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大戰雙尊  
   
第七章 大戰雙尊

魅兒嚇壞了,李強如果有什麼不好,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幫著李強盤腿坐好,哭道:“哥哥,你別嚇魅兒啊……”李強拼盡全力留住一絲清醒,艱難地說道:“魅兒……快!快進火精仙甲……”魅兒不敢耽擱,應聲飛進火精仙甲里。

李強立即沉入二欲天的黑暗之心境界,他一沉入黑暗之心的境界,心中的殺機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全身的神奕力急速運轉起來,他竄起身形,瘋狂地掐動靈訣。六層疊加是李強一直無法重新修改的靈訣,他曾經琢磨過很久,一直不得要領,在莽原遺址的經曆也使他不敢再輕易嘗試,這次他一出手就是六層疊加,因為在他的潛意識里,六層疊加是很厲害的靈訣。

魅兒躲在火精仙甲里悄悄向外看去,只見金色的光芒從四面八方亮起,圍繞在四周的墨黑色濃霧被沖擊得七零八落。她能夠感受到李強全身澎湃蕩漾的勁力,那種無匹的陽剛之力,使她覺得有點吃不消,好在她是李強孵出來,很熟悉這種陽剛之氣。

李強瘋狂大喝道:“百劫神雷!去!”

同以前發出的百劫神雷不一樣,這次由于有神奕力作為基礎,李強很輕易地就劈出了百劫神雷的靈訣,而且這次不是原來的一輪彎月狀金光,而是無數的彎月狀金光從他全身湧出。因為這是李強胡亂打出的靈訣,並沒有確定的目標,百劫神雷立即射向四面八方。

靈王大尊手中的權杖不斷飛出青光,加強接引靈陣的運轉。鬼王大尊一臉不以為然,他飄來飄去地說道:“老東西,不管來的是什麼人,你用得著這樣大動干戈嘛?他是不可能破掉接引靈陣的,嘎嘎,你是不是沒事干啦?”他說話的口氣實在是氣人,這兩人大約沒事就喜歡逗著玩。靈王大尊撇撇嘴:“老家伙,沒見識!嘿嘿,你在他身後打了一冥珠,小心他出來跟你沒完。”

鬼王大尊嘎嘎大笑,開心地說道:“那太好啦,老是和你這個老東西打架,早就不耐煩了,來來去去就是這麼幾下子,沒意思!要是有一個能和本鬼尊打架不敗的,嘎嘎,嘎嘎嘎嘎,本鬼尊實在是求之不得啊。”

這兩個靈鬼界的至尊,平時就是一對冤家,兩人經常互相爭斗,為了一點小事就能大打出手,但是,只要有外來的威脅,兩人就會很默契地聯手。在這一界里,無論什麼事情,都是這兩個人說了算。

鬼王大尊因為沒有看見李強發威,對靈王大尊如此慎重很是不解,其實,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他不知道。靈王大尊因為發現了魅兒的潛力,下定決心要得到她,所以他無論如何也要打敗李強,這樣才有機會抓到魅兒。

天霧花靈帥帶著那群靈將靈帥膽戰心驚地守護著靈王大尊的禦輦靈駕,她很擔心魅兒,這個靈劍體小姑娘她一見到就很喜愛,她沒想到魅兒的哥哥竟這麼厲害,就是靈王大尊也不能立即打敗他,只能靠鬼王大尊的偷襲,才把他封進接引靈陣,想不通這個混世魔王到底是什麼地方來的高手。正在她胡思亂想之際,異變又生。

籠罩著古堡黑霧濃煙里透出絲絲金芒,靈王大尊臉色很難看,他竭力控制權杖射出的青光,不解地叫道:“媽的!這是什麼玩意?老鬼……這家伙很難纏啊。”鬼王大尊也不說話,盯著下面的古堡激動不已,這種實力的高手讓他非常的期待。

金芒越來越盛,仿佛在古堡里藏著一個太陽,奇異的嗡嗡聲響徹大地,無數彩光從四面八方聚來,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都傻眼了,這是什麼玩意兒?

靈王大尊突然一顫,大喝道:“全部退後!快退後!”鬼王大尊瞬息間移到禦輦靈駕邊,揚手一道黑氣,將他們挪移到一邊。靈王大尊權杖舞動,急速在身前布起一層防禦。

滿天湧來的彩光里,射出一條條晶亮的瑞光。古堡開始劇烈顫動,大量黑色霧氣噴湧散開,透出的金芒也越來越多,低沉的隆隆震響聲猶如野獸垂死時的呻吟,一連串的爆炸聲隨後響起,連續不斷的炸裂聲越來越密,越來越響,就像是天上的天神擂動的戰鼓,直震得天地變色,日月無光。

別說那些靈帥和靈將嚇得魂不守舍,就連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也都目瞪口呆,他們想不出是什麼玩意兒會這麼厲害。靈王大尊知道古堡保不住了,索性靜觀其變。

一點耀眼的白光亮起,緊接著一驚天動地的霹靂聲震響,古堡猶如紙紮泥糊般裂成碎塊,巨大的沖擊力將碎片射向四面八方,濃黑的煙霧直沖云霄。一聲憤怒的咆哮從爆炸點傳出,所有的人都嚇得一顫,這聲音就像是末日來臨般恐怖。

鬼王大尊喃喃自語:“嘎嘎,他……他到底是什麼東西,媽的,這次好像惹上厲害的東西了……哎,嘎嘎嘎嘎,老靈,他這麼怎麼厲害啊?”他還是第一次叫靈王大尊為老靈,語氣也客氣了很多。他知道如果那人出來,兩人必須聯手對付,不然的話日子可不好過,剛才從背後打了那人一冥珠,那人要來報複的話,自己對付起來會很吃力的。

靈王大尊苦笑道:“媽的!打到現在本尊都糊里糊塗的,他說自己是混世魔王李強,手段又很古怪,本尊也不曉得他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李強一招百劫神雷發出後,全身猶如虛脫一般,他稍稍凝神立即就恢複如初了,可是內心的憤怒更盛,而且神智也有點迷糊了。黑暗之心境界是修神天薦章的一道關口,如果李強是一個邪惡的人,他反倒可以很輕易的修煉過去,因為境界的修煉必須全身心地投入。李強咆哮著飛出古堡,靈鬼界最著名的接引靈陣,被他的百劫神雷一擊粉碎。

靈王大尊畢竟是一界的主宰,他立即察覺出不對,說道:“老鬼,你看他是不是神智不清?”鬼王大尊眯著眼,也說道:“哎呀,沒錯……是不對勁。”他已經取出一件法寶,准備斗法。

李強升到空中,茫然四顧,他現在看見什麼都想殺掉,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殺!一圈掃視下來,他看見靈王大尊和那個穿白衣的暗算自己的家伙,幾乎不假思索的地尖嘯著撲了過去,毫無顧忌地放出了自己的殺手锏,頓時,無數朵深紫色的天火紫花猶如滿天飛舞的蜜蜂,嗡嗡地四散飛開。

論功力修為,李強根本就沒法和兩位大尊比,即使他現在修煉了天薦章,也還是差很多,但是要講到法術法寶,兩個大尊就是把自己的寶庫打開也比不了。鬼王大尊首先發現天火,他是鬼身,很快就要修進鬼仙境界了,對炫疾天火的威力他十分清楚,他們這些靈鬼類的修行者,最怕的就是這種至剛至陽的玩意兒。

鬼王大尊大叫道:“這是炫疾天火,他媽的……沒法打啦!嘎嘎,老靈,怎麼辦?”

靈王大尊心里窩囊極了,他飛出一片一片陰障阻擋天火,同時大叫道:“我來擋住他,你帶著我的手下走!”又傳音給鬼王大尊道:“你到幽冥潭去,我引他過去。”

鬼王大尊嘎嘎笑道:“好啊,這個主意絕妙,我去布置,走也!”他射出一道黑氣,將靈王大尊的護衛和禦輦同時挪走。

靈王大尊的陰障觸到天火,“噗!噗!噗!……噗!”連十秒鍾的時間也支持不到,立即化作滿天的火焰。無奈之下,他再次拋出七寶嗜魂,這次連魔器里的元嬰厲魄都感到害怕了,它們嘯叫著向後退卻。李強哈哈狂笑,左手向前一擺,滿天飛舞的天火紫花立即化作一條熊熊燃燒的火龍,撲向七寶嗜魂。

靈王大尊心里暗喜,他最怕的就是李強直接和自己打,有七寶嗜魂就可以暫時拖住他了。他揮動權杖指揮著七條元嬰厲魄,靈巧地躲避著天火,邊打邊退。

李強因為神智不清,只是憑直覺和眼前活動的東西打斗,在他懷里的魅兒卻知道不好了,她發現李強完全不像平時的樣子,好像在發泄著什麼。她心里焦急萬分,又不敢出聲提醒,小丫頭見識確實不凡,她知道李強的心障必須由自己解決,別人是無法幫忙的,此時貿然出聲提醒,搞不好會使他走火入魔。

即使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李強的法寶也是不輸任何人的。他不斷變幻著天火的形狀,靈王大尊越退越快,他實在抵擋不住對手的法寶,七寶嗜魂已經委頓下來,躲閃的速度明顯下降,要不是他經驗豐富指揮得當,恐怕早就被天火煉化了。

李強抓不住那七只厲魄,一股無名火直沖腦門,他陡然在空中懸停下來,伸手憑空抓去,一根紫光閃爍的標槍突然出現在他手中,他大喝道:“天標!”

靈王大尊只覺得渾身無力,這小子的法寶層出不窮,每一樣都讓人吃驚,這次又出來一個什麼天標,聽名字就知道厲害。他手一招將七寶嗜魂收回,大叫道:“小子,有種就跟我來!”鼎鼎大名的靈鬼界至尊竟然轉身撒腿就跑。

李強冷笑一聲:“想跑?射!”他脫手扔出手中的天標。

這是他看見莫懷遠化仙靈之氣為擊天之斧後領悟的手法。紫色天標一出手立即漲大,緊接著一化二二化四,霎時間,滿天都是尖嘯的天標,急速射向靈王大尊。李強吼道:“王八蛋!你有種就別逃,接老子天標啊!”

靈王大尊被李強氣得差點要上吊,心里一個勁地發狠:“等到了幽冥潭再看你狂!”

李強鼓動著天標一路狂追,他可不知道前面有陷阱在等著他,這時他已經完全沉浸在黑暗之心的境界里,功力正在飛速增長。

瞬移到幽冥潭後,鬼王大尊立即發出靈鬼界最高的招令——萬靈鬼律令。

幽冥潭是靈鬼界的聖地,四周是一片沼澤地,沼澤地里永遠都是煙霧繚繞,靠近中心地帶是無數的冰凌石柱,犬牙交錯,密如森林,幽冥潭上空長年凝聚著一團玄氣,下方的幽冥潭是一個方圓五里的圓形深潭,潭水不是普通的清水,而是玄陰水,其性極寒,永不凝結。此地據說是靈鬼界的根本所在,是支持靈鬼界的源泉。

萬靈鬼律令發出後,無數的靈帥、靈將、靈劍體以及鬼王大尊的部下都蜂擁而至,頓時,整個幽冥潭鬼氣森森。鬼王大尊立即著手布置靈鬼玄陰大陣,這是靈鬼界最厲害的陣法,依托幽冥潭的玄陰水和上空的玄氣而設,一旦陷入大陣,就是散仙也很難逃脫。

一切布置完畢,鬼王大尊說道:“你們統統等在這里,聽本鬼尊的號令。嘎嘎,誰要是誤了本鬼尊的大事,嘎嘎嘎嘎,本鬼尊就讓他魂飛魄散化為虛無。”所有的靈鬼都發出一聲怪叫,鬼王大尊滿意地點點頭,一晃身去接應靈王大尊了。

靈王大尊被李強追得火冒三丈,他又不敢瞬移,否則就不能將李強引到幽冥潭了。他不停地向後拋出陰雷,阻止李強的天標逼進。他心里窩囊得要命,而李強的吼叫更是讓他氣得發瘋。

李強邊追邊吼,發泄著心里的郁悶煩躁:“靈王大尊!你跑慢點啊,和老子打架啊,讓老子過過癮啊,他媽的,別跑啊!”他就這麼一路鬼叫,吼聲如雷,大約方圓百里內的靈鬼都能聽見。魅兒在他懷里聽著,又是害怕又是好笑,她還從來沒見過李強這樣欺負人的。

滿天呼嘯的天標當真是勢如破竹,李強的功力快速飛升,天標的紫色光華越來越盛。他已經踏進黑暗之心的最深境界,也是最危險的時候,只要突破他就可以晉入二欲天的第三個境界了。此時的他只想發泄,除了發泄還是發泄。

鬼王大尊瞬移回來,遠遠就聽見李強的咆哮叫罵。他快速和靈王大尊並肩,抖手向後面射出一串冥雷,忙里偷閑瞥了一眼靈王大尊,只見他黑色的眸子都變藍了,慘白的臉上竟然有一絲紅暈,他已經快要氣瘋了。鬼王大尊又是驚訝又是好笑,忍不住說道:“老東西,嘎哈!嘎哈!你是不是氣死啦,嘎哈!嘎嘎嘎嘎哈哈哈哈!”

靈王大尊更氣了,罵道:“你個老不死的家伙!本尊……本尊……”他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天標觸到冥雷,轟然炸響。李強狂嘯著沖了過去,他一眼看見穿白衣的鬼王大尊,手一指,天標立即集中射向鬼王。他的樣子很癲狂,仿佛是暴怒天神,就聽他吼道:“穿白衣的!接老子的天標,你他媽的怎麼也跑啊,你們兩個都是膽小鬼啊!”

鬼王大尊剛嘎了半聲,就戛然而止。靈王大尊忍不住哈哈大笑,幸災樂禍地說道:“你聽見了吧,這家伙說話能氣死人啊,哈哈,你也受不了啊。”兩個靈鬼界的至尊一邊互相嘲笑挖苦,一邊奪路狂逃。

終于快到幽冥潭了,兩個老家伙心有靈犀,同時叫道:“走!”兩人立即無影無蹤。

李強突然發現兩人失蹤了,氣得他瘋狂大叫:“兩個膽小鬼!不敢和老子打,就會跑……你們出來……出來!他媽的,給老子出來!”含著神奕力的吼叫驚天動地,在幽冥潭埋伏著的靈體鬼魂個個聽得目瞪口呆,對李強生出一種莫名的恐懼,都在想:這人太厲害了,兩位大尊竟然被他罵成這樣,還躲著不敢和他打,這人真了不得。

李強就這麼罵著吼著徑直沖向幽冥潭,魅兒卻早就發覺不對勁了,她忍不住悄悄傳音道:“哥哥,哥哥!前面不對勁,要小心啊。”李強全身勁力澎湃,功力已經催動到了極致,急于找對手發泄,根本就沒有在意魅兒的提醒。

他急速掠過沼澤區,一頭就紮進了靈鬼玄陰大陣。李強這時候的狀態,就好比出鞘的寶刀,銳利無比,恐怕連散仙也要避避鋒芒。天標閃著紫色光華,呼嘯著隨著他一起紮進大陣里。

鬼王大尊冷笑著取出一片白色玉碟,抬手射進靈鬼玄陰大陣。靈王大尊也取出一片黑色的玉碟,他苦笑道:“這次本尊臉面盡失,唉,慚愧!慚愧啊!去!”他也射出手中的玉碟。這種玉碟在靈鬼界很有名,白色的叫鬼碟,黑色的叫靈碟,雙碟齊發,靈鬼玄陰大陣的功能可以發揮到極致。

李強發現有無數人形怪物撲來,他精神大振,冷酷地喝道:“統統給老子死!”

天標陡然向上飛升,隨著李強揮動的雙手,急速從空中射下來,在空中劃出一條條紫線,李強眼里閃動著狂熱的光芒,他連聲大喝:“死!死!死!死!死!死!死!”七個死字連續吼出,天標一節節炸裂開來,從空中一直炸到地上,冰凌碎石汙水夾雜著濃煙沖天而起,李強哈哈狂笑。

靈王大尊連連搖頭:“老鬼,你看,他這麼高的修為竟然不知道是在和幻象打,這是這麼回事?”鬼王大尊笑道:“他神智不清罷了,嘎嘎,我們正好可以耗光他的力量,媽的,這個家伙把我們搞慘了。”

李強卻感到痛快無比,他指揮著天火紫花在大陣隨意里亂闖,遇見什麼就燒什麼,兩手也不閑著,滅魔神雷一通亂炸。他越打越高興,發出的怪嘯聲都飽含著興奮的意味,他就要脫離黑暗之心境界了。

憑著陣法的威力,兩位靈鬼界的至尊總算困住了李強。靈王大尊猶豫道:“要不要用玄氣?”他並不是怕傷到李強,而是怕傷到魅兒,這個小丫頭他實在是舍不得毀去,這麼好資質的靈劍體他還是第一次發現,無論如何也要搶到手的。

鬼王大尊沒有見到過魅兒,所以很奇怪靈王大尊的猶豫,他說道:“咦?這有什麼好問的,除了玄氣還有什麼玩意兒可以滅掉天火?嘎嘎,老家伙,你在想什麼啦。”

靈王大尊苦笑道:“那人的小妹是個靈劍體……”鬼王大尊不以為然地歪歪嘴:“靈劍體?這里到處都是靈劍體,有什麼稀奇的,你打的什麼算盤?”

靈王大尊反問道:“什麼稀奇?你知道靈光體嗎?”

鬼王大尊點點頭:“聽說過,可還沒見過,嘎嘎,他妹子不會是靈光體吧?不可能!”

靈王大尊歎口氣,說道:“你說的沒錯,他的妹子就是靈光體,而且是龍釅香催變後,由純陽體孵化的,比我們這里的接引池的功效不知高出多少倍。哎,對了,你不許和我爭這個小姑娘,她是我的!”他見鬼王大尊的眼睛都直了,知道他也動心了,急忙出言申明。

鬼王大尊回頭看看大陣,心里一陣滾燙一陣冰涼,他快要修進鬼仙了,靈王大尊就要修進靈仙了,兩人都沒有收到好弟子,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靈光體的小姑娘,要說他不動心那是騙人的。他低著頭琢磨著怎麼才能把魅兒搞到手,他知道自己的不足之處,鬼仙和靈仙雖然在境界上差不多,但是沒有什麼靈體願意修進鬼道里的。

靈王大尊越發不安了,他再次申明道:“老鬼,不許你打什麼鬼主意!不然本尊和你沒完沒了。”他發狠地說道。

鬼王大尊若有所思地說道:“急什麼,那人可不好對付。嗯,那個小姑娘同意跟你修行了嗎?如果沒有的話,本鬼尊好像還有機會吧,嘎哈嘎哈!”他突然樂不可支。靈王大尊大怒,喝道:“老東西,你想死啊,告訴你不許插手!她是我的!”

鬼王大尊才不在乎呢,他晃著腦袋道:“那要看小姑娘怎麼想了,這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若是她不願意……嘎哈!嘎嘎嘎嘎……本鬼尊是不是就有機會啦。”他得意得嘎嘎直笑,聲音之難聽讓靈王大尊直皺眉頭,可又拿他沒辦法,這時候根本無暇和老鬼打架。

靈王大尊緊鎖眉頭,擔心地說道:“老鬼,先別說收弟子了,你看那人,天哪!他哪來那麼多寶貝和法術啊,本尊……唉,恐怕非要用玄氣才能封住他。”

鬼王大尊搖頭道:“他失去蹤跡了。”

靈王大尊大吃一驚:“不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

李強已經清醒過來,黑暗之心的境界他就要突破了。他看了看周圍,發現情況不妙,這個陣法十分厲害,他立即停止攻擊,凌空懸立,探出神識去察看情況。他突然停下來後,陣法頓時失去攻擊目標。

這個陣法是依托地形構建的,李強察覺到滾動的玄氣,心里不由得暗驚,玄氣的威力他是很清楚的,同時他還發現有無數靈體鬼魂環繞著整個大陣,提供靈力轉動陣法,其中蘊含的能量龐大得嚇人,不是自己能抵禦的。

李強隨著陣法的轉動緩緩飄動,四周寂靜下來,薄薄的霧氣籠罩著大地,隱約可以看見下面的石柱冰凌,他的身影漸漸開始淡化,很快整個身體仿佛消散在空中,他隱形了。

鬼王大尊歎道:“這人太了不起啦,竟然能在靈鬼玄陰大陣里隱形,老靈,只能用玄氣把他逼出來啦,實在不行的話,只有毀掉他,他太厲害啦。”

靈王大尊還是第一次聽見鬼王大尊用如此慎重的口吻說話,他點頭道:“也只能這樣了,這家伙不好惹,還是毀掉他比較安全。”

兩人同時掐動靈訣,幽冥潭上方的大團玄氣頓時劇烈翻動起來,玄氣團里湧出一絲絲黑藍色的線,急速向四周射去。這種玄氣絲一旦觸到人,立即就會有更多的細絲線纏繞上來,不動還好,只要稍稍掙紮馬上就會被卷進玄氣團里,當真是陰毒異常。

');

上篇:第六章 黑暗之心     下篇:第八章 魅兒拜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