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舍命一搏  
   
第十章 舍命一搏

葉風鈴和云鈺發現李強的行蹤飄忽不定。葉風鈴氣乎乎地說道:“這個家伙簡直豈有此理,他成心耍我們姐妹嘛。”云鈺慢條斯理地說道:“他又不知道我們在追蹤。姐,我們別管他了,還是到故宋國去打探神器的消息吧,追上他又有什麼用?”她實在不明白師姐為什麼這麼起勁地追著李強。

一路追蹤,姐妹倆進入故宋國地界。葉風鈴奇道:“這家伙到底想到哪里去?”云鈺已經很疲憊了,她有氣無力地說道:“姐,我累死了,休息一下行不行,我一直掐著千絲靈訣,好累哦。”葉風鈴不耐煩地說道:“小妹啊,你懶死了,這點小事就叫苦連天……快點,他好像速度加快了。”

云鈺皺著眉頭嘟囔道:“姐姐瘋了……鈺兒好苦命哦……”葉風鈴凶巴巴地叫道:“小妹!”云鈺嚇得一哆嗦:“我……什麼也沒有說,姐叫我干嘛?”她還真有點怕這個蠻橫的師姐。葉風鈴說道:“快查!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云鈺指著遠處的一大片森林,說道:“唉,老姐啊,他進林子了。”

葉風鈴不由分說,拉著云鈺就飛了過去。

李強突然從森林里冒了出來,遠遠地擋住去路:“鈴兒,鈺兒,停下!這里是有名的迷惑林,不要進去,會迷失方向的,等我從里面出來,會來找你們的。”說完也不等她們回答,又消失在迷惑林中。

云鈺緊緊拉住葉風鈴道:“姐,別進去啦,他都警告了。”

葉風鈴冷笑道:“他敢騙我?哼,什麼迷惑林……我才不相信呢,小妹別拉我……哎,跟我走啦!”她拽著云鈺沖進林中。云鈺看著固執己見的師姐,苦笑道:“他說的是真的,唉……這下我們可慘了。”葉風鈴根本不聽她的抱怨,問道:“小妹,他在哪里?”

云鈺手上掐的靈訣已經散了,她說道:“找不到了。唉,這是星密大陣,是一種失傳很久的陣法,在這里面什麼追蹤手段都沒有用的。”云鈺是慧蘅宮有名的書呆子,知道的東西很多。

葉風鈴笑道:“小妹,我們到外面去追吧。”她飛起身形。云鈺在一棵大樹下坐下,小聲道:“壞姐!硬拖人家到這種絕地來,我看你怎麼辦!”見師姐漫無目的地亂飛,她只好又起身跟上,要是在星密大陣里失散,那是找都找不到的。

葉風鈴左沖右突,四處亂竄,她發現真的出不去了。

云鈺叫道:“姐,別亂跑啦,出不去的,真是被你害死了。”葉風鈴又氣又羞,嬌聲大叫:“李強!你給我出來!”她抓狂了,竟射出了飛劍,無數道細細的藍光掃過周圍的大樹,只聽一陣唏哩嘩啦的亂響,她覺得附近的大樹應該全部倒下了,誰知一股淡淡的白煙飄過,周圍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云鈺終于忍不住了,尖聲叫道:“姐!沒有用的,這是星——密——大——陣!”小姑娘發火了。

葉風鈴悻悻地收回飛劍,急忙摟著云鈺說道:“小妹,叫什麼啊?嘻嘻,你是我們慧蘅宮的小才女,告訴姐,怎麼才能出去。”云鈺差點要昏過去了,一向精明過人的老姐,這次竟像沒有長腦子一樣。她苦笑道:“我又破不了這種陣法,總之現在是出不去了。”

葉風鈴冷靜下來,發現自己實在是太沖動了,仔細回想一下,李強是明知道她們會追過來,才假惺惺的提醒一聲,這不是故意激自己進星密大陣嘛?她醒悟過來,氣得連連跺腳:“李強!哼,害我上當……李強?古劍院?不對啊……小妹!”云鈺被她嚇了一跳:“姐,干嘛一驚一乍的,嚇死人了。”

葉風鈴柳眉微揚:“古劍院……哎,你覺得李強這個名字熟不熟,好像在哪里聽說過的……奇怪,怎麼想不起來了,古劍院……”她鑽到古劍院這個牛角尖里想,當然想不出來。

還是云鈺先反應過來:“李強是重玄派的!對!我想起來了,他是傅老爺子的兄弟……他怎麼說自己是古劍院的?”葉風鈴頓時傻眼了,李強的輩份之高,不是她倆能比的。她泄氣地說道:“完了,他成心讓我們吃苦頭,這可怎麼辦?”

云鈺盤腿坐在地上,神態怡然地說道:“姐,別操心了,他會帶我們出去的。”

李強看著她們姐妹倆沖進森林,輕笑一聲,心想:“給這個纏人的小姑娘吃點苦頭也好,省得她以後目中無人。”他手掐靈訣打出,瞬間就進到星星宮內。

故地重游,李強心里十分感慨。他首先安撫住小海妖,生怕它傷了莫懷遠,然後才順著甬道一路飛過去。穿過外五宮,進入內宮,他輕車熟路地來到了初次見到莫懷遠的那個深藍色的大廳,大廳正中央的寰宇青田大陣依然煙霧彌漫,中間的云案忽隱忽現,他知道莫懷遠還沒有破掉這唯一的陣法。

“你……你回來啦!”

李強倏地轉身,只見莫懷遠扶著甬道口,用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自己。

兩人就這麼對視著。

莫懷遠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有變。終于,李強忍不住了,他大叫一聲:“哈哈,老哥啊……我回來啦!”飛過去一把抱住莫懷遠,又叫道:“我找到海魂瑪瑙啦!我找到海魂瑪瑙啦!”莫懷遠是元嬰體,感覺最是靈敏,他全身心地感受到李強的喜悅,那是沒有絲毫做作的,發自內心的高興,同時,他也感覺到李強的功力和初次見面時已經完全兩樣了,那是出竅期的修為。

莫懷遠感慨地說道:“老天雖然讓我寂寞了幾千年,卻也給我送來了一個好兄弟,呵呵,我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他知道,李強為了找海瑪瑙肯定吃了不少苦,從他修為大增就可以看出,那不是潛修可以達到的,那是打出來的修為。

李強放下莫懷遠,獻寶一樣取出海魂瑪瑙,說道:“這是最好的水化瑪瑙,老哥,這種海魂瑪瑙合適嗎?”莫懷遠取出一瓶上下翻動查看,只見水晶瓶中深黃色的海魂瑪瑙緩緩流動,他驚歎道:“極品!這是極品海瑪瑙!這是很難搞到的,固態的瑪瑙至少要貯存二百年以上才能水化,而且還要精煉才行,唉,不容易啊。”

莫懷遠感動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李強笑道:“太好了,只要能用就行。對了,老哥,修成散仙需要多長時間?如果時間不長,我就在這里等著,好不好?”莫懷遠點頭道:“我的修為早就夠了,就差海瑪瑙啦,呵呵,有了這種極品海瑪瑙,很快就能修成的。來,到皆空宮去,你給我護法。”

皆空宮是星星宮的外五宮之一,此宮的特色是有一座大陣,名叫幻空大陣,和佛宗的大幻佛境有點類似,所不同的是,佛宗的大幻佛境是以進入者的心境而變化,會引起人的負面反應,屬于大凶的陣法,而幻空大陣變幻的景物是固定的,也不凶險,是為了休閑消遣的陣法。

莫懷遠攜著李強踏進幻空大陣。

青白色的煙嵐在眼前閃過,李強不禁驚歎,這里真是一個奇妙的世界。藍天白云,綠草茵茵,清澈的小河緩緩流淌,轉過一小片矮樹林,前面竟然是煙波浩淼的湖泊,湖邊蘆花飛揚,幾只野鳥從蘆蕩里驚飛而起。極目遠眺,青山如黛,煙霞似錦,讓人感到心曠神怡。李強站在湖邊頓感出塵的美妙。

莫懷遠笑道:“兄弟,這里的夜景更是好看。”李強點頭贊道:“了不起的地方。”莫懷遠手掐靈訣道:“疾!”

四周景色頓變,只見群山環抱,峰頂白雪皚皚,寒風夾雜著片片雪花飄然落下,兩人站在峰頂,迎著寒風,仿佛就要踏空仙去。李強見識過大幻佛境後,對此變化並不覺得意外,他笑道:“老哥,若是我要開府立宗,呵呵,我也要搞一個這種幻空大陣,沒事可以帶弟子門人來玩。”

莫懷遠一愣,隨即點頭道:“開府立宗?嗯,如果兄弟有這個意思,我一定會鼎力相助的。”

李強不知道自己這句話有多麼狂妄,強如傅山這樣的高手,也不敢隨便說要開府立宗。真所謂無知者無畏,正因為他什麼都不懂所以才敢這麼說。而莫懷遠對李強的任何事情都不會袖手旁觀的,別說是開府立宗了,就是他惹了天王老子,他照樣也會幫忙到底的。

莫懷遠笑道:“兄弟,我們去鮮花谷,在那里修煉。”他再次打出靈訣。

這是一個很大的山谷,開著漫山遍野的野花,李強隨手折下一枝,歎道:“是真是幻……無從說起,讓人匪夷所思啊。”那枝野花散發著淡淡的芳香,花瓣上的露珠晶瑩剔透,和真實世界里的花草完全一樣,奇妙極了。

山谷中央是一塊巨大的平地,仿佛是用一整塊黃玉雕成,平整光潔。莫懷遠走到中間停下,說道:“兄弟,你在一邊看著就行了,見到有什麼古怪千萬不要出手,很快就會過去的……”細弱的聲音微微有點顫抖,他終于要熬出頭了。

李強問道:“護法要做什麼?”莫懷遠說道:“你幫不上忙的,據我所知,若是在佛宗的至寶鎮玄塔里面修煉,可以不受外魔的侵襲,呵呵,可惜這里沒有鎮玄塔。”李強驚訝道:“鎮玄塔我去過……而且,里面真的有人修成了散仙……”

莫懷遠一愣,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我記得當年鎮玄塔煉成時,我還去看過,那是他們佛宗九個長老費時百年煉制而成的,精致入微,妙絕天下,真是好東西啊。”李強笑道:“那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現在連佛宗都消失在這一界啦。”他將發生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莫懷遠又驚又喜,問道:“那麼說你得到佛宗的金蓮玉座了?”

李強笑眯眯地揚手拋出,霎時間,金蓮玉座化為蓮座附在李強腳下,蓮瓣尖射出的金光包攏了他的全身。莫懷遠興奮地說道:“有這個寶貝就可以幫我了,呵呵,可惜沒有紫云蒲團,不然效果更好。”李強突然想起在天籟城玄冰穴下那個花園里找到的那只蒲團,他取出來問道:“是這個嗎?”

莫懷遠接在手里,驚奇道:“這不是紫云蒲團,這是可以安神用的‘紫凝典’,是佛宗老祖的寶貝,怎麼會到你手上的?”李強倒是沒有想到,他也不知道這玩意兒有多稀罕,笑道:“老哥,這個有用嗎?”莫懷遠搖頭道:“對我沒有用,對分神期的高手有大用,千萬不要在別人面前拿出來,不然,你會煩死的。”

李強似懂非懂地收起紫凝典,說道:“老哥,開始吧。”他收回金蓮玉座,變成一朵巴掌大小的金色蓮花。莫懷遠說道:“你用金蓮將平台保護起來。記住,如果有異變千萬不要妄自出手,我即使修不成散仙也無所謂,但是絕不能把你也賠進去,你一定要答應我,因為我也搞不清會出現什麼厲害的玩意兒。”

李強點點頭,不過他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按他現在的脾氣,管他什麼厲害玩意兒出來,先拼了再說。他揚手拋出金蓮,霎時間,金光閃爍,整個平台都籠罩在金光中。莫懷遠端坐其中,李強掐定靈訣,緊張地看著莫懷遠。能有幸看到這種修煉過程,對他以後的修煉大有裨益。

莫懷遠身上的藍色心甲首先脫落,接著儲物手鐲飛出,一道耀眼的藍光從他的心口處亮起,漸漸地全身都閃亮起來。只聽一陣輕微的“波波”聲響起,他手上的水晶瓶突然炸開,一股深黃色的濃霧彌散開來。

李強陡然發現,除了金蓮玉座發出的金光外,周圍一片黑暗,仿佛有許多鬼魂在同時怪嘯,震得他心搖神動。吃驚之余,他輕喝一聲:“拙!”金蓮頓時大放光明,無數金線射入黑暗之中,一陣密如珠雨的“噠噠”聲響過,四周立即沉寂下來。

那是被莫懷遠修仙引來的無形煞魔,好在金蓮玉座恰好是它的克星,金光一照煞魔被一掃而空。不過即使沒有金蓮玉座,莫懷遠也能對付,李強出手掃清障礙,給莫懷遠省了不少力。

金蓮上的莫懷遠已經不成人形,他像一團發光的霧氣,不停地翻滾扭動,霧氣中還不時飄出一些古怪的聲音。李強吃力地掐著靈訣,他突然覺得很累,這是很少出現的情況,他急忙盤腿坐下,快速推動元嬰,這才感覺好點。

所謂奪天造化,逆天行事,大約就是莫懷遠現在所為,只有局中之人才能真正體悟到其中的艱難。李強雖是局外之人,但也察覺到些微征兆。目睹整個修散仙過程,對李強把握天道有不少啟迪作用。

有金蓮玉座擋住無形煞魔的侵襲,修煉的場所又在仙宮,無形中減輕了莫懷遠修散仙的難度,加上他本身的修為足夠,他很順利地渡過了第一關“散形關”。緊接著就是“逆天關”,這一關的難處是靈智不泯,保持一絲清醒,否則即使渡過逆天關,也會什麼都不知道了。

李強在旁看得驚心動魄。那團翻滾的靈光發出的怪聲實在是太難聽了,撕心裂肺的嚎哭聲夾雜著尖細的獰笑聲,聽得人猶如身處地獄般恐怖。那聲音像潮水般湧來,一波一波似乎無窮無盡。李強心里著急,他沒有辦法幫助莫懷遠,只能在心里暗暗禱告,祈求老天能放過他。

也許是他的祈求起了作用,漸漸地聲音消散開去。李強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汗流浹背。他已經很久沒有出汗的概念了,現在竟被靈光發出的怪聲激出了一身冷汗,可想而知,莫懷遠作為修散仙之人是如何難過了。

李強驚喜地發現,那團靈光似乎在收縮,並且發出了奇異的七彩霞光,很快,絢爛的色彩被純淨的藍色所取代,一個隱隱約約的小小人,抱膝蜷曲浮在藍光里。他不知道,莫懷遠最後一關“重生關”到了,這也是最凶險的一關。

周圍突然恢複了原樣,依舊是鮮花滿谷,陽光明媚,可李強卻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他不假思索地穿上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同時將吸星劍霧環繞身周。他向來都是很小心的,這次也不例外。

藍光一陣明亮一陣暗淡,映著金蓮玉座的金光顯得光怪陸離。

李強神識一動,他覺察出了點什麼,抬頭望去,只見一團不知何時凝聚起來的白云急遽翻滾著快速飛來。李強頓時感到一種巨大的威脅,他不曉得這就是天煞,這種天煞又叫白煞,是元嬰修散仙的天劫,它和修神魔的天劫青煞、修真者渡劫的天劫黑煞並稱天劫三煞,來無影去無蹤,最是防不勝防,厲害得無與倫比。

這種天煞只對渡劫的元嬰修散仙者起作用,其他人是不妨的。但是因為李強用金蓮玉座護著莫懷遠,所以,天煞也間接地對他起作用。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李強覺得渾身的毛發都豎立起來,霎時間,他將功力運至最高,瀾蘊戰甲發出的紫金色光華耀眼奪目,他嗔目大喝:“拙!”

金蓮玉座頓時射出無數道胳膊粗的金線,層層疊疊地將莫懷遠包裹起來。

白煞發出輕輕的“噼噼叭叭”聲,聽在李強的耳朵里,卻比萬面戰鼓同時擂動還要恐怖。小海妖猶如利箭般飛出,躲在一邊瑟瑟發抖,它也感覺到這是極其危險的。李強到底還是修為不夠,白煞只輕輕的一發力,他的金蓮就擋不住了,手上的靈訣也散了。隨著一聲大震,周圍的景色一變,露出一個巨大的空間,那是皆空宮的大廳。幻空大陣被這一巨震破去,顯出了本來面目。

李強的金蓮玉座也被擊破,掉落下去。白煞翻滾得更厲害了。李強不顧一切飛到包裹著莫懷遠的藍光邊,吸星劍霧倏地將藍光罩住。他眼睛都紅了。

莫懷遠正在緊要關頭,他迷糊間並不知道李強在為自己拼命。

由于李強在瘋狂地和天劫白煞拼命,藍光里的莫懷遠掙得了寶貴的時間,快速成長起來。

白煞再次翻滾,這次更加厲害了,整個皆空宮仿佛都扭曲了。李強心里還有一絲清明,知道被動挨打不是辦法,他發出了四層疊加,將誅魔刺的威力加到最大,刹那間,一道晶瑩的彩虹沖進白煞里。李強狂喝:“爆!”

皆空宮的天頂不愧是仙人所鑄,如此恐怖的對撞竟也沒有垮下來,只是稀稀落落掉下一些碎粒,整個大廳被震得亂晃。

這次李強仍然沒有占到便宜,吸星劍霧被打回原形掉落在地,發出“叮當”的脆響聲,緊接著,一道明亮的煞罡擊在他身上。

太皓梭陡然發作了,一道凌厲的金光劈向白煞。轟然大震中,李強如射出的利箭般飛了出去,噴出的鮮血像禮花般綻放。瀾蘊戰甲擋不住這種蘊含著天地至理的自然力量,碎裂成小塊一片片散落下來,同時射出一道道奇異的藍光消弭著巨大的撞擊力,護住了戰甲的主人。

小海妖也拼命了,它驀地飛射過來,藍光一閃,一道晶亮的彩光隱進李強體內。它用自己的內丹護住了李強的五髒六腑和他胸口的靈珠,那是古魅兒的元神。刹那間,小海妖也受到重創,它翩然翻落在地,顯出了海妖的原形,晶亮的內丹黯然失色,緩緩飛回它的體內,它昏迷了過去。

李強狠狠地撞在牆壁上,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他眼前一黑,喃喃道:“老哥,我盡力了……他奶奶的……這是……什……麼……玩……意……兒……厲害……”就此人事不知。

白煞被太皓梭的金光劈中,頓時消散無形。皆空宮的大廳里一片狼藉,懸在大廳中央的藍光更加明亮,莫懷遠就要重生了。

');

上篇:第九章 慧蘅雙美     下篇:第一章 元嬰雙修(提前試閱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