦君煞的尊重是放在他心底的。他也笑道:“好,其實叫什麼都沒有關系,想不到師尊對實力還是如此計較,呵呵……莫大哥,小弟遵命了,琦……琦二哥……哎,好別扭啊……”

琦君煞哈哈大笑道:“既然我都重新做人了,就讓一切重新開始吧,哈哈,老弟,我打算回古劍院修煉,畢竟那里是我的師門。”

他看了莫懷遠一眼又道:“老大哥也和我一起去吧,初期修行有門派做掩護,會方便很多。”

莫懷遠說道:“好,我到哪里修行都可以。老弟,給我們安排一問靜室,我們現在就服用逆行丹,呵呵,能夠快速達到元嬰期,我們也就有了自保之力。”

李強說道:“你們就在地下室修煉吧,我來設置防禦陣法。趙豪,吩咐你的人守住別墅,不許任何人進入地下室。”他一邊說,一邊向外走去。

莫懷遠和琦君煞也跟著下樓。

趙豪立即吩咐手下,不許任何人打擾兩位前輩修煉。其實有了李強的防禦陣法,別人也無法打擾莫懷遠和琦君煞。

布置好了防禦陣法後,李強在進入地下室的樓梯口又布了一個禁制,這才問趙豪:“那人是誰?”

趙豪說道:“這件事情很巧,上次蔡莉虹一家被強行拆遷後,趙治派人去調查了房地產商的背景,呵呵,這次我們封緣會的弟子在拍賣會上,察覺到其中一人符合師尊的要求,但是不能確定,就讓我去看看,呵呵,我也不敢確認,所以趕回來告訴師尊。”

李強問道:“那人叫什麼名字?身分背景是什麼?”

趙豪說道:“是際百盛集團的董事長……”

李強詫異道:“什麼?董事長?”

趙豪連忙接著說道:“……的小兒子,名字叫際無涯。”李強沉吟了片刻,問道:“際百盛集團?這個名字很熟悉……對了,搶奪齊大叔家的房產商,不就是際百盛集團的下屬企業?”

他忽然想起初回地球的時候,在趙豪的銀樓曾經見過際百盛集團的少東家。他問道:“好像有個叫際天涯的人……他是誰?和際無涯是兄弟?”

趙豪說道:“際天涯和際無涯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際天涯現在掌控著整個際百盛集團,他是總經理;際無涯今年二十五歲,沒有管理任何家族事務,呵呵,被他的大哥壓制得很厲害。”

李強點頭道:“那個拍賣會有沒有結束?我們這就過去看看。”

趙豪不會瞬移,他說道:“好,外面的懸浮車已經准備好了,我去開過來。”他搶先出門。

李強看了一眼地下室,轉身走出門外。

坐上車後,趙豪說道:“師尊,請你換一身衣服,呵呵,這樣去太顯眼了。”

他取出一套禮服,李強拒絕道:“我不穿禮服,太拘束了。”

趙一暈只好收起那套禮服,師尊的話他不敢不聽,可是李強身上穿的衣服太隨意了,他無奈地說道:“那是正規場合,這樣不禮貌吧……呃……好吧,就這樣。”

這是一個小型的慈善拍賣會,由大名鼎鼎的封緣會牽頭舉辦,能夠參加拍賣會的人都是富豪。

在車上趙豪連續打了幾個電話,懸浮車到達後,趙豪從車里搶先出來打開車門,李強翩然下來。主人已經等候在門口了。

趙豪在李強身後說道:“這里的主人是古劍院的高手,師尊也認識的。”

李強看見站在台階上的那人,不禁笑道:“原來是潛根院的掌院寒素亞,呵呵,古劍院大部分高手都來地球了吧。”他的聲音很小,只有趙豪可以聽見。

趙豪說道:“寒掌院早就到了分神後期,他是出來曆練的。”

寒素亞帶著一幫人迎了上來,他施禮道:“見過師伯。”

李強笑道:“素亞,好久不見了。”

兩人寒暄了幾句,寒素亞帶路走了進去。

這是一處建在郊區的鄉村俱樂部,後面有高爾夫球場,是富豪們休閑的好地方。

一路進去,路邊是大片修剪整齊的菊花,幾株楓樹紅葉隨風飄落。李強早已見慣了各種自然風光,對這樣的庭院式園林根本不感興趣。他邊走邊說道:“素亞,不用你們大動干戈地送我進去,讓趙豪陪著,我悄悄查看一下就行了。”

寒素亞揮手一平怠,跟著他的十幾個手下立即散去。他悄聲問道:“我們從後面進去?”

趙豪不由得好笑,說道:“師兄,不用這麼鬼鬼祟祟的吧?你是這里的主人。”

寒素亞點點頭不再多說,領著兩人進入大廳。

拍賣會正在舉行中,李強和趙豪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讓寒素亞去忙自己的事情。

台上的拍賣師正在介紹拍賣品,趙豪小聲說道:“第二排左數第七人就是。”

李強微閉雙目,將神識探了過去。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睜開雙眼,輕聲道:“差不多……”

趙豪興奮起來,他側著身子問道:“師尊,他合適嗎?”

李強點頭道:“基本上合適,我要對心鑒之花做一點小小的改動。”

趙豪笑道:“恭喜師尊,這樣我就有一個小師叔了。”

李強說道:“你先別急著恭喜,他要是不同意,還比較麻煩。”回想起當初自己不理會傅山的情景,他不由得擔心,要是際無涯不理會自己,那就難辦了。

李強在等著拍賣會結束,他說道:“趙豪,拍賣會結束後,你去請際無涯,讓素亞安排一間靜室,另外,你把他的資料給我。”

趙豪取出一個很小的玉瞳簡遞給李強,起身道:“資料我都轉在玉瞳簡里,師尊慢慢看吧,我去找師兄安排。”

這是一個青色的玉瞳簡,小巧得只有姆指大小。李強用神識查看,里面內容不多,簡單介紹了際無涯的出身背景和家族集團勢力。

際無涯是際百盛集團董事長的小兒子,今年二十五歲,他的母親以前是一個歌手,在他出生的時候因難產去世,他在家族中地位低下,一直被他大哥際天涯壓制,無法插手家族事業。此人的性格散漫大膽,經常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在家族中被絕大部分的人歧視。

李強收起玉瞳簡,沉思了片刻,起身向外走去。

寒素亞迎上前來問道:“師伯,有事嗎?”

李強說道:“帶我到靜室去,拍賣會結束後,請際無涯過來。”

寒素亞領著李強向後面走去,不一會兒,趙豪也跟了過來。

際無涯現在的心情很不好,他是被大哥強行派來參加這個拍賣會的,在會場上他根本就不舉牌。身邊坐著的集團的人不停地催促他,讓他更是不爽。

終於,他按捺不住了:“王經理,要拍你去拍,牌子給你,我又不能決定什麼,拍什麼都是你們定好的,我……我不當傀儡!”他把手中的十八號牌子往王經理懷里一丟,起身就向外走。

王經理無可奈何地拿起拍賣牌,嘴里嘀咕道:“糊不上牆的爛泥……”

際無涯聽得一清二楚,他懶得理會,繼續向外走去。

剛走到門口,一個服務生上前說道:“際先生,有人請你過去,請跟我來。”

際無涯不耐煩地說道:“是什麼人找我?嗯,讓他來見我吧。”

他來到休息室,往沙發上“靠,掏出一個銀質煙盒,點上一支煙,深吸一口後,狠狠地噴出一團煙霧,彷佛要將心中所有的郁悶隨著煙霧發散出去。

不一會兒,寒素亞進來了,他接到服務生的通知後立即趕過來,一進門就問道:“他在哪里?”

際無涯一見是他,嚇了一跳,連忙站起身來說道:“是寒先生找我?呃,剛才那個小家伙沒有說清楚,不好意思……”

寒素亞在富豪中的名聲極響,他不但有權有勢,而且人緣極好,尤其精擅醫治各種疑難雜症,不過他很少出手救人,除非是關系密切的朋友。際無涯不願意得罪這樣的人。

寒素亞微笑道:“不是我找你,是一個……嗯,找你。”他一時找不到合適的稱呼,只好含糊其辭地說道。

際無涯驚奇地問道:“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寒素亞說道:“你跟我來就知道了。”說完轉身就走。

際無涯好奇起來,急忙跟上寒素亞,邊走邊問道:“寒先生,到底是誰啊……”

寒素亞一言不發,疾步向後面走去。

際無涯跟在後面,嘴里嘀咕道:“走這麼快干嘛……”

寒素亞進門後,叫了一句:“師伯,人來了。”就站到了一邊。

際無涯抬頭看去,渾身猶如觸電般一顫,眼前這人的眼光就像刀子一般,直刺自己的內心深處,他只覺得頭暈眼花。

好在那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只聽他問道:“你是際無涯?”

際無涯神不守舍地下意識回答:“是,我是際無涯。”

李強伸手過去,笑道:“我姓李,李強,你叫我李大哥就行了。”

際無涯稀里糊塗地伸手道:“哦,李大哥幸會,幸會……呃,找我有事嗎?”

李強和他握握手,笑道:“你先坐下,我們慢慢說。趙豪,去倒杯水來。”

際無涯這才發現屋里還有一個人,他扭頭一看,不由得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道:“是你……不敢當……這個,那個……不對,這怎麼可能?”他認出趙豪是誰了。

趙豪微微一笑,很快倒了一杯水,放在際無涯身前,說道:“不用驚訝,我的確是趙豪,他是我的師尊。

李強仔細打量著際無涯。這小伙子很帥氣,面容俊朗,亂糟糟的頭發染成一縷縷銀白色,眼睛里透出玩世不恭的意味,嘴角微微上翹,似笑非笑的一副懶散模樣,從他身上看不出富家子弟的那種傲慢狂妄。

際無涯被李強盯得渾身不自在,他很想鼓足勇氣與他對視一眼,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敢。

半晌,李強微微點頭,問道:“你知道什麼是修真嗎?”

際無涯一怔,搖頭道:“修真是什麼?”

李強撓撓頭,有點不知道從何說起。他看了一眼趙豪,說道:“趙豪,你來解釋。”

趙豪是惟師尊之命是從,他不厭其煩地向際無涯解釋起什麼是修真,什麼是修真界,一說說了三個多小時,際無涯聽得云里霧里,恍然如作夢一般。

李強說道:“你先考慮清楚,如果你想要修真,我可以做你的領路人。”接著又向他解釋了什麼是領路人。

際無涯愣怔了半晌,頭腦才漸漸清醒,他開始感興趣了。

他看了看趙豪和寒素亞,臉上露出一絲興奮之色,問道:“如果我答應了,我就是他們的師叔啦?”

趙豪和寒素亞笑著點點頭,他們才不會在乎怎麼稱呼。

際無涯還有很多事情搞不清楚,他就像是在聽神話故事一般,心里其實並不相信,不過他已經知道李強是很有本事的人了。

想到自己在家族里的事事不如意,他開玩笑似的說道:“好啊,我答應。”

李強提醒道:“你考慮好了?”

際無涯根本沒有考慮,隨口說道:“絕不後侮,哈哈。”他以為這就像一般的拜師學藝,也許可以學到一點什麼東西,總比在家里無所事事、看人臉色要好。

他心想:“反正家族的錢財我無權支取,只有”些零用錢而已,即使他們是想騙取錢財……“轉念一想,他立即否定了,有寒素亞和趙一暈這樣的大富豪在,他們是不屑於這樣做的。

李強點點頭,露出欣慰的神情,說道:“好,素亞,你去忙你的事情。趙豪,你回別墅去,我帶無涯去原界一趟,那里的靈氣充足。”

寒素亞和趙豪施禮後,便離開了。

際無涯問道:“大哥,我們去哪里?”他很好奇,不知道李強口中的原界是什麼地方。

李強笑道:“一個好地方,是你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

一道金光閃過,李強帶著際無涯悄然進入原界。

際無涯被驚呆了,他覺得渾身發軟,兩眼直冒金星,耳朵里轟然作響。

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眼前的景色讓他不敢相信,他喃喃自語道:“這……這是……這是什麼地方?”

天上竟然有一大一小兩個像太陽一樣發光的甯P,放眼望去,是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天空中飛翔的是奇怪的鳥類,不遠處是幾個串在一起的小湖泊,水波蕩漾,清澈的湖水下游動的,也是他從來沒見識過的古怪魚兒。

李強笑道:“這是原界,這個星球以後會是一個修真星球,現在這里的修真者還不多,不過很快就會有大批的修真者過來,包括你的師門重玄派。”

他對目瞪口呆的際無涯說道:“你稍等一下。”說著取出心鑒之花,將心鑒之花里面的幾個陣法稍加改動,這樣就可以完全適合際無涯的體質了。

際無涯愣怔了好一會兒,突然蹦起來,大叫道:“哇呀呀,太棒了,我終於擺脫了……我……嗚嗚……”雖然他很厭惡自己的家族,怨恨父親和大哥的專橫跋扈,但是真正離開他們之後,心情卻很複雜。

李強招手道:“兄弟過來。”

際無涯還在東張西望,他好奇地問道:“大哥,我們是怎麼過來的?”

李強微微招手,際無涯覺得有一股巨力裹著他,身不由己地被推到李強身邊。

他用力搖搖頭,嘴里嘀咕道:“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怎麼可能做到……”他被這一連串的變故搞得不知所措。

李強的身形漸漸升到空中,在離地兩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際無涯怪叫起來:“啊,飛了,大哥……你是妖怪啊!”他實在想不通,李強居然不需要任何輔助的機械就能飛起來。他還沒有適應剛才的種種變故,就再一次暈頭了。

際無涯忽然覺得身子一緊,跟著也飛離地面。他哇呀呀怪叫道:“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我是在作夢……”

李強微微一笑,心鑒之花脫手飛出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