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幻魔珠  
   
第六章 幻魔珠

李強對那顆墨色的寶珠有一種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他已經很接近那顆珠子了。魅兒說道:“哥哥,我幫你拿!”她看見李強手掐靈訣,根本就不可能自己動手拿。李強沒有說話,實際上他根本無法回答,他所有的精神和勁力都集中在控制那個閃光的金色球上,他只能微微點頭示意。

魅兒幻化出一只小手,就要去摘那顆寶珠,李強突然輕哼一聲,嚇得魅兒急忙縮回手來。那顆寶珠突然漲大,無數道青光從珠子里射出,霎時間,四周的景色一變。魅兒發現李強腳下是滾滾波濤,抬頭看去,竟然身處大海之上,海里翻滾著無數只海怪獸,不時地還有一些背生翅膀的大海魚竄出水面,頭頂上空是一顆巨大的墨色大球,發出青熒熒的光,一看就知道是那顆寶珠,因為有金光球的照耀,它無法隱去痕跡。

李強大喝道:“合!”他凝聚的金色光球快速飛向那顆寶珠。魅兒知道,剛才的情形十分凶險,如果自己抓上那顆寶珠,可能整個靈體都會被吸走。

金光球沒入那顆寶珠內,海面陡然一暗。魅兒發現李強手里已經抓著那顆墨色的寶珠,周圍真實的一切重新顯露出來。魅兒喜道:“哥哥,我們成功啦!嘻嘻,哥哥好厲害哦。”李強捏著那顆寶珠,運足真元力壓制著它,暫時無法答話。

那顆珠子猶如活物,被抓在手里還不停地跳動。李強記起抓到寶物還在手中亂動的,除了這顆墨色的寶珠外,還有太皓梭。他心里一動,忽然想起了一樣東西,那就是庫勃給他的那串珠子。他一將那串雞蛋大小的連環珠取出,那顆拳頭大小的墨色寶珠立即停止跳動,突然發出青光,十八顆褐色的珠子也亮了起來,那是紅色的光芒,青紅兩色光交織在一起。李強迅即將真元力強行輸進去,一層紫色的光華籠罩在珠串外。

魅兒看見李強取出那串珠子,聯想到他剛才運用的十八滅魔手,她長長地歎了口氣,對著小海妖說道:“藍光啊,你的主人很了不起啊,看到沒有,那是幻魔珠,等我哥哥修煉好了,我們就可以進去住了,寶珠里一定有無數的魂魄靈體和元嬰,進去後你可要幫我啊。”李強笑道:“魅兒說什麼啊,一個人嘀嘀咕咕的,說給哥哥聽聽。”他神清氣爽地站在大廳中央,整串珠子縮得很小,緊緊扣在李強的脖頸上。

魅兒嬌聲道:“哥哥,那顆珠子就是佛宗最有名的寶貝之一,叫幻魔珠,可以困住靈體魂魄,里面也是幻境,和剛才看到的一樣,不過,只有靈魂體才能進去,要想出來,只有控制寶珠的人允許才行。恭喜哥哥,你已經是這顆珠子的主人了。以後魅兒也可以進去潛修,順便幫哥哥管理里面的靈體魂魄,嘻嘻,藍光也能進去的。”

幻魔珠就是大幻佛境的陣眼,被李強收去後,大幻佛境缺乏陣眼立即停止運轉,算是被李強徹底破解了。地上有無數的碎骨寶物,那都是千萬年來闖進幻境被困死在陣中的人遺留的,其中還有不少怪獸的骸骨,那是修真者訓練的靈獸,它們同樣也躲不過幻境的威力。魅兒說道:“這兒有好多法寶啊,哥哥,魅兒能不能揀?”

李強笑道:“當然要揀啦,好不容易才破掉的,留在這里不是浪費掉啦,呵呵,我們分頭去揀。魅兒,你懂得多,不要漏掉好東西,這是你的儲物腰帶,注意看一下,有沒有好的儲物手鐲。”魅兒開心得嘻嘻直笑,她身前進入佛宗遺址,就是為了收集寶物,這下機會終于來了,她高興異常,立即從李強的肩頭飛了出去。

整個大廳有三十四根合抱粗的柱子,柱子的表面也刻畫著懸崖峭壁,高山流水,大廳的天頂上面隱隱約約有白云飄飛。地上的遺骸有二三百之多,李強每揀拾一具骸骨上的遺物,就把散落的骨頭堆在一起,用天火將其化去。一路搜檢,他也發現了不少東西。

能夠到達幻境的人,修真水平都不算差,攜帶的裝備也多。李強發現了一個很奇特的現象,這些死去的修真者身上全都沒有晶石。細細一想,他恍然大悟:修真者雖然可以不吃不喝,但是必須要有能量供應,如果常年缺乏能量,肉身就會慢慢萎縮,並且會牽滯元嬰的修煉。

在幻境里,人隨著心境的變化,往往會不由自主地大打出手,因此能量消耗極大,最為可怕的是,由于幻境吸走了所有的能量,修真者除了自己攜帶的晶石以外,在幻境里是吸收不到任何能量的,很多人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只能兵解,但是又擋不住幻魔珠的威力,被卷進珠內,因此進入這里的人只要被困住了幾乎是沒法出去的。

李強暗道僥幸,要不是他掌握了十八滅魔手,一定也逃脫不了如此可怕的幻境。魅兒在另一側驚喜地大叫:“哥哥,我找到一個手鐲,好漂亮啊,里面有好多東西哦,哎呀!這是‘摩天火焰輪’,哥哥,這可是一件寶器……哥哥……”小姑娘興奮地飛過來,遞給李強一只黑色的圓盤,然後又“咯咯”笑著飛出去搜尋寶物了。

那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色圓盤,制作得十分精美,圓盤上布滿了紅色花紋,在黑底色的襯托下顯得非常好看,圓盤中央微微凸起,圓盤的邊緣是銀白色和豔紅色交錯排列的尖利齒口。李強運真元力探測了一下,立即判定這是一件奇寶,雖然還不知道如何使用,但是里面精巧的構思,讓他驚歎不已。

收起摩天火焰輪,李強繼續搜尋,很快就將左側的物品和骸骨清理乾淨。他看見一根大柱子邊散落著一堆枯骨,便走了過去,發現這人遺留下來的戰甲很有意思,像是用透明的有機玻璃制作的,戰甲里流轉著猶如彩虹般的光暈,非常精致美麗,戰甲入手的感覺非常柔軟,像絲般滑爽。拿起戰甲,李強立即收進手鐲。枯骨從戰甲里掉落下來,李強又發現了三件東西,一個手鐲,一把飛劍,還有一張藍色的星形狀牌。

李強已經精通煉劍之法,對于飛劍他頗有見解。這把飛劍形狀像一根針,它的尾部扁扁的猶如一把鏟子,樣子非常少見。煉制的材料也是李強沒有見過的,和戰甲的樣子有點像,半透明的,劍體里也有七色光暈。李強不禁感歎,即使自己是重玄派門人,最為精擅的是煉器,可還是不了解修真界里很多古怪的法寶。

那只手鐲只有一指寬,鐲面是翠綠色的,樣子比較秀麗,他試著戴在手上。這只手鐲的空間不大,比自己用的潭博手鐲要差很多,里面還有不少物品,其中只有一件東西是他感興趣的,那是一只玉瞳簡,他沒有時間查看,依舊放在手鐲里。

那張藍色的星形狀牌,李強看不出有什麼名堂,順手也收了起來。

李強和魅兒兩人足足忙了大半天的功夫,才算清理完畢,收獲之豐盛出乎他們意料,僅飛劍李強就收了百十把,各種武器和戰甲也很多,還有一些比較少見的物品。李強最在意的是玉瞳簡,也收了十來個之多。魅兒更是興高采烈,她以前的裝備和收集到的物品相比簡直一文不值,實在是太差勁了,這里隨便哪樣東西都比她原來的強。

魅兒縮小後飛回李強的肩頭坐下,笑眯眯地取出一粒拇指大小的靈丹,說道:“藍光,這是給你的,碧髓丸……好東西哦。”李強笑道:“碧髓丸是什麼東西?是藥嗎?”魅兒笑道:“魅兒也是第一次見到,不過,魅兒知道這個東西是專門給靈獸吃的,可以增長靈獸的功力。剛才發現了幾大瓶,嘻嘻,正好拿來巴結藍光啦。”

小海妖張嘴吞下靈丹,偎在魅兒身邊,依然閉上眼睛睡大覺。魅兒晃動著兩只小腳,一手撫摸著藍光的腦袋,笑道:“就會睡覺,小懶蟲!”一邊說一邊東張西望,突然她緊張地叫道:“哥哥!哥哥!你看!”李強轉頭看去,只見一個影子靠在最遠處的那根柱子邊,像是一個人在盤腿打坐。

李強問道:“魅兒,你剛才沒有看過那里?”魅兒連連搖頭,說道:“沒有啊,我以為哥哥去看過了。”李強飛出吸星劍,慢慢走了過去。那是一個盤腿而坐的人,身上一絲不掛,既沒有戰甲也沒有飛劍,兩只手掐了一個奇怪的靈訣,放在襠部上方,渾身上下只剩下薄薄的一層皮附在骨架上,頭上的白發一直拖到地面,看樣子早已經死透了。

魅兒注意看他手掐的靈訣,驚訝道:“哥哥,這是‘震百靈覺印’,是自我禁錮的印訣,很少見到的。”李強歎氣道:“魅兒,哥哥真要向你學習了,魅兒實在了不起,什麼都懂啊。”魅兒被李強誇獎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嬌聲道:“哥哥……”李強故意逗她,大聲道:“魅兒叫我什麼事?”魅兒剛要發嗲,突然瞥見那人微微一動,嚇得她大叫道:“他……他動了!”

李強驚得後退一步。那個骷髏般的人突然睜開眼睛,死死地盯著李強,他嘴巴動了動,似乎要活動一下,然後露出滿口的白牙笑了,那種笑容讓人看了瘆得慌,簡直就是骷髏頭張嘴。魅兒嚇得直抖,不敢再說話。李強很快鎮定下來,問道:“朋友,你被困在陣里多久啦?”

那人吃力地扭扭頭,脖子發出“咔叭”“咔叭”的聲音,他想說什麼,但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他似乎非常難過,眼睛里透出一絲懇求的神色,李強不懂他的意思,問道:“你要幫忙嗎?需要我做什麼?你說。”他也是一時糊塗,那人要是能說出話來,還用等到現在。

那人的眼睛死死盯著李強,嘴巴再次張開,終于發出了嘶啞難聽的“嘎嘎”聲,可說的什麼誰也聽不懂,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種絕望。李強略一思索,終于明白過來,他手里突然多出兩塊水屬性的碧潮石,那是上品的仙石。魅兒大驚小怪地叫道:“哥哥,你拿仙石干什麼?這種仙石很難找的,是上品的寶石啊。”

盤腿而坐的那人一見到仙石,眼睛里似乎要爆出火花來,就像餓得要死的人,突然發現面前擺放著一桌豐盛大餐一樣。李強蹲在他的面前,將仙石放在他手中,那人向李強微微點頭,脖子再次發出可怕的“咔叭”聲。魅兒小聲嘀咕道:“哥哥真大方,拿上品仙石隨便送人,自己萬一不夠用了怎麼辦?”她現在想任何問題,都是站在李強的立場上考慮,她覺得自己的哥哥吃虧了。

李強說道:“魅兒,這人很了不起,你看周圍的圖案,刻畫的都是黃沙戈壁,他大概是把自己埋進地下,然後將自己禁錮起來,這樣能將幻境的威力降到最小,所以他才能熬到現在,這需要多大的決心和毅力啊,這人真厲害!”魅兒笑嘻嘻地說道:“那也沒有哥哥厲害,哥哥一進來就把幻境破掉了,他是不能比的。”她的馬屁功竟也不次于納善,抓住機會就使勁吹捧。

李強搖搖頭,不以為然地說道:“如果沒有學會十八滅魔手,我們比他還要慘,只能說我們的運氣不錯。”他非常清楚幻境的威力,那種心境的轉化,不是一般修真者所能抗拒的。李強之所以能破掉幻境,這要得益于他廣交朋友,學會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其實他心里還是很後怕的。

魅兒和李強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卻從心底里信任他,視他為最親近的人。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笑道:“哥哥,魅兒剛才找到的摩天火焰輪,那是一件寶器哦。”李強點頭道:“沒錯,這件法寶似乎是兩用的,可以攻擊,還可以護身,以後有時間再修煉它。”魅兒嘻嘻一笑,感覺很是得意。

那人雖然有仙石在手,但是長期的禁錮已經使他奄奄一息了,他竟然無法吸收到仙石的能量,急得他上下牙相互急促撞擊,發出“得得得”的敲擊聲。李強察覺不對,轉眼看去,不由得一驚,說道:“魅兒,你給我們護法,他要是沒有人幫助就不行了。”不等魅兒回答,他盤腿坐在那人的邊上,將真元力湧進那人的體內。

那人的小宇宙就要干涸了,元嬰更是有氣無力的樣子,李強小心地推動他的小宇宙旋轉。幸好李強非常小心,若是他急于求成,那可能就要好心辦壞事了。漸漸地,那人的小宇宙開始艱難地轉動起來。李強發現他的小宇宙與眾不同,那是無數道彩條般的光,呈螺旋狀環繞著元嬰,彩條很黯淡。李強知道他已接近散功的邊緣,自我禁錮後他是無法兵解的,如果沒人幫他,他最後的結果將會非常悲慘,那是修真者最不願意得到的結果,功消神散,一事無成,連元嬰也會化為無形。

魅兒和藍光都飛到空中戒備著,魅兒很緊張,生怕這時候闖進來什麼厲害的玩意兒。她因為是在元嬰初期兵解的,在境界上與高手差了一大截,她對于李強的舉動心里很不以為然,按她的想法,李強給他仙石就已經很不錯了,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李強竟然敢伸手救人,她真是非常擔心。

那人得到李強的協助,漸漸緩過勁來,只見他渾身泛起彩光,在彩光中,他一頭白發根根豎立,就像一只巨大的刺猬。最為驚人的是,他那骷髏骨架似的身材竟然也豐滿起來,臉上身上枯死的皮膚大塊大塊脫落,露出里面白嫩的新肌膚。李強松開手,自己也拿著兩塊仙石恢複起來,剛才他耗費了極大的真元力。他發覺那人的修真水平遠高于自己,應該是分神期的高手了。

李強首先恢複過來,站起身問道:“魅兒,有沒有情況?”魅兒在一個角落里向李強連連招手:“哥哥快來!快來!”李強起步要走,轉念一想又停下,在那人身邊放下一套衣褲,這才飛身來到魅兒身邊,問道:“什麼事?”魅兒化成一個半米高的小姑娘,站在一個牆腳處看著什麼,一只手不停地招呼李強過去。

魅兒察覺李強已經來到身邊,她也不回頭,說道:“哥哥,你看那里,是不是很奇怪?”那是一團約一米見方的旋轉著的黃色氣體,正在牆腳處環繞,好像是從牆外湧進來的,又不時地縮回去。李強也不懂這是什麼東西,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這團氣體和整個大廳里的幻境壁畫截然不同,絕對是獨立的。他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魅兒,這里的東西我們不可能都懂,我看還是小心點好。”

魅兒重新跳到李強的肩頭,笑嘻嘻地說道:“搞不清楚就算了,魅兒還是在哥哥身上感到安全。”她根本就不是要不要小心的問題,而是對遺跡里所有搞不清的玩意兒都很懼怕。

邊上突然有人插話道:“這是什麼我知道!”李強一驚,微微飄開身形,發話的人無聲無息地來到身邊,他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李強問道:“你已經恢複了嗎?”那人點頭道:“雖然沒有完全恢複,但是已經不礙事了……嗯,我……我欠你一份情,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他的語氣顯得有些傲慢。魅兒氣得嬌哼一聲:“一份情?胡說八道,是救命之恩……”李強咳嗽了一聲,打斷魅兒的話,不以為然地說道:“舉手之勞,不用記掛。哎,那個黃色氣團是什麼東西?”

那人臉色微微一紅,他沒有想到李強會這麼說,他心里其實非常慚愧,可是因為他的身份很高,有點放不下架子。他說道:“這是佛宗的五大秘穴之一,是由大幻佛境守護的秘穴,這團黃色的氣體叫‘佛塵’,是配合幻境的寶物,幻境被破掉,這團東西就浮出來了。”他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幻境的陣眼是一顆幻魔珠,如果你收到了那顆幻魔珠,恭喜你,你可以進去了,因為只有佩戴幻魔珠的人才能走進這個秘穴里,其他人是進不去的。”

魅兒一邊盯著那人看,一邊低頭沉思,突然她眼睛一亮,脫口而出:“天下七道……白發吳嗔……你是修真界傳說中的七大高手之一的吳嗔!”那人連連後退,低喝道:“誰是吳嗔?我不是!”他激烈的反應讓李強都感到吃驚。魅兒肯定地說道:“我在玉瞳簡里看見過你的影像,你就是吳嗔!”那人的臉色一會兒紅一會兒青,顯得既尷尬又難過。

李強轉念一想,頓時明白了他的心情,作為一個前輩高人,被一個晚輩救出,實在是一件很難堪的事。不過,李強對他如此激烈的反應不以為然,笑嘻嘻地說道:“嘿!七大高手,我就救出兩位了,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吳嗔一呆,問道:“還有一個是誰?”無意中他已經承認自己是其中之一了。

“老怪道琦君煞……你應該認識吧。”

吳嗔還沒有說話,魅兒卻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老怪道琦君煞?天哪!七大高手排第一,最有希望超越渡劫期的高手,哥哥,他也是你救出來的?”小姑娘的眼神都不對了,她無法相信這是真的。吳嗔半晌都說不出話來,他當然知道琦君煞是誰,七大高手雖然彼此交情一般,但是其中高下,七人心里都是有數的。

吳嗔吃驚地問道:“他難道還在,沒有渡劫嗎?”他知道老怪道早已經是合體期的超級高手了,按理現在應該超越渡劫期了。李強說道:“渡劫?他不用了,他已經修成散仙了。”吳嗔張口結舌,半晌才道:“啊!可惜!可惜!”臉上竟然露出一絲喜色。魅兒瞥見吳嗔流露出的喜色,感到很不理解。李強卻明白了,他是在商場打拼多年的人,看人的眼光還是很准的,心里不禁歎息:看來七大高手之間的明爭暗斗也不少。

琦君煞兵解後修成散仙,意味著他永遠不可能渡劫到大乘境界,吳嗔雖然修真水平比他低,尤其是被困在大幻佛境里,修為不僅沒有增長半點,甚至還倒退不少,差點就徹底完蛋了,但是他保住了自己的肉身,這樣他還能繼續修煉下去,直至到達渡劫,參悟大乘,這是琦君煞永遠也比不了的,他臉上流露出的喜色就是這個意思。

李強笑道:“琦君煞……嘿嘿,現在是我的師尊。”吳嗔盯著李強看了好一會兒,李強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吳嗔長長地歎了口氣,滿頭的白發無風自動,說道:“這個老怪道,精明得可怕,竟然找到這樣的弟子,運氣實在是太好了。”他也看出李強的潛力非同一般,心里不禁羨慕起琦君煞來。李強笑嘻嘻地說道:“我是重玄派的李強,拜見前輩。”吳嗔和琦君煞是同輩的高手,李強稱他一聲前輩也不為過。

吳嗔怪叫道:“你是重玄派的核心兄弟?”魅兒也尖叫起來:“哥哥你是重玄派啊!他……他也是重玄派的……你們是自家人啊!”吳嗔伸手,手指上顯露出他的釋魂龍戒,李強也蒙了,他伸出手來,也露出釋魂龍戒。吳嗔心里快活極了,被自己的兄弟救出幻境,怎麼說都不難過了。他呵呵笑道:“老弟,誰是你領路人?”

李強也非常開心,他親熱地叫道:“大哥好!我的領路人是傅山,傅崇碧大哥。”

吳嗔徹底驚呆了。

');

上篇:第五章 大幻佛境     下篇:第七章 佛塵秘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