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安闕樓  
   
第三章 安闕樓

李強滿不在乎地走進大殿。如果大殿里是九個年輕姑娘要考驗他,他可能會小心一點,但是,大殿里只有九個老夫人,他知道不會有多厲害的。在修真界,只要修到元嬰期就看不出年齡大小,達不到元嬰期的才會慢慢衰老。他不動聲色地問道:“請教各位老人家,要如何考驗?”他倒是禮貌得很。

這九個老夫人在皇宮里的地位似乎非常崇高,只要看那些女侍衛對她們恭敬的態度就知道了。為首的老夫人說道:“小伙子,別緊張,我們沒有惡意的,只是很簡單的考驗,不需要打打殺殺的。”她微微一點頭,九人將李強圍在中間。

李強心想:“誰緊張啦?開玩笑,這都要緊張,那我不早就緊張死了。”他搞不明白她們想干什麼,只好靜靜地站著。

九個老夫人低頭念叨起來。李強奇怪極了,她們這是玩什麼把戲?漸漸地聲浪高起來,他突然明白了,這是在念咒語。李強心里一陣迷糊,感覺有點昏沉沉的。他突然一驚,想起嵐湫公主也是精通這種古怪咒語的,急忙振作精神,快速運轉真元,神志立即清醒過來。李強有點猶豫,若是放出飛劍,這些老夫人根本就不可能抵擋,這樣隨便殺人也不是他的習慣,他感到為難了。

這不是只許別人揍他,卻不讓他還手嗎?竟有這麼倒黴的事情。他無奈地問道:“各位老人家,還要多久才算完?”

聲浪突然低沉下來,每個老夫人手上都捏著一顆白色珠子,迷霧漸漸從珠子里飄散開來。李強卻一樣法寶都不敢用,他只要隨便拿出一件來,這些老太太一個都活不了,可老是這樣耗著他也覺得不耐煩,他歎氣道:“拜托各位老人家,快點好嗎?唉!”

九個老夫人心里震驚到了極點,她們已經竭盡全力了,看著李強那若無其事的樣子,她們簡直無法相信。

其實,這種迷心咒語對李強這樣的修真高手是沒有用的,他早已經超越了元嬰期,如果他目前還在元嬰期,那可就說不定了。迷心咒語是一種旁門秘術,是用來測心的,無奈李強的修為太高,這種旁門秘術根本對付不了他。李強百無聊賴之余,分出心神細聽這些稀奇古怪的咒語,慢慢地,他理出一些頭緒。

這種咒語和某些音律有關,李強對音律的變化已經頗有研究了,在天籟城他學到不少,後來在佛宗遺址里他也接觸了一些,他悄悄用心念來模仿咒語。九個老夫人將咒語一遍一遍地念著,全然不知李強在偷學。很快李強就將這些咒語記熟,他玩心突起,忍不住也跟著念起咒語,與她們的咒語不同的是,他將真元力灌注在咒語里。

灌注了真元力的咒語,聲音極具穿透力,九個老夫人大驚失色,幸虧她們對咒語爛熟于心,否則一定會被李強所迷惑。為首的老夫人惶恐地叫道:“停下來,停!”李強笑道:“哎,終于結束啦,我通過了嗎?”老夫人驚疑不定地盯著李強,半晌,她問道:“小伙子,你怎麼會這段咒語?”

李強笑道:“你們念了這麼多遍,聽也聽熟了,呵呵。”這話實在有點嚇人,九個老夫人相互對視,滿臉俱是震驚的神情。為首的老夫人結結巴巴地說道:“不……不可能的,這……這……難以想像……”她們從七八歲就開始學習咒語,直到四十來歲才掌握了咒語的奧妙,而眼前這個小伙子竟然在短短的時間里就學會了,她們感到不可思議。

李強非常有禮貌地再次問道:“老人家,我通過考驗了嗎?”

九個老夫人無言以對,她們徹底失敗了。在為首老夫人的示意下,她們悄然退出大殿。李強為之愕然,自失地一笑:“呵呵,玩過頭了。”周圍一片寂靜,他站在大殿上,心里奇怪:人都到哪里去了?笑話,皇上召見卻又不見,莫名其妙來了幾個老太太搞什麼考驗,結果又不了了之,真是活見鬼啦。

他側耳傾聽,從大殿後面傳來整齊的腳步聲,不一會兒,出現十個侍女,躬身施禮後,請李強進去。李強說道:“見你們皇上怎麼這麼麻煩,這次可以見了嗎?”十個侍女嚇得不知道如何回答,其中一個很機靈,說道:“請大人跟我們走。”李強歎了口氣,沒法和這些侍女生氣,只好乖乖地跟著她們進去。

來到一座精致的木樓前,先前看見的那個女童站在門口,只聽她宣道:“貴客晉見。”李強一踏進房間,便東張西望四處打量,有女侍衛喝道:“還不拜見皇上!”

房間不大,估計不到三十平方米,房間中央是一個半人高的平台,占去了房間一大半的面積,台子上盤腿坐著兩人,其中一個是嵐湫公主,她身邊是一個身穿華服的老婦人,四周有十來個美貌的女侍衛。李強微微一愣,他沒想到拉都國的皇上是個女的。李強行了個西大陸常見的見面禮,笑道:“見過女皇,嵐湫公主好。”屋里的人全傻了,沒見過這樣大大咧咧的家伙。

嵐湫公主小聲在女皇耳邊嘀咕了幾句,女皇面帶微笑,連連點頭,說道:“你很了不起,讓九姥都沒有辦法。來,小伙子,上來坐吧。”態度十分和藹。邊上的那些女侍衛都驚呆了,皇上竟然邀請這個小伙子上去坐,這是她們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事情。李強也不客氣,飛身在空中盤腿,平移到台子上。這一手讓大家又吃一驚。

女皇贊道:“好本事。”嵐湫公主也笑道:“李大哥可厲害啦,這次要不是有他保護,女兒就危險了。”李強隨口客套了幾句,他並不在意拉都國的皇上有什麼打算,這里只是一個落腳點,他已經准備要離開了,只是出于禮貌才來拜見皇上的。

房間里的人都看出李強心不在焉,偏偏他懶洋洋的神態十分誘人,沒人覺得他失禮,就連女皇對他也很寬容。不著邊際地笑談了一會兒,女皇對李強越來越好奇,又問了他的年齡和身世,李強又是一通胡編亂造。真實情況他沒法說,說了也沒有人會相信。女皇似乎十分滿意,下旨讓李強住進“安闕樓”。嵐湫公主一聽到安闕樓,臉上竟浮出一絲紅暈,她想說什麼,猶豫了一下,又忍住了。

在一群女侍衛和侍女的前呼後擁下,李強被帶到安闕樓。他稀里糊塗地走進這座布置豪華的小樓,想想不對,他一把拽住一個侍女,剛要詢問,那個侍女已經羞得滿臉通紅,向他懷里倒去。李強嚇了一跳,急忙松手。他不知道這里的規矩,只要是能住進安闕樓的貴客,這里的侍女必須無條件服從貴客的任何要求。

邊上的侍女忍不住笑出聲來,李強尷尬地撓撓頭,問道:“哎,對不起啦,請問這個安闕樓是什麼地方?”一個侍女回答:“大人,安闕樓是皇宮里最尊貴的客人的住所,請大人休息,有什麼要求,大人盡管提。”她臉上露出羞澀期待的神情。

李強根本就沒有理解那是什麼意思,他說道:“哎呀,我不需要住這里,還是帶我回到貴賓樓去,我還有事情要辦。”

侍女答道:“大人,您住在這里是皇上的旨意,不能隨便換地方的。”李強心念一閃,難道是被軟禁了?奇怪,女皇軟禁自己有什麼目的?他試著向門外走去,兩個女侍衛立即攔住去路,笑容滿面地說道:“大人請止步,內宮里是不能亂走的。”

所謂拳不打笑臉,兩個女侍衛年輕美貌,笑眯眯地攔住去路,李強發作不得。他只好笑道:“兩位小妹妹,幫幫忙,怎麼樣?”女侍衛頓時面紅耳赤,渾身顫抖,這個小冤家的聲音實在是太好聽了。原來李強又很沒有風度的用上了震音法。

兩個女侍衛讓開擋著的路,說道:“好……要……要怎麼幫你……”李強暗喜,說道:“帶我回貴賓樓。”女侍衛剛要舉步,樓里的侍女叫道:“你們干什麼啊?”女侍衛猛地驚醒,一左一右拉住李強的胳膊向小樓里拽。李強一個勁地苦笑,他不能動武,這些嬌滴滴的小姑娘經不起他一根手指頭。女侍衛哀求道:“大人……大人,我們只是小小的侍衛,若是大人走了,我們可就慘了。”

來硬的,李強不怕,他最怕這種軟磨功夫。兩個年輕美貌的女侍衛軟語相求,搞得他無法可想,只好回到小樓里。礙于嵐湫公主的面子,他也不好意思強行離開,心想,還是等等看,實在不對頭的話再走不遲。

這間屋子里也有一個平台,不過只有一尺高,李強盤腿坐了上去,他盤算著,准備天黑以後悄悄飛走。

剛閉上眼睛,門外進來一群侍女,每人都托著個盤子,上面擺放著很多東西,那是女皇的賞賜品。有侍女提醒他謝恩,李強懶洋洋地說道:“你們誰想要的誰就代我謝吧,別來叫我,我要休息一下。”他閉著眼說完,靈訣一掐,身上陡然冒出金光,驚得這群姑娘不敢再羅嗦,悄悄退了下去。李強用神識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暗暗好笑,終于唬住她們了。

李強悄悄睜開眼,發現情況不妙,他坐在平台上,平台四周竟站著十幾個侍女,一個個都很專注地盯著他。外面天色已經完全黑了,屋里一片通明,用的是坦邦大陸的特產照明晶石。李強歎了口氣,這可不好玩了。他站起身來,走到門口。侍女們立即緊張起來,將他圍在中間,一個個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李強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到門外,嘴里還解釋道:“呵呵,出來透透氣,房間里悶得很。”外面的女侍衛也被驚動了。李強看看身周十幾個姑娘,微微一笑:“真是抱歉,讓大家不能好好休息。”他陡然升到空中。這群姑娘全傻了,她們這才知道李強會飛的。

“老大,等一下!”

李強在空中發現嵐湫公主到了,他只好又落下來,嚷道:“哎,我說公主大人,等你老半天了,你也不來說一聲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來聽聽,不然我真的要走了。”他對嵐湫公主有一份敬重在心,那還是在南口關留下的強烈印象,而且她還冒險去幫他尋找海魂瑪瑙,這份情誼李強是不會忘記的。

嵐湫公主臉上流露出一抹羞澀,含笑道:“老大,請進去談好嗎?”對李強她雖然越來越探不到底,但是有一點她是有把握的,那就是李強是一個值得她信賴的人。

嵐湫公主走進房間,踏上平台坐好,吩咐周圍的侍女和侍衛統統退下,這才說道:“老大,大約你也猜出幾分了,很抱歉,我也沒有想到母親會這樣。”臉上的紅暈越發的濃了,她緩緩地低下頭去,無意識地扭動著自己的手指。

李強進屋後沒有坐上平台,他圍著平台不停地轉圈,也沒有注意嵐湫公主的神情,他在想著如何措辭,他邊走邊說:“嗯,我猜女皇陛下是想讓我留下做官?你知道,我對做官一點也不感興趣,唉!我是自由自在慣了的,實在不適合留下,請公主大人回去美言幾句吧,我也不願意鬧得大家不開心。”幸好此時邊上沒有外人,不然這家伙真要被人痛扁一頓了,實在是說的文不對題。

嵐湫公主臉色漸白,似乎有點輕松,又有點難受的樣子。像他這樣感覺麻木的家伙,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做官?怎麼可能讓他住進安闕樓?開玩笑了,內宮哪有這麼容易進來的?不過,她心里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她說道:“老大,你去吧,母親那里我會去解說的,最好是今天晚上就離開,等到明天就不好辦了。”她自己也不明白,對這個神秘的男子,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雖然不願意強留他,心里卻又有一絲苦澀,難道自己在他心里沒有留下一點影子嗎?

李強點頭謝道:“謝謝公主。也許以後我們還能再見,如果拉都國有事,公主可以找天籟城的人幫助,我還有一批兄弟留在坦邦大陸,也可以找他們的,再見啦。”他不再多說,身形一閃,已經無影無蹤。

嵐湫公主呆呆地坐在平台上,她突然覺得很傷心。

人影一晃,李強又回到房間里,笑著說道:“噢,我糊塗了,忘記一件事情……”嵐湫公主見他去而複返,心中一喜,像是期待著什麼,她問道:“什麼?”李強放下一只玄玉匣,笑道:“里面是三顆小培元丹,還有三粒天顏果,送給你。好了,我走了。”不等她回答,他又消失無蹤了。嵐湫公主當然知道天顏果,那是西大陸傳說中的仙果,女孩吃了可以容顏不改。她突然有些怨恨這個家伙,走了就走了,還特意回來一趟干嘛,成心讓人放不下。她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貴賓樓里燈火通明,趙豪和一幫兄弟正在閑聊,大家都在等李強回來。納善在和坦歌打賭,賭李強今天晚上會不會回來,坦歌堅持說老大一定會回來的。納善躺在地上,大腿蹺著二腿,兩手墊在光頭下,壞笑道:“老坦,如果你輸了,嘿嘿,你說該怎麼辦?別讓我說哦,要是我開出條件……嘿嘿!”

坦歌半倚著牆壁,手指敲著木地板,皺著眉頭道:“哼哼,我會輸?老大的為人我最清楚了,他才不會留在那里不回來呢,像你這樣的色鬼……可就難說了。條件隨便你開,輸的絕對不會是我。”他一副很篤定的樣子。

趙治嘿嘿直笑,說道:“坦歌,你搞不過他的,別比了。”

魅兒仍舊習慣地在空中飄來飄去,她突然落在坦歌身邊,問道:“你們在說什麼?回來不回來和色鬼有什麼關系?”坦歌嘿嘿直笑,抬手一指納善:“去問你的光頭哥哥,他最清楚。”納善大叫:“你個死東西,別教壞了我們的寶寶,小心大家揍你!”正在嬉鬧間,李強飄然從外面進來。坦歌一眼看見,開心得大叫一聲:“哈哈!你輸啦,老納,哈哈!哈哈哈!”他很難得贏一次,真是興奮異常。

納善一躍而起,親熱地迎上去:“老大,這麼早就回來啦。”坦歌跳起身,一把拽住納善,連連追問:“你說怎麼辦?你看……老大不是回來了嗎?你輸啦!”納善一臉壞笑:“嗯,沒錯!是你贏了,我老納從來都不賴帳,嘿嘿,不過,你說的哦,條件隨便我開,現在告訴你,誰輸了誰就當一次大爺。嗯,乖孫子!大爺現在忙,下次我們再說吧,哈哈!哈哈哈!”

坦歌傻了,這個混蛋太狡猾了,輸了不算,還占人便宜。他氣得抬腳欲踢,趙豪說道:“好了,都別鬧了,聽師尊說什麼。”納善急忙搭住他的肩頭,小聲道:“兄弟,別當真啊,下次我老納一定補償,呵呵,一定補償。”坦歌被他吃得死死的,根本就斗不過這個狡猾的光頭。

魅兒一下飛到李強懷里,摟著他的脖頸,一副乖乖女的模樣。李強說道:“大家立即准備,我們全部撤走。庫勃,你去通知空厚他們,趙豪,讓大家趕快集合,還有不會飛的人,立即裝上飛翼,我們從空中走。”鴻僉驚疑道:“師叔,發生什麼事情啦,怎麼這麼著急?”

李強說道:“以後再說吧,快點啦,等皇宮侍衛來了,就不好辦了。”耿風怪叫道:“小瘋子,你是不是闖下什麼大禍啦?沒關系,這里的禁軍不堪一擊,隨便出去幾個人還不殺他個落花流水,你怕個屁啊。”李強苦笑道:“要是打架能夠解決問題,我還會跑嗎?瘋子,你走不走?不走的話你就留在這里。”

耿風舉著雙手,連聲說道:“我走!我走!我留在這里干嘛,我老瘋子又不想作上門女婿……”李強陡然一呆,“上門女婿?”他終于明白了嵐湫公主那尷尬古怪的神色。這下他可真的急了,他對嵐湫公主只有敬重,卻沒有情愛的意思,他這才知道,安闕樓原來是駙馬樓啊。

李強立即道:“鴻僉,你帶領大家先到古傳送陣去,就在天路草原那里,你知道的。帕本,我帶你回家去。”納善叫道:“我也去,老帕,上次說好的,我也陪你回家看看。”李強沒功夫和他糾纏,說道:“我只能帶一個人,你用飛翼是跟不上的,而且飛翼也不適合長途飛行。”耿風突然接口道:“我帶著他走。”納善大喜過望,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家鄉的禮節他全用上了,耿風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空厚等人走了進來,靜靜地向李強施禮,站在一邊聽候吩咐。李強說道:“空厚,恐怕你們要跟我到天庭星去了,你們中間有不願意去的就留下吧,願意去的有誰?”空厚和枯度不加思索地說道:“老大,弟子們願意前往。”李強點頭道:“好,一切行動聽他倆的。”他指的是趙豪和鴻僉。空厚和枯度退到一邊,向趙豪和鴻僉施禮,表示聽從安排。

李強一回來,整個貴賓樓就亂套了。他們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很快就有侍女發現情況不對,立即報告上去。女皇聞訊大怒,下令馬上封鎖宮門,派出禁衛軍去包圍貴賓樓。等到禁衛軍圍住貴賓樓的時候,人已經走光了。趙豪是最後走的,他在空中說道:“請稟報皇上,謝謝她對我們的款待,再見啦。”說完,他也揚長而去。

李強帶著帕本,耿風帶著納善,他們四個人是最先走的。帕本心里忐忑不安,他不知道回去後該如何面對破散的家庭。他一路上麻木地指點著方向,神色顯得越來越慌張。李強和帕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他勸道:“帕本,你必須面對現實才能驅散心中的天魔,如果這一步踏不過去,對以後的修真危害極大。”帕本苦澀地說道:“唉……怕啊……”

耿風眯著眼睛,他在聽納善吹牛皮,這小子已經很習慣讓人帶著在天上飛行了。他吹噓自己和老大在黑獄里如何浴血奮戰,自己是多麼的英勇無畏,又說到老大在南口關如何和幾萬軍隊拼殺,直說得口沫橫飛,獨眼放光。耿風嘿嘿一笑,說道:“真的假的?就我的眼光看來,你沒有那麼勇敢吧。”納善怒道:“媽的!你個老瘋子,我老納……”他突然住口,不過已經來不及了,只聽耿風嘿嘿一聲冷笑:“老瘋子?說得好!”他突然一下松開了雙手。

納善不愧是在黑獄里混過的人,隨機應變已經是他的本能,他知道自己說話的時機不對,早早地就拽住了耿風的褲子,耿風突然松手他並沒有摔下去。他叫道:“瘋子,你要是摔死我,老大會跟你拼命的。”耿風沒想到納善會這樣說,他有點不信,說道:“真的啊?你既沒有本事,又沒有勢力,小瘋子憑什麼為你拼命?”其實,納善沒說錯,李強真會為他拼命的,可是耿風也絕對不會摔死他的,他只是想嚇唬嚇唬納善。

納善怪叫道:“快拉住我!你的褲子要掉啦!老大!救命啊!” 耿風嚇得一把拎起他,捂住他的嘴,罵道:“你是條漢子嗎?好意思喊救命!”納善氣乎乎地道:“不喊你就肯拉我了嗎?虧你還是高人前輩,小里小氣的,讓人不佩服。”耿風被他噎得說不出話來,這小子說話和他老大差不多,尖牙利齒的從不吃虧。

遠處,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城顯露出來,已是中午時分,嫋嫋炊煙縷縷升起,清風吹拂,一切都顯得那麼平靜。李強托著帕本,感覺到他渾身一顫,心里立即明白了,他問道:“帕本,這是你的老家?”

');

上篇:第二章 天生魅惑     下篇:第四章 帕本複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