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佛塵秘穴  
   
第七章 佛塵秘穴

“傅山?你說的是傅山!”吳嗔激動得滿臉通紅。李強不明白他為何如此驚訝:“大哥,我沒有騙你,真的是傅山傅大哥。”吳嗔大叫道:“好小子!我白發吳嗔太高興啦,哈哈,哈哈哈!”魅兒知道吳嗔是李強的大哥後,說話變得客氣多了,笑道:“我是古魅兒,以後我也叫你大哥啦,大哥你認識傅老爺子?”

吳嗔點點頭,說道:“小丫頭,我是傅山的領路人,你說我會不認識他?哈哈。”李強差點被他嚇死,開玩笑,傅山的領路人,等于就是傅山的師尊,雖然他們都是以兄弟相稱平輩論交,但是實質上,每一個領路人和他帶出的兄弟關系都要親密得多。重玄派內部的核心兄弟,也是分成幾個系統傳承的,每一系各有特點,都是單傳,吳嗔開心的是,李強竟然是傅山的小弟,看來他這一系有望在重玄派發揚光大了。

李強結結巴巴地說道:“大……大……大哥,我……我後怕啊……”吳嗔不懂他的意思,笑呵呵地說道:“老弟,怕什麼啊?這里只有幾個地方厲害一點,別的地方有大哥在你就不用怕啦。”魅兒卻聽懂了李強的意思,她小聲說道:“哥哥,對不起啦,魅兒不知道他老人家是自己人。”吳嗔道:“你們在說什麼啊?我不明白。”

魅兒不好意思地說道:“吳大哥別生氣哦,魅兒剛才……”李強趕緊打斷她的話頭,笑道:“大哥,沒什麼,這個給大哥嘗嘗。”他取出一盤各種各樣的靈果,遞給吳嗔,心里暗自慶幸剛才毫不猶豫地救助吳嗔,如果剛才一走了之不加理會,以後又得知吳嗔是自己人,這個後悔藥可就不好吃了。吳嗔眼睛都放光了,一把抓過靈果,大吃起來,嘴里還含糊不清地唧咕著什麼。

一盤靈果被吳嗔風卷殘云般嚼吃一空。

抹抹嘴巴,吳嗔滿意地長出一口氣,笑道:“很久沒有吃過東西啦,呵呵,老弟真是與眾不同,我想要什麼你就給什麼。”李強微微一笑,他要是想拍馬屁,誰能擋得住?不過,拍吳嗔的馬屁,那是看在傅山的面子上,誰讓他是傅山的領路人呢。李強問道:“大哥,你進到幻境有多長時間啦?”

吳嗔苦笑道:“記不清了,太久啦,我是在斗法寶的時候被挪移進來的。媽的,要不是我的仙石多,早就頂不過去了,可惜最後仙石還是耗光了,實在沒辦法才自我禁錮的。哎,你怎麼會到這里來的?”李強將最近發生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當吳嗔聽到佛宗早已湮滅,這里只是遺跡時,他的反應幾乎和琦君煞一樣,氣得直跳,一副很不甘心的樣子。

李強又說到為追闐殛魔杖進到遺跡時,吳嗔的神色凝重起來,沉吟了好一陣,他才說道:“奇怪,沒有魔頭哪來的闐殛魔杖,難道是……應該不會啊。”他很嚴肅地說道:“老弟,你要小心了,這里的情況有些複雜,闐殛魔杖的現世,意味著有大變故發生,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清楚。”李強聽到類似的說法太多了,已經有些麻木了。

魅兒一直惦記著秘穴,這可是佛宗的五大秘穴之一啊,她忍不住插話道:“哥哥,吳大哥說你可以進到秘穴去,我們進去看看好不好。”吳嗔掃了一眼魅兒,說道:“老弟收到幻魔珠了?”李強指指脖頸,一條珠串顯露出來。吳嗔暗吃一驚,說道:“滅魔佛珠,好家伙!這件寶貝給你搞到啦,哈哈,看來佛宗真的湮滅了。”他又道:“怪不得,你學會了十八滅魔手……運氣太好了,否則是無法收到幻魔珠的。”

李強心里一直有件事情吃不准做得對不對,猶豫了一會兒,張口問道:“大哥,重玄派的核心兄弟能不能拜師?”吳嗔不由得笑了起來,說道:“是不是為了拜老怪道為師的事?媽的,只是便宜了那個家伙,這下古劍院算是賺大發了。沒事的,我們這派的特點是核心兄弟可以隨心所欲,無論收徒或者是拜師,沒有人會管你的,其實,重玄派是一個奇特的門派,咦?傅老弟沒有和你解釋過嗎?”

李強笑道:“沒有,傅大哥沒來得及和我說這些,我們就分開了,而且小弟修真時間極短,呵呵,以後再慢慢了解吧。”吳嗔感歎道:“唉!我帶傅山的時候也是撒開手不管的,我只帶了他不足百年就離開了,沒多久就被困在大幻佛境里,沒想到卻是他的小弟救出我來的,呵呵,真他媽的有意思,哈哈。”他又道:“古劍院這下了不得啦,老怪道和老弟這一去,嘿嘿,那可就熱鬧啦,他們這種門派最拘泥輩份和實力了,老怪道的輩份在古劍院可嚇人,想想都好笑,老弟……算了,以後你去了就知道了,還是我們重玄派好,隨心所欲,沒那麼多約束。”

“古劍院?師尊是古劍院的修真者?”李強這才反應過來,驚訝道:“前幾天我在天路草原還見到過古劍院的修真者,沒想到師尊竟然是古劍院的。”吳嗔說道:“古劍院在封緣星的修真門派里排在第二,實力比我們重玄派還要高不少,老怪道在古劍院可是第一高手。奇怪,這人脾氣極其古怪倨傲,不大看得起人,他從來就不肯收徒,除了古劍院的人,他也很少搭理別的修真者,他怎麼會收老弟作徒弟的?”他不曉得琦君煞修進散仙後,整個性格都起了很大的變化,而且當時他是半真半假的收徒,接觸了一段時間後,因為和李強投緣才正式決定收徒的。

魅兒疑惑道:“古劍院現在的實力絕對不是排在第二,我記得不是第五就是第六,在封緣星雖然也算是大門派,但是快要沒落了,他們後來一直沒有出現過傑出的修真者,像魅兒這樣家傳的修真者都知道,投奔古劍院還不如去別的劍派好。”吳嗔說道:“看來古劍院已經敗落了,不過,老怪道一旦回去,嘿嘿,古劍院恐怕又要風光起來啦。”

李強感歎道:“我對修真界還是陌生得很,到現在都還沒有去過封緣星,呵呵,真是很向往啊,不知道封緣星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吳嗔和魅兒都很驚訝,吳嗔說道:“老弟,你連封緣星都沒有去過?真不敢相信。不要緊,等這里的事情結束了,我帶你回去。”李強說道:“我要先到天庭星去,然後才能去封緣星,傅大哥和人在巴達星爭斗,我要趕過去幫忙。”吳嗔叫道:“什麼?傅老弟跟什麼人爭斗?我也去!”連李強自己都不知道,他無意中為傅山邀約了很多高手來幫忙。

吳嗔說道:“老弟,你到秘穴里去吧,有了幻魔珠,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我在外面給你守護著。小丫頭,你也留在外面吧,你進不去的。”魅兒遺憾地飛身下來,她招手喚下藍光,說道:“哥哥,小心哦,快點回來,魅兒在外面等你。”李強點點頭,又遞給吳嗔一堆仙石,道:“大哥,這個給你,我很快就出來的。”吳嗔覺得李強辦事真是非常貼心,自己現在最缺的最需要的就是仙石了。他又提醒道:“老弟,不著急,里面的玩意兒只管拿,都是無主之物,呵呵,其實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些什麼玩意兒,小心點。”

那團黃色的“佛塵”是精煉的土之精華,有點像玄氣的“寒”,是一種有極端屬性的東西,如果不小心沾上一點,立即就會被吸入其中。佛塵的厲害之處在于“重”,它可以絞碎一切進入的東西,不論是人是物,即使是靈體鬼魅也不行,只有幻魔珠和少數幾件佛寶可以避開佛塵的擠壓。李強剛剛用腳輕輕觸到滾動的佛塵,立即就被卷了進去。

李強覺得眼前是一片黃澄澄的濃霧,身上陡然變得沉重起來,脖頸上的幻魔珠忽然閃亮,一道青光射了出來,李強頓時覺得渾身一松,壓力立即消散。隨著滾動的佛塵,他被送到了一個不知名的空間里。

在這個奇特的空間里,上下左右前後都是旋轉著的黃色氣團,那種感覺很像是在玄冰穴里看見的玄氣,只是顏色不同而已,空中還浮著很多鴿卵大小的金黃色結晶塊。李強知道這是土精晶,是煉器用的好東西,他隨手收了不少。讓李強覺得奇怪的是,這里除了這些土精晶外,什麼東西也沒有,他原以為這個秘穴里會有很多佛宗遺物的。

他伸手觸及旋轉的佛塵,身子再次被卷進去。這次佛塵的壓力似乎比剛才還要大,幻魔珠再次護住李強。一眨眼的功夫,李強又被甩了出去,到了另一個不大的空間。這個空間的中央有一張云案,上面有一只籃球大小的香爐模樣的玩意兒,樣子很古樸,表面有些凸起的回紋裝飾,上面雕有靈獸鈕的蓋子。李強知道這一定是一件佛宗異寶。

他試著收取,沒想到那玩意兒就像是焊死在云案上,紋絲不動。他運勁一扳,依舊不動。李強心里一驚,剛才用的勁力即使是千斤大鼎也能掀翻了,居然搬不動這個小小的玩意兒。他伸手捏住蓋子上的靈獸鈕,運勁一揭,蓋子卻很容易就揭開了,從里面飄出一縷清香,李強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原來這是一只小小的丹鼎。

小丹鼎里面氤霧繚繞,許多拇指大小的淡黃色靈丹在鼎廬丹室上下浮動。李強不知道這是什麼類型的靈丹,他取出一只在天籟城冰穴里找到的玄玉匣,收取里面的靈丹,一共有八十一粒靈丹。他合上蓋子,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放棄了收取那只丹鼎。

李強心里有點不安,他覺得佛塵里的這種小空間似乎還有很多,如何出去成了一個大問題。果然,當他再一次被佛塵甩到一個陌生的空間里時,李強有些哭笑不得了,這個空間里什麼也沒有。連續穿越了五、六個空間,他開始擔心起來:這要傳到哪里才能出去。

更可怕的是,每次躍進佛塵里,壓力似乎就比上次要大些,幻魔珠的抗力好像也漸漸弱下來。李強心想,如此下去,可就要困死在里面了。又到了一個新的空間,李強剛剛被佛塵的擠壓甩進去,迎面一道紅光射來,他的反應極快,吸星劍霧倏地湧出,將紅光擋回。李強定睛一看,好家伙,空間里有七道光華,相互交錯撞擊,發出“嗆啷啷”的亮響聲。

這七道光華分別為赤、橙、黃、綠、青、藍、紫。李強仔細觀察,發現這竟然是七只形狀各異的法寶,似乎都有靈性,正在相互磨礪攻擊。李強立即用吸星劍霧罩了過去,劍霧遲滯了法寶飛行的速度,他探手迅捷地抓住了其中一只。這是一只紫色的發簪,有手掌那麼長,表面光滑細潤,簪體里布滿了絲絲的紫芒,閃著耀眼的紫色光華,正在他的手里不停地跳動,似乎不願意被這樣抓住。李強輸入一道真元,發簪的紫光立即黯淡下來,跳動也停止了。李強不禁笑道:“嘿,這下跑不掉啦。”

赤色的法寶是一根針狀的玩意兒,兩頭尖利,顏色豔紅,針體里就像有一團烈火在燃燒,非常的漂亮。其他幾件法寶也都是古怪的小玩意兒。李強覺得這幾樣法寶都不像是佛宗的東西,而更像是修真者用的法寶。

收完法寶,李強真的發愁了,雖然搞到一堆各種各樣的寶貝,但是如果被困在這里,那可就不好玩了。李強看著翻滾旋轉的黃色拂塵頭痛不已,猶豫了片刻,終于下定決心,他自言自語道:“他奶奶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豁出去啦。”一頭就紮進了佛塵里。

驀然渾身一重,巨大的壓力擠得李強一陣眩暈,他心里大叫不好,幻魔珠發出的青光似乎已經抵擋不住佛塵的巨壓。李強急切間放出吸星劍霧,陡然一股奇大的粘勁纏住他,他的身形突然停止在佛塵里。在那股無匹的巨大壓力下,李強拼命催動真元力,霎時間,瀾蘊戰甲和炫陽環同時發力,總算勉強抵住了這股巨力。李強覺得渾身的骨頭都要被壓碎了,他努力想移動身形,他知道如果停住不動,在這種恐怖的擠壓下,他絕對是撐不了多久的。

李強沒想到佛塵竟然如此可怕,吸星劍霧被佛塵強行壓迫到身周不足一尺的地方。他的防護實際上有劍霧、瀾蘊戰甲、炫陽環、影夢甲和幻魔珠,所以才能堅持到現在,可即使有這樣強大得變態的防護,他也覺得非常吃力。換一個人,哪怕是白發吳嗔親自進來,可能也抵擋不住這樣的壓力,最起碼肉身肯定完蛋。

功力消耗極其巨大,很快李強就開始乏力了。壓力慢慢滲透到肉體,他全身都“咔咔”作響,口鼻眼耳緩緩地流出鮮血。憑著頑強的毅力,他咬著牙死死頂住巨壓,就在他快要抵擋不住的那一瞬間,太皓梭終于被觸動了。金光一閃,李強渾身巨顫,壓力突然變小了,他的身形陡然一動,向佛塵深處滑去。連續震動數次,他掉進了一個巨大的空間,他不知道,這個空間才是真正的秘穴所在。

從空中看去,這個空間和前面見到的完全不一樣,四周是一片柔和的黃色光暈,無數根高低不一的巨型大柱排列在空中,這些柱子上不頂天,下不立地,就這麼懸在空中。對于這種古怪的現象,李強現在倒是不太在意了。柱子的排列方法幾乎可以肯定是一種厲害的陣法,至于里面究竟有什麼,從外面是看不出來的。

柱群邊上有一小塊白色的平地,也是很突兀地懸停在空中。李強實在疲累不堪,剛才在佛塵里的掙紮,使他耗費了極大的精力,他有些支持不住了。落在白色的平地上,他無暇查看,取出兩塊上品仙石,快速恢複起來。

李強迅速修補著身體的損傷,適才佛塵的擠壓,雖然時間極短,也讓他受了不輕的損傷,但同時也帶來一個好處,那就是迫使他的功力急遽提升。這種巨大的壓力使他的功力迅速提升到出竅中期。李強站起身來,只覺得渾身有無窮無盡的精力,內心里充滿了信心和斗志。他自己都有些懵懂,搞不清為何會有如此好的心情。

李強四處查看,他並不急于進到群柱排列的大陣里去。他在群柱外圍飛來飛去觀察了很久,還是摸不著頭腦,搞不懂這是什麼陣法,怎麼才能破解,他有點束手無策了。現在的狀況,讓他有一種進退不得的尷尬,硬闖這個大陣他一點把握也沒有,但是就此退出,他也不曉得該如何退出,李強還是第一次這樣拿不定主意。四周靜寂得可怕,只能聽到自己悠長的呼吸聲,他閉上眼睛,緊張地思索著,半晌,他長出一口氣,心里感歎:這里似乎是絕地,完全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突然,從群柱中傳來“咝咝”的響聲,在這個特別安靜的地方,聲音顯得很刺耳。李強急忙放眼看去,巨大的柱子竟然開始移動,每根柱子之間似乎有電光石火相連接,“咝咝啦啦”的聲音越來越響,漸漸地,響起了沉悶的雷聲,每一根柱子都亮了起來,原本灰色黯淡的柱子猶如燒紅的鐵柱般發出火紅的顏色。李強大奇,自己並沒有觸動到陣法,這種變化是怎麼產生的呢?

雷聲響起,隆隆的雷聲伴隨著耀眼的閃電,在火紅的柱子之間霹靂震顫,每一個柱子都被雷電劈得火光四射,猶如午夜綻放的禮花,星星點點的碎屑,飄散在空中,好似璀璨的繁星,原本平靜的佛塵也急遽翻滾,一道道黃色煙霧快速射進陣中,整個空間里只有白色平地沒有被波及,其他地方完全淹沒在火焰雷電煙塵之中。李強驚歎不已,這副景象實在是無比的壯觀。

燒紅的巨柱開始快速移動,李強看得頭暈目眩之時,突然發覺大事不好,那些柱子竟然將自己站立的白色平地圍繞起來,眨眼功夫,他發現自己已經深陷陣中,根本就來不及逃出去。李強連開口罵娘的機會都沒有了,他急速飛出吸星劍護住全身,周圍已經是一片通紅,他感覺就像掉進了煉鋼爐里。

李強不由得笑了起來,他暫時放下心來。要論到玩火,他算是修真界里的宗師級人物了,這種火勢還比不上火精厲害,更別提他還有火中的極品炫疾天火了。他笑道:“小家伙,吃飯啦,哈哈!”

一道虛影從李強身上冒了出來,那是火精的元神,它似乎很高興的樣子,急速撲向最近的柱子。李強用的是以火克火的方法,讓火精去吸收這滿天的烈焰。一會兒功夫,火勢就小了下來,火精的元神變得鮮紅,它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又隱進李強體內。一陣青氣閃過,所有柱子上的火焰一掃而空,巨大的柱子變成半透明的青綠色,刹那間,李強感覺到周圍一片生機盎然。

一塊翠綠的晶碑緩緩飛來,晶碑懸停在李強身前。這是一塊三米高,一米寬的晶碑,其顏色極為漂亮,就像春天里老樹抽出的新綠,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晶碑兩側雕有兩條奇形的怪獸,碑面上沒有文字,沒有文飾,平滑如鏡。李強心里奇怪,這種顏色的翠綠他覺得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李強還在思索是怎麼回事時,晶碑開始發光,兩條雕在晶碑側面的怪獸幻飛出來,用一個不大的翠綠色光罩扣住了他。李強氣得大叫一聲,他用吸星劍試圖破去這頂小小的光罩。劍霧根本不受阻礙地穿過光罩,但是人卻無論如何也過不去,他用盡一切手段,包括用天火去燒灼光罩,奇怪的是無論他用何種武器法寶攻擊,光罩就像不存在一樣,可人就是出不去。

站在晶碑面前,李強連咒罵的勁都沒有了,他呆呆地看著翠綠色的碑面,只見那上面云蒸霞蔚,變幻莫測。晶碑的正中央凹了下去,露出一個小小的楓葉狀凹槽。李強心里微微一動,好熟悉的形狀,他突然想起在亡命角的商店里得來的那個翠綠色的小玩意兒,急忙取了出來,試著將它放進凹槽里。

楓葉狀的東西剛剛嵌進去,晶碑突然炸裂開來,無數道碧綠的光芒散射,震天的雷聲再次響起,其密集的程度,猶如千萬面戰鼓同時擂響。一團碧綠的濃霧緊緊裹上李強,將他快速帶到群柱的中央。

就在李強到達陣眼的一刹那,所有的雷聲閃電綠芒統統消散,一切都恢複了原狀。李強這下知道了,自己已經稀里糊塗地撞進了佛宗最隱秘的地方。

');

上篇:第六章 幻魔珠     下篇:第八章 佛宗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