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守護故宋  
   
第六章 守護故宋

太子趙萁吃了寒髓鱗,雖然藥不對症,但是靈丹畢竟是靈丹,頓時清醒多了。他大著舌頭說道:“哥……哥,這酒喝……喝了頭暈……好舒服啊。”他感到全身心都放松下來。李強說道:“萁兒,你喝得太多啦,第一次喝酒就醉,你可真行。”

孟凡問道:“李兄,剛才那顆靈丹可是寒髓鱗——解毒的聖藥?”

李強點點頭,說道:“沒錯,孟兄好眼光。”他還不知道寒髓鱗有這麼大的名氣。

孟凡猶豫了一下,初次見面就向別人討要靈丹,以他的性格,實在是難以啟齒。他不停地瞄向鄭鵬,一心指望他開口討要,無奈,鄭鵬只顧和納善說話,根本沒有領會師兄的意思,而且他也不知道師兄想要靈丹。

孟凡想了想,掏出一把墨色的小珠子,每個只有黃豆大小,說道:“李兄,有沒有見過這個?”李強的經曆特殊,不像別的修真者都系統學習過辨識寶物,對于修真界的寶物他知道的並不多,他撓撓頭:“呵呵,孟兄,抱歉,這是什麼啊?”

孟凡差點吐血,這麼有名的寶貝他竟然不知道。鄭鵬這才注意到師兄的古怪行為,奇道:“師兄,你拿霹靂子干嘛?”李強拿起一顆問道:“霹靂子?干什麼用的?”孟凡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看出來李強的修真水平不低,但是他竟連大名鼎鼎的霹靂子都不知道,隱雷閣的霹靂子在封緣星可是有名的寶物,不是隱雷閣的高手是煉制不出來的。

鄭鵬解釋道:“霹靂子是采集炎星上的剛煞之氣凝煉的寶物,可以抵禦魔頭的雷火,在俺們隱雷閣也只有少數人會煉制,俺師兄費了很大功夫,才煉了一葫蘆霹靂子。哎,師兄,你拿霹靂子出來干嘛?”孟凡說道:“呃,這個……我想和李兄交換寒髓鱗。”他還是忍不住說了。

李強笑了:“孟兄,不必如此,給,這是三顆寒髓鱗。”他爽氣地遞出靈丹,卻不接霹靂子,搞得孟凡有點狼狽,他苦笑道:“李兄,這就算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禮物好了,我孟凡不能無功受祿啊。”

鄭鵬恍然大悟,也說道:“小哥你就拿著吧,別讓俺師兄為難了。”

李強微微一笑,說道:“呵呵,孟兄,難道有人中毒嗎?”他隨手接過霹靂子,岔開話題。孟凡松了一口氣,他一向很少開口求人的,真怕李強不接霹靂子,這份人情債欠下了可不好受。他說道:“是山妻的一個好朋友需要,托我尋找好的解毒丹。”鄭鵬說道:“原來是嫂子要。”

李強這才知道他也是雙修的,心里不禁又想起了云鈺,神色有點發呆。

納善摸摸光頭,眨巴著獨眼,奇道:“修真者也有老婆?”鄭鵬的個頭比納善要高不少,他大手一揮,拍在納善的肩頭,笑道:“老弟連這個也不知道?俺告訴你,這叫雙修——合籍雙修,懂不懂?”這一巴掌差點把納善拍到桌肚子里去,納善氣得直哼哼。

李強問道:“孟兄,你了解慧蘅宮的情況嗎?”

孟凡因為找到了解毒靈丹,心情很好,隨口逗樂道:“李兄對慧蘅宮感興趣?呵呵,也難怪,慧蘅宮絕大部分修真者都是女的,你不會是看上誰了吧?”誰知恰好說中了李強的心思。

李強毫不掩飾地點頭道:“沒錯,我和其中的一位有緣,所以想要了解一下情況。”

別說是孟凡,就連納善和趙治都傻了眼,這也太直截了當了吧。他們哪里知道,李強經過元嬰雙修,對那種刻骨銘心的感受已無法忘懷,他才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只想著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找到云鈺。一想到她那可愛的小元嬰,李強忍不住露出一絲溫柔的微笑。

納善不知所措地摸摸光頭,突然看到李強很溫柔地一笑,連眼神都顯得很迷離,他忍不住怪叫道:“哇!老大想女人啦……呃,公子,我……”光頭上早被拍了一巴掌。李強罵道:“什麼叫想女人啦?媽的,真俗!老子這是在修煉感情,懂不懂?”

坦歌贊道:“到底是老大,真是與眾不同,佩服!佩服!”

趙治突然打了個寒噤,齜牙咧嘴道:“好冷啊,真是受不了。”

幾個人不約而同相視大笑。

只有趙萁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他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李強搖搖頭,滿不在乎地說道:“真是少見多怪,這有什麼好笑的?嗯,孟兄,還請指點一二,我對慧蘅宮的情況不了解。”

他非但沒有不好意思,反而還嘲笑他們幾個。孟凡從來沒見過如此灑脫的修真者,更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笑道:“慧蘅宮在封緣星可是大門派,派中的女弟子眾多,這一派不禁雙修,不過,慧蘅宮有個規矩,凡是要和慧蘅宮的女弟子合籍雙修的修真者,必須要為慧蘅宮做出一定的貢獻,還要通過慧蘅宮幾個長老的考驗,才可能贏得美人歸,只要有一點差錯,呵呵,肯定泡湯。你知道嗎?在封緣星有兩大門派很特殊,一個是重玄派,另一個就是慧蘅宮。重玄派靠著無與倫比的煉器水平和特別的授徒方式,潛勢力龐大,而慧蘅宮靠的就是雙修……”

李強明白了,慧蘅宮的厲害之處,就在于和女弟子雙修的那個人,只要各派有傑出的弟子和慧蘅宮的弟子雙修,就意味著這個高手要被慧蘅宮所用,它的勢力想不大都不行,怪不得初次見到云鈺姐妹時,她師姐葉風鈴會將慧蘅宮的名頭掛在嘴邊。

孟凡好奇地問道:“李兄看中誰啦?”

此話一出,除了在睡覺的趙萁,幾人的眼光都射向李強,心里都萬分好奇:是什麼樣的女子,竟會讓他神魂顛倒?李強嬉笑道:“干嘛?好奇心不要太重好不好,我看中的人,關你們什麼事,不說!”

五人的胃口頓時被吊起來,納善求道:“嗨嗨,說說吧,我老納從來沒有這麼想知道一件事,就滿足我們這個小小的願望吧……到底看中誰啦?”

李強神秘地說道:“好,就說一次……”五人連連點頭,眼巴巴地看著他。

“是慧蘅宮的一個姑娘,只是你們不認識而已。好了,以後不要再問了。”

五人差點沒被他氣死。

李強笑道:“算啦,不說這個,孟兄准備在都城住幾天?”他狡猾地岔開話題。

孟凡說道:“我原來准備去找回春谷求丹,沒想到有寒髓鱗,一樣可以用的,這還要謝謝李兄。我們很快就要回去了,封緣星最近事情很多,聽說聖城有諭令頒布,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我們要趕回隱雷閣去聽消息。”

李強說道:“聖城?云霄聖城嗎?為什麼說是諭令?”

孟凡覺得很奇怪,這個李強怎麼什麼都不懂啊。他點頭道:“聖城就是云霄聖城,在封緣星的地位比七大門派還高,實力深不可測,沒有哪個門派敢違抗聖城的諭令,所以,只要聖城頒布諭令,一定不是小事。”

李強問道:“封緣星的大門派排名讓人糊塗,云霄聖城不是排名第一嗎?難道不怕別的門派挑戰它的地位?”孟凡說道:“不是這樣算的,一般大家所說的七大門派也可以包括云霄聖城,也可以不算在內,其實封緣星上七大門派是不包括云霄聖城的,而且聖城也不在封緣星上,封緣星上只有天緣城是它的屬地,真正的封緣星七大門派是海圜軒、重玄派、慧蘅宮、烈火炎殿、隱雷閣、古劍院和瀚漠金杉堡。”

李強說道:“原來是這樣,一比七,也就是說云霄聖城的實力可以抗衡七大門派聯手啰,真是了不得。”孟凡說道:“一比七都不一定比得上,聽傳說,云霄聖城是有仙人的,只是沒有人能夠證實。”

李強微微點頭,因為他已經見識過仙人了,想想仙人的實力都覺得恐怖,他也不敢亂說了。

坦歌一直在悶頭狂吃,他對天庭星的飲食贊不絕口,十分喜愛。納善、趙治和鄭鵬都是身材魁梧的大漢,吃起東西來毫不含糊,筷子一叉,一盤菜就見底了。桌子上的盤子層層疊疊堆起老高,他們幾個依舊神色不改,繼續大吃,也不理會李強和孟凡談些什麼。

突然一陣喧嘩,樓梯口響起急促的腳步聲,連睡覺的趙萁都被驚醒了,他迷迷糊糊地問道:“什麼事啊?”李強笑著安慰道:“沒事,有事也不怕,有哥哥在。”

上來一大群皇宮侍衛,領頭的是身著一等侍衛服飾的人,他四下里張望,眼光落在李強他們幾人身上。他快步走上前來,行禮道:“王爺,皇上有旨,請您回宮。”

雅座里頓時鴉雀無聲,誰都沒有想到王爺會微服跑到白礬樓來喝酒。李強知道有問題了,不是緊急情況,這些侍衛是不敢來打擾的。他傳音道:“是不是皇宮里出問題啦?是就點頭,不是就搖頭,別驚動外人。”

那個侍衛緩緩地點了點頭。李強心里暗罵,連一頓飯也吃不安生,不知道是誰在搗鬼。他站起身來對孟凡道:“孟兄,實在抱歉,兄弟有點事情要先走一步,到封緣星後,兄弟再去拜訪。”

孟凡心中疑惑:故宋國可是巴達星元始門的地盤,古劍院什麼時候插手到這里來啦?他也起身行禮道:“好,我們就此別過,到封緣星我們再見。”

鄭鵬說道:“小哥,以後見到大妹子幫黑子問個好,還有趙老爺子和侯老爺子。”他倒是還記掛著侯霹淨、梅晶晶和趙豪他們。李強點頭行禮拜別。

幾人隨著侍衛下樓,李強小聲問道:“發生什麼事情?”

那個一等侍衛輕聲道:“下咒的人抓到了。”

李強並不感到驚訝,他知道下咒的人一定會忍不住再次出手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他問道:“我們的人有沒有傷到?”那個侍衛躬身答道:“傷了幾個侍衛,都不嚴重。”李強點頭道:“好,我們回去。”

酒樓下早有侍衛牽來馬匹,李強翻身上馬,忽然心里湧起一種奇妙的感覺,那是一種熟悉、親切的感覺。他急忙四處查看。

納善眼尖,見李強突然魂不守舍,便問道:“老大,怎麼啦?”李強直覺到那種感覺已經遠去,他搖搖頭說道:“沒什麼,我們走!”

一群人騎著馬,飛快地向皇宮奔去。

進宮後,侍衛帶著李強幾人直奔議事的水軒雅閣。走進雅閣,只見皇上與各部院大臣坐滿一屋,地上還跪著五六個大臣模樣的人,皇上正在大聲呵斥著:“……是不是看朕病了,沒人能管你們?亂七八糟的,什麼事都做不好,哼,這次要不是忠勇郡王回來,朕豈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坐著的官員再也坐不下去了,一個個嚇得離座跪下叩頭請罪。皇上一見李強和太子進來,滿臉的怒氣立即消散,竟站起身來親自迎接,口中說道:“免禮!免禮!來人,給郡王看座。”李強壓根就沒有想到要行大禮,他也不知道,其實皇上的話是給他下台階。

太子恭恭敬敬行禮道:“父皇身體剛剛大安,不宜生氣,還是靜養為要。”

皇上點點頭,深感欣慰。他緩緩地說道:“下面各部院按順序說一下情況。”李強心里感歎,皇上也不好當啊,身體剛好,就開始辦理國事,也實在是不容易。

樞密院首先開始彙報有關政治、軍事、經濟、刑事方面的情況。納善幾個人聽得都要睡著了,那麼枯燥的內容他們很不入耳。李強卻聽得津津有味,他對信息向來是很關注的,這是他經商時養成的習慣。眾大臣足足說了兩個多時辰才算結束。

皇上臉現倦容,有宮女送上軟巾,他使勁擦擦臉,說道:“都起來吧,好好想想朕前面說的話,回去各部院自己檢討一番,你們先跪安吧。”

眾大臣這才松了一口氣,叩頭道:“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一個個小心起身,躬身退下。李強說道:“程老夫子、峰合留下。”程子重和林峰合都看向皇上,皇上點點頭,兩人小心地伺立在一邊。

皇上來回走動著,半晌,他說道:“郡王上次不辭而別,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幫朕一把。”他抬頭看著李強。太子也插話道:“有郡王坐鎮皇宮,這件案子很快就能查清的。”李強撓撓頭,不管皇上怎麼想,要讓他待在故宋國插手世俗界的事情,他是決不願意的。他想了想,說道:“程子重有這個能力,林峰合也可以協助,這是內憂不是外患。”

房間里的人都是一呆,這話說得太明顯了,是內憂不是外患,也就是說下咒的事情是朝廷內部人干的。皇上問道:“郡王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

李強兩手一攤,笑道:“剛才各部院不是都說了嘛。”皇上和太子沉思起來,程子重也低頭苦思,只有林峰合不解地問:“我覺得他們沒有說什麼啊,都是一般廷議的內容,只是這次多一點而已。”

李強說道:“近期官員的任免,主要機構的運轉情況,軍隊的部署和調動……你把這些都想一下,再想想皇上被下咒後整個朝廷的情況,呵呵,峰合啊,這還不夠嗎?”他稍稍提示了一下。雖然他也不知道是誰干的,但是在坐的人都是對權力極度敏感的人,自然而然地就順著想下去了。

皇上和太子對視一眼,臉色陰沉下來,李強的這個暗示已經足夠了。皇上說道:“這件事郡王確實不宜介入過深……”他似乎很傷心。李強安慰道:“事情揭開就不怕了,畢竟下咒害人的事沒有得逞。”他很聰明地站在超然的立場上,對于這些宮廷爭斗他是毫無興趣的。

李強心情一放松,才又想起剛才走出白礬樓時的那種感覺,他狠狠一拍腦門失聲道:“我真是笨死了!”他幾乎可以肯定那就是云鈺。一想到云鈺,他又忍不住呵呵傻笑起來。

李強的舉動讓滿屋的人都覺得奇怪,他這副樣子不但失禮,而且也太放肆了。皇上和太子都不以為意,知道修真者是不可以常理來看的。皇上問道:“有什麼事說出來讓朕也樂樂。”李強猛醒過來:這是在皇宮議事,自己失態了。

誰知還有一個比他更不懂皇宮規矩的人。納善嘿嘿直笑,大聲說道:“皇上啊,老大是在想女人啦!”李強差點被他氣瘋,這小子簡直不看場合胡說八道。程子重驚出一身冷汗,直愣愣地看著納善。林峰合也呆了,他不敢想像竟有人敢這樣在皇上面前說話。

皇上哈哈大笑:“原來是這樣,很容易……”

李強一聽皇上的口氣不對,他要是塞給自己一大堆女人可就麻煩了,于是急忙打斷他的話頭,說道:“皇上,別聽他胡說,不是那麼回事。是這樣的,如果是內憂,皇上不宜久拖,要雷厲風行,先穩住供奉堂和禁軍,還有在外的駐軍,要盡可能隱秘行事。還有一點很重要,不能大規模的株連,這樣極易動搖國本……”他滔滔不絕地講了半個多時辰,只是為了岔開納善那臭小子的一句話。

皇上全神貫注地聽著,頻頻點頭,雖然很多問題都是他已經想到的,但是由李強說出來,對他很有啟發,事情的輕重緩急,解決的辦法思路,一下子都清楚了。李強沒有指出具體的辦法,皇上卻已經心里有底了,照著這個思路,一定可以解決這次危機。

李強捏著把汗,把自己剛才所想的一股腦兒都倒了出來,就是為了轉移皇上的注意力。他最後說道:“皇上還是早點歇息吧,毒咒剛剛去除,不宜疲勞,事情可以讓程老夫子和峰合去辦,再讓供奉堂的供奉協助就行了。

皇上眉開眼笑,他沒想到李強肯給出主意,他說道:“好,就這樣,朕心里有數了。忠勇郡王請回府休息,其他人跪安吧。”

一出皇宮門,納善撒腿就跑,他可不笨,知道老大生氣了。坦歌一把拽住他,裝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老納啊,你跑什麼?大家一起走嘛。”納善急得汗都下來了:“老坦,放手!你放手啊!媽呀,老大來啦!”

坦歌笑道:“老大怎麼了,老納,你是不是得罪老大啦?沒關系的,老大人很好,不會欺負你的……”他絮絮叨叨地說著,就是不放手。

李強笑眯眯地走了過來。納善嗚咽道:“坦歌,我給你害死了。老大饒命啊!”

李強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罵道:“奶奶的,你小子就會胡說八道……”納善一把抱住坦歌,擋住李強的第二腳,這一腳准准地踢到坦歌身上。納善嘴里還討饒道:“下次不敢啦,下次不敢啦,嘿嘿,老坦幫忙擋擋!”

坦歌一巴掌打在納善的光頭上,罵道:“你又來害我!”兩人扭成一團。李強無可奈何地看著這兩個活寶,還真沒法跟他們生氣。他吩咐身邊的一個侍衛,讓他通知趙豪他們,讓所有的兄弟都回聖王府,然後說道:“我們走!”不再理會納善和坦歌。

納善和坦歌兩人立即停止扭打。坦歌笑道:“老大走了,我們快跟上。”納善笑嘻嘻地拍拍坦歌,說道:“謝啦兄弟。哎呀,老大好像真的生氣了。”坦歌笑罵道:“誰讓你小子亂說的?呵呵,這次我幫了你,怎麼謝我?”

納善咧嘴道:“自家兄弟,說謝就見外啦。”

坦歌嚷道:“這話應該是我說啊!哎,怪不得老大要揍你,你小子是欠揍啊。”

兩人說著鬧著追趕上大隊人馬。

聖王府就在皇宮邊上不遠,李強進府後,立即去見莫懷遠。

李強一見莫懷遠就嚷道:“老哥幫幫忙啦!”

莫懷遠手上拿著太皓梭正在沉思,聽見李強哇啦哇啦亂叫,微微一笑:“怎麼啦,幫什麼忙?”李強竄到他身邊,急急忙忙說道:“救我的那個鈺兒到都城來啦,老哥,你神通廣大,查查看她到哪兒了,我要去找她……咦,太皓梭怎麼在老哥手上?”

莫懷遠說道:“哦,太皓梭是你受傷時被我抓出來的,這件仙器好霸道,我在想,用什麼辦法才能讓你收用它。”李強撓頭道:“我反正也難收服它,功力不夠啊,老哥要是能用就送給你用……哎,還是先幫我找鈺兒吧!”

盡管太皓梭救過李強很多次,但他還是很慷慨地要送給莫懷遠,法寶對他來說真是無所謂。莫懷遠搖搖頭,說道:“我以後要轉世重修,所有的東西都帶不走,這件仙器對我沒有用的,等我想出辦法來,還是你收了它吧。”

李強拖過一張交椅,坐下後說道:“別管什麼太皓梭啦,快幫我找人!”

莫懷遠大笑道:“你放心好啦,慧蘅宮的姑娘是不敢拒絕我的兄弟的,以後你直接到慧蘅宮去要人就行啦。哈哈,兄弟真是迫不及待啊。”李強可不知道莫懷遠和慧蘅宮的淵源,而且他也不喜歡仗勢欺人,尤其是感情這種事,否則既使得到了也是很無趣的。

李強說道:“我只是讓老哥幫我找人,其他的事可不要你插手,兄弟自有主張。”

莫懷遠點點頭,他的閱曆極深,知道李強說的是實話。收起太皓梭,他入定了。

李強知道他是在用神念大范圍搜索,修真者這樣做是會大傷元氣的,散仙就無所謂了,功力足夠折騰的。

李強隨手取出一只玉瞳簡,仔細查看起來。那是在大幻佛境里揀到的,他深知自己懂得太少,所以一有空就取出收集到的玉瞳簡來學習。

不一會兒,莫懷遠睜開眼,說道:“可惜,她已經離開了,現在已經不在都城了。”

李強拍拍腦門,歎息道:“真是奇怪,我覺得自己早已死心塌地修真了,怎麼還會動情?老哥你別笑,真有一種初戀的感覺,甚至還強烈十倍,怎麼回事啊?”他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是歡喜還是煩惱。

莫懷遠心里竊笑,這就是元嬰雙修的威力。

');

上篇:第五章 黑子鄭鵬     下篇:第七章 贈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