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天兆  
   
第二章 天兆

李強的聲音變得很奇怪,仿佛有種動人心弦的穿透力,他問道:“你們是誰?這是哪里?”他竟然什麼也記不清了。

莫懷遠和琦君煞聽得目瞪口呆。莫懷遠說道:“我是你大哥莫懷遠,他是你師尊琦君煞。奇怪,這是怎麼回事?”李強低頭沉思片刻,喃喃自語道:“好熟悉啊,讓我想想……”

琦君煞突然明白了,苦笑道:“九重神天有二十七個境界,又是在陷神陣內,他記不得很正常啊,對他來說,遍曆二十七個境界,相當于花費了千年的光陰,千年前的事情他當然記不清啦。唉,沒有想到這一點啊。”

李強看看莫懷遠,又看看琦君煞,再看看手里捏著的玉瞳簡,終于,他笑了:“我想起來了,奇怪……好長的歲月啊,很多事情都模糊了……哎,現在是什麼時候啦?”他依舊有點搞不清狀況。

莫懷遠道:“你只入定了兩天。”

李強大叫道:“不可能!”他飄然起身,忽然發覺自己有很大的變化,究竟是什麼變化自己也說不上來。他試著湧出吸星劍霧,霎時間,滿屋金星閃爍。莫懷遠和琦君煞急速向後飄退,震驚地看著李強,他倆都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壓力。

琦君煞好奇心頓起,叫道:“乖徒兒,來試試看!”他射出一道青光,直撲過去。

李強詭秘地一笑,眨眼間已消失無蹤,滿屋的金星轟然飛散,拖曳出絲絲金線連續不斷地割開飛射的青光。琦君煞神色微變,輕喝道:“散!”青光頓時化作無數細碎的光粒。到底是散仙的手段,李強隱不住身形,吸星劍再次變化,金色的旋風盤繞在他身周急速轉動,將飛來的光粒一一彈開。

莫懷遠看出李強的功力還是不足,和琦君煞差了很大距離,不過,他竟能抵擋住散仙的連續攻擊,這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李強被琦君煞的勁力壓得喘不過氣來,他大喝道:“鳳鳴九天!”一只火鳳化形而出,直撲琦君煞。

琦君煞嘿嘿笑道:“了不得啦,乖徒兒越來越厲害啦!”一口仙靈之氣噴出,一道藍色的劍光飛出,這是他修成散仙後第一次用出自己新修煉的仙劍。

李強雙手微抬,火鳳抵住了仙劍的沖擊。他心里明白,自己是比不過琦君煞的,幻化的火鳳只擋了不到五秒鍾,就被仙劍一擊粉碎。看著射來的仙劍,他靈機一動,極力回想三滅天的境界,突然間,琦君煞的仙劍失去了目標。莫懷遠大聲喝彩道:“好啊,了不起!”

琦君煞收回仙劍,笑道:“好奇妙的感覺,明明看見他在,仙劍卻找不到目標,呵呵,有意思得很。”其實,琦君煞還是手下留情的,否則的話,李強是不可能撐到現在的。琦君煞的仙劍一收回,李強頓時覺得渾身都軟了,師尊的功力實在是太高了,自己的修為遠遠不夠。

李強微微一凝神,一道紫金色的光閃過,他又恢複了原樣。琦君煞問道:“乖徒兒,你是怎麼做到的,竟然一下就複原了……不合常理。”李強也覺得莫名其妙,說道:“奇怪,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覺得全身勁力充沛之極,就像剛才從九重神天里出來時一樣。

莫懷遠仔細查看李強,半晌,他說道:“琦老弟,我看不出他的修為到哪一步了,你來看看……”琦君煞上下打量了一番,咂著嘴沉吟片刻,搖頭道:“我也看不出來,也許僅憑九重神天的體悟,他就修行到另外的層次去了,是我們不了解的層次,真是羨慕啊。”

莫懷遠說道:“這真是神奇的功法。老弟,還有一些時間,我們開始真正修煉天薦章吧,我真是迫不及待想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啊。”

李強嚇了一跳:“哎,讓我休息幾天嘛,哪有這樣連續不斷練功的,會累死人的。”他抗議道。

琦君煞也說道:“乖徒兒,這次很快的,只要摸索出如何開頭就好了,我們快沒有時間啦,嗯,要是仙人知道我們在修煉天薦章,恐怕誰也活不了……只有趕快修煉,在他找到我們之前奠定基礎,這樣你就有逃的本錢了。”他巧舌如簧地勸說著。莫懷遠心里很清楚,只有讓李強修成天薦章,三人才有活下去的希望,他雖忍住了不說話,心里卻覺得有點對不住李強。

李強實在沒有辦法,苦著臉說道:“好吧,千萬別再來一個千年,不然,我可真的要認不出你們是誰了。”他現在才知道,在九重神天的境界里,時間也會變的,不知道修煉天薦章會不會也這樣,他真有點怕了。

琦君煞道:“還是從一梵天修煉,這次只是修煉這一重天,別的境界先別管。你放心,我和莫兄有把握,你只要記住一梵天的三個境界就可以了。”他說完,盤腿坐在李強身後,神情嚴肅地掐定靈訣。莫懷遠坐在前面,也掐著靈訣,說道:“你把身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拿出來,不然會受不了的。

李強無可奈何地坐下,將手鐲、戒指、魅兒的靈珠、小海妖、吸星劍都交給莫懷遠,然後又喚出火精讓它飛到一邊。琦君煞睜大眼睛,歎道:“好家伙,全是稀奇古怪的玩意兒,你這種修真方法……嘖嘖!真讓我老人家大開眼界。”

李強不理會師尊的挖苦,他可憐巴巴地說道:“兩位老人家,拜托啦,差不多就行啦,這玩意兒真的很變態……”話沒有說完,就被琦君煞射出的仙靈之氣籠罩全身,他只好閉上嘴,努力去體悟一梵天的境界。

琦君煞射出的是青色仙靈之氣,莫懷遠射出的是白色仙靈之氣,兩大散仙同時出手,整個書樓都震顫起來,要不是被強力禁錮,書樓恐怕立時就要散架。三人誰也不知道,一旦開始修煉修神天薦章,是很難掩飾的,這可是非同尋常的修神功法,立即就有天兆響應。

首先察覺到異變的是聖王府的修真者。晴朗的天空中突然布滿了彩霞,緊接著無數道七彩瑞光照射下來,隆隆的雷聲響徹云霄。幾乎所有的修真者都飛到空中,連傅山、侯霹淨和各派的高手都被驚動了。

傅山看著光芒四射的書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侯霹淨怪叫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們誰知道?”花媚娘咯咯笑道:“也許是兩位散仙前輩在修煉什麼寶貝吧,沒什麼好奇怪的。”

高手們都知道花媚娘在瞎說,這種情形絕不像是修煉法寶。傅山是煉器的大宗師,他根本就不相信這是在修煉法寶,開玩笑,既使修煉仙器也不會出現天兆的。他也不點破,心知肯定有大變化。

漸漸地,彩光越來越強,書樓發出陣陣古怪的聲響,像是呻吟和歎息,猶如潮水般湧來。傅山大驚,喝道:“小心!這是化神侵音!”他拋出五色焰羅罩,罩住四周的人群,緊接著眾多高手也將自己的防護加上去。已經有一些修真者因抵擋不住而跌落在地。

書樓里,莫懷遠和琦君煞正叫苦不迭。李強剛開始一梵天的修煉,兩人的仙靈之氣就猶如奔騰的江河狂瀉而出。兩人苦苦支撐著,內心都清楚,這時候無論如何不可放棄,只要闖過這一關,以後李強就可以自己修煉了。

李強根本就無暇叫苦,進入一梵天境界後,被仙靈之氣引導,他開始第一次重塑全身。元嬰首先消散,心甲碎成無數細微的顆粒飛出體外,緊接著紫炎心也飛了出去。他完全無法控制,只能竭力沉浸在一梵天的境界里,對一切變化不聞不顧。

一梵天境界是修神天薦章最基礎的部分,即使是仙人修煉也不容易,何況是修真者。此舉風險之大,非同小可,好在有兩個散仙同時出手幫助,有大量的仙靈之氣補充,李強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深深沉浸在一梵天的大同境界里,對自己身體的變化也不清楚。

莫懷遠陡然揮手,解開書樓的禁制,書樓突然失去支撐,轟然巨響,炸得粉碎,整個大地都震動了。半空中頓時現出三人的身影,天上閃動著的七彩瑞光猶如利箭般射入李強的體內,連珠般的爆響響徹天際。李強已經不成人形,他猶如一團刺目的金光,在莫懷遠和琦君煞中間翻滾著。

傅山如此沉穩的人也震驚得全身顫抖起來,他拉住侯霹淨,連聲道:“這是搞的什麼?他們在干什麼?”侯霹淨呆呆地看著,他也搞不明白。

梅晶晶和喬羽鴻緊緊拉住花媚娘的胳膊,緊張得瑟瑟發抖。花媚娘連聲安慰道:“沒事的,有兩位散仙前輩在,臭小子絕對不會有問題。”她倒是很清醒。傅山是太過關心了,聞言稍稍心定,說道:“唉,這是修煉的什麼功法,竟然有天兆相助……”

琦君煞揚手間拋出一件防護法寶,將三人隱跡。他知道,這下是瞞不過那個什麼仙人了,只能希望他緩點追來,三人可以有多一點時間准備。

聖王府聚集了很多修真者,要想保密是不可能的。傅山冷靜下來後,也猜出了幾分,他立即招集各派的領袖人物,請他們保密,雖然他知道未必管用,但還是叮囑再三,同時將書樓上方化為禁區。

莫懷遠和琦君煞輪流給李強輸送仙靈之氣,不久,他倆發覺李強開始凝體了,需要的仙靈之氣越來越少。莫懷遠歎道:“好家伙,差點就頂不住了,這才是一梵天境界的修煉,簡直不可思議。琦老弟,我們別搞出個小怪物來就麻煩啦,唉,要是出了問題,我真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小兄弟。”

琦君煞射出最後一道仙靈之氣,說道:“老哥,修真者必須面對一切難題,呵呵,別擔心,你看他,神靈初結,呵呵,我們兩個老怪物這次可造出一個小怪物啦。”

金光收攏回來,李強赤裸裸地凌空站立,滿頭的黑發垂在肩上,身上不時流轉著金色的光暈,一種奇異的壓力隨著金光的轉動散射開來,他仰著頭閉著眼睛,兩手交叉放在胸口,樣子非常的神聖。

莫懷遠贊歎道:“天哪!真是完美。那個仙人要是知道有修真者修成了一梵天,他是不是會氣死,哈哈!”琦君煞晃著腦袋,得意萬分地說道:“只要堅持修煉,嘿嘿,仙人也沒用。”

李強睜開眼睛,眼里射出兩道猶如實質的金光。莫懷遠恰好在他身前,被他的眼光撞得渾身一顫,喝道:“好家伙,如此凌厲的神光!老弟,收攝心神,聽清楚這是修煉功法。”他傳音給李強,告訴他如何修煉。這已經完全不同于修真者的修煉,而是修神的功法,即使是莫懷遠也沒有修煉過。

琦君煞也轉到李強面前,他發現自己的乖徒兒就像是變了一個人,那種強烈的威勢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他感到極度震驚。

李強再次閉上雙目,按照莫懷遠所傳功法修煉。

莫懷遠若有所思地說道:“我沒想到修煉天薦章會有天兆出現,這樣我們就很難保密了,琦老弟,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走?你想過沒有?”

琦君煞笑道:“不怕他,憑我們兩個的實力,即使打不過,逃總是逃得掉的。先前我們擔心的是這小子,現在看來,修神天薦章確實不同凡響,一旦他修煉功深,能夠躲避仙人的追擊,嘿嘿,我們就可以順利轉世啦。”他仍是信心十足。

莫懷遠歎道:“只是苦了他了,是我們兩個老家伙連累他啊。唉,為了我們,他以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他也沒有想到,破掉寰宇青田大陣竟然得到三件奇寶,卻也因此連累了舍命救自己的兄弟,他感到深深的內疚。

李強突然睜眼說道:“老哥啊,別這麼說,不是這樣的話小弟還學不到這麼奇妙的功法呢。哎喲,我怎麼光溜溜的,失禮……呵呵,失禮了。”莫懷遠和琦君煞忍不住大笑起來,這個小家伙還是那麼出人意料。

緊接著又是一聲慘叫:“嗚哇,這是在空中啊,天哪!我的手鐲!我的衣服!”李強不知道外面看不見,還以為自己裸體大展覽了。

兩個老家伙笑得又是鼓掌又是拍腿。莫懷遠將手鐲扔給李強,這小子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褲,動作麻利之極。穿戴整齊後,李強四下偷偷張望,松了口氣道:“還好沒有人,不然虧大了,呵呵,呵呵呵。”

三人落在地上,李強奇道:“書樓到哪里去啦,地上怎麼有個大坑?”

琦君煞撇著嘴道:“被你炸掉了,搞得驚天動地的,現在想瞞那個仙人都難啦。我們要盡快想辦法,我估計,消息很快就會傳到他那里去的。”

一群侍衛、太監和宮女圍攏過來,忙著給李強請安。總管恭謹地說道:“王爺,小的已經將安瀾別院打掃乾淨了,請王爺和兩位老爺歇息。”

李強點頭,說道:“嗯,大哥,師尊,我們去安瀾別院商議。”

安瀾別院是聖王府內一處很隱秘的小院,是以前侯霹淨靜修的地方,自從他離開後,這里就從來沒有人住過。小院不大,有假山和水塘,院子中間有一棵合抱粗的老槐樹,樹齡足有幾百年,整個小院都掩在樹陰下,顯得幽靜異常。

轉過一座奇石壘砌的假山,只見青色的院牆上爬滿了枯黃的藤蔓,青石小路的盡頭,是一個圓形的月洞小門,李強也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不由得贊道:“很清幽安靜的地方,不錯!”

小院圍牆延伸在一座高大的假山里,假山的頂端垂下一簾瀑布,水勢細細緩緩,落在下方的水塘里,發出輕柔的“嘩嘩”聲,假山旁邊依牆建了一座半邊亭,對面是一間起居的青磚小屋。太監侍女在老槐樹下擺放了木桌交椅,收拾乾淨後才躬身退下。

李強坐在交椅上,檢查自己的狀況,首先他發現自己的元嬰消失了,紫炎心也不在體內,整個人似乎都處在一個很奇特的混沌世界里。他疑惑地說道:“奇怪,我的元嬰不見了,火精也也回不到體內,哎,紫炎心在哪里?”

莫懷遠笑道:“你以為自己還是修真者嗎?兄弟,你現在可是在修神啊,你有比我們的仙靈之氣更厲害的玩意兒——神奕力,雖然才剛剛開始修煉,但以後可就了不起啦。紫炎心你已經用不上,這些修真界的法寶,慢慢地你會覺得很差勁的,太皓梭你現在已經可以修煉了。”

李強聽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說道:“唉,那我還是人嗎?修真都讓我覺得少了點人味,修神?唉,我會成什麼啦?不好玩啦。”兩位散仙差點沒被他的感慨氣死,連仙人都向往的修神,在他說來竟不屑一顧。琦君煞氣得抬腳就踢:“臭小子,說風涼話!我老人家忙了半天,你竟敢胡說八道!我踢死你!”

莫懷遠直搖頭,說道:“已經開始修煉了,停是停不下來的,呵呵,你認命吧。”

李強戴上釋魂龍戒和佛指,琦君煞一見,驚叫起來:“佛指!你怎麼會有佛指?那是佛宗長老才有的。”李強得意地一笑,說道:“我就不能有了嗎?嘿嘿,大驚小怪。”

琦君煞想想也覺得好笑,自己也太敏感了,李強無論有什麼,他都不會奇怪的。他取出李強修神時飛出的紫炎心,說道:“還給你,幸虧我有純陰的寶貝,不然還真不好收取,里面的天火太霸道了。”

李強接過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張口就將紫炎心吞吃下去,但紫炎心立即被體內一股無形的巨力推了出來。他只好將紫炎心收攝在右手臂處,手臂上立即顯出一朵紫色的花,淡淡地隱現在皮膚下面。

火精從空中飛下來,迫不及待地想鑽進去,可它怎麼也不能像以前那樣隨心所欲地亂鑽了,急得它嘴里噴出一連串的五彩小火星。它生氣地抱住李強的手臂,刹那間,它竟化作一個赤紅色的護臂,緊緊扣住李強的手臂。李強用手摸去,那是一層極薄的皮狀物,閃著金屬般的亮光,非常美麗。

小海妖依舊扣在腰間,掛上古魅兒的靈珠,收拾好東西,李強問道:“給我修神天薦章的玉瞳簡,我以後就可以自己修煉了。”

莫懷遠遞給李強一只玉瞳簡,說道:“這是整理出來的,不過,後面部分連我們也不懂,只有你自己去慢慢體悟了。記住,修煉不可急功近利,境界不夠千萬不要勉強,否則欲速則不達。”

李強點頭道:“老哥你放心吧,我明白的。”

琦君煞說道:“有高手飛來。”

李強很自然地說道:“是傅大哥他們來了。”

莫懷遠和琦君煞兩人都是一驚,因為他們也不能確定來的是誰,李強竟然一口說出。兩人互相看看,臉上同時露出欣慰的微笑,修神天薦章真是了不起的東西,僅僅是入門的修煉,效果就如此不同凡響。

來的是傅山、侯霹淨、古劍院院主凌鈞岩、花媚娘,還有一個竟是白發吳嗔。他們落下後看到李強,心里幾乎同時湧起一個念頭:李強完全不像那個熟悉的人了。李強開心地笑道:“傅大哥、吳大哥、侯老哥、凌師哥,花大姐,哈哈,你們都來啦。”他一個一個的叫著,顯得很高興,可是無形中流露出一種驚人的威煞之氣。

傅山有些疑惑,他問道:“老弟,你修煉了什麼?我怎麼會看不出你的深淺。”

吳嗔眼里精光大盛,他到底是千年前的七大高手之一,見識非同一般,他緊緊盯著李強,心里不是驚訝,而是極度震驚。李強被他眼里的精芒所激,兩眼陡然射出金光,吳嗔如受重擊,連連向後退去,眼光卻怎麼也躲不開。莫懷遠見狀忙喝道:“拙!”

兩人同時扭頭。白發吳嗔連聲問道:“這是什麼功法?這是什麼功法?”他覺得太恐怖了,只是被李強眼中的金光射中,居然會泛起無力抗拒的念頭,這實在是難以想象。

除了莫懷遠和琦君煞不覺得奇怪,傅山幾人全都傻了眼。侯霹淨說道:“老弟,你修煉什麼啦,怎麼會這麼厲害?”

莫懷遠揚手撒出防護罩,沉聲道:“大家不用驚奇,老弟修煉的不是修真界的功法,為了對抗仙人,是我和琦老弟要他修煉的,至于修煉的是什麼,你們就不用打聽了。另外,我希望各位不要插手這件事情,有我們三個已經足夠了,如果你們牽連進來,就意味著修真界也卷進來,這樣一來損傷太大,我不希望修真界大傷元氣。”

李強點頭道:“傅大哥,你放心,我有把握對抗仙人,不過,你們也要幫我一把……”莫懷遠和琦君煞同時說道:“你……”李強擺手道:“聽我說完。”

傅山說道:“老弟,你說吧,無論什麼我都會幫你的。”其他人也都點頭。

李強說道:“天神之怒出世,不論什麼人得到都可以,就是不能讓那個仙人得到,不管怎樣都要跟他搗亂,絕對不能讓神器落在他手上,不然,我們以後日子不會好過。還有,傅大哥的朋友多,請幫我散布謠言……”

花媚娘驚奇地插話道:“謠言?要傳什麼樣的謠言。”

李強說道:“其一,星星宮的寶物是被潛傑星的高手得去的;其二,星星宮的寶物是被一個不知名的仙人得去;其三,星星宮的寶物是被一個散仙得去的。另外,將仙人滯留在這一界的消息散播出去,我想修真界會混亂一陣的,嘿嘿,這樣我們就能爭取到時間,簡單一句話——把水攪渾,等那個仙人搞清狀況的時候,我們已經不怕他了。”

琦君煞喝彩道:“好!好一句把水攪渾,不錯,這樣我們就爭取到了時間。”

花媚娘咯咯笑道:“臭小子,你真狡猾,花花點子還不少。”

李強笑道:“能斗智就不斗力,嘿嘿,等我們到了明處,你們就在暗處幫我,只要散布錯誤的消息,他就是仙人,我也讓他跑斷腿。”

白發吳嗔歎道:“看不出來,你還會這樣耍人。不錯,一旦仙人知道是你干的好事,一定會千方百計找你們,這時候騙騙他,比打架還要有用。”

傅山還有疑問,又說道:“老弟,你憑什麼和仙人斗?我實在是不放心啊。”

李強悄悄傳音道:“傅大哥,我學的是修神天薦章!”

傅山張大嘴合不攏來,修真界知道修神天薦章的人並不多,傅山見識廣博,曾經聽說過一些傳聞,他這下知道那個仙人為什麼不肯善罷甘休了,半晌,他說道:“好,我們和仙人暗斗!”

');

上篇:第一章 修神天薦章(提前試閱)     下篇:第三章 塔陵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