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神之秘  
   
第五章 神之秘

心鑒之花發出耀眼的彩光。
這朵花是牡丹的造型,淡淡的紅光在花瓣上流淌,隨著清脆的震嗚聲,花瓣飛散開來。

際無涯感覺眼前全是飛舞的花瓣,他想說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想移動一下身體也辦不到,彷佛陷入噩夢之中。他驚得魂飛魄散,心里不由得大叫救命。

花瓣射出一絲絲紅芒和銀光,從心鑒之花的底部飛出三片綠葉。那是傅山幫助修煉而成,專門用來溝通心鑒之花的引子。

三片綠葉化作三個綠色光團,融入際無涯的體內。接著,花瓣突然消失,心鑒之花化作紅色的虛影,隱入際無涯的胸口。

際無涯猶如被巨斧劈中,刹那問,他的眼淚鼻涕噴湧而出,手腳劇烈地抽搐。

李強小心地用神奕力護住他的心髒和大腦,防止他受不了心鑒之花的進入而崩潰。

看到際無涯痛苦的表情,李強心里有些後悔,他知道自己操之過急了,應該和際無涯多進行“些交流和溝通,讓他先服用小培元丹後再來築基,這樣就要穩妥得多,自己有點急於求成了。

空中的心鑒之花已經完全消失。

際無涯簡直痛不欲生,他覺得自己就像放在烈焰上燒烤的羊,劇烈的疼痛猶如潮水般湧來。每當他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就有一股涼意在身上流過,讓他得以稍稍喘息。但他仍然既不能動也不能喊,甚至連後悔的念頭也無法產生,痛苦已經徹底侵蝕了他的神經。

心鑒之花的功效,比重玄派其他的築基法寶要好得多,要不是傅山在心鑒之花上加了一個引子,它幾乎就是一件仙器了,因此際無涯在融合心鑒之花的時候,脫胎換骨的痛苦也與眾不同。

李強知道他很痛,當年傅山用紫炎心改造他的身體時,他也曾經經曆過,只是他不知道,心鑒之花帶給際無涯的疼痛要更加劇烈。

際無涯快要發瘋了,如果現在能動的話,他恨不得立即自殺,如果能罵出聲,他早就破口大罵了,他這一輩子都沒有受過如此的痛苦。

他只能在心里臭罵自己,要不是好奇心重,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現在連哼哼的可能都沒有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心鑒之花終於融入際無涯的體內。

李強掐動印訣打出,心里暗歎:“真是僥幸,際無涯的忍耐力非同小可。”隨著一道金色的光華射入,心鑒之花開始了第一次數動。

際無涯頓時覺得好多了,疼痛的感覺漸漸消失,整個人彷佛浸在熱水里,一股股暖流在體內流動。

剛才的疼痛和現在的舒適,讓他覺得是從地獄升到了天堂,全身的骨頭開始劈啪亂響,身體彷佛被注入了興奮劑,不可抑止地跳動起來。他忽然間能動了。

際無涯劇烈掙紮著狂叫道;“啊呀呀……救命啊。”

李強淡淡地說了一句:“別亂動,不然會痛的。”際無涯立即就老實了。

過了一個多小時,李強落在地上,隨手一揮道:“好了。”

只聽“撲通”一聲,際無涯跌落在地。他猛地跳起,誰知這一跳竟然跳了七八米高。他哇哇亂叫道:“怎麼回事啊?”又是一跤跌落下來。

際無涯感覺自己完全變了,一米七五的身高,被硬生生地拔高到一米九十,衣服可笑地掛在身上,肚皮都露了出來·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使勁用手摸摸臉,茫然道:“這是怎麼搞的?”

李強不由得笑了,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被紫炎心改造時的樣子。

李強笑道:“這是心鑒之花的功效,它是我修煉的築基法寶,你的身體已經被心鑒之花徹底改造過了。這是玉瞳簡,你有空用神識查看,要用心念去記憶。”他遞給際無涯一塊玉瞳簡,這還是傅山送給他的玉瞳簡。

際無涯就像是在作夢,不過這一次是美夢了。

李強取出一個手鐲,笑道:“這是儲物手鐲,可以裝很多東西。”他將傅山給的納芥手鐲遞給際無涯,說道:“這里面有很多我用不上的東西,都給你了,自己慢慢看吧……這是釋魂龍戒,核心兄弟的標志。”

際無涯先戴上釋魂龍戒,在李強的指導下將釋魂龍戒縮小,又半信半疑地戴上手鐲。

突然,他大叫起來:“咦,怎麼會這樣?哇呀呀,好多東西啊。”他的反應早在李強的意料之中,因為他自己也曾經經曆過。

李強說道:“我帶你回重玄派去,以後你就在那里修行。”一道金光閃過,李強帶著暈暈糊糊的際無涯瞬移而去。

際無涯簡直不敢相信,李強僅僅簡單介紹了一下,就將他丟在重玄派不管了。他什麼都還沒有搞明白,就因為輩分極高,稀里糊塗地成了前輩高人。

門派里的人對際無涯都畢恭畢敬,搞得他也不好意思向別人請教,成天四處游蕩,直到趙豪回來,他才總算見到了熟人。

後來,在趙豪的指點下,際無涯才正式踏上修真之路。

一提起李強這個大哥,際無涯就哭笑不得,他覺得自己是最莫名其妙的修真者了。

李強心里也覺得有點愧疚,但是他實在沒有時間指導際無涯,反正有心鑒之花作為築基法寶,際無涯有的是時間慢慢領悟,而天真和七老在幻神正殿里,自己必須再次前往。

李強隱隱覺得,幻神正殿里的總樞紐有某種吸引力,雖然說不上來是什麼,但是無論如何也要去走一趟。

回到地球後,李強直接到了海市,在趙豪的別墅里現身。

趙豪已經等在那里,他見到李強後急忙說道:“師尊,際百盛集團的董事長托人帶話來,他要見你。”

李強奇道:“我又不認識什麼際百盛集團的董事長……呃,是為了際無涯?”他馬上醒悟過來,際無涯是被寒素亞叫去的,他們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了。

李強笑道:“你們還不能擺平嗎?”

趙豪苦笑道:“因為際無涯現在是我們的長輩了,對他的家人我們不敢放肆,所以……必須師尊親自出馬。”

李強卻沒有想到這些,他說道:“你去解釋吧,別管用什麼手段,只要擺平就行……先決條件是不能傷害他們,明白嗎?實在不行的話,把這個拿去……”

趙豪接過一個面具,把玩著問道:“這是什麼?”

李強笑道:“幻化面具,讓人幻化成際無涯的模樣,然後再搞一個意外事故,這樣就沒有什麼麻煩了,但是一定不能傷害他們任何人。”

趙豪點頭道:“不會傷害到他們的,我去找師兄商量。”只有李強發話,趙豪才敢去做這件事情,畢竟際無涯現在是重玄派的核心兄弟,趙豪不敢自作主張。

趙豪興沖沖地出去了,有了這個幻化面具,事情就好辦了,只要讓人裝扮成際無涯,在外面混幾天後再失蹤,想必他的家人也毫無辦法。雖然他的家人對際無涯並不好,但這樣也算是有所交代了。

李強不放心莫懷遠和琦君煞,他走入地下室,小心翼翼地站在屋角,生怕驚擾了他門。

莫懷遠和琦君煞還在運功。

李強探出神識,以他現在的修為,很容易就搞清了狀況。

這里的靈氣太少了,兩人完全依靠逆行丹的功效在凝結元嬰,好在李強曾經給他們服用了很多靈丹妙藥,暫時還問題不大。只是在沒有靈氣的環境下,凝結的元嬰會比較弱,李強可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狀況。

他取出十幾塊極品晶石,開始布置陣法。這是一個非常單純的陣法,是讓晶石的能量散發出來的陣法,作用就是讓整個地下室里充滿靈氣。

設置這種簡練的陣法,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要將靈氣均勻地散布在狹小的空間里,而且是用各種不同屬性的晶石,不是宗師級的布陣大師很難成功。

很快陣法便啟動了,李強用神奕力來調整平衡靈氣的散發,地下室變得像在靈脈上一樣。

充足的靈氣緩緩地被莫懷遠和琦君煞吸入,兩人身上都散發出淡淡的光華。李強知道他們開始凝結元嬰了。

李強也盤腿坐下,他要親自給莫大哥和琦大哥護法。

不知不覺中三天過去了,莫懷遠首先完成元嬰凝結,緊接著琦君煞也成功了。

兩人畢竟曾經是散仙,對於元嬰的凝結和運轉太熟悉了。有了逆行丹這樣的寶貝,再加上地下室里充足的靈氣,凝結元嬰就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莫懷遠伸了一個懶腰,身體里猶如爆竹燃放,劈哩啪啦從上響到下。他舒坦地歎道:一還是有肉身舒服啊,哈哈。“他興奮地來回走動。

李強小聲說道:“莫大哥,別吵啊……”

琦君煞突然說道:“得了,我也好了,哈哈,哈哈,我要重新做人。”

李強欣喜地說道:“恭喜莫大哥,恭喜琦大哥,恭喜你們重新做人,哈哈。”三人相視大笑。從相識到相知,三人的友情在這一刻顯得無比的珍貴。

莫懷遠說道:“琦老弟,我打算找個地方閉關,等修煉到出竅期再出去曆練。”

琦君煞點頭道:“我和大哥一起走,最好能找個靈氣充足的地方修煉,不過,以我們現在的修為,要想找到好地方很難。”

李強說道:“靈氣充足的地方多得很,我可以帶你們去。”原界有很多適合修煉的地方,他當然要選擇最好的地方給莫懷遠和琦君煞修煉。

思索片刻,李強說道:“古劍院現在也遷移到了原界,你們是不是先到古劍院去潛修?他們那里有很好的修煉場地,而且千赤鷗還在,可以照顧一下。”

琦君煞想了想說道:“還是不要去了,我原本是有這樣的打算,不過……我不想麻煩古劍院的晚輩,哎,感覺不爽啊。”

莫懷遠贊同地點點頭,說道:“只要是修真者的星球就好,這樣也方便我們的修行。”

李強隨手收起布好的陣法,將禁制解除,說道:“我們先上去,還有”些事情要交代,然後我們就去原界。“

三人來到上面的房問,李強讓人找來趙豪。

趙豪、寒素亞和帕本一起到來。

莫懷遠和琦君煞還是恢複成原來的老樣子,琦君煞依舊俊美異常,不過多了幾分豪邁灑脫之氣,而莫懷遠臉上的白眉依然醒目。

寒素亞上前拜見祖師爺,被琦君煞攔住。他說道:“我已經轉世了,算是重新做人了,以前的稱呼輩分都不要提起,我們平輩相稱就好。”

寒素亞連稱不敢。

李強笑道:“我都不叫他師尊了,這樣吧,按我的輩分論,你稱呼他師伯好了。”

琦君煞滿不在乎地說道:“叫什麼都無所謂,反正一切重新開始。”

眾人上前見禮,帕本說道:“師尊,我們所有人都准備好了,是不是可以離開地球了?”

李強吩咐道:“好,我們這就回原界。趙豪,你去問一下,齊大叔一家願不願意去?”

趙豪說道:“他們早就同意了,這次也在遷移的名單里,呵呵,他們說准備在原界開一個糕團店。”

李強哈哈大笑道:“這個主意不錯,好,帕本,可以多組織一些有技術能力的人去。”

趙豪笑道:“已經夠多的了,這次大約有五萬多人,還有很多的物資。”

帕本搖頭道:“已經有七萬了,我擔心一次去不了這麼多。”

莫懷遠奇道:“老弟,你們在說什麼?”

琦君煞也道:“是啊,我怎麼聽不懂。”

趙豪笑道:“還是我來解釋吧。”他將前因後果敘說了一遍,然後說道:“所以,師尊帶我們去原界的那顆星球,是我們這些弟子專用的星球,不會再有別的修真者過來。”

莫懷遠笑著搖頭道:“無論老弟做什麼我都不驚訝,可是這次還是讓我忍不住,這……這簡直是神的手段了。”

琦君煞默然不語,心里卻感到無比自豪。

這次遷移讓李強費了一點手腳,人數和物資實在太多,由於怕出錯,他一共遷移了八次。

安排好眾人後,他帶著莫懷遠和琦君煞,來到封緣星修真者遷移的那個星球,那里也是一個原生星球。

李強找到一個隱藏的靈脈,安置好兩人後告辭出來,他終於有時問去幻神正殿了。

再次來到幻神正殿,李強沒有直接進入,他先來到神殿的廣場。

剛一露面他就傻眼了,廣場上站著三個人。他驚訝地問道:“師尊,師姑,師伯?你們怎麼在這里?”

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李強被看得渾身不自在,他勉強笑道:“我說三位老大,怎麼有空跑到這里來消遣?嗨嗨,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寶貝?”說著來到三人面前。

天姑嫣然一笑,刹那間的美麗讓李強覺得頭暈目眩。她說道:“在等你來,我們也是剛剛來到這里。”

李強苦笑道:“又是算出來的?哎,看樣子除非我躲到原界去……不然的話,到哪里你們都能找到我……”

青帝和博聚臉上露出笑容,天姑笑嘻嘻地說道:“你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所以必須來找你。”

李強舉起雙手道:“好了,你們都是前輩,是我的長輩,有事就快吩咐吧,弟子豈敢不遵從?這個……會不會是有關幻神正殿的事情?”他想來想去,除了幻神正殿,沒有任何理由讓這三個絕頂高手一起出動。

青帝說道:“不錯,不愧是我的徒弟,我們的確是為幻神正殿而來。”

李強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他靈光一閃,說道:“難道古神藏里……成神的最後一步是假的?不對啊……”他立即又否定了這個想法。

天姑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博聚上人說道:“師侄,你猜得雖然不對,但是有點意思了,天姑拿到的那件神器里,的確記載了成神的最後一步,原本我們打算依照修煉,但是你師尊卻發現不妥,里面有一段記載完全無法參悟,最後才發現,能夠翻譯的東西……在孤星那里……”

青帝笑道:“這是我們合三人之力推測出來的,能夠翻譯的寶貝,就是孤星所得的青簡,呵呵,幸好我們三個都很謹慎……因此派孤星過來找你,得到青簡後才發現,最後一步就是要親自到幻星神陣的總樞紐,在那里才能真正悟通最後一步。”

李強呻吟道:“我的媽呀,這也太複雜了吧,繞了那麼多圈子還要到幻神正殿來,這里……這里太變態啦。”

他已經進過幻神正殿,由於有七老在里面,他知道要想通過幻神正殿,准確到達總樞紐,就必須取得守護神甲,而他不願意穿上守護神甲,因為只要到這一界來,那玩意兒就會自爆。

天姑笑道:“不用煩惱,只要我們每人擊敗一只守護神獸,取得守護神甲,就可以躲過絕大部分禁制,我這里有進入幻神正殿的路線圖,只有你沒有看過,這個給你,用心念記下後,立即背熟。”她胸有成竹地說著。

李強大為驚訝,他問道:“你們怎麼知道要取得守護神甲?”

青帝笑道:“我還知道守護神甲必須上升到頂級,才能到達總樞紐,而且到達頂級後的守護神甲就不會威脅到主人,換句話說,就是不會自爆了。”

李強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心里不得不佩服,他們沒有進去過,卻比他這個進去過的人知道的還要多。

他突然笑了,說道:“很湊巧,我有四套守護神甲,而且還是等級很高的那種,不用特意去殺守護神獸了,正好我們一人一套。”說著他取出三套守護神甲,然後拿著天姑給的路線圖走到一邊去記憶。

青帝、天姑和博聚都嚇了一跳,博聚上人搖頭道;“你居然擊敗了四個守護神獸,而且還得到了守護神甲,最不可思議的是……守護神甲竟然沒有上身,你還能到外面來……你、你也太誇張了吧。”

見博聚上人如此驚訝,李強也覺得很爽,他得意地說道:“機緣巧合吧,偶然得到的。”

李強看著路線圖,發覺這是一條拼殺之路,走的基本上都是死閣。

他不解地問道:“師尊,為什麼都走死閣,有了守護神甲,完全可以避開這些神獸,沒必要如此殺入。”

天姑插話道:“師侄,不是我們喜歡殺入,而是得到的路線圖就是這樣,我們沒有第二條路好走……我們分析過這條路,就憑這條路線展現出來的內容,就可以知道幻神正殿是多麼的凶險。

“由死閣串起來的路線雖然凶險,但是憑我們四人的實力完全可以過得去,尤其有了守護神甲,里面絕大部分的禁制都失效了,這樣我們可以強行通過。”

看到天姑顯露出的強大氣勢,李強暗想,天姑簡直比男的還要霸氣。

青帝點頭道:“這是我們三人合力修煉的法寶,叫作神牽,有了它,我們在幻神正殿就不會失散,而且,如果有人遇到危險,你可以迅速回到原界,這樣我們三人也可以跟著過去。”

他們早就算計好了要利用李強的原界,這樣即使遇到什麼問題,也可以退回去再想辦法。

李強說道:“天真已經進去了,他是和七個早就困在里面的古仙人一起進去的,不過到現在也沒有消息,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了他們的。”

博聚上人眼睛一瞪,大聲道:“什麼?他竟然真的敢進去?這個小畜生……我:;:”

李強急忙阻止道:“師伯別生氣,我看天真的直覺是對的,不然你們也不會到這里來。”

博聚上人歎道:“我不是不知道……以他的修為,即使看到總樞紐的星圖也是白搭,他沒法領會其中的奧秘,進去有什麼用!”

看著博聚上人氣急敗壞的樣子,李強突然明白了,博聚雖然對天真很嚴厲,甚至讓天姑禁制他,其實對他還是非常關心的。

他勸說道:“師伯,天真進去未必是壞事,也許對他的修為幫助很大,這也算是一種挑戰吧。”

青帝也勸道:“別那麼大火氣,其實天真還是很努力的……等一會兒進去的時候,我們注意一點,也許能幫到他們。”

天姑笑道:“那是當然,幻神正殿隱藏的古神陣巨大無比,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總樞紐的,若是能夠遇到天真,我們可以合在一起走。”

博聚上人的臉色緩和下來,“也只能這樣了,唉,但願這小子沒事。”這次他沒有掩飾自己的關心。

李強說道:“師尊,師姑,師伯,准備好了,我們就進去吧,呵呵,待在廣場上的時間太久了。”有了三個大高手陪伴,李強頓時信心百倍起來。天真他們進去的時問太長了,他心一袋有點著急。

天姑說道:“你先別急著進去,還有一件事情要和你確定一下,雖然我們推算出一點苗頭,但是還不敢肯定。”

青帝和博聚上人都點頭不語。

李強只覺得頭皮發麻,他疑惑道:一呃,到底是什麼事情?你們不會把我賣了吧?“他忍不住開起玩笑來。

青帝說道:“你有沒有將路線圖記熟?”

李強輕松地說道:“記熟了,這又不是什麼難事。”他心里有些不解,雖然這條路線非常複雜,但是憑他的修為這只是小菜一碟。他想:“難道路線圖還有別的奧秘?”

天姑說道:“你把路線圖的各個點當成星座,仔細思考一下,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李強奇道:“這是干嘛?好,我來試試。”

他盤腿坐下,試著將路線圖的節點換成星座,刹那間,一種熟悉的感覺湧入心間。

他突然睜眼道:“奇怪,怎麼會是這樣?”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