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幻化火鳳  
   
第八章 幻化火鳳

莫懷遠聽見納善的怪叫不禁哈哈大笑,覺得這家伙太有意思了。李強叫道:“大家努力抓啊,注意!將真元力運到手掌,小心別他奶奶的把手搞掉啦!”已經有不少人被飛劍劃破了手心手指,李強忍不住出聲提醒。

納善被五彩的劍影晃得頭暈眼花,他低頭揉揉獨眼,突然發現不遠處一道黑光閃過,這種沒有光華的飛劍,似乎沒有人注意,他心里大喜,念叨著:“管它是什麼玩意兒,是飛劍就成……別走!哇呀呀!痛啊!哈哈,我也抓住啦!哈哈!哈哈哈!”

李強叫道:“納善你不要命啦,過來!”

納善繞過亂哄哄的人群,呲牙咧嘴地跑過來。這小子竟然用手臂去阻擋飛劍,那把飛劍就插在他的手臂上。他吸著涼氣:“哎喲,疼死我啦。”莫懷遠白眉微揚,輕輕一拽,拔出飛劍,抬手射出一道仙靈之氣,止住納善手臂上噴血之處,說道:“這把是好劍,眼光不錯。”

李強知道,自己拿出來的飛劍中有幾把比較特殊的好劍,因為人數實在是太多了,這幾把劍是拿出來湊數的。自己收集的飛劍絕大部分都是不錯的,能進到大幻佛境中的修真者修為都不會太低,他們的飛劍也不會差到哪里去,沒想到竟被納善搞到一把好的。

納善收到的是一把黑色飛劍,有五寸長,是少見的細長水滴狀,黝黑的劍體里仿佛閃動著地獄的雷光,是一把非常特別的飛劍。

莫懷遠笑道:“這倒是一把有名的飛劍。”

納善大喜,連聲問道:“老爺子,這把劍叫什麼名字?呵呵,這下可爽透啦。”

莫懷遠道:“這叫冥雷劍,是一把古劍。小子,你運氣不錯啊,竟然沒有被劍光搞花眼。”納善得意地大笑起來,飛劍的好壞他根本就不懂,他只想抓住一把飛劍,隨便什麼劍都行,能抓住劍他就心滿意足了,誰知不貪心卻抓到了一把特殊的好劍。

李強笑道:“快去煉劍吧,有不懂的地方去問趙豪。”

收到飛劍的人越來越多,最後還剩下七八個人沒有得到。莫懷遠說道:“他們太弱了,無法收取。”他揚手撒出淡淡的白光,五指微縮,空中飛舞的劍光陡然黯淡。他張開手掌,剩下的飛劍陸續墜落在他身邊,那幾個沒有收到飛劍的弟兄都大叫起來。

李強笑道:“這些飛劍先讓趙豪收著,你們抓緊時間修真,等到可以煉劍的時候再發給你們。”趙豪將飛劍收到儲物帶中,喝道:“平時你們幾個總是不用功,現在叫什麼叫?統統回去練功!”他的威信極高,那幾個兄弟不敢回嘴,只好垂頭喪氣地回去練功,心里又是難過又是羨慕。

莫懷遠忽然神色一動,笑道:“老弟,你有朋友來啦。”

李強沒有察覺出什麼,疑惑道:“在哪里?”又問道:“是鈺兒?”他急忙站起身。莫懷遠笑道:“不是你的鈺兒,是……好家伙,有不少修真者。現在這里可是你的地盤啦,嘿嘿,可別讓外人來搗亂,我帶你去看看。”

他伸手抓住李強,輕喝一聲:“走!”

都城外,寒風凜冽,大雪漸止,只有些細碎的雪花飄落,整個大地銀裝素裹,從空中看去,白茫茫的一片,雖然是黑夜,依舊能看得很遠。

莫懷遠帶著李強出現在空中。

李強遠遠就聽見飛劍的破空聲,他眯著眼睛仔細看去,那是三道劍光,速度極快地貼近地面飛行,掠過樹梢時帶起了大片雪霧。

莫懷遠小聲說道:“後面有人追,好家伙,竟然跟著這麼多人。”

李強突然泛起一種不安的感覺,他緊緊盯著飛來的三道劍光。當他終于看清楚時,不禁失聲驚叫道:“花大姐!妞妞!鴻妹!快過來!”莫懷遠驚訝地問道:“是熟人?”

三道劍光陡然升起,只聽花媚娘一聲嬌喝:“是你!小子快走,敵手厲害!”

李強有莫懷遠這個散仙站在身後,只要來人不是毀掉星星宮的那個仙人,其他的修真者他根本不怕。他哈哈大笑道:“咦?花大姐,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嗎?跑什麼啊?”花媚娘罵道:“臭小子!要不是你的兩個小妹妹拖累,大姐什麼時候怕過。”

梅晶晶和喬羽鴻一言不發,幾乎同時沖上來一左一右抱住李強,眼淚滾滾而下。李強頓時手足無措,連忙安慰道:“妞妞、鴻妹,別哭,是什麼人欺負你們,大哥給你們做主!”幾年不見,梅晶晶似乎成熟了許多,她有些羞澀地放開李強,在空中行禮道:“哥哥,妞妞好想你。”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妞妞,大哥也想你們,是誰在追你們?”

喬羽鴻紅著臉,不舍地松開李強,也行禮道:“鴻兒見過大哥。”

莫懷遠呵呵笑道:“老弟的紅顏知己還不少嘛……唉,追來的是什麼人?”

遠處星星點點閃爍著大片劍光。那些人似乎也已經察覺到李強他們,劍光分成左右兩群包抄飛來。花媚娘急道:“他們人太多了,我們先避一避!”

李強得意地說道:“嘿嘿,他們沖過來是自己找死,別怕,有我大哥在,你們只管看戲好啦。”花媚娘三人驚疑不定地看著莫懷遠,實在是看不出這個年輕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莫懷遠哈哈大笑,揚手一道藍光將三人罩住,說道:“小丫頭,待在里面,既然是老弟的朋友,放心吧,都有我負責。”

莫懷遠的口氣極大。

花媚娘心里猶豫了一下,她要不是有梅晶晶和喬羽鴻的拖累,確實不在乎追來的人,她打不過的時候搗亂可是一把好手。她咯咯笑道:“好啊,我們正好休息一下,累死姑奶奶了。追來的可是潛傑星的高手哦。”

李強一聽是潛傑星的人,頓時心頭火起,說道:“老哥,追來的人是小弟的仇家,先讓我過過癮,出口氣。他奶奶的,敢欺負我的小妹。”他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有莫懷遠這樣的超級高手在,他是不怕的。

莫懷遠點頭笑道:“你只管放手大干,嘿嘿,其他的都有老哥料理。”

梅晶晶和喬羽鴻同時說道:“哥哥小心。”花媚娘也感覺到李強和以前有所不同,笑道:“臭小子,小心點,對手可是潛傑星暗影堡的高手。”

暗影堡是百黃老人的空中行宮,李強曾經在那里被傳送到坦邦星,不過,他當時並不知道那就是暗影堡。李強揚手穿上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莫懷遠一動不動,既不穿戰甲,也沒有飛劍護身,神態自若地看著飛來的高手。

李強經曆的爭斗越多,經驗也越豐富,他鎮定地問道:“花大姐,潛傑星的人干嘛追你們?”梅晶晶插話道:“他們在暗影堡困住我祖爺爺,我們是去探聽消息的,被他們發現了就窮追不舍。花姐姐說,先逃出來去找朋友幫忙,我們的實力太弱了,打不過他們。”

花媚娘說道:“他們需要梅老爺子的靈丹,要不到,就強搶,老爺子機靈,將所有的靈丹都帶在身上,揚言如果逼急了他,他就將靈丹統統毀掉,誰也別想得到,這才拖到現在。哼,等我找到傅大哥,一定要他們好看。”聽她的語氣似乎和傅山已經很熟了。李強這時卻沒有心思開玩笑,他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梅游冰的靈丹對于巴達星的爭斗很重要,如果被潛傑星的人搞到手,對傅山就會很不利。

莫懷遠掃了一眼飛過來的修真者,淡淡地說道:“一共二十七個人,元嬰期的高手有十五個,出竅期的有兩個,還有一個是分神後期的大高手……”他看看花媚娘三人,搖搖頭道:“真是大動干戈,看來他們很怕你們逃脫,否則沒有道理派這麼多高手追三個小姑娘。”

李強聽了也很吃驚,且不說出竅期的高手有兩個,分神後期的高手是什麼分量他心里很清楚,雖然他有無數厲害的法寶,但是差距太大了也是沒有用的。他笑道:“老哥,分神期的高手就交給你吧,嘿嘿,不是一個境界的,打起來會死人的。”

花媚娘咯咯嬌笑,說道:“小子,你很清醒啊,知道分神期的高手了得,姐姐我一看見她就開溜了,這人可是和司徒雍一個等級的,在潛傑星四王中排第三,名字叫紫影……”說話間,飛射的劍光已將五人上下左右團團圍住。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紫色戰甲的女子,披著一件紫色大氅翩然飛來,就像一個紫色的精靈,冷清得不帶一絲人間煙火,猶如一座冰山般寒氣襲人。李強說道:“好家伙,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奇特的女子,她就是那個紫影?”花媚娘笑道:“咯咯,她可厲害啦,連姐姐見了都要躲的,你小心點哦。”能讓天不怕地不怕的花媚娘見了都躲,這個女子實在是很不簡單。

李強也笑道:“哎呀,謝謝花大姐的提醒,嘿嘿,老哥,她是你的啦!”莫懷遠聞言失笑道:“胡說八道,什麼叫是你的啦,我可不喜歡這樣冷冷冰冰的女人……”三人旁若無人地說笑著。

紫影冷冷地說道:“花媚娘,你很了不起,逃跑都花樣百出,現在你跑不掉了吧。”聲音清脆動人。李強實在無法將她和潛傑星的人聯系在一起,倒不是因為她長得極美,而是那種清冷的氣質,絕對沒有一絲邪惡的意味在里面。

莫懷遠說道:“你們現在就滾!馬上將……”他扭頭問李強:“被困住的那個人叫什麼?”李強說道:“回春谷的梅游冰。”莫懷遠說道:“嗯,將那個梅游冰放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他的語氣像帝皇般不容置疑。

紫影就像見到一個瘋子在說話,她輕輕吐出兩個字:“狂妄!”

那些潛傑星好手都大笑起來,他們從來沒見過這樣說話的人,對眼前這麼一大群高手竟視若無人,狂得不可思議。只有李強明白,莫懷遠一點都不狂,他有實力這麼說。

紫影仔細打量著莫懷遠,忽然她動容了,因為她憑著自己的靈覺竟然看不透他,這是什麼修為?但她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不會被莫懷遠幾句話嚇倒,她說道:“好,看來你很厲害,敢不敢和我們賭斗?”她不愧是潛傑星的四王之一,說話間已經做好進退的准備。

李強心里暗贊,這個紫影夠精明的,這麼做看上去好像是潛傑星的人放棄了人多的優勢吃虧了,實際上,修真者的爭斗,尤其是高手間爭斗,人多是沒有用的,而通過賭斗,她就可以把握進退的分寸,只要讓她摸清了莫懷遠的底細,她就能很容易地找到解決的辦法。李強笑道:“好啊,你賭斗什麼?”

紫影說道:“斗法寶!”她早就看出李強的修真水平,所以並沒有將他放在眼里。如果她知道李強是重玄派的人,她絕對不會提出斗法寶的。修真界的人都知道,每一個重玄派的核心兄弟都是煉器大師,重玄派別的方面也許會差一點,但是講到法寶,沒有哪個修真者敢小視的。

花媚娘說道:“斗法寶誰怕,不說別人,你能斗得過我這個兄弟,我花媚娘都認。”她為了接近傅山,曾經下過苦功學煉器,深知其中滋味,因此對重玄派的法寶非常有信心。

紫影說道:“好,如果我們贏了,你們三個跟我們走,輸了,我做主放掉梅游冰。”

莫懷遠是無所謂的,不管比什麼都沒關系,除非對手是散仙,修真界的高手對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就像修真者和世俗界的高手打斗一樣,隨便怎麼打,世俗界的高手都很難贏的。

李強看看莫懷遠,眼里透出一絲笑意。他雖然從來沒有斗過法寶,但是憑著莫懷遠的實力,斗什麼他都無所謂,何況他身上的寶貝很多,大部分都是寶器級的,是修真界的極品法寶,尤其是從大幻佛境里得來的法寶,他趁著在聖王府的空閑時間里,修煉了不少,這次正好可以用上。

李強漫不經心地說道:“行啊,我是無所謂的,紫影姑娘請指點。”

那群潛傑星的修真者喝道:“小子!紫影姑娘也是你叫的嗎?竟敢對紫仙王如此無禮,大膽!”李強哈哈大笑,調侃道:“又是一個王,你們到底有幾個王啊?上次的那個司徒雍好像也叫什麼王爺。哎呀,不好意思,老子也是王,混世魔王……哈哈!”不知為什麼,他脫口而出給自己起了這麼一個綽號。

花媚娘三人笑得花枝亂顫,她們知道李強很風趣,幾年不見他還是老樣子,時不時地就要胡說八道一番。莫懷遠微微一笑,他喜歡李強講話肆無忌憚的味道。

紫影的臉色更冷了,她心里暗暗吃驚,司徒雍在潛傑星四王中排第二,心狠手辣,修為比自己還要高不少,自己都要忌他三分,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子和他照過面,竟然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真搞不清他是什麼來頭。

紫影身後的一個高大漢子躬身道:“紫仙王,我討第一輪賭斗。”紫影微微頜首,說道:“青將小心。”李強上下打量著這個什麼青將,只見他粗手大腳,四方臉,細長眼,眼角有些下垂,看上去有點困惑的樣子。他身上的戰甲是青色的,腰上盤著一條極怪的豔紅色帶子,像活物般不時地蠕動一下。

他飛上前來停在莫懷遠等人前面,說道:“我——潛傑星的青將北石豐,前來討教!”說話干脆利落,態度不卑不亢,頗有幾分名家高手的風范。

花媚娘說道:“我來!我來!哎呀,你就是北石豐?聽說你原來是海圜軒的修真高手,怎麼跑到潛傑星給人當打手啦?嘻嘻,名家大派子弟的確不同凡響啊。”她嘻嘻笑著,桃花戰甲里湧出大團粉色煙霧。

李強叫道:“花大姐!別搶啊,我都等了老半天啦,好不容易才等到,他是我的!”

北石豐聽了氣得差點吐血。花媚娘笑道:“算啦,算啦!臭小子,姐姐不和你搶,你去玩吧,輸了可別哭哦。”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哪會這麼容易就輸掉,我這個混世魔王不是白混了嗎?”說話間吸星劍霧悄然湧出,劍霧在黑夜中似真似幻,地上的積雪泛出白光,映襯出劍霧的淡淡銀光。紫影微微一驚:“真幻劍氣?”

北石豐細長的眼睛陡然睜大,他是名家大派子弟,當然能認出這是什麼劍訣。他不假思索地拋出一件法寶,那是一件樹葉狀的玩意兒,出手後,立即化作滿天飛舞的綠葉。隨著他掐定的靈訣,綠葉盤旋縈繞,漸漸地在他身邊聚攏。北石豐說道:“請教!”

斗法寶的規矩是一方出題,一方破解。李強在都城這段時間的潛修,因為有莫懷遠從旁指點,學了不少有用的東西,法寶也修煉了不少。師尊琦君煞給的那個天絲紫金巽,連莫懷遠見了也連聲說好,他花了十天的功夫修煉,終于能夠做到收放自如了。

莫懷遠悄悄傳音道:“老弟,他是木屬性的,那玩意兒似乎是件木精法寶,你用吸星劍擬物化形的手段,呵呵,他肯定招架不住。”現在這樣的機會對李強來說實在是太難得了,有莫懷遠這樣的高手從旁指點,又有北石豐這樣的名門大派的子弟斗法寶,對他的修真幫助極大,這完全不同于亂打一氣的混戰。

李強心念急轉,他尋思用什麼東西來破解。北石豐等得有點不耐煩,再次說道:“請指教!”李強隨口回答:“不客氣,呵呵,就來指教。”眾人聽得一愣一愣的,這話說得怎麼這麼別扭。

一團豔紅色的火焰在空中沉浮,接著又是一團,很快,李強身周烈焰滾滾,他竟將吸星劍化作烈焰火海。炙熱的氣流擴散開來,明亮的紅光將周圍映照得一片通明。北石豐心里大驚,這種高超的擬物化形手段一出現,他頓時感到適才小看了對手。

喬羽鴻摟著梅晶晶的肩膀小聲道:“姐,你看大哥這是什麼法寶啊?全身都在火焰里,不怕燒到自己嗎?”梅晶晶也不懂,但是她對李強有一種盲目的崇拜,笑道:“才不會啦,哥哥可厲害呢。”花媚娘說道:“這是擬物化形的手段,是依靠法寶的威力,我曾經也修煉過,不過,被傅大哥破掉了,嘻嘻。”她不但一點也不難過,語氣里反而充滿得意的味道。

李強的化形火焰帶著炙熱的高溫湧向北石豐的綠葉。

北石豐五指快速掐動靈訣,他有點不相信李強的擬物化形可以真的擬出火焰的特質。他要是知道這把吸星劍里蘊含著天火的能量,他就不會如此硬拼了。

綠葉急速旋轉著飛進火焰里。

隨著烈焰的劇烈燃燒,烈焰發出的轟轟聲也越來越響,漸漸地,竟變成隆隆的鼓聲,無數團火焰隨著鼓聲跳動,猶如千百個火精靈在翩翩起舞。連莫懷遠都暗暗驚心:這是什麼手法?火焰中居然夾雜著音律。他不知道,這把劍是李強用天籟城的音律排序修煉而成的,如此古怪的劍訣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紫影眼里閃過一絲詫異,真幻劍氣竟然有這種劍訣。她吃驚不已,心知北石豐很難應付。

漸漸地,滿天的綠葉在烈火中枯萎。北石豐心驚之余連連噴出真元力,他的修真功力比李強要高,已經是出竅後期了。綠葉在他的催動下,陡然化作一團團綠氣,靈巧地避開烈焰的灼燒,尋找著火焰的空隙。

眾人退後,空出很大的空間給李強和北石豐斗法寶。

半空中烈焰夾雜著鼓聲,仿佛是喧囂殺戮的戰場,滿眼的火焰紅光,震耳的雷鳴鼓聲。潛傑星的人除了幾個功力高超的,全都噴出飛劍防身,那鼓聲震得他們心蕩神搖,渾身發麻,但是對花媚娘她們三人卻影響很小,這是李強可以收發自如的表現。

喬羽鴻驚歎道:“花姐姐,好漂亮……真是好看!”花媚娘有點發愣,她很清楚李強原來的修為,幾年不見,想不到他竟達到如此高的水平,真搞不清這個臭小子是怎麼修煉的。自己達到出竅中期後又修煉了近百年,最近才有所突破即將進入後期,他才修煉沒多久竟然也和自己一樣。她忍不住說道:“傅大哥真是了不起……”

梅晶晶奇道:“嘻嘻,花姐姐又想傅大哥啦?”花媚娘臉色微紅,也不解釋,只輕輕地摟了一下梅晶晶。喬羽鴻再次歎道:“大哥好厲害啊。”

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種高水平的斗法寶,在修真界也是難得一見的。紫影覺得自己失策了,這個不起眼的小子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法術,她是沒有想到的,尤其他身後還有一個連自己都探不到底的高手,她有些忐忑不安了,但是臉上仍不露聲色,依舊冷若冰霜。

北石豐憑借著深厚的功力,拼命壓制著火焰,他已經不是在斗法寶了,而是靠功力在硬撐著。李強的吸星劍越來越靈動,有北石豐這樣的高手磨礪,對他的幫助極大,他開始用分神的手段,從火焰中再次化形。和北石豐手掐靈訣不同,他不需要靠靈訣來指揮,輕喝一聲:“顯形!火鳳凰!”

只聽一聲清脆的鳴叫,一只誰也沒有見過的大鳥從烈焰中冉冉升起。這是李強想像中的鳳凰,憑借著高超的擬物化形手段,被他用吸星劍化形而出。

這是一只極其美麗的火鳳凰,完全是李強想像出來的。鳳凰全身火紅,細長的翎羽纖毫畢現,頭頂上一撮金色的翎毛驕傲地晃動著,一雙單鳳眼金光四射,兩只鳳抓卻是銀色的,渾身烈焰熊熊,一圈圈地在火中盤旋。李強心里明白,這只鳳凰有八分像孔雀,因為他也不知道鳳凰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北石豐被壓得喘不過氣來,他又不能再使出其他法寶,只能一口一口地噴出真元力,憑借高深的修為來苦苦抵擋。李強開心極了,忍不住又起玩心,他心念一動,火鳳凰突然升空,而後陡然俯沖下來。北石豐咬著牙分出七團綠氣擋在頭上,綠氣層層疊疊上下飛舞,隨著他的靈訣,突然化成七道綠葉屏障。他只能采用守勢了。

火鳳凰清脆地鳴叫一聲,轟然炸開,無數道細長的火焰如狂風暴雨般穿過綠葉屏障,滿天的火焰星芒打得綠葉碎裂開來。北石豐一口鮮血噴出,半空中飛舞的綠葉統統枯黃,飄飄灑灑地四散飛落。穿過綠葉的火焰又重新聚集起來,火中傳出一聲鳴叫,再次現出火鳳凰的身影。

火鳳凰扇動著烈焰滾滾的翅膀,繞著北石豐近距離盤旋,它尖叫一聲後,突然說道:“臭小子,你輸啦,咯咯。”竟和花媚娘的語氣一模一樣,北石豐差點被嚇死。花媚娘罵道:“臭小子,敢學你大姐的口氣說話,小心姐姐揍你。”

除了北石豐,其他人都忍不住大笑起來,這實在是太過突然了,連紫影都忍不住嘴角微微向上翹起。莫懷遠搖搖頭,笑道:“真能玩啊,擬物後還能擬音,了不起的劍訣啊。”

');

上篇:第七章 贈劍     下篇:第九章 聖城仙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