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陷阱  
   
第九章 陷阱

李強扔給鴻僉一門虹錐炮,笑道:“節省一些真元力,嘿嘿,先用這玩意兒試試。”鴻僉揚手接住大笑道:“師叔,這個主意好。呵呵,在南口關師叔揀了不少好東西啊。”李強笑道:“那是當然,看我的!”他一手一門虹錐炮,飛到空中。納善張大嘴巴,怪叫道:“老大……你也太爽了,用兩門大家伙……”他羨慕得直歎氣,知道這次輪不到自己玩了。

兩人飛到火裂蟲上方,李強嘿嘿笑道:“鴻僉,你管那邊,這里歸我了!”

李強按動激發鈕,手中的兩門虹錐炮微微顫動,噴出兩道紅色能量光球,“轟!”“轟!”巨大的爆炸聲響起。李強在上空清楚地看見,著彈點的兩圈紅光急速擴開,煙霧、野草、泥土和火裂蟲的碎片沖天而起,地上留下了兩個深深的大坑。李強大喜道:“這玩意兒好用!可以與野戰榴彈炮媲美了。”鴻僉也射出一道紅色能量光球,大聲問道:“師叔,什麼是野戰榴彈炮啊?”

李強輕笑一聲,他其實也不知道榴彈炮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只是以前在家鄉的電視中看到過,這可沒法跟鴻僉解釋。虹錐炮裝上一塊能量晶石可以發射十次,然後就必須更換晶石,每發射一次後的能量充填最快也要一分鍾,李強在南口關共收藏了十幾門這樣的虹錐炮,所以他根本就不等充填能量,立即就換上兩門新炮。

鴻僉目瞪口呆地看著,只見李強發射完兩道紅色光球,緊接著又發射兩道,幾乎沒有停頓,而自己手中的虹錐炮還沒有充填完畢,氣得他大叫一聲,飛出塵霄、碎金雙劍,頓時五彩劍光噴湧而出,如狂風暴雨一般順著草地刮去,那氣勢絕不亞于李強的虹錐炮。

宿營地里的人個個看得目瞪口呆。李強和鴻僉兩人猶如蛟龍一般,翻江倒海,威風凜凜。納善也跑到柱頭他們的小隊里,看了半晌,忍不住感歎道:“唉!哪天我也能這麼威風就牛氣了。”他不停地把手里的虹錐炮舉起放下,真想放上一炮過過癮。

柱頭指著前方叫道:“你們看那邊一大群怪獸……誰認識這是什麼怪獸?”遠處揚起的煙塵連天接地,像是有人在釋放濃濃的煙霧。臭腳發現身邊的大車都顫動起來,那是被怪獸的腳步震動的。宿營地頓時一片死寂,人人都有末日來臨的感覺,臭腳渾身顫抖,牙齒也不爭氣地發出“得得”聲。

虹錐炮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一道能量光球可以掃光三十平方米以內的火裂蟲。鴻僉雙劍齊出,滅蟲的速度也是奇快。兩人你來我往交錯奔殺,火裂蟲幾乎全部滅絕。李強突然收起虹錐炮,叫道:“好家伙!鴻僉,你看!裂獸族竟然能役使這麼多的怪獸,他們想累死我啊。”鴻僉歎氣道:“我在西大陸待過很久,從來就沒聽說過裂獸族能役使大群的怪獸,這些怪獸若不是從小馴養,是不可能聽從指揮的。真是奇怪,哪來的這麼多怪獸?”

李強喝道:“鴻僉,你就留在商隊附近,小心別讓怪獸突破防禦圈,我必須先找到裂獸族的人。”李強深明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如果不能盡快找到躲在怪獸後面的裂獸族,商隊一旦抵禦不住就會有大量傷亡,那時,他和鴻僉勢必大開殺戒。雖然這些都是怪獸,可殺多了對自己的修煉也是不利的,只有先控制住裂獸族的人才能化解這場危機。李強長嘯著飛出吸星劍,猶如一顆流星般向怪獸的後方掠去。

怪獸分為幾大群,奔走在最前面的是劍齒豪,數量比昨天還要多出一倍,簡直是鋪天蓋地。後面跟著的是幾千只搏殺獸,也就是迅甲蒙。最後面慢悠悠地跟著兩只地火獸,就是李強在南口關看見的那種所謂神獸。天空中盤旋尖叫著的是無數只青鳥。

火裂蟲已基本上殺滅乾淨,剩下的一些對商隊已構不成威脅。怪獸群逼近了,劍齒豪猙獰的面目逐漸清晰起來。面對著這麼多的劍齒豪,就連那些老練的護衛也覺得腿肚子發軟。納善大聲叫道:“帕本!把炮拿到中間來!你偏右邊轟,我偏左邊轟,聽我的口令……預備……放!”他們兩個分左右站在大車頂上,兩道紅色能量光球發射了出去。

虹錐炮確實厲害,劍齒豪的隊形原本非常密集,兩發能量光球一下就將中間破開一個大缺口。班侗大吼道:“刺脊槍手、弓箭手……放!”“啪啪啪啪”一排青色的光彈射過去,立即放倒了幾十只劍齒豪。弓箭手射出的長箭也射中了不少,但是帶箭沖擊而來的劍齒豪還有很多,箭頭上的毒一時也難以使劍齒豪失去戰斗力。

如果只有幾百只劍齒豪,商隊還能夠應付,可現在是幾千只劍齒豪同時沖擊,密密麻麻的劍齒豪將商隊用大車圍起的防禦圈堵得嚴嚴實實,它們咆哮吼叫著拼命向里面進攻。鴻僉在上空看得驚心動魄,他見哪里危急就飛到那里救援。納善將虹錐炮遞給柱頭,自己抽出逆光劍沖殺上去。帕本也抽出長槍,專找護衛力量薄弱的地方救助。

天上的青鳥盤旋著繞在李強的身周,它們似乎知道李強的厲害,不敢向他攻擊,只是在他周圍來回干擾。李強心里很惱火,知道這是裂獸族的人故意用來遮擋自己視線的,他突然想起在天籟城學會的一種功法,那就是翰音惑中的潑音法,他運了口氣,用潑音法喝道:“滾!滾!滾!”連續三個滾字,一字比一字高,一字比一字狠。

翰音惑密法共有八種音法,可以藉物而發,也可以用語音發,如果用語音發出,必須要有元嬰後期的修真水平。李強雖然對此不算精通,不過他已是出竅初期的高手了,功力上綽綽有余。這三個滾字,猶如三道無形的催命符,靠近李強百米之內的青鳥都搖搖晃晃地跌落下去,更遠處的青鳥仿佛見到天敵一般,沒命地向遠處飛竄。天空中突然安靜下來,除了李強之外空無一物。

李強不禁大笑起來,他心里很得意,這個辦法還真管用。他又急速向前飛去,一邊飛行一邊尋找裂獸族的人。他越飛越遠,突然,一道劍光在不遠處閃過,李強微微一驚,心道:裂獸族也有修真者?不可能吧。他雙眼精芒閃動,悄然將神識散開,陡然發現自己已落入一個可怕的陷阱里。

無數張肉眼看不見的網已將李強周圍的空間封死,只留下中間一塊不大的地方。李強立即發出長嘯通知鴻僉,可是他不知道,他的聲音也傳不出去了。天空中突然顯出七個修真者,全都穿著戰甲,其中四個人迅速占住四個角位,另外三人飛近李強。

三人中李強認識兩人,那就是在小鎮外偷襲自己的那對男女。那個男的臉上滿是得意興奮,他用貓戲老鼠的口吻說道:“我還以為你早就逃走了呢,嘿嘿,你這個惡魔,故意放走闐殛魔杖,這下你可逃不掉了。師叔,就是他破壞了我們的埋伏,打傷了我和韻妹!”那個女的也大叫道:“他根本就不把我們天戟峰放在眼里,師伯,你要為我們做主。”

李強覺得這兩人很可笑,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不講道理胡說八道的修真者。要講耍賴皮,李強並不差,他也精通此道,可是隨著修真功力的進精,他已經不屑于這樣做了。李強冷冷地說道:“天戟峰的人難道就只會偷偷摸摸的搞襲擊嗎?上次老子已經大發慈悲饒過你們,這次你們還這麼做,你們腦袋里少根筋啊?惹得老子火起,別怪老子滅掉天戟峰!”他心里很不爽,又擔心著鴻僉他們,因此說出來的話比較難聽。

那七個修真者中有六個都是怒容滿面,只有中間那個被稱為師叔的人不動聲色。他穿了一件淡紅色戰甲,額頭上戴著一只精美的火焰狀飾物,一張四方臉,膚色黝黑光潔,兩道白眉特別突出,顯得很威嚴的樣子。他沉聲道:“你很狂,修真功力似乎也很高,可沒什麼了不起的,你不把天戟峰放在眼里,天戟峰的人同樣也不會在乎你!”李強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了他的不滿,于是笑道:“看來,老子和天戟峰結下仇了,好吧,讓我先搞清楚和什麼人結了仇,報名上來!老子不殺無名之輩。”他心里惱火極了。

白眉說道:“好!既然你這麼狂,告訴你也無妨,我就是天戟峰的第七鎮關使龍千岳,嘿嘿,這幾個都是我的師侄輩。”

李強嘲笑道:“第七鎮關使?乖乖,修真界也有官名?老子真是孤陋寡聞了。”他用手一指龍千岳身邊的那兩個男女:“你們是不是也有個什麼驚人的稱號或者綽號,說來聽聽,看看能不能嚇死老子,也省得你們大動干戈啦,嘿嘿。”他心念電轉,暗怪自己太不小心了,明知道對方不會善罷甘休,卻依然沒有注意防范,結果落入了對方的陷阱,恐怕這次要吃大虧了。

龍千岳的白眉慢慢地豎起來,他開始相信自己師侄所說的了,這人真是很邪,說出來的話讓人怎麼聽都難受,可是他流露出來的氣勢卻不一般,雖然被七個人圍困著,卻能夠面不改色侃侃而談。

那對男女勃然大怒。那個男的怪叫道:“我是天戟峰的守關弟子明靈子,這是我師妹虹韻子。你這惡魔,你的末日到了!”虹韻子尖叫道:“你叫什麼?是什麼門派?”她和明靈子早就商量過了,無論這個仇家是什麼門派的,都要狠狠地報複。在他們的心目中,天戟峰的人是誰都不怕的。

李強已經很不耐煩了,他大喝道:“重玄李強!看家伙!拙!”

吸星劍突然間如夢如幻。龍千岳驚喝道:“小心!這是傳說中的真幻劍氣!”他們七人都沒聽清李強說的話,吸星劍的攻擊已經到了。這是標准的偷襲,這一擊是李強蓄謀已久了的。這一次,吸星劍的形態很特別,它完全失去了飛劍的銀芒,竟像晨霧一樣,李強掩在淡淡的云霧中,顯得那麼虛幻。吸星劍終于顯露出它真實的特質。

這股奇特的銀霧湧到七人身前,明靈子的飛劍陡然沉重起來,飛劍就像掉進了濃濃的粘膠里,劍光頓時遲滯黯淡下來,他驚得大叫道:“是什麼邪惡的東西?”龍千岳心里明白,這個敵手非常厲害。他以前曾聽前輩高人說過,這種真幻劍氣亦真亦幻,是實還虛,是修真界最正宗、最難煉的劍法之一,除了修真功力外,還必須有水火屬性的極品飛劍,配合特殊的心法才能學會,好像早已失傳了。現在他突然見到這種劍法,心里不禁大吃一驚,隱隱覺得這次天戟峰惹上了一個不該惹的大麻煩。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明靈子和虹韻子的飛劍在霧氣里爆出一串飛星,化作碎片飄然墜落,幸好龍千岳就在旁邊,及時用自己的飛劍護住兩人。明靈子眼睛都紅了,他已經被李強廢掉兩把飛劍了。他氣得渾身亂顫,忍不住破口大罵:“小賊!混蛋!我發誓絕不饒過你!我和你沒完!”心里充滿了憤恨。

龍千岳喝道:“啟動萬重大陣!”他的飛劍也快頂不住李強的吸星劍了,那可怕的陰柔的劍霧使他們無從抵抗,劍霧就像水銀泄地一般無孔不入,連他們身上的戰甲也變得黯淡了,只要是在劍霧籠罩的范圍里,似乎任何東西都能被腐蝕掉。

隨著龍千岳的喝聲,天空中突然顯出無數道金色的網,就像蜘蛛網一樣,層層疊疊布滿了李強的上下左右。龍千岳七人迅疾隱進萬重大陣中,虹韻子尖聲大笑:“師哥,困住他了!哈哈!”龍千岳手掐靈訣喝道:“精絲殘!拙!”無數條金色的細絲從網上飛出。這些金絲是專門用來纏繞飛劍的,但是對李強的飛劍卻不起作用,如果吸星劍還是原來的劍訣,那很可能會被收走,可現在的吸星劍是霧化的真幻劍氣,如此形態的劍訣,金絲是困不住的。

李強根本就不理龍千岳他們,他的心神完全陶醉在真幻劍氣里,他從來沒有設想過吸星劍可以化成這樣的形態。他閉上眼全神貫注地琢磨其中的奧妙,對射來的金絲毫不理會,漸漸地,他了解了吸星劍急遽變化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陽極陰生,因為李強有紫炎心和炫疾天火這兩樣至剛至陽的極品寶貝,吸星劍為了保持平衡,自然而然地轉化為陰柔的形態,將水屬性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就像瀾蘊戰甲的進化一樣,這次吸星劍也發生了同樣的進化,只不過瀾蘊戰甲主防,吸星劍主攻。

龍千岳等人越來越驚訝,他們見李強靜靜地懸停在空中,兩手背在身後,閉著雙眼,身邊銀色的霧氣漸漸變淡,逐漸轉變為極淡的金色,身周還環繞著七顆耀眼的金星,那是炫陽環發出的護身金星。其中一個修真者問道:“師尊,你看!那紫色的光華是什麼玩意兒?”龍千岳都看傻了,說道:“我不敢肯定,像是傳說中的天火,不過形狀有差別。”他心里驚訝萬分,好在已經困住了李強,暫時倒是不怕李強威脅自己的師侄輩了。

李強心神微微一動,他將天火化成極細的碎粒,小心地融合進吸星劍,吸星劍似乎很排斥,他也不勉強,只是想試試而已。看看不能成功,他突然明白了,是缺少一樣陰極的寶貝來平衡兩者。他分出一絲心神,在手鐲里找到在天籟城搞到的玄珠,這是陰寒的極品,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將玄珠射進劍霧里,只聽“波”地一聲碎裂響,一道黑氣在劍霧里盤旋起來。任何人都想不到,他竟在萬重大陣里制起器來。

明靈子怪叫道:“師叔,他在搞什麼鬼?干掉他啊!”龍千岳微微皺眉,他問道:“剛才他報的是什麼門派,我沒有注意,你們誰聽見了?”虹韻子說道:“管他是誰,竟然敢看不起我們天戟峰,殺掉他拉倒!”龍千岳雖然護短,可聽了虹韻子的話還是有點生氣,他畢竟是修真高手,氣量還是有的。他微微一擺手:“他已經被困住了,如果是誤會,教訓他一下也就算了,沒必要結下大仇。”其實他心里還有點探不到底,這人表現出來實力絕對不像是一個無名之輩。

明靈子說道:“剛才他說什麼重玄李強,沒聽過這個名字,還有姓重的?”龍千岳喃喃道:“重玄李強……重玄李強,重玄……李強?重玄!李強!”他突然大驚失色,失聲道:“重玄派!李強!這下麻煩大了!”

明靈子他們是晚輩,很多情況都不清楚,但是龍千岳就不同了,他是天戟峰的核心人物,怎能不知道重玄派和李強——坦邦大陸的坎波兒大神親自邀請到天戟峰的貴客,青峰真人傅山傅崇碧的弟弟,重玄派的核心兄弟,元始門一代宗師侯霹淨的兄弟。且不看這個李強的實力如何,單看他身後這些人的勢力,就沒人敢惹,更何況李強自身也那麼厲害。龍千岳頓時覺得頭都大了。

龍千岳愣愣怔怔地懸在空中,他知道事情嚴重了,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和自己師侄結仇的竟然是重玄派的李強。他搞不懂李強為什麼會來到天路草原,明靈子說這人很邪惡,放走了闐殛魔杖,毀了自己的飛劍,當時他聽了並沒有多想,以為這只是一個覬覦魔杖的修真者,剛好自己的師兄沒空,他就帶了四個徒弟和明靈子兩人出來,在天路草原設下陷阱埋伏,准備除掉這個邪惡的修真者,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惹上的竟然是重玄派的李強。

明靈子說道:“師叔,別猶豫了!現在是天戟峰的非常時期,干掉他!我們早點回去。”

龍千岳臉色變得鐵青:“干掉他?如果干掉他,我們天戟峰恐怕就完蛋了。你們老實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結仇的?”明靈子嚇了一跳,支支吾吾地又說了一遍李強如何邪惡如何欺負他們,還拉著虹韻子一起做證。龍千岳心里已經生疑,怎會讓他再次欺騙,很快就發現他話里的破綻,追問了幾句就把真實情況搞清楚了。他一股怒氣直沖腦門,兩道白眉都要飛起來了,狠狠地罵道:“兩個昏了頭的家伙,人家已經手下留情,你們還不依不饒的,現在怎麼辦?你就是放了他,他能答應嗎?這可好,打又不能打,走又不能走……”

明靈子小聲嘀咕道:“他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天戟峰怕過誰啊?有萬重大陣在,干脆把他干掉,誰會知道是我們做的,師叔也太膽小了。”龍千岳聽了,不禁有點動心:如果放掉李強,萬一他到天戟峰來興師問罪怎麼辦?自己雖說不怕,可那些晚輩就慘了;假如萬重大陣困不住他,那後果就更嚴重了。他左思右想,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強被困在萬重大陣里出不來,商隊那里的情況也不妙了。

');

上篇:第八章 危機重重     下篇:第十章 浴血奮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