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軍營潛修  
   
第八章 軍營潛修

李強為人很隨意,別人不來惹他,他是不會欺負人的,而且,李強最擅長結交朋友,以至于在這個不大的軍營里,上到指揮官下到伙夫馬夫,都成了他的朋友,他也基本上學會了這里的語言。

這里人的名字都很怪,李強按著自己的習慣,一個個給他們起了諧音名字,比如雞皮。雞皮的名字很怪,他應該叫基披拉杜杜,李強圖方便,干脆就叫他雞皮,又好記又形象。至于這個營區里的指揮官,他的名字就更加奇怪了,叫烏都基坡,李強就叫他雞婆將軍。每一個認識的人他都這麼改。

自從進軍營露了一手之後,很多士兵軍官都知道李強的厲害,很少有人敢來和他比試。雞婆將軍一開始以為他是車獵國來的狩獵高手,後來發現不是,而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他經常很神秘地一個人坐在帳篷里一整天,不吃不喝的,搞不清他在干什麼。

不過,最讓雞婆將軍開心的是,這個李強竟然是制作兵器的好手,隨便什麼樣的兵器,只要被他整理過,不論是形狀還是品質都比原來的好很多,簡直可以和都城名家制作的兵器相媲美了,因此,李強在軍營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兵器修理隊的隊長,同時他也是雞婆將軍的護衛。

李強對這里有種親切感,這里有很多和地球上一樣的動物和植物。他不知道黛南楓禦和乾善庸斗得怎麼樣了,一直沒有見到這個霸道的仙子出現。其實他不知道,星耀僅一次瞬移,就有可能花費一年的時間,對于仙人來說,時間是揮霍無盡的。

這個軍營負責一個通向平原的小關口,名叫土狼關,是猛瞻國最邊遠的小關隘。軍營里士兵不算多,大約有二千多人,一共是三個大隊,每個大隊有三個中隊,中隊下設三個小隊。每個大隊應該有一千人左右,可現在只有六七百人,因為沒到十年一次的大戰時期,士兵名額有不少空缺。

這里也用金銀作為貨幣,李強在這里的收入相當于這里的小隊長,一個月有五兩散碎銀子,不過這里即使有銀子也很難花銷,離這里最近的小鎮,騎馬要跑上一整天,只有在每個月的月初,軍營邊上會有一個集市,很多生意人會帶著各種商品來趕集,甚至還有妓女專門趕來做軍營的生意,這時候才是士兵們購物玩樂的時候。

戰圈大陸只有兩季,分別是雨季和旱季,雨季一般有三到四個月,旱季則長達七八個月。李強習慣按自己的時間觀念來計時,他在一年的時間里學會了這里的語言,最重要的是,他終于能夠安定下來修煉了。黛南楓禦還是小看了李強,修神天薦章的妙處是她想象不到的。不到半年時間,李強就將額頭上的定聆珠成功地排斥出來,他用佛宗的禁錮手法將定聆珠禁制,這下黛南楓禦即使立即趕回勾藍星,恐怕也很難很快找到李強。

經過一年時間的修煉,李強終于闖過了一梵天的三個境界,進入了第二重神天——二欲天的初步境界。自從定聆珠被取下後,他就可以瞬移了,但只是有過在宇宙里瞬移的經驗,他還是不敢胡來,生怕迷失在太空里。

李強通過一年來的觀察,已經斷定戰圈大陸是有人用法術形成的,這里的人民、國家、地形和怪獸,都不是這個星球上應該有的。他曾悄悄到平原地帶勘察過,那里有很多不知名的怪獸,其中一種他很熟悉,那就是在坦邦星西大陸見過的劍齒豪。雖然他還無法知道這一切是誰搞出來的,也許是仙人,也許是神人,但他知道這里一定有東西可以挖掘,說不定可以找到回修真界的途徑。

由于修神後原先的法寶大都已不堪使用,只有吸星劍和少數佛寶及寶器還能用得上,但是用來對付仙人也太弱了,因此他只有拼命修煉太皓梭,那是唯一可以和仙人抗爭的仙器了。其實他自己也明白,黛南楓禦之所以沒有搶走太皓梭,恐怕是因為這件仙器的威力太差了,她根本就看不上眼,不屑于搶奪。

雨季剛剛結束,盡管整個營地建在高地上,連續幾個月的瓢潑大雨也將營地沖刷得溝壑縱橫,士兵們被組織起來挖土平整營地。牛皮帳篷大部分都已黴變,雞婆將軍帶著中隊長以上的軍官在大帳里商議對策。旱季一到,就是軍營練兵和賺外快的時候了,每年旱季,軍營里都要組織悍勇的士兵去平原打獵,順便練練兵。

這次雨季時間稍長,士兵居住的牛皮帳篷損壞無數。因為不是在戰爭期間,國家是不大理會他們這些邊遠守關軍隊的,給養物資給得很少,大部分要靠部隊自己籌措。這里的慣例是部隊到平原打獵,用獵獲的獸皮獸骨獸角換取銀錢,來貼補守關部隊的費用,有些極其珍貴的獸皮還要供奉給軍部,去賄賂那些高官貴族。

一到這個季節,士兵們就開始緊張起來。平原上怪獸無數,運氣差一點碰見厲害的怪獸,連跑都來不及,在這里死個把人沒人會在意的。如果運氣不錯,殺死一頭怪獸,每個參加的士兵都會有獎勵:回營有怪獸的肉吃。殺得多了,還可以混個小隊長什麼的。所以士兵對旱季是又怕又愛。

李強這幾天很忙碌,他帶著一幫軍營里的工匠,修理送上來的兵器,他一般不親自動手,只是監督這些工匠就可以了。

“李大哥!李大哥!”

一個大漢跑進修理隊。李強笑道:“扁蟲牙老弟,慌慌張張的干嘛?”

扁蟲牙就是李強剛來時抓住他的那個小隊長,現在和李強混得極熟。他說道:“李大哥,將軍叫你,是為了狩獵的事情,快點去吧。”

李強招呼一聲,讓大家繼續干活,他洗了洗手,然後跟著扁蟲牙去大帳。他邊走邊問:“老弟,你們小隊是專門探哨的,也參加狩獵嗎?”扁蟲牙得意地說道:“哪次狩獵少得了我們小隊,我們可是獵鷹小隊,是將軍手下最得力的巡查小隊了。”

一路上不停地有士兵和李強打招呼。扁蟲牙拉拉身上的皮甲,呵呵笑道:“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搞的,我在軍營也干了五六年了,居然還沒有你認識的人多,好像這里人沒有你不認識的,呵呵。”

李強笑道:“我沒什麼事情嘛,整天在營區里瞎轉悠,喜歡和人聊天,大家自然就熟悉了。對了,弟妹的病好了嗎?有沒有消息來?”扁蟲牙開心地說道:“李大哥,說起來還真要謝謝你了,前幾天有人捎口信來,我老婆幸虧吃了你給的藥,已經大好了,唉,真是不知道怎麼謝你……”

李強打斷他的話頭:“老弟,你就別客氣了,自己人嘛,呵呵。我聽雞婆將軍說,可能要提升你哦,你知道嗎?”扁蟲牙揮揮手,滿臉興奮地說道:“我知道,有好幾個兄弟都說了……到了,李大哥你自己進去吧,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他行禮告辭。

大帳門口的護衛笑著說:“兄弟,快進去吧,將軍等著啦。”

大帳里坐著十幾個人,都是軍營里的軍官,李強走了進去,所有軍官都和李強打招呼。雞婆將軍哈哈笑道:“老弟,媽的!等你半天了,坐到我邊上來。”大家都見怪不怪了,雞婆將軍和李強稱兄道弟已經很久了,也不知道李強用了什麼辦法,竟讓這個經常睡不醒的將軍如此器重。

一個身穿鎧甲的壯漢說道:“這次還是我們迅捷大隊去吧,鳥毛雨季把老子黴壞了,到平原去去晦氣。媽的!好長時間沒有殺怪獸了,手心都發癢。”他就是這里最著名的煞星——守關部隊的二大隊的隊長,成天殺氣騰騰的,李強叫他屠夫。這家伙在軍營里只服氣兩個人,一個是雞婆將軍,另一個就是李強。有一次他向李強挑釁,被李強冷冷地看了一眼,這家伙竟然抖了一整天,從此看見李強就叫大哥。

雞婆將軍說道:“關口一定要有一個大隊的兵力,還有一個大隊預備,所以這次只能用一個大隊的兵力去狩獵,你們都知道現在人手不足,一個大隊的兵力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二……操他媽的軍部!就知道吃空額,又他媽的不給給養,什麼都要老子自己搞,總有一天要搞死老子!”他說著說著就破口大罵起來。誰都知道,雞婆將軍一說到軍部就火冒三丈。

軍營里的這些軍官講起話來都是葷素一起來,李強已經習慣了,他在這種場合一般很少說話,他不想插手這里的事情,軍營只是他暫時的落腳點。

雞婆將軍說道:“好吧,就是屠夫你們大隊去,不過,老子話說在前面,你可以到各隊抽調一些好手,人員就這麼多,不可能給你加人了,還有,你他媽的別跑到平原中間去,老子沒有那麼多人手好損失,就在關口附近轉悠轉悠就行了,聽見嗎?允許你損失一百以內的士兵,再多就不行了。已經四個雨季沒有給老子補充士兵了,操他媽的軍部……”又是一通狂罵。

李強聽了不由得心驚,損失一百士兵,也就是一百條人命,這里的士兵真可憐,要是人手足夠的話,雞婆將軍可能根本就不會提這個問題了。他心里正在歎息,只聽屠夫呵呵笑道:“放心吧,將軍,不過我向你討個人,行不?”

雞婆將軍揮手道:“不是說了嘛,隨你抽調好手,還問我干什麼?”

屠夫說道:“我要他!”他手指李強。雞婆將軍笑罵道:“你他媽想得倒好,這個我沒法決定,他算是我的兄弟,去不去由他自己說了算。”李強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去。”他想,自己去至少可以少死一些士兵。他曾經經曆過怪獸的沖擊,知道怪獸的厲害,也算是有實戰經驗的。

屠夫喜道:“哈哈,有大哥去我就放心了。”他一直想知道李強到底有多厲害,他從來沒見過李強出手,只是聽別人說李強剛來的時候曾經打倒了幾十個士兵,他知道自己可沒有這麼厲害。

有護衛報告,從軍部來了一隊人馬,已經到了營地門口。

雞婆將軍平時只要提到軍部就破口大罵,這回軍部真來人了,他卻跳起身來說道:“混蛋東西!怎麼不早點來報告!所有的人都起來,跟我迎接貴客。”他沖李強眨眨眼,小聲說道:“軍部這群狗東西,要是怠慢了,我可就慘啦。”他又大聲說道:“讓士兵們列隊,歡迎軍部的混……呃,貴客,快點!”

李強忍不住好笑,這家伙在軍營里是個霸王,對待手下倒還不錯,對待有本事的手下更好,就是滿口粗話,一副老兵坯子的模樣。

雞婆將軍換上鎧甲,他的鎧甲上飾有一個金環,那是將軍的標志,李強知道金環越多官就越大。屠夫鎧甲上是四只銀環。

李強也穿這里的盔甲,不過是牛皮制作的軟甲,胸口背後也飾著兩個銀環,他身上的那些玩意兒早就收進了手鐲里。

一群人走出大帳來到軍營的操場,士兵已經列隊站好。雞婆將軍掃了一眼,滿意地笑笑,將手一揮:“我們到前面去迎接。”

有二十多部馬拉大車緩緩而來,後面跟著稀稀拉拉的隊伍,足有上千人,都穿著平民的服飾。車隊前面是五十多騎護衛,身穿明亮的鎧甲,手執兩米多長的刺槍,正中間是一匹黑色的高頭大馬,端坐著一位穿著華麗寬服的老人,他的胸口繡著兩個金環。雞婆將軍一見他不由得眉開眼笑,大聲說道:“哈哈,沙亞老兄,我是不是看花眼啦,你老人家怎麼會跑到我這個鬼地方來?”

李強差點沒笑噴了,心想:“好,這個名字好改,就叫他殺鴨將軍,哈哈。”

殺鴨將軍跳下馬來,熱情地和雞婆將軍見禮,看樣子他們是老朋友了。殺鴨將軍像是軍部的文官,清瘦的面龐,留著三綹長須,有點仙風道骨的味道。他笑道:“老弟,這次我可是費了很大勁,才給你補滿了士兵和給養物質,順便過來看望老朋友。”

雞婆將軍興奮地呵呵大笑,說道:“快請!快請!到大帳去坐。”又扭頭吩咐:“立即派人接受新兵,另外,安排這些護衛兄弟休息吃飯。”

過營區操場時,士兵在軍官的指揮下向殺鴨將軍齊齊行禮,場面熱鬧得很,殺鴨將軍呵呵笑道:“老弟,這些士兵訓練得不錯嘛。”他誇獎了幾句,又說道:“旱季到了,兄弟們又要辛苦了。”

李強心里好笑:“這個殺鴨將軍挺會暗示的,看來平原上怪獸皮還是很值錢的,不然他不會跑到這個鬼地方來。”果然,雞婆將軍心領神會,笑道:“是啊,旱季是捕獵的好季節啊,老兄就在我這里多留些時日,看看這次能不能搞點稀罕玩意兒。”

一行人進了大帳,雞婆將軍先介紹自己營中的軍官,殺鴨將軍隨口敷衍著。雞婆將軍特意指著李強說道:“我這個老弟修理兵器是一絕,再爛的兵器到他手里一經修理,呵呵,比起都城里的那些所謂名家名品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殺鴨將軍很感興趣:“真的假的?你是知道的,我最喜歡收集好兵器,為這事你嫂子沒少和我鬧,哈哈,錢都花在收集兵器上了,哎,你別光說,找一件兵器給我看看……兵器好壞,我可懂!”

雞婆將軍從屠夫背後的硬皮夾里抽出他的兵刃,遞給殺鴨將軍:“老兄看看這把短柄薄斧。”這把短柄薄斧是屠夫纏著李強給改的,他用得十分順手,愛如性命,眼看著雞婆將軍抽走,他急得臉色都變了。

殺鴨將軍伸手來接,只見他接斧時手一沉。屠夫道:“這把斧子可重,原來的斧子有二十五斤,修理過後,重三十四斤,剛好合我用。”他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有點墜墜不安。

殺鴨將軍眯著眼仔細觀看,這把短柄薄斧制作得極其精美,全部都用金屬制成,黑色短柄上嵌滿銀色的花紋,細密的程度是他想象不到的,斧頭是一個斜著的半月形,從斧柄前端伸出,寒光閃閃。他長歎道:“唉!好漂亮的戰斧啊,的確是好兵刃,極品啊!好!”他愛不釋手地撫摸著。

雞婆將軍大笑道:“既然老兄喜歡,就送給將軍了,這里還有幾把好兵器,一起都送給將軍。”屠夫聽得臉色都白了,忍不住就要說話,李強悄悄拉拉他的胳膊,他知道這個殺鴨將軍對雞婆將軍的重要性。雞婆將軍正好看過來,他微微點頭示意,屠夫一屁股坐下,低著頭喘著粗氣,心里那個氣啊。

李強小聲說道:“修理隊還有一把,等會兒跟我去取。”

殺鴨將軍大笑,說道:“哈哈,還是你最了解我,那我就不推辭了。”他招手叫來一個護衛,將薄斧遞過去,小聲交待了幾句,這才招呼道:“大家坐啊,坐下說,小兄弟坐到我這里來。”李強微微一笑,坐了過去。

雞婆將軍說道:“去一個小隊,打一只大點的野獸,最好能打到飛羚……呵呵,老兄,在都城可吃不到新鮮的飛羚烤肉吧。”立即有護衛出去傳令。殺鴨將軍說道:“吃什麼無所謂,這次我來是有任務的,你知道嗎?國王五十誕辰就要到了,軍部命令要准備賀禮,這次每個在都城的將軍都要送禮……”

雞婆將軍站起身來,恭謹地說道:“是!卑職遵命!”

屠夫大隊長心里憋了一股邪火,自己心愛的薄斧竟然讓頂頭上司送了人,他不想再坐在營帳里了,站起身來說道:“將軍,我去准備!是不是可以多給一些士兵?要想搞到好一點的東西,只在關口轉悠是沒用的,厲害的怪獸都在平原中心地帶,不過,那樣死傷會慘重許多……”

殺鴨將軍說道:“老弟,這次要能搞到好東西,我來想辦法把你調到大關口去。”

李強心里真不是滋味,用士兵的命去換奇珍異獸,實在是混帳之極。

雞婆將軍大喜過望,連聲對屠夫道:“你去抽調人手,給你一千二百士兵,記住!多搞些好東西來,不然就別回來啦!”他在土狼關這個小關口熬了快十年了,也不知道送了多少禮,一直沒有挪過位置,眼看著以前的同僚個個飛黃騰達,他心里十分惱火,這次機會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難得了。

李強也站起身來告辭:“兩位將軍大人,我去給他們准備兵器,還有整個狩獵大隊的裝備……”他還沒有說完,雞婆將軍就說道:“好!好!你們兩個小心點,去吧,我等著好消息。”

屠夫大隊長和李強走出大帳沒多遠,屠夫就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什麼玩意兒?媽巴子,兵器是用來打仗的,收藏個屁啊,竟有這種鳥毛東西……”一連串的咒罵從他嘴里噴湧而出,一直走到修理隊的帳篷前他才住口。李強笑道:“哎呀,屠夫啊,平時只知道你打架蠻厲害的,沒想到你罵人也如此了得,哈哈。”

屠夫說道:“大哥,要不是你說還有一把薄斧,我剛才真要翻臉了,還沒見過這麼厚皮無賴的將軍,他難道不曉得趁手的兵器對老子有多重要啊,媽的!”路過的士兵見他那憤怒的樣子,嚇得躲得遠遠的。李強說道:“我說有就一定有,你急什麼?這把薄斧比原來的那把還要好,只是下次可別讓他看見了,不然又沒有啦。”

李強走進修理隊搭的棚子,從一堆兵器里抽出一把斧子,將手臂里的天火燒進斧子里,他現在已經能夠完全控制天火了。他又從手鐲里取了一些材料,融進斧子里,不到三分鍾就完工了,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干什麼。李強微微一抖手中的斧柄,那把斧子刹那間形態大變,一把嶄新的薄斧顯了出來。他心里很得意,這樣快速煉器他也是第一次。

轉身走出棚子,李強將斧子遞給屠夫:“給你,小心點,很鋒利的。”

屠夫順手接過,就聽“噗哧”一聲,一股青煙冒起,頓時肉香四溢。屠夫一聲慘嚎:“燙死我了!燙死我了!”李強急忙搶過薄斧,不由得苦笑,他忘了屠夫是一個凡人,怎麼能拿剛剛用天火制煉的器物。

邊上有個水缸,李強將薄斧放入水中,“哧……”大量的水霧蒸騰起來,不到十秒鍾,一大缸水竟然沸騰了。李強搖搖頭,他沒想到會有這麼高的溫度,提著薄斧回身看去,只見屠夫舉著兩只手還在地上蹦著,嘴里嘰哩哇啦地大叫:“老子今天真他媽的倒黴啊……哎唷哇!”

李強忍住笑,取出一個治傷的靈丹,說道:“別動,我給你治!”

屠夫可憐巴巴地伸手出來,手上皮肉已經燙爛了,白色的骨頭都露了出來。李強將靈丹捏碎撒在他的手上,屠夫只覺得一陣清涼,疼痛立即就止住了,眼看著手掌就愈合起來。屠夫頓時大喜,嚷嚷道:“大哥,這個藥好啊,給我一點吧,太靈了。”他從來沒見過這麼靈驗的藥,這藥對士兵太重要了。

李強給了他幾顆,說道:“外敷內服都可以。斧子給你,抱歉,是我大意了。”

屠夫一把抓起李強的手,奇怪地問道:“媽的!你的手怎麼沒事?”他把薄斧插到後背上的硬皮夾里,手里拿著靈丹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李強笑著遞給他一個小小的玻璃瓶,說道:“就放在里面吧。”

屠夫越來越覺得李強神秘莫測,他說道:“這次狩獵,你就做我的副手好嗎?大哥,你到底是干什麼的?告訴我好嗎?”李強笑道:“兄弟,別問這麼多了,雞皮來了。”

雞皮匆匆忙忙跑來,老遠就喊道:“大哥!不好啦!快來啊!”

~~~~~~~~~~~~~~~~~~~~~~~~~~~~~~~~~~~~~~~~~~~~~~~~~~~~~~~~~~~

PS:飄邈不是起點的VIP作品,由于出版合約的限制,蕭潛只能上傳已經出書的內容,對大家說聲抱歉了。有一點蕭潛可以保證,就是連續不斷的上傳,雖然不能天天都傳,基本上每星期都會有的,希望兄弟們能體諒蕭潛的難處,謝謝大家的支持。');

上篇:第七章 戰圈大陸     下篇:第九章 狩獵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