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一章 魔頭出世  
   
第十一章 魔頭出世

“殛天之雷……天雷動!”

八道彩光從八個方向射向懸在空中的環影,閃耀的白光是如此的強烈,所有人都被刺得閉上了眼睛。一股巨大無匹的沖力席卷過來,連李強這樣的修真高手都無法抵禦,被這股沖力頂著向後急退。沉悶的雷聲夾雜著陣陣的怒號,直震得天翻地覆,風云色變。沒有人想到八環相扣的鎮塔天雷會如此厲害,甚至連天戟峰的修真者自己也沒有想到,他們平時演練的最多只是五環相扣,從來沒有試過八環相扣的殛天之雷。

李強突然覺得身上一輕,只聽卡本神使大叫道:“禁錮莽原的力量消散啦!”李強往四下一看,發現很多修為較差的修真者都落在地上,顯得十分狼狽。在殛天之雷的轟擊下,整個莽原廢墟煙塵彌漫,中心地帶更似火山噴發一般,濃濃的煙柱沖天而起。李強心里驚歎:“奶奶的,快趕上核子爆炸啦,殛天之雷實在是太厲害啦。”

卡本神使臉色慘白,他的功力較弱,承受能力也差,他不安地問道:“魔頭滅了嗎?”耿風大聲說道:“肯定完蛋啦,這麼厲害的天雷誰能擋得住。”白發吳嗔緊盯著煙塵,淡淡地說道:“不一定,魔頭的神通可不一般。”

煙霧漸漸散開,那些裹著黑霧的魔物幾乎被殛天之雷殺光,廢墟里滿地都是碎骨爛肉,低窪處更是黑血橫流。地穴的洞口比先前大出一倍都不止,黑沉沉的洞口里冒著縷縷青煙。天上的血煞似乎很不耐煩,已經從高空中壓了下來,逼近列陣的天戟峰高手。

魯成超叫道:“第二次准備……”

李強說道:“闐殛老祖好像被干掉了,洞口什麼也沒有了。”吳嗔卻突然大叫道:“所有人飛劍防身!要快!”最後兩個字猶如霹靂一般震響,他是用真元力噴出的。周圍的修真者聽到喝聲,立即射出飛劍。吳嗔自己也噴出飛劍,他的飛劍很特別,就像無數顆銀星環繞在身周。吳嗔一直很冷靜的聲音竟變得有些惶急:“都到我身邊來!結成劍圈!”李強、天宏、耿風還有卡本神使應聲加入。

卡本神使剛想問些什麼,沒等他開口,四周突然變成一片血紅色,除了他們幾個結劍陣的人外,周圍茫然一片什麼也看不見。吳嗔喝道:“老弟!金蓮玉座!”李強將靈訣向下打出,只見幾人腳下顯出一點金光。天宏的神色也很緊張:“這是督天羅煞!他媽的!這個魔頭修的是煞魔……咦?老弟哪來的佛宗至寶?”他驚訝得合不攏嘴。

那一點金光突然化為一座金色的蓮台,花瓣尖射出無數道金色針芒,將他們幾人罩在里面。吳嗔這才松了口氣:“好家伙,不愧是佛宗至寶,我們准備救人!”督天羅煞一出,他知道大劫臨頭了,心里不禁喟歎,沒想到自己剛剛脫出大幻佛境,就遇上了煞魔出世,這真算是修真者的惡夢了。

闐殛老祖被李強的滅魔神雷炸掉一個元神,還沒有出世就受到了創傷,剛被血煞吸引出地穴洞口,又被殛天之雷轟回地穴再次受傷。兩次受挫激得他魔性大發,不惜一切地吐出了督天羅煞,那是他修煉的第三元神,黑魔道最著名的魔寶。如果他再不和空中的血煞相合,天劫就會提前來臨。

督天羅煞是十分陰毒的魔寶,一般修真者根本就抵擋不住,只要被這種煞氣上身,立即就會被他煉化。除了李強幾人在金蓮玉座里安然無恙,其他的修真者紛紛四散逃竄。約有上百個修真者陷在督天羅煞里苦苦掙紮,他們的飛劍暫時可以抵禦督天羅煞的侵襲,可是堅持不了多久,時間一長肯定劍毀人亡。

天戟峰的高手來不及發動第二次殛天之雷,不過,他們對闐殛老祖的手段知道得多一些,督天羅煞一出,他們就升到血煞的上方,重新整理鎮塔天雷。

洞淵教的石清銘心里叫苦不迭,他為了救助幾個弟子也陷進督天羅煞之中。他的修為很高,是出竅期的中期,不過他的飛劍很一般,是精煉的水性飛劍。他拼命向自己的弟子靠攏,周圍的督天羅煞有若粘膠般遲滯了他的劍光,他看到一個弟子因為擋不住督天羅煞的侵襲,慘嚎著跌落下去,他憤怒得眼睛都紅了,一邊大聲吼叫,一邊揚手劈出陽罡雷。平時很厲害的陽罡雷劈在督天羅煞里,只發出了沉悶的爆炸聲,根本就無濟于事。他心里湧起一種無力的感覺,正在這時,只見無數金芒射來,他頓時覺得飛劍一輕,定睛看去,不由得大喜,原來是李強到了。

在一片混亂中,闐殛老祖飛快地升到空中,一眨眼的功夫,他就竄進了空中的血煞里。他得意地怪叫著,聲音難聽之極,所有人都覺得無法忍受。

李強座下的金蓮玉座真不愧是佛宗至寶,它射出的金芒將方圓三、四十米以內的督天羅煞滅得干乾淨淨。李強催動金蓮向上升去,沿途收羅失陷在督天羅煞里面的修真者。

升到督天羅煞的上方,吳嗔一眼看見翻滾的血煞,大吃一驚:“老弟!用十八滅魔手中威力最大的打那團血煞!”他已看出李強身懷佛宗絕學,而佛宗絕學對魔道有很大的克制作用。

那片血煞已經收攏成一個巨大的球體,就像一團鮮血淋淋的爛肉,正在蠕動呻吟,看得人毛骨悚然。血團的上方依舊懸著鎮塔天雷的環影,不過,只剩下六只了,還有兩人看來是陷在督天羅煞里了。現在是闐殛老祖成敗的關鍵,天戟峰的修真者根本無暇顧及陷在督天羅煞中的同伴,他們再次啟動了鎮塔天雷。

李強也在側面准備著滅魔神雷,這次他試圖用六層疊加。吳嗔的經驗極其豐富,他和佛宗爭斗了很多年,對佛宗是非常了解的,他一見李強的起手勢就知道了不得啦,他曾經見佛宗長老玩過這一手,這一招有個名稱叫“百劫神雷”,恐怖程度有若渡劫時的天劫,沒想到李強居然也會這一手,他不由得又驚又喜。

闐殛老祖心里憤怒之極,他明白如果這時候遭到攻擊,自己就可能永遠也修不到黑魔界的最高境界。雖然他已經有了不死之身,除了天劫以外,可以說沒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害怕的,可是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候,此時受損意味著自己永世不得翻身。他已覺察出不妙,同時還隱隱感覺到側面有一種奇怪的力量,這令他極度不安,惶恐無奈之下,他急速召回督天羅煞護身。

鎮塔天雷終于再次准備完畢,就聽上方一連串喝聲:“六環相扣……殛天之雷!天雷動!”六道光華射進環影。與此同時有人大喝:“其他人快躲開!離開天雷的范圍!”那些僥幸逃脫督天羅煞的修真者拼命向外竄去,大家都知道,被殛天之雷波及到將肉身難保。

那團血肉劇烈地翻滾起來,督天羅煞濃縮成一團防護,罩在血團外面。闐殛老祖氣得簡直要發瘋,他必須和血煞相合,進行第一次蛻變,他此時無法分神去抵禦外面的攻擊,如果不是血煞當頭,他根本就不在乎這區區幾百個修真者。

殛天之雷再次劈下,這次的威力小了許多。

李強發現六層疊加的滅魔神雷完全不同于前五種的手法,那需要用所有的精力去刻畫,好在他從拂塵中出來時功力增加了許多,尤其是學會了控制十八滅魔手的精髓。他總算勉力將手勢和心念刻畫的符咒完成了。

金蓮玉座是可大可小的寶物,里面站了不下二十多個修真者,李強的手勢剛剛完成,驚人的變化就產生了。只見天邊飛出無數金色彩霞,速度奇快地向他聚攏過來,同時他全身冒出耀眼的金光,整個人看上去就像由黃金堆砌而成的雕像,所有人都被他散發出的能量推至金蓮玉座的邊緣,連吳嗔和天宏這樣的高手也不例外。

耿風羨慕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他喃喃自語道:“好小子,每次見到你都讓瘋子大開眼界,奶奶的,到底是從哪里學來這些稀奇古怪的手段?瘋子的運氣什麼時候也能這麼好,瘋子可要笑死了,唉!人比人氣死人啊!”

此時李強心里卻感到非常恐懼,因為他發現自己搞的六層疊加似乎劈不出去,好像被什麼東西牢牢地粘在手中,而全身的真元力卻瘋狂地湧進靈訣里。吳嗔見狀不由得大驚,他心念一閃,突然明白了:李強的功力不足。他大聲喝道:“天宏老弟,瘋子,我們快幫忙!”

吳嗔想靠近李強,無奈李強身上散發的金光竟然讓他無法舉步。白發吳嗔到底不凡,他將手猛地按在金蓮玉座上,沉聲道:“你們把真元力傳給我,我來傳給老弟,快!”天宏將手搭在吳嗔的肩頭,耿風、卡本神使,還有洞淵教的石清銘也伸出手來,吳嗔立即將真元力送了過去。

李強正處在生死兩難之間,他沒想到一個靈訣會要如此之多的真元力。百劫神雷是十八滅魔手中最厲害的一招,沒有一定的修為是不能亂用的,李強向來在煉器、試招和試法寶上膽大包天,這次也不例外。他極力控制真元力流入靈訣的速度,正在難以為繼的緊要關頭,一股巨大真元力從腳底傳來,李強大喜過望,知道吳嗔出手相助了,急忙將這股真元力引進靈訣里。

白發吳嗔的修為極高,他合著眾人的真元力,急速從金蓮中送進李強的體內。李強深吸一口氣大喝道:“去!”一輪彎月狀的金光脫手而出,從表面上看,威力似乎還不如四層疊加的效果。靈訣放出後,李強覺得渾身乏力,眼前金星直冒,他也顧不得看打擊的效果如何,手里立即攥上兩塊仙石,快速恢複起來。

天戟峰的修真者驚訝地發現,殛天之雷竟然只將督天羅煞震散開來,並沒有傷到里面的血煞老祖,只見里面翻滾的血肉已經開始成形。闐殛老祖犧牲了兩個元神,就是為了這次蛻變,如果讓他成功,這里的修真者絕大部分都是逃不掉的。

李強打出的百劫神雷——那片淡淡的月輪狀的金光,並沒有直接射中那團血肉,而是緩緩地圍繞著它旋轉,漸漸地速度越來越快,發出奇異的嗡嗡聲。所有在場的修真者都搞不懂,李強打出的是什麼玩意兒,只有吳嗔是見識過的,他大喝道:“所有的人都退後,快點退後!”

闐殛老祖突然瘋狂地嚎叫起來,他就快要成形了,但是他也感覺到大難臨頭的危險,無奈他現在分不出一絲力量去抵抗,只能憤怒地大吼狂叫。

在月輪金光的急速轉動下,大家看不清那團血肉,那團血肉完全被金光所籠罩。有人叫道:“大家快看,那是什麼東西?”只見一道白光射進金光里,緊接著是一道紅光,又是一道藍光,這些光全都是無中生有從空氣中產生的,好像有無數的隱身神靈手執利箭射向闐殛老祖。每一道彩光射去都發出一聲震天的霹靂,霹靂之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密,漸漸地,人們滿眼看見彩光四射,滿耳聽到霹靂連環。

吳嗔歎道:“百劫神雷……嘿!百劫神雷!一劫引得百劫歸……他再也不可能修進黑魔道的神魔了,即使重新修煉也絕對沒有時間啦,我們的運氣實在是不錯。”耿風疑道:“前輩,他難道有這麼厲害?百劫神雷也滅不掉他嗎?”他覺得不可思議。

吳嗔白發飄動,走近李強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將一股精純的真元力灌注進去,這才說道:“滅掉他?那是不可能的,他已經是魔頭了。被百劫神雷擊中後,嘿嘿,即使他化形蛻變,他的厲害程度也就有限了,最起碼,修真者可以抵抗他了。”耿風心里暗暗吃驚,吳嗔話里的意思他聽懂了,也就是說,如果闐殛老祖沒有經過百劫神雷的打擊,修真者是根本抵抗不住的。

突然,霹靂聲停了下來,那團血肉倏地閃亮起來,從血肉里傳出絕望的狂吼聲,接著爆豆般的“劈吧”聲響起,就如同過節時放的爆竹,那團血煞化成的血肉胎胞裂開無數條縫隙,一股股臭氣四下飄散,猛然間金光閃動,轟然一聲巨響,血肉團爆炸了。

闐殛老祖重塑魔體的希望被李強的百劫神雷徹底破壞了,這種魔體是可以用來抵禦天劫的,這意味著闐殛老祖永遠也不可能修成黑魔界最厲害的神魔了。

只見空中留下一條赤裸裸的紅影,茫然地四下張望。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傻眼了,搞不清楚這條紅影是什麼玩意兒,只有吳嗔和少數幾個高手心里明白,這是闐殛老祖的魔頭元神。

“老祖救我!老祖救我!”

明靈子從地上飛了起來,他身上的戰甲已經碎裂,飛劍也黯淡無光,樣子十分狼狽。闐殛老祖的紅影仿佛找到了目標,倏地一閃,來到他的面前,發出一聲古怪的笑,突地竄進明靈子的體內。明靈子大聲慘嚎起來:“不要啊!師……尊……師尊……救我……啊……不要……不……”上空有一個修真者喝道:“明靈子!拙!”一道白光打在明靈子的天靈蓋上。他的師尊看不下去出手了。

明靈子的元嬰掙紮著從肉身原體里飛出,元嬰身上纏滿了紅色長絲,他的肉身卻陰森森地笑道:“跑?想得美!”他突然張嘴噴出一團紅色濃霧,一下子包住了明靈子的元嬰,元嬰發出一聲淒慘的尖叫,被肉身張開的大嘴吞噬掉。

吳嗔說道:“奪體噬魂!媽的,這個明靈子是個笨蛋,遇見魔頭還敢靠上去。”

李強終于睜開眼睛,他得到吳嗔的幫助,迅速恢複了功力。他心里暗暗發誓再也不用百劫神雷了,這一招實在是厲害得變態,搞不好把自己的小命都要搭進去。他手掐靈訣,收起金蓮玉座,這件寶貝也是很耗真元力的。他問道:“大哥,怎麼樣?滅掉闐殛老祖了嗎?”吳嗔用手指指空中,李強驚訝道:“明靈子?”

吳嗔道:“那是闐殛老祖,他奪了明靈子的肉身,吞噬了他的元嬰,不過,他修不成神魔了。”闐殛老祖在空中不停地轉圈,可以看得出來,他極度的憤怒。已經有修真者上前和他拼斗起來,越來越多的修真者加入進去,李強笑道:“哈哈!群毆啊。”

天宏搖頭道:“這樣打是不行的,他現在好像還沒有還手的能力,等一會兒他融合了明靈子的原身,恐怕就不是這樣了。”耿風躍躍欲試道:“我要上去了,嘿嘿,過把癮去。”他噴出飛劍,就要上前,被天宏一把拉住,說道:“你急什麼,等一會兒有的打呢,別沉不住氣,等著!”耿風苦笑道:“是!是!是!”長輩發話,他是不敢違背的。

闐殛老祖被眾修真者追得上下亂竄,他早已經忘記自己原本是修真界的絕世高手,這種狼狽不堪地被人追殺,對他而言還是第一次。他一邊逃一邊嚎,現在他還無法還擊,他首先必須將明靈子的肉身魔化。吳嗔一直無意出手,他已從闐殛老祖躲避的身法上隱約猜出了他是誰,不禁感慨地長歎道:“天哪!一代大師……竟如此淒涼……唉!”耿風莫名其妙地看看吳嗔,心里疑惑道:“什麼一代大師,那是誰啊?”

李強聽懂了,因為他知道,闐殛老祖就是踏入大乘境界的絕世高手,因為被神器破去了肉身,這才落到如此境地。吳嗔仰頭望天,輕聲自語道:“三大絕世高手啊,可惜!可惜!”他突然覺得意興闌珊,茫然若失。

一聲慘嚎,闐殛老祖的一只胳膊被飛劍攪得粉碎,露出了他赤紅色的魔臂。那只魔臂陡然化為無數紅絲,罩向那個傷他手臂的修真者,那人露出驚訝、恐懼、難以置信的神色,似乎覺得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就在他發愣的刹那間,他突然爆裂了,撩起一團血肉,身上的戰甲和環繞的飛劍就像是擺設一樣,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闐殛老祖嘎嘎怪笑著一頭撞了過去,那團血肉好似飛蛾撲火一般被他吸進體內,瞬間,一條完好的手臂重新生長出來。

如此恐怖的景象使圍攻他的修真者震驚不已,大伙兒不約而同地向後急退。闐殛老祖終于爭得這寶貴的片刻時間,明靈子的原身陡然碎成肉泥,和魔體融合起來。有人喝道:“快打!不能讓他有喘息的機會!”七、八道劍光向他射去。只聽闐殛老祖陰森森地怪笑道:“來不及啦,你們統統都得……死!”

');

上篇:第十章 圍攻     下篇:第一章 萬蓮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