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初識靈體  
   
第三章 初識靈體



卡本神使深知鎮塔天雷的厲害,這是天戟峰專門用來鎮守莽原的絕招。天戟峰最厲害的絕招是九環相扣的殛天之雷,即使是散仙也要避其鋒芒,一般修真者根本無法抗衡。他不知道李強已經見識過這種可怕的天雷,並且吃了不小的虧。

沒等納善再次吼叫,殛天之雷就劈了下去,一刹那間,所有的一切全部靜止下來,似乎連天地都停止了轉動。一道極其刺眼的白光閃過,“喀喇……轟!”納善和帕本被震得眼冒金星,渾身都顫抖起來。納善干嘔了一聲,一把拽住帕本,一顆心差點兒要跳出嗓子眼,他想說什麼,可是張張嘴,竟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四環相扣的殛天之雷將煉魂大陣一擊粉碎,滿天飄舞著破碎的旗幟和大量的水氣,奇怪的是,一些應該出現的東西卻失去了蹤影,無數的煉魂全部消失了,湖水看上去只有原來的一半深,顯得混濁不堪。湖心小島上露出一個巨大的祭台,祭台上有一個通向地下的深洞,里面冒出陣陣黑煙,台上只有八具靈鬼師的白骨,其他的東西都不見了。

耿風破口大罵:“膽小鬼!就會逃!混蛋東西,害得我白高興了半天。”

祭台邊上是無數具尸體,也不知道是被靈鬼師害死的,還是被殛天之雷震死的。除了祭台上的八具白骨,其他地方都躺滿了尸體,湖水里也有很多。這群修真者緩緩地降到湖面,有人說道:“又讓它跑掉了,看情形闐殛魔杖快要修成魔寶了。奇怪,這次好像有修真者被它利用了。”

納善四處張望,他說道:“老帕,我感覺老大已經走了,哎,我還從來沒有這樣清楚的感覺,對,老大就是走了。”帕本心里掠過一種很玄妙的感覺,他說道:“奇了,我也有這樣的感覺,師尊走了。”卡本神使說道:“你們兩個說什麼,老大到哪里去啦。”鴻僉說道:“別找了,老大走了,我也感覺到了。”

卡本神使說道:“真要命,老大還會過來嗎?剛好天戟峰的朋友也在,我還准備邀老大去天戟峰走一趟,商談莽原的事情。”納善口快,嚷嚷道:“什麼鳥毛天戟峰,只會以多欺少,還他娘的設下陷阱,讓老大吃了大虧……”鴻僉急忙喝道:“納善,住口!”納善才不甩鴻僉呢,他繼續說道:“老大說了,到時候會上天戟峰去討公道……”

鴻僉大急,知道事情麻煩了。卡本神使驚得心都要停跳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他閱人無數,深知李強不是盛氣凌人之輩,幾乎可以肯定是天戟峰的人惹事。他心里不禁暗暗叫苦,要知道李強的背景實在是太可怕了,且不說他身後有龐大的重玄派和元始門,最要命的是,他現在還有一個修真界都難得一見的散仙師尊。卡本曾經親眼目睹其厲害之處,他老人家要發起飆來……卡本簡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鴻僉因為和李強談過,所以知道他的想法。李強雖然很氣憤,但是並沒有想要天戟峰怎麼樣,他只是非常反感天戟峰的做法,對他們的自大傲慢很惱火。鴻僉說道:“沒那麼嚴重,師叔只是說說而已。”他將李強和明靈子結怨的經過詳細地說了一遍,卡本神使聽得手腳冰涼,冷汗都冒出來了,如果天戟峰的人打死了李強,這筆帳就沒法算了。

耿風在邊上聽著,眼睛微微眯縫,一絲精光閃過,他在琢磨一旦打起來他會站在哪一邊。突然他笑了,說道:“卡本神使,嘿嘿,這件事情你要處理好啊,不然,嘿嘿,我知道,天籟城肯定不會答應有人欺負小瘋子的,而且,我老瘋子可是看在小瘋子的面上,才幫天戟峰的忙的,如果……嘿嘿,你可別怪我發瘋啊。”卡本神使頓時頭大無比,說道:“大家別沖動,這件事情我立即就辦,一定給老大一個交代,好嗎?”

卡本神使立即去找天戟峰的修真者,和他們商量起來。

李強是追著闐殛魔杖去了。

他潛進祭台下面剛一會兒,天上的鎮塔天雷就響了。李強一聽就知道是天戟峰的修真者到了。他被鎮塔天雷擊中過,知道那玩意兒非常厲害,急忙潛到湖底的地下,同時放出吸星劍。按理在地行時是不能用飛劍的,不過,他現在的吸星劍與眾不同,是霧化的真幻劍氣,和在空氣里運用沒什麼區別。

闐殛魔杖沒有等到鎮塔天雷的最後一擊,它似乎靈性十足,知道擋不住殛天之雷,立即遁地逃竄,李強馬上追了上去。闐殛魔杖遁地的速度極快,它拖著一道黑沉沉的尾巴,靈巧地在地下穿行,李強的地行術明顯比它差,好在放出的吸星劍發揮出意想不到的作用,他整個人都罩在劍霧里,就像一條巨大的游魚,在水中游動。

李強心里奇怪,自己在小鎮外不是已經斬斷它了嗎?怎麼現在一點也看不出來?而且,湖面上的祭台不是幾天就能夠建成的,難道闐殛魔杖會分神?他真的想不通其中的奧妙。漸漸地,闐殛魔杖的速度越來越快,李強拼命催動真元力狂追不舍。也不知道追出去多長時間,當快要失去它的蹤影時,李強發現它穿進了一條甬道里。

穿行到甬道邊上,李強停了下來,他現在對甬道之類的玩意兒有很大的戒心,他放開神識,發現這是一處縱橫交錯的地下宮殿,似乎比天庭星莫懷遠居住的星星宮還要大很多。猶豫了片刻,李強決定還是升到地面上,看看到了哪里再做決定。

開始上升的速度很快,不過,接近地面時可就不妙了,一股巨大的粘勁纏上身來,李強感覺就像陷進流沙里,掙紮不得。他反應算快的,立即向下沉去,他知道這是因為地面被禁錮了。其實,上面就是莽原,李強不知不覺已經到了莽原的腹地。

讓李強感到心驚的是,他似乎被粘住了。他不由得苦笑起來,這要是出不去,可不就是被活埋了嗎,而且還是自己找來的。這時真幻劍氣發揮出巨大的作用,李強整個人就像一只尖利的錐子,急速向下旋轉起來,真幻劍氣圍繞著他,將身邊的東西劃開。就在李強轉得頭暈眼花之際,他終于脫開了這股可怕的粘勁,掉進一條甬道里。

李強氣哼哼地嘀咕道:“又進來了,唉!我大概這輩子都擺脫不了地老鼠的命運,怎麼到哪里都進洞,真苦命啊。”心里雖然有點惱火,可他的性格向來是隨遇而安的,定下神來,他細細打量起這條不大的甬道。甬道只有一人高,截面是圓形的,微微向下傾斜,里面的空氣渾濁不堪,陰沉沉的沒有一絲光亮。

李強歎了一口氣,向下走去,他現在根本不需要光線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周圍的一切,畢竟現在他已經是出竅期的高手了,膽子比以前不知道大了多少倍,不過,他還是穿上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自從離開地球,他見過太多不可思議的玩意兒,小心對待一切是他的原則。

戰甲上淡淡的金藍色光散射開來,映照著坑窪不平的洞壁,李強完全失去了闐殛魔杖的蹤影,也感應不到它的存在。周圍非常安靜,偶爾會聽到洞壁上水珠滴落的聲響,“噠噠”的聲音顯得洞里更加寂靜可怕。

順著甬道向下走去,李強的神識也沿著這條狹長的洞壁向前探去。轉過一個彎口,李強一眼看見一個人影,他暗吃一驚,因為他的神識完全沒有發現那人的存在,吸星劍立即飛出,奇異的劍霧環繞在身邊。他緩緩地靠近,這才發現是一個半跪著的骷髏,肉身早已經腐朽,只剩下一副空蕩蕩的骨架,地上還散落著一些戰甲的碎片。李強立即斷定這是一個修真者的遺骨,因為骷髏的頭蓋骨上有一個拳頭大的洞,那是元嬰出竅時炸開的出口。李強將吸星劍縮回體內。

“咔啦啦……嘩!”

骨架突然散落坍塌,遺骨撒了一地,一條儲物腰帶露了出來。李強伸手撿起,稍稍查看,發現腰帶里居然還有一些東西,他來不及細看,便把儲物腰帶收進手鐲里,繼續前進。沒走多遠,洞壁上的一點晶亮的閃光引起李強的注意,走近才發現這是一把插在牆壁上的飛劍,只露出一點劍尾。李強拔出飛劍,回頭看了骷髏一眼,知道這把飛劍一定是他的。

這把飛劍的形狀猶如柳葉,兩頭都是尖刃,比一般的飛劍要大。李強現在可算是煉器的大師了,入手就知道這把飛劍煉制得很差,唯一讓他感興趣的是飛劍的材質,這是他沒有見過的一種金屬,似乎很特別,他隨手收進手鐲里,暫時沒有時間研究。

甬道越來越小,李強必須低頭行走。小海妖身上的藍光突然閃動,它低鳴一聲,飛到了前面。李強有些驚訝,說道:“你發現什麼啦?小家伙,回來,在這里亂飛可是會迷路的。”小海妖似乎有點委屈,“咕咕”鳴叫兩聲,飛回李強的肩膀上,晃動著小腦袋,頭上長長的翎羽掃在李強的臉頰上,惹得李強笑道:“小壞蛋,別亂動,癢癢!”

很快走到盡頭,一道青磚牆擋住了去路,李強伸手敲敲,聲音顯得很空洞,他知道牆後面是空的。吸星劍倏地湧出,劍霧無聲無息地侵進牆體,然後迅速縮回體內,青磚牆就像沙子堆砌的一般,突然坍塌下來,露出黑沉沉的一個洞口,一股陰寒的冷風吹進甬道里,牆後面是一個很大的空間。

李強探出身子,發現下面是空著的,他踏出洞口懸在空中。在瀾蘊戰甲淡淡的光暈照射下,他看得很清楚,這是一個四方形的超級大廳,無數根方形的青磚大柱矗立著,柱子高矮不一,高的伸展到天頂,低的只有一人高,每一個半高的柱子上都有一只雕像,上面的雕像都是不知名的怪獸形象,雕刻的手法非常寫實,猛一眼看去還以為是活物。

邊上是回廊石階,隱約看見有很多石門,都關閉著,不知道通向何方。所有的牆壁全都是青磚堆砌,青磚全是一尺見方,交錯排列,顯得非常整齊。李強心里驚歎,這要多大的人力物力才能修建成如此規模。

地上積滿了厚厚的灰塵,也不知道這里被封閉了多長時間。李強飄然落地,站在下面,仰頭向上看去,滿眼都是灰蒙蒙的,天頂距離地面少說也有幾十米,整個大廳顯得非常雄偉壯觀。他向不遠處的一張奇形石桌走去,剛走動腳下就發出細碎的“唦拉”“唦拉”聲,感覺就像踩在沙灘上一樣。

李強蹲下身來,撥開地上厚厚的積灰,他驚訝地發現,積灰下面是厚達一厘米的金沙,他抓起一把,吹去灰塵,那是米粒大小的黃金沙粒,在戰甲光暈的照射下,閃著金燦燦的光。雖然錢財對他沒有什麼吸引力,但是,看到地上全部都是金沙,李強也十分吃驚。他是從地球出來的,知道地球人對黃金的感覺,心想:“這要是在地球被人發現,乖乖!肯定轟動。” 他扔掉金沙,拍拍手上的灰,自言自語道:“可惜,老子拿了沒用。”

石桌上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李強注意到桌上的積灰微微凸起一塊,不留心很容易就忽略了。他伸手撣開灰塵,桌上是一張薄薄的長方形的黃金板,長約一尺,寬半尺,擦拭乾淨後發現上面刻滿了看不懂的文字,文字的線條還填上了不同的顏色。李強沉吟片刻,他搞不明白其中的含義,隨手將它收進手鐲里。

拿開黃金板,石桌上露出一個拳頭大小、紅色星形模樣的按鈕,李強好奇地按了下去,那個玩意兒縮進石桌里,四周依然一片寂靜,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李強心里十分奇怪,他用神識仔細探察過,這里既沒有機關陷阱,也沒有修真界常見的陣法埋伏,似乎就是一個很平常的地下石堡。

小海妖突然再次飛起,懸停在李強的頭頂上。一條黑色的虛影快速在前面閃過,霎時間,小海妖毛發俱豎,身上發出刺眼的藍光,整個青石堡都亮起來。李強突然聽到求饒聲:“饒命!饒了我吧!不要過來!嗚嗚……嗚嗚嗚!”那是小孩子的聲音。

李強立即阻止小海妖,喝道:“是誰?出來!”只聽見那個小孩的聲音:“求你將嗜魂妖收起來,它身上的藍光我禁不起,求你饒過我吧。”李強不知道那是元嬰還是魂魄,他想起莫懷遠當時的樣子,心里一軟,說道:“你出來吧,它不會傷害你的。”小海妖已經完全被馴服了,它小聲鳴叫著,飛回李強的肩膀上,閉上眼睛,身上的藍光暗淡下來。

不一會兒,一陣陰冷的風卷起地上的塵埃,一條淡淡的黑影在李強面前凝聚。漸漸地,黑影顯出原形,竟然是一個少女模樣的人,而且赤裸著身體。她有一頭長長的黑發,無風自動,朦朧地將身體掩蓋,可是身子還是隱隱顯露出來。李強微微一呆,他沒想到居然遇見了一個漂亮的女鬼。抬手扔給她一件袍子,李強說道:“穿上再說。”他扭轉頭去。

女鬼怯生生地說道:“大人,我的修為不夠,穿不上衣服,也幻化不出衣服,求大人饒過我吧。”李強哭笑不得,說道:“那你就不用顯出原形了。你叫什麼名字?”女鬼似乎察覺出李強沒有惡意,她從這個修真者身上感受到一種平和的心境,不禁暗暗祈禱這個修真者千萬不要看上她這個小小的靈體。

她心里很清楚,像自己這種元嬰幻化的靈鬼體,如果被修真者禁錮,那將是萬分悲慘的。她在元嬰初期時被迫舍棄肉身,若不是在這個古堡里找到了極其罕見的化形菇,元嬰早就消散了。仗著化形菇的作用,她開始轉修靈體,憑著變化莫測的靈體她躲過了幾次大難,可是這次遇見的是嗜魂妖,她知道無論如何是躲不過去的,因為嗜魂妖天生就是魂魄靈體的天敵,尤其這一只嗜魂妖,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定魂藍光使自己無法移動,實在是太厲害了。

她戰戰兢兢地說道:“大人,小女子叫古魅兒,大人叫我魅兒就行了。”李強見她只露出一張嬌媚的臉龐,身體的其他部分都掩在模糊的黑影里,點頭笑道:“魅兒……這名字有意思,你在這里多久了,怎麼會到這里的?”

古魅兒畏懼地看看小海妖,嬌聲道:“大人,我在這里很久了,到底住了多長時間,魅兒也不知道,我是從上面佛宗遺址里逃過來的,因為中了枯散毒霧,在上面的甬道里被迫自裂天靈,勉強逃出元嬰體,後來發現了這個古堡,就躲在這里修煉。唉,可是我的元嬰實在太弱了,所以只好改修靈體鬼身。”

李強取出在甬道里揀來的儲物腰帶,說道:“這是你的嗎?”魅兒整個人都呆了,半晌,她的聲音才嗚咽響起:“這是我的儲物腰帶……嗚嗚,這是我的!很久……很久了……”她的聲音越來越低。要是靈鬼體能夠哭泣的話,她一定哭得痛快淋漓,可是她已經沒有眼淚可以落下,只是嗚嗚咽咽的,感覺悲涼之極。

過了一會兒,古魅兒鼓足勇氣說道:“我能摸摸嗎?”李強笑道:“這是你的,還給你吧。”伸手遞出儲物腰帶。魅兒搖頭道:“我拿不了,因為我還沒有修煉到凝煉一體的地步。”她伸手在儲物腰帶上輕輕撫摸,臉上流露出傷心欲絕的表情。過了一會兒,她慢慢地飄然後退,小聲謝道:“謝謝大人。”

李強心里深深歎息,心想:“修真者如果喪失了肉身,竟然會是如此悲慘,從莫懷遠到面前的這個小姑娘都一樣,不管生前有多厲害,那都是沒有用的。”他不由得想起卡巴基老爹的話,尋思著:“自己如果能幫她一把就好了。”他輕聲說道:“魅兒,你想在這里繼續修煉,還是跟我走?這里陰森森的可不好玩。”

魅兒大驚,嚇得靈體不停地聚散,她顫抖著說道:“大人……大人,你就饒了我吧,我……我只是小小的靈體,魅兒不會出去害人的,也從來沒有吞噬過別的魂魄,我……我……”她不敢逃,因為有嗜魂妖在邊上,她是逃不掉的,她只是一個勁地苦苦哀求。

李強突然有一種很心痛的感覺,他後退一步,溫言安慰道:“魅兒別害怕啊,我沒有強迫你跟我走,我也不會傷害你的。”他不由自主地用上了天籟城的絕學翰音惑,聲音里飽含了強烈的同情意味。古魅兒慢慢地停止了顫抖,她感受到了李強的真誠,不過,她還是非常害怕。偷偷瞄了一眼李強,她小聲說道:“大人,魅兒就留在這里修煉,魅兒不敢出去。”

李強知道她很害怕,想了想他說道:“魅兒,別怕,既然你想留在這里,我不勉強,這樣吧,我給你建一座防禦陣,一旦有危險你就躲進陣里,應該能夠擋住絕大多數的修真者,可是遇見厲害的修真者就沒有辦法了,你看好嗎?”魅兒真是不敢相信,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修真者,她疑惑地問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幫我,魅兒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李強就算是放過她,也不需要為她做任何事情,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的。她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悔意。

');

上篇:第二章 殛天之雷     下篇:第四章 古魅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