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佛宗長老  
   
第八章 佛宗長老

李強興奮地看著四周,四周青煙繚繞,幻明幻滅中時而閃過幾縷淡淡的紅光,一陣陣奇特的聲音猶如風聲般掠過。李強似乎體察到這種聲音的某些奇特之處,他心念微微一動,凌空盤腿,將心神沉入元嬰中,那聲音立即清晰地傳來,竟是如此的美妙動聽。他來不及多想,全神貫注地用心念反複記憶。幸虧他在天籟城學會了音律的變幻,所以記憶這種美妙的聲音絲毫不覺得吃力。

李強沉浸在美妙的聲音中,不一會兒,音調突然變化,仿佛有無窮無盡的悲傷隨著聲音湧進心來,緊接著,是一種憤怒的變音,讓人聽了不由得火冒三丈。這些聲音淋漓盡致地將人的喜怒哀樂完美地表達出來,奇特的是,它不是用語言來解說,而是靠音調的起伏變化,有時甚至是短短的幾個音節就明白地表達出那種意境。

慢慢地,聲音消散了。李強依舊盤腿運功,一遍一遍複習剛才用心念記下的聲音,直到完全記熟後才站起身來。他心里還是有些遺憾,因為最前面的一段他沒有記下來。他不知道這種聲音到底有什麼用,但是在佛宗最隱秘的地方,他明白無論什麼玩意兒都是值得收集的,包括聲音。

四周空蕩蕩的,那些巨大的柱子也看不見了。李強覺得奇怪極了,他懸在空中,十分茫然,心想:“這是怎麼回事?大名鼎鼎的佛宗秘穴里竟然什麼東西都沒有,我該如何才能出去呢?唉,以後這種地方還是少來為妙。”他沿著中間飛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麼隱形的東西,氣得他大叫一聲,無意中他用上了剛才學到的變音。

隨著他憤怒的一聲叫喊,四周突然電閃雷鳴。李強嚇了一跳急忙住嘴,奇妙的是雷聲閃電也立即停止了。他似有所悟,心想:“我剛才干什麼的?”他學著剛才的叫聲又重複了一遍,四周靜悄悄的毫無動靜。他急得團團亂轉,心里不住地罵自己笨蛋,明明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可就是抓它不住。

周圍一切都沉靜下來,連一絲聲音都沒有,安靜得讓人心慌。李強不安地扭動了一下身體,咳嗽了一聲,咳嗽的聲音大得使他自己都嚇了一跳,他干脆“哇啦哇啦”地怪叫起來,叫了一會兒,他又無趣地住了嘴。

李強不甘心被困在秘穴里,開始向外面突去,他認定一個方向急速飛去。周圍一片湛藍,就像在藍天上飛行,但是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是藍色,分不出來是到了哪里。李強覺得飛出去極遠,應該有幾百公里了,他停了下來,四下觀望,只見眼前一陣青光閃動,他差點沒有哭出來,飛了半天竟然還在原地,他知道這下真的被困住了。

他心里一陣難過,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唉……”無意中再次用到變音。空氣突然變得很潮濕,李強伸出手來,奇怪地看著上方,疑惑道:“見鬼了,這里還會下雨?”猛然間他醒悟過來,他用了剛進來時聽到的古怪變音,這似乎就是關鍵所在。

他立即盤腿坐在半空中,嘗試著哼出變音。果然,喜音一出,滿天霞光,整個空間里色彩變幻,美輪美奐。喜音忽滅哀音又起,頓時,風雨交加,大滴大滴的雨水灑滿空間。李強心里又驚又喜,音調一轉,怒氣勃發,霎時間,電閃雷鳴,一片狂暴。緊接著,平靜的變音和緩地飛出,周圍一切都顯得生機盎然,李強仿佛身在春天,和煦的微風吹拂著臉龐,心情變得極度歡暢。

李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周圍憑空冒出了無數的花蕾,隨著變音快速的生長,他一眼就認出那花蕾,竟然是蓮花。漸漸地,花蕾綻放,嬌嫩的花瓣上似乎還閃著露水的珠光,一切是如此的真實。上百朵蓮花同時開放,四周頓時變成花的海洋,每一朵蓮花都有尺長的直徑,顯得非常巨大。李強慢慢停止了哼唱。

蓮花叢中,一株金色的花朵漸漸長大,李強看得目瞪口呆。這株金蓮越長越大,直徑足有一米,花瓣散開,里面顯出一只金色的蓮蓬。李強飛到金蓮的上方,仔細觀看。

突然,粉色的蓮花瓣尖射出絲絲白光,花瓣隨著白光飛舞起來,空間里立即充滿了飛舞的蓮花瓣。李強被舞動的花瓣擠向那朵金蓮,他對那些看上去似乎很嬌嫩的花瓣竟然毫無辦法,很狼狽地掉在金蓮中心的蓮蓬上。

李強眼睜睜地看著金蓮的金色花瓣尖射出晶亮的金絲,快速包裹上來。他知道必須想辦法解開這層禁錮,才有可能出去。自從進入秘穴到現在,真是步步危機,招招凶險,稍有不慎恐怕連元嬰都很難保住,他簡直不知道下面該怎麼辦了。

金蓮開始急速移動,李強不由得生出一絲希望,希望金蓮會將他送出秘穴。他緊張地看著金光罩外的景象,外面仿佛天翻地覆一般,咆哮聲、霹靂聲、炸裂聲還有種種稀奇古怪的聲音響成一串,光怪陸離的顏色看得李強心驚膽顫,他不清楚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蓮微微一頓,同時快速旋轉起來。李強發現金蓮正在急遽縮小,他強自鎮定,猛然間,他發現自己盤腿坐在一只金蓮狀的蒲團上,面前同樣有一只金色的蒲團,上面端坐著一個光頭老人,正在仔細地端詳自己。四周混沌茫然,似乎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不過,對他來說,有人出現總比他孤零零的一個人強。看那人的形貌,似乎像是佛宗的人。

那人禿著頭,眉心處有一個紅色圓點,長著一對極長的壽眉,直垂到盤坐的膝蓋邊,臉上的皺紋層層疊疊,他眯縫著眼睛,眼里閃動著柔和的光芒,身上披著一領白色的大袍,閃著淡淡的白光。只聽他長長地歎息一聲,用一種非常好聽的、極其柔和聲音說道:“有緣人,你好!”

李強苦笑道:“有緣人?不懂!請問你是佛宗的人嗎?你是誰?”

老人閉上眼睛,半晌,他說道:“沒想到,等了這麼長時光,來的竟然是修真者,唉,看來我等不下去了……我是留在這里唯一的佛宗長老,你就叫我智長老吧。不管怎麼說,能夠來到混沌界,也是你的緣分,我已經沒有時間再等了,你能夠到達這里一定借助了佛宗的至寶——滅魔佛珠和翡翠葉。”他睜眼看了一下李強,說道:“以你的修真水平是到不了這里的,所以只能說你是有緣人。”

李強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想想還真有一點道理,自己猶如鬼使神差般,一步一步走到這里,也只能說是有緣,否則還真不好解釋。好在他從來就沒有什麼門戶派別的偏見,因此笑道:“呵呵,智長老,你說有緣那就有緣吧,小子聽從教誨。”

智長老似乎一眼就將李強的心性看穿了,他眼里閃過一絲欣賞的意味,臉上的皺紋似乎都舒展開來,連聲道:“好!好!好!沒有想到修真界也有這樣的人。”他顯出很高興的樣子,接著又道:“雖然你不是我們佛宗的傳人,卻符合我們佛宗的擇人標准,事情托付給你,我也了卻一樁心願,可以安心離開這里了。”

李強大奇,問道:“智長老要托付小子什麼事情?”他現在十分謙虛,自從他見識過佛宗種種不可思議的手段和法寶後,心里不由得對佛宗非常敬畏,而且,他生性不排斥任何人和事,下對販夫走卒,上對修真高人,只要投緣他就喜歡交往,即使對面這人是佛宗的高手,是修真界的敵人,他也無所謂。

智長老展顏一笑,說道:“浩淼宇宙,無窮無盡,佛宗遠離這里,是因為找到了傳說中的極樂之土,當初佛道相爭,就是為了爭奪這把脫離苦海的鑰匙,最後,是佛宗得到了,所以,佛宗從此消失在這一界。呵呵,也許你現在還不懂,隨著你修真水平的提升,你就會有很深切的體悟。”李強倒是沒有想到智長老會說起佛道相爭的事情,他好奇地問道:“那是什麼樣的鑰匙?”

智長老說道:“這是比喻,實際上它是一件神器。唉,為了這件神器,佛道兩派死傷累累,雙方都大傷元氣,可歎啊!”他沉默了片刻,又說道:“佛宗曾經禁錮了當時修真界的七大高手,封在幾個地方,西大陸有兩個,分別在……”

李強打斷他的話頭,笑道:“冤魂海的鎮玄塔,還有就是大幻佛境,是不是?”智長老長長的壽眉掀動了一下,說道:“不錯,潛傑星還有一處,禁錮了兩個,凌源星的沙漠有一處,也禁錮了一個,還有兩個連我也弄不清楚了,那是一個無名的星球。你若是有機會,就將他們釋放出來吧,我會給你化解的靈訣和法寶。”

李強絕對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件事情,他對佛宗的做法感到很是欣賞,笑道:“鎮玄塔的琦君煞和大幻佛境的吳嗔都已經出來了,其他的高手,小子一定盡力解救。”智長老點點頭:“好,這是一件事情,另一件就要困難得多了。”

智長老神情嚴肅起來,說道:“佛道相爭的時候,在最後階段,修真界有三個修到大乘境界的高手,和佛宗做最後的決斗,本來佛宗是比不過他們三個的,可是佛宗已經得到了那件神器,在最後的關頭,佛宗啟動了那件神器,將這三個已經即將踏入仙界的高手徹底擊垮,肉身灰飛煙滅,可是誰也沒有想到,他們其中一個竟然保留了殘軀,更是將另外兩人的元嬰強行吞噬,以此為基礎修進了魔道,唉!這是佛宗造的孽,所以必須有人來制止他。”

李強誇張地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你老人家不會是說的我吧?”

智長老道:“不錯,就是你!”

李強撓撓頭,突然笑道:“你老人家有沒有搞錯啊,對手是進入大乘境界的高手,小子只是剛剛踏進修真界的新人,怎麼可能打得過他?呵呵,你老人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有緣人,不會讓他馬上就去送死吧,小子就算答應你老人家,完不成任務又有什麼用,你說是吧?”他表面上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心里卻在急速地盤算,他必須權衡利弊,送死的買賣他是絕對不會干的。他之所以這樣說,是為了試探智長老的態度。

李強的那點心思智長老非常清楚,他微微一笑,說道:“那是當然的,不會讓你去送死的。那人名字叫李俞葦,修入魔道後又叫闐殛老祖,他一直躲在莽原佛宗的一處秘穴里潛修,很快就要出世了……”李強驚訝地問道:“闐殛老祖?和闐殛魔杖是什麼關系?”

智長老苦笑道:“那是他的第二元神,他一共有三個元神,從一開始的時候他就修煉了黑魔界最可怕的魔器,直到最近他的闐殛魔杖才修成氣候,所以他自稱是闐殛老祖,他一出世,禍害可就大了,唉!”李強不解地問道:“智長老,既然你都知道,為什麼不去滅了他?”

智長老眯著眼睛,說道:“我沒有辦法出去,混沌界必須要有佛宗的人看護,我很快就要離開這里,由神器打開的混沌界快要關閉了,再不走的話,我就永遠也出不去了,雖然我早就發現闐殛老祖在秘穴里潛修,但卻無法阻止他。”

李強歎了口氣,說道:“如果小子不來這里,你老人家不是白等啦?”智長老被李強逗笑了:“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那是由不得你的。呵呵,你這樣的修真者……還真是特別,你放心吧,我只是讓你阻止他,並沒有讓你去消滅他,闐殛老祖你是滅不掉的,只有等他的天劫到來,他自然會灰飛煙滅,而且,他已經完全失去了從前的記憶,完全是憑著魔頭的本能來行事的。”李強聞言精神一振:“這還差不多,呵呵,該怎麼辦?我聽你的。”

智長老說道:“你身上的滅魔佛珠會用嗎?”李強笑嘻嘻道:“會一點,只是瞎用而已。呵呵,好像威力很大,小子最近經常用到它。”智長老不由得發笑,這小家伙說話真是百無禁忌,他說道:“你演示一下讓我看看,嗯,你對著我發。”

李強嚇了一跳:“老人家……對著你發?你老人家也太厲害了吧。”他知道,即使有強如琦君煞的散仙實力,在促不及防下都會被四層疊加打得後退,更何況他現在已經掌握了五層疊加。智長老微微一笑,道:“滅魔佛珠是我修煉的,放心吧,盡管發出來看。”李強嘴巴都合不攏了,心想:“乖乖,真厲害啊,怪不得他很牛皮的樣子。”

智長老胸有成竹,端坐不動靜靜地看著。李強硬著頭皮道:“小心啦,拙!”雙手快速掐著靈訣,刹那間,無數的彩帶聚攏起來,一道晶亮的彩虹從掌心里竄出,突然,他脖頸上的滅魔佛珠閃亮起來,十八顆珠影飛入彩虹中。李強手腕一翻,大喝道:“去!”彩虹發出隆隆的震動聲,直撲智長老。彩虹一出手他就發現,這次發出的彩虹比原來的要強上很多。

智長老座下的金蓮陡然發出金芒,無聲無息地將彩虹絞得粉碎。他點點頭,說道:“不錯!不錯!你已經掌握了最基本的運用手法,配合滅魔佛珠的威力,在修真界就算是高手了。”他開始解說如何運用滅魔佛珠和十八滅魔手,其中說到六個防禦的符咒,那是可以穿插在攻擊符咒里的,攻擊的威力完全可以自己控制。他笑道:“最簡單的運用方法就是一個防禦符咒加上一個攻擊符咒,那就是滅魔神雷,練熟後可以不加思索地打出,你可以試試。”

李強記得剛開始摸索的時候,六種攻擊符咒單獨打出威力極小,原來是要和防禦符咒混合使用的,當時可一點都沒有想到。他將兩種符咒快速疊加,手揚處一道紅光飛出。智長老也是微微揚手,同樣的一道紅光飛出。兩道紅光相撞,霹靂一聲響,轟然大震,兩人座下的金蓮同時射出金芒,消去了巨大的沖擊力。李強倒吸一口涼氣,乖乖,真是威力驚人啊。

智長老笑道:“你可以慢慢摸索,還有很多種組合可以使用。另外,你座下的‘金蓮玉座’是一件佛宗的密寶,妙用無窮,送給你防身。”他又說道:“這兩件東西給你,一件是記載了佛宗修煉密法的玉瞳簡,我的一些心得體會也記錄在里面,另一件是佛指,你戴在手指上,里面有不少佛門的密寶,用法在玉瞳簡里,有空你可以修煉。”

從智長老身上冒出兩件寶貝,向李強緩緩飛來。李強伸手抓下,那只玉瞳簡有巴掌大小,是黑色的,光潤如玉,他收進手鐲里。佛指其實就是一枚戒指,他順手戴在手指上,卻吃驚地發現這也是一枚儲物的戒指,里面的空間竟然不次于自己的潭博手鐲,戒指里的東西重重疊疊有很多,都要將空間塞滿了,他忍不住驚歎道:“乖乖,這麼多東西啊。”

智長老笑道:“這里面很多東西都是稀有的煉器材料,密寶並不多,有些東西還希望你能傳給……那些仰慕佛宗的信徒,可惜,他們去不了極樂之土了。”李強一直把玩著手指上的戒指,聞言點頭道:“這個沒有問題,我知道還有不少這樣的人。”智長老說道:“佛指只有佛宗的長老才有權佩戴,只要是佛宗的弟子,你給他看佛指,他就明白了,還有,佛指可以隱跡……”

李強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嗯,我不會展示給修真界的人看的,他們要是把我當成佛宗的長老,嘿嘿,我可是吃不了兜著走啦。放心吧,我還沒有那麼笨。”他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問道:“老人家,小子用什麼辦法來阻止闐殛老祖,他的實力可是比小子高得多哦。”

智長老笑道:“好聰明的小子,早就准備好了,給你!”

李強發現手上多了一件東西,那是個金色的球狀物,只有雞蛋大小,上面布滿了金色的尖刺。李強好奇地問:“這是什麼玩意兒?”智長老認真地說道:“這可不是什麼玩意兒……”李強連連點頭:“原來不是什麼玩意兒。”兩人同時發覺剛才的話都有很大的毛病,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智長老說道:“這是專門破魔的佛寶,名字叫‘誅魔刺’,可以配合滅魔神雷打出,對魔頭的傷害力極大,你把它收進幻魔珠里就行了,不用專門修煉。”李強拿著誅魔刺有點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尷尬地笑道:“你老人家說清楚一點,怎麼把它收到幻魔珠里面?小子對佛宗的東西懂的實在是太少。”

智長老大笑起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兩條壽眉也飛揚起來,半晌,他止住笑,說道:“你將真元力同時注入幻魔珠和誅魔刺中,同時用心念將十八個符咒刻劃在誅魔刺上,速度要快,這樣就行了。”他心里很欣賞李強,因為李強沒有不懂裝懂,會就是會,不會也絲毫不加掩飾。

李強聞言立即行動,他對十八個符咒早已記得滾瓜爛熟,但是要一下子快速刻劃到誅魔刺上,他還必須很小心,好在他早就掌握了元始門的影夢甲的修煉方法,對這種用心念刻劃的玩意兒有很大幫助。很快誅魔刺就耀眼地閃亮起來,突然一聲雷響,誅魔刺消失無蹤了,但是李強卻非常清晰地感覺到它的存在,就像嘴里含著的東西,雖然看不見卻能很清楚地感覺到。他笑道:“原來這麼簡單。”

智長老手上捏著的靈訣松了下來,他原准備在李強不濟的時候幫他一把,誰知他竟然如此輕松快捷地搞掂了。他很清楚,即使是佛宗的一些高手,也不一定能這麼快就刻劃出十八種符咒,那需要有極強的精神注意力,就是自己來做也比他快不了多少。李強的功力他十分清楚,比自己要差很多,他心里不禁疑惑:這小家伙是怎麼做到的?

兩人又談了很長時間,智長老將金蓮玉座的收放靈訣教給李強,並且告訴他金蓮玉座的一些其他妙用,還告訴他一些佛宗隱秘的地方,他希望李強能夠引導佛宗剩余的弟子,給他們一些希望和幫助。李強很爽快地答應了,他對幫助人的事情向來沒有任何猶豫。智長老歎息一聲,說道:“小子,我也該走了,上天對佛宗真是眷顧,送來了一個你這樣不存偏見的修真者,這是佛宗的福氣,也是修真界的福氣。小子多保重,金蓮玉座會帶你出去的,另外,佛址上空有一座困魔大陣,用金蓮可以開啟。”他垂眉單手豎立,嘴里念著靈咒。

李強急忙施禮,說道:“長老走好!”心里卻在想:困魔大陣是什麼東西?

金蓮玉座急速地旋轉起來,李強知道這是智長老在送自己出去。他心里感慨萬分,原來佛道相爭是這種結局,修真界看似贏得風光,其實是大敗虧輸,連最厲害的三個大乘高手都敗得如此之慘,唯一留下的還修成了魔頭,實在可歎,這都是那個什麼神器惹的禍。猛然間,他想起一件事情,在天庭星聽說的“天神之怒”不也是神器嗎?怪不得秦斑桐之類的修真者一聽到這個消息就那麼驚訝和惶急,這次不知道又要掀起多大的風浪了。

');

上篇:第七章 佛塵秘穴     下篇:第九章 莽原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