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大幻佛境  
   
第五章 大幻佛境

劍霧就像高速旋轉的挖掘機,前方坍塌的泥土急速向李強身後噴湧。魅兒歎道:“哥哥,你好厲害呀,沒有人會用飛劍開路的,哇……真幻劍氣太可怕了,岩石塊都成粉末啦!”李強笑道:“不用真幻劍氣也一樣的,魅兒,只要會飛劍,這種程度的坍塌阻擋都困不住修真者。”魅兒嘻嘻笑道:“人家是誇誇你嘛,嘻嘻,哥哥是不是覺得輕松多啦。”李強笑道:“小丫頭,鬼名堂還不少呢。”

魅兒突然氣乎乎地說道:“哥哥欺負魅兒!魅兒本來就是鬼嘛,當然就是鬼名堂啦。”李強一愣,忙道:“魅兒,呵呵,哥哥說錯了,別生氣啦,呵呵。”其實魅兒說完就後悔了,她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資格發脾氣了,肉身早已消失,現在不過是一縷游蕩的靈體,只因強烈的求生欲望才沒有魂飛魄散,要不是李強,自己哪有出頭之日。她一個勁地自哀自怨,一時禁說不出話來。

李強問道:“魅兒,怎麼不說話啦,真的生氣了嗎?”魅兒聽著李強溫和的話語,不由得一陣委屈,一陣心酸,她小聲說道:“哥哥,魅兒沒有生氣……哥哥,你為什麼對魅兒這麼好?為什麼要幫魅兒?”李強知道這個小丫頭又鑽牛角尖了,便開玩笑道:“因為魅兒漂亮啊,是個大美人,這麼漂亮的姑娘我不幫忙,那我幫誰啊,呵呵。”

古魅兒一直以為李強是個很正經的修真者,怎麼也沒有想到他也會油嘴滑舌的,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這是哥哥說的話嗎?魅兒真不敢相信。”李強笑道:“這里好像沒有別人吧,我敢肯定不是別人說的,呵呵。”魅兒嘻嘻直笑,心情再次放松下來。

李強覺得吸星劍上的壓力陡然輕松下來,他說道:“好了,打通啦。”兩人轉過一個彎,眼前頓時明亮起來。魅兒認識這個地方,小聲說道:“哥哥,這是光明堂!魅兒來過這里。”李強問道:“來過?魅兒對這里熟悉嗎?”

魅兒說道:“為了探寶,魅兒曾經准備了很長時間,可惜還是遺漏了很多東西,這個遺址非常大,唉,當時太心急了,而且魅兒的功力不夠,這才吃了大虧。”李強並不是為了探寶,他是為了追查闐殛魔杖才被困在遺址里的。他說道:“魅兒,我們現在的目的是要找到出去的通道,我不能在這里待得太久。”魅兒說道:“唉,時間隔得太長了,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記得。嗯,順著這條通道……前面應該是大廳了,先去看看再說。”

這條通道和剛才的迥然不同,牆壁的材料很像在坦邦大陸見到過的那種會發光的板材,柔和的光從通道四壁散射開來。李強先用神識搜索了一遍,發覺沒有什麼陣法埋伏。魅兒說道:“這里因為實在太大了,只有很重要的地方才有厲害的機關埋伏。”李強點頭道:“哦,原來是這樣,還是得謹慎些,呵呵,小心沒大錯。”他這類地方去得多了,知道其中的厲害,在這種動輒千年都不會有人來的地方,一旦出問題,那可是真是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了。

所謂的光明大堂竟是用一種奇特的發光晶石鋪砌的,有不少發光晶石都已經掉落下來,這里也沒有陣法埋伏,顯得有些破敗不堪。大堂的形狀比較奇特,是少見的半月形,地上也有很厚的灰塵。李強是懸空踏進來的,他一眼就注意到地上的積灰,說道:“魅兒看!這是誰留下的腳印?”

地上的積灰上有一排清晰的腳印,凌亂地從左向右橫穿過光明大堂。魅兒仔細查看,說道:“哥哥,腳印是最近留下的,好像是有人被什麼東西追著跑……”魅兒指著一根柱子邊,又道:“看!他在那里跌了一跤,地上的灰被擦去了一大塊,還有一只手掌印。”李強發現魅兒觀察得非常仔細,點頭道:“不錯,是這樣的,可是他是誰?怎麼跑到這個危險的地方來。”

魅兒苦笑道:“哥哥啊,這里就是傳說中佛宗的最大遺址了,千百年來,有多少修真者希望找出其中的秘密,更何況這里面還有很多傳說中的法寶和寶物,要不是這里面凶險萬分,早就被人抄得底朝天了。”李強一直沒在意這里是什麼地方,聞言奇道:“這就是佛宗的遺址?難道我是在莽原的下面?”魅兒驚奇極了:“哥哥,你不會是從地下鑽進來的吧?莽原……上面不是莽原會是哪里?”小丫頭隨口一句話倒是說得很准確,李強確實是從地下鑽進去的。

李強心里暗暗叫苦,他知道最近莽原發生了大事,可是沒想到自己稀里糊塗就跑到最危險的佛宗遺址來了。原來闐殛魔杖就是從莽原遺址里出來的,這樣就可以肯定這里一定是出了問題。李強原准備和琦君煞一起來的,本想倚仗他的絕世功力做自己的保鏢,這下必須全靠自己的本事了。

李強說道:“魅兒啊,你說得不錯,哥哥就是從地下鑽進來的。唉!可惡的闐殛魔杖,竟然逃到這里來,等找到你,非把你劈成十七八段不可,哼哼!”他還在發狠,魅兒卻驚呆了,足有盞茶的功夫,她才結結巴巴地說道:“哥……哥啊,你剛才說的……說的是?是不是……闐……殛……魔……杖?”她的語氣驚恐不安。

李強根本就不知道闐殛魔杖是什麼玩意兒,他曾經用吸星劍斬斷過它,所以並沒有把它當做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氣憤這玩意兒隨意殺戮生命。他笑道:“沒錯,就是闐殛魔杖,它怎麼了?有什麼了不得的?”魅兒心里真很驚訝,她懷疑李強是不是清楚闐殛魔杖意味著什麼,看樣子李強好像根本就不明白。

魅兒歎氣道:“哥哥,闐殛魔杖是有生命的,它是一件著名的魔器。唉,要怎麼說哥哥才能明白呢?嗯,哥哥,你聽說過神器、仙器、魔器、靈器和寶器的說法嗎?”李強不好意思地嘿嘿傻笑了一聲:“我知道有神器和仙器,不知道魔器和靈器,寶器又是什麼玩意兒啊?”其實他自己身上就有一件仙器,但他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魔器、靈器和寶器。

李強看著肩頭上的小人兒,魅兒滿臉的驚訝不解,樣子十分可愛。他忍住笑:“看樣子魅兒都懂,能不能告訴哥哥。”

魅兒一本正經地說道:“嗯,看來要給哥哥補課了。先說說修真界的法寶,修真界的頂級法寶一般可以稱為寶器,在剛才說的五樣法寶中排最後。最厲害的是神器,是天神界的法寶,基本上是傳說,沒有人見過。其次是仙器,是仙界的法寶,差不多也是傳說,據說,有修真者發現過。排第三的就是魔器了,是黑魔界的法寶,也很少見。然後就是靈器,是靈鬼界的法寶……”

李強聽得津津有味,他插話道:“同種類的法寶應該有差別的吧,比如,都是仙界的法寶,一定也有高下之別吧?”魅兒白了他一眼,說道:“那是當然,就像哥哥用的飛劍應該算是寶器了,比一般修真者的飛劍不知道要強多少倍。闐殛魔杖也是一件厲害的魔器,嗯,奇怪,它怎麼會打不過哥哥的?闐殛魔杖再不行它也是一件魔器,沒道理的呀,除非哥哥身上有仙器克制它……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功力應該不夠啊……”她的聲音越說越低,眼睛不停地轉動,好像很傷腦筋的樣子。

李強真的非常佩服這個小丫頭,她竟然如此博學,自己如論如何也比不了,他笑道:“不會吧,我沒有覺得闐殛魔杖有多厲害啊……”魅兒急忙說道:“別說話,讓魅兒想想。”她靠在藍光的身邊,盤腿坐下,低頭苦思。李強覺得這小姑娘有點大驚小怪的,他微微一笑,不再說話,繼續向前飛去。

光明大堂里沒有什麼東西值得留意的,李強順著地上的痕跡跟蹤下去,一路上他發現牆壁上有不少爆裂過的印痕,似乎這里曾有過劇烈的打斗。李強突然停住身形,側耳聆聽,遠處隱隱傳來響動。為防止萬一,他再次飛出吸星劍,飛劍一出,立即驚動了還在沉思的魅兒,她問道:“哥哥,怎麼啦?”

恰好在這個時候,一聲爆裂的震響清晰地傳來,魅兒頓時緊張起來,小聲道:“哥哥,有動靜啊,是誰在斗法寶?”李強搖搖頭,小聲說道:“魅兒,勾住哥哥的瀾蘊戰甲,千萬不要現身,要不然哥哥會分心的,知道嗎?”魅兒倒是什麼都懂,吃驚地說道:“這就是瀾蘊戰甲?哎呀,哥哥,你滿身都是寶啊!”李強差點被她的話噎死,在家鄉農村,滿身都是寶,那是說的豬。

吸星劍化作濃濃的霧氣,將李強完全遮住。自從聽到真幻劍氣的三個境界,他得到極大的啟發,雖然局限于自己的功力境界,沒有辦法一下達到這樣的劍境,但是他已經開始有目的地追求了。他將劍霧遮住自己後,盡力模仿牆壁的顏色和感覺,慢慢地,他似乎隱進了牆壁里,緩慢地向前面飄去。

轉過幾個岔口,又到了一個出口,李強立在出口處,他完全呆住了。只見出口的外面是藍藍的天空和青山綠水,簡直像一座世外桃源。李強早已不是初出道的雛兒,他一下就明白這是幻覺,可那實在是太逼真了,清風拂面的感覺讓他覺得非常真實,非常舒服,心里不禁感歎:“如果以後自己要建潛修居所,這種方法一定要學會,修真界的新奇玩意兒還真多啊。”

魅兒傳音道:“哥哥,這是大幻佛境,千萬要小心,魅兒上次沒敢進去,不知道里面有什麼厲害的東西。”

“大幻佛境?”

李強歎道:“真是很了不起!魅兒知道大幻佛境有什麼厲害之處嗎?”他是第一次接觸到這樣逼真的幻境,有點吃不准應該如何面對,他心里明白,這一腳要是踏了進去,搞不好就會迷失在幻境里面。

魅兒膽怯地說道:“大幻佛境……我在典籍里看到過的,有點像修真界的幻空大陣的效果,但是更加厲害,更加精致,典籍里沒有提到破解的方法。哥哥,要不然我們從另外的地方走,避開這里。”她又開始害怕了。

李強盯著幻境,緩慢而又堅定地說道:“魅兒,不能避開!”魅兒疑惑道:“為什麼不能避開?這里的通道四通八達,隨便走那條都可以的。”李強搖搖頭道:“不是因為沒有路走,而是哥哥不能避開,如果繞開了,對以後的修真危害極大。修真就必須面對一切,這也是心的修煉。”魅兒不懂,因為她從來都沒有達到過李強的修真高度。

在李強踏進幻境的刹那間,身後的通道口就消失不見了,周圍的景色頓時一變,李強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條有湍急流水的小溪邊,他聽著“嘩嘩”的流水聲,不由得笑道:“魅兒,這里的景色真美,呵呵,要是能找到這樣的地方潛修,那就福氣啦。”他的語調非常平靜,似乎一點都不在乎這里面暗藏的凶險。

幻境里的一切顯得如此真實,天上飛翔的小鳥發出清脆的鳴叫,清風吹過臉龐,還可以聞到淡淡的花香和樹木野草的芬芳。李強蹲下身來,抓起一把泥土,他看不出這和平常的泥土有什麼區別。

李強踏進幻境後,一直覺得不可思議,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可信。他並不急于向前趕路,知道那是沒有用的,在天庭星的迷惑林里,他曾經領教過這種可怕的迷失威力。

魅兒卻感到非常害怕,她不知道下面會遇見什麼,只知道在幻境里什麼都會發生。這里的一切變化,和進入者的心境有極大的關聯,她因為是附在李強的肩頭,所以看到的一切都是李強眼中的景象,如果她是單獨進入,看到的就不是現在這些景物了。

她心里很疑惑,大幻佛境似乎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看著李強悠閑地走動著,她有些糊塗了。李強看著溪水里游動的小魚,撿起溪邊的一塊碎石,丟進水里,“咚!”溪水里的小魚慌慌張張地游開了。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可信,他嘴角泛起一絲微笑,說道:“魅兒,這里真好!讓我想起在家鄉的時候,我老家也是山區,有一條山澗,水流清澈,常年流淌,我最喜歡坐在邊上遐想,呵呵。”話音未落,景色頓變。

李強發現自己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眼前的景色,竟然與他剛才想到的一樣,他仿佛回到了老家的山區,還像少年時代那樣,坐在山澗前。李強吃了一驚,忍不住說道:“乖乖,這麼靈驗,真是想什麼來什麼。”他的樣子很滑稽,惹得魅兒“咯咯”直笑。

雖然李強很清醒,但是眼前的景色已經成功地使他失去了平靜的心態,他突然極度地想和家人團圓。大幻佛境開始發威了。眨眼間,李強發現自己站在家中的房間里,那是少年時的破舊老屋,還和自己求學離家時一樣。他頓時癡了,眼淚止不住落下,大聲叫道:“爸……媽……你們在哪里?我回來啦!”他的心境大亂。

李強一個箭步沖到屋外,屋外居然是一望無垠的沙漠,回頭一看,哪里還有自己家的老屋?滿天黃沙隨風聚散,大地一片荒蕪,咆哮的狂風發出尖利的吼叫,天色昏暗下來,遠處沉悶的雷聲響起,那是沙暴來了。

失望之余,李強不禁勃然大怒,大喝道:“搞什麼名堂?混蛋!”劍霧如夢似幻般湧出,劍氣急速膨脹開來,地上的黃沙被巨大的勁力掀起,狂暴地四散飛射。李強迎著沙暴沖去,他氣憤極了,全然忘記剛才看見的只是幻象,仿佛內心深處最寶貴的東西被突然奪去,使他無法控制地暴怒起來。他狂嘯著迎上沙暴,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

一堵連天接地的暗紅色風暴牆急速從遠處擠壓過來,在這堵巨大的沙暴牆下,李強顯得是如此的渺小,感覺是如此的無力。霎時間,李強無畏地直撞進去,頓時四周一片昏暗,尖利刺耳的呼嘯聲在他身周盤旋。沙暴里不止有沙子,還有無數的碎石,甚至還有無形的勁氣,李強渾身閃爍著駭人的金光,劍霧強行將一切接近的東西消弭得無影無蹤。

李強瘋狂地大笑道:“還有什麼?還有什麼?都拿出來,讓老子見識見識!哈哈。”

景物再次消失,沙暴突然沒有了,連一粒沙子也看不見。李強發現自己站在含林城的大街上,眼前立著一個修真者,他驚訝道:“怎麼會是你?”

恩剛一頭白發隨風飄揚,手里拿著烏擎膽,冷冷地說道:“這次看你往哪里逃!”李強大笑道:“老子似乎沒有想逃吧,哈哈!你是第一個和老子交手的修真者,再來過!”劍霧急速湧出,毫無阻礙地射進他的身體里,恩剛立即被劍霧炸成碎塊。李強微微一愣,這家伙怎麼如此差勁?一陣陰冷的風吹過,李強打了個寒噤,好冷啊。

周圍冰天雪地,白雪皚皚。

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阿強,這是你送我的小木雕,還給你……對不起……我……”李強的心猛地揪成一團,就像一股電流穿過心髒,他整個人都麻木了。他緩緩轉過身軀看去,那正是他的初戀情人趙琬玟。他一聲不吭,就這樣看著她慢慢離去。那是他深埋心底永遠的傷痛,竟然被幻境勾了起來。當時他才十八歲,家里一貧如洗,戀人因父母的阻礙,在一個大雪天提出分手,他就像現在一樣,默默地看著她離去,一言不發。

李強憤怒極了,心境徹底大亂,恨恨地咒罵起來。他猛然一驚,看著眼前的房間,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房門上的牌子——四零三號房,希爾頓飯店,他的長包房,里面是什麼他非常清楚。他憤怒得眼睛都紅了。

他陡然運出真元力,雙手快速地掐著靈訣,霎時間,他竟然連續五層疊加,這是他第一次完成五層疊加,他的功力已經可以這樣做了。

魅兒被李強的暴怒和種種變故嚇傻了,她一聲不敢吭,死死抓住藍光脖頸上的佛珠,驚恐地看著。當李強運出十八滅魔手時,她真的以為自己也進入幻境了。

李強整個人都發出了耀眼的金光。一朵朵金花從四面八方飄來,這些金色的花朵開始繞著李強盤旋,無數的銀芒金星也彙聚到他的雙手邊。魅兒在他的肩頭上看得清楚,他的手勢很怪,一手托在胸腹部,拇指中指扣成環,好像一朵盛開的鮮花,一手單豎猶如利劍般指向前方。隨著最後一層疊加完成,魅兒覺得整個大地都開始震顫,隆隆的驚雷聲在漂浮著的金花間相互傳遞。魅兒覺得非常害怕,同時心里又有一絲隱隱的興奮,她發現李強現在所發出的攻擊,竟然又是一種古老的近乎失傳的玩意兒,要不是自己喜歡鑽研各種典籍,還真不容易辨認出來,那可是傳說中的十八滅魔手啊。

魅兒突然發現,美麗耀眼的金花充斥在天地間,金花似乎無處不在,視野里看不見剛才滿天的黃沙,聽不到肆虐的狂風呼嘯,所有剛才看見的景物統統消失不見了,滿眼都是漂浮在空中的金花。一種奇異之極的感覺湧上心來,她覺得李強好像掌握了天地間所有的變化,這樣的想法讓她震撼不已。

李強在快速疊加符咒的同時,心境已然平複下來。十八滅魔手不愧是佛宗的絕學,他驚訝地發現,五層疊加和四層疊加完全是兩個概念,他細細品味著其中的不同。四層疊加是不能控制的,疊加完畢必須立即散發出去,中間絕對不能停頓,否則勁力的反噬會很可怕,而五層疊加卻不這樣,似乎可以收放自如,威力由心。他試著收攏空中的金花,隨著他掐定的靈訣,金花開始發生變化。

漸漸地,金花開始聚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花球。李強臉上露出一絲恍然的微笑:“原來是這樣……”花球急速收縮,化成一個拳頭大小的金光球,李強喝道:“定!”

魅兒眼前一亮,隨著李強的喝聲,金光球射出明亮的光芒,頓時大幻佛境的真實原貌顯露出來了。那是一個龐大的空間,地面上刻劃著無數的山水河流,沙漠戈壁,風云變幻,猶如隱在地下的另一個世界,地上有無數的白骨,還有各種戰甲武器寶物,零星散落,四處都有。她驚歎道:“媽呀,這要死多少人啊,嚇死魅兒啦。”

李強眼光一掃,立即被一樣東西吸引,那是一顆墨色的珠子,懸停在大廳中央,珠子發出一道道青氣射進地下。他知道這才是關鍵所在,便緩緩地靠了過去。

');

上篇:第四章 古魅兒     下篇:第六章 幻魔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