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寂寞老仙  
   
第十章 寂寞老仙

連續四天行軍,一路上不止是怪獸,就連動物也很少見,每天宿營後連軍官們也吃不到新鮮的獸肉,屠夫整天陰沉著臉,他也覺得情況不妙了。李強聽向導說,這里原來有大群的動物,這次卻很奇怪,他們已經深入到平原的腹地,可什麼都看不到。

李強早就察覺出在平原上有一股怪異的禁忌力,好在他修煉了天薦章,這股禁忌之力無法影響到他,如果他還是修真者,可能連飛劍都無法發出了。

幾天都沒有遇見怪獸,士兵們的警惕性放松下來,隊伍里有說有笑的,大家似乎都很輕松,整個隊伍不像是在狩獵,只有軍官的心情越來越沉重了。

屠夫縱馬來到李強身邊,苦笑道:“這種怪事我還是第一次遇見……”李強突然舉手止住他的話頭,偏頭聆聽著什麼。屠夫驚訝地問道:“大哥,怎麼啦?”李強的臉色突然嚴肅起來,大喝道:“所有人准備兵器!有東西過來啦!”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急促的馬蹄聲,探路的獵鷹小隊狂奔而回。扁蟲牙遠遠就大叫道:“天鴉人!天鴉人!”聲音急促惶恐。緊接著就聽到慘嚎聲傳來,那是落在後面士兵的慘叫。李強抽出雙手大劍,喝道:“我去看看!”一抖缰繩,悍青馬一聲嘶吼,向前面竄去。

屠夫到底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了,他抽出短柄薄斧,大聲吼叫著很快就將隊伍聚攏。已經來不及構建任何防禦工事了,他將人馬排列成梯隊,等候著天鴉人的沖擊。他嘴里不停地咒罵著,怪獸他並不怕,可沒想到會出現天鴉人。

李強和扁蟲牙錯馬而過,扁蟲牙驚恐地大叫:“別過去!別過去!危險!”說話間李強已經沖了過去,只聽他喝道:“你們快點歸隊!我去看看就來!”聲音非常鎮定。扁蟲牙一邊縱馬狂奔,一邊大聲狂呼:“你小心啊!” 心里不禁佩服他竟有如此勇氣。

前面是一片稀疏的樹林,李強一沖進林中就看見幾個墜馬的士兵,正瘋了似的向回奔跑。李強也看見了所謂的天鴉人,這是他從來沒見過的玩意兒,那根本不能算作是人,圓圓的腦袋上布滿了青色細密的鱗片,很像貓頭鷹的腦袋,兩只圓眼閃動著褐色的光,身體是人的形狀,也布滿了青黑色的鱗片,手腳間有一層軟膜相連,看上去像蝙蝠,怪異絕倫,手腳上有長長的利爪,寒光閃閃,它的叫聲尖利刺耳。悍青馬沖進林中就驚懼地嘶吼起來。

林子里有七個天鴉人,它們的速度奇快,青影閃動間,已經擋在奔逃的士兵前面。這幾個士兵都是獵鷹小隊的,身上只有軟皮甲護身,手里的武器也只是短兵刃,幾個人絕望地背靠背,試圖作最後的垂死掙紮。

青影圍繞著士兵快速閃動,一般人的眼光是看不清這麼快速度的。李強的速度也很快,他從馬上飛身掠出,大喝道:“我來啦!”直撲天鴉人,手中的大劍閃著銀色的光芒。

兩條青影飛閃而至,快得猶如閃電一般,可惜它們遇見的是李強。李強清楚地看到,天鴉人身上的軟膜似乎可以在空氣里滑翔。這時,一個士兵被天鴉人拖出了人群,李強眼光掃過,不禁大怒。

那個士兵被一個天鴉人咬住後頸,一邊慘叫,一邊徒勞地揮動著手中的兵刃。李強不及多想,手中大劍銀芒閃動,他單手執劍,六十斤的雙手大劍在他的手上就像一根細棍,迎著沖來的天鴉人斬去。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兩個天鴉人從劍光里掠過,砰地撞在後面的樹上,身子四散飛出,暗紅色的血液噴射得到處都是,頓時,林子里充滿了一股難聞的酸澀腥氣。

與此同時,李強空著的那只手手指一彈,一線金光射入抓住士兵的天鴉人體內,尖利的吼叫聲中,那個天鴉人轟然炸開,它手上的士兵一頭栽倒在地,後頸上血肉模糊,已經昏死過去。

其余四個天鴉人快速躍到附近的樹枝上,沖著李強憤怒地尖吼起來,它們大約從沒見過這麼厲害的人類。李強對那幾個士兵喝道:“那邊有我的馬,快騎馬走!”那幾個士兵就像在做夢一樣,想不到這種不可思議的銀芒能在一瞬間將三個天鴉人擊碎。其中一個士兵醒悟得快,大叫一聲:“跑啊!”

李強一邊與余下的四個天鴉人對峙著,一邊沉聲道:“回來,這里還有一個受傷的伙伴!”那幾個士兵剛剛跑出幾步,李強的聲音就在耳邊炸響,幾個人早已嚇得渾身亂顫,只好又硬著頭皮咬著牙回來抬起那個受傷的士兵,跌跌爬爬向外沖去。

樹林里一片沙沙聲響起,李強雖然一動不動的站著,但他知道已經有無數的東西進到這片林子里來了。那四個天鴉人尖利的怪叫聲越來越響,李強神識微閃,發覺四周已經圍滿了這種奇怪的生物,同時他還發現有另外一些古怪的生物,怪獸卻一只也沒有看見。

李強有些猶豫,如果他要大開殺戒的話,這些東西能活的不多,但是他不想暴露修真者的身份。他正在猶豫,就聽一聲極其刺耳的怪叫,無數天鴉人飛撲上來。李強一聲歎息,手中大劍揚起,呵斥道:“找死!”

六十斤重的大劍舞出銀色的大光團,仿佛一輪皎潔的明月,霎時間,淒厲的嘶吼聲在林中響起,其聲音之悲慘,讓遠遠列隊的士兵都渾身顫栗。只是一擊,就有十來個天鴉人被擊碎,其余上百個天鴉人被如此場面嚇住了,發出陣陣瘋狂的嚎叫。李強緩緩向後退去。

越來越多的天鴉人聚集在林子里。李強發覺身後有東西飄動,他身形一閃,瞬移到林子的邊緣,這才知道,剛才身後的東西是另一種生物,他只看了一眼,就斷定這是被操控的有戰斗力的傀儡體。他曾經仔細研究過琦君煞給的玉瞳簡,對傀儡體十分熟悉,傀儡術他也是比較精通的。

這里出現的傀儡體是三只黑色人形物,身上穿著破損的戰甲,竟然也有青黃色的飛劍護身。李強知道又惹上大麻煩了,這是元嬰傀儡術,這種傀儡體沒有分神期以上實力的人是很難煉就的。這三個元嬰傀儡大約沒想到李強會瞬移,低沉的笑聲從三個黑洞洞的嘴里發出,其中一個元嬰傀儡向回飛走,另一個飛到天鴉人的身後,只有中間那個高大的傀儡手指著飛劍射向李強。

李強何懼這種程度的攻擊,他大劍一橫就砍了過去。那個元嬰傀儡根本就不知道對手是什麼人,連飛劍帶傀儡體被李強的大劍砍成兩截。要知道李強的大劍是含有天金砂的,鋒利得無與倫比,豈是它小小的傀儡體所能抵擋。

傀儡體一滅,元嬰也就滅掉了,這是被禁錮在傀儡體里的元嬰,遇到厲害的對手,立即完蛋。李強慢慢地向大隊退去。

屠夫以為李強肯定出不來了,正在對退回來的那幾個士兵大發雷霆,雞皮突然叫道:“他出來了!他出來了!”只見李強單手拖著長長的大劍,緩緩退出樹林。屠夫倒吸一口涼氣:“媽的!大哥也太誇張了吧,山熊!山熊!你指揮一隊人馬,准備接應……”

林子邊緣的樹木一陣劇烈的顫動,幾百個天鴉人探出身子來。屠夫咒罵了一聲,下令道:“長弓手准備!騎手准備沖殺!”士兵們立即行動起來。山熊提著他那只巨大的三角大鏟,大聲喝叫著。

李強邊退邊叫:“壓住陣腳!不要亂!”

一聲怪異的長嘯聲響起,樹上的天鴉人瘋狂地撲向後退的李強。那是無數條青色的影子,從樹上飛射而下,尖利刺耳的叫聲響成一片。屠夫大叫:“大哥快跑!快……哇,什麼玩意兒……哈哈,厲害啊!”

所有士兵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強,他們其中有不少人參加過十年一次的大戰,都清楚天鴉人是什麼實力,一百個天鴉人的攻擊,沒有上千名悍勇的士兵拼殺是根本抵擋不住的,這東西的速度太快了,只有用大隊人馬將其困住後才能下手。他們還從沒見過一人一劍對抗幾百個天鴉人的。

李強手中的大劍猶如追魂的魔爪,沒有一個天鴉人能靠近他,只要看見銀光一閃,必定有一個天鴉人被殺掉。他就這麼緩緩地後退著,身後撲上來的天鴉人被一個又一個地斬殺,漸漸地,天鴉人已經不敢靠近他了,只是跟在後面不停地吼叫。

屠夫看到這麼多天鴉人的時候,心里忽然湧起一個念頭:“這是不是一個陷阱?”

有士兵飛騎來報,後面出現無數的怪獸,退路被截斷了,形勢陡然嚴峻起來。這里是平原地區,沒有任何天險可以據守,也沒有任何援兵,幾乎是絕路一條。屠夫咒罵道:“真夠倒黴的,老子成了獵物了,他媽的!兄弟們都聽好了,這次別他媽的心存僥幸,給老子狠狠地殺……”

李強喝道:“准備向回沖,記住不要停,快速撤退!”他已經退回隊伍里。雞皮牽來他的悍青馬,李強翻身上馬,說道:“山熊的中隊和我斷後,屠夫老弟,你領軍向回沖。”又對雞皮說道:“你跟著屠夫隊長,小心別走散了。”

雞皮知道李強是照顧自己,斷後的風險是最大的,一旦掉隊,幾乎一點活命的希望都沒有。他在馬上默默地行了個軍禮,向隊伍中間馳去。

屠夫大聲道:“大哥,山熊,你們保重!”他撥轉馬頭,指揮軍隊掉轉方向,號角吹出激揚的“嘟嘟”聲。李強勒住馬缰,面無表情地說道:“山熊,注意收攏傷員,不許傷員掉隊。”山熊甕聲甕氣地說道:“得令!”他對李強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佩服得五體投地。

一個中隊的士兵大約有三百人,分為三個小隊。山熊的中隊是裝備了鋼甲的重裝騎兵,士兵的武器是清一色的短柄戰斧,是擅長攻擊的騎兵部隊。李強不懂軍隊的兵種不同,作用也是大不一樣的,他竟然留下一支攻擊型的騎兵來斷後。

屠夫一聲令下,箭矢如雨般射向擋路的怪獸。這些怪獸有李強見過的劍齒豪,還有在天庭星見過的金晶角獸,其它的怪獸都是他沒有見過的,這些怪獸從四面八方沖擊過來,可以稱得上是鋪天蓋地。李強覺得就是在天路草原也沒有這麼多怪獸,可怕的是,在怪獸群里竟然有很多元嬰傀儡體在指揮,還有很多天鴉人夾雜其中。

山熊使勁勒住馬缰,大聲喝叫:“穩住!不許亂……”

一輪箭雨過後,屠夫大喝道:“兄弟們沖啊!”他手中的短柄薄斧閃著寒光,排列在前面的重裝鋼甲中隊呐喊著催動坐騎,三百鐵騎同時沖擊,僅僅是馬蹄踏地聲就很激動人心了,何況這些士兵嘴里還狂呼大叫著:“呀哈!呀哈!”

所有軍官都舉著兵刃沖在最前列,那種悍不畏死的瘋狂勁立即感染了所有的士兵。李強也不由得豪氣大發,大喝道:“山熊!你也去沖!由老子斷後。”

山熊嚇了一跳:“什麼?”李強看看那些元嬰傀儡,知道這里由于有禁制,它們只能飛起一點,飛劍也只能射出幾米遠,但是對凡人來說還是太厲害了,如果由著它們攻擊,這一千二百人的軍隊,絕對無法活著回去。看到這種情況,他知道無法再隱瞞實力了。

屠夫一馬當先沖進怪獸群里,手里的薄斧寒光一閃,就砍下一頭怪獸的腦袋,薄斧鋒利的程度讓他大喜過望,他怪叫著催動紅色悍青馬,瘋狂地沖了下去。

李強大喝道:“他媽的山熊!快給老子滾!”他把雙手大劍掛在馬上,空著雙手騰空飛起,長嘯著追向那些元嬰傀儡體。

山熊傻了,他第一次看見人會飛到天上去,緊接著,他看到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只見李強揚手劈出一道紅光,轟然一聲巨響,十幾個天鴉人被炸得四處亂飛。山熊精神大振,怪叫一聲,立即撥轉馬頭,指揮士兵向屠夫大隊追去,他這下知道了,有李強斷後絕對沒有問題。

李強發出的神雷威力比以前要大許多,他只要用一點點神奕力,神雷就炸得驚天動地。七八個元嬰傀儡體急速圍攏過來,李強微微一笑,吸星劍化作無數銀星環繞在身體周圍,他沉聲道:“誰是你們的主人?”

其中一個元嬰傀儡體說道:“你……你……是誰?”它竟然說的不是本地話,而是修真界通用的語言。李強驚訝地用同樣的語言說道:“你們的主人是誰?立即停止攻擊,否則別怪我大開殺戒了。”他流露出來的氣勢,讓那些元嬰傀儡體很是敬畏恐懼,其中一個傀儡發出一聲細長的尖嘯聲,正在瘋狂攻擊的怪獸立即停頓下來,緊接著哄然而散。

那個元嬰傀儡體說道:“上仙請稍候。”另兩個傀儡體掉頭快速低飛而去。李強好奇地問道:“為什麼叫我上仙?”那個傀儡體道:“這里只有主人和仙人不受禁制。”它回答得很干脆。

李強明白自己修煉了天薦章之後,和修真者已經不同了,無論是境界還是層次都要高出一截,用來禁制修真者的法術對他可能沒有用。

怪獸突然逃開,使屠夫大吃一驚,他揮動手中的薄斧,喝道:“停止攻擊!停止攻擊!”山熊飛馳過來報告:“隊長,怪獸散了,哈哈。”屠夫說道:“集合隊伍,清點傷亡……他媽的怪事了,山熊,剛才是什麼東西轟隆隆的?”

山熊滿臉困惑,他根本就沒法解釋,他也不懂李強為什麼空手能劈出炸雷來,只好搖搖頭無話可說。

好在和怪獸接觸的時間不長,隊伍傷亡不大,只有幾十個輕重傷,死了五六個人。屠夫說道:“我去看看大哥。”來到隊伍後面,看見一大群士兵正聚在一起議論,他沒好氣地罵道:“你們他媽的在干什麼?是不是都閑得發慌啊……”士兵們嚇得急忙散開。屠夫一眼看見李強飛在半空中,驚叫一聲:“怎麼搞的?大哥上天啦!”

李強從空中落下,走到屠夫面前,說道:“兄弟,你帶著人趕快回去吧,可惜,我不能和你們一起走了,你帶個話給雞婆將軍,感謝他一向的照應,另外,這把雙手大劍就送給那位殺鴨將軍吧,呵呵。”他知道一旦暴露了自己的實力,軍營就無法再藏身了

屠夫傻了,結結巴巴地說道:“大哥,你……你不回去?我……我,他媽的!老子可怎麼交差啊,唉……”李強笑道:“怎麼說就是你的事了,我只是借你們的軍營休息了一段時間,可惜……本來還想多住些日子的,咦?”

一道綠光從天際邊閃過。李強很好奇,不曉得這里的主人是修真者還是散仙,他騰空飛上天去,靜靜地等候著。

來人懸停在李強身前,是一個身穿戰甲的修真者。李強神情微動,知道來人是修真高手,至少也是分神期的高手,他身穿碧綠色的戰甲,披著一件黑色鑲金邊的大氅,圓圓的臉,圓圓的眼,給人很柔和的感覺。

那人驚訝地看著李強,他想不通李強為什麼不受這里的禁制,也看不透李強的修為。他拱手道:“請問貴姓大名?”說的也是修真界通用的語言。

李強說道:“我叫李強,剛來到勾藍星,請問你是?”他心里開心極了,有修真者就意味著這個星球和修真界有聯系,自己離開這里的希望就大啦。

那人先是驚疑,然後又是滿臉驚喜,說道:“天哪,你是怎麼來的?有傳送陣嗎?我已經困在這里上千年了……我叫碧梧子。”

李強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被困上千年是什麼概念?他長歎道:“碧兄……唉,先不說這個,你能放過這支部隊嗎?”他眼里閃動著金光。碧梧子沒注意到李強變得凌厲的目光,他看著不遠處的隊伍說道:“既然李兄說情,那就算啦,讓他們快點回去吧。嗯,李兄,能請你來作客嗎?”

李強放下心來,這家伙要是不肯,還真不好辦。他點頭答應,道謝一聲後,飛身來到屠夫身邊,說道:“屠夫老弟,你們快走吧,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還會再見的,這里的主人同意讓你們回去了。”

屠夫苦著臉說道:“山熊,你們幾個回去幫我說說吧,不然,將軍會扒了我的皮的,唉,要命啊。”李強笑笑,拍拍他的肩膀:“老弟,放心吧,告辭了。”屠夫喝令所有的士兵列隊,向李強行禮致意。

一路上碧梧子非常驚奇,他看出李強不是仙人,但又猜不出這里的禁制為什麼對他不起作用。他因為有一件專門抵禦這里禁制的法寶,才能自如地在這里隨意飛行,可到了高空就不行了。他見李強飛行時非常輕松自在,這里的禁制似乎對他毫無作用。

碧梧子說道:“李兄,你……你沒有感覺到這里的禁制嗎?”他還是忍不住問了。

李強反問道:“這里為什麼被禁制了,你知道原因嗎?”

碧梧子歎息道:“當然知道原因啦,這也是我被困在這里的原因之一。唉!不曉得李兄是怎麼來的,戰圈大陸是一個被完全禁制的大陸,這里是仙人的游樂場,是他們玩耍的地方,我只是……只是一個俘虜,是一個奴仆而已。”他語氣里流露出不甘和無奈。

李強暗自點頭,他早就察覺到這里有很多古怪,只是心里還有疑惑:“碧兄,這里有很多仙人嗎?他們為什麼這麼干?”在李強的心目中,仙人即使不是很慈悲,但也不應該很變態,雖然他被黛南楓禦和乾善庸兩個仙人追得團團轉,但是他並不認為仙人很壞很殘忍。

碧梧子半晌沒有說話,神色間蘊含著一點陰郁,他擺動了一下身上的大氅,說道:“李兄,也許我不清楚這一界有多少仙人,就我看見的……最少有一個,他自稱寂寞老仙天蝕,這個戰圈大陸就是他搞出來的,他……”他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李強也沉默了。碧梧子又一次抖了抖身上的大氅:“我們一共被他俘獲了一百多個修真者,來自很多地方,只有我還在……其他的,唉,都被煉成了元嬰傀儡體,要不是他需要一個管家,我也一樣完蛋了。”

這次李強震驚了:“怎麼可能?仙人竟然隨意殺戮修真者?”他實在是難以置信。

碧梧子滿臉苦澀:“我們是下一層的人,寂寞老仙說了,對于下一層的東西,他是無所謂的,就像我們修真者對凡人,凡人對動物一樣,殺不殺都在一念之間。”

李強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問道:“他……那個寂寞老仙在家嗎?”他明白,只要一動手,仙人立即就會察覺自己修煉過天薦章,那不是自己送上門去找死嗎。

碧梧子說道:“他已經幾百年沒有來過,不知到什麼地方潛修去了。算了,別說他了,李兄是怎麼來勾藍星的?”他好像很關心這個問題。

李強淡淡地說道:“和你一樣,是被抓來丟在這個星球上的。”

碧梧子陡然停在空中,嚇得大叫:“什麼?什麼?是寂寞老仙……天哪,我,我該怎麼辦?”李強說道:“不是寂寞老仙,是另外一個仙人,她好像不知道有戰圈大陸。”碧梧子捂著胸口,驚懼地看著李強:“老兄,你要嚇死我啦。”

李強若有所思地說道:“可惜,我不知道星路,不然,我們就可以離開這里了。”

碧梧子說道:“老仙行宮里有定星盤,可是我不會用,功力不夠啊。”

李強大喜道:“啊……哈哈,有定星盤?我沒有聽錯吧,哈哈,有定星盤就有辦法啦。”他高興得手舞足蹈。碧梧子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說道:“你先別高興,定星盤是被禁制的呀。”

李強眼里金光閃動:“嘿!破掉禁制不就行啦!”碧梧子這下看到了他眼里的金光,渾身不由得大震,他嚇呆了,這是什麼樣的古怪功力,他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他勉強笑道:“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扭過頭去,臉上閃過一絲狠毒之色。

');

上篇:第九章 狩獵行動     下篇:第一章 炫疾仙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