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塔陵荒山  
   
第三章 塔陵荒山

塔陵荒山位于故宋國和麗唐國的交界處,在綠色盆地的邊緣,原本是一處很不起眼的荒涼地方,自從潛傑星控制的麗唐國試圖獨霸塔陵荒山被李強無意中破壞後,才發現塔陵荒山里竟然藏有神器天神之怒,消息傳開後,這里就經常有修真者出沒。

已是隆冬季節,塔陵荒山更顯荒涼,周圍百里的小鎮村莊居民都已經搬遷,而在荒山野地里卻隱伏著無數的修真者,空中不時有劍光掠過。現在的塔陵荒山方圓百里間,可謂是藏龍臥虎,危機四伏,殺機潛藏。

耿風已經來了一個多月,他一個人在野地里轉悠了很久也沒有發現神器出世的征兆,倒是不斷發現修真者的蹤跡,可又不能莫名其妙上前打架,憋得他難受之極,無處發泄,只有在心里亂罵琦君煞。

這天,耿風在百無聊賴中發現一棵巨大的古樹,樹上還掛著不少褐色的拳頭大小的果實。他實在是心情不好,就飛到樹上,找了一處大樹丫半騎半躺著,彈出一股真元力撞下一顆果實,收到手中嘗了嘗,味道竟然不錯。連續吃了幾只他也就夠了,兩手托著後腦勺,悠閑地看著天,覺得稍稍放松下來。

兩道劍光在不遠處落下,只聽一個男人的聲音:“青姐,這里應該是塔陵荒山的地界了吧。”一個女聲答道:“斑桐弟,還在前面一點。上次族中派人來勘查過,這里有我們的印記的。”耿風一時無聊,便悄悄跟在後面,想聽聽有什麼消息。

耿風不知道,來的這兩人中,有一個是李強的朋友——秦族的修真者秦斑桐,另一個是他的族姐秦非青。由于秦斑桐首先將天神之怒的消息傳回族里,因此被秦族授予大任,讓他修煉秦族最有名的功法,為此他閉關了八年,出關後他功力大進,成為秦族後輩中第一高手。這次他是和族姐一起來探聽消息的,對于天神之怒,秦族的長老高手並沒有非分之想,知道那是不可能得到的。

秦斑桐說道:“青姐,一旦情況不對,你就先回族里。唉,不知道天神之怒出世會惹出多大的亂子,如果綠色盆地被毀掉,我們秦族也很難在這里立足了。”

秦非青一身素白打扮,不同于一般女修真者,她長得不是非常漂亮,皮膚微黑,臉頰上還有些微雀斑,但是神情充滿自信和驕傲。她微微一笑:“斑桐弟,沒什麼了不起的,大不了我們也到封緣星去,韃漢長老已經在封緣星找到一塊地方,足夠我們秦族遷移的了。你這小子,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這次怎麼會這樣害怕。”

秦斑桐歎道:“我們修真者是不怕的,可憐的是這些綠色盆地的三國遺族,這麼多人遭此大劫,唉,我是不忍心啊。”

耿風心里大為驚訝,想不到這小伙子竟有如此胸懷,實在是了不起。他收起挑釁的念頭,冒出結識他的想法,哈哈大笑啪啪鼓掌道:“好,小伙子很不錯!”

秦斑桐和秦非青嚇了一跳,兩人不約而同噴出飛劍。開玩笑,頭頂上有人而兩人竟毫無察覺,這人也太可怕了。耿風好整以暇地理理衣服,晃著大腦袋從樹上飄然而落,笑道:“小朋友,別動刀動劍的,我沒有什麼惡意,呵呵,搭個伴吧。”

誰知秦斑桐也是一個打架狂,只聽他大叫一聲:“先打一架再說!”

秦非青閃到一邊,笑道:“小心點,別玩過頭了。”她早已見怪不怪了。

耿風激動得連聲叫好,他在塔陵荒山這段日子差點沒憋死,這個小伙子簡直太合自己心意了。他揮出飛劍,說道:“小伙子,穿上戰甲!”他的飛劍一出,秦斑桐和秦非青都是一驚,知道遇見了不起的高手。秦非青叫道:“斑桐穿上戰甲!”

秦斑桐揚手穿上戰甲,飛劍爆出一串火花急速射向耿風。

耿風有心逗弄,他圍著秦斑桐快速轉動,聚在身周的飛劍並不攻擊,他知道秦斑桐經受不起。秦非青眼見不好,這個大頭亂發的老家伙實在是厲害,她叫道:“算我一個!”飛劍也攻了上去。

耿風大笑:“行啊,小丫頭不用保留,加油哦!”聽得兩人頭皮發麻,這老家伙也太狂妄了吧。

耿風突然貼近秦斑桐,在他頭上摸了一把,沒等他的飛劍回護,又沖到秦非青面前喝道:“小心!”然後又突地閃到一邊,嘿嘿笑道:“有什麼法寶都亮出來,別藏著不用。”

秦斑桐突然收起飛劍,大喝道:“住手!不打了!不打了!”

耿風掃興地說道:“沒勁!干嘛不打了?哎,再打一會兒吧,瘋子還沒有過癮呢。你倆放心,老瘋子絕對不會傷害你們的,還不行嗎?”他的口氣就像是小孩子討要一件心愛的玩具。秦非青也收起飛劍,說道:“前輩,我們姐弟比不過你,別打了吧。”

秦斑桐眼珠一轉,問道:“前輩也是為天神之怒來的?”

耿風連連搖頭,咧嘴道:“那玩意兒我可收不了,嘿嘿,我是來看熱鬧的,順便找人打打架,過過癮頭罷了。”秦斑桐聞言,覺得這人大合自己的脾胃,也笑道:“我們也是來查看的。我是秦族的秦斑桐,這是我姐秦非青,前輩貴姓?是從封緣星來的嗎?”

耿風有心結識他,說道:“我是天籟城的耿風,從坦邦星來。”

秦斑桐叫道:“坦邦星?哎呀,我有一個朋友也去了坦邦星啊,他叫李強,你認識嗎?”他是在出關後才了解到李強被抓到了坦邦星,心里一直耿耿于懷,覺得自己沒有出力幫忙,得知耿風是坦邦星來的修真者,忍不住立即問起。

耿風大笑:“哈哈,你說的是小瘋子,哈哈,認識!認識!想不到你也是他的朋友,他現在就在故宋國,這小子可厲害啦,哈哈!”

秦斑桐驚訝道:“小瘋子?前輩,你叫他小瘋子,我沒有聽錯吧?他好嗎?”

耿風說道:“沒錯,他打架比我還要瘋狂,連我也怕他……他馬上也來塔陵荒山。”他說的是大實話,不論是在鎮玄塔還是在佛宗廢墟,李強表現出來的瘋狂,都讓他自歎不如。

秦斑桐驚訝萬分,他知道李強的修真水平,沒想到進境會如此之快。耿風剛才展現的實力他已經看到,就是秦族的長老親自來也比不了,耿風竟然說怕李強,簡直是不可思議。秦斑桐說道:“太好了,他一個人來的嗎?”

耿風搖頭道:“人可太多了,有上千的修真者,封緣星各大門派都有高手來。”他簡單介紹了一下在故宋國的情況,秦斑桐和秦非青都是驚喜交加。秦斑桐一聽說花媚娘也在,臉色頓時有點不自然,他最怕這個花大姐了,自己在她身邊就像孫子一樣,束手束腳的不知所措。

秦斑桐因為耿風認識李強,自然覺得跟他親近了許多,他說道:“看樣子整個修真界都驚動了,青姐,我們還是等等吧,也許天神之怒馬上就要出世了。”

耿風神色突然一變,喝道:“出來!鬼鬼祟祟的家伙!”他晃身擋在秦斑桐姐弟身前,飛劍護住三人。

周圍嘻嘻哈哈一片嘈雜,有人說道:“這個大頭是高手,別大意了。”只見五六個修真者出現在樹後石邊。秦斑桐喝道:“是潛傑星的人!”姐弟兩人立即噴出飛劍,秦斑桐更是取出了他的法寶。耿風喜不自禁地說道:“他們是潛傑星的人?哈哈!哈哈哈!爽啊!”他在黑水島和潛傑星的人交過手,知道這下可以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了,這叫他如何不喜。

耿風叫道:“秦老弟,你們兩個不許插手,給我在邊上看著,嘿嘿,看我的!”飛劍猶如一群游動的黑魚,聚散間已射向那幾個人。

誰也沒有想到耿風突然就出手了,那幾個修真者手忙腳亂地四處散開,其中一個身穿暗青色戰甲的瘦小漢子揚手扔出三顆紫熒熒的陰雷,大喝一聲:“看法寶!”

耿風快速掐動靈訣,也大喝道:“潛爆!”

潛爆是耿風在冤魂海里悟出的手法,在陸地上施展效果要差一點,不過,因為是貼地而發,那個感覺就不一樣。他身前的荒地猶如埋藏了大量的炸藥,隨著他的大喝聲,轟轟隆隆的爆炸過去,幾乎同時引動了對手的陰雷,霹靂一聲巨響,沖天的煙塵卷起無數的碎枝石塊泥土。耿風一頭撞了過去,嘴里還嘰哇亂叫:“哈哈!爽啊!”

“轟!”一聲巨響,那個瘦小漢子被耿風的潛爆炸得在空中亂滾。

由此開始,塔陵荒山的平靜被徹底打破了。幾乎同時,遠處也傳來隱隱雷聲,不知道是什麼人也開始出手爭斗了。

那個幾個潛傑星的修真者沒想到耿風的實力是如此強悍,一時間慌了手腳。

秦斑桐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叫道:“留一個給我!”手中的法寶突然射出一串白色的光球,他舞動飛劍也沖了過去。秦非青很穩重,只在一邊守候,並沒有加入進去,可她手中拿著的一只小飛叉已經閃出青幽幽的光來。

耿風興高采烈地穿上戰甲,順手將一只金色的鳴鏑含在嘴里,飛劍逼向另外一個人。只聽那個瘦小漢子大喝道:“聯手干掉他!”不遠處又飛來幾道劍光,霎時間,對手聚集了七八個人同時殺向耿風。

秦斑桐急忙閃到一邊,用法寶去干擾這群修真者。他的實力稍差,不敢像耿風那樣肆無忌憚。耿風嘴里的金色鳴鏑突然響起,配合著飛劍威力陡然增大,鳴鏑的震音幾乎將對手固住,圍上來的修真者身形頓時緩慢下來。秦非青守在一旁,不由得大喜,手上的飛叉脫手而出,一溜青色的火花射進人群,她嬌喝道:“叉!”叮叮當當一陣脆響,飛叉竟然打翻了兩個修真者。秦斑桐也渾水摸魚,射出的白光炸翻了一個修真者。耿風的飛劍直接把那個瘦小漢子的戰甲撕裂。

又是一聲尖利的鳴鏑聲,大地都隨著這聲鳴叫劇烈顫動起來。耿風心里奇怪:這是什麼意思?我沒有這麼厲害啊。

秦斑桐臉色大變:“天神之怒要出世了!”

大地連續震顫。耿風感覺不好,拉住秦斑桐姐弟向後急退,那群潛傑星的修真者也退向另一邊。滿山的樹木在劇烈的震動中發出瑟瑟的顫響,大群的野獸在林中亂竄,樹林中驚飛起一片寒鴉,發出呱呱的叫聲。

隨著震動加劇,從荒山野嶺里飛出無數劍光。秦斑桐驚道:“哇呀,竟然有這麼多修真者……”耿風喝道:“我們向上飛!”三人急速升空。

秦非青嬌聲道:“你們看!天哪,真是壯觀啊!”秦斑桐激動得手腳都有些發麻了,他興奮得直叫:“實在是了不起啊,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修真者,簡直是不可思議。”

只見天際邊金蛇亂舞,從四面八方湧來無數的劍光,東西兩邊尤其多,隱隱分為兩大派,急速向中間聚攏過來。耿風歎道:“這恐怕是千年難見的修真者大聚會了,也只有神器出世才會讓整個修真界瘋狂,我們走!”三人迎了上去。

天空中的修真者足有六七千人,傅山率領的封緣星高手這邊約有兩千多人,另一邊是百黃老人帶領的潛傑星的修真高手,也有兩千多人。兩撥人在半空中相遇,都不約而同停了下來。兩邊各自飛出幾個高手。

秦斑桐小聲問道:“他們是誰?是封緣星的高手嗎?哎,我看見李強了!”

耿風說道:“這邊是封緣星的修真者,領頭的是傅老爺子。你看那個人,站在小瘋子後面的,是他的師尊琦君煞,另一個更厲害,是他的大哥莫懷遠,這兩個都是散仙……”秦斑桐嚇得渾身一顫,喃喃道:“散仙?真的有散仙……天哪,李強的師尊竟然是散仙……”

秦非青嘲笑道:“散仙就把你嚇成這樣,修真界稀奇古怪的事情多了,別大驚小怪的。”她心里雖然吃驚,說話卻不饒人。秦斑桐臉色微紅,知道自己露怯了。

傅山這邊出來了十幾個修真者,除了傅山、侯霹淨、吳嗔、琦君煞、莫懷遠、花媚娘外還有李強,其他幾個是海圜軒、慧蘅宮、烈火炎殿、隱雷閣、古劍院和瀚漠金杉堡的領袖人物,其中海圜軒的一代宗師明訣是已經修入大乘的高手。

百黃老人也親率手下,飛到傅山對面。

李強對百黃老人一直很好奇,知道這個家伙很了不起。

百黃老人看上去可一點都不老,他的長相很奇特,額頭很高,眼睛深深陷在眉骨下,鼻梁高挺,嘴唇極薄,頭發很少見,一半是白色,一半是黃色,一直垂到腰間,身穿一件寬大的黑色長袍,兩只手攏在袖子里,大宗師的氣派很自然的流露出來。李強暗自吃驚,他沒想到百黃老人的氣質是如此特別,和傅山相比,氣勢也絕對不差。

百黃老人身後也緊跟著十幾個修真者,都是潛傑星最厲害的高手。

莫懷遠小聲說道:“琦老弟,你看那個穿藍衣的家伙,他也是散仙!”琦君煞嘿嘿笑道:“只有這一個,他們的實力不夠。”李強也說道:“我沒有發現云霄聖城的人,奇怪,一點都察覺不到。”

莫懷遠說道:“如果有仙人幫他們隱跡,那是很難察覺的。”

百黃老人眼光掃過傅山這群人,心里微微一愣,心想:“好家伙,傅山的面子真大,竟然將修真界有名的高手都找到了。媽的,這次要小心些,搞不好要吃虧,幸好我事先請到了霄覺天的散仙痕布夷,不然可就慘了。”他心里正在急速盤算著,那個身穿藍衣的散仙悄悄傳音道:“老弟,對方有兩個散仙!”百黃老人眼中閃過一絲精芒,臉上不露聲色,微微點了點頭。

傅山哈哈大笑道:“黃大仙,久違了,看來巴達星比斗要提前了,哈哈,時間雖然倉促些,但有這許多高手參加,也算是修真界一大盛事啦。”在修真界敢叫百黃老人為黃大仙的沒有幾人,一般修真者都尊稱他一聲老神仙。

百黃老人的潛傑星不像封緣星,沒有那麼多修真門派,凡是投靠潛傑星的修真者,或是被修真界驅逐的修真者,只要投到潛傑星,就必須服從百黃老人,不然就死定了。沒有哪個門派敢單獨挑戰潛傑星,當然,潛傑星的修真者也不敢到封緣星來挑釁,因此,百黃老人在修真界的地位很特殊,也只有像傅山這種大宗師級的人物才敢和他對著干。

百黃老人心里暗暗叫苦,他有點摸不清傅山的深淺了,竟然能請來兩個散仙,那還打什麼?他展顏微笑:“青峰真人,神器即將出世,現在打起來……呵呵,恐怕這綠色盆地也就完蛋大吉了。我是無所謂的,造孽不造孽我煩不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嘛!你打算如何比拼,我百黃一定奉陪。”語氣強硬之極。

李強卻暗暗好笑,這種虛張聲勢的說法他以前玩得多了,他一聽就知道百黃老人心虛了。如果百黃老人不膽怯,他一定不會提綠色盆地完蛋大吉這些話。李強現在不擔心百黃老人這些人,他擔心的是云霄聖城的仙人,到現在都搞不清楚他們的情況,心里不禁有點忐忑不安。

傅山說道:“黃大仙好氣魄,既然是為了爭奪神器,這時候就打得你死我活的,等會兒神器出世,大家都精疲力竭了,神器白白便宜了別人……”百黃老人一聽就明白了,這是說先憑本事爭神器,然後再比斗。傅山的話正合他的心意,只是他內心仍有點疑惑,他不明白為何傅山占據如此優勢卻提出這樣的建議,想來想去也不得要領。

只有傅山等少數幾個人知道有仙人在一旁窺視,這一架不好打,一打就把局面搞亂了,綠色盆地的百姓就倒黴了。

百黃老人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他爽快地說道:“好!傅崇碧不愧是封緣星的一代宗師,胸襟寬闊,了不起,嘿嘿,我百黃很佩服。好,就這麼說定了,不管是你我哪一邊得到神器,以後再另定時間地點比拼,今天在這里,雙方不得出手拼爭!”

李強突然插話道:“這樣還不夠!”

他說話的聲音猶如天際的驚雷,轟轟隆隆震人心魄,周圍頓時一片“不夠”“不夠”的回聲。他心里一驚,知道自己無意中用上了神奕力。他已經習慣用天籟城的音律了,以前都是用真元力激發的,這次他忘記了,自己已經沒有真元力了,用的可是沒人見識過的神奕力,想不到竟會如此驚人。

別說是百黃老人感到震驚,連他身後的散仙痕布夷也大吃一驚,他聽出這種聲音的厲害之處,那不是修真者能夠發出的,可他一時又看不出李強的深淺來。百黃老人淡淡地問道:“你是誰?”

李強神態自若地答道:“我是李強。”

百黃老人神情微動,他知道李強是傅山的兄弟,卻沒想到李強竟然有這種深不可測的功力。他說道:“哦,原來是你……混世魔王是吧?好,你說什麼不夠?”兩邊的修真者都傻了,百黃老人竟然叫李強混世魔王,簡直讓人難以置信。更令人奇怪的是,百黃老人是很少看得起人的,可對李強的口氣居然很客氣,這讓所有的修真者都覺得不可思議。

混世魔王這個綽號是紫仙王告訴百黃老人的,原來是李強開玩笑說的話,由百黃老人說出來,意思又不同了,修真界的修真者從此都知道,李強是混世魔王。傅山搖頭微笑,他這個小弟每每出人意料,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樣的綽號。

李強說道:“如果神器出世,大家一哄而上,想不打架都難……”

司徒雍在百黃老人身後,他看見李強出來,心里頓時火冒三丈,大喝道:“胡說八道!你憑什麼這麼說……”李強笑道:“老子和你的老大說話,你插什麼嘴?不懂規矩的家伙!哎,我說黃大仙啊,你也不管管你這些手下。”

百黃老人被李強說愣了,還從來沒有人敢在他面前這樣說話,他一時愣在空中。司徒雍被氣昏了頭,揚手打出碎魂金指,直撲李強而來。

李強冷冷一笑,他還摸不清自己這段時間修煉的神奕力到底有多大威力,忍不住凝起全身的功力,簡簡單單地凌空搗出一拳,一團金光脫手而出,金光飛出帶起凌厲的尖嘯聲。連百黃老人都嚇了一跳,這是什麼玩意兒?

碎魂金指還沒有觸到金光,就被壓得消散在空中。司徒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大喝道:“拙!”飛劍應聲而出,無數快速旋轉的飛輪切割過去。李強精神大振,也大喝一聲:“叱!”一縷似霧似煙的劍光急速湧出,那團飛出的金光也觸到了司徒雍的飛劍。

霎時間,司徒雍臉色大變,這種奇怪的勁力他從來都沒有遇見過,自己的飛劍根本就無法阻擋,那團金光摧枯拉朽般破開一切逼近身邊。痕布夷扣指彈出一道白光,百黃老人一揮手,垂下一道藍色光幕擋在司徒雍面前,另外幾個潛傑星高手也同時發出勁氣。

轟然一聲爆響,金光團炸開。誰也沒有想到這團金光會如此恐怖,不但司徒雍受不了,就連百黃老人都全身大震。痕布夷心神大亂,他已經知道了,這是傳說中神人特有的神奕力,想不到竟然在一個修真者身上出現了。

司徒雍的飛劍碎成無數的光點,散落空中。傅山壓住內心的震驚,大喝道:“都住手!”

李強嘻嘻一笑,招手收回吸星劍,說道:“傅大哥,小弟一時忍耐不住……”侯霹淨歎道:“不得了啦,老弟,這也太厲害了吧。”

司徒雍眼睛都紅了,揚手穿上戰甲,就要上去拼命。痕布夷悄悄傳音給百黃老人讓他阻止司徒雍,百黃老人怒喝道:“司徒雍!你他媽的滾一邊去,再發瘋……我撕了你!”司徒雍頓時呆住了,垂頭喪氣地退到一邊,他可不敢和百黃老人爭。

整個空中都安靜下來,秦斑桐喃喃自語道:“他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耿風呆呆地看著,心里不知是什麼滋味,每次離開李強後再見到他時,自己總覺得無比失落,他到底是怎麼修煉的?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

PS:春節就要到了,蕭潛給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新年愉快,萬事如意^_^');

上篇:第二章 天兆     下篇:第四章 大炎靈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