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贈劍  
   
第七章 贈劍

聖王府自成一體,平日里非常冷清,自從李強回來後,府里就熱鬧起來,來拜訪的官員絡繹不絕,尤其是程子重和林峰合兩人,不時地前來討教。由于故宋國的朝廷內部不穩,必須有高手坐鎮,李強即使急于離開,目前也走不了,他承諾過侯霹淨要照看故宋國,聖王不在他只好留在都城,好在有莫懷遠這樣的超級高手在,隨時可以請教,他倒是難得的悠閑起來。

沒事的時候,李強就跑到莫懷遠隱居的書樓,哥倆說說話聊聊天,日子過得倒也輕松自在。

趙豪命人在聖王府的後花園里修建了一個修煉場,由莫懷遠設置了禁制,除了自己弟兄,外人是無法進去的。空厚和枯度帶著一幫佛宗弟子也在里面修煉,李強經常給他們講解指點,莫懷遠也時不時地來看看。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冬天。

這一日,氣溫驟然下降,寒風凜冽,陰沉沉的天空烏云密布。傍晚時分,鵝毛大雪飄然紛落,李強站在書樓的平台上伸手去接,見雪花落入掌心緩緩化為水滴,心里驀然一陣傷感,思鄉之念不可遏制地湧上心來。

莫懷遠淡淡地道:“想家啦?修真者是沒有家的。”

李強傷感地說道:“是啊,修真者是沒有家的,我知道,我也明白,可還是會忍不住去想。修真的歲月漫長無邊,靈魂不滅,肉身不死,真是難以想像啊!”莫懷遠搖頭道:“靈魂不滅,肉身不死……嘿嘿,那是胡說八道。”

李強轉身走回房間,抓起一只水果吃了一口,疑惑道:“為什麼是胡說八道?老哥不是活了幾千年了嗎?”

莫懷遠歎氣道:“修真者修不到元嬰期,結果就是死,修到元嬰期算是跨進修真殿堂了,但是也不能保證以後就萬事大吉,一樣也會死,被高手打死,修煉出問題,走火入魔死,即使是練到大乘期,不小心也一樣會死,就像當初我看見天火,以為憑著我的功力是不怕的,而我手里又沒有純陰的法寶,結果也是死,肉身死……”他說出一連串的死,李強聽得目瞪口呆。

李強苦笑道:“是啊,步步艱險,如履薄冰,逆天行事,呵呵,修真者也很難過啊,不過,比之常人要強很多了。”他想想自己的經曆,心里十分贊同莫懷遠所說的,修真者也和世俗界的人差不多,都是要靠自己的努力,不然一切都是空的。

莫懷遠笑道:“別想那麼多了,大雪已經堆積起來啦,我們出去走走。”

哥倆飛身來到樓下,守在書房樓下的太監宮女立即上前請安。李強說道:“你們都到房間里去,外面很冷,不用天天守著,有事我會吩咐的。”這些太監宮女都知道,這個新主人從來不擺架子,也很少有什麼要求,對人一團和氣,所以府里的仆人都很敬服他。

宮女抖開手中的大氅,要上前給李強和莫懷遠披上。李強擺擺手,示意不用,和莫懷遠徑直向後花園走去。

聖王府已經完全被大雪覆蓋,除了“唦啦唦啦”的落雪聲,四周一片甯靜。李強故意放重腳步踩在雪地上,就為了聽腳下“嘎吱”“嘎吱”的踩雪聲,他笑道:“老哥,我小時候最喜愛大雪天,也最討厭大雪天。”

莫懷遠浮在雪面上,行云流水般地走著,地上連一絲痕跡也沒有留下。他笑道:“為什麼?”李強抓起一大塊積雪握成雪球:“冰封千里,雪色茫茫,風光無限,我喜歡這樣聖潔的景色,呵呵,可是因為當時家貧,缺吃少穿的,父母一到冬季就開始發愁,所以我又討厭雪天。好在小弟從來不怕冷,再寒的天氣,只穿一身單衣足矣。”他揚手扔出雪球。

後花園很大,有假山池塘,池塘里的水還沒有結冰,在白雪的映襯下,那水就像是黑色的。轉過一座巨大的假山,來到池塘邊的回廊里,兩人身上都是滴雪未沾。回廊兩邊透空,大雪隨風旋動,鋪滿了回廊地面,好大的雪啊。

不遠處有極淡的紅光閃動,那是修煉場的防護紅光。後花園是聖王府的腹地,外面是無法看到的。莫懷遠背著手,仰頭看天,眼神里透著迷惘,他說道:“兄弟,我知道你很想家,我必須要修煉一段時日,達到一定的程度才能轉世,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帶你回去的。”

李強笑道:“老哥,下次你和我師尊見見面,嘿嘿,他恐怕都是你的晚輩。修真界的輩分簡直是亂七八糟,你們兩個散仙見了面,呵呵,可別打起來,沒人能勸架的。”

莫懷遠笑笑,他因為避過了最厲害的天劫,不用重塑新身,因而完全保留了原身的特點,就這一點上來看,琦君煞是比不過他的,但是他比較內斂,不像琦君煞那樣有少年人的張揚。他笑道:“老弟,他以後恐怕也會成你的徒弟。”

李強一愣,立即又明白過來:如果琦君煞不滿現在的散仙境界,而莫懷遠又有逆天寶鏡,那他也很可能會轉世重修。他撓撓頭,說道:“師尊未必肯轉世的,不過,可以問問他,要是他願意,我會盡力的。”

莫懷遠說道:“放心吧,他一定是沒有辦法才修散仙的,有機會重來,他絕對不會放過的。”李強想起琦君煞說過的話,點頭道:“嗯,他是因為殺人太多不敢渡劫,才兵解修散仙的,和老哥的情況不同。”

李強和莫懷遠兩人心里還一直壓著塊大石頭,那就是毀掉星星宮的仙人。莫懷遠最近一直在研究得到的兩件仙器,他知道一旦開始轉世,就必須全力運轉逆天寶鏡,那時候可沒法掩飾寶鏡的啟動,一定會驚動那個仙人的。

李強問道:“在云案上得到的那只玉瞳簡,老哥參詳出來了嗎?”

莫懷遠搖搖頭,說道:“也許是摘錄的仙界典籍,但是搞不明白說的是什麼,不過,只要有時間我還是能破解的,倒是那只手鐲,竟然是空的,實在是想不到。”

李強取出一顆靈丹,那是他在佛塵里得到的:“老哥,這是什麼靈丹,你認識嗎?”

莫懷遠大訝:“這是佛宗的天靈子,你在哪里搞到的?當年我向佛宗的慧長老討要一粒,他還不肯給,為此我們兩個還打過賭,結果,我贏了。”李強問道:“天靈子有什麼用?”莫懷遠笑道:“給笨蛋用的。”

李強驚訝極了:“老哥,我沒有聽錯吧,給笨蛋用的?怎麼可能啊!”

莫懷遠說道:“如果你有個親近的人,你想讓他修真,可是他是笨蛋,你怎麼辦?”

李強是聰明人,聞言立即明白了,這是一種增強智力的靈丹,笨蛋服了可以變成聰明人,那麼本來就聰明的人服用後,豈不是更加厲害。他立即聯想到一件事情,笑道:“老哥這下不用擔心轉世的事情了,呵呵。”

莫懷遠笑道:“你想到哪里去啦?嘿嘿,我轉世後一定不會成為笨蛋的。”李強用腳尖將地上的積雪踢到池塘里,認真地說道:“誰知道會出現什麼情況?准備得充分一點,總是沒有什麼壞處,我可不想出一點差錯,不然,我會懊悔一輩子的。”

莫懷遠心里感動,嘴上卻不願意說什麼,一時間兩人安靜下來。

“嘎吱”“嘎吱”的踩雪聲傳來,是一小隊巡夜的侍衛。他們老遠就看見兩個人影站在回廊里,頓時緊張起來,其中一個侍衛喝道:“什麼人?”其他的侍衛立即散開圍攏過來。

李強笑道:“不相干,看風景的。”莫懷遠冷不丁聽到李強如此回答,不由得大笑,說道:“老弟,你真能逗啊,哈哈!看風景……有意思。”

侍衛圍攏過來才發現是李強,立即行禮請安,其中一個侍衛陪笑道:“王爺,後花園里很冷,還是回屋去暖和啊。”李強笑道:“這麼晚了大家還來巡夜,實在是辛苦啦,嗯,我們正好要到修煉場去,你們就不用操心啦。”

莫懷遠可不耐煩和這些侍衛打交道,拉著李強胳膊輕喝道:“走!”幾個侍衛眼睛一花,眼前兩人蹤影俱無。現在他們都知道這個王爺神出鬼沒的,厲害極了,他們也見多不怪了,又重整隊列繼續巡夜。

修煉場是一座很大的平台,被莫懷遠禁制後,從外面看去只是一塊沒有積雪的空場地,發著極淡的紅光,里面是什麼根本就看不出來,也走不進去。莫懷遠和李強突然出現在修煉場里,見所有的兄弟都在盤腿靜修,里面連一絲雪花也沒有。李強小聲說道:“大家這段時間進步很大,不少人都已經到了開光期或者融合期,還有少部分人到了靈寂期,已經可以修煉自己的飛劍了,呵呵。”

莫懷遠說道:“哪有你這樣不惜血本給他們靈丹的,還要我幫助運功,這些人想差一點都難,修真界要是都像你這麼搞,嘿嘿,那就全亂套啦。告訴你,以後還是要放手讓他們自己去修煉,輕易得到的東西是很難珍惜的。”

趙豪首先發現李強,他急忙站起身來,緊接著,空厚和枯度幾個佛宗高手也察覺到李強來了,他們也都圍攏過來。

莫懷遠沒有參加過道佛相爭,所以他並不歧視這些佛宗的弟子,他原本就和佛宗一些高手熟悉,關系也很好,而且他也會很多佛宗的玩意兒。道佛的修煉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尤其是基礎的修煉,相同的地方更多,佛宗和修真者的修煉各有所長。李強對此就體會極深,他學過智長老留下的玉瞳簡,對佛宗是非常佩服的。

空厚和枯度這些人對莫懷遠很崇拜,是除了李強之外他們最敬重的人。

李強拉著莫懷遠盤腿坐下,大家都圍攏過來,坐在他倆身邊。李強掃了納善一眼,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自己曾經答應過陪他回家的,可是他一直不提這件事。李強心里不由得奇怪:他這是怎麼啦?

莫懷遠說道:“老弟,你這些兄弟朋友准備怎麼安排?一直想問你這件事,你不可能永遠帶著他們啊。”李強笑道:“老哥,我已經安排好啦,呵呵。”莫懷遠笑了,他發現李強做事很妥當,看他處理問題的手段,自己應該不用擔心轉世後的事了。

李強咳嗽了一聲,說道:“大家靜一靜,我有話說。”

修煉場里頓時安靜下來,大家都不知道老大要說什麼。

李強說道:“我們從黑獄殺出來後,兄弟們一直都在一起,大家也經曆過不少風風雨雨,雖然兄弟們叫我老大,其實大家心里都明白,我從來都沒有把你們當成手下,我們是兄弟,是朋友!不過,既然大家叫了我一聲老大,我這個作老大的也要為兄弟們安排一個出路,不知道大家願不願意?”他心里好笑,一口一個老大的,簡直就是土匪強盜的瓢把子當家人說的話,有夠難聽的。

納善怪叫道:“老大,你不能這麼干!我不管別人怎麼樣,反正我老納是哪里都不去的,就跟老大你修真啦,要不然,我還去當土匪惡霸!”

修煉場里頓時吵嚷起來,有人喊道:“老大,你不能把我們甩掉,反正我是跟定你了!”還有人嚷道:“就是!我也是這麼想的,我連家都不知道在哪里,還能到哪里去?就跟著老大啦。”一片嘈雜聲。

其實也有想離開的,但是聽到這麼多人在叫,即使想走的也不敢說了。

莫懷遠嘿嘿直笑。李強有點傻了,但更多的是感動,他說道:“都別吵,安靜!”

仍然一片嘈雜。

突然,李強罵道:“納善!奶奶的,你竟敢威脅老子,啊?” 修煉場頓時靜了下來。納善嚇得抱住光頭嘀咕道:“誰讓你不管我們的……”李強撓撓頭,苦笑著看看莫懷遠。莫懷遠說道:“別看我,你自己決定,嘿嘿,這群漢子放出去,不是你作孽也是你的錯。”

李強氣哼哼地說道:“奶奶的,都聽老子安排,不許反對!反對無效!”莫懷遠哈哈大笑,說道:“老弟,這也是辦法?哈哈!”他那幫兄弟一個個愁眉苦臉,知道老大又開始蠻不講理了。

納善嘴里嘀嘀咕咕的不曉得在說什麼,坦歌卻很清醒,他用肩頭拱拱納善,小聲說道:“你真是笨死了,老大什麼時候肯扔下兄弟的?都是你鬼喊亂叫的惹老大發火。”納善一想,李強確實沒干過一件對不起大家的事,于是嘿嘿笑道:“我這不是擔心嘛。”

李強說道:“我有三個方案給大家挑選。”他看看眾人的反應,豎起一根手指道:“其一,有些本地的兄弟,如果想回家,可以回去,當然,想回來也行,沒有任何問題;其二,想當官的,我可以安排到故宋國的供奉堂;最後一個方案,跟我到封緣星去,安排大家進古劍院修真,如何?”

眾人靜默了片刻,又喧鬧起來。坦歌笑道:“老納,怎麼樣?我說老大不會扔下我們不管的吧,你准備怎麼辦?”納善不加思索地說道:“反正我跟著老大走,去封緣星。老坦,找個機會你陪我回家一趟吧,他奶奶的,時間太久了,我真有點怕回去。”

坦歌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回去是好事啊,有什麼好怕的,別擔心,我陪你回去。”

納善自從看見帕本回家的慘狀,心里也不安起來,來到都城後,他已經無數次的猶豫,生怕回去看到家里有什麼變故。他苦笑道:“要是老大能陪我一起回去就好了,唉!”李強耳朵尖,早就聽見納善的話,立即接口道:“納善,我陪你回去,我讓莫老哥送我們去。”

莫懷遠微微一笑,點頭示意沒有問題。

有了老大的親口承諾,納善興奮得在地上連翻三個筋斗,咧開大嘴呵呵傻笑。他結結巴巴地說道:“謝……謝謝老大,呵呵,老坦啊……明……明天陪我上街買禮物……呵呵,呵呵呵!”

趙豪說道:“納善,明天到銀樓去,我讓他們給你做些首飾,帶給弟妹。”

趙治、韓晉等人也都說要准備些好東西送給納善。納善摸著光頭,眼淚都要落下了,他再一次感受到大家對他的關切。他站起身來,連連拱手感謝。從黑獄出來修真以後,他變了,原本內心里陰暗毒辣的想法越來越少,對人對事也不像以前那樣處處從壞處想,現在,他已經離不開這些一起奮斗的兄弟了。

空厚說道:“老大,我們也跟你去封緣星吧。”李強點頭道:“沒問題,到古劍院我給你們單獨安排地方潛修。趙豪,你和每個兄弟都談談,絕不要勉強大家,然後將結果告訴我。”趙豪大聲說道:“都聽見了吧,回去好好想想,是走還是留,明天我找大家談。”

李強站起身笑道:“凡是到了開光初期的兄弟都留下,其他的到旁邊去靜坐修煉。”

大家都清楚,修真者的修為境界共分為十一種,計有:旋照、開光、融合、心動、靈寂、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在坐的人絕大部分都超過了開光初期,加上空厚這群人,足有七八十人,只有少數資質太差的人還達不到。

所有人都看著李強,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連莫懷遠也感到好奇。

李強說道:“老哥,還要你老人家幫幫忙,我准備給大家一些飛劍和法寶,你眼光准,看看誰適合什麼屬性的飛劍。”在場所有的人都驚呆了,送飛劍?在坐的足有七八十人,這是什麼樣的大手筆?莫懷遠也被他的話嚇了一跳,說道:“老弟,你有多少飛劍好送?這里人可多得很啊。”

李強在大幻佛境里得到的飛劍足有上百,留著也沒有什麼用,這些兄弟跟著自己這麼久,修真也上了軌道,到了封緣星後,都是要進入古劍院修真的,手上沒有好飛劍,豈不是低人一等,李強是絕不會讓自己兄弟受委屈的。

納善興奮得要命,他已經到融合初期了,他知道,學會飛劍,就意味著可以仗劍飛行了,而飛行一直是他夢寐以求的。他興奮地說道:“乖乖,老大就是不一樣啊,每人一把飛劍,了不得啦,呵呵。”

李強隨手在身邊排開一溜飛劍,霎時間,修煉場上充滿寶氣劍光。他沒敢將極品的飛劍取出來,拿的都是品質較好的那種,這倒不是他小氣,而是太好的飛劍容易被人覬覦。即使是這樣的飛劍,給他們這些初入修真大門的新手用,已經是很厲害了。

莫懷遠看看地上的飛劍,歎道:“老弟,你這樣做對他們的修真並不好啊,算啦,我就幫你一把。好啦,大家注意了,我馬上要解除飛劍上的禁制,記住,要自己想辦法收取,收到一把後立即退到一邊去修煉,不許搶收第二把,明白嗎?”

眾人轟然答應,人人興奮不已,個個暗中使勁。李強心想:“這樣也好,憑著飛劍的靈性,讓大家自主擇劍,確實是高招。

莫懷遠不愧是散仙,一口仙靈之氣噴出,袍袖輕揮,地上幾十把飛劍頓時嗡嗡鳴響,忽而轟然飛起,宛如一朵綻放的禮花。

飛劍四處亂竄,整個修煉場一片大亂。李強歎道:“好看,真好看,連我都手癢了,呵呵。”

趙豪、空厚都沒有動,枯度猶豫了一下,也站住身子,他們的功力較高,不好意思和這些初入門的伙伴爭搶。

莫懷遠笑道:“也就是老弟有這樣的大手筆,嘿嘿,說出去都沒有人相信。”

李強看看趙豪他們幾個,笑道:“干嘛站著不動,我說過你們幾個不許搶嗎?不過,不許用法寶,要用手抓。”

幾個人相互對視一眼,幾乎同時飛身而出。他們剛才是不好意思,沒有人會嫌法寶多的,有李強這句話,不去搶才怪呢。

納善獨眼睜得溜圓,緊張得滿手都是汗。飛劍太多了,空中全是快速飛舞的劍光,看得人眼花繚亂,簡直就不知道哪件好哪件不好,他盲目地亂追一氣,嘴里嘰哩哇啦亂喊:“這把是我的!媽的,跑了,哎……這把好!哇呀呀,趙治你也太快了吧,別擠我……”

趙治憑著出色的身手,第一個抓住一把飛劍。那是一把異形劍,有六寸長,淡銀色的劍體,劍體中央是三環相套的小孔,抓在手上感覺冰涼,寒森森的劍氣直刺肌膚。趙治心里大喜,立即退到一邊盤腿坐下,開始修煉自己的第一把飛劍。修煉飛劍的方法大家早就學會了,只是一直沒有飛劍而已。

坦歌盯住了一把火紅的飛劍,他不會飛,只能拼命跟在下面等它飛下來。他在大平台上仰著脖子張著嘴橫沖直撞,也不知道撞翻了多少大個子,終于,那道紅光沖不出修煉場的禁制,掉轉頭飛下來。他緊張得大喊大叫:“這把紅的是我的!誰都不許搶!哇呀呀,是我的!”他不顧一切地飛撲過去一把抓住,手掌觸到鋒利的劍刃,立即劃開一道大口子,他根本不加理會,抓著那把紅色飛劍,開心地哈哈大笑。

李強看得直搖頭,招手叫來坦歌,說道:“你的手掌破啦,去包紮一下。”坦歌咧著嘴嘿嘿直笑:“沒關系,我也有飛劍啦,哈哈。對了,老大,這是一把什麼飛劍,叫什麼名字?”他緊緊抓著飛劍,激動得滿臉碧綠。

莫懷遠笑道:“你自己起名字吧,不可能知道原名的,這不是一把著名的飛劍。”坦歌說道:“那我就叫它火云劍,哈哈,這個名字好,我喜歡。”

納善仍然一把都沒有抓住,急得他不住地怪叫:“飛劍啊!飛劍!求求你……行行好吧,別他娘的跑這麼快!我老納眼睛不好使……看不清啊!他奶奶的!”

');

上篇:第六章 守護故宋     下篇:第八章 幻化火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