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仙人蹤跡  
   
第三章 仙人蹤跡

莫懷遠顧不上回答,全神貫注收取天鑒寶相輪。他射出的仙靈之氣越來越多,天鑒寶相輪漸次縮小,只聽他輕喝道:“叱!”連珠般爆響,天鑒寶相輪急速轉動著飛了上來。莫懷遠搓動雙手,一溜彩光撒向寶輪。

霹靂一聲大震,莫懷遠手里已經攥住了這件奇異的仙器。

李強注意看去,這是一個巴掌大的圓輪,輪中央嵌著指甲蓋大小的豔紅色寶石,銀色的輪面上一條條弧線呈放射狀旋轉延伸到輪邊,約一厘米厚的輪邊閃著五彩的星光,顯得非常精致漂亮。莫懷遠並不在意手中的寶輪,他的眼光依舊盯著下面的空間。

在寶輪原來所在之處,一道青朦朦的光射了上來。李強看不清那是什麼玩意兒,他知道一定是莫懷遠剛才說的什麼逆天寶鏡。見莫懷遠顯得有些緊張,李強好奇心立即膨脹起來:“老哥,這個寶鏡有什麼用?”他覺得能讓莫懷遠露出緊張的神情,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這個什麼逆天寶鏡很神秘,肯定對莫懷遠有大用處。

莫懷遠就像沒有聽見李強說的話,他收起天鑒寶相輪,手上掐著奇怪的靈訣,一蓬彩絲從他的手上飛出,快速向下延伸。他大喝道:“老弟抓住我的肩膀,我們下去!”李強忙不迭勾住他的肩膀:“好了,老哥別管我……收了它再說!”

周圍突然黑了下來,只有李強瀾蘊戰甲上的光芒在閃爍。莫懷遠急速下墜,也不知道掠過了多少幻境,忽聽得“嗤啦啦”一聲響,眼前猛地大放光明,一只造型奇特的云案出現在眼前。莫懷遠手中拿著一只九邊形的青色鏡子,滿臉都是喜容,連聲說道:“好!好!好!我終于可以擺脫目前的困境了,哈哈。”

李強四下張望,只見周圍有若隱若現的巨柱和淡淡的云霧浮動,他知道這是到了陣中心了。

莫懷遠笑道:“兄弟,你是有福之人,哥哥我沾光啦,自從見到你以後,我可是好運不斷啊,我一直都不知道大陣里還藏著這個寶貝,呵呵,有了它,我就可以從頭來過啦。”

李強疑惑道:“從頭來過?什麼意思?”莫懷遠解釋道:“這只寶鏡是介于仙器和神器之間的寶貝,很久以前我就聽說過,可沒想到竟會在這里發現。它對散仙有大用處,憑借它的威力,散仙可以重新轉世修行,還可以保有原來的神靈,兄弟,你說哥哥能不高興嗎?”

李強像是在聽神話,問道:“老哥,那修真者也可以轉世了?”莫懷遠搖頭道:“不行,沒有散仙的仙靈之氣護身,進去就完蛋了,據說這是仙界流落下來的刑具,是專門用來懲罰觸犯天條的仙人的……”李強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刑具,可是對老哥有什麼用?”

莫懷遠笑道:“我可以重新轉世修煉,這樣就可以解脫只能修行散仙的命運,因為它可以自己操作,所以,轉世後神靈不昧,依舊可以修真,我需要好肉身啊。” 李強聽了實在是匪夷所思,他不解地問道:“難道肉身有這麼重要嗎?”

莫懷遠擺弄著手上的寶鏡:“修真的基礎和根本就是肉身,這要是沒有了……你說還能有多大作為?這里的主人看來也是散仙,他應該有仙人朋友,否則是得不到這件寶貝的,呵呵,想不到便宜了我。”他語氣里充滿了欣慰。

李強有點懷疑道:“萬一轉世後遇到不測怎麼辦?那不是全都完蛋啦。”莫懷遠笑道:“有你在啊,嘿嘿,我轉世後,就由你來接引……兄弟不會拒絕吧。”他老謀深算,一拿到寶鏡就開始為轉世做准備了。

莫懷遠之所以毫不猶豫地選擇李強作為接引人,是因為他絕對相信他的為人,從李強無條件地幫他尋找海瑪瑙就可以看的出來,所以他決定接引人非李強不可,這樣他才能夠放心大膽的轉世。李強可就傻眼了:“你……老哥,你要我來帶你重新修真?這個……那個……”莫懷遠笑眯眯地問道:“你不願意啊?”

李強突然樂不可支:“哎……那我不是要做你的師尊了嗎?哦喲……可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莫懷遠為之氣結,他沒想到李強會這麼想,不禁苦笑道:“你這小子真能占便宜啊。師尊就師尊吧,只要能重新開始,叫什麼都無所謂。”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嗨嗨,開開玩笑啦。不過這種轉世風險大不大?還有,轉世後我到哪里才能找到老哥?”莫懷遠笑道:“現在不急,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到時候我去找你,呵呵,至于風險是肯定有的,但我有把握闖過這一關。”

沉思了片刻,莫懷遠說道:“嗯,我必須找一個很少有修真者的星球。”李強立即道:“到我家鄉的星球吧,那里應該很少有修真者的,不過,那里的傳送陣早就湮滅了,憑我現在的功力還回不去。”莫懷遠十分感興趣,說道:“我可以去設一個傳送陣,好!就這麼決定了。”

李強頓時興奮起來,這樣他就不用等修煉到合體期就可以回家了,這種機會他是絕對不肯錯過的。他忙說道:“老哥打算什麼時候開始,呵呵,能快一點嗎?”莫懷遠奇怪地看著他,說道:“兄弟,我都不著急,你急什麼?還早啦,匆匆忙忙轉世會出問題的,我必須要徹底了解清楚這件仙器的作用,至少還得幾十年才行。”

李強雖然有點失望,可一想,這也總比自己再修煉幾百年到合體期要快多了。

突然,莫懷遠手上的逆天寶鏡劇震,連續射出七道青光。莫懷遠大驚,一口仙靈之氣噴在鏡面上,喝道:“結!”逆天寶鏡頓時黯然失色。莫懷遠將寶鏡收進手鐲里,歎道:“從此多事了,是我大意啦。”

李強問道:“怎麼啦?”

莫懷遠說道:“看來還是有仙人滯留在這一界,寶鏡發出的青光,是通知原主人收回,被我阻斷了。原來天鑒寶相輪是鎮壓逆天寶鏡用的,實在是想不到。我們趕快收拾東西,寶鏡的原主人很快就會來的。”李強也恍然道:“看來星星宮轉世的散仙也是偷來的逆天寶鏡?乖乖,這下我們成賊了。”

云案上只有一塊玉瞳簡和一個手鐲,莫懷遠雙手結印,一道青氣打在云案上,一聲輕響,防護法寶的禁制立即破去。莫懷遠說道:“快拿!”李強一手一個抓了起來。

陣法突然轉動起來,莫懷遠驚訝道:“不可能這麼快就來的……是誰?”

李強心神一動,叫道:“是小海妖,老哥放它進來。”

莫懷遠歎道:“要不是為了轉世重修……唉,惹上仙人可不好玩啊。”他順轉陣法,一道藍光撲進李強懷里。莫懷遠說道:“我們趕快離開這里,被仙人看見了,就很難逃啦。”他抓住李強的胳膊,輕喝一聲:“走!”

白光微閃,兩人無影無蹤。

一天後,星星宮的寰宇青田大陣里落下一道金光,一個朦朧的金色虛影在大陣里四處巡行,良久,那人憤憤地說道:“跑得真快!哼哼!咱們走著瞧!”他手指天頂喝道:“叱!”天頂猶如被利斧劈中,轟隆聲中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那人飛出星星宮,回手將一團金色光球打入裂口。

一連串的劇烈震動由地底一路響起,整個星星宮轟然塌陷。

金光一閃,那人蹤影皆無。

停在不遠處山峰上的莫懷遠和李強清楚地看到了剛才那一幕,兩人站立的地方被莫懷遠完全隱形了。李強咋舌道:“乖乖,這就是仙人啊?簡直就不是人嘛,太厲害了,可惜了這座星星宮啊,一招全毀。”他搖頭歎氣,第一次從心底里生出對仙人的恐懼。

由于李強非要看看仙人是什麼模樣,莫懷遠無奈才在山峰上設置了一個隱形陣,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讓李強見識一下仙人的厲害也好,這樣他以後就不會大意了。看來星星宮的原主人曾經大大的得罪了那個仙人,從那個仙人臨走時發出的那團金光看,他是氣憤已極,看來今後得多加小心啦。

莫懷遠問道:“兄弟准備到哪里去?”

李強心里尋思,還是先到故宋國的都城去找趙豪,將眾人帶到古劍院去修煉,這樣也算是安排好了兄弟們的前途,順便再找找云鈺,看看她們是不是還在天庭星,如果還在天庭星,他可不會輕易放手了。于是說道:“老哥,我們先到故宋國的都城去。”

莫懷遠點頭道:“好,我陪兄弟去,在哪個方向?”

李強笑道:“別急,這身衣服老哥先穿起來,呵呵,你現在的樣子實在是驚世駭俗啊。”他遞給莫懷遠一套故宋國的衣褲,屬于貴公子穿著的華服。他自己也取出一套,穿戴整齊,笑道:“若是我擬物的水平高超,呵呵,那就根本就不需要這些世俗的衣物了。”

莫懷遠說道:“你是仗著吸星劍來擬物的,高超的擬物水平可是萬物皆可用,甚至可以憑空化形,你還差得遠啦,不過,這種東西的意思不大,沒必要過分追求……”李強接口道:“一切以道術為重嘛,老哥,我知道啦。”

憑著莫懷遠散仙的挪移功夫,兩人飛臨故宋國的都城上空。

天色將近黃昏,整個都城在余輝的照耀下顯得平靜安逸,嫋嫋的炊煙緩緩升到空中,李強聞到陣陣的飯菜香,他笑道:“好像都在燒晚飯嘛,呵呵,看看趙豪他們在干嘛。”

莫懷遠好奇地問道:“趙豪是誰?”

李強笑道:“是我收的第一個徒弟,在都城開了一家大銀樓,我們去騷擾他。”莫懷遠搖搖頭,說道:“我還沒有收過徒弟,呵呵,一直自由自在的到處亂跑,收了徒弟可就麻煩死了。”

李強認准方向,雖然離開故宋國很長時間了,大致的位置他還記得,他拉著莫懷遠緩緩降落在一個大院子里,大叫道:“客人上門啦!主人在家嗎?”

叫聲立即驚動了屋里的人,從房間里湧出一群伙計小厮,大聲喝道:“什麼人?膽敢到銀樓撒野!”莫懷遠“噗哧”笑道:“兄弟,你是不是走錯門啦?”李強笑道:“我們突然落在人家後院里,他們當然要緊張啦,這里是銀樓嘛,金錢重地,閑人莫入哦。”兩人若無旁人地說著。

伙計小厮如臨大敵,將兩人團團圍住。有人說道:“掌櫃的來了!”李強笑道:“趙德貴在哪里?我看看!”他居然還記得趙豪兒子的名字。出來的人卻不是趙德貴,而是一個年輕的公子哥,大約二十來歲模樣,胖胖的身材,圓圓的臉蛋,滿面的微笑。

李強微微一愣,這人好面熟啊。他問道:“咦,這里不是趙記寶銀飾金樓的院子?”那個年輕掌櫃點頭道:“沒錯,這里就是……您是?”李強有點疑惑,又問道:“趙豪在家嗎?”見李強那副愣愣的樣子,莫懷遠差點笑出聲來。

小掌櫃問道:“你是誰啊?我爺爺不在這里住。”李強突然反應過來,這小家伙八成是成衣鋪老板齊胖子的孩子,想不到竟這麼大了,當時在含林城救他出來的時候,他大約只有七八歲的樣子,李強尋思,也許兩個星球的時間有很大差異吧。

他試探著問道:“你不認識我啦?想想看,你小時候……”

小掌櫃睜著小眼,滿臉的困惑,說道:“我想不起來了……你……”

“是誰啊?”從房間里又走出一位老人,花白的頭發,瘦小的身體。李強驚訝道:“趙德貴?”他簡直不敢相信,趙豪的兒子會老成這樣。趙德貴細細打量著李強,突然大叫道:“是您老人家來啦?天哪!這麼多年了,您一點都沒有變……”他急忙跪下叩頭。李強忙一把扶起,說道:“哎,老猴子,別來這一套,你爹在哪里?”

院里的伙計小厮外加小掌櫃全都跟著跪下叩首。莫懷遠在一旁繞有興致地看著,他太久沒有看見過這麼多人了,覺得一切都很新奇。他笑嘻嘻地說道:“這些人都是你徒弟的家人?呵呵,人還蠻多的嘛。”

趙德貴說道:“我爹他們被請進聖王府去了,是禦前大將林峰合親自來邀請的,我爹說不好薄了他的面子,就去了。”李強點頭道:“嗯,我知道了,這孩子是不是含林城……”趙德貴打斷李強的話頭,說道:“是的,他現在叫趙齊兒,尊您老人家的令,沒敢虧待這孩子一絲一毫。”他似乎不願意再提起含林城的那段慘事。

趙齊兒這時也已經知道李強是誰了,他也不說話,只是連連磕頭。李強揮手虛抬,趙齊兒被一股勁力強行抬起,再也拜不下去了。李強點點頭,遞給趙德貴三顆小培元丹,說道:“老猴子,見面就是有緣,這三顆丹藥,給你和老伴還有齊兒,我回聖王府去啦。”其實趙豪已經給了兒子一粒,可他沒舍得用,當寶一樣藏了起來。

趙德貴知道這靈丹的珍貴,急忙道謝。李強點頭微笑,白光閃動,兩人消失無蹤。

聖王府大門前顯得有些冷清,四個輪班的侍衛無精打采地站著。李強這次沒有直接飛進府里,而是帶著莫懷遠向大門走來。

“什麼人?止步了,這是聖王府!閑雜人等不許近前!”四個侍衛見有人靠近,立即呵斥道。

莫懷遠笑道:“兄弟,你大概好久沒回來了吧,好像沒人認識你啊。”李強苦笑道:“誰知道時間過得這麼快,一晃眼就十來年過去了,哎,離家時間太久了。”他是感歎離開地球的時間太久了,而不是這里。侍衛們聽到這話可就有點不明白了,其中一個問道:“請問……你是?”

李強也不想多廢話,抬手射出一塊金牌。那個侍衛接在手中,只看了一眼,就像被手中的金牌燙到一樣,渾身一顫,忙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王府四等侍衛趙德民拜見將軍!”其他三個侍衛也嚇得急忙行禮,報名參見。

莫懷遠驚奇道:“兄弟,你居然還是這里的官?真是想不到啊。哎,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混口飯吃唄,沒必要大驚小怪的。”他信口胡扯著。要不是答應老哥侯霹淨要照看故宋國,他才懶得回來呢。

府門已經大開,王府里的侍衛、總管以及管事、太監和宮女大隊人馬出來迎接。總管還是原來的那個,他一眼就認出了李強,心里羨慕不已:這個主人一點都沒有變老,還是當年的那個模樣,年輕瀟灑,英氣勃發。他恭聲道:“拜見大人!”

李強問道:“趙豪在哪里?”

總管躬身答道:“趙爺帶著人到禦前大將林峰合府上去了,都不在府里。”李強一聽,氣得罵道:“他奶奶的,怎麼到處亂跑……”總管一見李強發火,嚇得跪在地上道:“是林將軍親自來請的,我……”頓時地上跪了一片。

莫懷遠笑道:“怎麼都是些叩頭蟲?兄弟,他們既然不在,我們走吧。”李強歎道:“真是命苦啊,還得跟著他們到處亂跑。你們都起來,我又不是罵你們,起來,起來啦!”

總管殷勤地說道:“大人,府里有備好的轎子,您去林大將軍府邸,還是坐府里的轎子吧。”李強還從來沒有坐過官轎:“嗯,好吧,抬出來看看。”總管拍拍手,立即有太監下去傳令。

不一會兒,從府里抬出一乘專用的大官轎。李強見了嚇一跳,竟然有十六個轎夫,他猜測這大概是王爺的排場。莫懷遠有點不耐煩地說道:“這玩意兒沒意思,我們走吧。”他開始對世俗界的東西有點厭煩了。這也難怪,在星星宮里渡過了那麼長的歲月,他已經習慣孤身一人的清靜生活了,剛出來時的新鮮感在急速消退。

李強說道:“老哥,我們先進府休息。管家,派人通知林峰合,告訴他,帶著趙豪他們給我回來。”他也懶得再跑了,先湊合著在聖王府休息一下,一切都等明天再說。但是他心里隱隱覺得有點不妥,趙豪不應該這麼張揚的,難道故宋國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立即有侍衛大聲答應,騎上太監牽出的馬匹,縱馬而去。

李強安排莫懷遠到書樓上靜修,自己回到正廳大堂上等待趙豪他們,趙豪沒等到,卻等來了皇宮大內的宣旨官。詔書的內容讓李強摸不著頭腦,他被莫名其妙地封為什麼忠勇郡王,並且立即招進宮去,說皇上要親自召見。李強一頭霧水,心里直犯嘀咕。礙于侯老哥的囑托,他只好換上送來的郡王服飾,帶著大隊侍衛進宮。走之前他吩咐總管,如果趙豪回來,就讓他們在府里等著。

李強身著杏黃色袍服,玉帶環腰,團龍文飾,厚底緞面靴。這是郡王才能穿著的服飾,可他根本就不會走所謂的官步,尤其是腰里的玉帶,更是麻煩,時不時地要用手去托著。兩個小太監扶著他坐上大轎,他心里尋思,皇宮里肯定發生了大事。

十六個轎夫穩穩地抬著轎子,八個帶刀侍衛騎著高頭大馬,全身披甲手執刀把在前面開道,轎子兩側各隨行八個太監,手里提著牛角風燈,轎子後面緊跟著一隊三十多人的王府護衛,一行人浩浩蕩蕩向皇宮而去。

天色完全黑了下來,李強坐在轎子里有點心神不甯的感覺。忽聽侍衛喝道:“前面的人!閃開了!”另一個侍衛叫道:“停!”大轎微微一頓,停了下來。李強突然感到一股煞氣逼來,他現在可是久經沙場的高手了,立即感到左右兩側各有一個修真者,前面也有一個,他不用看就能夠清楚的知道他們的方位。

對手發動得極快,兩道銀芒左右交叉射來。前面的侍衛剛剛抽出腰刀,眼前就有無數的綠芒散射開來,最前面的兩個侍衛發出絕望的大叫。就在這一刹那,整條街道突然閃亮起來,眾人只見周圍全是亮晶晶的星芒,閃爍著柔和美麗的光華。那是李強的吸星劍幻化的,星芒不但將整個隊伍護衛住,還困住了三個偷襲的人。

那三人別說是偷襲了,連動一下都難,他們立即明白,對手是自己根本無法匹敵的。李強並不想殺人,他沉聲喝道:“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如果他想死的話,自己找口井跳下去,那才死得痛快,別來惹我!聽明白了嗎?滾!”他連轎子都沒有出,就驚得三人魂飛魄散,尤其是最後那個滾字,更是將三人震得心神大亂。

滿街的星芒突然消失了。那三人一聲不響朝著三個方向急速逃竄。

有侍衛上前來請罪,李強淡淡地說道:“別管他們,我們走!”

很快就來到皇宮內城,李強這才發現,整個皇宮外圍全是禁衛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警衛森嚴,盤查得非常嚴密,連他們這一行人都不時地被阻擋查問,可想而知皇宮內是什麼情景了。李強斷定,事情絕對小不了。

來到皇宮大門,早有人站在門口等候。李強下了大轎,一眼看去,驚訝道:“趙豪,峰合,怎麼是你們在這里?”

林峰合全身披掛,手里拿著李強送給他的晶源弓,旁邊站著的趙豪竟然身穿戰甲。兩人看見李強下轎,同時搶上前去,一個叫:“下官禦前大將林峰合參見王爺!”一個叫道:“師尊,弟子參見師尊!”李強樂道:“峰合啊,你奶奶的,當了兩天官,怎麼滿嘴的官腔?我這個郡王來的莫名其妙,嘿嘿,當不得真的,起來吧。”

林峰合拘謹地笑了笑,靠近李強身邊,小聲道:“皇上危在旦夕,請王爺無論如何伸出援手,現在無法找到聖王爺……唉,都城人心惶惶,幸好遇見趙爺,說王爺很快就會回來,我們已經等了十來天了……”

李強問道:“皇上怎麼啦?什麼危在旦夕,說清楚點。”

');

上篇:第二章 逆天寶鏡     下篇:第四章 紫墨毒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