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黑子鄭鵬  
   
第五章 黑子鄭鵬

侍衛們笑得東倒西歪,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

納善倒是無所謂,玩不過老大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他笑道:“老大,就穿這身官服去吧,嘿嘿,讓我老納也爽一把。”李強倒是被他提醒了,如果身穿郡王的服飾去逛街,那實在太顯眼招搖了,而且也不象話。他招手叫來一個侍衛,說道:“給我們找些便服來。”

那個侍衛心里犯難了,這里可是皇宮,要是在家里,他隨便搞個十套八套都不成問題,現在可就不好辦了。可王爺的話他不敢違抗,無奈之下,他竟跑進去稟報了太子。

李強和納善、坦歌站在門口聊著,等侍衛去取衣物。

不一會兒,從里面出來幾個太監宮女,手里捧著衣物,後面還跟著一個人,李強驚訝道:“太子怎麼來啦?”

太子也是剛剛睡醒,聽到侍衛的報告,忍不住心癢難耐。他雖然也出過宮,但那是跟著父皇,帶著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出去的,周圍都被封鎖了,一點意思也沒有。他立即讓人去取衣物,又詢問了父皇的情況。禦醫稟報,皇上仍在沉睡,已經沒有大礙了。他放心了,心想這可是個好機會,可以和李強一道出宮去走走。

“郡王,帶萁兒出去走走吧,在宮里悶死了。”太子小聲懇求著。

李強猶豫了一下,想想又心軟了,他畢竟還是個孩子,難為他緊張了這麼多天,帶他出去散散心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李強說道:“好吧,到外面可別再叫我郡王,怎麼稱呼先說好了,否則漏了底可不好。”

太子趙萁興奮極了:“那我就叫郡王一聲哥哥,好嗎?嗯,哥哥,你叫我萁兒就好啦。”李強笑道:“也好,這樣親切些。”邊上的侍衛聽得目瞪口呆,其中一個領頭的侍衛結結巴巴地勸道:“太……太子千歲,出……出……出宮?這需要……”太子厲聲打斷他的話頭,說道:“有郡王在,怕什麼,不許多說,就這樣定了!”

四人進偏房更換衣服。有侍衛悄悄進去稟報總管太監,試圖阻止太子出行。可是皇上還在沉睡,總管又不敢管太子,皇叔趙珙也不在,急得這群人團團亂轉,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安排人手悄悄跟著四人,還不能讓太子知道。

納善興奮道:“老大,我到都城後還沒有逛過街。都是林峰合這個臭小子,我們剛到這里就被他抓了差,呵呵,今天可以好好玩玩啦。老大,你對這里熟悉嗎?”李強一拍腦門,他還是好多年前在這里逛過一次街,怎麼可能還認識路?他笑道:“我也有點暈頭轉向的,還是叫老趙來帶路吧,他是本地人,路熟。” 立即派人去叫趙治。

趙治匆匆忙忙趕來,一見李強,不由得大喜。他帶著一幫兄弟守護在寢宮後面,還不知道李強已經來了。他興奮地說道:“老大,你終于來啦。咦,這不是太子陛下嗎?”他驚訝地發現太子滿面笑容站在李強身邊,似乎和老大很熟的樣子。他急忙上前施禮,太子笑著擺手讓他起來。

李強笑道:“向導來啦,趙兄快去換衣服,帶我們去逛都城。”

李強心底有個希望,他希望能在都城里遇見云鈺,雖然這個可能性不大,但他還是忍不住想去走走看看。

不一會兒,趙治穿戴整齊,問道:“老大,到什麼地方去玩?”李強說道:“我們邊走邊說吧。這里我也只來過一次,呵呵,還是你帶著走比較好。唉,你回過鏢局了嗎?”趙治說道:“根本來不及回去,只在趙豪老哥家住了一夜,就被峰合抓差啦。真想回去看看啊,老魏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五人悄然從邊門出來。

已是深秋季節,寒冰原的冷風開始席卷整個綠色盆地。清晨的街道有點冷清,夜里下了一點秋雨,石板路上還殘留著點點水跡,陣陣涼風掠過,路邊的積水泛起層層漣漪,一片片枯黃的落葉隨風飄舞,冬天就要來了。

趙萁深吸一口清冽的空氣,良久,才緩緩吐出,似乎要將心中的煩悶一並趕走。他說道:“哥哥,我這還是第一次自由自在的上街,哈哈,我可要好好玩玩啦。趙治,哪里有好玩的東西?”他開心地四處張望。李強知道他有著同齡人少有的老成,因為是在皇宮這種極複雜的環境里長大的,他的心智遠比一般人要厲害得多,但此時他又顯出了孩童本色。

李強笑道:“萁兒,我們先去吃早點,呵呵,我記得第一次在這里吃過一種真草包,別有一番風味啊。”他想到梅晶晶和黑大個鄭鵬,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微笑。趙治說道:“老大原來也熟悉都城啊,這里的真草包可是有名的。”

納善插話道:“老大肯定熟悉這里,他可是故宋國的王爺。”李強一巴掌拍了過去:“你有官癮啊?記住了,這次在外面把稱呼改改,叫我……嗯,叫我大公子,萁兒叫二公子,你是護院打手,老趙是管家,坦歌……哎喲,糟糕!”他突然一句糟糕,嚇了大家一跳。

坦歌忙問:“怎麼啦?老大!”

還是萁兒先明白過來,說道:“他是異族人,在大街上走,驚世駭俗。”

納善張了張嘴,突然嘿嘿笑道:“可不是嘛,我記得第一次見到白鬼子時差點被嚇死,後來見到綠族的人,我老納還以為他們是從染缸里爬出來的呢,嘿嘿,現在早就習慣了,確實……啊喲!老坦,我是實話實說,又不是罵你,你掐我干嘛!”

李強說道:“這樣吧,坦歌用一塊紗巾蒙面,呵呵,雖然神秘點,總比驚世駭俗要好吧。”他取出一塊在家鄉買的黑色紗巾,遞給坦歌。納善一個勁地悶笑。坦歌沒奈何,只好將紗巾蒙在頭上。納善終于忍不住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我們這里姑娘出嫁才蒙上蓋頭,老坦啊,哈哈,你嫁給誰啊?”

李強笑罵道:“混球!蓋頭是紅色的,這是黑色的,什麼眼光嘛。”

坦歌苦笑道:“哎,悶死了,看東西都模模糊糊的……”只見他面上的紗巾來回抖動,“老大!喘不過氣啦!”趙萁從來沒見過這樣說笑的,他從懂事開始,就被教導宮廷禮儀,在任何場合都是有規矩的,陡然見到李強這群無拘無束的人,一種新奇的感覺讓他很興奮,他覺得自己的心情也放松多了。

趙治笑道:“你就忍忍吧,小心這里的人把你當妖怪玩,那你就慘啦。”

坦歌搖頭道:“還不如在坦邦大陸,我們那兒什麼樣的人沒有?不像這兒的人,大驚小怪,沒有見識!”趙萁好奇地問道:“坦歌,你們家鄉在哪里?比我們綠色盆地還好嗎?”坦歌說道:“我們家鄉有的,這里可沒有,不好比。”

趙萁對坦歌一直很好奇,但是在宮中礙于身份,他不能和坦歌多談,現在出來了,大家都很隨意,他忍不住就和坦歌聊上了。一行人說說笑笑,沿著街道慢慢向前走去。

趙治說道:“很久沒有吃過纖絲線面啦,前面有一家小店鋪,我們去吃頭湯面去。”

頭湯面的說法李強也懂,他說道:“好啊,沒有想到這里也有頭湯面的說法,嘗嘗去。”納善的家是在清風國的鄉下,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頭湯面的說法,問道:“老大……呃,大公子,什麼是頭湯面?”

李強說道:“呵呵,這是閑人吃客的說法,一般賣早點的面店鋪大清早都會燒一大鍋開水,下的第一碗面條,就叫頭湯面。這種面條滑爽有咬勁,最是清爽不過了,只有真正的吃客才會特意去找這種面吃。”納善不以為然地說道:“後面下的面就不好吃了嗎?我看差不多。”

趙治說道:“那鍋湯一天都不換的,到最後都成糊糊湯了,下的面條當然不會好吃啦,哎,跟你說不清啦。我們到了,大公子、二公子,請!”他還真像一個管家。

這是一家小店鋪,很簡陋的木凳木桌,門口沒有任何招牌,店家老板就是夫妻二人,沒有伙計。看見他們五人進來,夫妻倆頓時緊張起來,從開店到現在,他們還從沒見過穿著如此華麗的貴公子上門。老板將桌子凳子擦了又擦,撣了又撣,給每人倒了一杯茶水,殷勤地招呼眾人坐下。

趙治說道:“先下五碗纖絲線面,澆頭要濃,料要足,明白嗎?”

李強笑道:“老趙好像很熟悉這里嘛,以前常來吃?”趙治笑道:“我們以前走鏢,空閑的時候會吃遍整個都城,呵呵,那可講究——早、中、晚三頓要變著花樣,可以連吃一個月不重樣,晚上就到窯子里吃花酒,那真是神仙一樣的生活啊。”

趙萁又不懂了,問道:“窯子是什麼地方?好玩嗎?我們也去吧。”

“噗!”李強一口茶都噴到地上了,說道:“那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今天玩的地方很多,嗯,別管那個什麼窯子了。”他狠狠瞪了趙治一眼,傳音道:“別胡說八道!待會兒回去,皇上問老子,太子都去了什麼地方,你讓老子怎麼說?說老子帶太子逛窯子了?奶奶的,老子可沒臉說!”

趙治嚇得急忙低頭。老大自稱老子的時候還是少惹為妙,他要發起飆來,可要嚇死人的。

很快,面條端了上來。不大的碗,淺淺一碗細面,上面是一層油亮亮的紅彤彤的辣椒油,老板還特意取了小菜點心來。納善喜道:“好久沒有吃辣啦,哎,這個好,就是太少了。”趙治笑道:“再給他下一碗……”納善看看眼前的小碗,說道:“太少啦,再下六碗。”

趙萁吃得很香,熱辣辣的湯面,很快就吃得頭上冒汗。他還是第一次這麼痛快地吃東西。

李強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他心神微微一動,發現有人在跟蹤。

李強用神識查看,發現約有二三十個人,都是世俗界的好手。仔細一想,他又釋然了,這一定是宮里派出的侍衛高手,來保護太子的。他也不說破,仍笑眯眯地看著萁兒吃面。

趙萁吃東西講究的是食不語,吃飯不說話,這是宮里的規矩,不像納善,吃起來驚天動地的,筷子叉住面條,歪著光頭,張開大嘴,吃得唏哩嘩啦亂響,嘴里還不停地咕嚕著:“好吃!痛快!”

坦歌吃了兩口,連聲叫好,幾口吃完又搶過納善的一碗面,他們兩人吃得最多。趙治笑道:“還有很多好吃的,嘗嘗味道就行啦。”說話間,納善已經搶到最後一碗面,呵呵笑道:“那有什麼關系,我老納肚子大,這點東西小意思啦。”

都城的廟街口是最熱鬧的地段。

中午時分,李強一行逛到這里。他這是第二次來到廟街口,心里有點感慨,默默無言地看著。

趙治說道:“前面就是都城最大的酒樓——白礬樓,大公子,我們去坐坐。”萁兒走了半天也有點累了,搶先說道:“好啊,我早就聽說過,白礬樓是我們故宋國最大的酒樓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啦。”

來到白礬酒樓下,納善叫道:“乖乖,真是大酒樓啊,氣派!”

趙治笑道:“綠色盆地第一樓嘛,當然氣派。我們到樓上的雅座歇息。”

白礬樓的主樓是三層高的木樓,飛簷雕梁,黑瓦紅柱,顯得氣勢非凡,周圍低矮的平房更加襯托出酒樓的高大華麗。整個白礬酒樓共有兩座這樣的高樓,東西兩街之間都是白礬樓的地面,占地極大。

廟街口這座是東樓,西街的是西樓,東西兩樓之間是一座六進大跨院,里面還有各種小院落供客人游玩,那是給達官貴人專用的,費用昂貴得驚人。

中午時分,人來客往,是最熱鬧的時候。站在大門口迎客的伙計小二眼光很刁,見李強五人走來,看衣著打扮就知道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兒,立即迎上前去。趙治搶先一步吩咐道:“要樓上雅座,給我們找臨街的位置。”

五人嘻嘻哈哈地上了樓。三樓很寬大,大部分座位都有人,只在邊角上還空著一桌。伙計引著不住地道歉:“委屈各位大爺!三樓臨街靠窗的就這張空桌了,各位大爺包涵!”趙萁好奇地看著樓上吃酒的眾人,他從來沒到過如此嘈雜的地方,有劃拳拼酒的,有大聲談笑的,鬧哄哄的響成一片。李強笑道:“萁兒,外面酒樓都是這樣,鬧得很。”

能在二、三樓點菜喝酒的人都是比較有錢的,所以李強他們五人上來並沒惹人注意。五人坐下後,趙治笑道:“這里的菜點我熟悉,我來點菜。”他招手叫來伙計,一連串的菜名流水價報了出來,一聽就知道是老客了。

這里的人手充足,很快菜肴就連續不斷地端了上來。趙治說道:“喝點這里的酒吧,白礬樓的藍苑酒是有名的好酒……小二!上一壇藍苑酒,要最好的那種。”李強搖搖頭,納善好奇地問道:“老……這個……公子,你不喜歡喝酒?”

李強說道:“這里的酒實在是不好喝,我不喜歡。”

趙萁笑道:“我們家有好酒,下次送哥哥一些。”李強心想,要是皇宮里真有好酒,當初侯霹淨老哥也不會搶酒喝了,這里的酒味道完全不對,可能是因為沒有好的酒曲。他笑道:“我這里還有一點,今天給大家嘗嘗。”

他手鐲里還剩下幾瓶酒,因為很難再搞到家鄉的酒了,所以他輕易不肯拿出來,不是因為小氣,而是這里面有一份對家鄉的思念。他取出一瓶五糧液,這是一瓶用水晶瓶精裝的酒,打開瓶蓋,笑道:“萁兒只能嘗嘗味道,不要多喝,其他人隨意吧。”

趙治猛地嗅嗅空氣,驚訝地說道:“好香!真是酒香,竟有這麼香的酒,不敢相信!”

趙萁因為年紀小,從來沒有喝過酒,他對李強手里的酒瓶很感興趣,現代機械化生產的東西是非常精致的,看不出任何手工痕跡。李強給大家的杯子滿上酒,頓時香醇的酒氣飄散開來。

趙治算是一個吃客了,他小心地喝了一口,半晌,大贊道:“天哪,真是無與倫比的好酒,實在太好了。”納善說道:“真的?我喝喝看。”他咕咚一大口將杯子里的酒都灌進嘴里,怪叫一聲:“哇!奶奶的!辣死我啦……哎呀!燒人啊!”這個活寶,一口吞下足有二兩燒酒,不辣才怪。

趙治心疼地抓過酒瓶,連聲道:“你還是喝藍苑酒吧,這個給我慢慢喝。”

“哎,這酒哪里來的?”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響起。

李強聽著耳熟,轉頭看去,大喜道:“鄭鵬!是你!”他幾乎是竄出去的。那邊一位更是誇張,“乒!”“嘩啦啦!”鄭鵬是大個子,站起來得太急,竟將一張大桌子撞散了。李強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開心地叫道:“黑子,你……你好嗎?”

兩人旁若無人地開懷大笑,眾酒客看得莫名其妙。

鄭鵬明顯成熟了,滿臉的濃密胡須,黝黑的臉龐上布滿了風塵,眼神也比原來凌厲得多了,李強一看就知道這是修真後的眼神,他喜道:“你和誰學修真的?”

“和我!”

邊上一個瘦小的漢子說道。

鄭鵬說道:“這是俺師兄,他代師尊教俺的。呵呵,師兄,這是俺的好朋友,李強。小哥,這是俺師兄孟凡。”李強感到很驚訝,鄭鵬就像變了一個人,顯得文雅多了。他笑道:“原來是孟師兄,兄弟見禮了,請過來坐好嗎?”

孟凡點點頭。這個小師弟是他最喜愛的,每次出來都要帶著,這麼多年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師弟的朋友,看鄭鵬的神色就知道,這個李強和師弟的友情不淺。他扔給小二一錠銀子,說道:“賠你桌子的錢。”

酒樓上又嘈雜起來,沒有人在意他們朋友見面,眾人照舊喝酒作樂。李強帶著鄭鵬孟凡兩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引見大家一一見禮。分賓主坐下,李強道:“黑子,沒想到還能見到你。”

黑子鄭鵬是李強初入天庭星時結交的朋友,後來他被抓到坦邦星,兩人就失散了,這次見面李強感到非常欣慰,尤其高興的是黑子也走上修真之路了。鄭鵬一直咧著大嘴在笑,他說道:“你們走了以後,過了很久,俺實在不耐煩在趙老爺子家住了,俺就出去找你們,結果,在路上碰到師兄,和俺打了一架,黑子輸了,只好跟師兄走啦,呵呵,不過,師兄對俺很好。”他說得很簡單,李強也了解了大致的經過。

孟凡瘦瘦小小的貌不驚人,身背後卻插著一把巴掌寬的足有三尺長的大劍,這把劍的樣子非常古怪,黑色的劍脊上布滿了魚鱗狀的紋路,劍無鞘,竟然是吸在他背上的。再看鄭鵬,背上也是一把大劍,形狀一模一樣,只是更大一些,原來用的大斧頭已經不見了。

納善很是好奇,他眯縫著獨眼,問道:“大個子,你這把大劍很過癮啊,叫什麼名字?”

鄭鵬是做過強盜的人,納善也不是什麼善類,兩人見面天生就能碰出火花。鄭鵬嘿嘿笑道:“哎,俺看你怎麼有點親切啊,是不是也在山上待過?俺這把劍名字叫聚煞劍,可是一件寶貝,是俺師兄專門請高手煉制的。”

趙治聽得懂,所謂在山上待過的,就是做過土匪強盜。納善雖然沒有聽明白,但是他也不是什麼老實人,他嬉皮笑臉地說道:“大個子,我老納沒有在山上待過,卻在洞里住過。”聽得鄭鵬一愣一愣的。李強哈哈大笑,笑罵道:“胡說八道!媽的,黑子,你是不是還想當土匪?納善,做惡霸很開心是不是?”

李強突然放粗話,嚇得兩人趕忙矢口否認。孟凡頓時對李強產生了興趣,看不出他一副文弱書生樣,竟然也會這樣。他好奇地問道:“咦?小黑,你以前干過強盜?”鄭鵬大大咧咧地說道:“干過幾年,後來遇見小哥,被他的弟子打敗了,俺就跟他走啦。”

孟凡心中訝異,問道:“請教李兄是哪個修真門派的?”

李強笑道:“呵呵,我是古劍院的。”

孟凡點點頭:“哦,是名門大派,想不到古劍院還有高手在外面行走。”納善不樂意了:“為什麼古劍院不能在外面行走?”孟凡抬頭道:“古劍院在封緣星幾乎是閉關狀態,很少有高手出來走動,我應該沒有說錯。”

李強笑道:“這沒有什麼,很快就會有古劍院的修真者出來行走了。孟兄是哪個修真門派的啊?”

鄭鵬比原來細心多了,他聽出兩人話里有骨頭,忙說道:“哎,小哥啊,我們在隱雷閣修真,俺師尊是總訓道洪千雷,隱雷閣的弟子都由他老人家教訓。”李強知道,古劍院在封緣星的人緣不怎麼樣,心里不禁慨歎,看來修真界和世俗界也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看實力說話的。

李強無意和他比什麼高低,笑道:“來,孟兄喝一杯我帶來的好酒。”他給兩人滿上,卻發現酒只剩下一點了,心里奇怪:怎麼喝得這麼快?轉眼看見太子,已經喝得腦袋亂晃,他竟然悄悄喝掉了小半瓶酒。李強哭笑不得地說道:“糟了,這也敢亂喝?”他急忙取出一粒寒髓鱗,喂進太子的嘴里。

孟凡眼睛一亮,心里大喜。他認識李強手上的靈丹,那是專門解毒用的寒髓鱗,他這次出來就是為了尋找解毒靈藥的。

~~~~~~~~~~~~~~~~~~~~~~~~~~~~~~~~~~~~~~~~~~~~~~~~~~~~~~~~

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_^

');

上篇:第四章 紫墨毒陰     下篇:第六章 守護故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