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天籟之音  
   
第五章 天籟之音

靈將的突然暴怒有點出乎李強的意料,他微微一愣,說道:“什麼?”

靈將已經出手了,一道青熒熒的霧氣襲上魅兒。李強沒想到他會向魅兒出手,不由得大怒道:“混蛋!你干什麼?”那道霧氣並不是用來傷人的,而是靈鬼界用來傳送人的,魅兒措手不及下驚恐地大叫:“哥哥……救……我……”刹那間,她被傳走了。

李強眼中金光閃動,他不像以前那樣沖動了,而是冷冷地盯著靈將,森然道:“立即把老子的小妹傳回來!”話音剛落,渾身猶如燃燒的烈火,火精仙甲上紫紅色的烈焰發出青朦朦的光,四周的空氣在高溫燒灼下向上升騰,將李強散落在肩背上的長發吹起,他好似一尊發怒的天神。

靈將不由得顫栗起來,他強作鎮定喝道:“在靈鬼界,除了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沒有人可以擁有靈劍體,不管你是什麼人,你已經觸犯了這里至高無上的靈律,在靈鬼界就要遵守這里的規矩!”

李強冷冰冰地說了兩個字:“放屁!”抬手一道紫光劈出,這是他重新修煉過的滅魔神雷。含有神奕力的滅魔神雷,比之在莽原遺址時施展的威力可大不一樣,出手後,紫光化為無數晶亮的小點,猶如噴出的水珠般擴散飛出。

靈將知道,像李強這樣能真身進到靈鬼界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人,沒有絕大法力是不可能做到的。見李強出手,靈將不敢硬接,他一聲呼哨,那匹鬼馬四蹄一彈,突然連人帶馬消失在空中。

滅魔神雷投入到滾動的黑霧中,連串的爆裂聲霹靂般響起,紅光四射中滾動的黑霧被破開一個大空洞,周邊的黑霧立即擁擠過來。李強一眼瞥去,只見外面陰沉沉的,但是有亮光照射進來,他冷哼一聲:“你以為這樣就能躲得了嗎?”

靈將大喝道:“靈劍陣!七劍齊出,箭雷攝心!”

七個靈劍體化作劍網試圖困住李強,同時無數晶亮亮的箭雷射來,李強對這種攻擊早就看不上眼了,太皓梭的防護金光猛然漲開,轟然一聲巨響,七個靈劍體被炸得撞進黑霧里。

李強現在對瞬移已經很熟練了,他身形微動,一道金光閃過,便已站在靈將身後,一把揪住靈將的脖頸。他手上蓄滿了神奕力,這一把抓去,靈將便無法掙紮。

靈將長聲慘嚎,修練成靈將後他早已不知疼痛為何物了,這次竟又重新嘗到了痛的滋味。

李強像拖死狗一樣拖著靈將,一腳踹飛他的坐騎鬼馬,抬手將靈將抓到眼前。由于靈將是陰體,李強身上穿著火精幻化的仙甲,那種高溫他很難抗拒,靈將身上的靈甲似乎都要融化了,身上冒出大量的霧氣,靈將膽寒了。

靈將叫道:“你要是殺掉我,你永遠也別想離開靈鬼界!”

李強臉上的紫黑色面具仿佛也燃燒著熊熊烈焰,他冷漠地說道:“如果不把我小妹放出來,哼,你們那個什麼靈王鬼王的……老子一樣滅掉他!說!你把我小妹傳到什麼地方去了?”

那七個靈劍體看見靈將被擒,其中一人取出一只銀色的細長號角,拼命地吹響,尖利的鳴響聲刺人耳膜。李強更加惱火了,太皓梭化作一道金光,霹靂一聲巨響,那個靈劍體被震得粉碎。李強吼道:“老子在問話,吵什麼吵!”

那個靈劍體好不容易重新聚體,已然是元氣大傷了,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被一擊粉碎。李強略微有點意外,靈劍體竟然能夠抵抗太皓梭的一擊,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他還不清楚,靈鬼界的靈體和修真者有很大的不同,他們是沒有肉身的靈體,身體的聚散是很平常的事情。

那些靈劍體感到恐懼萬分,對手的實力太強大了。靈將在李強的手中委頓下來,他慘嚎道:“她已經被傳到靈閽闕城了,我也沒有辦法再……再傳回來……你……”李強淡淡地說道:“帶老子去靈閽闕城!”

靈將感覺李強就像傳說中的惡魔,凶狠無情手段毒辣,他那只捏住自己脖頸的手,猶如一只燒紅的火鉗般,燙得他簡直受不了,真正是疼極了,痛到了靈魂深處。他慘嚎道:“放手啊,求你放手啊!哇!疼死我啦!”

旁邊的靈劍體聽到靈將的告饒聲個個心驚膽寒,他們平時絕對尊崇的靈將竟然向對手大聲求饒,這真不可思議。而那個冷冰冰的年輕人,是那麼令人恐懼,他對待靈將的態度,就像是對待一個微不足道的東西,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死活。

李強說道:“如果你還在拖延時間,好!老子奉陪,不過,時間越長你受到的損傷就越不容易恢複,再拖下去,哼哼,恐怕你就要完蛋了。”

黑暗之心是修神天薦章的難關之一,是二欲天的第二境界,這個境界充滿了負面影響,最為可怕的是,李強還沒有意識到這種轉變,憤怒、暴躁、冷酷、無情等等,種種負面的情緒不由自主地影響著他,要不是他平時樂觀豁達,恐怕一下子就沉淪下去了。

靈將徒勞地想推開李強的手,他的聲音都嘶啞了。李強依舊冰冷冷地看著他,眼里的冷漠使靈將徹底絕望了,如潮水般湧來的痛苦,讓他有生不如死的感覺。他無力繼續掙紮了,用嘶啞的聲音道:“你們快帶路……喔哇……疼死啦……”

七個靈劍體戰戰兢兢,其中一個靈劍體顫抖著說道:“請跟我們走。”

李強發現,自己如果再捏著靈將的脖子,只怕不到目的地,他就要完蛋了。他揚手拋出金蓮玉座,同時松開靈將,淡淡地說道:“如果你想搞鬼,別怪老子煉化你。”

金蓮玉座沉在李強腳下,發出的金光將兩人包裹。靈將縮在一邊瑟瑟發抖,他真正見識到了李強的厲害,再也不敢亂說亂動了。

七個靈劍體在前面引路,李強踏著金蓮玉座緊跟其後。滾動的黑霧分開一條通道,所有人沿著通道向外飛去。靈將偷眼看去,只見李強臉上的黑色面具閃著幽幽的紫光,就像凝固了的惡魔雕塑,冰冷無情讓人望而生畏。靈將心里哀歎:有這麼個人進來,靈鬼界從此多事了。

李強眼前一亮,他看到了靈鬼界的真實面貌,和自己想像的不一樣,這里一點都不荒涼,天空是陰沉沉的鉛灰色,翻滾著一團團黑色的濃霧,一望無際的大地上,同樣也有山川河流野草樹木,不過都是灰黑色的,有種死氣沉沉的感覺。整個靈鬼界由黑白灰三色組成,就像是一幅水墨畫,看不到其他顏色,所有東西包括植物和山石上都有奇怪的煙霧繚繞,在霧氣朦朦中,隱隱約約顯露出原本的形態。

突然,一聲低沉的號角響起,大地仿佛都顫動起來,從山巒平原植物甚至河流中冒出無數灰白色的煙氣,筆直地沖向空中,“咚咚”的戰鼓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煙氣在空中漸漸凝結,慢慢顯露出一支龐大的靈體大軍,一種沉悶壓抑的氣氛隨著鼓聲號角擴散開來。

靈將蜷縮在金蓮玉座的角落里,只有一尺大小,他多次試圖沖出金蓮玉座的金光,但每一次都被金光刺得疼痛難忍,他絕望地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到靈鬼界來?”

李強根本不理他,眼里的金光猶如實質般射出。靈體大軍陡然發出山呼海嘯般的威嚇聲,李強冷冷一笑,運足神奕力,突然仰天長嘯。

靈將只覺得渾身亂顫,那聲音實在是太恐怖了,他全身的靈力都要被震散了,他拼命運功抵抗。李強的嘯聲伴隨著無數金芒從他身上炸射開去,真可謂風云色變地動山搖。靈體大軍頓時散亂,許多修為低下的靈體被震懾得魂飛魄散失去戰力,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從靈體大軍里飛出十幾個靈體高手,那是三個靈帥帶領著十一個靈將,將李強團團圍住。

李強停止嘯聲,左看看又瞧瞧,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心里的殺機卻越來越濃,沒有魅兒在身邊,沒有了親情的約束,他似乎沒有了任何顧忌。他森然道:“你們聽著!老子現在心情不好,別惹老子大開殺戒,馬上把老子的妹妹放出來,哼哼,要不然……別乖老子把靈鬼界徹底翻過來!”

為首的靈帥看見李強腳邊的靈將,他呵斥道:“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禁錮靈將!你是什麼人,敢到靈鬼界來撒野?”

李強發覺越是高級的靈體身上散發的霧氣越少,說話的這個靈帥,全身堅凝和真人完全一樣,身穿黑色嵌白紋的戰甲,滿頭灰黑色的長發,慘白的面孔,眼珠竟然是藍色的。他手里攥著一把黑色的有七個月牙形相連接的兵刃,這件兵刃在靈鬼界很有名氣,名叫七魂鉤。

李強淡淡地說道:“你是什麼東西?報名上來,老子不但禁錮靈將,就是靈王來,老子一樣都不甩他,不信?你來試試看!”如此蠻不講理,李強還是第一次。魅兒不知被傳送到哪兒去了,他已經失去了理智,只是還沒有立即發作,似乎不好好玩弄對手一下,他就覺得不舒服,這是黑暗之心在影響著他。

李強對靈王的不恭激怒了眾人,三個靈帥勃然大怒,那個靈帥憤怒地說道:“好!在靈鬼界敢于藐視靈王大尊的一律殺無赦!你聽清楚了,我是靈帥咸木,立即放掉禁錮的蟠仕靈將,否則,你死定了……啊呀……”

沒等咸木靈帥說完,李強化為一道金光,陡然出現在他面前,抬手抽了他一個大嘴巴,這巴掌竟然把靈鬼界鼎鼎大名的靈帥從鬼獸身上抽得飛了起來。又是一道金光閃過,李強又回到金蓮玉座上,若無其事地搓著雙手,說道:“欠揍!”

咸木靈帥被李強打懵了,他修成靈帥後還沒有人敢抽他嘴巴,就連靈王大尊也不會這樣對他,他憤怒得渾身顫抖,身上冒出熊熊的靈焰,青磷磷的焰光是他修煉的極寒陰煞,他暴怒道:“你……你……竟敢打我……我,我……所有人聽令!給本靈帥活捉這個混蛋!我要活的!”

靈軍足有兩千多,整個天空都布滿了飛舞的靈劍體,寒氣越來越盛,漸漸地,天空中竟然大雪紛飛。十一個靈將快速退回靈軍中,隨著怪異的尖吼聲,靈軍迅速布起一座大陣。三個靈帥騎著鬼獸,一個飛到李強的上方,一個飛到下方,咸木靈帥擺動著七魂鉤與他正面對峙,頓時,李強被圍得水泄不通。

李強穩穩地站在金蓮玉座上,看著靈軍布起的大陣,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他已經完全沉浸在黑暗之心的境界中,身上浮起的金光也漸漸變幻起來,金光中流轉著黑色和紫色,看上去怪異絕倫。他用一種貓戲老鼠的眼光盯著靈軍,散發出一種危險的氣息。

在正面與他對峙的咸木靈帥被壓迫過來的恐怖氣息逼得不斷向後退去,他實在是難以想像,對手究竟是怎樣的實力,僅僅是無言地站立就讓自己無法立足。心中的怒火漸漸消散,恐懼的感覺湧上心來,他有種很不好的預感,那是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李強長長的舒了口氣,冷笑道:“忙了半天,你們動手啊!老子等的不耐煩了,再不動手,媽的!老子可要對不起啦。”他陡然轉動金蓮,身體也急速旋轉起來,無數晶瑩玲瓏的金蛇從旋轉的金光中竄出,金蓮玉座也射出無數道金芒,尖利的呼嘯聲響徹天空。

這是李強第一次使用他自己悟出的手法,那是從十八滅魔手四層疊加里變化出來的。他一共悟出三種靈訣,由于有神奕力作為基礎,這三種靈訣的威力就很厲害了,他現在用的是第一種靈訣,他給它取名叫“金蛇亂舞”。

咸木靈帥大驚失色,他的見識也不凡,看出李強這招的厲害。他根本不敢抵抗,呼嘯一聲,鬼獸立即將他挪移到遠處。與此同時,他發出後撤的命令,可是已經太遲了。

靈鬼界的世界是灰暗的,李強發出的金蛇亂舞照亮了陰暗的靈鬼界,刹那間,五彩斑斕的光華將周圍照耀得光怪陸離,漫天飛舞的金色小蛇四處飛竄,“嗡嗡”的顫動聲夾雜著尖嘯,向圍困著的靈軍飛撲而去。

李強的身形越轉越快,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大喝出聲:“金!蛇!亂!舞!”

每一個字都有一聲霹靂炸響,靈軍大亂,連排列好的陣法也微微散亂了。這個陣法是靈鬼界著名的靈劍陣,專門用來圍困高手的,靈軍沒想到李強出手這麼快,立即啟動陣法,可是威力大減。咸木靈帥和另外兩個靈帥早已瞬移到靈軍的外圍,頓時,黑白兩色的劍影結成一個弧形的劍幕,映著舞動的金蛇,竟然有種詭異的美。

一道極其刺目的白光亮起,舞動的金蛇撞在了劍幕上,密如爆豆般的炸裂聲連續不斷的響起,每一條金蛇仿佛都是一顆大炸彈,黑白劍幕只堅持了不到一分鍾,就在轟然巨響中炸得四分五裂,靈體們猶如泥巴捏塑,一觸到爆開的氣勁,就碎裂成煙霧狀,被狂暴的沖擊波吹開。

只是一擊,整個靈體大軍就轟然大亂,雖然一個都沒有死,但是所有被擊散的靈體都元氣大傷。足有三百多靈體重新聚體後,立即潛伏回地下,天空上的靈體零落稀散,一個個驚慌亂竄,靈將和靈帥呼喝大叫,試圖收攏靈軍。

金蛇亂舞有這麼大的威力,連李強也覺得出乎意料之外,他悟出三種靈訣後,並沒有把它當回事,也沒有試發過,這次打出金蛇亂舞後,他很滿意,不管怎麼說,這是自己創出的靈訣手法。他的心情由于試招成功好轉了許多,黑暗之心對他的影響稍稍減弱了一些,當他再次動手時,已少了一點憤怒和殺戮的決心。

李強深明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他並不理會那些靈體,目標直指三個靈帥。他身形微閃,直撲咸木靈帥。

咸木靈帥已經知道李強不是自己能夠抵抗的,在靈鬼界大約只有靈王大尊或者鬼王大尊才能抗衡這種高手。他手上的七魂鉤飛出幾十道彎月狀的白光,或橫或縱猶如活物般飛來,盤旋呼嘯著圍上沖來的李強。

另外兩個靈帥也同時出手,一個祭起一張黑色的大網,從上方罩向李強。這張網在靈鬼界也很有名,李強初到天庭星時曾經見識過焚天君落網,這張網與它有異曲同工之妙,名叫落魄磷罩。可惜的是李強已經不是修真者了,他護身的太皓梭和火精仙甲都是仙器,而火精仙甲更具有神器的某些神奇,他現在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小玩意了。

從後面追上來的靈帥射出五顆黑色的冥雷,冥雷也是靈鬼界有名的寶貝,威力巨大。冥雷出手後立即漲大,滴溜溜的在空中轉動。

蟠仕靈將縮在金蓮里,心里恐懼到了極點,他非常清楚這三個靈帥的厲害,他以為李強一定抵擋不住,在靈鬼界很難想像有誰可以和三個靈帥對抗,除非是靈王大尊親自出手。他呆呆地看著射來的各種攻擊,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次肯定完蛋啦。

更為可怕的是,另外十一個靈將心有默契,幾乎同時張嘴噴出自己的靈劍,將四周嚴密封鎖起來。靈劍化為白茫茫的霧氣,急遽翻滾著壓向李強。

李強微微動容,他感受到了壓力。他不慌不忙地在金蓮玉座上浮起,手中掐著一個奇怪的靈訣,一手撐天,一手劃地,兩手間閃動著一條金線,他急速抖動了九下,身前出現九根金色的弦,每一根弦長短不一,金弦凌空豎立,顯得很突兀。蟠仕靈將早就嚇呆了,他搞不清李強在干什麼。

這是李強悟出的第二招靈訣,他取名叫“天籟之音”,是結合天籟城的音律而成的。

李強手上的靈訣又變,他緩緩轉動著身子,兩只手猶如蝴蝶翩翩起舞,九根金弦急速顫動起來,刹那間,天地似乎都安靜下來,所有射來的玩意兒驀然停在空中。蟠仕靈將突然清醒過來,他目瞪口呆地看著金蓮外面的奇觀,發現所有的人和物都靜止不動了。

隨著金弦的顫動,隱約一曲歌聲從天際傳來,仿佛是無數天仙精靈在哼唱著天籟之音,那若隱若現的歌聲,將所有的人心弦同時撥動,所有的靈體都癡了。漸漸地,聲音越來越清晰,變成了悠揚的簫聲,歡快的簫聲讓所有人都放松下來。

李強卻是暗暗吃驚,因為這招天籟之音是他在二欲天的第一個境界創出的,那時他沉浸在快樂的境界里,因此這首天籟之音沒有殺戮的意味,只有一團祥和之氣。當這首天籟之音奏到高潮時,李強也從黑暗之心的境界里脫離出來了。

天籟之音帶來的平靜祥和之意深深打動了所有的靈體,此時沒有一個靈體覺得李強是邪惡的,就連蟠仕靈將也傻傻地看著,被感動得渾身都輕輕地顫抖起來。

李強雙手未停,曲調轉動之間,他說道:“咸木靈帥,請將我小妹放出,我不希望繼續敵對下去。”他一脫離黑暗之心境界,就知道自己很過分了,這不是自己平時行事的風格,立即出言表示和解。

咸木靈帥已經完全沉浸在天籟之音里,李強的話合著天籟之音仿佛是老天說的話,如果李強這時候讓他去死,恐怕他也不會反對,他不由自主地下令所有的人住手。天籟之音可以說是不戰而曲人之兵的絕招了,這招的厲害之處是讓人無法興起戰斗的意念,比金蛇亂舞要高明得多。

一首天籟之音奏完,所有的靈體都如癡如醉。李強雙手輕輕一揮,九根金弦悄然飄散。他收起金蓮玉座,放出蟠仕靈將,說道:“很抱歉,讓你受驚了,請帶我去靈閽闕城。你看見的靈劍體是我的小妹,不是我用法術收服的法寶,所以,不用如此敵視。”

蟠仕靈將傻愣愣地一言不發,他實在無法將暴怒的李強和眼前這人聯系在一起,那完全是兩個人,前者表現出的狂暴陰狠,讓人膽寒心驚,現在他表現出的溫文爾雅,讓人一見就生出親切的感覺。他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這個,我不知道……不知道能不能……唉……”

咸木靈帥猶豫了一下,也飛了過來。他接到蟠仕靈將的緊急求救信號,帶著靈軍趕來,話還沒說清楚就開打了,其實,他也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只知道蟠仕靈將被李強禁錮了,而李強又口口聲聲要什麼小妹。

李強再次道歉:“很抱歉,我是修真界的李強,算是誤入到靈鬼界,我有一個靈劍體小妹被你們傳送到靈閽闕城,請將她放出來。”他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和他們打斗了,只是想,魅兒可能嚇壞了,他急著先要找到魅兒。

咸木靈帥驚疑不定,據他所知,修真界的修真者是沒有辦法進到靈鬼界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靈鬼界也從未有修真者進來過,而李強表現出來的實力,也不是修真者的手段。他苦笑道:“每個靈體進到靈鬼界都要被接引,你的小妹恐怕在靈閽闕城被接引了。”

李強問道:“接引?什麼叫接引?”他感覺不妙。

蟠仕靈將說道:“在靈鬼界,接引就是經過接引池的洗禮,忘卻從前的一切。”

李強頓時覺得心都要炸開了。咸木靈帥驚訝地發現李強全身都在顫抖,只見他似乎很努力地在抑止自己,一字一頓地說道:“請——盡——快——阻止!立即帶我到靈閽闕城!”

李強眼里金芒大盛,黑暗之心的境界又要開始發威了。

');

上篇:第四章 初入靈鬼界     下篇:第六章 黑暗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