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無盡星空(全書完)  
   
第十章 無盡星空(全書完)

紫色的寶焰集擎神丹,是七集丹中的第二粒神丹,第一粒是紅色的神丹。
李強順手拿出紫色神丹,一口就吞了下去。他沒有多想,只希望能多支稱一段時,最好能將破凡絕大禁制支稱到徹底破開小星球碎片。

吞下七集丹後,李強竟然什麼感覺也沒有。過了大約一分鍾,一道紫色的光華透頂而出,在他的腦袋邊盤旋。

神奕力終于消耗殆盡,金尊神心也停止了跳動,破凡絕由于得不到神奕力的補充,轟然消散。

李強的意識還很清醒,但是全身無法動彈。他有點後悔,早知如此,還不如就吃六集丹,那樣至少還有神奕力可以使用。

破凡絕在破碎前清出一條很深的空洞。李強的身體不能動,腦子卻很清晰。他算計了一下,這個空洞最多只要十分鍾就到頭了,後面滾滾而來的,是不計其數的巨石。

李強瞄了一眼青帝三人,發覺三人都端坐不動,身上忽明忽暗的閃爍著光華。他心想,可憐三個絕世大高手,居然要被巨石砸恐,即使砸不死,也會被巨石帶出雷劫台,面對神罰之眼,恐怕誰也無能為力。

紫色光華陡然灌入李強額頭上的紫星,那是在紫魂星得到的神之戰魂。接著,紫簡也化作一團紫色光華直沖他的腦門。李強覺得腦袋像炸裂一般劇痛,他大叫著癱在地上,雖然根本發不出聲音,可他還是忍不住張大嘴巴,試圖吼叫出來。

三團紫色光華環繞在腦海里,刹那間,李強回憶起自己經曆過的一切,很多淡忘的事情在腦海里一一展現。

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傅山,想起了在天庭星一切,從坦邦星的黑獄到冤魂海的鎮玄塔,從天路草原到封緣星,甚至想起了遺已久的云鈺,所有的一切都曆曆在目。

不容他細細回味,三團紫光飛快地下沉,轟然撞擊在金尊神心上,本來已經停頓的金尊神心又開始瘋狂地跳動,仿佛無數面戰鼓擂響,震得李強渾身顫抖。

金尊神心抵禦不了如此劇烈的跳動,轟然間炸得粉碎。

奇妙的是,金尊神心消失後,積蓄在李強體內的靈力自動轉換成了神奕力。

李強體內的紫色光華猶如流水般旋轉,迅速將神父力布滿全身。

李強莫名其妙地渡過了難關,他哪里知道,七集丹原本就是脫胎換骨的神丹。

由于五集丹差點讓他走火自爆,所以李強對六集丹和七集丹有很深的畏懼,要不是走投無路,他是絕不會服用的。

七集丹的功效驚人,雖然暫時沒有完全讓李強脫胎換骨,但是已經讓他可以運用神奕力了。他站起身來,眼看著一塊巨大的岩石迎面撞擊過來。

“你來還是我來?”那是青帝的聲音。

李強扭頭看去時,那塊飛來的岩石轟然炸開,天姑出手了。

青帝和博聚都站起身來,微笑著看著李強。

天姑用的也是破凡絕大禁制,威力之大不是李強可以企及的,小星球的大部分碎片掠過雷劫台。天姑這一擊,打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李強驚喜交集,他用心語問道:渡劫成功了?

小星球的碎片終于全部越過雷劫台。

青帝三人似乎在用心語交流。

不一會兒,青帝用心語對李強說道:“這樣的渡劫方式,我們是第一次見識,很奇怪,渡劫完畢後。。。。。。我們的修為還是原來的樣子,沒有進一步提升。。。。。。”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雷劫台突然化作一團白光里住眾人,刹那間,周圍的景色快速轉換。

沒等李強弄明白,他就來到一個黑色的空間,青帝。天姑和博聚也出現在他身邊。

“這是什麼地方?”他的聲音在黑色空間里飄蕩。

青帝沉聲道:“如果我猜得不錯,這里應該是幻神正殿的總樞紐。”

李強發現在這里可以說話,他奇道:“總樞紐?可是這里什麼也沒有”

天姑說道:“等等看”。

博聚上人道:“看,出來了!”

一點星光微弱地亮起,接著是大片的星光,很快,一個巨大的星系出現在眼前,這是一個由無數行星。甯P構成的大星系。

李強歎道:“天哪,這就是幻星神陣!”

幻星神陣緩慢地轉動著,李強仔細分辨道:“我認出幾個神陣的陣法。。。。。。嗯,這是。。。。這是我們剛才出來的地方。。。。。。”神罰之眼清晰地出現在星系左側。

青帝。天姑和博聚一聲不吭,他們似乎沉浸在某種境界里。

李強試圖將總樞紐位置標識在定星盤里,卻完全找不到想對應的方位,無奈之下只好放,他現在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原界,知道這時候去原界很容易,但是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他取出一鬼玉瞳簡,努力地將總樞紐變化記錄下來,可是不一會兒,他就失望地收起玉瞳簡。幻星神陣的變化實在太複雜了,一塊玉瞳簡根本無法紀錄下來。

他不甘心,又竭力用心念記憶,這次堅持的時間比較長,一共花了七天時間。

結果李強發現,幻星神陣的變化根本無法記憶,他最終只能放棄,但是通過記憶神陣的變化,也讓他悟出了一些神陣的運作法門。

幻星神陣和原界不同。原界開啟以後,原界里所有的星球就像刻在李強心里一樣。

根本不用記憶,而且原界也比幻星神陣小得多,大約只有眼前星系的十分之一大小。

青帝三人依然一言不發,懸停在一邊出神。

李強想起天真和七老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心里有些擔憂。在總樞紐沒有見到他們。也就意味著他們迷失在幻神正殿了。他忽然心里一動:“如果他們也陷在幻星神陣里,自己身在總樞紐,應該可以幫助他們”。他開始仔細觀察幻星神陣。

不知過了多,李強還在聚精會神地尋找,突然,青帝說道:“呵呵,有意思,看樣子要進入神陣才行。”他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李強被青帝驚醒,他扭頭問道:“師尊,你怎麼樣?”

青帝淡淡地說道:“我很好,從來沒有這樣好過。”

李強撓撓頭問道:“神劫算是渡過了嗎?”

青帝微微一笑:“那不算是神劫,呵呵,是什麼我說不清,你師姑。師伯他們也說不清。”

李強不解道:“唉,我怎麼聽不明白師尊的話。”

青帝說道:“等你到了我這樣的境界,你就能明白了,現在你是無法了解的。”

由于境界的差別,李強無法體會到青帝他們的變化,他聳聳肩說道:“只要你們沒事就好。。。。。。對了,我覺得天真也在幻星神陣里,師尊能不能通過總樞紐找到他?”

博聚上人插話道:“我知道他在哪里,你們看這里。。。。。。咦,竟然還有別人?”他用手指著幻星神陣的右側。

只見一顆星球附近,有八道極其微弱的光,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李強用神眼勉強可以看見,他佩服道:“原來在這個地方,師伯怎麼一下子就找到了,我尋找很久都沒有發現。”

博聚上人說道:“天真身上有我布下的小禁制”。

李強恍然大悟,問道:“能不能救他們出來?”

看到博聚上人胸有成竹的模樣,李強知道天真他們沒有危險,他松了口氣,笑道:“我很想看看天真千方百計要來的總樞紐,對他到底有什麼好處。”

青帝說道:“以天真的境界,他到這里要比你得到的東西多,不過,你若是靜下心來體悟,也許能得到別人得不到的東西,你的際遇太奇特了,沒有人能猜出你以後的發展。”

李強說道:“原來是這樣,各有各的緣分,各有各的際遇,師尊,我明白了。”

他開心不已,為了找到總樞紐,他付出了很大的代價,能有現在的收獲,他已經很滿意了。

博聚上人說道:“我去引導他們上來”。他分出一個化身投入到神陣中去。分身猶如一條金線般穿進神陣,徑直向天真他們飛去。

博聚上人說道:“幫我一下。”

青帝和天姑同時出手,兩人各打出一手靈訣,幻星神陣轉動得更加緩慢了。天真和七老來到總樞紐後,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天真,玩得開心吧!。”

天真狼狽不堪地小聲道:“我好可憐啊,快要到總樞紐的時候,我們觸動了神殿禁制,哎,一下子就把我們送到幻星神陣里面了。。。。。。呃。。。。。。”他突然發現了星神陣的總樞紐,頓時呆立在那里。七老的神情也是一樣。

李強心想:“天真和七老對總樞紐的體悟比自己要強一點,他們幾乎立即就沉浸其中了。”

博聚見天真陷入沉思,搖頭道:“辦事亂七八糟,要不是我們過來,還不知道會在幻星神陣里困多久。。。。。。”

天姑笑道:“天真已經很不容易了,他的策略還是成功的。”

博聚歎道:“是啊,能到總樞紐來,無論如何都會有所收獲,天真的運氣還不錯。”

大家都知道,博聚對天真的期望太高了,所以才逼得天真走投無路。

青帝不想在此浪費時間,他說道:“我必須開始閉關了,你們打算怎麼辦?”

博聚上人點頭道:“是,我也准備閉關,這次得到的一切出乎我的預料,必須閉關思索。”

天姑說道:“我能直接從這里回環琅天,你們跟我一起走,留下小家伙等天真他們就行了,他們可以回原界。”

李強忙問道:“你們馬上就走?哎,我還不想走,好不容易來到這里,嗯,我要好好的體悟一番,不然可就虧大了,以後也許沒有機會再來這里。”

青帝、天姑和博聚都笑了,青帝說道:“嗯,也好,只要在這里潛修一段時間,不用太久,你會有所發現的。”

天姑說道:“你很快就會達到我們的境界,呵呵,你是一個幸運的小家伙。”

李強說道:“我的金尊神心都破碎了。。。。。。”

青帝說道:“我剛才就發現了,金尊神心的破裂,意味著你進入了新的修煉天地,這不是壞事,我的金尊神心也破碎了,那是進入九神天的時候,沒有了金尊神心,也就意味著你永遠不會自爆。在這里憑藉總梮紐無與倫比的規律波動,你的身體得到最完美的脫胎換骨,出去以後的修行,會比我們都要容易得多。”

李強喜出望外地問道:“原來這里有脫胎換骨的功效?”

天姑笑道:“你是吃了七集丹才會脫胎換骨,總樞紐的規律波動,只是很好地調整了你的身體。。。。。。好了,我們以後還會見面的,有什麼問題以後再說吧。”她也急著想回去。

李強撓撓頭,轉身對青帝說道:“師尊,以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你老人家保重,求你一件事情。。。。。。”

青帝奇道:“求我什麼?”

李強說道:“我有幾個哥哥渡劫後進了仙界,你是仙界之主,能不能。。。。。。讓他們回來?”

青帝問了姓名後,爽快地答應道:“這件事情我交給梵啟君,讓他找到你要的人,帶到原界去。”

因為李強的一句話,博山。侯霹淨和重玄派古劍院的一些成仙高手,又重新回來,以後他們就留在原界潛修,並且幫助李強管理原界。

李強和青帝三人告別。看著天姑他們消失,李強心里不由得感慨萬千。青帝他們為了成神,也真是夠艱辛的了。

他一直認為渡過神劫後,三人就能成神,誰知他們自已都搞不清楚是否渡過了神劫,他們幾乎是在黑暗中摸索,以後的路還很漫長,絕不是自已想像的那麼容易。

青帝他們離開後,李強興致勃勃地修煉起來。

這次修煉使他深深體會到在總樞紐的好處,總樞紐這里沒有靈氣,但是有一種非常舒服的波動,可以讓自已沉醉其中,功力雖然無法提高,卻因此而更加精純。

李強睜開眼,看見天真在空中轉圈子,他叫道:“天真,你們終于醒了……”

天真眯著眼睛,一下沖到李強身邊,大聲道:“哎,你……你醒啦,哎,我們都要急死了,你知道我們等了多久?”

其實天真早就醒了,而李強修煉的時間,按照地球時間算足有三年多,這段時間的潛修,讓他徹底清除了狂吃神丹的副作用。

李強笑道:“哦,我可不知道你等了多久,天真,我們回原界吧。”他又轉身向七老問好。

大老代表七老說道:“兄弟,謝謝你。”

旒老說道:“我們七個老不死的,也打算去原界潛修,順便尋找合適的弟子,以後要打擾你了。”

李強大喜道:“歡迎,歡迎。我可以找一個原生星球給你們潛修,另外,我還遷移了不少的凡人,你們可以自行挑選合適的弟子,呵呵,不過我有個要求……”

大老說道:“什麼要求?只要我們能辦到的,一定答應。”

李強說道:“幫我照看有凡人的星球,不許修真者干擾凡人世界。”凡人世界是各界的基礎,是不可以破壞的。

七老點頭答應,對他們來說,這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天真急不可耐地說道:“走啦,到原界去再說吧。”他這次的收獲不小,也急著要尋找潛修的地方。

紫色的寶焰集擎神丹,是七集丹中的第二粒神丹,第一粒是紅色的神丹。

李強順手拿出紫色神丹,一口就吞了下去。他沒有多想,只希望能多支稱一段時,最好能將破凡絕大禁制支稱到徹底破開小星球碎片。

吞下七集丹後,李強竟然什麼感覺也沒有。過了大約一分鍾,一道紫色的光華透頂而出,在他的腦袋邊盤旋。

神奕力終于消耗殆盡,金尊神心也停止了跳動,破凡絕由于得不到神奕力的補充,轟然消散。

李強的意識還很清醒,但是全身無法動彈。他有點後悔,早知如此,還不如就吃六集丹,那樣至少還有神奕力可以使用。

破凡絕在破碎前清出一條很深的空洞。李強的身體不能動,腦子卻很清晰。他算計了一下,這個空洞最多只要十分鍾就到頭了,後面滾滾而來的,是不計其數的巨石。

李強瞄了一眼青帝三人,發覺三人都端坐不動,身上忽明忽暗的閃爍著光華。他心想,可憐三個絕世大高手,居然要被巨石砸恐,即使砸不死,也會被巨石帶出雷劫台,面對神罰之眼,恐怕誰也無能為力。

紫色光華陡然灌入李強額頭上的紫星,那是在紫魂星得到的神之戰魂。接著,紫簡也化作一團紫色光華直沖他的腦門。李強覺得腦袋像炸裂一般劇痛,他大叫著癱在地上,雖然根本發不出聲音,可他還是忍不住張大嘴巴,試圖吼叫出來。

三團紫色光華環繞在腦海里,刹那間,李強回憶起自己經曆過的一切,很多淡忘的事情在腦海里一一展現。

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傅山,想起了在天庭星一切,從坦邦星的黑獄到冤魂海的鎮玄塔,從天路草原到封緣星,甚至想起了遺已久的云鈺,所有的一切都曆曆在目。

不容他細細回味,三團紫光飛快地下沉,轟然撞擊在金尊神心上,本來已經停頓的金尊神心又開始瘋狂地跳動,仿佛無數面戰鼓擂響,震得李強渾身顫抖。

金尊神心抵禦不了如此劇烈的跳動,轟然間炸得粉碎。

奇妙的是,金尊神心消失後,積蓄在李強體內的靈力自動轉換成了神奕力。

李強體內的紫色光華猶如流水般旋轉,迅速將神父力布滿全身。

李強莫名其妙地渡過了難關,他哪里知道,七集丹原本就是脫胎換骨的神丹。

由于五集丹差點讓他走火自爆,所以李強對六集丹和七集丹有很深的畏懼,要不是走投無路,他是絕不會服用的。

七集丹的功效驚人,雖然暫時沒有完全讓李強脫胎換骨,但是已經讓他可以運用神奕力了。他站起身來,眼看著一塊巨大的岩石迎面撞擊過來。

“你來還是我來?”那是青帝的聲音。

李強扭頭看去時,那塊飛來的岩石轟然炸開,天姑出手了。

青帝和博聚都站起身來,微笑著看著李強。

天姑用的也是破凡絕大禁制,威力之大不是李強可以企及的,小星球的大部分碎片掠過雷劫台。天姑這一擊,打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李強驚喜交集,他用心語問道:渡劫成功了?

小星球的碎片終于全部越過雷劫台。

青帝三人似乎在用心語交流。

不一會兒,青帝用心語對李強說道:“這樣的渡劫方式,我們是第一次見識,很奇怪,渡劫完畢後。。。。。。我們的修為還是原來的樣子,沒有進一步提升。。。。。。”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雷劫台突然化作一團白光里住眾人,刹那間,周圍的景色快速轉換。

沒等李強弄明白,他就來到一個黑色的空間,青帝。天姑和博聚也出現在他身邊。

“這是什麼地方?”他的聲音在黑色空間里飄蕩。

青帝沉聲道:“如果我猜得不錯,這里應該是幻神正殿的總樞紐。”

李強發現在這里可以說話,他奇道:“總樞紐?可是這里什麼也沒有”

天姑說道:“等等看”。

博聚上人道:“看,出來了!”

一點星光微弱地亮起,接著是大片的星光,很快,一個巨大的星系出現在眼前,這是一個由無數行星。甯P構成的大星系。

李強歎道:“天哪,這就是幻星神陣!”

幻星神陣緩慢地轉動著,李強仔細分辨道:“我認出幾個神陣的陣法。。。。。。嗯,這是。。。。這是我們剛才出來的地方。。。。。。”神罰之眼清晰地出現在星系左側。

青帝。天姑和博聚一聲不吭,他們似乎沉浸在某種境界里。

李強試圖將總樞紐位置標識在定星盤里,卻完全找不到想對應的方位,無奈之下只好放,他現在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原界,知道這時候去原界很容易,但是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他取出一鬼玉瞳簡,努力地將總樞紐變化記錄下來,可是不一會兒,他就失望地收起玉瞳簡。幻星神陣的變化實在太複雜了,一塊玉瞳簡根本無法紀錄下來。

他不甘心,又竭力用心念記憶,這次堅持的時間比較長,一共花了七天時間。

結果李強發現,幻星神陣的變化根本無法記憶,他最終只能放棄,但是通過記憶神陣的變化,也讓他悟出了一些神陣的運作法門。

幻星神陣和原界不同。原界開啟以後,原界里所有的星球就像刻在李強心里一樣。

根本不用記憶,而且原界也比幻星神陣小得多,大約只有眼前星系的十分之一大小。

青帝三人依然一言不發,懸停在一邊出神。

李強想起天真和七老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心里有些擔憂。在總樞紐沒有見到他們。也就意味著他們迷失在幻神正殿了。他忽然心里一動:“如果他們也陷在幻星神陣里,自己身在總樞紐,應該可以幫助他們”。他開始仔細觀察幻星神陣。

不知過了多,李強還在聚精會神地尋找,突然,青帝說道:“呵呵,有意思,看樣子要進入神陣才行。”他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李強被青帝驚醒,他扭頭問道:“師尊,你怎麼樣?”

青帝淡淡地說道:“我很好,從來沒有這樣好過。”

李強撓撓頭問道:“神劫算是渡過了嗎?”

青帝微微一笑:“那不算是神劫,呵呵,是什麼我說不清,你師姑。師伯他們也說不清。”

李強不解道:“唉,我怎麼聽不明白師尊的話。”

青帝說道:“等你到了我這樣的境界,你就能明白了,現在你是無法了解的。”

由于境界的差別,李強無法體會到青帝他們的變化,他聳聳肩說道:“只要你們沒事就好。。。。。。對了,我覺得天真也在幻星神陣里,師尊能不能通過總樞紐找到他?”

博聚上人插話道:“我知道他在哪里,你們看這里。。。。。。咦,竟然還有別人?”他用手指著幻星神陣的右側。

只見一顆星球附近,有八道極其微弱的光,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李強用神眼勉強可以看見,他佩服道:“原來在這個地方,師伯怎麼一下子就找到了,我尋找很久都沒有發現。”

博聚上人說道:“天真身上有我布下的小禁制”。

李強恍然大悟,問道:“能不能救他們出來?”

看到博聚上人胸有成竹的模樣,李強知道天真他們沒有危險,他松了口氣,笑道:“我很想看看天真千方百計要來的總樞紐,對他到底有什麼好處。”

青帝說道:“以天真的境界,他到這里要比你得到的東西多,不過,你若是靜下心來體悟,也許能得到別人得不到的東西,你的際遇太奇特了,沒有人能猜出你以後的發展。”

李強說道:“原來是這樣,各有各的緣分,各有各的際遇,師尊,我明白了。”

他開心不已,為了找到總樞紐,他付出了很大的代價,能有現在的收獲,他已經很滿意了。

博聚上人說道:“我去引導他們上來”。他分出一個化身投入到神陣中去。分身猶如一條金線般穿進神陣,徑直向天真他們飛去。

博聚上人說道:“幫我一下。”

青帝和天姑同時出手,兩人各打出一手靈訣,幻星神陣轉動得更加緩慢了。天真和七老來到總樞紐後,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天真,玩得開心吧!。”

天真狼狽不堪地小聲道:“我好可憐啊,快要到總樞紐的時候,我們觸動了神殿禁制,哎,一下子就把我們送到幻星神陣里面了。。。。。。呃。。。。。。”他突然發現了星神陣的總樞紐,頓時呆立在那里。七老的神情也是一樣。

李強心想:“天真和七老對總樞紐的體悟比自己要強一點,他們幾乎立即就沉浸其中了。”

博聚見天真陷入沉思,搖頭道:“辦事亂七八糟,要不是我們過來,還不知道會在幻星神陣里困多久。。。。。。”

天姑笑道:“天真已經很不容易了,他的策略還是成功的。”

博聚歎道:“是啊,能到總樞紐來,無論如何都會有所收獲,天真的運氣還不錯。”

大家都知道,博聚對天真的期望太高了,所以才逼得天真走投無路。

青帝不想在此浪費時間,他說道:“我必須開始閉關了,你們打算怎麼辦?”

博聚上人點頭道:“是,我也准備閉關,這次得到的一切出乎我的預料,必須閉關思索。”

天姑說道:“我能直接從這里回環琅天,你們跟我一起走,留下小家伙等天真他們就行了,他們可以回原界。”

李強忙問道:“你們馬上就走?哎,我還不想走,好不容易來到這里,嗯,我要好好的體悟一番,不然可就虧大了,以後也許沒有機會再來這里。”

青帝、天姑和博聚都笑了,青帝說道:“嗯,也好,只要在這里潛修一段時間,不用太久,你會有所發現的。”

天姑說道:“你很快就會達到我們的境界,呵呵,你是一個幸運的小家伙。”

李強說道:“我的金尊神心都破碎了。。。。。。”

青帝說道:“我剛才就發現了,金尊神心的破裂,意味著你進入了新的修煉天地,這不是壞事,我的金尊神心也破碎了,那是進入九神天的時候,沒有了金尊神心,也就意味著你永遠不會自爆。在這里憑藉總梮紐無與倫比的規律波動,你的身體得到最完美的脫胎換骨,出去以後的修行,會比我們都要容易得多。”

李強喜出望外地問道:“原來這里有脫胎換骨的功效?”

天姑笑道:“你是吃了七集丹才會脫胎換骨,總樞紐的規律波動,只是很好地調整了你的身體。。。。。。好了,我們以後還會見面的,有什麼問題以後再說吧。”她也急著想回去。

李強撓撓頭,轉身對青帝說道:“師尊,以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你老人家保重,求你一件事情。。。。。。”

青帝奇道:“求我什麼?”

李強說道:“我有幾個哥哥渡劫後進了仙界,你是仙界之主,能不能。。。。。。讓他們回來?”

青帝問了姓名後,爽快地答應道:“這件事情我交給梵啟君,讓他找到你要的人,帶到原界去。”

因為李強的一句話,博山。侯霹淨和重玄派古劍院的一些成仙高手,又重新回來,以後他們就留在原界潛修,並且幫助李強管理原界。

李強和青帝三人告別。看著天姑他們消失,李強心里不由得感慨萬千。青帝他們為了成神,也真是夠艱辛的了。

他一直認為渡過神劫後,三人就能成神,誰知他們自已都搞不清楚是否渡過了神劫,他們幾乎是在黑暗中摸索,以後的路還很漫長,絕不是自已想像的那麼容易。

青帝他們離開後,李強興致勃勃地修煉起來。

這次修煉使他深深體會到在總樞紐的好處,總樞紐這里沒有靈氣,但是有一種非常舒服的波動,可以讓自已沉醉其中,功力雖然無法提高,卻因此而更加精純。

李強睜開眼,看見天真在空中轉圈子,他叫道:“天真,你們終于醒了……”

天真眯著眼睛,一下沖到李強身邊,大聲道:“哎,你……你醒啦,哎,我們都要急死了,你知道我們等了多久?”

其實天真早就醒了,而李強修煉的時間,按照地球時間算足有三年多,這段時間的潛修,讓他徹底清除了狂吃神丹的副作用。

李強笑道:“哦,我可不知道你等了多久,天真,我們回原界吧。”他又轉身向七老問好。

大老代表七老說道:“兄弟,謝謝你。”

旒老說道:“我們七個老不死的,也打算去原界潛修,順便尋找合適的弟子,以後要打擾你了。”

李強大喜道:“歡迎,歡迎。我可以找一個原生星球給你們潛修,另外,我還遷移了不少的凡人,你們可以自行挑選合適的弟子,呵呵,不過我有個要求……”

大老說道:“什麼要求?只要我們能辦到的,一定答應。”

李強說道:“幫我照看有凡人的星球,不許修真者干擾凡人世界。”凡人世界是各界的基礎,是不可以破壞的。

七老點頭答應,對他們來說,這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天真急不可



經過這次的冒險,天真在境界上可以提高一大步,不過他還沒有本事自己離開總樞紐。

李強點頭道:“好,我們回原界。”一點金光閃爍,他帶著眾人離開了幻神正殿。

在原界安置好七老和天真,離開的時候,天真告訴李強一個秘密。

他們在幻星神陣里找到一處神跡,可是還沒有來得及探索,就被神禁送了出來。

在總樞紐等待李強醒來的時候,天真已經找到了進去的途徑,他打算潛修以後,再次去搜尋。他覺得那處神跡有奇怪的波動,雖然還不明白是什麼,但是里面一定有什麼奧秘。

李強很不以為然,他對幻星神陣有太多的顧忌。在神陣的籠罩下,那里很多地方都和原界無法溝通,在幻星神陣無法借用原界之力,自已的實力至少減了三分之一。

李強並沒有拒絕天真,他是含糊其詞地答應了,只是為了不讓這個家伙纏住自已不放。

自從察覺到自已和青帝等人的巨大差距,主要是境界差異後,李強打定主意,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修煉和曆練,自已遲早有一天可以達到青帝現在的境界,到那時再去尋找神跡,才會對自已的境界有幫助。就像在總樞紐,境界的差距就決定了收獲的不同。

天真心滿意足地離開了,李強這才輕松下來,幻神大殿之行,讓他的修為進入了一個新天地,他也需要一次長時間的潛修。思索了片刻,他決定尋找一個偏僻的地方潛修,走之前,他想去看看自已的朋友和弟子。

李強悄然回到趙豪他們所在的星球,他吃驚地發現,這里已經發展成一個科技的星球。在當初他禁制的七百里方圓內,一座現代化的城市矗立在這個原生星球上。他不知道這個星球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在驚訝的同時,心里也充滿了期待。

從原界來到天庭星附近的星域,他尋找到一些原始人類居住的星球,又陸續把一些土著部落遷移到原界。他必須架構原界的基礎,凡人世界是必不可少的。

總共約有近百萬凡人進入了原界,李強覺得差不多了,這才罷手。

再次回到原界,李強化身千萬,他看見莫懷遠和琦君煞在潛心修煉,看見花媚娘帶著一幫女弟子在潛修地游玩,看見趙豪和帕本他們在討論門派的發展。

重玄派里,際無涯和百盛真在切磋煉器,古劍院的千赤鷗在閉關修煉,魅兒和靈百慧在與小白嬉戲……刹那間,原界所有的一切都聚攏到他的心間。

李強知道,現在終于可以放下一切,去尋找自己的修神之路了。

百年以後,李強從潛修中醒來,他成功地修入了九神天的初步境界。對于他來說,下一步就是曆練,繼續潛修已無法提升他的修為和境界。

李強的神識掃過原界,他的修為增長後,對原界的一切更加容易掌控了。

突然,他發現了一個人,欣喜之于立即瞬移而去。

傅山盤坐在一片玉竹林邊,身旁放著一張低矮的黑玉小條桌,小條桌上擺著一盤仙果。他靜靜地看著隨風搖擺的玉竹,那還是他從仙界帶來的種子,在這里培養成林的。玉竹的顏色猶如翡翠一般,枝干細長挺拔,風骨嶙峋,是傅山喜愛的一種仙品植物。

李強悄然出現在傅山面前,兄弟倆一時相對無語。

傅山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說道:“你來啦。”

李強說道:“傅大哥,你還是那麼瀟灑,不愧是我的偶像……嘿嘿。”他一見面就拍了一記大馬屁。

傅山哈哈大笑:“兄弟,你還是老樣子,哈哈,想不到啊。”

李強盤腿坐下,說道:“還有誰來原界了,候老哥來了嗎?”

傅山笑道:“不但他來了,我大哥白發吳慎也來了,還有俞鴻大哥和古劍院的凌鈞岩等仙人,原界里的仙人可不少啦,青帝對你真不錯。”

李強咧咧嘴,得意洋洋地說道:“他老人家是我師傅,弟子的事情他能不管嘛。”其實青帝這個便宜師傅也算是揀來的。李強的兩個師尊都不是他主動拜的師,所以他對師尊向來是沒大沒小的。

李強忽然說道:“傅大哥,等一下。”

傅山不解地看著李強,問道:“怎麼啦?”

只見候霹淨突然出現在眼前,他顯身後的第一句話就是:“誰把老子搞過來的?”

緊接著光華連閃,俞鴻、吳慎、凌鈞岩、赤明、乾善庸、黛南楓禦等仙人也一一出現。

傅山驚訝極了,他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他還不知道,李強憑藉原界之主的神通,在原界可以隨心所欲,挪移幾個仙人過來只是小事一樁。

李強一時興起,他索性找到天真和七老,把他們也挪移過來。與此同時,他就後悔了,不該把天真這家伙弄來。

果然,天真出現後一看見李強,就如獲至寶地大叫道:“哇呀,你終于出現啦,哈哈,陪我去幻星神陣!”

李強一口回絕道:“我不去!”

玉竹林頓時熱鬧起來,花媚娘默默地走到傅山身邊,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

眾人圍攏李強,七嘴八舌地詢問著。李強笑道:“歡迎大家到傅大哥這里來做客。”

魅兒興奮地抓住李強,嘰嘰喳喳地問個不停,像一只歡樂的百靈鳥。

只有赤明心存疑惑,李強現在的修為他完全看不明白,真不知道他是如何修煉的。

候霹淨樂得眉開眼笑,他使勁拍了李強一巴掌,笑道:“原來是你小子,老子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李強笑著和大家一一打著招呼,看到這麼多兄弟姐妹在一起,他心里感到十分欣慰。

趙豪上前說道:“師尊,有個人一直在找你,她已經達到了渡劫期了……”

李強驚訝道:“是誰找我?”

趙豪說道:“是慧蘅宮的宮主葉風鈴。”

李強奇道:“她找我有事?我不認識她啊。”

趙豪說道:“可她認識師尊,她說是在天庭星的星星宮認識師尊的,她讓我轉告師尊,她的小師妹云鈺就要渡劫了,師尊若還記得當初的一分情義,希望師尊能夠去一趟。”

李強腦海里猶如電光石光般劃過,他想起了天庭星的星星宮,當時為了助莫懷遠轉修散仙,他受了重傷,是云鈺救了他。後來在修神的時候,他失去了那段記憶,在神罰之眼邊的雷劫台上,他吃了七集丹後,腦海里曾經清晰地閃現過那一幕。

他忽然間感到愧疚,冷汗都要流下來了。

莫懷遠在一旁說道:“不錯,當初是一個云鈺的小姑娘救了你。”

李強不知所措地看著眾人,自從修真以後,還沒有誰讓自己如此愧疚過。他低頭沉思了片刻,抬起頭來緩緩地說道:“他在哪里?我去找她……”

………………………………(全書完)………………………………

    下篇:24冊 第一章 天真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