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天神之怒  
   
第五章 天神之怒

痕布夷為琦君煞掙得了些許時間。琦君煞仿佛很吃力地捧著聚仙雷,猛地大喝一聲:“天降萬雷!”手上的聚仙雷陡然化作萬點彩光,消失得無影無蹤。琦君煞得意地一笑,兩手猶如音樂指揮家般微微一抬,一只手猛地向壓一下,天空中頓時顯出無數晶亮的彩球,隨著他的手勢盤旋著圍上大炎靈獸。

莫懷遠微微一笑,他知道琦君煞這招聚仙雷的厲害,一邊稍稍向後退去,一邊豎起單掌,渾身冒出淡淡的金光,他也大喝道:“擊天之斧!”揚手間,一把臉盆大小的淡金色雙刃大斧脫手而出,發出隆隆的破空聲,大斧出手後立即漲大,化成一把幾十米直徑的巨斧。這把擊天之斧就和真實的斧頭一樣,一點都看不出是幻化的。

三大散仙的出手,看得所有修真者瞠目結舌。在修真界能看到散仙出手的機會實在不多,這麼精彩的出手,真讓人大開眼界。

李強在下面也看得目瞪口呆,他沒想到莫懷遠憑著仙靈之氣就能幻化出如此巨大逼真的斧頭,想想自己必須憑借著吸星劍才能幻化物品,相比之下,莫懷遠實在是太厲害了。

琦君煞眼里射出狂熱的光,要知道他這也是第一次用到聚仙雷。他長嘯一聲,暢快淋漓地大喝道:“嘗嘗我老人家的厲害吧!”兩手同時向下一壓,頓時天雷從天而降,猶如暴風驟雨般傾泄到大炎靈獸龐大的虛影里。

每一個彩球都炸出絢爛奪目的光芒,千萬個彩球將整個大地天空映照得一片通明。李強覺得在坦邦星時天戟峰的修真者發出的鎮塔天雷也沒有如此恐怖。

大炎靈獸不愧是神器的守護神靈,在尖利的咆哮聲中,它頂著無數的天雷,向上瘋狂地沖擊。

靈獸受到兩次重創,護身的力量終于耗盡,露出了它的真實面目。李強正好在它下方,他一眼看到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他還從未見過如此漂亮的靈獸。那是一個極其美麗的生物,有著如蛇一般細長的身體,背上從頭到尾延伸著五條金光閃閃的鱗線,身上的鱗斑由整齊的六角形拼接而成,每一片鱗斑里都仿佛流淌著銀光,映著下方火紅的岩漿,閃動著美麗而又恐怖的色彩。那顆細長的頭顱上,長著尖長的赤紅色的喙,順著尖喙隆起一條長長的鈷藍色頭冠,三對淡銀色的翅膀輕輕扇動著,兩只赤金色的大眼閃著憤怒的光芒。

莫懷遠的擊天之斧已然劈到,轉動的斧頭發出“嗚嗚”的破空聲。大炎靈獸靈巧地轉動身形,眼光盯住莫懷遠,它尖嘯了一聲,轟然一聲巨響,細長的身子准確地抽在斧側。莫懷遠大喝:“起!”

那把巨斧突然飛到上空,莫懷遠再次大喝:“斬!”

大炎靈獸眼里似乎閃過一絲不屑,它突然張嘴噴出一顆光芒四射的金色的東西。琦君煞大驚道:“是天神之怒!老哥不要硬接!”他揚手打出一道青光護住身周的修真者。莫懷遠知道不好,和神器硬碰那是找死,他硬生生截斷了和擊天之斧的聯系,身子瞬移開來。

天神之怒終于出世了,不過誰也沒有想到,神器竟然是從大炎靈獸的口中噴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神器,可那團金光實在是太耀眼了,很多人都看不清楚。

天神之怒一觸到擊天之斧立即爆發開來。李強覺得兩耳嗡嗡作響,眼前滿是金星舞動,渾身一陣無力,險些跌落下去。他知道自己靠得太近了,若不是修煉過天薦章,這一下就能讓自己去掉半條命。他立即運轉功力,只一刹那間,他便恢複了。

李強掃視天空,只見天上稀稀落落的已經沒有多少人了。

分神期以上的高手都會瞬移,所以神器發力之時,大部分修真者都避開了天神之怒的狂暴沖擊,但也有不少人吃了虧。躲在遠處觀望的修真者也受到了波及。

眼見傷亡慘重,傅山、侯霹淨、明訣大師和百黃老人等高手都不免心驚,但更多的是憤怒。這些超級高手都是百折不撓的修真者,不會為了一點挫折就罷手的,傅山大喝道:“先滅掉大炎靈獸!”

百黃老人也吼道:“他媽的!干掉那個畜生!”他的手下傷亡慘重,這老怪物也發瘋了。

神器已被大炎靈獸吸入嘴里,它並沒有立即飛走,而是在地火岩漿上方盤旋,似乎舍不得離開。李強在下方看得很清楚,他甚至能體會出靈獸那依戀不去的心情,但他不知道傅山等人的安危,心里又是焦急又是憤怒。一時間他竟找不到出手的法寶,他知道吸星劍根本傷不了它,便索性連吸星劍也收了回去。

靈獸突然發出長嘯,身周陡然出現無數星點,急速旋轉飛舞。李強一看就知道,它身周飛舞的是天金砂。漸漸地,大炎靈獸開始隱形,所有看見的人都泛起無力的感覺,這靈獸實在是太厲害了,它恐怕不是這一界的生靈。

靈獸的嘯聲越來越響,越來越急促。上空的修真者都知道,一旦靈獸隱形後再來攻擊,那幾乎沒有人能夠抵擋。

莫懷遠喝道:“我們三個同時出手!”

大炎靈獸的身影已經模糊,只聽它又是一聲尖利的鳴叫,陡然向上空竄去。李強不假思索地緊緊跟上。

靈獸帶起無數銀芒金星,拖著長長的光尾,向上奮力疾沖。下面無數的劍影也緊追不舍。

李強的速度奇快,他也沒有想到自己修煉了天薦章後速度會如此迅捷,他離靈獸很近了。莫懷遠、琦君煞、傅山和侯霹淨等人沒料到李強如此大膽,竟敢一個人就追上去。莫懷遠喝道:“傅老弟,你不要去了,由我和琦老弟去。你們去控制下面的災禍,靈獸那里,有我們哥倆解決。”

莫懷遠和琦君煞相視一眼,兩人同時挪移到高空。痕布夷一言不發也追了過去。

傅山如何能放心得下,他對明訣說道:“明訣大師,你來指揮下面的朋友,我去去就來。”他也挪移到高空去了。侯霹淨更不干了,罵道:“奶奶的,老子可不耐煩在這里干等,先走一步啦!”他也追蹤而去。

百黃老人如何甘心,他來不及叫自己的手下,身影一晃也追了上去。

李強還沒有學會瞬移,不過,他的速度卻不比大炎靈獸慢,很快,李強發現自己已經飛出天庭星的大氣層了。周圍陡然一暗,他看到深色的天空中群星璀璨,他還來不及感慨自己能飛到如此高度,異變突生。

大炎靈獸仿佛撞在一堵無形的牆上,突然停頓下來。李強沒料到靈獸會突然停下,他一頭就紮進大炎靈獸的護身圈里,天金砂立即包裹上來,促不及防之下他被天金砂打得亂滾。

李強本能地將神奕力布滿全身,好在神奕力可以化解天金砂的穿透力,一時間,他渾身銀光閃閃,天金砂就像一團團爛泥糊在他身上,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擊得粉碎。

李強發覺自己已經在靈獸細長的背脊上方,他毫不猶豫地撲了過去,吸附在靈獸的背脊上。和大炎靈獸龐大的身軀相比,李強覺得自己就像靈獸身上的一只虱子,它身上的一塊六角形鱗片都比自己的身體要大。身在靈獸的禁圈里,外圍的天金砂對他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他抖了抖身體,將天金砂收回手鐲里,開始觀察周圍的情況。

大約靈獸也沒想到有人竟能穿透自己天金砂形成的護身圈,對于背脊上的李強,它並沒有察覺,但是前方無形的阻攔使它氣急敗壞,它又一次噴出天神之怒。

李強在它身上看得一清二楚,立即屏息運功。神器的威力的確不同凡響,霹靂一聲巨響,前面那層無形的阻隔立即消散,靈獸尖嘯一聲,繼續前竄。

莫懷遠隱隱覺得不好,他正要傳音給琦君煞,痕布夷突然大叫道:“那個小家伙爬到靈獸身上去了!”追來的幾人個個目瞪口呆,李強這一手是誰也沒有想到的,傅山急得渾身一顫。莫懷遠仔細觀察了一下,說道:“他沒事的,我們小心點,攻擊的時候不要傷了他。”

百黃老人也趕了上來,罵道:“媽的!我要扒了它的皮!”這次潛傑星損失的人手至少有三分之一,他有點氣急敗壞了。

侯霹淨是這些人中功力較差的一個,是最後一個到的,他也罵道:“奶奶的,跑得真快啊,老子還是第一次見識這種玩意兒。哎,莫大哥,怎麼樣?”莫懷遠感到非常棘手,說道:“老五爬到大炎靈獸背上去了,唉!我先跟上去再說。”侯霹淨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心想:“要命!老子這個兄弟實在是夠麻木的,竟然敢爬到靈獸身上。”他們都不知道,李強是無意中闖入的。

一道金光突然顯現,緊接著,一個巨大的圓形金色光網將大炎靈獸圍住。李強遠遠看見金光閃動,心里大驚,他知道這是仙人出手了。在星星宮外的荒山上,他曾經親眼目睹過仙人出現時的金光,所以他一眼就認出這就是仙人。

靈獸似乎有點畏懼這個光網,它在里面急速轉動,試圖尋找突破口。

百黃老人驚訝道:“仙人?他媽的!竟然有仙人!我……我……”他真要氣瘋了,他們這群修真者忙死累活的,居然跑出一個仙人來爭搶神器。他也是老子天下第一的人物,如何能忍得下這口氣,氣得他一通亂罵。痕布夷急忙制止,他很清楚仙人的實力,那可不是他們幾個散仙和修真者高手能對付的。

金光一閃,幾人面前出現一個仙人。耀眼的金光漸漸散去,一個人形顯露出來。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誰也沒想到這個仙人竟然是個女的。

莫懷遠第一個感覺這個女仙人不是毀去星星宮的那個,他清楚的記得,上次那個仙人絕對是男的。散仙對仙人的感受還好點,畢竟都是仙,雖然層次有所不同。傅山、侯霹淨和百黃老人可就難受了,境界上的差別,感覺是截然兩樣的。那個女仙人只是靜靜地站著,他們三個就生出無法抗衡的感覺,要不是三人都是修真界頂尖的高手,恐怕連站在她面前的勇氣都沒有。

女仙人身上的金光散去,露出仙人的原貌。她身穿淡金色的仙甲,這樣的仙甲,連莫懷遠也是第一次看見。仙甲只是勉強將重要部位遮住,裸露著大片雪白的肌膚,肚臍上飾了一塊星狀寶物。她手上拿著一把形狀奇特的手環,上面墜著許多亮晶晶的珠子。

女仙人臉帶薄嗔,嘴角微微翹起,似乎有點生氣的樣子。她問道:“你為什麼罵人?”聲音清脆動人。

百黃老人被她瞪視得連連後退,他強壓內心的不安,咬牙說道:“我們死了這麼多修真者,才追到這里……”女仙人打斷他的話頭,淡淡地說道:“這就是你罵人的理由?”百黃老人如此霸道的人物,竟被她問得啞口無言。

莫懷遠抱拳問道:“請問仙子貴姓大名?”

女仙人似乎對這幾個人還敢和自己說話大感興趣,一般修真者見到自己早就呆掉了,這幾個人的神色竟然還算正常,在她看來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她展顏一笑:“我叫黛南楓禦,你們是誰?”

幾個人先後報名見禮。莫懷遠心里暗暗舒了口氣,知道她不是為逆天寶鏡和修神天薦章而來,暫時沒有危險。

侯霹淨性急,說道:“黛南仙子,我兄弟在大炎靈獸身上,能不能請仙子伸手搭救?”

黛南楓禦眉頭微微皺起,說道:“什麼?他是修真者?那是不可能沖進大炎靈獸的護身圈內的……”她邊說邊看過去,神色微變:“奇怪?他是怎麼進去的……那里是不可能挪移進去的……他是修真者?”她驚訝萬分,這實在不合常理。

痕布夷心里對李強早有疑問,雖然他無法確定李強到底修煉了什麼,但能肯定李強絕對不是普通的修真者。這幾個人中只有百黃老人什麼也不清楚,他轉動著眼珠,似答非答地說道:“他肯定是修真者,不過這個小子古怪得很。”

李強吸附在靈獸背上,有些進退不得的尷尬。他遠遠看見那個仙人和莫懷遠他們在說話,似乎很友好的樣子,好像沒有什麼沖突,倒是自己這里危險萬分了。大炎靈獸被困住後,顯得暴怒異常,連續撞擊那層光網,並且再一次噴出天神之怒,天神之怒的威力使李強難以承受,他只能強行運功抵抗。

那層光網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修煉的,竟然能夠抵擋住大炎靈獸的瘋狂沖擊。天神之怒的力量似乎可以透網而出,卻不能對光網形成威脅。大炎靈獸突然停頓下來,它靜靜地凝視著外面,好像在醞釀著什麼。李強感覺到靈獸身上的鱗斑一陣滾燙一陣冰涼,顏色也變幻萬千,他急忙運功防備著。

李強不敢攻擊大炎靈獸,對這種美麗而又恐怖的生物,他覺得還是少惹為妙。他緊緊地吸附在它身上,伺機而動,不過動作比較難看。他的衣褲早已被天金砂毀去,又無暇取衣穿戴,只好全身赤裸著趴在靈獸身上,樣子實在是狼狽。

大炎靈獸的鈷藍色頭冠開始發光,環繞身周的天金砂也向前面湧去。隨著一陣劇烈的震動,靈獸不僅將天神之怒噴射過去,還從頭冠處射出一道藍瑩瑩的光芒,天金砂猛然在光網處急速旋轉。李強知道不妙,立即將心神沉入一梵天的境界里。

黛南楓禦迅速射出一道金光,她發覺靈獸這次的攻擊非同小可。莫懷遠、琦君煞和痕布夷同時出手,各自護住自己人。傅山失聲叫道:“天哪,老五怎麼辦?”他的話音被巨大的霹靂聲掩蓋了。

一圈光環擴展開來,那是由美麗的藍色、銀色和金色的光環組成的。爆炸帶來的沖擊波簡直像驚濤駭浪,即使散仙莫懷遠等人也不得不向後退讓。

淡金色的光網終于被靈獸炸散,碎成片片金芒,消散在空中。

黛南楓禦被大炎靈獸毀去一件仙器,氣得她將手中的仙器縈環射了出去。大炎靈獸並不怕她,因為它有神器護身。它將天金砂聚攏,銀色的翅膀用力一擺,身子向邊上橫著竄去,天金砂猶如暴風驟雨般向黛南楓禦撲去。

靈獸剛剛飛出不多遠,又是一道金光閃過。李強扭頭一看忍不住驚叫道:“又來一個!”他終于手忙腳亂地穿上了一條小褲衩。

那道金光落下,那仙人揮手間幾道卷曲的金光緊緊地扣住靈獸,其中一道金光箍就在李強眼前,猶如實質一般。大炎靈獸劇烈掙紮,差點將李強甩了出去。

黛南楓禦大怒,嬌喝道:“靈獸是我的!乾善庸……你太過分啦!”

百黃老人嘀咕道:“媽的!都是一樣的貨色……你還不是搶我們的……”他雖然在修真界稱王稱霸,但是在仙人眼里也同樣一文不值,氣得他不住地暗自咒罵。

乾善庸哈哈大笑:“黛南楓禦,我們打了幾千年了,你那功夫還是差點,哼!把我騙到小霖天的幻星神陣……哈哈,幸虧我機靈沒有進去,好!我問你,逆天寶鏡是誰收的?這次看你怎麼來騙我!”此話一出,莫懷遠、琦君煞和李強都大驚失色,這才是毀掉星星宮的那個仙人。

李強伏在靈獸脊背上眼珠亂轉,他來不及多想,悄悄傳音道:“莫大哥,別管我,你們到古劍院等我……”

黛南楓禦喝道:“我收不到靈獸,也不會給你!”

乾善庸詭異地一笑:“不見得!走!”一圈金光罩住靈獸,霎時間,人獸同時消失。黛南楓禦氣得滿臉通紅,大叫道:“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一道匹練似的金虹閃動,她追了過去。

莫懷遠沒有多想,大喝一聲:“追!”六人急速挪移,但很快他們就失望了,連一點蛛絲馬跡都尋找不到。痕布夷說道:“我們別追了,即使追上也是沒有用的,這兩個仙人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的。”

百黃老人陰沉著臉,這次行動他損失最大,心里極度惱火,他恨恨地說道:“痕大哥,我們走!回去!”痕布夷點點頭,說道:“各位告辭了。”他拉著百黃老人挪移而去。

莫懷遠憂慮地說道:“這下可麻煩了,老弟傳音給我,讓我們到古劍院去等他。唉,沒想到那個仙人的實力如此之強。”琦君煞繃著臉,心里也是火冒冒的,他覺得十分窩囊,說道:“在這一界,竟然會有兩個仙人,真是搞不懂,他們滯留在這里干嘛?”

傅山歎了口氣:“唉!我這個領路人實在是不合格啊,我們先下去再說吧。”他們四人都是見識廣博的人,知道即使停在這里也于事無補。莫懷遠咬牙道:“琦老弟,我們回去設法修煉仙器,要是我兄弟有個好歹,說不得咱們也去和仙人斗斗了。”

琦君煞點頭道:“好!對了,剛才那個乾善庸說什麼小霖天?那是什麼地方?”莫懷遠說道:“那里原來是可以通往仙界的,後來被禁制掉了,那里的仙蹤神跡最多,我也沒有去過,只是聽別人傳說的,據說在那附近有一個星球,是修真者的聖地。

傅山說道:“我去調查,非要搞清楚不可。”侯霹淨點頭道:“二哥去找一定可以,他的朋友最多了。”莫懷遠點頭,說道:“好,我們也走吧。”四人回轉天庭星。

李強緊緊扣著大炎靈獸的鱗甲,周圍俱是金光閃動,只一瞬間,四周的景色頓變。

這是一個陌生的太空,四周星光燦爛。李強心里不禁叫苦,開玩笑,迷失在浩瀚的宇宙里,自己又不會挪移,如果靠飛行,那要飛到哪一年才能找到封緣星?而且修真者也只能在有傳送陣的星球間互相來往,除非有合體期的修為,才會去探索新的星球,而那也是很冒險的事情。

乾善庸得意地看著大炎靈獸,自語道:“嘿,雖然我回不了仙界,等我找到修神天薦章,那就不怕了,何況還有現成的神器。”大炎靈獸憤怒地掙紮著,可是身上的金光越來越緊,用來護身的天金砂已經耗盡了,它厲聲尖嘯,兩只赤紅的眼睛像兩團燃燒的火焰。乾善庸晃動手指道:“不用再掙紮了,還是乖乖地跟我走。”

大炎靈獸噴射了幾次天神之怒,已經精疲力竭了,它眨著眼,停止了掙紮,但依舊很驕傲地昂著細長的腦袋,一副不屈不撓的樣子。李強伏在它身上,既不敢亂動也不敢逃,因為周圍實在是太陌生了。

正在僵持著,一道金光閃動,黛南楓禦到了。她特意看了一眼李強,發現他竟然還趴在靈獸的背脊上,不注意還看不到他,心里不禁又是驚奇又是好笑,他竟然能經受得住仙人的大挪移,一般修真者早就魂飛魄散了。她咯咯笑道:“乾善庸,你能跑到哪里去?本仙子說過,我得不到的,咯咯,你也得不到,本仙子毀了它。”

說話間,揚手飛出無數細長的彩條,她攻擊的是大炎靈獸。乾善庸氣急敗壞地罵道:“住手!臭婆娘!”他射出一道金光幕牆,不過,只擋住一大半彩條,還有一些已經飛射過去。李強無處可躲,大罵道:“靠!你們有玩沒完?去你媽的!”他也豁出去了,運功狠狠搗出一拳,一團金光脫手而出。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同時驚叫:“神奕力?神奕力!”

');

上篇:第四章 大炎靈獸     下篇:第六章 亡命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