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慧蘅雙美  
   
第九章 慧蘅雙美

李強一招將那人打飛,長嘯一聲,吸星劍霧湧向雷天笑幾人。雷天笑手指飛劍迎了上去,剛一接觸到吸星劍霧,他就覺得不妙,那劍霧實在是太怪異了,自己的飛劍根本擋不住劍霧的侵蝕,好像被一股粘勁緊緊纏住了,他慌亂地叫道:“一起上!”

雷天笑身後的幾人不敢用飛劍,只是不斷地扔陰雷。所謂陰雷有兩種,一種是采集陰煞之氣煉制而成的,用時扔出去就行了,另一種是用自身的真元力通過特殊的修煉法門凝煉而成的,有點像李強的滅魔神雷。他們用的是第一種方法,事先煉制好的陰雷。

頓時,滿天陰雷亂飛,轟隆隆炸成一片。他們根本不管下面駝隊的死活。

李強顧忌下方的駝隊,生怕誤傷到他們,他大喝道:“金蓮玉座!”揚手發出這件佛宗至寶。在場的修真者功力並不算高,但是個個識貨,李強的金蓮玉座一出手,雷天笑就知道自己必敗無疑。他簡直搞不懂,李強怎麼會有這麼多寶物,金蓮玉座好像是傳說中佛宗的寶貝啊。

為了護住下方的駝隊,李強又打出了萬蓮開靈訣,金蓮玉座化作無數道金光灑向大地,霎時間,荒涼的戈壁灘充滿了生機,只見無數金蓮盛開。那兩個修真姑娘也震驚了,這是擬物化形的高超手段,不是高手根本別想施展。

雷天笑的飛劍再也支撐不住了,可他也不敢收回,因為吸星劍霧緊緊纏著他的飛劍,如果收回來,劍霧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殺傷他。這把飛劍是他用心血所煉,他絕對舍不得放棄。

一只白色九竅的球飛出,那是九竅攝魂球,里面飄出幾股暗紅色的煙,淒厲的哭嚎聲隨即響起,八個虛影張牙舞爪向雷天笑撲去。雷天笑手指一彈,攝魂球射出八道白光,他用手一指李強,喝道:“拙!”

李強微微一笑,他連魔頭都見識過,這種煉魂的玩意兒,對他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滅魔神雷天生就是這些元嬰厲魄的克星,更何況里面還夾雜著佛宗至寶誅魔刺。

雷天笑的九竅攝魂球已經重新修煉過了,他又奪取了幾條元嬰,自認為很是厲害。

李強劈出八道滅魔神雷,大笑道:“混蛋東西,你除了這點玩意兒就沒別的了嗎?”滅魔神雷轟然炸響,元嬰厲魄淒厲的慘叫聲聽得人驚心動魄。八條元嬰厲魄倒飛回去撲向雷天笑就要反噬,正在此時,雷天笑的飛劍也被吸星劍霧徹底擊碎,他嚇得魂飛魄散,一口心血噴出,沒命地向後退去。

雷天笑已經無法收回元嬰厲魄了,他突然抓住一個同伴,拋向追來的元嬰厲魄,自己則迅速向遠處逃遁。失去控制的元嬰厲魄撲向那個替死鬼,刹那間將他吸食啃咬成一堆白骨。李強一揮手,小海妖利箭一般射了過去,藍光一閃,吞噬了兩條元嬰厲魄。其他幾個修真者嚇得沒命地逃竄,他們沒想到雷天笑會出賣自己的同伴。

打斗不到半刻鍾就結束了,李強手一招,金蓮玉座化作一只光罩,罩住了亂飛的元嬰厲魄,小海妖在光罩里吐出內丹,風卷殘云般將元嬰厲魄清除得干乾淨淨。李強這才松了口氣,要不是怕這些害人的玩意兒襲擊駝隊,他一定不會放過雷天笑的。

李強收回小海妖和金蓮玉座,看看下方的駝隊,知道他們安然無恙,便轉身向遠方飛去,他沒有理會那兩個修真姑娘。

沒飛多遠,就聽身後嬌喝道:“喂!你站住!”那兩個修真姑娘快速追了上來。

為首的姑娘透著一股不同尋常的精明刁鑽之氣,李強適才看見她時,心里就已經把她歸在難纏的那類人中。另一個姑娘略帶稚氣,顯得很恬靜,一看就是那種隨和的女孩。

李強現在的眼力非同一般,經曆過這麼多的人事後,他已經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行事准則。從兩個姑娘神態間流露出的無比自信和優越,他斷定她們一定是某個大門派的修真者,他並不想招惹她們,便懸停在空中,一動不動地看著這兩個姑娘。

為首的姑娘戰甲很漂亮,銀白色的甲面上布滿了豔紅色的花紋,她那一頭秀發被一只展翅欲飛的翠色鳥形發卡箍住,鳥喙上叼著一顆紅色的寶珠,寶珠閃著淡淡的紅光,將她白嫩的臉龐映照得豔麗嫵媚。李強不得不承認,修真界的姑娘當真是個個嬌豔異常,要是帶一個回地球,恐怕那些大明星都要黯然失色。

另一個小一點的姑娘和她穿著差不多,連模樣也很相似,不過,從神態上很好區分。只聽她細聲說道:“姐,我們該走啦……”

為首的姑娘說道:“小妹,急什麼,等姐問清楚再走不遲……喂,小師弟啊,你是哪個門派的高手啊?看見我們也不打聲招呼,掉頭就跑,真是沒有禮貌!”她開口就占便宜,還沒通名報姓,就先叫聲師弟。李強哭笑不得地看著她,這姑娘也太潑辣刁蠻了,自己雖然只是為了駝隊的安全才出手的,但好歹也算幫了她們一把,不說聲謝謝也就算了,竟然還追來興師問罪。

李強歎道:“小姑娘,你有事嗎?”那姑娘頓時叫了起來:“小弟弟,不要亂說話,誰是小姑娘?喂,你把那幾個壞蛋都收拾掉了,害得我們姐妹少了練習的對手,你說該怎麼辦?”李強說道:“你們是從封緣星來的吧?小姑娘不要到處亂跑,很危險的,沒事就回去吧。”他一副關心人的樣子,臉上的神態也顯得很友好。

“姐,我們走吧……”小姑娘不好意思了,她覺得李強的話很有道理。

“小妹你……你聽不出來啊?這家伙在罵我們!喂!什麼叫小姑娘不要亂跑……哼,別以為你有幾件好法寶就了不起啦,我們姐妹也不差!”她激動地嚷道。

李強心里好笑,這兩個小姑娘有意思,看樣子是剛從師門出來曆練的弟子。他一本正經地說道:“那是當然,一看兩位姑娘就是名門大派的子弟,肯定了不起,哥哥我是怕傷了無辜的駝隊,這才出手的,嗯,沒有想到搶了兩位姑娘的買賣。”他話里的刺更多了。

那姑娘又叫了起來:“你是誰的哥哥?哼,敢占本姑娘的便宜,什麼買賣?我們姐妹又不是強盜!你!快道歉!”李強忍不住露出一絲微笑,這麼漂亮的姑娘跟自己胡攪蠻纏,他覺得挺好玩的:“哦,好,抱歉!抱歉!”可語氣里卻毫無誠意,一聽就是隨口敷衍的。

他緊接著說道:“抱歉,我還有事,就不陪兩位姑娘聊了,呵呵,再見!”沒等她倆回答,他迅速飛走。就聽身後那姑娘叫道:“別跑!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李強急運真元,飛行的速度陡然加快,霎時間就去遠了。

小川柳綠洲的位置靠近紅岩石化山脈,是清風國的地界。

這片綠洲,是由紅岩石化山脈上消融的冰雪彙集此處而形成的,山脈的另一邊就是著名的寒冰原。綠洲上有一座城市——桑善城,是清風國的聚寶盆,這里是駝隊的必經之地,也是商賈云集之地。附近山脈上還蘊藏著金礦,淘金者一般都在這里出售黃金。這里還是一個銷贓之地,城里的當鋪一家緊挨著一家,各處的強盜土匪都把劫掠的物品帶到此處典當換錢。

李強是中午時分進城的,城門口雖然有士兵把守,卻不盤問行人,也不收任何的進門稅,這里似乎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碎石鋪砌的地面,被車輪壓出深深的轍印,街道很狹窄,摩肩接踵的人群擁擠在路上,其中有不少帶刀攜劍的。李強一路東張西望地走著,他很喜歡這番景象,仿佛回到古代似的,感到既陌生又親切。

最讓李強感到有意思的是,路上有很多拖著長辮子的清風國人,還有戴著員外巾的故宋國人、身穿皮甲的大漢國人,穿著打扮五花八門。其實他自己的打扮也是不倫不類的,還沒到綠洲的時候,他就重新穿戴起來,頭上挽發的是七劍金環,那是古劍院的監院標志,一頭黑發散落披肩,身上穿著天籟城的銀紫蘇質料的衣褲,長靴和腰帶也都是這里很少見的。

路上很多行人都看向李強,他的打扮實在是太特殊了,最奇怪的是他的衣服竟閃著淡淡的銀光。李強也不理會眾人的目光,只注意看著街兩邊一家接一家的酒樓賭館。他走到一家大酒樓前,這家酒樓很氣派,是少見的三層青磚木結構,門匾上大書“得意樓”三個字,門口比別的酒樓飯館多了塊空地,邊上還有一排簡易的馬廄,門口站著五六個伙計,里面的客人好像不多。

酒樓門口的伙計堂倌眼光很是厲害,一看見李強,就知道這是有錢的公子哥兒,穿著華麗,細皮嫩肉,臉上沒有一點風塵之色,他們立即迎了上來:“公子爺,您老來啦,請樓上坐!”李強原本只是看看,見伙計邀客,心想:“就算見識一下此地的酒樓吧。”

走進酒樓,李強才發現自己對里面的味道很不適應,那是很濃烈的腥膻味。一樓大堂上有幾桌客人在喝酒吃飯。他一言不發,向樓上走去,木樓梯很窄,踩上去發出“嘎吱”“嘎吱”的怪響。上到二樓,見前後兩排木窗大開,清風吹拂,感覺很舒適,而且,二樓沒有一個客人,清淨得很。李強滿意地點點頭,找了一個靠窗的桌子坐下。一個伙計殷勤地擦了把桌子,問道:“爺,給您上點什麼?”

李強根本就不想吃東西,以他現在的修真水平,已經完全不需要吃任何食物了。他猶豫了一下,問道:“水果之類的東西有沒有?”伙計愣住了,還從沒見過進酒樓要水果吃的,他苦笑道:“爺,這里不賣果子,只有酒菜面餅。”李強扔出一塊二兩重的金子,說道:“那就上街去買!”

伙計還是第一次看見客人拿金子到酒樓買果子吃,他顫抖著手,拿起桌上的金子,點頭哈腰地說道:“爺,請您稍候,小的就來。”他幾乎是連滾帶爬地沖下樓去。

突然,後窗輕輕一聲響,李強扭頭一看,不由得苦笑,是那兩個修真姑娘,她們竟然跟到酒樓里來了。李強撓撓頭,忍住了想說話的沖動,依舊看著窗外的街景,就當不認識她倆。

兩個姑娘坐在李強對面,為首的那個姑娘惡狠狠地盯著他。李強忍住笑,咳嗽一聲,還是不說話。那姑娘氣得用手指不停地戳著桌面,纖纖細指,柔滑白皙,可是桌面不堪她的勁力,很快就麻麻點點的顯出許多小洞。終于,她沉不住氣了:“哎!你這個人好奇怪,我們又不是怪獸,你跑什麼呀?怕我們欺負你呀。”

李強的目光在她們兩人臉上掃來掃去,成心逗人似的連連點頭,那意思好像在說,你說得對,你們可不就是怪獸,我就是怕你們欺負。

“喂!你……你豈有此理……”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修真者。李強一看不好,這個姑娘要發飆,他趕緊笑眯眯地說道:“請問兩位姑娘仙鄉何處?貴姓大名啊?”他擺出一副不知所謂的樣子,邊上那個小姑娘看得直笑。那姑娘的滿腔惱火頓時憋住了,發不出來,只見她眼珠直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先說!”她找不到發火的理由,只好用這個較勁。

李強可不容她找到發火的理由,他笑道:“哥哥我是封緣星古劍院的修真者,叫李強。”他雖然報了名字和門派,但還是忍不住要占點便宜。

兩個姑娘沒想到李強是古劍院的,近百年來古劍院的修真者是很少外出的,而且李強頭上的監院標志只有各大門派的宗主才能辨識,一般修真者是搞不清楚的,她們也不認識這個標志。

李強刻意放低姿態,又說道:“至于兩位姑娘,願意告訴哥哥我的話,就請說,不願意,哥哥絕不勉強。”

開口閉口的自稱是哥哥,可把那姑娘氣壞了:“我是師姐!哼,按封緣星的排名,古劍院在我們慧蘅宮後面,所以,你就要叫我師姐。”李強心里好笑,這個姑娘真是爭強好勝。其實,修真界對于輩份向來是稀里糊塗的,除了自己門派中算得很清楚外,在外面都是亂叫的。

李強實在懶得和她計較,隨口附和道:“好!好!好!原來是慧蘅宮的師姐,算是小弟有眼無珠,嗯,師姐好!”李強這一松下勁來,那姑娘頓時不知所措了,她早已憋足了勁,准備舌戰一場,誰知道李強就這麼輕易放棄了,但他臉上的神態卻是很可惡的,那似笑非笑的樣子,讓人看了忍不住要抓狂。

她氣乎乎的還沒說話,她的師妹不好意思了:“師兄,很抱歉……我們是慧蘅宮的弟子,出世修行的,我師姐叫葉風鈴,小名叫鈴兒……”葉風鈴大叫道:“師妹!你……你怎麼連人家小名也說!”她師妹嚇得一縮脖子,悄聲道:“師姐……說名字……不是要說全嘛?”

李強差點笑噴了,這兩個小姑娘看來是第一次出門,什麼都不知道。他說道:“嗯,很好,你師姐叫鈴兒,姑娘你貴姓啊?”他覺得自己像條大灰狼,在套小姑娘的話頭。

那小姑娘看了看師姐,說道:“我叫云鈺,小……名……”她不敢說了。李強笑嘻嘻地問道:“是不是叫鈺兒?”云鈺臉都羞紅了,問道:“你怎麼知道的?”李強忍了又忍才沒有大笑出聲,這個小姑娘實在是太有意思了,話說到這個份上,呆子都能猜出她的小名,她居然還問怎麼知道的。

葉風鈴發覺李強太狡猾了,她心里不停地發著狠。李強笑道:“鈴兒,桌面成篩子了。”一張硬木做的八仙桌,被葉風鈴插出無數的小窟窿。她氣哼哼道:“誰教你欺負我們的……哼!哎……你……你叫我什麼?不許叫我鈴兒!”

李強笑道:“不叫就不叫吧。”他又道:“鈴兒,你們怎麼會和潛傑星的人打起來啦?”葉風鈴氣乎乎地說道:“誰讓他們說話不三不四的……不對!你又叫鈴兒啦!”李強兩手一攤,笑道:“呵呵,大意了,抱歉!抱歉!”兩人不停地斗嘴。

只聽一陣樓梯響,伙計端著一個大托盤,里面裝的全是本地的特色水果,他猛一眼看見葉風鈴和云鈺,驚得渾身一顫,手上的大托盤脫手跌落。李強彈出一股真元力托住盤子,輕輕一揮手,大托盤輕飄飄地滑落在桌上,他說道:“請吃水果。”

那伙計就像中了邪一樣,腿軟軟地退回樓梯口,就聽得一聲驚叫,“咕咚……啪!啪!啪!” 伙計摔下樓梯去了。李強歎息道:“凡人見不得仙女啊。”輕輕捧了兩人一把。愛美是女孩的天性,李強如此一說,葉風鈴氣頓時消了,她一揮手說道:“算你會說!小妹,我們吃水果。”

云鈺羞怯地說道:“姐,師尊不是說了,不讓我們隨便吃外人的東西嗎?”葉風鈴嘻嘻笑道:“他不算是外人,古劍院的師弟嘛,吃他幾個水果有什麼了不起的,小妹快吃。”云鈺不好意思地說道:“那我就吃啦。”她倆一動手,李強直看得目瞪口呆,吃得那個快啊,一大托盤的水果,不到十分鍾,就被兩人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吃得干乾淨淨。

葉風鈴拍拍手,開心地說道:“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好久沒有這樣痛快地吃了。”云鈺也滿足地點點頭:“嗯,這里的水果很甜,蠻好吃的。”吃完東西,兩人又都恢複了淑女模樣。

李強還是第一次見識到如此隨心所欲的小姑娘,率性而為才是真性情,他很欣賞她們二人,覺得這樣活著才叫開心。他一直笑眯眯地看著,一言不發,直到她倆吃完,才問道:“你們姐妹准備到哪里去?”葉風鈴隨口說道:“不一定,嗯,我看還是跟著你走吧,既有東西吃,打架又厲害,對!就這麼決定了。”她的眼睛里閃著一絲狡黠的光。

其實,在李強使出金蓮玉座的時候,葉風鈴就決定要纏住李強,她十分震驚李強竟然有這種傳說中的佛寶。封緣星最近百年來,各大門派爭排位相互比斗,各派都十分關心彼此的實力,當葉風鈴知道李強是古劍院的修真者後,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摸清情況,所以她立即決定要跟著李強,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實力。

李強哪里知道葉風鈴有這麼多花花腸子,他這次回天庭星可是有重要任務的,必須要到星星宮去送海魂瑪瑙,他可不願意身後拖兩條尾巴。正在為難之際,忽聽樓梯口有人躡手躡腳上樓的聲音,他冷冷地問道:“誰在樓梯口鬼鬼祟祟的?”

話音未落,樓梯那里又傳出重物滾落的聲響,李強歎氣道:“唉……你們不加掩飾就到人群里來,會害死人的。”葉風鈴“噗哧”笑道:“這都怪你,我們到集鎮一般都是要裝扮的,誰讓你跑那麼快,害得我們姐妹沒時間,咯咯,再說了,有什麼事情你都可以解決,我們姐妹就不管啦。”一副吃定你的神情。

樓下一個很粗豪的聲音大聲說道:“你們這群沒用的混蛋!不就是看見兩個漂亮娘們嗎,至于這樣神魂顛倒的?他媽的,老子什麼沒見過……老子連大仙都親眼見過,走!跟著老子上去看看。”

李強是背對著樓梯口坐的,他笑道:“你看,惹禍了吧,呵呵,這里好像是黑店哦……”葉風鈴嘟著紅紅的小嘴,一臉的不高興:“哼……”李強又道:“小心被搶去作押寨夫人……”葉風鈴咬牙道:“你……他敢!”這家伙竟敢嘲笑自己,葉風鈴頓時火大了,還沒來得及發作,一群人鬧哄哄地湧了上來。

李強懶得和這些人計較,說道:“我可是要走了,失陪!”他穿窗而出,向清風國方向飛去。他說走就走,事先毫無征兆,他雖然對這兩位漂亮姑娘不反感,但是為了莫懷遠的安全,他還是先溜掉再說。

葉風鈴氣壞了,這家伙竟然又逃走了。她拉著云鈺,劍光一閃,房頂開了一個大洞,兩人筆直地穿了出去。只聽下面隱形約傳來怪叫聲:“……我的房子……他媽的……”

葉風鈴問道:“小妹,他向哪個方向逃的?”云鈺說道:“姐,算了吧,我們和他又不熟悉,別追了……人家已經很客氣了。”

“你小孩子懂什麼?我要搞清楚他從哪里得來的佛宗密寶,這家伙又奸又滑。小妹快點啦。”云鈺無奈地說道:“好啦,姐,等一下嘛。”她朝四方彈動指甲,四道白光飛射而出。

她手掐靈訣,微閉雙目,輕喝道:“疾!”手上的靈訣就像伏在蛛網上蜘蛛,靜靜等著獵物觸動。半晌,她收回靈訣道:“向那邊去了。”

李強和兩位姑娘糾纏了半天,心情倒是很愉快,要不是為了莫懷遠,他還舍不得就這樣飛走,很久沒有這樣率性的女孩和自己胡攪蠻纏了,他覺得這樣也挺好玩的。一路疾飛,忽然,他心神微動,心想:“這兩個小丫頭竟然還不放過自己,奇怪,她們是怎麼跟上來的?”

葉風鈴和云鈺在後面緊追不舍,云鈺的千絲靈訣遠遠地盯著李強。葉風鈴得意地說道:“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云鈺還是頭一回看見師姐如此鍥而不舍地做一件事,她小心地提醒道:“姐,我們這樣追蹤他,如果惹火他怎麼辦?我們是打不過他的。”

葉風鈴說道:“他敢!慧蘅宮的人他也敢打?哼,師尊不會饒他的。”她嘴里說著狠話,心里卻猶豫了一下,李強的實力她看得很清楚,在修真界算是高手了,尤其是他的法寶更加神奇,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但是想到那小子可惡的神情,她又狠狠地說道:“追!我就不信他敢對我們姐妹怎麼樣。”

李強自語道:“好吧,那可就別怪我老人家給你們吃點苦頭了,嘿嘿!”他學著琦君煞的口氣,同時,放慢了飛行速度。

');

上篇:第八章 再回天庭     下篇:第十章 舍命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