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初入封緣星  
   
第五章 初入封緣星

坦邦星的古傳送陣地理位置非常奇特,坐落在天路草原邊的群山中,在空中很容易就能發現。那是一座猶如石筍的山峰,四周都是陡峭的岩壁,峰頂有一塊很大的平台,一般人是無法攀爬上去的,大約只有修真者才能飛到這里。

趙豪和鴻僉帶領著眾兄弟找到這里,他們落在山峰腳下,等待李強他們回來。

趙治顯得很興奮,離家這麼久,現在終于可以回去了。趙豪壓抑著內心的激動,指揮著大家安排宿營地。韓晉心里十分感慨,說道:“要回家啦,老爺子,回到都城,你老人家可要到渭源鏢局來。”

趙豪笑道:“兄弟,那是一定的。很久沒有看見兒孫了,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趙治在一旁笑道:“其實回不回去也無所謂,我打算跟著老大修真,他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韓晉點頭道:“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

坦歌和庫勃坐在一起,他倆很猶豫,坦歌有點不放心哥哥坦達,庫勃則是放不下大聯會,但是,他們心里又很明白,這時候離開李強,今後的修真之路是走不長的。坦歌說道:“庫勃,你跟老大走嗎?”

庫勃點點頭,突然又搖搖頭。坦歌用肩膀拱了他一下:“哎,兄弟,你倒是說清楚啊,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你走不走啊?”庫勃歎氣道:“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你走不走?”坦歌躺下來,看著陡峭的山峰,心里覺得一陣煩亂。庫勃低頭推了他一把:“走不走啊?你說一句話嘛。”

坦歌懶洋洋地說道:“等等再說吧。哎,你看上面!”他猛地站起身來,叫道:“是老爺子來了!”

琦君煞一落在地上,就哇啦哇啦叫起來:“我那個乖徒兒鑽到哪里去啦?”趙豪急忙跑來,恭敬施禮:“師祖,您老人家終于來啦。”大家親熱地圍攏過來,你一言我一語地向他問好請安,琦君煞樂得眯縫著眼,笑得合不攏嘴。鴻僉道:“師叔祖,師叔還沒有過來,他馬上就到。”琦君煞笑眯眯地說道:“這個臭小子,竟然敢扔下師尊自己亂跑,嘿嘿,等會兒跟他算帳。”

他那種蠻不講理的口吻使大家忍不住要笑,明明是他自己亂跑,卻責怪徒弟不好,不過可沒人敢反駁他。琦君煞又道:“誰知道這臭小子到西大陸干了些什麼壞事,說來聽聽。”

鴻僉對李強的事情知道得多一些,他說道:“師叔祖,呵呵,我知道一些……不過……呵呵……”他的意思是,有些事情他也不知道。琦君煞迫不及待地催促道:“說話別吞吞吐吐的,快說!快說!”

鴻僉一向是很尊師的,他急忙將李強到西大陸後的事情一件一件告訴琦君煞。當說到在天路草原看到古劍院的弟子時,琦君煞插話道:“古劍院?你說的是古劍院?他們到這里來干什麼?”大家都不知道琦君煞原先是古劍院的高手,看到他的反應都覺得很奇怪。

琦君煞非常詳細地詢問古劍院的情況,可惜鴻僉知道的並不多,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句話,聽得琦君煞很是不快。逼問到最後,鴻僉舉起雙手投降道:“你老人家以後自己去問他們吧,弟子實在就見了他們一面,其他情況弟子不知道啊。”琦君煞笑罵道:“笨死了!算啦,小家伙做事就是有頭沒尾的,後來你們又干什麼啦?”

鴻僉被他說得哭笑不得,又繼續述說下去。這次琦君煞沒有插話,好不容易等到鴻僉說完,琦君煞托著下巴,陷入沉思,他在猜測闐殛老祖到底是誰。鴻僉對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因此給琦君煞的信息不算多,要是李強在,琦君煞就不用這麼苦思冥想了。

琦君煞突然抬頭道:“嘿嘿,臭小子回來了。”果然,天上傳來破空聲,兩道光華落在地上。

李強一眼看見琦君煞,高興得大叫:“哇喔,你老人家鑽到哪里去啦?”眾人不禁哄笑起來,他的口氣竟和琦君煞剛才一模一樣,這師徒倆還真有默契。

古魅兒驚訝極了,她第一次看見這樣俊美的少年。她飛到琦君煞身邊,嬌聲道:“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咯咯,你好可愛哦。”所有的人,包括李強在內全傻了。琦君煞也是驚訝萬分:“哎?竟然是靈體,太少見了。”魅兒笑道:“少見多怪!小弟弟,叫聲姐姐來聽。”李強一把抱回魅兒,忙道:“魅兒別亂說,他是我師尊。”

琦君煞繞著魅兒直打轉,一臉壞笑道:“小丫頭,敢占我老人家的便宜,嘿嘿。”李強叫道:“不許你打她的主意!誰讓你老人家把自己弄得這麼漂亮……”眾人大笑。魅兒這才知道他就是老怪道琦君煞,嚇得她搖身變回拇指大小,飛到小海妖身邊,一頭拱進小海妖的藍翎里躲了起來。

琦君煞一臉饞相,說道:“乖徒兒,這個靈體你是怎麼收服的?嘿嘿,好東西,好東西啊。”李強沒好氣地說道:“誰收服她啦?她是我認的妹子。魅兒出來,別怕他……叫他一聲師伯。”魅兒重新飛出來,緊張地說了一句:“師伯好!”立即又躲了起來,她知道自己剛才太冒失了。

李強笑道:“你別怕他,他是我師尊,不會欺負你的。”魅兒卻不敢再出來了。

琦君煞笑嘻嘻地取出一只玉瓶,打開瓶蓋,里面飄出一縷粉色的煙。他說道:“小丫頭,出來吧,我老人家不和小輩一般見識。你看這是什麼?”魅兒從小海妖的藍翎中探出頭來,驚喜地叫道:“龍釅香!哇!是龍釅香!”琦君煞贊道:“不錯!不錯!小丫頭見識不凡,連這也認識,要不要我老人家幫你練成靈劍啊?”

魅兒差點喜瘋了,“颼”的一聲,從李強肩頭飛了出來,連聲道:“謝謝師伯!謝謝師伯!”魅兒知道,如果靠自己的力量修煉靈劍,至少要花百年以上的光陰,如果有琦君煞的幫助,再加上龍釅香,靈體就可以迅速躍升到靈劍體的高境界,靈體的修煉層次也可以提升一大截,這叫她如何不喜。李強也開心極了,上前摟住琦君煞,嬉笑道:“還是師尊好啊。”

誰知琦君煞一腳踹開李強,惱火地叫道:“哎!他奶奶的,沒大沒小!敢抱我老人家……”耿風鼓掌大笑:“哈哈,他是小瘋子,有什麼他不敢的。”李強尷尬地撓撓頭,沒想到琦君煞的反應這樣劇烈。他解嘲地笑道:“呵呵,呵呵,你老人家也會害羞啊……呃……”他發現自己又說錯話了,急忙逃開:“哎,師尊……哇……救命啊!”琦君煞手里飛出一線青光,射向李強。

李強噴出吸星劍霧,邊逃邊擋。

琦君煞手指青光:“嘿嘿,臭小子不乖!看我老人家怎麼教訓你……咦,真幻劍氣……好家伙,你從哪里學來的?”李強根本就無暇回答,那道青光對他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只要觸及一下,就覺得渾身劇烈震動。

琦君煞手掌凌空虛抓,青光立即轉變成光幕。李強覺得壓力劇增,他揚手亂劈,連續五六道紅光飛出。琦君煞怪叫道:“哇呀,你在哪里學的滅魔神雷……咦?里面還有誅魔刺……乖徒兒,你見到佛宗的人啦?”青光閃動間,滅魔神雷被他化解得干乾淨淨。

眾人在一邊驚訝地大叫,趙豪等幾個大弟子更是急得亂喊。琦君煞輕描淡寫地說道:“師尊教訓弟子,你們喊什麼?少見多怪!乖徒兒,過來!呵呵,你在哪里學到滅魔神雷的?”

李強才不上當呢,立即說道:“我可是自學成才的哦。先申明,佛宗的人已經脫離這一界了,你老人家不可能再找到他們啦。”眾人聽不懂什麼叫“這一界”,琦君煞卻是聽懂了,他心里感歎慨萬千,知道是佛宗得到了那件神器。

琦君煞招手叫來魅兒,說道:“小丫頭,記住,學會靈劍體後不能濫殺,知道嗎?”魅兒連聲答應。琦君煞笑道:“便宜你這個小丫頭啦。修成靈劍體後,你必須潛修一段時間來鞏固,因為你不是循序漸進修進這個境界的。”

琦君煞以散仙的實力來改造魅兒,對魅兒的幫助可就大了。他揚手將玉瓶扔到空中,玉瓶發出清脆的破裂聲,一股奇異的濃香散發出來,一團粉色的濃霧上下飄浮。琦君煞說道:“小丫頭,別發呆啊,快飛進去。”魅兒興奮地答應一聲,毫不猶豫地飛進濃霧里。

坦歌一直心神不甯,他看見納善回來,就像看見救星似的,一把將他拖到一邊,說道:“老納,幫我出出主意。唉!我打算留下來。”納善臉都變色了,嚷道:“坦歌,你……你敢!你可千萬別學坎坎奇那家伙,兄弟,咱們一起走吧,以後還有機會回來的,你要是留在這里……我……不行!不許留下!兄弟……”別看兩人平時像冤家對頭,其實他們幾個人的感情是最好的。納善這是真急眼了,拽住坦歌就不肯松手。

他拖著坦歌走到一棵大樹下,惡狠狠地說道:“你要是敢留下,我跟你沒完……”坦歌苦笑道:“老納,唉!我也想跟著老大去,可是我哥哥怎麼辦?他還在等我回去幫他……”納善打斷他的話頭,說道:“老坦,聽我一句話,跟著我們走。等修真有成以後,我陪你回來,咱哥倆最合得來……少了你,我也不想修真啦。”

坦歌說道:“我還是問問老大吧。”納善嚇得緊緊拽住他:“他奶奶的,不許問老大!問我就行了。”他心里十分清楚,老大是絕對不會挽留的,就像上次坎坎奇那樣,如果老大肯挽留,坎坎奇一定不會留在坦邦大陸的。

坦歌在他的死纏爛打下,終于咬牙道:“好吧,不過,以後你可要陪我回來哦。”納善開心地笑道:“呵呵,沒問題,一定!一定!”

魅兒在龍釅香的刺激下,靈體開始真正的凝結起來,加上有琦君煞這樣的高手從旁幫助,她修成了自己的靈體元神——一顆拳頭大小的靈珠,發出柔和的粉色光。趙豪小聲問道:“師尊,魅兒怎麼不見了?”李強指指浮在龍釅香霧里的那顆靈珠:“那就是魅兒啊。有意思,居然會有靈珠元神,肯定很厲害。”

漸漸地,龍釅香都被吸進靈珠里,靈珠也縮成鴿卵大小,在天上忽東忽西地亂飛。琦君煞喝道:“乖徒兒,將靈體元神收下。”李強聞言躍起,剛飛到空中,那顆珠子就自動飛進李強手里。李強落在琦君煞身邊,問道:“師尊,魅兒什麼時候才能化形?”琦君煞嘻嘻一笑:“你是元陽之氣最盛的人,由你貼胸收藏,她就和你最親,呵呵,等到化形後,她就會認你為父哦。”李強驚訝極了:“你老人家的意思是……讓我把魅兒孵出來?”

琦君煞得意地大笑道:“沒錯!也可以這麼說,哈哈。”眾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李強笑著搖頭道:“孵就孵吧,反正修真界的古怪事我也見了不少,呵呵,如果能孵出個女兒來那也不錯。”他取出一塊佛指里收藏的天金淬,用天火快速煅燒起來。

誰也沒想到李強會在這時候煉制東西,琦君煞卻明白了,不由得歎道:“你現在就這樣寵她,呵呵,以後可有你頭疼的了。”李強不答,專心煉制出一根精美的鏈子,又制作了一個空心墜子,將靈珠收進去,掛在脖子上,這才笑道:“好了,搞定!師尊,我們上峰頂吧,趙豪你來指揮。”

峰頂的古傳送陣很大,所有人都可以站進去,琦君煞上去後就開始調整傳送的方位。

庫勃拉住李強和鴻僉,說道:“老大,師尊,我打算留在坦邦大陸,如果我也走了,大聯會怎麼辦?”李強說道:“嗯,那也好,坎坎奇他們也需要有人指導,以後我會讓鴻僉回來找你們的,這些東西送給你。”他取出十幾條儲物腰帶和十幾把飛劍,遞給庫勃。

納善暗自慶幸剛才勸阻了坦歌,不然的話,坦歌肯定會留下的。他一把拖住坦歌,說道:“我們去看看老爺子是怎麼啟動傳送陣的。”坦歌稀里糊塗地被拉到一邊,沒有看見庫勃離開。

琦君煞在陣中叫道:“快進來!要走啦!”眾人急急忙忙跑進陣中,李強剛要說話,只聽琦君煞得意地大叫一聲:“走啦!哈哈!”

這是一個陌生的地方,眾人四處眺望,只見青山起伏,密林環抱。李強心里奇怪,這里好像和天庭星不太一樣,他問道:“師尊,到天庭星了嗎?”琦君煞奇道:“誰說要去天庭星的?這里是封緣星。”這下不僅李強大叫起來,連納善、趙豪也都叫了起來。李強叫道:“你老人家真行!我們是要去天庭星啊。”

琦君煞嘿嘿一笑:“我是師尊,我說了算!先到封緣星,然後再去天庭。”

李強問道:“你老人家有事?”琦君煞說道:“我帶你去古劍院。”李強突然一下明白了,師尊是想家了。他看看趙豪他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的,知道他們也有同樣的心情。猶豫了一下,李強說道:“師尊,弟子陪你回去,讓趙豪他們先回天庭星,好不好?”琦君煞只要有李強跟著就行了,其他人來不來他無所謂。

耿風說道:“我跟著小瘋子。”鴻僉和帕本也都不走。

李強和趙豪商量,讓他帶人先回故宋國都城,住到他家里去,又叮囑他們要抓緊時間修真,他們的實力現在還是太弱。納善這次沒有要求留下,他也很想家了。

琦君煞再次啟動傳送陣,傳送走趙豪他們,然後對李強說道:“我們走!”袍袖輕拂,青光閃動,頓時人影皆無。

封緣星是一個很奇特的地方,整個星球上都是崇山峻嶺,很少有平地,在這里如果不會飛行,簡直寸步難行。當地也有一些土著,基本上是以狩獵為生。在整個封緣星的大陸上,有無數的修真門派,規模大小不一,還有很多所謂的修真家庭,封緣星是一個藏龍臥虎的地方,其中最著名的是七大修真門派。

七大修真門派是指那些勢力龐大,門人弟子眾多的派別。古劍院在封緣星很有名,曾經名列七大門派排行第二位,有上千的門人弟子,可是自從老怪道琦君煞被禁錮後,古劍院在七大門派中的排名急速下降,從第二位直降到第六位,差一點兒就要被擠出七大門派的排名了。琦君煞當時在封緣星沒有渡劫的高手中名列第一,是極其厲害的修真高手。

古劍院坐落在五行山脈的西側,那是封緣星有名的福地之一,其地勢險峻,幅員廣闊,萬山環匝,山中有多處洞壑,地下有靈脈仙泉一道,滋潤著萬物,一切都顯得生機盎然。古劍院劃定的范圍極廣,內設兩道禁制,外人是無法進入的,要進入古劍院必須先到劍集鎮,由古劍院的弟子引導,經過山門傳送,才能到達古劍院。

劍集鎮是依附古劍院而修建的小鎮。小鎮依山而建,鎮子中央有一個小型的傳送陣,那是連接封緣星幾個主要大門派和城市的交通工具。小鎮的房子大多是用法術建造的,樣子是五花八門。這里每兩年就會有一批其它城鎮的人來此拜師修真,古劍院每兩年一次的“開山門”節日,就是為這種招收弟子的活動而舉辦的。

琦君煞帶著四人落在劍集鎮上。正逢兩年一度的“開山門”節日,小鎮上熱鬧非凡,無數人從各地趕來,有來拜師的,有來道喜的,更多的是來做生意的。耿風說道:“真熱鬧,這里人還不少嘛。”琦君煞百感交集,說道:“這是開山門,小鎮比原來大多了。”

天空上不時見到劍光閃動,鴻僉說道:“好家伙,這里會飛劍的修真者真多,師叔你看……”從空中落下幾個修真者,大搖大擺地走進一家店鋪。琦君煞說道:“別大驚小怪的,這里大部分人都修真,會飛劍的人很多。”李強歎道:“看樣子,這里是修真者的世界。”帕本一直悶悶不樂,他還沒有從喪女的悲痛中解脫出來。

琦君煞沒有去找負責接待的弟子,他帶著李強四人直接走向古劍院的山門。李強遠遠看見山門,忍不住驚歎道:“乖乖,這麼大的牌坊。” 山門前牌坊狀的東西其實是一件寶物,那是整個古劍院外圈禁制的關鍵所在,煉制得光彩華麗,非常醒目。

琦君煞搖頭道:“越來越奢華了,修真者若是關注這些玩意兒,還修真干嘛?唉!一代不如一代。”

來到山門前,有五六個修真者攔住去路,其中一個身穿黑衫,帶金色腰帶的修真者上前問道:“請問各位客人,有古劍院的邀貼嗎?”琦君煞不讓李強說話,上下打量這個弟子,老氣橫秋地說道:“你是金麟劍院的弟子?嗯,才到靈寂期。”幾個弟子摸不清他是什麼來頭,不敢無禮。

琦君煞又問:“古劍院現在是誰做院主?說來聽聽。”

進山的客人很多,琦君煞幾人恰好擋住了去路,人慢慢地越聚越多,幾個弟子有點慌了。李強不知道師尊是什麼意思,插不上話去,只好在一邊靜靜地等待。

一個持貼的修真者插話道:“你們進去嗎?不進就讓開!別擋著道。”耿風不樂意了,扭頭道:“說什麼廢話,一邊等著去!我們先來的知道嗎?”那個修真者大叫起來:“唷,你是誰啊?敢堵住古劍院的山門,膽子不小啊,來比試一把!”他突地噴出了飛劍。

');

上篇:第四章 帕本複仇     下篇:第六章 師尊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