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仙人居所  
   
第三章 仙人居所

甘菱貳低著頭說道:“奴……才……呃,我叫甘菱貳,他倆是我的小師弟——冰宇和海訇分。”那兩個元嬰傀儡體似乎更加膽小,連連叩首卻不敢說話。

魅兒想起以前自己在古堡里偷生,剛遇見李強時也是嚇得要命,她不禁同情心大起,溫言道:“你們別害怕呀,我哥哥可是好人,他從來不會欺負人的。”

甘菱貳三人聽了稍稍放松下來,但是依然跪在地上不敢亂動。

李強眼睛里陡然射出金光,從三人身上掃過,冰宇恰好偷眼看過來,被李強眼中的金光震懾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止不住劇烈顫抖起來。李強淡然道:“你們三人都被下了釘魂咒,本命原牌在誰的手中?嗯,一定是在碧梧子手中,哼!這點手段還嚇不了人,你們起來吧,我幫你們解開釘魂咒。”

三人難以置信地抬起頭,在他們的經驗知識里,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他們三人都是用獸皮獸骨獸肉凝結的肉身,雖然被塑造成人形,但是面目卻猙獰無比。甘菱貳丑陋的臉上顯出訝異:“上仙……這……能行?噢,我不是那個意思……謝謝上仙慈悲!謝謝上仙慈悲!”

別說他們三人疑惑,就連魅兒也驚訝不已,她飛回李強的懷里,小聲說道:“哥哥啊,真的可以解開嗎?釘魂咒很陰毒的,解不好他們可就慘了。”她還不知道李強精通傀儡術,更重要的是他也精通化解之道,這可是琦君煞教的,而且他現在的實力已經足夠用了。

李強手中飛出一塊藍色星狀牌,那是他在大幻佛境收到的寶貝,後來他從琦君煞給的玉瞳簡里了解到,這是一件很奇特的寶貝,名字叫幻星鎮魂牌。當時還收到一件戰甲和飛劍,和幻星牌是一套,分別是幻星戰甲和幻星劍。

幻星鎮魂牌是一件很奇怪的法寶,可以用它修煉傀儡體,而且此牌有一個特點,可以破除別人下在傀儡體上的禁制,所以李強才有如此把握。星牌飛出,從星牌的七只尖角上射出一溜白色星光,罩向三人。

魅兒盡管見識廣博卻也沒有見過這件法寶,但她察覺出其中的厲害,這件法寶似乎是專門針對靈魂元嬰體的,她是靈劍體都能感受到這件法寶的威力,不由得暗暗心驚。

甘菱貳被星光射中,全身都酥了,不能說話,不能行動,他恐懼到了極點,這時候就是凡人也能用刀砍死他,因為他的元嬰是禁錮在傀儡體里的。李強輕聲安慰道:“不用怕,你們身上的傀儡體才是真正的累贅,化去後,碧梧子就沒有辦法了。”

隨著他的話音,一連串的爆裂聲響起,三人不由得大聲慘叫,只見無數的爛肉碎骨四處飛散,三個元嬰茫然地站立在空中。李強笑道:“魅兒,你帶著他們三人,我讓碧梧子吃點苦頭。”他手一招,星牌射出的白光將地上的那些碎骨爛肉卷成一堆,李強射出一點細微的天火紫花,大喝一聲:“去!”

霹靂一聲震響,緊接著,一道血光向外飛起,比箭還疾,一路炸響著遠去。

甘菱貳三人禁制被去除的同時,也失去了自己的傀儡體,三人心里淒苦,也不敢逃,都呆呆地站立著。李強問道:“你們的元嬰都受到很大的傷害,不可能再修散仙了,我有一個主意,不知道三位兄弟願不願意聽。”

三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李強竟然稱他們兄弟。甘菱貳說道:“上仙,只要能活下去,我們聽上仙的吩咐。”冰宇和海訇分也點頭同意。

李強笑道:“魅兒,你還有化形菇嗎?”

魅兒點頭道:“哥哥,你是想讓他們修靈體,好啊!這樣魅兒也有伴啦,魅兒還有一點化形菇,只夠四個元嬰用的。”她遞給李強一只小小的水晶瓶,里面的化形菇是一團淡淡的黑煙,在瓶中上下飄浮。

甘菱貳三人都知道,眼下最好的出路就是修成靈體,他們唯一覺得不安的是,如果現在修煉成靈體,以後就只能跟著李強,直到修成靈劍體才能獨立。他們並不了解李強的為人,若是他用靈體來煉器的話,他們根本就無法反抗三人實在是被碧梧子搞怕了,對實力強勁的高手心存很多顧忌。

李強靜靜地等待三人的答複。甘菱貳有些猶豫,倒是一直沒有說話的海訇分突然說道:“我同意修煉成靈體,唉,我快受不了啦。”他們三人的傀儡體去除後,元嬰體暴露在空中,本身的功力不足,使得他們非常難受。

魅兒不耐煩了,嬌聲道:“你們三個婆婆媽媽的,一點都不痛快,我哥哥要滅掉你們只是舉手之勞,根本就不需要花這個功夫……”小丫頭看著他們那副猶豫不決的樣子很生氣,甘菱貳三人嚇得連聲道:“願意修靈體!願意修靈體!”

李強打開瓶蓋,揮手將三道黑線分別射進三個元嬰體內。魅兒在一旁大聲指點起來,她是過來人,對修煉靈體有自己的體悟。甘菱貳三人在魅兒的指點下,迅速轉向靈體的修煉。

甘菱貳的功力是三人中最好的,他最先散形,魅兒說道:“哥哥,先給他一點玄冰精髓,讓他凝體。”李強急忙取出玄冰精髓,裹住一滴射給甘菱貳。不一會兒,海訇分和冰宇也散形成功,元嬰化為一縷聚散不休的黑煙。三人得到玄冰精髓後,很快就形成靈體,在空中飄來蕩去。

李強將星牌掛在魅兒的脖子上,笑道:“他們就算是你的小師弟,以後就跟著你,記住!不要欺負人。”魅兒喜得眉開眼笑:“咯咯,我也當師姐啦,甘菱貳、海訇分、冰宇,過來!過來!拜見我這個大師姐,嘻嘻。”

甘菱貳三人都沒想到魅兒會如此高興,他們只是靈體的初級階段,勉強能幻化衣物,和魅兒的靈劍體修為還差得太遠,而魅兒已經完全可以使用法寶了。甘菱貳歎道:“能到這一步,我也心滿意足了,甘菱貳拜見大師姐!”

魅兒得意地說道:“甘菱貳你是二師弟,海訇分是三師弟,咯咯,冰宇是小師弟,好啦,以後我們就是師姐弟啦,你們要乖乖的哦。”李強忍不住好笑,魅兒的外形只是一個頑皮的小女孩,偏偏說起話來老氣橫秋的,小臉上流露出來的喜色,就像剛得到心愛玩具的小娃娃。

李強說道:“奇怪,仙陣好像已經徹底停止了,我們可以出陣和碧梧子好好玩一把了。”他放出金光罩住魅兒四人,瞬息間已經挪移出陣。

仙宮里已經全亂了,碧梧子正准備帶著所有的元嬰傀儡體逃跑,突然,一道血肉組成的霹靂把他炸翻在地,他手上捏著的那面玉牌也炸裂了,那是所有元嬰的本命原牌。一點晶亮的天火順著他的手臂燒了上去,碧梧子嚇得魂飛魄散,他玩過炫疾仙陣,知道天火的厲害,一咬牙將手臂用飛劍斬斷,抓起身邊一個奴仆扔了過去。那點紫花燒完手臂,又燒到那個奴仆的身上,他只叫出一聲就被焚為灰燼了。

本命原牌被毀,那些元嬰傀儡體都失去了控制四散逃竄。碧梧子知道是李強搞的鬼,心里更加害怕,他什麼都顧不上帶了,孤身一人沒命地逃竄。

李強來到仙宮大殿,問道:“碧梧子在哪?”

幾個凡人奴仆戰戰兢兢地上前答話:“仙爺已經走了……上仙饒命。”

李強搖搖頭,說道:“冰宇,你將仙宮里的仆人集合起來,如果可能,放他們回家。”那些凡人奴仆怎麼也想不到李強會放他們走,都驚呆了。冰宇恭恭敬敬行禮道:“是,上仙大人。”李強擺擺手:“別叫什麼上仙下仙的,你們和魅兒一樣,叫我一聲大哥就好,我這里沒有那麼多規矩。”

甘菱貳他們大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人,感到既吃驚又好奇。冰宇憋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是,大……大哥。”他說完,也不敢看李強一眼,轉身就飄出門外。

李強神色凝重地在仙宮里來回轉圈,魅兒看著奇怪,忍不住飛到他身邊問道:“哥哥,你怎麼啦?”李強伸手抱起魅兒,笑道:“我在想辦法,怎麼才能離開這里。嗯,對了,甘菱貳,你們這里有沒有傳送陣?”

甘菱貳說道:“上仙……呃,大哥,傳送陣應該是有的……”李強驚喜地叫道:“真的?在哪兒?”甘菱貳被李強嚇得飄到一邊,後來才發覺他是興奮的樣子。他們這些人都被碧梧子欺負怕了,那種元嬰煉體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尤其是他們幾個神智尚存的元嬰,每一次折磨都牢記在心間。

魅兒嬌喝道:“二師弟,快說!快說傳送陣在哪里?”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可以擺擺大姐的威風,魅兒如何肯放棄。李強哭笑不得看著懷里的小魅兒,她那指手畫腳的樣子實在是有趣。魅兒說完話,扭頭看見李強似笑非笑的臉色,也不好意思起來,小臉上飛起一絲紅暈。

甘菱貳苦笑道:“以前聽老仙說過,在戰圈大陸外有古傳送陣,好像是在西邊,不過,沒有人離開過戰圈大陸,這里早就被老仙禁制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海訇分補充道:“老仙曾經說過,這里是最偏僻的一個星球,他警告過我們這些修真者,不用癡心妄想,這里是逃不掉的,他說過要親手毀掉傳送陣,就是不讓我們離開。”

李強點頭道:“這倒不怕,只要還能留下一些東西,我就有辦法恢複它。嗯,老仙以前住在仙宮的什麼地方,帶我去看看。”

甘菱貳說道:“老仙住的地方是被禁制的,我們這里沒人能打開,就連碧梧子也沒有辦法,他試過很多次都沒有用……”李強喜道:“這樣好,也許里面有我們需要的消息或者東西,快帶我去看。”

魅兒也興奮地說道:“好!二師弟功勞不小,等一會兒師姐會獎賞你的,嘻嘻。”

甘菱貳帶著李強和魅兒沿著山峰間的虹橋來到最邊上的一座小山峰上,這里清泉流淌,松柏繁茂,芝蘭幽香,怪石嶙峋,完全沒有仙宮里那麼精致華美,顯得清雅自然。李強點頭道:“這里好,不愧是仙人居住的地方。”

依峭壁鑿有一座小小的石亭,繞過石亭,是一池清澈的碧水,池水後一株盤根錯節的古梅樹抽出嫩綠的枝葉,枝條掩映著不遠處一座小小精舍。

甘菱貳停在池水邊,說道:“從這里就過不去了,碧梧子曾經挖空心思想要進去,死了好幾個元嬰傀儡體後他才死心。”他仍心有余悸。

李強眯著眼掃視著周圍,用神識仔細察看,他發現精舍被兩個陣法籠罩著,外面是防禦並且具有迷惑性質的,里面那層陣法隱隱透出殺機。

魅兒說道:“不愧是仙人所設的陣法,哥哥,這種陣法修真者很難破解的。”甘菱貳驚訝道:“你看得懂這種仙陣?”魅兒眼睛一瞪:“你說什麼?師姐也不會叫了嗎?哼!”甘菱貳嚇得急忙道:“呃!師姐!師姐怎麼會懂這個陣法?”

魅兒驕傲地說道:“我是師姐嘛,當然知道得多啊。這外層的是百回陣,里面的是絕煞陣,嗯,只是有仙法加進去,魅兒就不懂了。”甘菱貳和海訇分心里暗暗佩服魅兒見識廣博,他們知道的不多,這就是百回陣和絕煞陣,魅兒說得很准確,這兩個陣法讓整個仙宮的修真者都束手無策。

這兩個陣法李強也聽說過,他仔細想了想,又取出一個玉瞳簡查看了一下,對這兩個陣法已經了然于胸。這兩個陣法是由仙靈之氣啟動的,不同于修真者用真元力啟動,所以魅兒才不敢肯定。他找到相關的靈訣後,笑道:“我來試試看。”

他手掐靈訣,一道金光射出,金光一觸到陣法,就像融進水里一般,百回陣蕩漾開來,空氣都仿佛扭曲變形了,隨著一陣輕微的骨碌聲,百回陣消散無蹤,露出里面閃著紅光的絕煞陣。李強很滿意,他發現神奕力在修煉層次上比仙靈之氣還要好用。

海訇分驚訝地叫了起來:“哎呀,破掉了,破掉了!”魅兒小手一揮:“大驚小怪的,沒見識,哥哥還破掉過更厲害的陣法呢,你們沒有見過罷了。”

李強破去百回陣後信心大增,他再次掐動靈訣,紅光閃動中,一連串清脆的爆響,大家眼前一亮,一座乳白色的精舍從嫋嫋的青煙緩緩升起,精舍門口有一只半人高銀鼎,精舍里面纖塵不染,地上鋪著淡青色的席子,那是有名的安魂草編織的,非常珍貴。

魅兒搶先飛了進去,在房間里繞了一圈,她失望地說道:“哥哥,沒有玉瞳簡。”

李強緩步走進精舍。他是第一次走進仙人的居所,這里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簡潔”,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房間里干乾淨淨的,除了地上的席子外,什麼也沒有。

甘菱貳和海訇分相互張望,他倆也沒想到仙人的精舍里是空蕩蕩的。魅兒忍不住問道:“小師弟,過來,師姐問你,那個老仙還有什麼地方住?他有沒有書房或者修練場什麼的?”海訇分靈體不停地聚散:“大師姐,老仙只有這一個住處,沒有別的地方了。”

李強盤腿坐下,他心里有一種無形的緊迫感,到這個星球已經快兩年了,黛南楓禦若是擺脫了乾善庸,很快就會找回來,即使沒有定聆珠的指引,只要自己還在這個星球上,她是不難找到的。

雖然已經修入二欲天的境界,李強心里清楚,和仙人比是遠遠不足的,他估計自己現在的水平大約能夠逃了,以前在仙人追蹤下,他連逃的資格都沒有。他又想:“萬一找不到古傳送陣,或者傳送陣被完全破壞,還是要靠自己的水平才行,不然,遲早有一天會倒黴的。”

李強說道:“魅兒,你知道定星盤嗎?”

魅兒也學著李強的樣子盤腿坐在地上,她用小手摸著地上的席子,似乎很喜愛的樣子,她不加思索地說道:“知道啊,典籍記載,這是傳說中仙人常用的仙器,修真界也有類似的東西,不過,差了很多。”

李強取出在藏寶室里收到的定星盤,說道:“這就是定星盤,不過,我沒有用過,也不知道怎麼用。”

定星盤的樣子很怪,像一只壓扁了的烏龜,比巴掌稍微小點,黑黝黝的很不起眼。魅兒接過來,翻來覆去地把玩,她說道:“哥哥,我也不知道怎麼用?這東西的樣子好怪。”

李強要不是在黛南楓禦那里見過,他也不知道這玩意兒的珍貴。仔細回想了一下,他記得黛南楓禦是將定星盤扣在手背上的,他試著用神奕力去吸,定星盤陡然一亮,便附在手背上。看著手背上的定星盤,李強傻眼了,他還是不會用。

魅兒見識過修真界的這類法寶,她提醒道:“哥哥,用神識去看……不過,功力不足還是別試的好,會迷失在里面的。”李強一直在定星盤外面找機關,聞言恍然大悟,笑著誇獎道:“還是魅兒厲害,什麼都懂。”

李強分出一縷神識探進定星盤內,刹那間,他看見無數星系,仿佛來到了宇宙深處。他驚訝萬分,心想,這應該就是星際的立體地圖吧。他仔細察看了一番,暫時還找不到頭緒,他對天文宇宙的認識幾乎為零,以前根本就沒有學過,唯一有點印象的是銀河系,其他的根本搞不清。

可是李強連銀河系也找不到,他神識微微一動,整個宇宙都轉動起來,無數星系撲面而來,那種感覺比看科幻電影還要過癮,如此多的星系濃縮在小小的定星盤里,實在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李強知道,他缺少的關鍵東西就是自己所在星球的坐標,還有封緣星的坐標,只要找到這個坐標,自己脫困就有望了。

李強的神識在定星盤的星系里四處轉悠,他覺得非常神奇,只要他看中一顆星,他就可以立即拉近和這顆星的距離,哪怕再遠的星星都可以做到。一路看下去,他心里不禁感歎,這里面實在是太大了,他根本就摸不到邊,到後來連方向也失去了,無奈之下他的神識退出了定星盤。

李強睜開眼,只見魅兒兩只大眼睛盯著自己,似乎在發愣走神,他伸手在她面前晃晃,笑道:“魅兒,發什麼呆啊?”魅兒一開口嚇了他一跳:“哥哥,已經過了二十多天了,你才醒過來呀?都看到什麼好東西啦,舍不得出來。”

李強歎道:“迷路了,唉!”

魅兒眨巴著大眼睛,問道:“里面很大?”

李強站起身來,來回走了幾步,說道:“豈止是大,可以說是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最糟糕的是——確定不了我們在哪里,可惜,這里沒有任何標識物。”

魅兒說道:“哥哥,我想進到幻魔珠里去,甘菱貳他們正好可以幫我,雖然藍光不在這里,也許以後魅兒還會找到它的,嗯,哥哥也能進來吧?”她期待地看著李強,如果李強能化身進去,她就不怕了。

李強取出幻星戰甲和幻星劍,笑道:“魅兒,這身戰甲和飛劍我重新煉制過了,很特別,你應該可以穿用。”魅兒眼睛頓時放光,驚訝地叫道:“好漂亮的戰甲啊,天哪!還是透明的——嘻嘻,正好合適魅兒。”她是靈體,天生就會變化萬千,所以不在乎別人偷窺。

接過戰甲,她說道:“哥哥,我要修煉一下才能穿,嘻嘻,魅兒馬上就修煉,這種戰甲魅兒也是第一次見到,哥哥,你是哪里搞來的?”李強將手中的飛劍遞給她,笑道:“就是在大幻佛境,呵呵,當時我還不認識這套寶貝,恐怕戰甲的主人還困在幻魔珠里,他學的玩意兒很古怪,似乎和靈鬼界有某種關系。”

魅兒將戰甲一件件穿上,她只有八九歲孩童這麼大的身子,那身戰甲穿在她身上顯得又大又累贅。李強好不容易忍住笑,只見魅兒拖著滿身的戰甲,飛離席子,懸停在一米的高度,身上陡然藍光閃動,她張嘴噴出一團粉色霧氣,將全身包裹住。

幻星戰甲頓時彩光四射,眼看著一節節收縮下去。大約過了半天時間,魅兒徹底修煉完畢,她緩緩落下地來。李強忍不住大聲喝采道:“好啊,我們小魅兒比公主還要漂亮,太好啦。”

魅兒這身戰甲已經完全合體了,戰甲內七彩的光暈緩緩流淌,頭冠上環繞這云紋飾,兩邊垂下兩條長長的素色飄帶。魅兒神情顧盼間是那麼神采飛揚,她已經完全沒有在古堡里的那份膽怯,小臉上充滿了自信的微笑。李強一時間竟看癡了,心里充滿了慈愛,他猛然想起琦君煞的話,確實,自己竟有一種做父親的自豪感。

魅兒轉動身子,嬌喝道:“隱!”眨眼間她便失去蹤跡。

李強驚訝道:“咦,這戰甲能隱形?了不起!了不起啊!”戰甲能隱身,這是李強沒有想到的。魅兒悄悄飛近李強,誰知李強一伸手就抱住了她,笑道:“小丫頭,這個可瞞不住哥哥。”魅兒顯出行跡,奇怪道:“哥哥,這是不可能的,魅兒已經很小心啦。”

李強笑著搖頭道:“這不是小心不小心的問題,而是修行境界的差別,呵呵,除非對手是仙人,一般的隱形都瞞不住我。”他體悟過修神天薦章的各個境界,可以說在境界上他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水平,只是實際的水平還比較差,他目前的狀況就是所謂的眼高手低。

魅兒興奮地道:“哥哥,我們進幻魔珠好不好?”

');

上篇:第二章 孵化魅兒     下篇:第四章 初入靈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