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戰圈大陸  
   
第七章 戰圈大陸

黛南楓禦氣得抬手就打,李強根本就不予抵抗,他知道即使還手也打不過仙人,只會更加倒黴。在地上翻了幾個跟頭,他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泥土:“唉,所謂仙子,一點都不是老子想象的那樣,真讓人失望啊。”。

黛南楓禦好奇心大盛:“小子,你想象的仙人是什麼樣?”

李強咳嗽一聲:“仙女嘛,應該溫柔嫻雅,美麗大方……那個……助人為樂啊,哪知道會這麼凶狠,無禮,還搶老子的東西……哎喲……不要動手動腳的!老子倒黴,打不過你……”他跳到一邊,攤著雙手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黛南楓禦說道:“小子,告訴你吧,我們這些仙人滯留在這一界,是因為沒有辦法回去,即使能回去也不行,哈哈,我們這些所謂的仙人都是被仙界拋棄的,所以只能在這一界鬼混,要不然誰願意待在這里,什麼都沒有……哈哈,臭小子,要是有了修神天薦章,本仙子再回仙界就不怕了,快交出來!”

李強恍然大悟:“原來是被仙界拋棄的仙人,怪不得這麼霸道不講理。”

黛南楓禦說道:“好啦,把東西交出來吧,別讓本仙子親自動手。”

李強嘿嘿笑道:“好像來不及啦,老乾追來了,哈哈!”他說的一點都不錯,黛南楓禦也感覺到乾善庸追近了,她氣得罵道:“死鬼東西,陰魂不散,走!”

這次挪移的時間很短,而且停下的地方是太空中。李強四處張望,疑惑道:“這是哪里?”黛南楓禦也不說話,她拋出七八個圓柱狀的小東西,快速射出一道道仙靈之氣,說道:“我們走!”

兩人再次挪移而去。李強心想:“剛才一定是她布置的陷阱,慘了,以後的日子可不好混了,這個仙子行事頗有魔頭的風格,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著眼前的藍色星球,李強驚喜地叫道:“哇呀,這是地球?這是地球!”

黛南楓禦屈指敲了李強一記腦殼,嬌笑道:“小子,你發什麼瘋,什麼地球呀?這樣的星球多得是,本仙子見過許多,嘻嘻,只是這個星球沒有修真者也沒有傳送陣,本仙子讓你在這里住上一段時間,嘻嘻,等本仙子徹底甩掉乾善庸,再來找你。”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李強看得直冒寒氣。

黛南楓禦手一伸:“小子,把東西都拿出來吧!”

李強立即運足功力想跑,卻被黛南楓禦扔出的一件繩狀仙器捆住。只聽她輕聲笑道:“和本仙子斗,你還差得太遠!既然你不肯交出來,本仙子只好親自動手啦。”李強怪叫道:“搶劫啦!哎,老子實在是很榮幸,被仙子打劫……”

黛南楓禦揮手禁制,李強立即啞口無言,眼睜睜地看著黛南楓禦將東西收走。

黛南楓禦一件件查看後,臉色陰晴不定,她沒想到李強說的是真的,手鐲里的確沒有逆天寶鏡和修神天薦章的玉瞳簡。她解開禁制說道:“小子,東西還給你,不過,你記住,你有足夠的時間將修神天薦章記在玉瞳簡里,等本仙子再來找你時,就用這個玉瞳簡換你的命,知道嗎?”

李強現在的想法是能拖一會兒算一會兒,只要能爭取到時間修煉好天薦章,他就不怕了,所以,他表現得很乖巧,連連點頭道:“知道!知道啦!”

黛南楓禦也不怕他搞鬼,說道:“我們下去!”拉著他挪移到那顆藍色的星球上。落在地上後,李強還是驚呆了,因為周圍的樹木和地球上是一樣的,他結結巴巴地說道:“這個……這個,你能肯定不是地球?”

黛南楓禦將手鐲還給李強,她取出一顆指頭大小的東西,笑道:“我肯定這里不是地球,而且,本仙子也不知道什麼地球,我們叫這個星球為勾藍星,是一個厲害家伙控制的星球,只不過他現在不在。好了,為了不讓你亂跑,本仙子要禁錮你的一部分能力,就是不讓你用瞬移……拙!”

她手上的東西陡然射在李強的額頭上,李強只覺得一陣眩暈,心里大驚,叫道:“你搞什麼名堂?”黛南楓禦得意地笑道:“這個星球近千年來都沒有修真者到過,這里的傳送陣早就廢棄了,所以,你不用試圖逃跑,就是逃也沒有用,你身上有本仙子的定聆珠,隨便你跑到哪里都是沒有用的,等本仙子引走那個討厭鬼,就來帶你走。嘻嘻,小子,在這里可要乖乖的哦。”

黛南楓禦知道自己本來就比乾善庸的實力差,再帶著李強,遲早一天會被乾善庸追上,那時不但保不住李強,連自己也很危險。李強的死活她並不在意,但是他有修神天薦章,如果他死了,天薦章也就得不到了,所以她決定放下李強,自己先去引開乾善庸,徹底甩開他後再來搞定李強。

李強覺得自己真是窩囊透頂,他有氣無力地問道:“我不能瞬移,能不能飛啊?”

黛南楓禦笑道:“能飛,就是不讓你瞬移,看你還能跑到哪里去?嘻嘻,本仙子走啦!”她很高興地揮揮手。一道金虹閃過,她已無影無蹤。

李強一屁股坐在地上,抱頭苦思:“近千年內沒有修真者來過,傳送陣也廢棄了……也就是說,這里和修真界沒有任何關系,這樣我不是被困死在這個星球上了嗎?”轉念又想:“千年內沒有修真者來過……那就是說千年前有修真者來過……也許有本地的修真者……同樣的,傳送陣被廢棄了,也就是說以前有傳送陣,只是不能用了……對!要是能找到廢棄的傳送陣,也許有解決的辦法。”想到這里,李強不由得精神一振,心里又充滿了斗志。

起身望望周圍的景色,李強實在不相信這里不是地球,周圍的樹木野草他雖然說不上名字,但絕對是地球上的植物。他現在的目光極其銳利,能夠看見樹下盤伏著的花斑蛇,抬頭看看天空,一只黑色的雄鷹在空中盤旋。他又躍起身形飛到空中查看四周的地形。

周圍是大片的原始森林,一眼望去無邊無際,一條大河橫貫南北,連接著無數條小河流。李強心想:“這里是南美?北美?歐洲是不可能的……亞洲更加不可能,奇怪,地球上還有什麼地方能保持如此完美的原始森林。”他堅持認為這就是地球。

飛到那條大河邊,李強的信心動搖了。眼前的河水沒有一絲汙染,河邊沒有一點人類活動的痕跡,河底嫩綠的水草隨波蕩漾,游魚在水面泛起點點波光。李強伏在河邊將頭埋進水里,頓感一陣清涼,他喝了一口河水,甘甜清冽。李強歎息一聲,他知道這不是地球了,地球早已被汙染,不可能還有這樣大片的淨土。

李強看著水面上的倒影,只見自己額頭上多了一點金星,好像馬王爺的三只眼,他知道這是黛南楓禦的傑作。他試著想瞬移,結果一頭撞進河里,氣得他在水底掄胳膊踢腿狂發飆。

等他冷靜下來,發現河面上竟漂浮著大片死魚。李強不禁苦笑,心想:“離開家鄉越來越遠了,還是看看這個星球上有什麼古怪吧,要是能找到千年前的古傳送陣,也許還是能脫困的。”他換上天籟城送的衣服,重新振作精神,沿著大河向前飛去。

漸漸地,下方的樹木稀疏了。

李強發現自己無法長途飛行,飛了一段時間就會有無力的感覺,只要稍稍休息一下立即又能恢複。他一氣之下,索性安步當車,邊走邊玩。

一路上李強十分迷惑,因為他發現了一些地球上的動物,有野雞、野兔和貓、狗、狼等等,還有大群的野牛,也有一些奇怪的動物是地球上沒有的。最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動物的速度和力量,他試過追蹤過一只野兔,那只野兔的速度只能用閃電來形容,實在是太快了,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天,李強哼著小調,百無聊賴地向前走著,他已經走了一個多月了,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不停地向前走,好像一停下來就斷絕了所有希望似的,只是一個勁地向前走。好在他不需要吃任何東西,有時候嘴饞了就找點野果嘗嘗。這一路上他沒有看見任何人的蹤跡,也不見黛南楓禦回來找他。

“哈!這條山脈可夠特別的……有意思!有意思!如此怪異的大山還是第一次見到。”

看著遠處顯露的山脈,李強驚歎不已,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古怪的山脈,就像是巨大的城牆般,整齊地從東到西綿延不絕無邊無際,遠遠看去猶如刀削斧劈一般。李強忍不住掠起身形,快速向大山飛去。

很快就到了山腳下,李強落下後仔細一看,這山不像是天然形成的,也不可能是人工堆砌的,他想不明白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古怪的山。看著直入云霄的峰頂,李強只有一個念頭:飛過去看看。

李強順著陡峭的岩壁向上飛去。漸漸地,一股無形的壓力迫上身來,這種感覺他很熟悉,有點像莽原上的禁制之力,不過比那還要更厲害點。他急忙貼上峭壁,干脆向上攀爬。他的五指輕松地插進岩石里,身形猶如一只巨大的壁虎,快速地向上疾升,很快他就爬到了山頂。

山頂上結滿了厚厚的冰層,凜冽的寒風發出嗚嗚的鳴叫。放眼望去,一片空靈,云海在半山腰翻滾,金色的陽光灑在云海上,泛起五彩的煙霞,景色壯觀秀美。李強抓下一塊寒冰,放進嘴里,一股清涼沁入心田,他忍不住放聲長嘯,痛快淋漓地釋放著心里積壓的郁悶。

良久,他緩步向山的另一側走去。

山頂上溝壑縱橫,好在李強會飛,寬闊一點的地方他飛身而過,狹窄的裂縫他只輕輕一跳。由于山頂禁制力量巨大,他也不敢直飛,花了約半個小時的時間,他來到山峰的另外一側,向下看去,同樣也是九十度的峭壁。李強明白了,這條像城牆一樣的山脈一定是法術形成的,心里不禁奇怪: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

突然,李強神情微微一動,他聽見一些隱隱約約的聲音隨風飄過耳邊,他頓時有點激動:“難道下面有人?”這段時間可把他憋壞了,他忍不住從絕壁上一躍而下。

李強悄然飄落在地。這是一片起伏不大的丘陵,樹木稀稀落落,一條彎彎曲曲的羊腸小道通向前方,看見小路李強開心地笑了,有路就一定會有人,他順著小路快速而去。

突然,李強放慢了腳步,他發現前面灌木叢中隱藏著不少人。他緩緩走了過去。

一聲清脆的弓弦響,一支長箭射向李強的大腿,緊接著十幾條身影急速晃動,一群穿著皮甲的大漢將李強團團圍住。

這是一群身材高大威猛的人,李強目測了一下,這些人都比自己還要高,身上穿著厚厚的牛皮甲,手上抓著尖利的長槍,也是黃種人,不過膚色偏深。他們從四面圍攏過來。

李強悠閑地抓住射來的長箭,在手上把玩,對圍攏過來的大漢毫不在意。這群漢子有點驚訝,李強抬頭笑道:“這里是什麼地方?能告訴我嗎?”

為首的漢子大聲喝問了幾句,李強一呆,因為他聽不懂,心想:“慘了,聽不懂這里的話可怎麼交流。”他把手上的長箭扔掉,舉起雙手,表示身上並沒有攜帶武器。為首漢子手一揮,立即上來兩人,對李強上上下下搜查了一番。

除了身上華麗的衣服外,這兩個漢子查不出任何東西。其中一個人嘰哩哇啦說了一通,為首的漢子扭頭吩咐了兩句,又有兩人手里拿著皮索走了上來。李強知道他們要捆綁自己,心想:“唉,老子就陪你你們玩玩吧,看你們能怎麼樣。”

他笑眯眯地伸出雙手,讓這些人來捆綁。這群漢子見他這個態度都有點摸不著頭腦,那兩人拿著皮索有點茫然,他們從來沒見過如此好說話的人。為首的大漢沖著兩人大聲呵斥著什麼,李強笑道:“要綁就快點啦,磨磨蹭蹭的,老子等得不耐煩啦。”

沒人能聽懂他說什麼,但是所有人都看出他滿不在乎的意思。終于將李強牢牢捆住,為首的漢子似乎松了一口氣。有人發出一聲尖利的呼哨聲,很快,一聲接著一聲的呼哨響起,一會兒功夫,從遠處響起了急促的馬蹄聲。

為首的漢子一把抓住李強背上的皮索,將他拎了起來。李強想:“這些人的力氣好大啊。”

一群黑色戰馬飛奔而來,有人大聲吆喝著,李強被橫放在一匹馬背上,馬隊快速向來路奔去。

這里的馬匹非常高大,奔跑的速度極快,雖然是丘陵小道,速度依舊不減。李強覺得好笑,好不容易看到人類,卻被捆綁抓了起來。他暗暗尋思:“也許這里正在打仗?還是這些人是強盜土匪?聽不懂這里的語言就比較麻煩了,沒法了解情況啊,唉,慢慢學吧。”

“撲通”!有人將李強掀下馬來。李強摔了個仰面朝天,一個漢子伸手揪起他的衣領,把他拽起來,對他說了幾句話,推著他向前走去。

李強也不掙紮,他邊走邊看,這里好像是一個大兵營,一隊隊士兵頂盔帶甲,手執兵刃,在營地里走動,似乎是在操練。他們的衣甲頭盔非常奇特,有金屬的甲胄,也有皮質的輕裝軟甲,顏色很鮮豔,兵刃也是很少見的樣式。周圍聲音嘈雜,有說話聲叫嚷聲,還有兵器清脆的撞擊聲,不少閑散無事的兵士好奇地圍攏過來,對著李強指指點點,大聲說笑。

營地周圍有很多褐色的牛皮帳篷,每個帳篷前都插著一杆飛舞的旗幟。炊煙嫋嫋升起,一股淡淡的飯香味隨風飄散。

李強依舊笑嘻嘻的,樣子非常悠閑自在,好像身上根本就沒有綁著皮索,只是背著手散步一樣。這些士兵大為好奇,這種俘虜實在是少見。

來到一座很大的牛皮帳篷前,一個漢子按住李強的肩膀讓他止步,另外兩個人疾步走到門前,大聲說著什麼,里面回答了一聲後,兩人走了進去。李強看不到大帳里的情況,但可以清楚地聽見帳篷里的對話,可惜一句都不懂。

大約等了十來分鍾,那兩人出來了,從帳篷里又走出一個穿金屬盔甲的大漢,指著李強哇啦哇啦說了兩句,看守李強的人便將李強向前推。那大漢一把抓住李強的肩頭,向大帳里拖去,李強微笑道:“我自己走,別拖啦!”他輕輕一抖肩頭,那大漢的手就滑落到一邊。

那大漢被李強輕輕晃動的肩頭撞得手心發麻,他心里驚訝極了,抬手從腿側抽出一把尖刃,抵在李強的下巴上,惡狠狠地說了一句什麼。李強卻還是滿臉笑容,神色鎮定得讓那大漢懷疑這人是不是瘋了。帳篷里又傳來一聲叫喊,那大漢恨恨地收起尖刃,抬腳向李強踢去。李強紋絲不動,只看了他一眼,便緩步走進帳篷。

大帳里鋪著一大片拼接起來的獸皮,空間很寬敞,左側有一個很大的火塘,炭火燒得很旺,上面有一具黑乎乎的鐵架子,架子上還叉著一只去了頭剝了皮的野獸,一個仆人模樣的人正在不停地翻動,用毛刷蘸著調料一樣的東西刷在上邊,帳篷里彌漫著一股濃烈的肉香味。

右側坐著幾個身穿華服的人,正中間是一個四十來歲,滿臉濃密胡須的大漢,身穿黑色寬袍,領口露出雪白的內衣,上面繡滿淡銀色的花紋。他兩只手都操在衣袖里,一圈銀色的頭箍卡在額頭上,很粗的眉毛,一雙細長的眼睛半睜半閉,一副似睡非睡的模樣。他身後站著三個年輕的戰士,和剛才出去踢李強的那人穿著一樣。

李強是先走進來的,他一眼就看清了里面所有的人。剛才踢他的那個漢子跟著一瘸一拐地沖進大帳。剛才他踢了李強一腳,哪知道那只腳竟痛入骨髓,似乎腳骨都裂開了,這家伙氣瘋了,從邊上一個人手中搶過一把斧頭似的兵刃,跌跌撞撞地進了大帳。他看見李強站在那里,也不說話,舉起兵刃就砍了下來。

帳中沒有人阻止,都看著那人發飆。李強心里微微一涼,看來這里人命不值錢。他歎了口氣,心里非常失望,到處都是弱肉強食,從世俗界到修真界甚至連仙人都這個鳥樣。他兩手輕輕一擺,身上捆著的皮索發出“嘣嘣”悶響,碎成無數小段掉落在地。

李強沖著那人呲牙一笑,一把奪過他的兵刃,一腳將他踢得倒翻出去。就在他崩斷皮索之際,有人發出一聲呼哨,立即沖進一群士兵,手里舉著兵刃砍殺過來。李強頓時覺得意興闌珊,他扔掉手中的兵刃,伸手搶過一把長槍抽向那些士兵,只聽“噼噼啪啪”一陣亂響,大帳內一會兒就躺了一地的士兵,在地上翻滾呻吟。後面沖進來的人都不敢向前了,緊張地圍著李強打轉。

中間端坐的那大胡子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李強。他連聲呵斥,那些士兵立即放下兵刃,扶起地上的同伴退出大帳。那大胡子站起身來,走到李強身前,哇啦哇啦地說了一通,李強苦笑道:“你說的鳥語,老子一句都聽不懂,唉。”

那大胡子也目瞪口呆,他完全聽不懂李強說什麼。他叫來邊上坐著的幾人,似乎在商量著什麼。不一會兒,大胡子又叫來一個年輕小伙子,指指李強後說了一大通。那小伙子連連點頭,走到李強面前很謙恭地做了一個手勢,似乎是請的意思。李強苦笑著點點頭,跟他走出帳篷。

帳篷外面站著上百個士兵,氣勢洶洶地瞪著李強,那個青年沖他們大聲呵斥著。李強微微一笑,陡然發出強大的威勢,那些士兵突然覺得像是掉進冰窟里,渾身忍不住劇烈顫抖起來,“當啷” !“當啷” !不少人抗不住壓力,兵器紛紛掉落在地。士兵們一個個面如土色,這下知道這個笑眯眯的小伙子不好惹。

李強搖搖頭,緩步向前走去。

那個年輕人帶著李強來到一座牛皮帳篷里,帳篷里很簡陋,只有一條獸皮鋪在地上。年輕人從外面抱了一捆干草進來,卷起獸皮將干草鋪在地上,然後再鋪上獸皮,笑著說了幾句話。李強猜不出什麼意思,只能點頭,心想:“還是先學會語言再決定行程。”

那個年輕人很機靈的樣子,看上去不超過二十歲,他看著李強,用手指著自己說了兩個字。李強立即反應過來,他是在說自己的名字。李強仔細辨別,那種發音很怪,他重複道:“基披?雞皮?”他自己都忍不住笑,連聲道:“雞皮!嗯,雞皮……這個名字夠爛的,好,我就叫你雞皮。”

雞皮也笑了,連連點頭,指著自己道:“雞皮。”又指著李強,臉上露出詢問的意思,李強笑道:“李強……李強……”雞皮點頭:“李強!”兩人都笑了起來。李強沒有想到,到了勾藍星後竟然在軍隊里安下身來,在沒有摸清這里的狀況前,他決定暫時不離開這里。

一年以後,李強才算搞清楚這里是什麼地方,這里的地名叫“戰圈大陸”,整個大陸都被高入云端的山峰圈住,只有兩個國家,他所在的軍營是屬于西北角的猛瞻國,東南角的是車獵國,兩個國家互不交往,因為橫亙戰圈大陸的一條狹長平原上,有數不清的奇怪生物,這些生物凶狠強大,阻斷了兩國的聯絡,只有一些不怕死的狩獵高手,才敢穿行平原,這兩個國家都派了重兵鎮守幾個通往平原的關口。

這些古怪的生物戰力強大,每隔五年就會進攻其中一個國家,奇怪的是,一旦這個國家死傷慘重,元氣大傷之際,這些生物就會莫名其妙地退走,因此也就有了各種各樣的傳說。

李強為了了解這里的曆史,千方百計地找軍營里的戰士了解這里的傳說,他只有在傳說里找線索。讓他感到奇怪的是,這里的一切似乎是有人故意做出來的,聯想到翻越高山時的禁制,李強懷疑這里是一個試驗場,只是不知道是誰做的缺德事。

');

上篇:第六章 亡命星空     下篇:第八章 軍營潛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