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狩獵行動  
   
第九章 狩獵行動

屠夫罵道:“慌慌張張的干什麼?媽的!你還像個士兵樣子嗎?”雞皮嚇了一跳,忙規規矩矩行禮道:“是!大隊長……”李強說道:“雞皮老弟,發生什麼事情?快說吧,別理這家伙。”

屠夫嘿嘿笑著拍了李強肩頭一巴掌:“媽的,就大哥敢這樣說我。哎,雞皮有事你說啊,他媽的發什麼愣?”李強搖搖頭,這里的軍官一個比一個粗魯,他說道:“雞皮老弟,說吧,什麼事?”

雞皮焦急地說道:“獵鷹小隊遇到麻煩了,傷了五六個兄弟……”屠夫吼道:“遇見什麼玩意兒傷了這麼多人?”雞皮說道:“圍捕飛羚的時候,一個兄弟撞翻了一窩毒角蟻,人是救下了,不過,上去救人的幾個兄弟都被毒角蟻咬傷了,唉!中毒了。”

李強一推雞皮:“傻站著干嘛,快帶我去啊!”雞皮撒腿就跑,李強和屠夫兩人緊緊跟著。屠夫邊跑邊罵:“媽的!抓一只飛羚還傷了這麼多人,一群笨蛋!”

救護隊的牛皮帳篷外圍著許多士兵,屠夫一到就開罵:“媽的!都圍在這里干嘛,去!去!去!回自己的帳篷,馬上就要到平原狩獵了,你們他媽的是不是很閑啊?”圍著的士兵嚇得轟然散去,讓屠夫看不順眼,他真會揍人的。

扁蟲牙愁眉苦臉地從帳篷里出來,一眼看見李強,他喜道:“老兄,快來幫忙,你能不能救救他們。”李強走進帳篷,說道:“屠夫老弟,你好像很清閑啊,還不去准備一下!”他說話的口氣就像屠夫是他的下屬。

屠夫隨口答道:“好,我馬上去……哎?媽的!我是大隊長啊……算了,我先走啦。”他對李強沒脾氣。扁蟲牙看得目瞪口呆,整個軍營里敢對屠夫如此講話的,大約只有雞婆將軍,沒有想到李強也敢這樣對他講話。

受傷的士兵躺在獸皮墊子上。一共有七個士兵,都赤裸著身子,身上有無數的小傷口,流著黑色的濃液,呻吟聲此起彼伏。救護隊的隊長束手無策地站著,他對毒傷不會治療。李強拿起一只木碗倒了半碗溫水,取出一顆寒髓鱗,將靈丹溶進水里:“每人喝一點,很快就好了。”

救護隊長親自接過木碗,給每個士兵都喂了一點,不一會兒,眼看著腫脹就消減下去,傷口也慢慢愈合了,救護隊長苦笑道:“唉,還是你來當救護隊長算了。”

李強笑道:“你想累死我啊?哎,這次狩獵你們也要派人去吧?”

扁蟲牙插話道:“他們是不去的,我們這里是輕傷自己忍忍,重傷如果沒有死,就抬回來,情況危急的時候也就顧不上了,除非有好朋友在身邊幫忙,不然就只有聽天由命了。”

幾個士兵翻身爬起,連聲向李強道謝。毒角蟻咬的傷口是很小的,關鍵是毒,解毒後人很快就恢複了。李強說道:“你們回自己的帳篷,休息幾天就沒事了,別到處亂跑,這次狩獵你們幾個就不要去了。”

扁蟲牙說道:“你們休息去吧,我還要去訓練剛分來的新兵。老兄,謝謝啦,他們幾個都是好手,死了實在可惜。”李強搖搖頭,他發覺這里對士兵的生命就像對一件物品一樣,全看他的價值來定,這讓他很不習慣。

李強回到帳篷,對跟在後面的雞皮說道:“你去准備一下,這次狩獵你也去,走的時候叫我一聲。”他說完盤腿坐下,閉目修行。

雞皮行禮離開,他是奉雞婆將軍的命令來伺候和監視李強的,不過,一年時間過去了,他已經沒有了監視的意思,因為李強對他很好,還教他不少古怪的打斗技巧,從來不欺負他,和軍營其他人的作風完全兩樣。軍營里的士兵拉幫結派欺軟怕硬是很普遍的現象,唯獨李強是個例外,沒人敢惹他,他也從來不欺負人。

李強最近修煉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步,晉入二欲天的境界後,進境似乎就停滯下來,無論他如何努力都很難再進一步。他不知道,從來沒有修真者修煉過天薦章,那是一件無法想像的事情,像他這樣由兩大散仙強行幫助修進神道的,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了。

在兩大散仙的仙靈之氣幫助下,李強輕而易舉地快速修過了一梵天的三個境界,由于他事先體悟了九重神天二十七境界,對于修神他已經不陌生了,可是目前的狀況他卻無法可想,沒有人能夠指點他修行,他完全靠自己摸索,平時抓緊時間苦修。不過,自從修完一梵天的三個境界後,他明顯覺得神奕力精純了許多,他現在最想學的是仙器和神器的修煉,只是苦于無門而入,重玄派的煉器方法他覺得已經不適合自己了。

第二天凌晨,天還沒有亮,低沉的號角就在營區吹響,這是集合的號令。李強伸了個懶腰,站起身來,他沒有像別的士兵一樣到操場集合。雞皮已經等在帳篷外,手里舉著火把,說道:“李大哥,我們去營地操場?”李強搖頭道:“你去營地操場等我,一會兒我就來。”

雞皮知道李強不用去點名的,他轉身跑向操場,一旦遲到又沒有正當理由,那是要被抽軍鞭的,他可不敢怠慢。

李強來到修理隊,修理棚里一個工匠也沒有,只有守門的一個殘廢老兵,半睡半醒的靠在獸皮墊上。他看見李強進來就要起身,嘴里含糊地說道:“隊長……怎麼這麼早啊?”李強擺擺手道:“你繼續休息,我有點事情,馬上就走。”殘廢老兵只有一只手,他依舊爬起來,給李強打開修理棚的門,問道:“要不要我去找那些兄弟來幫忙?”

李強笑道:“不用了,我馬上要隨二大隊去平原狩獵,我來找兩件趁手的兵刃。”那個殘廢老兵打了一個寒噤,他哆嗦著手,點上火把,插在煉鐵爐的邊上,小聲說道:“隊長,你要小心,心眼靈活點,發現什麼不對可不要拼命,盡量和兄弟們靠在一起……”李強心里感動,拍拍他的肩頭道:“你放心吧,我沒事的。”

殘廢老兵歎了口氣,轉身回到外面。他的胳膊就是在狩獵的時候失去的,要不是人緣不錯,被幾個兄弟拼命搶回來,早就死在平原上了。現在他只要一聽說去狩獵,就會忍不住全身發抖。

李強隨手找了幾件純鋼兵器合在手中,取出一小塊天金砂,將天火燒了進去。他不想使用吸星劍和太皓梭,因為他還想繼續在這里潛修一段時間,如果暴露自己修真者的身份,就不能再待在軍營里了。

他還是喜歡劍形兵刃,所以煉制了一把雙手大劍,劍面足有五指寬,劍刃一百四十公分長,劍柄也有四十公分長,分量足足有六十斤重。

看看和自己一樣高的寶劍,李強覺得很有意思,他又找了一根大鐵條煉出一只半截鋼鞘,抬手將寶劍插進鋼鞘,扛在肩頭,這才走向軍營操場。

軍營操場上站滿了列隊的士兵,每個士兵身邊都有一匹高大的戰馬。這次雞婆將軍豁出血本了,挑選的都是精銳士兵,絕大部分都是有經驗的老兵,帶隊的是二大隊的隊長屠夫。李強趕到的時候,他正好訓話完畢,老遠就看見李強扛著一把古怪的兵刃,那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大家伙。

屠夫對李強招招手,然後說道:“聽著!這次圍獵修理隊的隊長李強,做老子的副手,他說的話,就是我說的!誰他媽的敢不聽他的話,老子就把他扔在平原上留給怪獸當美餐,都他媽的聽清楚了嗎?” 士兵們誰不知道屠夫的脾氣,那一聲回答簡直是震天動地。

李強微微一笑,扛著大劍走到隊列前,慢條斯理地說道:“大家好,這次狩獵我希望兄弟們齊心協力,打到什麼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盡可能給老子活著回來。老子知道軍營里有些壞習慣,不是好朋友就不救!不是同鄉就不救!這次絕對不許發生這種事情,不管是什麼情況,絕不許扔下身邊的人,不然……怪獸咬不死你,老子砍死你!”他抬手揮出肩膀上的大劍,對准身邊的石柱揮去。

一人高兩人粗的巨大石柱,在大劍的舞動下,碎裂成無數小塊四下飛散。列隊的士兵看得膽寒心顫,這種示威法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屠夫也看得頭皮發麻,這下他見識了李強的出手,想不到平時溫文爾雅的李強竟然露出如此強悍的氣勢。

李強再一次喝問:“都聽明白了嗎?”

這次所有的人都大叫道:“明白!”屠夫心想:“好家伙,真不知道大哥以前是干什麼的,他媽的比老子還要凶啊。”

雞婆將軍和殺鴨將軍站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從來沒有人這麼講話的。殺鴨將軍緊緊盯著李強扛著的大劍,真是垂涎三尺,他識貨,一看就知道那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兵刃,心里琢磨著如何才能討要到這把兵器。

李強知道自己改變不了什麼,他只能盡自己的努力,走一步算一步。

雞婆將軍很得意,他覺得自己眼光不錯,雖然對李強說的話不以為然,但是他也不出言反駁,反正到了平原一切都由他們自己決定。他說道:“好啦,這次圍獵希望兄弟們奮勇殺怪,嗯,這個……這個也要注意那個安全,嗯,就這樣。哈布力夫隊長,准備出發!”他懶得多說,直接就命令屠夫隊長出發。

雞皮牽著一匹馬,走到李強面前,小聲說道:“這是殺鴨將軍送你的一匹悍青馬,是我們這里的名駒,很少見的。”李強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匹馬渾身墨黑,背脊比自己還要高上一頭,小頭粗脖細腰,前胸長滿了細密的鱗甲,和家鄉的馬匹有些不同,看上去異常的神俊。殺鴨將軍向李強揮揮手,李強微微一禮,心里明白這個殺鴨將軍看上自己這把雙手大劍了。

土狼關是一個小關隘,是這里通向平原的一個小通道。戰圈大陸很奇特,中間是狹長的平原,兩邊都是丘陵,平原和丘陵相隔一道陡峭的山峰,只有少數幾條通道可以進入平原。

這里的人也和李強見過的普通人不同,從士兵的體質素質看,這里的人天生就是戰士,不但身材高大魁梧,而且力大無比,只要看他們使用的兵刃就知道,輕的兵刃有二十斤左右,重的可以達到三四十斤。有時李強會想,如果自己沒有修真,在這里恐怕什麼都不是,沒人會看得起自己,在這里弱者被欺負似乎是天經地義的。

李強騎在悍青馬上,那把雙手大劍扣在馬鞍側,馬鞍的另一邊是一個獸皮口袋,里面裝了許多手指大小的三角形鋼刺,這是他的秘密武器。用弓箭他覺得累贅,而且攜帶的箭矢有限,若是用法寶,他又不想暴露身份,因此用這種鋼制的三角刺就很管用了,既不顯眼又很厲害。

屠夫騎的也是悍青馬,他的馬是紅色的。他說道:“大哥,這次我們到平原中間去碰碰運氣,要是能遇見奇獸就發財啦。”李強笑道:“平原上除了怪獸還有什麼厲害的東西?”

“厲害的東西就多了,怪獸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媽的,但願別碰上那些可怕的玩意兒。”他似乎有些恐懼。讓屠夫都感到害怕的東西一定很厲害,李強問道:“是什麼?說來聽聽啊,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

屠夫說道:“那些東西一般是看不到的,除非是十年一次的大攻擊時才會出現……哎,大哥就別問了,都是一些像人不是人的玩意兒,厲害極了,我們這里叫它們天鴉人,還有其它一些……算啦,不說這個。大哥,你這把兵刃給我看看好嗎?”他早就看中李強這把古怪的大劍。

李強笑著摘下大劍,遞了過去,說道:“小心,很鋒利。”心里卻在尋思:“什麼是天鴉人,好古怪的名字。”

屠夫在馬上探出身子來接大劍,李強輕輕一松手,屠夫身子向下一傾,驚訝道:“媽的,怎麼這麼重……唉,這個我可使不了,嘖嘖!好兵刃!好兵刃!可惜……可惜啊!”他也知道殺鴨將軍看中了這把雙手大劍。

雞皮在一邊說道:“到關口了。”

所謂的土狼關實際上就是山巒的缺口,十分狹窄,好似被人用一把巨大的天劍在山巒間砍出的一個缺口,在關口里只能看到一線天,里面是可以兩匹馬並行的。李強過關口時,不禁感歎道:“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奇怪?為什麼要用三千士兵守關,根本就不需要嘛。”

屠夫說道:“三千士兵還是少的,真正守關的時候,這里通常都有五千士兵,一場大戰下來……能活下來的不多啊。”

眼前一亮,李強他們已經走出了土狼關。關口外是向下的土坡,稀疏地長著一些矮樹灌木,放眼望去,是一片看不到邊的大平原,有大片的森林和草地,在蔚藍的天空下顯得郁郁蒼蒼,生機勃勃。

屠夫催馬上前,大聲命令各隊長,指揮著一千二百人的大隊人馬在關口集合。李強輕磕馬鐙,向一邊馳去,雞皮緊緊跟在他身後。

李強對部隊如何行動並不在意,對于不熟悉的東西他是不會去指手畫腳的。他勒住馬缰,愛惜地拍拍悍青馬粗大的脖子,笑道:“雞皮老弟,這里的馬匹可以跑多快?”

雞皮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他挪挪身上背著的長弓,苦笑道:“我……我不知道,大哥騎的悍青馬速度是極快的,但是不能一直這麼快……嗯,我也說不好。”

李強眯著眼,看著屠夫和幾個中隊長指揮著士兵。雞皮悄悄地看著他,只見李強的眼里隱隱閃動著金色的光暈。雞皮嚇得渾身輕顫,他怎麼也想不通,人的眼睛怎麼會發金光,心里閃過一個念頭:這到底是人還是妖怪啊。

很快隊伍集合完畢,這次來的一千二百士兵全部都是騎兵,其中兩個中隊的士兵都穿著鋼制的重裝鎧甲,好在這里的馬匹高大強悍,可以負擔這樣沉重的人和鋼甲。還有兩個中隊是輕騎,士兵身穿軟皮甲,主要武器是長弓,擔負的任務卻很艱巨,負責吸引怪物怪獸,一不小心就可能回不來。

每個中隊都有一面大旗,有四個士兵護衛。戰旗在軍隊的含意是不言而喻的,那是團結的象征,是力量的象征,是榮譽的象征,尤其是冷兵器的軍隊對戰旗更加看重,其中還有號令部隊的作用。一聲號角吹響,排在最前面的獵鷹小隊率先飛馳而去,緊接著大隊人馬移動。李強歎道:“沒想到千人馬隊竟如此壯觀,我們走!”

李強沒想到所謂的狹長平原竟然如此遼闊,由向導帶路,快馬奔馳了一天,繞過了數片森林,越過了數條河流,才算接近怪獸的活動地帶邊緣。一路上,李強沒有看到什麼怪獸,只有一些小動物出沒于林間草叢,他心想:也許是部隊人馬眾多,煙塵滾滾的,把怪獸嚇跑了吧。

黃昏時分,大隊人馬停在一片空曠的草地上,屠夫下令紮營。士兵們立即結隊去砍伐樹木,搭建防禦工事,營地中間架起高高的柴堆,燒起熊熊的篝火。李強覺得自己像是在渡假,他將悍青馬的缰繩扔給雞皮,自己提著大劍走到火堆邊,早有士兵在地上鋪好大塊的獸皮,屠夫正在哇啦哇啦地叫喊著什麼。

李強盤腿坐下。不一會兒,屠夫帶著各隊的隊長圍坐下來,他一屁股坐在李強身邊,大聲抱怨道:“哎,我說哥哥,你倒是快活啊,什麼都不管不問的,可苦了我啦。”沒等李強說話,他扭頭大聲叫道:“獵鷹小隊回來了嗎?打幾只野獸也要這麼長時間,媽的,一個雨季就養得不會動了。”

一中隊的隊長坐在李強的另一邊,他是一個中年人,綽號叫山熊,身形非常魁梧,脖子和腦袋一樣粗大,胳膊比李強的腰細不了多少。李強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真是很吃驚,在家鄉就連那些健美運動員也沒有如此碩壯的體形。這家伙的兵刃也是李強煉制的,那是一枚三角形像鏟子的兵刃,有五十五斤重,一般人根本就舞不動。

山熊抓著李強的雙手大劍,愛不釋手地摸著,李強用肩膀輕輕撞了他一下,笑道:“老熊,我的大劍如何?”山熊羨慕地笑道:“搞不懂……真是搞不懂你,這麼瘦弱的人竟然能使這樣沉的兵刃……”

屠夫笑道:“別奇怪啦,他的怪事多著呢,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老子早就習慣了,哈哈!”他用力拍了李強一巴掌。李強微微一笑,心想:“自己這點本事在這個世界上實在是不怎麼樣,和那些高手相比,差距之大也只有自己心里明白,不然也不會流落到這里來了。”

扁蟲牙帶著幾個士兵扛著一頭野獸過來。李強知道只有這些軍官可以吃新鮮的野味,士兵都是吃自己攜帶的干糧。他招手道:“扁蟲牙,過來坐,一起吃吧。”屠夫也說道:“一起吃,不錯嘛,這時候還能打到驪鹿。”

扁蟲牙沒有坐下,他蹲下身子有點擔憂地說:“隊長,我覺得很奇怪,野獸少得出奇,怪獸一個都沒有看見,是不是有什麼變化?”屠夫大手一揮:“媽的,有什麼變化?這次出來的人多,怪獸早就嚇跑了。等進入圍獵的地方……嘿嘿,老子保證到處都是怪獸,你們只管放開膽子給老子殺。來,坐下來一起吃肉。”

李強對扁蟲牙的話很在意,他見過很多古怪的事情,從來都是很小心的,隨著功力的增長,他變得更加謹慎了:“老弟,我看還是小心點好,晚上多派一點巡夜。”屠夫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事的……好!好!聽你的。”他立即吩咐士兵,加派人手巡夜。

夜深了,整個營地安靜下來,李強抱著大劍坐在篝火邊陷入了沉思。這次為了修神天薦章和逆天寶鏡,他惹上了兩個仙人,被追得昏天黑地,好在及時毀掉了玉瞳簡,讓仙人心存幻想,才算暫時保住一條小命。

至于是不是還有別的仙人也滯留在這里?李強已經不再懷疑,肯定是會有的,只是他心里疑惑,既然有仙人存在,那更高一層的神人是否也存在于這一界?如果有的話,恐怕真要天下大亂了。

從目前的狀況看,回到修真界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除非在這里能找到古傳送陣,不然,憑自己現在的實力是沒有辦法回去的。他正想得頭腦發脹,陡然覺得胸口一跳,他微微一驚,忙伸手摸去,原來是古魅兒的靈珠在跳動。

李強一把抓住靈珠,湊到眼前仔細觀察,只見靈珠微微閃爍著粉色的光芒,可是還很微弱。他心里明白,魅兒可能要出世了,但他無法判斷魅兒會在什麼時候出世,還有多久才會幻化出來。想了想,他又把靈珠掛在脖子上,決定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忽然,一陣不安湧上心來,李強放出神識四處搜索,周圍似乎很平靜,他疑惑地想:“奇怪,是什麼東西讓人這麼難受?”

');

上篇:第八章 軍營潛修     下篇:第十章 寂寞老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