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聖城仙使  
   
第九章 聖城仙使

李強笑道:“花大姐,呵呵,小弟也是第一次玩,經驗不足啊,呵呵。”他趕緊解釋。花媚娘可不好惹,開玩笑,把她惹火了,日子可不好過,小妖女的手段,在火星第一次見面時,李強就領教過。

北石豐手上掐的靈訣已經散開,只有一道青色劍光護住全身。他不愧是名家大派子弟,即使輸了也很鎮定,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地說道:“你贏了,好高明的法術……” 話音未落,一口鮮血噴出。他的這件法寶是用心神修煉的,被破掉後就受了內傷,加之技不如人的羞愧,使他控制不住地噴出血來。

李強微微一笑,招手間,滿天的火焰和飛翔的火鳳凰都消失無蹤了。他問道:“還要賭斗什麼?”

紫影不禁對李強刮目相看,問道:“你是誰?”她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詢問,因為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里,潛傑星修煉到出竅期的高手她見得多了,但是像李強這樣精于法術的卻沒有,李強展現的法術實在很神奇,他的法術水平在修真界是很少見的。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咦?不是告訴你了嗎?你是紫仙王,老子是混世魔王。”

紫影臉色驟冷,抬手射出一道紫氣。李強陡然發覺不好,她發出的真元力讓他覺得受不了,紫氣還沒有靠近,他已經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沒等他有所動作,莫懷遠空手虛抓,那道紫氣猶如飛流直下的瀑布,被莫懷遠吸入掌心。紫影驚得渾身一顫,她畢竟是分神期的高手,見多識廣,只這一招,她就明白了,失聲叫道:“散仙!”

別說是潛傑星這群修真者了,就連花媚娘也驚得目瞪口呆,她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有散仙在場,怪不得李強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這個靠山也太大了。同時她也松了一口氣,有散仙在場,潛傑星的人是輸定了。

紫影冰雪聰明,心里暗自慶幸自己開始時的冷靜,如果一上來就打,恐怕自己帶來的人都得完蛋,而既有賭斗之約,她就有了現成的台階。她冷冷地說道:“前輩為什麼插手修真界的事情?”

莫懷遠哈哈大笑:“只要是我老弟的事情,我就會插手,小丫頭,誰讓你們惹到他的。”李強也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就是!就是!老子是混世魔王,老子的大哥就是混世大魔王,哈哈!哈哈哈!”莫懷遠心里好笑,自己居然成了大魔王。

花媚娘噗哧笑道:“小子啊,小心傅大哥揍你,一點風度都沒有,嘻嘻,你是成心氣人嘛,人家可是有名的冰霜美人哦。”李強叫道:“花大姐啊,小弟可是在幫你啊,你怎麼幫著外人說話?哎呀,虧吃大了。”

紫影聽著兩人的調侃氣得心里直發狠:“臭小子,別讓我單獨看見你,到時候有你好看的。”她心里不自覺地認同了花媚娘對李強的稱呼。她說道:“好,我們認輸,既然有散仙前輩插手,我們認輸。”但她的口氣絕對不是認輸,而是被迫無奈的語氣。修真界的人輸給散仙,沒有人會笑話,畢竟那不是一個層次的爭斗。

莫懷遠點點頭,說道:“好,我們在這里等著,你派人將梅游冰送來。”

紫影對北石豐道:“你帶幾個人回暗影堡,將梅游冰帶來,老神仙那里有我解釋。”

北石豐帶著兩個修真者快速離去。莫懷遠也不怕他們搞鬼,默然站在一邊等候。

喬羽鴻小聲道:“哥哥,就這樣放過他們嗎?”李強笑道:“小妹,不放過他們又怎麼樣,殺光他們嗎?呵呵,算啦,得饒人處且饒人吧。”他實在不是一個記仇的人。

紫影心有不甘,又一次問道:“臭小子,你敢報名嗎?”

李強咧咧嘴,歎道:“哎,別叫臭小子好不好,臭小子是我大姐才能叫的,你又不是……我們又不沾親帶故,別叫得這麼親熱好不好?”花媚娘哭笑不得地看著李強,這個臭小子說話太氣人了。李強的意思她懂,傅山算是李強的親人,她想和傅山雙修,名義上就是他的大嫂,他說的沒錯,但是他的話聽著就覺得別扭。

紫影氣得無話可說,她從來沒見過像李強這樣的修真者,簡直就是閉著眼睛胡說八道。她可是有名的冰霜美人,修為高深,等閑修真者在她面前連話都說不利落,更別說語帶戲弄了。但是有莫懷遠站在一邊,她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暗自咬牙發狠。

李強不再理會紫影,笑道:“鴻妹,不錯啊,現在已經學會飛劍了。”喬羽鴻有些羞澀,小聲說道:“都是靠花姐姐和梅姐姐的幫助,梅姐姐還專門向祖爺爺要了靈丹給小妹服用,不然可沒有這麼快的進境。”梅晶晶摟著她笑嘻嘻說道:“我們兩個的飛劍可都是傅大哥送的哦。”李強開心地笑道:“好啊,大哥給的飛劍一定是極品,你們要好好修煉。”他是一副做哥哥的派頭。

天色漸明,大雪又開始飄飄揚揚地飛落,視野里一片白茫茫。從空中俯瞰,大地一片素白,遠處的都城也掩映在冰雪世界里,顯得那麼聖潔。

李強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氣,問道:“花大姐,你知道傅大哥到哪里去了?”

花媚娘說道:“他朋友多,到處亂跑,他又不肯說清楚……”她看看紫影那群人,傳音道:“潛傑星的百黃老人和傅大哥約定在巴達星賭斗,我猜一定是為了天神之怒這件神器,傅大哥不肯詳細說,但是好像插手的派別太多,百黃那個老家伙已經邀約到一個散仙,傅大哥很緊張……”

李強也傳音道:“花大姐,我可以邀約兩個散仙,一個是他,我大哥,還有一個是我的師尊,呵呵,是我在坦邦大陸拜的師,也是散仙,我們不用怕那個什麼百黃老人。”花媚娘吃了一驚,失聲道:“小子,你真是了不起……這下傅大哥可開心了。”她的心思全在傅山身上,凡是對傅山有幫助的事,她都會盡力去做的,一聽到這個消息,她心里興奮異常。

花媚娘又傳音道:“最近天庭星有一個消息你知道嗎?”李強微微搖頭,花媚娘傳音道:“據說,天神之怒可能會在近期出世,但是消息准不准就很難說了。”

李強心里十分震驚,知道天庭星從此多事了。他掩飾住內心的不安,緩緩點頭,示意明白了。

紫影一直冷冷地看著李強,眼光就像刀鋒一般銳利,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忽然,李強扭過頭來,笑嘻嘻道:“哎,別這樣看我好不好,我會害羞的……”這話一出口,立即笑翻了所有的人。潛傑星的人都使勁繃住臉,拼命忍住不敢動,他們都知道,惹惱了紫仙王可沒有好果子吃,可對面那小子實在是太逗了。

莫懷遠笑著直搖頭,這個兄弟真是與眾不同。紫影被李強氣得發昏,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好……好可惡……”她還從來沒有如此憤怒過。她的修為比李強厲害太多了,可還是被他氣得道心大亂。李強急忙道:“罪過!罪過!我不是有意的。”可他那齜牙咧嘴的樣子,實在就是有意的。不知道為什麼,李強就是想氣氣她,好借機發泄一下心中的不安。

花媚娘捂著肚子,笑得眼淚汪汪,說道:“小子,你比以前好玩多了,哎喲……要笑死我了。”

紫影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淡淡地說道:“好,會有機會再見面的。”她的意思李強懂,下次如果沒有莫懷遠在身邊,他一定大事不妙,但他依舊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打不過,大不了就逃,他現在對逃跑可是有不少經驗的。

遠處傳來破空聲,幾道劍光向西邊飛去,稍稍一頓,又轉了過來。李強自言自語道:“咦,今天是什麼日子?大雪天不在家里圍爐烤火,喝酒作樂,都跑到這個荒郊野嶺來干嘛?怪事了。”其實他心里很清楚,因為天神之怒的原因,天庭星恐怕以後到處都可見修真者了。

莫懷遠眯著眼,白眉微揚,輕聲道:“是修真高手!”在場的人都是一驚,能讓莫懷遠都說上一聲高手,來人肯定非比尋常。

來人被花媚娘認出,她驚叫道:“是聖城的高手!”隨即又解釋道:“你們看他的服飾,應該是聖城最厲害的高手,沒有分神期以上的修為,別想戴這樣的頭飾。”莫懷遠說道:“來人有合體期的修為。”

來的三個人,一男兩女,為首男子個頭極高,足有兩米,身材挺拔,厚背寬肩,粗手大腳,大腦袋、大眼睛、大嘴巴、大鼻子、大耳朵,反正什麼都比別人大一號。李強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家伙大概是從大人國出來的。那人長著古銅色的國字臉,滿臉卷曲的胡子,目光凌厲之極,頭上卡著彎曲的發冠,那是一塊金色的單片裝飾,貼著額頭向後波浪一樣彎曲著,顯得非常古怪。他身上的衣服也是李強從來沒見過的,就像是一件法寶,閃著淡淡的光暈。

那人身後的兩個女子,卻是嬌小玲瓏,美貌異常。兩人好奇地打量著眾人。

莫懷遠似乎不喜那人倨傲的神情,冷冷地說道:“小子,你是干什麼的?叫什麼名字?”那人陡然睜大眼睛,目光有如實質般射向莫懷遠。李強在一邊笑道:“好家伙,眼睛本來就大,再睜大點,小心眼珠掉出來哦。”紫影在對面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這個李強簡直不知道死活,合體期的高手他也敢調侃,膽子大到麻木的地步了。

那人不愧是合體期高手,一看便知:“是散仙?”聲音金震玉響,好聽之極。

李強僅憑他說話的聲音就對他生出些好感,他說道:“我大哥是散仙,請問貴姓大名。”那人看看李強,礙于莫懷遠散仙的面子,他也不敢得罪這個說話不檢點的家伙。他說道:“我是聖城的仙使胡祖豪,你是誰?咦,古劍院監院的頭飾,這是不可能的……”

花媚娘這才注意到李強頭飾上的七只金劍,她驚訝極了,問道:“小子,你不是重玄派的核心兄弟嗎?怎麼跑到古劍院去啦?哎!真奇怪。”梅晶晶笑道:“花姐姐,監院是干什麼的?”花媚娘搖頭道:“奇怪……小妹,古劍院的監院比院主還要厲害,真是想不到啊。”

紫影終于知道這個油嘴滑舌的家伙是誰了,她說道:“原來是聲名赫赫的重玄派李強,傅山的兄弟,哼,還是琦君煞的徒弟,居然跑到天庭星來搞鬼……”李強笑道:“不錯嘛,消息蠻靈通的嗎,我就是李強,混世魔王是也,哈哈!”

聖城仙使胡祖豪也有點吃驚,李強這個名字最近在封緣星很是響亮,修真界近期發生的很多事情都和他有關,沒想到卻是這樣一個油嘴滑舌的家伙,而且看他的修為也不算高,居然還是古劍院的監院,實在是出人意料。

聖城仙使的作用就是溝通各大門派、及時了解情況,仙使本身必須有極高的修真水平才行,聖城里隨便走出一個仙使,都有分神期以上的修為,和各大門派的宗主不相上下,在封緣星地位極其尊崇。

胡祖豪最在意的是莫懷遠,聖城對散仙和修真高手是很關注的。在修真界,云霄聖城地位極高,隱隱有領袖之勢,據傳說,聖城有仙人隱居其間,只是沒有人親眼目睹,聖城的影響力是不容置疑的。

紫影施禮道:“潛傑星老神仙座下紫影拜見仙使。”

李強心里微微一愣,尋思:看來這個聖城果然地位超然,實力非同尋常,看看紫影的態度就知道了,嗯,要和他套套近乎,嘿嘿,古劍院要想在封緣星出頭,必須要天時、地利、人和,和他接近就是人和。

誰都不知道李強在轉什麼念頭,只見他笑嘻嘻地說道:“大個子老兄,拜見!拜見!問一聲,仙使是干什麼的?”胡祖豪被他問得哭笑不得,他知道這個小家伙是李強後,也不敢輕慢。仙使的任務並不是和人爭斗,而是溝通交流,他看上去很粗豪,其實卻是很精明的人,他緩緩說道:“傅崇碧是我的好友,你是他的兄弟,就叫我一聲大哥吧。”

所有人都傻眼了,沒想到胡祖豪會搶先主動和李強套交情。李強對人是隨口就叫大哥的,即使對方是販夫走卒也一樣,他立即爽快地說道:“見過仙使大哥。呵呵,你認識傅大哥?這兩位姐姐是?”

紫影心里著急起來,她最不擅長和人打交道,眼看著李強和胡祖豪很親熱的樣子,她暗自冒火。她知道,連百黃老人也不敢得罪聖城,一直都在盡力和聖城交好,好在聖城極少插手各大門派的爭斗,除非情況失控,聖城才會出面干預。

李強傳音給花媚娘,讓她和胡祖豪同來的女子說話。花媚娘也是經驗豐富的機靈鬼,如何看不出李強的企圖。她笑嘻嘻地上前和那兩個女子打招呼,很快五個女人就嘰嘰喳喳地說得熱火朝天。紫影心里更生氣了,她帶的這幫手下全是男的,沒一個能上前插話的,只能站在一邊干著急。

這兩個女子是雙胞姐妹,是胡祖豪的雙修夫人。花媚娘為了傅山是什麼都願意做的,她也是修真界鼎鼎大名的人物,通名報姓後,當胡祖豪得知這就是有名的小妖女花媚娘時,感到非常吃驚,沒想到她那麼難纏的人居然會和自己的老婆聊得如此熱乎。

莫懷遠不太說話,他對什麼聖城不感興趣,要不是李強在這里,他根本就不會搭理胡祖豪。以他散仙的地位和修為,大家也覺得這很正常。

胡祖豪問道:“老弟,你最近一直在天庭星?”

李強說道:“有一段時間了,不算長吧,怎麼?有事嗎?”他很敏感。

胡祖豪沉吟片刻,傳音道:“你知道最近有誰是從迷惑林里出來的?我是指修真者。”

李強心里大驚,表面上卻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淡淡地說道:“哦?不太清楚,最近天庭星的修真者似乎很多,我一直都在故宋國的都城。”他一下就明白了,那個仙人一定是在聖城潛修,胡祖豪很可能是仙人派來打探消息的。他心里頓時著急起來,因為這件事情還有別人知道,那就是慧蘅宮的云鈺姐妹。他立即悄悄傳音給莫懷遠。

莫懷遠很鎮定,緩緩點了點頭。他明白,如果那個仙人知道寶鏡在自己手上,轉世之夢就會化為泡影,所以今後無論如何都要小心行事了。

胡祖豪也只是問問,並沒有深思,其實,他只要仔細想一想,就會發現李強話里的破綻。因為到目前為止,天庭星只有莫懷遠這唯一一個散仙,而沒有合體期以上的實力,是無法收取寶鏡的。他有個誤解,以為莫懷遠是從別的地方來的,倘若他知道莫懷遠是在天庭星修成散仙的,那他就可以立即肯定是他所為了。

李強感到了一種極其沉重的壓力,和仙人爭斗,幾乎是必死無疑,而且還會連累一大群朋友。他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處理好這件事情,這關系到莫懷遠和琦君煞轉世的大事。對于仙人的實力,他非常清楚,那不是修真界的人可以抗衡的。

快到中午時分,北石豐才帶著梅游冰趕來。梅晶晶一見梅游冰激動萬分。

北石豐靠近紫影小聲道:“老神仙讓你立即回潛傑星,說有重要的事情。”李強耳朵尖,聽得一清二楚,心想:百黃老人這下知道有兩個散仙跟他作對,肯定傷透腦筋,日子一定不好過了。

梅游冰是半信半疑跟過來的,他早就想好了,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他是絕不會屈服的,可沒想到潛傑星的人真會放走他。他看見梅晶晶、花媚娘和李強後,又驚又喜,實在沒想到會是他們來救自己。梅晶晶撲到他的懷里,連聲叫著祖爺爺,小丫頭高興極了。

李強也上前行禮,叫道:“祖爺爺好!”梅游冰連聲道謝,說道:“上次多虧了小哥兒,唉,只是讓你受苦了。”

紫影心里憤怒已極,她恨恨地道:“告辭!”眼光緊緊盯著李強,又道:“好小子,希望我們下次能再見!”李強才不怕她呢,笑眯眯地說道:“下次再見?算啦,能不見就不見吧,免得你又發脾氣,冷冰冰的一點都不好玩。”紫影氣得臉色微紅,嬌喝道:“我們走!”轉身向遠處飛去。那群手下忙不迭地跟上,片刻功夫,走得蹤影皆無。

李強說道:“胡大哥,請到小弟的蝸居休息一下,如何?”他有心要搞清楚聖城的情況,一旦他確定那個仙人是在聖城潛修的,他就得開始著手准備,收集信息是第一步,了解情況後,再做進一步打算,免得以後措手不及,這是他經商多年養成的習慣。

胡祖豪有點猶豫。李強忙傳音給花媚娘:“花大姐,留住他的兩個夫人,拜托!”

花媚娘心領神會,立即熱情邀請。胡祖豪的兩位夫人平時大約也很寂寞,其中一個說道:“祖豪,我們休息一下再走吧。”夫人發話,胡祖豪只好笑道:“好,那就去打擾老弟一下。”

來到聖王府,李強請胡祖豪到書樓。他最喜歡書樓的書卷氣,所以,有朋友都是帶到書樓來。李強命人燒好炭火盆,端上窖藏水果,安排大家入座,這才說道:“胡大哥,兩位大嫂,簡慢了點,請用水果。”

胡祖豪的兩位美夫人都是聖城弟子,是雙胞姐妹,姐姐叫凌韻雅,妹妹叫凌韻嫻,都是出竅中期的高手。

莫懷遠盤腿坐下後,雙目微閉,他竟然入定了。

胡祖豪問道:“老弟,莫前輩你是在哪里結識的?”李強先起身吩咐所有的太監宮女退下,借機掩飾內心的不安,然後說道:“嗯,從一開始修真就結識了。對了,胡大哥,你到天庭星有什麼事?小弟在天庭星比較熟悉,我可以幫上忙的。”他想套胡祖豪的消息。

胡祖豪點頭道:“我需要知道有哪些修真高手在天庭星,要有合體期以上修為的。”

李強猛然覺醒,那個仙人壓根就沒想到是散仙收走了寶鏡,而以為是修真者干的。他靈機一動道:“恐怕只有潛傑星的人有這個修為了,最近潛傑星的高手來天庭星的很多,其他門派的倒還沒有聽說,就連我大哥也是剛從凌源星回來的。”他面不改色地說道。

莫懷遠心里好笑,知道李強在掩飾自己的來曆。

胡祖豪低頭沉思,搖搖頭道:“應該不是潛傑星的人,據我所知,潛傑星達到合體期的高手只有兩個,當時肯定都不在天庭星,那會是誰呢?”李強悄悄瞥了莫懷遠一眼,只見他突然向自己眨眨眼。

李強不容胡祖豪多想,又問道:“胡大哥問這個干什麼呀?”

胡祖豪隨口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仙……”他猛然省悟,立即住嘴不說了,卻盯著李強似笑非笑地問道:“你問這個干什麼?”李強強作鎮靜一攤手,說道:“沒什麼,我只是想搞清楚狀況,這樣才好幫你啊。”其實,他心里緊張得要命,知道自己太急躁了。

花媚娘突然咯咯笑道:“雅妹妹、嫻妹妹,有空到姐姐的桃花小築來玩。”梅晶晶也說道:“是啊,花姐姐那里有好多奇樹異花,很漂亮的。”凌韻嫻走過來,靠著胡祖豪的肩膀撒嬌道:“祖豪,下次我們去花姐姐的桃花小築好嗎?”

李強暗暗感激,知道花媚娘在幫他打岔。胡祖豪卻精明得很,他一邊應道:“好啊,有機會我們夫妻一定去拜訪。”眼光卻依舊盯在李強身上。

李強知道他起了疑心,心想:“糟糕,這個家伙真可怕。好!就不信搞不定你。”他看出胡祖豪對兩個夫人非常寵愛,便隨手掏出兩瓶香水,笑道:“兩位嫂子,初次見面,小弟沒什麼好東西,送兩位嫂子一點小禮物。”

花媚娘笑道:“是什麼好東西,拿來讓姐姐看看。”李強心里狂贊花媚娘,實在是太機靈了,有她從旁周旋,事情頓時好辦多了。他笑著遞過去,說道:“這是香水,噴一點在身上很好聞的。”說著按動瓶蓋上的噴嘴。一陣幽香飄來,梅晶晶首先叫道:“呀!好香啊,大哥,我也要!”

李強笑道:“都有,都有。”這麼一攪和,胡祖豪果然放松下來,不再緊盯著李強看了。

但是,李強心里明白,胡祖豪一旦起了疑心是不容易消除的,到了這一步,他也只能聽天由命了。他心想,看來自己的好日子快要到頭了,只要聖城的人認真查證,莫懷遠是脫不了嫌疑的,而自己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盡快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來。

');

上篇:第八章 幻化火鳳     下篇:第十章 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