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黑暗之心  
   
第六章 黑暗之心

接引池在靈閽闕城的西邊上空一個大型的空中古堡內,這座黑色的古堡由大塊的黑色岩石堆砌而成,高聳的圍牆呈階梯狀向上延伸,整個古堡是等邊六角形,每一個角上都有一座尖頂碉樓,上面有一根巨大的柱子,柱子頂端一盞靈燈發出慘白的熒光,整個古堡顯得陰森森的。

古堡無門無窗,只能從空中進入,古堡的正中央就是接引池。

古魅兒被傳到靈閽闕城,落下的地方就是接引池。魅兒竭力控制自己,不肯落下,她自從兵解後,對一切陌生的東西都感到害怕。她被強行傳送走後,就忍不住大哭起來,慌亂中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四個靈劍體從古堡內飛上來,每人手中都掛著一圈黑色的繩索,其中一個靈劍體說道:“歡迎你來到接引池,請入池沐浴。”

魅兒陡然覺得身上一輕,傳送的力量已經消散了。她急速向後飄退,帶著哭腔道:“我才不去什麼接引池啦,我哥哥很快就會找來的,你……你們……別惹我,不然,我要打你們哦。”她害怕得要命,偏偏還要發狠嚇唬對方。

四個靈劍體也有點糊塗,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靈劍體被傳送到接引池來,而且這個靈劍體竟然身穿靈甲,有飛劍護身,是個修入靈劍體不久的小丫頭。最讓他們吃驚的是,魅兒身上沒有什麼幻霧,身體的凝煉程度比靈帥還要好一點,身上竟然有彩光。一般情況下,能到接引池的都是靈體,在接引池沐浴後,才能修煉成靈劍體,像魅兒這樣的,他們四個都沒有見過。

為首的靈劍體裹在一團濃濃的黑霧里,隱隱約約顯出一張臉來,他小心地問道:“請問姑娘是哪里過來的?”他也不敢大意。

魅兒慌張地向後面飄退,幻星劍的藍芒晶亮亮的閃著寒光,手里還捏著幾顆在大幻佛境里找到的炎雷,隨時准備扔出去。她說道:“不要你們管!反正就是不去接引池,你們別逼我,離我遠點……”她一邊說一邊舉著小手,勢頭如果不對,她立即就會扔出炎雷。

四個靈劍體也不敢貿然上前,因為魅兒的樣子就像一只發怒的小貓,齜牙咧嘴露爪發狠,那樣子十分的危險,可又很滑稽可笑。正在僵持之際,一個靈劍體突然叫道:“靈王大尊到了。”

魅兒更是緊張了,她當然知道靈王大尊是靈鬼界的至尊,和鬼王大尊一樣,是靈鬼界的主宰,都是傳說中的厲害人物。

從空中飛來一隊人馬,前面是十二個靈將開路,每個靈將頭頂都亮著一顆靈珠,閃爍著白色的柔光。隨後是一百多靈劍體,上下左右環繞著一座大車。在靈鬼界幾乎所有的靈體都知道,這是靈王大尊的禦輦靈駕。禦輦靈駕由靈鬼界的兩匹聖獸銀角釜獅牽引,後面緊跟著兩個靈帥和二十四個靈將,那是靈王大尊的護衛。

原本禦輦靈駕是向向遠處去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轉向,直奔魅兒這里飛來。

靈鬼界是一個黑白世界,不過,也有例外,所有的色彩都歸靈王大尊擁有。這輛禦輦靈駕就散發出五彩的光芒,兩匹聖獸也是金光閃閃,在這個黑白世界里尤其顯眼。

魅兒這時候才想到要跑,但是來不及了,她暗暗叫苦,心里不停地禱告:“哥哥快來!哥哥快來!”四個古堡里的靈劍體擺了一個古怪的姿勢,兩手高舉,蹲下身子並低下頭,魅兒雖然很害怕,也被四個人的舉動逗笑了。

在靈鬼界,沒有任何一個靈劍體見到靈王大尊還敢站著的,魅兒俏生生的站立在空中,神情很是古怪,似哭似笑的還有一點好奇的樣子。頂著靈珠的十二個靈將立即將魅兒團團圍住,其中一個大喝道:“呔!大膽!見到靈王大尊竟敢無禮!”

魅兒被他一嚇,緊握著的炎雷脫手而出,“轟!”沒人想到魅兒會扔出炎雷,那個喝叫的靈將促不及防,被炎雷炸得飛上高空。魅兒都要哭出來了,她連聲叫道:“誰讓你亂喊亂叫的……”

另一個靈將勃然大怒,喝道:“抓起來!”

魅兒嚇得揚手亂扔炎雷。她手中的寶貝可多啦,各種屬性的神雷都有,一邊亂扔她還一邊又哭又喊:“哥哥快來啊,好多人欺負魅兒呀……嗚嗚,嗚嗚。”真是天知道誰欺負誰了。

魅兒亂扔的神雷將十二個靈將炸得雞飛狗跳的,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頭上頂著的靈珠都掉落了。

從後面又飛來兩個靈帥,其中一個是高個子姑娘,她吃驚地看著魅兒,嬌喝道:“統統住手!”另一個靈帥說道:“師姐,這個小姑娘很奇怪啊,靈鬼界應該沒有這樣的靈劍體。喂!小姑娘,你是從哪里來的?”他的語氣很溫和。

魅兒手里還捏著一顆李強給的霹靂子,她哭唧唧地說道:“你們欺負人!等我哥哥來了,不會放過你們的!你……你們不許過來!停下!我要炸你啦!”

十二個靈將非常難堪地圍攏過來,他們還從來沒有被一個靈劍體的小姑娘搞得如此狼狽。在靈鬼界一切都是以實力排序的,靈將的水平絕對要比靈劍體高出很多,誰知道,十二個靈將竟打不過一個小小的靈劍體。十二靈將人人臉上無光,個個覺得窩囊,他們不約而同取出了自己的法寶。

那個高個子姑娘喝道:“你們都退下!一群笨蛋!連一個靈劍體都打不贏,你們還能干什麼!好意思這麼多高手打一個小姑娘,滾到一邊去。”轉臉笑眯眯地對魅兒說道:“小姑娘,你叫什麼呀?我是天霧花靈帥。”

魅兒稍稍放松下來:“姐姐,我叫古魅兒,和哥哥一起從修真界來的,我被你們的人傳送到這里來,和哥哥失散了,你……姐姐,不會抓魅兒吧?”她的小嘴很甜,開口一句姐姐,閉口一句姐姐,聽得天霧花很高興。

禦輦靈駕的彩光突然轉盛,一道七彩虹光閃過,一個高大的年輕人出現在眾人面前,所有的人,包括天霧花靈帥都伏下身子,舉起雙手道:“拜見靈王大尊。”沒人敢抬頭觀看。

魅兒知道這就是靈鬼界的主宰之一靈王大尊,她好奇地看去,只見靈王大尊是一個很年輕的人,穿著一身純黑色的長袍,金黃色的胸甲一直延伸到兩肩,臉色極其蒼白,眼睛猶如兩只深不見底的黑潭,閃著絲絲青芒,頭上帶著一頂金黃色的發冠,左手拿著一尺長的權杖,輕輕敲擊著右手掌心。

天霧花靈帥悄悄傳音給魅兒:“小丫頭,你不要命啦,快行禮啊。”

魅兒雖然害怕,但還是偷偷地看著靈王大尊,她在典籍里知道靈王大尊在靈鬼界的地位。她手里緊緊握著霹靂子,如果靈王大尊有什麼不好的舉動,她立即就會毫不猶豫地扔出去。

魅兒鼓足勇氣說道:“你……你想干什麼?”

靈王大尊也不說話,靜靜地看著魅兒,他發現了魅兒的特別之處,首先,魅兒身上有彩光。在靈鬼界,有彩光的靈體是最有潛力修行到靈王境界的。其次,一個小小的靈劍體,竟然有如此堅凝的體態,就是靈帥境界的高手也比不過她。他為了試試魅兒的修為,故意嚇唬道:“小姑娘,敢到靈鬼界來撒野,一定有什麼倚仗吧。”他身子微微一動,做出要攻擊的樣子。

魅兒本來就緊張,被他這麼一嚇唬,二話不說,一顆霹靂子便脫手飛出。靈王大尊也是大意了,他沒料到魅兒有這種至剛至陽的玩意兒,竟被轟得連連後退。所有靈體都傻眼了,魅兒看上去那麼膽小,哭哭啼啼的,誰能想到她連靈王大尊都敢炸。

靈王大尊心里很高興,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膽的丫頭,而且潛質是如此之好。他收起權杖,雙手微微一搓,無數星花從手掌間飛起。那些靈帥和靈將急速向後退去,他們既驚訝又害怕,靈王大尊親自對一個靈劍體的小姑娘動手,這實在是駭人聽聞,但同時,他們心里又十分的期待和興奮,他們很少能見到靈王大尊出手的。

魅兒真的害怕了,她大哭著向後退去,拼命將幻星劍催動得風雨不透。她哭得很傷心,不停地叫道:“哥哥你在哪里?快來救魅兒啊!救命啊!”搞得靈王大尊也不好意思給她太大的壓力,他本來就是為了試試魅兒的潛質的,小姑娘哭得他都心軟了。

從靈王大尊手中飛出的星花在空中漸漸凝結成團,靈王大尊輕輕揮動手掌,星花化作一條長長的星光條,環繞著纏上魅兒。魅兒哭聲都變了,她感受到無比的壓力,劍光都被壓縮到身邊,無法再擴張。她畢竟是才修進靈劍體的小姑娘,對靈鬼界的至尊根本就無法抵擋,而且靈王大尊這還是手下留情的。

即使這樣,靈王大尊也非常吃驚了,魅兒表現出來的韌勁讓他欣喜不已,在靈鬼界沒有任何靈體能和他對抗,甚至都沒有靈體敢有這種念頭。他小心地運轉靈力,生怕自己不小心傷到魅兒,他笑道:“小丫頭,束手就擒吧,你打不過本尊的。”

魅兒哽咽道:“我哥哥就要來了,他不會放過你們的!”

靈王大尊笑道:“哦,你哥哥是靈將還是靈帥?本尊倒是要見見……”話音未落,遠處傳來一聲驚天長嘯,刹那間,天都仿佛暗下來。魅兒大喜過望,她破涕而笑,尖叫道:“我哥哥來了,哥哥來了!”

靈王大尊神色頓時嚴肅起來,他聽出發嘯的人是個高手,而且是他沒有見過的超級高手,不像是靈鬼界的人。他兩手一合,星花陡然固住魅兒,淡淡地說道:“看好她,讓本尊來會會她的哥哥,很久沒有遇到這樣的高手了。”

魅兒被靈王大尊的星花箍住,她急得叫道:“你討厭!欺負人家小孩子……”

沒人理會魅兒,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發嘯人身上。一道耀眼的金光閃過,李強趕到了,他一眼看見被束縛的魅兒,頓時大怒,不及多說陡然瞬移到魅兒身邊,手上蓄滿神奕力一把抓過去,就聽“波波”一聲脆響,星花即刻碎裂,化作一陣青煙,消散無蹤。魅兒大哭著撲進李強懷里,李強這才松了口氣,輕拍魅兒道:“魅兒,到哥哥肩膀上來,別怕。”魅兒應聲變成一個手指大的小姑娘,緊緊扣著李強火精仙甲。

靈王大尊大出意外,他怎麼也沒想到李強竟然可以隨意捏碎星鎖,功力之高和自己有得一拼。他仔細打量著李強,心里越發震驚,他發現李強和修真者有很大的不同,甚至也不是仙人手段,雖然他用的法寶像仙器,但是他肯定不是仙人。

李強一路趕來,心里如火燒般難受,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沉入黑暗之心的境界里,救下魅兒後,報複的沖動止不住湧上心來。他冷冰冰地說道:“混蛋東西!你就是那個什麼靈王大尊?為什麼欺負老子的小妹,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

靈王大尊還沒有說話,他身後那些靈將靈帥都氣壞了,三個靈帥首先出手,三道靈劍光華掃向李強,其他幾十個靈將也各出法寶,一時間,滿空都是嗖嗖聲。李強臉上的黑面具似乎都扭曲了,他大喝道:“一群蝦兵蟹將,滾!”太皓梭陡然炸開,閃爍的金光讓人睜不開眼,霹靂一聲巨響,他硬生生將襲來的飛劍法寶震開。

劇烈的震蕩使李強後退了一段距離,那些靈帥和靈將像是被大風吹起的紙片,四散飄落。靈王大尊兩只深黑色的眸子變得更加深不可測,他也被激怒了,作為靈鬼界的主宰,還從沒有人敢挑戰他的尊嚴,即使是另一個主宰鬼王大尊。

靈王大尊擺擺手,讓手下人退後,他說道:“你是誰?”

李強其實也吃了點小虧,這麼多靈將靈帥一起出手,他也覺得有點吃不消。他稍稍運轉神奕力,這才說道:“老子是混世魔王李強,你就是那個什麼靈王大尊?”他又不自覺地用上了這個綽號。

靈王大尊被他唬住了,心里思索著混世魔王是誰。他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混世魔王,好像黑魔界也沒有這個名號,仙界神界就更加不可能了,如果是修真界的話,他又不像是修真者。想了一會兒不得要領,他也不敢大意,萬一李強是另外一界的霸主,由此引起兩界的爭斗,他靈王大尊也受不了。

李強看他不說話,又道:“先打一架再說,老子憋得慌,看家伙!”太皓梭再次化為一道金虹,直接撞向靈王大尊。到了這個地步,靈王大尊也無可奈何了,他一拍自己的腦門,七只碗大的骷髏頭飛出,發出青磷磷的光芒,與此同時他身上的靈王甲飛出一片金色的虛影,迎上太皓梭。

太皓梭劈在靈王甲上,“喀喇喇——轟!”靈王大尊急速後退,太皓梭的威力之強讓他驚訝萬分。要知道靈王甲是靈鬼界最著名的靈器之一,是靈王大尊的招牌,差一點就擋不住太皓梭的攻擊。李強也吃驚不小,這個靈王大尊的實力出乎他的想像,仙器打上去,他竟然能很輕松地擋住,看來這家伙的實力接近散仙了。李強知道,若不是自己的法寶好,根本就不可能和靈王大尊斗,自己輸定了。

七只骷髏頭見風就漲,迅速化為車輪大小的巨頭,嘴里噴著陰火,從四面圍攏上來。這件法寶是專門用來對付修真者的,是靈王大尊偶然得到的一件黑魔界的魔器,這七個骷髏頭是由七個修真者的元嬰煉制而成的,靈王大尊許諾以後讓他們轉修靈體,這才收服了七個元嬰,這件魔器的名字叫七寶嗜魂。

李強若還是修真者的話恐怕就在劫難逃了,七寶嗜魂專門針對修真者的元嬰而來,只要沾上它噴出的陰火,神智立即就會被迷失,是件非常陰毒的玩意兒。李強不敢大意,揚手扔出金蓮玉座,又抬手劈出七道滅魔神雷,大笑道:“這種玩意兒不用拿出來丟臉啦,爆!爆!爆……”連叫七聲爆,含有誅魔刺的神雷將七個骷髏頭炸得滿空亂舞。

靈王大尊已經贏得了時間,他知道李強肯定不是修真者。他向後急退,所有的靈體也都向遠處退去,空出一大塊空間。那些靈帥和靈將個個激動萬分,看這個架勢,靈王大尊要出絕招了。

李強並沒有在意對手的退卻,他一邊射出滅魔神雷,一邊嘿嘿笑著,似乎十分享受揍人的快樂。

靈王大尊飛到古堡上空,手上連掐靈訣,一道道青光從手指上射出,古堡六角上的靈珠被青光射中後,發出晶亮亮的白光,交錯縱橫,在古堡上空畫出一個等邊六角形,整個古堡發出輕輕的震顫聲,從古堡中央的接引池中湧出大量的黑色濃霧,漸漸地將整個古堡遮住。

靈王大尊雙手一抬,大喝道:“起!”

大地劇烈震顫起來,空中的黑色古堡竟然緩緩移動,並且開始慢慢旋轉,由六顆靈珠連接起來的等邊六角星耀起燦爛的彩光。靈王大尊的眸子里閃爍著狂熱的光,他很久沒有用到這個陣法了,要不是李強表現出來的狂傲和龐大的實力,他是不會用到接引靈陣的。

李強突然發覺不好,一股巨大的吸力襲上身來,他止不住身形,被快速吸向六角星芒。他憤怒地咒罵了一聲,雙手快速掐動靈訣,這是他悟出的第三種靈訣。隨著靈訣的掐動,他的身形緩慢下來,無數朵金花憑空出現在周圍。靈王大尊也察覺不好,他再次大喝道:“傳靈!”

滿天的金花猶如潮水般沖向六角星陣里。那些靈帥靈將吃驚地發現,靈王大尊竟然露出慎重的神情,渾身冒出黑金色的幽光,他取出權杖,從權杖的頂端靈珠里噴射出無盡的星光,六角星陣頓時大放光明。

李強最後一個靈訣也已完成,他大喝道:“陽光普照!”雙手向下猛地一壓,從他雙手中射出無數極細的紫色線,飛速射進飛舞的金花中。

瞬息間,金花變成無數刺目的金球,耀出極其奪目的光芒,整個大地都被照亮了。靈王大尊大吃一驚,金光照射到身上,像是無數的尖針刺進體內。他急速運轉靈王甲,才勉強擋住這恐怖的光照。其他靈將靈帥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一個個慘嚎著向地下竄去,元氣大傷。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之時,就聽見有人嘎嘎怪笑,還“噼噼啪啪”地鼓掌:“哇呀,好玩啊,真是精彩極了,打得好!打得好!嘎嘎……吱!”那聲音就像鐵器劃過玻璃,簡直讓人受不了。靈王大尊大喝道:“鬼王!你別幸災樂禍……”

就聽那聲音怪叫道:“媽的!賣個面子給你,去!嘎嘎!嘎嘎嘎嘎!”一個紫青色的球突然出現在李強的身後轟然炸響。李強措手不及,手上的靈訣一下散掉,人被吸進六角星陣里。在掉進大陣之前,他回頭一看,一個身穿全白的年輕人臉上露著詭異的笑容,正在向他招手。他知道這就是鬼王大尊,想不到居然被這家伙暗算了。

靈王大尊破口大罵:“你個老混蛋,要你出什麼手?你……你成心搗亂啊!本尊的事情,不要你管!”他氣壞了,合靈鬼界兩個至尊之力才將對手封進接引靈陣,這樣贏得實在是難堪,他心里真不是滋味。

鬼王大尊嘎嘎笑道:“媽的,好心沒好報!嘎嘎,哎,老東西,這是什麼人?居然逼得靈王使出接引靈陣,本鬼尊很是好奇啊,嘎嘎嘎嘎!啊呀呀,不會是黑魔界來的高手吧。”他調侃著。

靈王大尊歎了口氣道:“誰知道是哪里來的,他自稱是混世魔王,卻不是黑魔界的手段,說是從修真界來,你說說看,修真界的修真者能到靈鬼界來嗎?笑話了。”他很頭疼,李強的實力不是一個接引靈陣可以困住的。

李強被卷進古堡內,因為有太皓梭和火精仙甲護身,鬼王大尊的冥珠傷不了他,但是靈訣被打散後,他抗不住那股巨大的吸力。接引靈陣只是一個迷陣,並不是用來傷人的,四周一片黑色的濃霧,和剛進靈鬼界時看到的黑霧差不多,透不進一絲光亮,但李強身上發出的金光將周圍照得一片通明。

魅兒一直緊緊扣住火精仙甲,她不敢說話,生怕李強分心。

李強說道:“魅兒,你沒事吧?”魅兒歡聲飛出,摟著李強脖子咯咯笑道:“嘻嘻,魅兒知道哥哥不會丟下魅兒的。魅兒好怕啊,那個靈王大尊好凶哦。”她開心得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李強笑道:“這里好像又是個迷陣,魅兒啊,這次我們惹上了靈鬼界的兩個大尊,玩大發了,哈哈,真有意思。”他一和魅兒說話,就立即脫開了黑暗之心的境界。他已經意識到不妥,黑暗之心境界里殺戮爭斗的意念太強了。

魅兒只要和哥哥在一起,就是天塌下來也不在乎,她嬌笑道:“那個鬼王好壞啊,他竟然搞偷襲,下次哥哥看見他,嘻嘻,就揍他!

李強微微一笑,說道:“我們破掉這個大陣後,還是回去吧,這里似乎不歡迎我們……咦,怎麼回事……”他突然感到不妙,由于頻繁出入兩個境界,尤其是不能完全沉浸在黑暗之心的境界里,修神引起了反噬,他覺得一陣慌亂,心搖神動之際,仿佛要魂飛魄散。

魅兒發現李強臉上的面具都扭曲變形了,那是極度痛苦的表情。她大驚失色地叫道:“哥哥,哥哥,你怎麼啦?你……你不要嚇魅兒……”她緊緊抓住李強的胳膊,慌亂得不知所措。

李強勉強說道:“魅……兒……別怕啊,你躲在哥哥的……哥哥的火精仙甲里……千萬,千萬別出來,我……我要立即修煉……”

');

上篇:第五章 天籟之音     下篇:第七章 大戰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