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浴血奮戰  
   
第十章 浴血奮戰

鴻僉來回奔突厮殺著,他心里暗暗著急,這些怪獸不要命地狂沖過來,無止無歇,有好幾次都已經沖進防禦圈里。那支刺脊槍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射殺了無數沖進來的怪獸。尤其是納善的那把逆光劍,青光縱橫來去,竟也不次于鴻僉的碎金劍。

劍齒豪的尸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商隊也出現了大量的傷亡。班侗絕望地看著一波一波沖擊過來的劍齒豪,心想:如果李強再不回來,商隊就要抵擋不住了。納善舞動逆光劍,劈開兩只劍齒豪,吼道:“爆彈准備!爆彈准備!聽我口令!”他手上提著鴻僉扔給他的虹錐炮,抬起炮口,按動激發鈕,喝道:“大家扔爆彈!”

“轟……轟……轟!轟轟……”連珠爆響,成片的劍齒豪被爆彈炸成碎片。納善狂笑道:“哈哈!他娘的真過癮!”連續的爆炸使劍齒豪的攻擊稍稍停頓下來,要不是有強力的控制,它們早就四散奔逃了。鴻僉微微緩了口氣,他知道眾人的體力精神都到了極限,如果劍齒豪再這樣持續不斷地攻擊,他們肯定要崩潰了。

卡珠驚奇地發現手中的黑獄槍非常好用,射出去的能量光彈威力極大,連續射擊百十發後,竟然還有能量。看到劍齒豪暫時停止了攻擊,他渾身發軟,抱著黑獄槍癱坐在大車上。身邊已經沒有熟悉的人了,剛才他一槍射穿一只劍齒豪的腦袋,那只劍齒豪翹起的尖尾猛地翻刺過來,將邊上一個小行商的胸口戳開一個大洞,那人當場氣絕身亡。他悲哀地掃視著防禦圈內,上千人的大商隊現在已經死傷一大半了,完好無損的人不超過三、四百,許多人身上都是傷痕累累。

柱頭疲憊地看著自己的小隊,因為有刺脊槍,他們大多數人沒有受傷,但是個個臉色青白,汗透皮甲。怪獸無休無止地沖擊,使他們產生即使拿著刺脊槍都無力抵抗的感覺。癩頭的手臂被劍齒豪的利齒劃開兩道大口子,臭腳正忙著給他包紮,他小聲道:“癩頭,我們能不能殺退這些東西啊?我快要頂不住了,唉……”癩頭身子輕輕顫抖著,說道:“兄弟,頂不住也要頂啊,不然我們真要死在這里了。”

班侗跑到鴻僉身邊問道:“老哥,李前輩怎麼還沒有回來?”他的希望全都寄托在李強身上,可李強剛才飛出去後,就蹤影俱無了。鴻僉心里也非常奇怪和不安:師叔一去不回,難道他遇到什麼厲害的東西被纏住了?他安慰班侗道:“我師叔一定會回來的。我們趕快准備,劍齒豪後面跟著的是搏殺獸。”他沒有說後面還有兩頭地火獸,怕班侗聽了承受不了。

鴻僉飛到空中縱聲長嘯,連嘯三聲,可是除了怪獸的嘶吼聲,他聽不到李強的一點回應,心里不禁真的有點著急了。落到地上,鴻僉說道:“班侗,悄悄把黑尖騎准備好,實在抵擋不住,就向回跑吧,我來斷後。再等一會兒。”班侗心里一涼,知道局勢已經控制不住了,他似乎一下蒼老了許多,歎道:“只能這樣了,不然我們都會死在這里的。”

納善大吼道:“怪獸又來了!小子們,加把勁!殺!殺!殺!”眾人鼓起余勇,振作精神,再次沖上前去。局勢越來越不妙了。

李強這里也到了緊要關頭,多虧龍千岳的猶豫,才使他爭得了寶貴的時間。他真是傻大膽,在被人圍困之時,竟然有心思制器煉劍,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圍繞著身體的劍霧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三色煙嵐,上層是紫色的天火,中層是黑色的玄氣,下層是淡金色的劍霧,涇渭分明,各不相擾。李強非常小心地用了種種辦法,都沒有使它們融合成功,最後,他想到在天籟城學會的音序排列,靈機一動,他強行將天火和玄氣按音序排進吸星劍里,刹那間,三色煙嵐融合了,修真界一種最奇特的飛劍就這樣被他搗鼓出來了。

幾乎在這同時,龍千岳也下定了決心:如果能干掉李強,就可以像明靈子說的那樣推個一干二淨,不承認見過他;如果自己敗了或者萬重大陣被破掉,只要自己能全身而退,以後也可以推說不知道李強是什麼人,給他個死不認帳,最多也就是“誤會”而已。

明靈子緊張地看著師叔,他知道,龍千岳如果退走,自己和韻妹回去肯定要受到極重的處罰,他現在就看龍千岳怎麼決定了。看見龍千岳的兩道白眉完全豎起,明靈子大大松了一口氣,他知道師叔動心了。龍千岳喝罵道:“混帳東西!現在你知道強中更有強中手了吧,以後別再到處惹禍了,比你強的修真者不知道有多少!真是氣死我了。”明靈子眼里閃過一絲怨毒的光,低頭道:“謹遵師叔教誨,弟子知錯了。”

龍千岳揚手飛出一只六角形的法寶,喝道:“准備鎮塔天雷!”他的四個徒弟驚訝萬分,鎮塔天雷是天戟峰專門用來應對莽原不測時的絕招,輕易是不能動用的,四人不由得微微遲疑。明靈子急得大吼道:“你們難道要抗令不遵?”見龍千岳的白眉飛揚起來,四人急忙答道:“是!遵師令!”

虹韻子突然尖叫道:“你們看!那是什麼?他的飛劍和剛才的不一樣了。”龍千岳氣得喝罵道:“你給我閉嘴!沒人說你是啞巴!”他心里有一股無名火,因為現在的行動完全違背了自己的本意,他其實是個剛愎自用的人,是這兩個師侄讓自己陷入了如此境地,他內心非常惱怒。明靈子悄悄拉拉虹韻子,用眼睛示意她不要多說。

龍千岳也發現了李強飛劍的變化,那是他從未見過的,飛劍幻化的劍霧亦真亦幻,如潮起潮落滔滔不絕,似星移斗轉變化莫測,劍霧的顏色也幻化無常,就像陽光下升起的煙嵐,云蒸霞蔚絢爛奪目,尤其讓人吃驚的是,劍霧里還傳來一縷縹緲的簫音,繚繞不去。劍霧因為有萬重大陣阻隔,龍千岳幾人還不覺得怎樣,但那縷簫音卻穿透力極強,聽得人昏沉沉提不起精神。龍千岳到底修真功力深厚,察覺到不好,奮起精神大喝道:“鎮塔天雷……天……雷……動!”

六角形的法寶在空中急速旋轉,無數道青光吞吐伸縮。四個弟子每人揚手飛出一只白色的手環,一道道的白光刺進六角形的法寶,頓時,青白兩色絞在一起,整個法寶急遽閃亮,空氣似乎都顫抖起來,隱隱的雷聲也漸漸響起。龍千岳手掐靈訣向李強打出,一道青白色的光芒扭曲著從六角形的法寶射出,直撲李強而去。

李強突然感到頭頂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轟擊下來,急忙運起吸星劍逆襲而上,猛然驚覺不對,這股勁力竟然不是他所能抵抗的,待要閃身避開已經來不及了。可惜的是,吸星劍的新變化他還沒有完全掌握,不能對付劈下的天雷。

“咔啦啦……嚓嚓嘣!”

龍千岳連續釋放出五道鎮塔天雷。鎮塔天雷是天戟峰的鎮峰之寶,是專門用來應對莽原不測的法寶,威力大得不可思議。前兩道天雷將李強的劍霧震開一道裂縫,緊接著第三道天雷將炫陽環的金星劈散,第四道天雷劈下,瀾蘊戰甲也是一片黯然,第五道天雷實實在在地劈在了李強身上。這最後一道天雷的威力之大是李強沒有想到的,前面四道天雷是龍千岳分別合一個弟子的功力激發,最後一道天雷卻是五人的功力一起激發,威力足以劈山裂地。雖然影夢甲立即護住了肉身,可這道天雷實在太厲害了,李強一口鮮血狂噴而出,他被這道蘊含著無上勁力的天雷擊傷了。

最後這道天雷擊傷李強的同時,也觸動了太皓梭。李強身上出現了淡淡的光暈,光暈閃爍著,冒出無數細小的金星,太皓梭好像在積蓄能量,慢慢地,一圈圈的金光就像是初升的太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龍千岳發現萬重大陣搖晃顫動起來,他大吃一驚叫道:“怎麼回事?”

李強半蹲在空中,一手扶膝一手下垂,頭也低著,卻不墜落,漸漸地,金光將他的身形都隱去了,“噼噼啪啪”的碎裂聲越來越響。明靈子得意地狂笑起來:“哈哈,這下看你再狂,哼!和我們天戟峰斗,只能怪你沒長眼睛,死了活該!哈哈……哈……我要撕碎你的元嬰,哈哈!”他以為李強已經受到重創,正在碎裂。

龍千岳到底不凡,他察覺不妙,揚手撒出一道紅色的護罩護住六人,同時大喝道:“放出飛劍!全力……”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太皓梭終于發作了。

由于搏殺獸的加入,商隊的防禦圈終于抵擋不住沖擊,出現崩潰的征兆。帕本的長槍越用越熟練,他來回縱橫飛奔,不管是劍齒豪還是搏殺獸,長槍過處一片狼藉。他也很疲憊了,怪獸仍無窮無盡如潮水般一波一波湧來,尤其可怕的是那些沒有死透的怪獸,如果不小心踏上去,很可能被它反咬一口。

納善也有點膽寒了,他的逆光劍僅次于鴻僉的塵霄碎金雙劍,舞動間青光閃耀,劍芒最遠可達到五米開外,任何怪獸只要被劍芒掃到,輕則皮開肉爛,重則筋斷骨裂。可即使是這樣納善也覺得很吃力了,怪獸實在是太多了,讓他殺不勝殺,他只能照顧到身周的人,遠處咆哮怪叫慘嚎的人獸大戰,他已經無力看顧。他奮起精神,狂吼道:“老帕!老大跑到哪里去啦!他再不來,這些人就全完蛋了!殺啊!”

柱頭等人圍成一個小圈,圈子里都是受傷的兄弟,他們手上的刺脊槍全部都給了身後還能站立的兄弟,讓他們在圈里向外射擊。柱頭小隊的人,每人都挺著一把聚鐮對著外面,他們已經無暇顧及圈外的人了,只能靠著聚鐮暫時遲滯怪獸的沖擊,再由身後的人用刺脊槍消滅怪獸。這個方法還算不錯,圈外的怪獸尸體越堆越高。人人都拼了命,殺紅了眼。

柱頭的雙眼血紅,吼出的聲音嘶啞難聽。土墩靠在他背後,單手舉著刺脊槍,那只殘臂緊緊扣著柱頭的脖頸,兩人頭靠著頭,他叫道:“柱頭,柱頭!快想辦法帶著兄弟們沖出去!你一定要帶著兄弟們沖出去!”柱頭用聚鐮死死抵住一頭劍齒豪,吼道:“開槍啊!”臭腳飛快地豎起聚鐮,狠狠刺進一頭搏殺獸的胸膛。土墩連擊兩槍,殺掉兩條怪獸,突然他大驚失色:刺脊槍的晶石已經耗盡,而他斷掉一只手臂,根本就來不及更換晶石。臭腳在一邊狂吼:“土墩!射!”

土墩眼看著劍齒豪的尾巴抽向臭腳,他悲吼一聲,扔掉刺脊槍,從柱頭背上躍起,合身撲了上去,“噗!” 劍齒豪鋒利猶如刀尖的尾巴狠狠插進土墩的胸口,他慘嚎著飛了出去。臭腳覺得自己的頭發都豎起來了,他知道土墩這是為了救他,他狂嚎起來:“土墩啊!我……他媽的!殺……啊!”一手頂住聚鐮,一手抽出砍刀,這一刀凝聚了他渾身所有的力氣,那只怪獸的腦袋被一刀削飛,噴出的鮮血濺得他滿頭滿臉。頑公也在圈內,他飛身來到臭腳邊,喝道:“臭腳,別沖動!”抬手劈翻另一條搏殺獸。

鴻僉知道不行了,上萬只怪獸不要命地沖過來,自己雖有修真者的實力可保無事,但是商隊的人就沒法保全了。黑尖騎和花尖騎早已炸了群,被蜂擁而上的怪獸沖得七零八落,現在就是想逃也沒有坐騎了。看著越來越重的傷亡,鴻僉心中悲憤之極,他順著外圈低飛,雙劍猶如無數彩花散射開來,霎時間,血肉飛濺。他不再顧慮是否會影響到自己的修真,開始大開殺戒了。

突然,怪獸群退了,兩只地火獸緩緩爬來,鴻僉知道大勢已去。近百米長的地火獸,一旦噴出火來,任何人都無法抵擋。鴻僉也不敢硬抗,他再次發出震天長嘯,試圖找到李強。商隊的人沒有一個逃跑的,誰都知道是跑不掉的。納善大吼道:“集中所有的虹錐炮,所有的刺脊槍通通到我身邊來!”鴻僉沒想到納善竟如此冷靜,也叫道:“所有的人都聽他的指揮!”

此時眾人都已六神無主,聽納善一聲吆喝,不由自主地都向他聚攏過去。三門虹錐炮都已經充填好能量,納善道:“所有的武器都對准左邊的那頭大家伙,聽我的口令……預備……放!”三道紅色能量光球在天空中劃出三道紅色的弧線,“轟!轟!轟!”其中兩道准確地擊中了地火獸的脊背,還有一道在它的頭部前炸開。與此同時,幾十支刺脊槍也一起開火。左邊的那只地火獸受到重創,突然發狂,向邊上的怪獸群跌跌撞撞沖去,霎時間,怪獸群一片大亂。

商隊里一片歡呼。納善大叫道:“繼續准備!他娘的……還有一只大的!”有人突然大叫道:“大家快看啊!快看那邊!”

只見天邊一抹金色亮起,像閃電般照得大地一片通明,大地突然劇烈震顫,促不及防之下,所有站著的人和獸都被掀翻在地。耀眼的金光將大地鍍上了一層金色,人人都感到有一股颶風從背上掠過,震耳欲聾的驚雷聲陡然炸響,就像晴天霹靂一般。

所有的人都嚇壞了,納善看見金光頓時渾身顫栗起來,他一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曾經見過兩次這樣的金光。他狂叫道:“鴻僉!老大有危險,你快去!”他跳起身來,急得狂呼亂叫。帕本急忙拉住他,說道:“老納!冷靜!冷靜!”鴻僉發出一聲尖利的長嘯,向著發出金光的地方急速飛去。

太皓梭是第一次全力反擊,鎮塔天雷將它蘊含的能量全部激發出來了。仙器所具有的威力,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龍千岳已經有所察覺,所以先護住了六個弟子,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對手反擊的是仙器。萬重大陣被太皓梭無匹的能量炸得粉碎,懸在空中的六角形法寶和四個弟子的白色手環通通化為灰燼,七個人的飛劍戰甲就像薄薄的瓷器被鐵錘砸中,碎裂飄散。

龍千岳只來得及撒出最後一道防護,那是他救命的法寶,但還是稍微慢了一步,虹韻子的功力最弱,肉身在一瞬間灰飛煙滅。明靈子和她是合籍雙修的伴侶,他眼睜睜地看著卻無法救助,半晌,他才長嚎出聲:“啊……啊……韻妹!哦……哇!”他急瘋了,心里恨極了李強。龍千岳為了抵擋太皓梭的沖擊也受了極重的內傷,他現在的樣子很難看,眼鼻口耳都流著鮮血。

明靈子抱著虹韻子的元嬰,他不僅恨死了李強,連帶著也恨起了龍千岳。他沖著龍千岳瘋狂地叫道:“你為什麼不護著韻妹!你……你不是我的師叔!”他覺得龍千岳不公平,自己的四個弟子安然無恙,卻偏偏讓他的韻妹遭了殃。

龍千岳噴出一口鮮血。他的大弟子憤怒地罵道:“明靈子!你混蛋!”抬手就給了他一記耳光。明靈子眼睛都紅了,說道:“好!你們等著瞧!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我發誓……”他咆哮著急速飛走了。

李強也是元氣大傷,他心里明白,要不是有太皓梭,自己肯定沒命了。他緩緩挺直身形,淡淡地說道:“龍千岳!這件事情沒完,我一定會去天戟峰討教一番的。”他還不知道,太皓梭已經將虹韻子的肉身毀掉,他與天戟峰已然結下了大仇。龍千岳心里一痛,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強竟然如此強橫無匹,不但破掉了萬重大陣,還將自己的法寶“震塔星”毀去,自己不但大敗虧輸,而且結下的仇家如此厲害,真不知道回去如何交代。

鴻僉長嘯著飛到李強身邊,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李強如此狼狽,瀾蘊戰甲上布滿了細密的裂痕,臉上血跡斑斑。他大叫道:“師叔!怎麼回事?他們是什麼人?”李強看見鴻僉,不由得松了一口氣,說道:“是天戟峰的人,商隊的人怎麼樣了?”鴻僉一聽就火了,怒喝道:“師叔,看我的!”碎金劍陡然炸開,射向龍千岳五人。

此時,龍千岳五人已完全失去抵抗能力。李強攔住鴻僉道:“讓他們走!老子不屑于趁人之危。”龍千岳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他心里也佩服李強的大氣,說道:“我們走!”四個弟子扶著龍千岳,搖搖晃晃地飛走了。

鴻僉收回飛劍,說道:“商隊傷亡慘重,現在快要頂不住了,後面又來了兩只神獸。”李強大驚道:“我們快走!”話音剛落,他突然像一塊石頭般從空中墜落。鴻僉一愣,立即明白過來,他嚇得魂飛天外,慌忙向下追去。

李強昏迷了。

');

上篇:第九章 陷阱     下篇:第十一章 傷亡慘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