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亡命星空  
   
第六章 亡命星空

那團金光不但將彩條震散,而且把擋在前面的金色光幕捅了一個大窟窿。就這麼短短的一瞬間,大炎靈獸已經緩過勁來,它發出一聲尖利的長鳴,渾身彩光四射,一下掙脫束縛,同時將李強甩下背脊,急速向遠處飛去。

黛南楓禦和乾善庸居然不追大炎靈獸,同時向李強撲來。在他們眼里,修神天薦章和神器相比,神器實在不算什麼,學會了修神天薦章自己就能修煉神器。

李強驚叫一聲,拼命狂逃。他雖然驚慌,但是靈智清晰,邊逃邊取出修神天薦章的玉瞳簡,稍稍運功,將其捏得粉碎。

乾善庸功力高深,搶先一步瞬移到他的前面。

李強逃跑的經驗十分豐富,他不飛直線,而是上下左右亂飛。乾善庸也是急糊塗了,他一心想親手抓住李強,竟然沒有想起用法寶。

黛南楓禦心里後悔極了,自己明知道李強有古怪,卻沒有試探他,若早些抓住他,根本就不用去管什麼大炎靈獸和天神之怒,有了修神天薦章,乾善庸還怎麼敢和自己斗?她眼看著李強就要沖到乾善庸的身邊,突然嬌喝一聲:“向左飛!”

李強正飛得頭暈眼花,聞言下意識地向左邊一閃。乾善庸一把撈空,氣得罵道:“臭婆娘又來搗亂!”他伸手射出五道金線向李強卷去。李強身子猛然下沉,猶如一條溜滑的小魚般竄了下去。乾善庸嘿嘿笑道:“看你能跑到哪里去?”手腕微微一沉,五道金線交叉盤旋著跟蹤而去。

黛南楓禦晃動手中的縈環,五點彩光激射,撞在金線上發出“波波”的脆響聲。李強知道這兩人都對自己不懷好意,他鼓足勁力向遠處跳去。忽然間,只覺得金光閃動,他竟然瞬移了一大段距離。

李強剛剛松了一口氣,突然發現黛南楓禦出現在眼前,嚇得他大叫一聲:“哎呀……”黛南楓禦咯咯笑道:“小家伙跑得挺快的,別跑了,還是跟我走吧!”

李強心想:不跑才怪,被你們抓住了哪有我的好日子過?他扭頭就逃,嘴里還嚷道:“你是仙女……還追我這個凡人……居心不良啊。”

乾善庸的聲音響起:“哼哼,你是凡人?笑話了,還是跟我走吧。”他擋住李強的去路。黛南楓禦堵住後面的退路,罵道:“乾善庸!你簡直是陰魂不散,他不會跟你走的!”他們兩人都心存顧忌,不敢下重手,在沒有得到修神天薦章的情況下,誰也舍不得毀掉李強。

李強心里火冒冒的,說道:“喂!兩位神仙大人,你們倆到底誰厲害?”

乾善庸說道:“當然是我厲害啦!跟我走,保證你不吃虧!”黛南楓禦說道:“別聽他胡說八道,當然是本仙子厲害!”

李強向旁邊一閃,冷冷地說道:“你們打一架試試,誰厲害,我就跟誰走!”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都是老狐狸了,如何會上李強的當,兩人同時笑道:“想得美!”話音未落,兩人一起出手抓向李強。

還是乾善庸厲害,一圈金光罩住李強,兩人立即消失。黛南楓禦慢了一步,氣得她咒罵了一句,緊跟著追去。

這是一個陌生的星球,荒涼的大地上散落著無數巨大的岩石,沒有植物,沒有空氣,地平線上一顆半月形的巨大星球閃著淡淡的白光,滿天的星光顯得特別清晰明亮。李強心中叫苦:“這是什麼鳥地方?”

乾善庸站在不遠處的一塊岩石上,他知道李強是逃不掉的,所以並不急于出手。他說道:“小家伙,交出逆天寶鏡和修神天薦章。”

李強向他看去,只見乾善庸身上的金光散去,露出了隱藏著的身形。他身材碩長,看不出年齡大小,身上的仙甲是火紅色的,猶如火焰般熊熊燃燒,最奇特的是,他戴著一張火紅色的面具,面具仿佛有生命一樣,把他的笑容顯現出來,顯得十分詭異。

周圍死一般寂靜,李強挪動了一下,腳下的碎石發出清脆的“咔咔”聲。他咬牙道:“你說什麼?我聽不懂。”一副不知所謂的樣子。

李強徹底豁出去了,他自顧自地取出一套衣褲穿戴起來。乾善庸說道:“好小子,你大概沒有見識過我的厲害……”李強穿好衣褲,打斷他的話頭:“我見識過了,你是仙人嘛,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修真者,打不過你很正常,你有什麼好炫耀的?”

乾善庸被李強噎得說不出話來,他抬手一道霹靂,把李強炸得飛上了天。

乾善庸惡狠狠地笑道:“好,先讓你嘗嘗仙家的手段……喂!你怎麼不還手?”他硬生生止住第二道霹靂,心里大罵李強狡猾。

李強有神奕力護體,雖然進攻的力量不足,用來防護身體卻是足夠的。他從空中墜落下來,狠狠地砸在一塊岩石上,那塊巨大的岩石“轟”地一聲炸開,碎石四處飛起,濃厚的煙塵彌散開來。

乾善庸說道:“小子,這下知道厲害了吧?把東西交出來,我就不殺你,不然……哼哼!”他一邊發狠,一邊看向空中,黛南楓禦到現在還沒有出現。他又道:“喂,小子,站起來,別裝死,你有神奕力護體,裝死想騙誰……咦?臭小子!地行術是沒有用的……想跑……”他兩眼陡然射出金光,緊緊盯著地下。

李強在地底急速逃竄,地行術他修煉得不錯,又有吸星劍霧的幫助,比一般修真者的地遁不知要快多少倍。李強自己估計足足在地下鑽了一個多小時,他想這應該差不多了吧,轉身悄然潛向地面,剛剛冒出半截身子,就聽耳邊一聲輕喝:“結!”他突然發覺自己陷在土里不能動彈了。

乾善庸蹲在他身邊,臉上的面具顯出很燦爛的樣子,他得意地笑道:“你跑得蠻快的,嘿嘿,可是你忘記了,我不是修真者……我是更高一層的仙人,如何?現在該給我逆天寶鏡和修神天薦章了吧。”

“想得美,別給他!”

黛南楓禦懸在空中,渾身金光閃爍。乾善庸看著李強,面具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神色,他說道:“你乖乖的別亂動,看我怎麼教訓這個臭婆娘!”他忽地瞬移到黛南楓禦身前,冷冷地說道:“你鬧夠了沒有?”話語里充滿了煞氣。

李強卻聽出一些言外之意來,似乎兩人的關系不一般。

黛南楓禦說道:“你別想獨吞修神天薦章!”李強聞言大急,如果這兩人聯起手來對付自己,恐怕自己連骨頭都不會剩下,他大叫道:“喂,放我出來!把我惹急了,別說是什麼修神章,就是修屎章你們也別想得到!媽的,老子把它全毀掉。”

黛南楓禦嬌喝道:“你敢!”她身形一動,乾善庸立即出手,兩人頓時打成一團。

李強暗暗松了一口氣,他摸了摸身邊堅如金石的泥土,悄然運足神奕力,微微震動,很快身周的泥土就松散開來。乾善庸還是小看了李強,李強雖然修神時日短暫,神奕力也駁雜不純,但是神奕力畢竟比仙靈之氣的層次要高,這點禁制還困不住李強。

乾善庸和黛南楓禦爭斗了幾千年,彼此對對方的手段都很熟悉,打得精彩萬分,漸漸地兩人打到高空。李強看著越來越小的人影,心里得意:仙人又怎麼樣?還不是中了老子的圈套,最好你們兩個爭個兩敗俱傷,老子才有活路。他努力回想剛才偶然使出的瞬移,運足功力,陡然金光一閃,他終于學會了夢寐以求的瞬移心訣。

黛南楓禦心細,她邊打邊注意著李強,見李強突然消失了,心里不由得暗喜,嬌笑道:“本仙子不打啦,失陪!”一下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乾善庸呵呵大笑:“黛南楓禦……呵呵,走好啊……”他只得意了一下,就突然反應過來,再低頭看去,哪里還有李強的蹤影。他氣得大吼道:“臭婆娘!死小子!我決不會放過你們!”他還以為是黛南楓禦做的手腳,故意吸引他打斗,趁機放走了李強。

李強的瞬移時靈時不靈,他連續不斷地飛行瞬移,瞬移飛行,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跑了多遠,他已經完全迷失在浩瀚的宇宙里了。在星空中挪移,速度快捷無比,而且他是漫無邊際地挪移,功力損耗巨大,要不是他修煉過天薦章,恐怕早就頂不住了,就這樣,他也已經精疲力竭了。

其實,像李強這樣胡亂挪移,連仙人也是很忌諱的,星空宇宙里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如果不小心挪移到太陽那樣的甯P里,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李強的傻大膽讓在後面追蹤的黛南楓禦吃驚不小,她覺得這家伙根本就是亂來,身上沒有定星盤竟然敢在宇宙里亂跑,真是膽大妄為。

也不曉得跑了多久,李強覺得身後的威脅又大了許多。看著周圍的景色,李強差點要哭出來,他竟然跑到一大片隕石圈里,遠處似乎還有一群流星。他心里忽然一動:如果躲在流星里,那兩個變態仙人應該找不到自己了吧。

他鼓起神奕力,瞬息間挪移到一顆巨大的流星上,那是一顆由碎石和隕冰構成的流星體,他一頭紮進里面,立即盤腿運功,沉浸在一梵天的境界里。

黛南楓禦手背上吸附著定星盤緊緊追蹤,她有把握搶在乾善庸前找到李強。漸漸地,感覺越來越近了,她笑道:“我看你往哪里跑!”突然間,她神色大變,因為李強徹底失蹤了,連一絲感覺都找不到。她驚奇地自語:“咦,他是怎麼做到的?” 她停在太空中,若有所思地看著遠處掠過的流星。

黛南楓禦連續用神識搜索,奇怪的是竟然一點痕跡都找不到,她身周全是飛速移動的隕石,氣得她揮手劈出一道金光,將身邊的一塊巨大隕石震散。

金光閃動,乾善庸追蹤而至,他喝問道:“那個小家伙在哪里?”

黛南楓禦沒好氣地說道:“被本仙子打得形銷骨散,死啦!”

乾善庸一時間難以分辨,不由得大怒道:“你……你……你混蛋!”他兩手虛抬,大喝道:“我饒不了你!去!”飛掠的隕石突然停頓下來,隨著他的大喝聲,猶如利箭般射向黛南楓禦。

兩人再次大打出手。乾善庸心里明白,黛南楓禦雖然比自己的修為稍差,自己還是奈何不了她的。黛南楓禦凜然不懼,也掀起大片隕石和他對抗,同時心里還疑惑:那小家伙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李強恢複得極快。修神天薦章的一梵天境界是築基和恢複的無上法門,只是短短半個多小時,李強就完全恢複了,他睜眼向隕石帶看去,只見那里騰起陣陣碎石煙塵,還有道道金光閃爍,他知道那兩個仙人還在打斗。

李強脫離一梵天的境界後,立即就被黛南楓禦察覺到了,她不動聲色地邊打邊退,將乾善庸引向遠方。李強並不知道自己已被發覺,看著兩個仙人消失在視野里,他放松下來,可一想到自己的處境又不禁愁上心間,如何才能回到封緣星是擺在他面前的最大難題。

黛南楓禦心里暗喜,她知道李強就藏在那顆流星里,只要擺脫了乾善庸,憑自己的手段,那個小家伙還不得乖乖把修神天薦章和逆天寶鏡交出來。她將乾善庸誘到一顆星球的背面,嬌聲道:“乾大哥啊,我們停手好嗎?本仙子累了,不打啦!”

乾善庸說道:“不打也行,不過,你告訴我,那個小家伙在哪?”

黛南楓禦咯咯笑道:“我也不知道,那小家伙跑得可快,本仙子一不留神就被他跑掉了,咯咯,聖城有那麼多修真者,你是他們真正的主人,讓他們幫你找不就行啦。”

乾善庸哼道:“他們?一群廢物!被你騙得團團亂轉,害得連我都上了當。黛南楓禦,你別想甩開我,哼哼,你打的什麼鬼主意我會不知道?”他臉上的面具泛起紅光。

黛南楓禦說道:“你管我干什麼啦,本仙子想走,憑你還攔不住。”她身上陡然冒出金光,全身都隱在金光里,說道:“告辭啦!”一道金虹掠過,她消失在太空里。

乾善庸知道她在搞鬼,說道:“想撇開我?哼!作夢吧!”他詭異地一笑,緊跟著也消失在空中。

李強經過前面瘋狂的挪移,已經把握了一點其中的訣竅,他認准遠處的一點星光,急運全身的神奕力,陡然間金光閃動,他又挪移了一大段距離。眼見著那顆星星近了許多,又連續挪移了幾次。

李強絕望地發現,他定下的目標遙不可及,心中不禁連連叫苦:“完蛋啦,這次老子真的是迷路了……慘了,被困在無邊的宇宙里,真正是死路一條啦。”

一路挪移過去,李強發現他看到的每顆星都是那樣不可企及,正在無法可想之際,黛南楓禦趕到了。看著從不遠處冒出來的黛南楓禦,李強竟然開心地笑了:“嗨!仙子好!”黛南楓禦被他嚇了一跳,這小子居然不跑了。一想,她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子,怎麼不跑啦?繼續跑啊。”

李強心里暗罵:“老子要是知道星路早就跑了,你就是仙子,老子也不理你。哎,惹上神仙可真不好玩。”他知道迷失在宇宙里可不是鬧著玩的,別說回封緣星了,天曉得自己會飄到哪里去,眼下只有這個黛南楓禦有辦法。他無奈地說道:“不跑啦,反正又跑不過你。”

黛南楓禦冷笑道:“嗯,既然不跑了就交出修神天薦章和逆天寶鏡,本仙子饒你一命。”李強兩手一攤,說道:“第一,我沒有逆天寶鏡,第二,修神天薦章我是修煉了,但是……玉瞳簡被我毀掉了。”他回答得很干脆。

李強經驗也夠豐富的,他一開始就果斷地毀掉了修神天薦章,他知道自己手上必須有所憑仗,不然是沒法和仙人爭斗的。黛南楓禦很惱火:“什麼?”李強一臉無辜地說道:“誰知道你們要那玩意兒,早知道我就留下了,哎呀,實在是抱歉啦。”他邊說邊觀察黛南楓禦,看她有什麼反應。

女人發飆是很可怕的,女仙人發飆就不是可怕了,而是恐怖。黛南楓禦抬手打出一道金光,李強噴出吸星劍對抗,金光觸到吸星劍霧砰然一聲巨響,李強翻滾著被擊出上千米,吸星劍也被震回體內,他這才知道自己和仙人的差別有多大。

微微一凝神,他便恢複過來。

李強心知黛南楓禦沒有用全力。吸星劍是修真界的寶器,但和仙人相比就差得太遠了。他一咬牙將太皓梭發了出來,雖然修煉的時日很短,可畢竟是仙器,威力比吸星劍厲害很多。黛南楓禦微微一愣,她沒想到李強也有仙器:“小子,你的仙器是沒有多大用處的,還是乖乖交出兩樣東西,我饒你一次,不然本仙子禁錮你!”

李強突然問道:“那個乾善庸到哪里去了?”他收起太皓梭,決定斗智不斗力,不打了。

黛南楓禦神色一動:“小子,感覺倒是很敏銳啊,走!”她放出一圈金光罩住李強,兩人同時消失。過了不到十分鍾,乾善庸也追到這里,他恨恨地罵道:“臭婆娘,跑得快,哼!”他繼續追蹤下去。

李強不得不承認,仙人就是厲害,自己忙了半天都跑不遠,她輕輕松松就帶自己落在一個無名的星球上。黛南楓禦暫時不理會李強,她取出定星盤,仔細測看了一下,隨手取出一些古怪的法寶,說道:“小子,別亂跑,等本仙子布好大挪移陣法。”她決心先甩掉乾善庸,不然實在沒有時間搞定這個滑頭小子。

黛南楓禦拋出手中的寶貝,連續射出幾道仙靈之氣,一個巨大的金光球出現。李強好奇地問道:“你手上看的是什麼玩意兒?”黛南楓禦撇撇嘴,說道:“連定星盤都不知道就敢亂跑,小子,以後要想在星空里跑,這個是必須的。”

李強悄悄扔了一件衣服在地上,他可不想讓黛南楓禦有足夠的時間修理自己,他唯一的機會就是乾善庸,只有他們兩個不停地爭斗才行。

黛南楓禦拍拍手,嬌笑道:“本仙子看你還怎麼追?小子,進去!”

李強裝出傻乎乎的樣子:“大美女……里面危險嗎?”黛南楓禦笑罵道:“臭小子,什麼大美女,難聽死了,要叫仙子。快進去,他要追來了。”

李強故意拖時間,他問道:“這是要轉送到哪里去?仙子真厲害,隨隨便便就能搞出一個傳送陣來,佩服啊!佩服!”他嘴上說著,可就是站著不動。黛南楓禦美目圓瞪,她還沒有明白李強故意拖延的意圖,只是直覺著這小子不懷好意。她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抬手就把李強扔進金光球里,只聽李強大叫:“不要動手動腳的,你是仙子不是潑婦啊!”

黛南楓禦被他氣得連連冷笑,這家伙張嘴就胡說八道,她忍不住想教訓他,但是她察覺到乾善庸快要到了,忙縱身躍進金光球里,嬌喝道:“走!”霹靂一聲巨響,兩人被快速送走。

仙器制作的挪移大陣的確是不同凡響,李強有點受不了,那感覺比在地球上坐云霄飛車還要刺激得多,而且時間很長,要不是他極力運行神奕力,早就頂不住了。李強渾身就像被無數尖刺穿過般難受之極,他無法可想,只能拼命運功強抗。

黛南楓禦心里大為驚訝,這小家伙實在是了不起。她是成心讓他吃點苦頭的,這種仙器名叫星耀,專門用來長途挪移的,除非有散仙以上實力才能泰然自若,一般修真者根本無法抗拒如此恐怖的速度,何況黛南楓禦還特意撤去星耀對李強的防護,這種壓力就更加巨大了。

李強兩眼死死盯著黛南楓禦,眼中的金光越來越盛,目光里滿含著憤怒和不屈。黛南楓禦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她心里越加好奇起來,這樣的修真者太少見了,她遇見的修真者沒有一個像他這樣倔強的。其實,李強修煉了天薦章之後,已經不能算是修真者了,他的層次應該比仙人還要厲害,但是他修煉的時日太短,根本無法和黛南楓禦這種仙人抗衡。

就這樣一路瘋狂的大挪移,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個星球,黛南楓禦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乾善庸能夠一直緊緊跟著自己。她一直沒有察覺到李強在搞鬼,如此遠距離的挪移,以她的實力也感到有點吃不消了。

這天,兩人挪移到一個星球上。李強落在地上後,一言不發立即盤腿坐好,他在抓緊一切時間瘋狂練功。他心里很明白,要想自己做主,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的。黛南楓禦也有點累了,這次挪移花了她很大的功力,因為多帶了一個人,她的功力消耗就比乾善庸要大很多,本來她的實力就比乾善庸弱,她很清楚憑現在的功力和乾善庸爭斗,已經是力不從心了。

兩人一坐一站,都是默默無語。黛南楓禦尋思了很久,突然露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李強恰好睜眼,一見不由得打了個寒噤,忍不住說道:“仙子大人,你的微笑讓人……那個膽寒,幫幫忙好嗎?雖然你笑得很好看,但還是別笑了……行不?”

黛南楓禦面色一冷:“小子,把你所有的東西都交出來,讓本仙子檢查一番,哼,你別想藏住任何東西,先告訴你,我什麼都知道,你有兩個儲物手鐲,一個很罕見的儲物戒指……還要我說嗎?”

李強驚得寒毛直豎,忍不住大叫道:“你……你……你能透視?他奶奶的,老子不是虧大啦!”也不知道他想到哪里去了。

');

上篇:第五章 天神之怒     下篇:第七章 戰圈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