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兄弟  
   
第十章 兄弟



送走仙使胡祖豪和他的兩個美夫人,李強回來和莫懷遠商量,他急于找出一個解決的辦法,既然惹到仙人,如果沒有充分准備的話,就只能是死路一條了。

見李強透出一絲罕見的憂慮,莫懷遠輕輕敲敲書桌,笑道:“老弟,沒什麼大不了的,惹急了我,大不了讓他也轉世,他要是知道寶鏡落在散仙手上,恐怕就笑不出來了。我也有仙靈之氣,同樣可以修煉這面寶鏡。”

李強搖頭道:“我知道的,關鍵問題不在這里,而是你轉世以後,如果被他查到那就慘了。你不是說過,用寶鏡可以查到轉世之人的所在地嗎?我是怕自己保不住這件仙器,被那個仙人搶走,那你就危險了,以我的實力是控制不了這種仙器的。”

莫懷遠明白李強擔心的有道理,這種寶鏡在仙界都很厲害,讓修真者來控制的確是不可能的。他沉默了片刻,有些灰心地歎道:“也許我命中注定只能成為散仙。算啦,先不轉世,等等再說吧,好在時間多得很。”

李強想得比較多,他搖頭道:“恐怕這也不行,老哥,你想想看,你如果修煉寶鏡,那個仙人會不會察覺?這玩意兒似乎是有靈性的,現在是被老哥強行壓住了,但是,只要一修煉,那個仙人就會發現,那時怎麼辦?沒有寶鏡的威力,我們肯定打不過他……”

莫懷遠又沉默片刻,說道:“大不了就不修煉。”

李強依舊搖頭,分析道:“這也行不通……那個仙人通過聖城的人肯定會懷疑到我們頭上,那時又怎麼辦?而且,適才胡祖豪已經起了疑心,雖然暫時被岔過去了,但等他靜下心來,疑心會更大的。”

莫懷遠這才發覺李強的精明,分析起問題來一環緊扣一環。他知道,憑自己的實力和仙人爭斗還差很多,雖然打不過可以逃,但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千年光陰彈指一揮間,等到自己渡天劫的時候,那可就無處可逃了。

莫懷遠黯然道:“恐怕是在劫難逃了。老弟,既然是這樣,我還是離開的好,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不能再連累你了。”

李強瞪起眼睛,不高興地說道:“老哥,你想到哪里去了?哼,仙人!好了不起嗎?我才不信沒有辦法呢。老哥,找我師尊去,他也是散仙,總是會有辦法的。”莫懷遠不由得苦笑,他發覺自己在星星宮里藏得太久了,一遇到問題首先想到的是逃避,反而不如李強敢想敢拼。

一時間兩人都沉默不語。李強心里盤算著,這是他進入修真界後遇到的一個真正的難題,讓他放棄朋友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那幫徒弟和朋友,無論如何都要先安排好他們。至于傅大哥和侯老哥,他倒是不太擔心,畢竟他們都是修真界的一代宗師,那個仙人應該不會失去理智向他們下手,那樣會引起眾怒的。

一個念頭忽然在腦海里劃過,李強問道:“老哥,天神之怒這件神器有什麼用?”

莫懷遠反問道:“什麼?天神之怒?”他並不知道天庭星有天神之怒這件神器。李強將事情的經過簡單敘述了一遍,最後問道:“如果老哥得到那件神器,能不能抵擋那個散仙?”

莫懷遠歎道:“可惜,可惜,以前佛宗的一個長老曾經得到過修煉神器的法門,我當時覺得沒有什麼用,就沒有理會,可惜啊。其實,神器也分很多種的,有的可以立即啟用,有必須修煉過才能用,天神之怒這件神器,我倒是聽說過,是很難修煉的,就像你很難修煉仙器一樣,因為它不是一個境界的法寶啊。”

李強疑惑道:“既然沒有用,為什麼有這麼多修真界的人要來爭搶這件神器?”

莫懷遠說道:“只要是神器,就足夠修真界瘋狂的了,要知道,得到神器,即使不能修煉,也可以從其中參詳出許多奧秘,何況,修真界並不是人人都知道神器是難以修煉的……”

李強點頭道:“不錯,即使知道無法修煉,也不願意別人得到,萬一被別人修煉成功,豈不是很難過,所以爭是一定要爭的。”他想想又道:“恐怕那個仙人也在虎視眈眈吧,他一定也會來爭搶的……奇怪,憑著仙人的實力,他為什麼不先出手搶奪?”

莫懷遠道:“沒到時間,他也搶不到的。因為神器的禁錮不是仙界的人能打開的,只有等到神器自己出世,這樣才可能有機會,要不然天神之怒早就被收掉了。”

李強喃喃自語:“這麼一來傅大哥和潛傑星的爭斗不是毫無意義了嗎?為了一件不能修煉的神器殺得你死我活,實在是不值得……可是,傅大哥會聽我勸嗎?放棄爭奪神器……奇怪啊,傅大哥不是貪心的人,他為什麼要這樣大動干戈呢?”他覺得有點糊塗。

莫懷遠聽李強話里的意思無意爭奪天神之怒,這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他沉默片刻,說道:“難得兄弟沒有貪念,不過,你知道嗎?神器出世……若是沒有人收取,這塊土地也就完了……”

李強不明白:“怎麼……怎麼回事?你……老哥的意思是……綠色盆地會毀于神器的出世?天哪,綠色盆地里有三個國家,有無數的百姓……”

莫懷遠苦笑道:“是啊,修真界來爭著收取神器,並不是完全都是貪圖神器,比如你大哥傅山,恐怕就不一定是為了神器,他可能更多的是為了綠色盆地的百姓吧。”

李強更加感到不安了,他叫來一個侍衛,讓他請花媚娘來書樓。

不一會兒,花媚娘飛到書樓,直接從窗口進來,笑嘻嘻地說道:“小子,又想起大姐啦?哼,送走那個仙使你就不理我們了,這時候怎麼又想到大姐啦?說吧,什麼事情要大姐幫忙?大姐可忙著啦。”她的蠻不講理李強早就領教過,他也笑嘻嘻地說道:“花大姐,這可是和傅大哥有關的事情哦,和小弟倒沒什麼關系……大姐不想聽就算啦。”

花媚娘叫道:“你要死啦,敢捉弄你大姐!”

李強呵呵大笑:“哪敢啊?花大姐以後也許是小弟的大嫂呢,呵呵,小弟可不敢無禮。”

花媚娘被他一聲大嫂叫得骨頭都軟了,要知道,她對傅山情癡到了極處,纏了他幾百年,直到李強出現以後,她才總算讓傅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她曾經絕望到極點,四處搗亂攪局,因此在修真界博得了個小妖女的綽號,對李強,她真是把他當成自己的弟弟看待,還包含著一份深深的感激在里面。

花媚娘罕見的沒有發飆,滿臉嬌羞地說道:“臭小子,又來笑話你大姐。說吧,什麼事情?”她岔開話題。

李強神色嚴肅起來,說道:“花大姐,天神之怒出世會禍及整個綠色盆地,傅大哥知道嗎?”

花媚娘沉默了,她沒想到李強也會知道這件事,半晌,她才說道:“就為了這個,傅大哥到處尋找高手,他想壓住潛傑星的人,不讓他們爭奪天神之怒,因為,一旦控制不住出世的神器,潛傑星的人是不會顧慮綠色盆地的人的,他們肯定會將其無匹的力量發出來,那樣的話綠色盆地就沒有多少人能活下來了。傅大哥曾經交待過,這事不要讓你知道,他說你的修為不夠,怕你有閃失。”

莫懷遠點頭道:“嗯,這才是一派宗主的作為,好!”

李強說道:“有師尊和莫大哥在,潛傑星的人應該沒有什麼機會……”

花媚娘搖頭道:“他們也有散仙幫忙的,而且,最緊迫的是,天神之怒的出世時間有變,我聽朋友講,有高手預測天神之怒近期就會出世,如果是這樣的話,天庭星很快就會有更多的修真者湧來。”

李強急忙道:“傅大哥知道這件事情嗎?”

花媚娘肯定地說道:“傅大哥交友滿天下,他的消息是最靈通的,不會不知道。”

李強精神一振,說道:“那就是說,傅大哥他們肯定也會在近期來天庭星。好啊,我就在天庭星等他來。對了,花大姐,天神之怒的出世有具體時間嗎?”花媚娘搖頭道:“這是不可能知道的……”莫懷遠也插話道:“只能大概推斷一下,很難准確的。”

莫懷遠神情突然嚴肅起來,同時站起身來。

花媚娘和李強也似乎察覺到什麼,李強問道:“是什麼?”

莫懷遠說道:“好家伙!怎麼這麼多修真者高手,不對!都是朝著這里來的。”

李強走到平台上極目遠眺,不禁震驚萬分,目光所及之處是鋪天蓋地的劍光,正從四面八方向聖王府而來。他大叫道:“老哥、花大姐快看,他們是什麼人,怎麼有這麼多修真者?”

李強估計來的足有上千個修真者,黃昏的天空被照得一片通明,劍光的破空聲越來越響。花媚娘也驚得目瞪口呆,在她的經曆中,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壯觀的景象,積雪的大地都被劍光映襯得光怪陸離。莫懷遠也暗自心驚,他說道:“可怕……竟然有這麼多高手,是誰有這麼大本事,竟能聚集如此多的修真高手?”

能讓莫懷遠都發出感歎,實在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只聽一聲長嘯,所有的劍光都聚攏在聖王府上空,緊接著,劍光猶如流星雨般直撲聖王府而來。莫懷遠大喝道:“大膽!誰敢如此無禮!”他突然出現在半空中,身體陡然旋轉起來,無數道金光從他身體內射出,他掀起一股巨大的光風暴,將下面的聖王府護住。

李強一把沒有拽住莫懷遠,他已經瞬移到半空中出手了。李強嚇得大叫:“老哥住手啊!是自己人!”他快速飛上空中。花媚娘也緊跟著上前,叫道:“老爺子快住手……”

下撲的劍光被莫懷遠發出的金光阻擋。莫懷遠兩道下垂的白眉完全豎起,只見他呵斥一聲:“疾!”旋轉的金光陡然向上穿去,無數的金色星芒散開,天空上的修真者立即感到一股極強的壓力,所有人幾乎同時出手,頓時只見法寶漫天飛舞。

李強已經飛到莫懷遠身邊,他竭盡全力大喝道:“統統住手!都是自己人!”他用天籟城的功法發出大喝,猶如半空響起霹靂,每個字都仿佛是一顆炸彈,天空中飄蕩著“自己人”“自己人”的回音,氣勢極其驚人。

那群修真者中有人叫道:“都住手!是自己人!”

莫懷遠兩手虛壓,輕喝道:“散!”漫天的金芒頓時消失,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呵呵,原來是自己人,出手太快了,呵呵。”

白光閃過,兩個人出現在他們面前。李強和花媚娘一見,都大喜過望。李強叫道:“傅大哥!侯老哥,哇!哈哈!哈哈哈!你們終于來啦!”他興奮得手舞足蹈,一手拉住一個,對莫懷遠說道:“莫大哥,這是我兩個哥哥——傅山和侯霹淨。”

傅山和侯霹淨相互對視一眼,眼里都閃過一絲驚異。他們兩個都是宗師級的修真者,一見莫懷遠的出手就知道他是散仙,卻沒想到他會是李強的大哥。傅山抱拳施禮道:“重玄派傅山見過前輩!”

李強嚷到:“不對!不對!”傅山笑道:“什麼不對啊,見面就亂說。”侯霹淨也上前施禮:“見過前輩。”

莫懷遠由于李強的關系,不願意擺架子,也還禮道:“不用客氣,我是莫懷遠。”

李強笑道:“你們都是我大哥,所以,你們也應該兄弟相稱。嗯,莫大哥老大,傅大哥老二,侯老哥老三,嘻嘻,小弟老四……”花媚娘似笑非笑地說道:“臭小子,你大姐算老幾?”她要不說話就不是花媚娘了,這種好機會如何不插一腳。

李強嚇了一跳:“啊?啊!你老四!你老四還不行嗎?哎呀,那我不就成了老五啦!”

莫懷遠早就聽李強說過他這兩個大哥,很清楚這兩人在李強心中的位置。他笑了笑,爽朗地說道:“好,我就托老弟的福,認你們這些弟弟妹妹。”

傅山也是極喜歡交友的人,知道李強是在為自己找幫手,聞言大喜道:“拜見大哥!”五人重新見禮。

侯霹淨笑道:“老麼,你怎麼回到聖王府來啦?”李強撓撓頭,滿臉的困惑:“老麼?哎呀,好難聽啊,我不成了老妖怪啦,不好!”侯霹淨才不管他願不願意,堅持說道:“老麼就是最小的那個,嘿嘿,以後就叫你老麼了。”大家都笑起來。

李強歎氣道:“老麼就老麼吧,傅大哥……呃,不對,傅二哥,我們下去吧。這麼多修真者真是太驚人了,這些都是朋友嗎?”花媚娘一直笑吟吟地看著傅山,這時也插話道:“二哥,我來安排吧。”她當仁不讓地做起主人來了。李強心里明白她的意思,也笑道:“由四姐去招呼最好了,呵呵!”

傅山說道:“這些都是邀請來的朋友。好,如此就麻煩四妹了。”

花媚娘開心極了,她還是第一次聽傅山稱自己為妹,她嬌媚地說道:“二哥,不麻煩的。”

上千名修真者落在聖王府里,好在聖王府有足夠大的地方,即使再來這麼多人也住得下。來了這麼多修真者,滿城的百姓都被驚動了,眾人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很快就有皇宮的侍衛前來查問。知道是聖王回府了,皇上立即下旨,送來大批賞賜品,還抽調了很多太監宮女來府伺候。

聖王府里簡直亂成一團。花媚娘接過招待指揮權,立即展示出非凡的協調能力,她帶著梅晶晶和喬羽鴻很快就將眾人安頓下來。

這批修真者都是傅山和侯霹淨邀請來的高手,大部分都不是封緣星的修真者。由于天神之怒有可能提前出世,傅山不得不提前將人帶到天庭星。他們原准備到大漢國去的,但侯霹淨考慮到故宋國靠近神器出世的地方,他極力邀請,眾人這才來到聖王府。其實侯霹淨還有一件心事,他必須回來通知皇上,趕緊將神器所在方圓百里范圍內的百姓統統遷走。

侯霹淨悄悄進宮,將整件事告知皇上。皇上震驚之余,立即安排官員進行移民,然後又將故宋國最近的變故告訴侯霹淨。侯霹淨聽說又是毒咒教搞的鬼,而且是和皇室成員勾結,氣得他火冒三丈,發誓要滅掉這個害人的教派。由于侯霹淨回來,有他在故宋國鎮守,皇上頓時安心了很多。

傅山安頓下來,立即派人通知封緣星各大派,邀請高手參加這次行動。

這次來的修真者高手極多,合體期的高手有八個,分神期的有三十多個,還有上百個出竅期的高手,其余的最少也有元嬰期的修為,實力之強大,令人咋舌。如果封緣星的高手再加入進來,那就可能是近千年來修真界最大的一次修真者大聚會。

傅山不愧是修真界的一代宗師,朋友之多,讓李強佩服得五體投地,難怪自己不論走到哪里只要報出傅山兩個字,修真者幾乎沒有不知道的,那份尊重絕對不是武力可以獲取的。李強對此很有體會,只有誠心交往無私相助的人,才會贏得別人如此尊重,看來傅山比自己做的還要好。

李強跟著傅山逐一拜見這些修真高手,他最喜交友,這次又結識了朋友無數,他不禁喜笑顏開。尤其是那些超級高手,都是傅山的老朋友,見面後,對傅山這個唯一的小兄弟都很客氣,送了他許多寶物,李強都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連續忙碌了幾天後,才算安定下來。

這天,莫懷遠、傅山、侯霹淨、花媚娘和李強都聚集在書樓里,商量天神之怒出世的應對辦法。傅山的壓力很大,來的這些修真者都是他的朋友,他們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而對天神之怒的出世,他也沒有把握一定能控制得住,另外,對于居住在綠色盆地的人,他也想盡力保全。

還有一個很大的隱患,就是潛傑星的修真者,他們躲在一邊虎視眈眈,一旦他們在中途發難,情形就會失控。傅山說道:“我們的人手還是稍嫌不足,有消息說潛傑星可能請來兩個散仙,而且他們也找了很多高手幫忙,目前,時間已經不允許我們再去別的星球找人了,可惜,很多高手都在潛修,連蹤跡都沒有,也沒辦法通知,現在只有看封緣星來多少人了。”

李強笑道:“我們還有一個散仙——老怪道琦君煞,呵呵,他現在是我師尊,他說了一定會參加的,古劍院的人也會參加的,另外吳嗔大哥也會過來,我們的高手也不少了。”

傅山雖然早就聽說過這些情況,但是由李強口里得到證實,他還是忍不住很興奮。他點點頭,拍著李強肩頭,說道:“實在想不到老弟的際遇竟會如此奇特,我一直以為吳大哥早就渡劫了,卻沒有想到是困在大幻佛境里,唉,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實在是慚愧啊。”

侯霹淨說道:“高手應該夠用了,關鍵是要准備一些人手,以防不測時可以補救。老子還擔心一件事情……”李強問道:“還有什麼擔心的?”

傅山也看向他。侯霹淨歎道:“崇碧,老子擔心的是聖城的高手,你不是也邀請他們了嗎?老子覺得他們的態度很曖昧,本來像這樣的大事應該是聖城牽頭的。媽的,老子就是看不慣他們事事都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鳥樣,可是又故作清高,什麼事情都到最後才表態。”

李強心里一跳,他一直不敢將莫懷遠得到逆天寶鏡的消息告訴傅山,生怕把他們牽扯進來。花媚娘笑道:“三哥,你們來之前,就有聖城的仙使胡祖豪來過,調查最近有哪些合體期高手在天庭星。”

傅山驚訝地問道:“胡祖豪?咦,他怎麼會到天庭星來調查這個?嗯,肯定有大事情,他在聖城地位極高,輕易是不會出來的,奇怪?是什麼事情讓他親自出來查問……應該不是天神之怒出世這件事……”他沉思起來。

李強看看盤腿打坐的莫懷遠,只見他依然不動聲色。

侯霹淨的閱曆極深,他一眼就看出李強的不自然,便問道:“兄弟,你說說看,是什麼事情?別怕,有幾個哥哥給你做主。”傅山猛地抬起頭,奇道:“是和老弟有關?”

李強低下頭,掩飾著心中的不安,他簡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對外人他可以胡說八道,但是對傅山和侯霹淨他卻不願意胡說,因為他們是真正關心自己的人,他覺得為難極了。

莫懷遠緩緩地說道:“這件事情和老弟沒有關系,是因為我。”

李強咬牙道:“這件事情你們都別管,讓我和莫大哥去面對,反正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們會有辦法解決的,沒什麼大不了。”他實在不願意讓傅山他們卷進這個旋渦里來。

傅山勃然大怒:“我別管?你讓我別管?我是你的領路人啊,你說……我會不管?你糊塗了吧。”李強還是第一次看見傅山暴怒,他低著頭一聲不吭。侯霹淨勸道:“崇碧,你別發脾氣啊,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說嘛。”

莫懷遠歎氣道:“他是不願意連累你們,因為我的對頭是仙人,你們最好別加入進來,這樣牽扯進來的修真者太多了。”

傅山、侯霹淨和花媚娘都傻了,李強這次玩的可大發了,他竟然敢惹仙人。

傅山突然大笑起來:“哈哈,仙人?仙人又怎麼樣?老弟,你也太小看我傅山了吧?你大哥絕不會袖手旁觀的!”侯霹淨也笑道:“老子也加入。”花媚娘說道:“姐姐幫你。”

莫懷遠呆了,他深知,修真者和仙人敵對幾乎是必死無疑,這些人都不要命了。

李強默然無語,淚水悄然滑落。

');

上篇:第九章 聖城仙使     下篇:第一章 修神天薦章(提前試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