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魅兒拜師  
   
第八章 魅兒拜師

李強悄悄落下,只見地面上一片狼藉,巨大的黑色石筍斷裂倒臥,無數冰塊碎石鋪滿腳下,上空黑白兩色的濃霧翻滾盤旋。李強飄到一塊斷裂的石筍裂縫里盤腿坐好,傳音道:“魅兒,別出來,哥哥要修煉一下。”

魅兒嚇得要死,小聲道:“哥哥,這時候怎麼修煉啊,你……你小心啊。”她擔心極了。

李強清醒過來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必須立即超越黑暗之心境界,如果在這個境界里沉淪,自己會很慘的。他傳音道:“魅兒,無論出現什麼情況下,你都不要出來,答應我好嗎?”魅兒小聲應道:“哥哥放心,魅兒不會讓你分心的。”

李強立即沉入黑暗之心的境界中修煉,對外面所有的變化不聞不問。有太皓梭隱形,加上沉浸在天薦章的修神境界里,這下誰也找不到他了。

修神天薦章是一篇很特別的功法,如果是仙人修煉,初期的境界是很容易修成的,只是李強以一個修真者修入神道,初期的境界也是很難修煉的,李強仿佛沉淪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就像溺水的人一樣,那種無助無力的感覺一次次的湧上心來,像是被可怕夢魘壓住,心靈都在震顫中哭泣,李強陷在黑暗中苦苦的掙紮,他不知道哪里是盡頭,不知道如何擺脫黑暗,就如一葉扁舟駛向狂暴無邊的大海。

無數條玄氣絲猶如活物般掃過整個大陣,但是只探察了大陣的上空,漏過了地面,誰也想不到,李強轟轟烈烈地亂打一氣後,竟然躲起來修煉了。

靈王大尊心里納悶,嘀咕道:“奇怪了,這家伙跑到哪里去啦,老鬼,你發現什麼了沒有?”

鬼王大尊沒好氣地說道:“你老人家都找不到,本鬼尊一樣也找不到!嘎嘎,嗯,再試一次,進了靈鬼玄陰大陣還能隱身的,這家伙是第一個。”兩人不再說話,全力推動陣法,試圖找出李強來。

李強就像消失在空氣里,無論兩位大尊如何運轉陣法催動玄氣,就是找不到他,連一絲痕跡也沒有。靈王大尊無奈地說道:“這次麻煩大了,難道就這麼耗下去嗎?老鬼,你的主意多,說幾個點子來聽聽。”

鬼王大尊眼珠亂轉,說道:“沒辦法,在他出現以前,我們只能等,嘎嘎,他媽的!這下我們兩個什麼事情也別干了,就在這里等著吧。”他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好在靈鬼界對時間沒有什麼概念,只要保持陣法運轉,李強是逃不到陣外的。兩個靈鬼界的大尊和主宰就這麼和李強耗上了,他們各自率領著手下,嚴密監視著大陣里的異動。

按世俗界的時間算法,靈鬼玄陰大陣運轉了整整三年,兩位大尊也守候了三年,此外還有無數靈體鬼魂,也跟著奉陪了三年。兩位靈鬼界的主宰差點被李強活活氣死,這家伙瘋瘋癲癲地闖進大陣,又吼又叫又發瘋,打得驚天動地之際突然躲了起來,而且一躲就是三年,無論怎麼找也找不到,他們還不敢停止陣法,心里那個窩囊簡直沒法說了。

李強在這三年里吃足了苦頭,他本性是善良的,但是黑暗之心卻是一個邪惡的境界,他必須體悟這個境界,然後超脫出去。但他很難真正體悟黑暗之心的精髓,他一直用克制的方法修煉,功力雖然狂漲,但是就差了那麼一點點。他一直在苦苦掙紮,決不放棄是他強烈的心念,邪惡的感覺始終困擾著他,他的心仿佛一直在不停的厮殺,有幾次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憑著頑強的毅力,又掙脫回來,其中的痛苦艱辛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終于他積蓄了足夠的力量,奮力擊破這可怕的境界,無比艱難的超脫出來,刹那間,心里一片光明,他終于強行修到二欲天的最後一個境界——平凡之心。

一踏入平凡之心的境界,前面的種種負面影響一掃而空,一種舒適感和滿足感充滿心間。平凡之心的境界很適合李強,他微笑著睜開雙眼,小聲傳音道:“魅兒,魅兒,哥哥醒啦。”

魅兒在這三年里收獲更大,靠著李強身上的陽罡勁力,她的功力飛速增長,已經不像剛孵出時那麼軟弱了。她聽到李強的聲音,興奮地連聲應道:“哥哥,太好啦,哥哥終于醒啦。”她又體會到了那種熟悉而又親切的感覺,李強身上完全沒有了陰森殺戮的意味,她現在明白了,這是修煉帶來的變化。

李強脫離了二欲天境界後,靈鬼玄陰大陣立即發生變化,他重新被發覺了。守候的靈體鬼魂被驚動後,消息馬上傳到兩位大尊那里。兩位大尊在三年中也沒有閑著,為了魅兒,兩人打了無數次架,差點就要徹底翻臉了,要不是顧忌到大陣里的李強,兩人不知道要鬧到什麼程度。

靈王大尊長歎道:“這小子要是再不出來,唉,本尊……唉!老鬼,去看看。”

鬼王大尊嘎嘎叫道:“快去!快去!小心這家伙又隱去蹤跡了。”兩人快速瞬移到大陣上空,果然發現了李強的行蹤。,鬼王大尊得意地嘎嘎叫道:“這次給他點厲害看看,老靈,用玄氣困住他。”

靈王大尊也不多說,雙手連續掐動靈訣。兩個靈鬼界至尊的想法一樣,要玩點陰險的手法讓李強嘗嘗滋味。

李強飛到空中查看大陣的情況,他和魅兒小聲商量著。,魅兒沒見識過靈鬼玄陰大陣,也不知道破解方法,她無奈地說道:“哥哥,小心點,這個陣法很古怪,咦,小心,是玄氣!”

刹那間,李強發現上下左右前後突然布滿了玄氣絲,氣溫急劇下降,無數冰晶沙沙落下,就聽上空有人大笑:“小子,你躲了這麼長時間,哈哈,終于忍不住出來啦。”緊接著又是一聲怪笑:“嘎嘎,嘎哈!嘎哈!讓你嘗嘗玄氣的滋味!”

李強不由得苦笑,前因後果他想得很明白,這次和兩個大尊爭斗,自己不算理直氣壯,不過,走到這一步,他也無法退讓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急速催動太皓梭護體,對于玄氣他並不害怕,只要不進入玄氣團里,身上的天火完全可以抵禦的。

玄氣越聚越多,但只在離他十米左右的地方盤旋。李強感到奇怪,他們這是什麼意思,拿玄氣示威嗎?只聽靈王大尊喝道:“小子,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交出那個靈劍體的小姑娘,本尊就讓你離開靈鬼界,要不然……哼哼,玄氣的厲害你應該知道了吧。”

李強超越黑暗之心境界後,可不容易被激怒了,他笑道:“喂,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嗎?”靈王大尊莫名其妙地說道:“什麼睡得好?什麼意思?”不僅他糊塗,連鬼王大尊也不知道李強是什麼意思。

李強淡淡地說道:“你大概還沒有睡醒,在做夢吧?讓我把小妹交給你?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我呸!”他神智一旦清醒,兩個大尊是說不過他的。魅兒在他懷里嗤嗤直笑,她覺得哥哥已經完全恢複了,連說話也恢複了以前的口吻,繞著彎子罵人,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

靈王大尊手上的靈訣猛地打出,玄氣絲急速纏繞上來,李強漫不經心地將天火放了出來,就聽一聲響亮的“噗哧”聲,大量的霧氣蒸騰而起。鬼王大尊大喝一聲,他掐動靈訣,同時噴出一口精純的鬼氣,頓時,幽冥潭上方翻滾的玄氣團被他抽出一條足有水桶粗的玄氣,猶如一條游動的靈蛇,向李強撲來。

靈王大尊發出信號,所有的靈體鬼魂一起推動大陣運轉。如此一來,李強也覺得有點吃力了,他眼見不好,試圖瞬移躲避,連續瞬移了幾次,才發現在大陣里瞬移是沒有用的。魅兒突然驚叫道:“哥哥小心玄氣!”李強也看見了,一條極粗的玄氣盤旋著向他襲來。

李強知道,憑自己那點天火是無法和這里的玄氣抗衡的,倉促之下,他將太皓梭的金光擴展開來。轟然一聲劇震,李強感覺自己仿佛身處巨浪怒濤之中,又像是被脫光了扔進冰水里,太皓梭化成的金光竟退縮回來,無奈之際他將天火布在外圍,頓時,天下間至熱至寒的兩樣奇寶直接碰在一起。

急促的炸響轟然響起,其密集程度是人想像不到的。李強被劇烈的爆炸震得翻滾跌宕,巨大恐怖的壓力使他毫無還手之力。

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也傻眼了,他們從來沒見過能和玄氣對抗的人。兩人對視一眼,均想若是不消滅他,等他緩過勁來,後果可不妙。兩人同時掐動靈訣,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也不敢罷手了。

李強幸虧在炫疾仙陣里收到新的天火,不然是絕對撐不住的。爆炸仍連續不斷,李強卻慢慢地適應了,修神天薦章的修行,使他多了一份這一界修行者無法理解的神秘。他在修煉一梵天時曾經悟出一個靈訣,他取名叫神靜訣,只有一個動作,在劇烈滾動中他也無法做出太多的動作,他掐動了神靜訣。

爆炸聲突然停下來,天地仿佛都靜止了,李強保持著一個古怪的動作,他頭下腳上地浮在玄氣里,手里掐著奇怪的靈訣,好像成了玄氣的一部分。

靈王大尊長歎一聲:“唉,可惜了,這人是本尊見識過的最強悍的對手,要不是玄氣,我們敵不過他啊。”他以為李強已經被玄氣凍死了。鬼王大尊卻不說話,眼珠不停地轉動,疑惑道:“奇怪,老靈,我怎麼覺得不對勁啊,嘎嘎。”

靈王大尊說道:“嗯,沒關系,將他吸進玄氣團,他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行。”他停止了靈鬼玄陰大陣的運轉,說道:“老鬼,你來吧。”

鬼王大尊嘎嘎怪笑道:“沒錯!沒錯!嘎哈嘎哈,我來,我來。”他掐動靈訣,玄氣急速向本源退去。靈王大尊吃驚地叫道:“哎呀,玄氣竟然帶不走他,這是怎麼回事?”就在兩人吃驚之時,李強突然發作,他陡然瞬移到兩人身邊,哈哈大笑道:“這個陣法不錯,讓我應付得很吃力,哈哈,可惜啊,可惜,還是沒有用!”

靈王大尊眼睛都紅了,這都搞不死他?他簡直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鬼王大尊悄然發出自己冥珠,試圖再次將李強打入大陣里。李強這次很小心,他突然一轉身,伸手抓向冥珠。鬼王大尊心里大喜,他覺得機會來了。

誰知,李強就這麼簡單的一把抓,就將冥珠抓在手中。鬼王大尊喝道:“爆!爆!爆……嘎嘎,嘎嘎嘎嘎,呃!”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李強臉上的黑色面具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爆個屁啊,哈哈,哈哈哈哈!”

鬼王大尊的冥珠是擷取玄氣和玄陰水的精華,收集了無數鬼魂一起用功修煉而成的,是靈鬼界的一件有名的靈寶,他想不到就這麼被李強收去了,急得他怪叫道:“還給本鬼尊,嘎!”

李強很聽話,揚手扔出冥珠道:“好,還給你!”他用神奕力裹住冥珠,壓住鬼王大尊打出的靈訣,暫時控制冥珠不爆。鬼王大尊事出意外,傻乎乎地去接飛來的冥珠,靈王大尊大叫道:“老鬼,小心!”

鬼王大尊還是沒有反應過來,一把抓住冥珠問道:“什麼?”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他是為了你好。”他突然撤回裹著冥珠的神奕力,冥珠即刻劇烈地爆炸,連續七響,把鬼王大尊炸得灰頭土臉,鬼喊鬼叫。

鬼王大尊氣得罵道:“嘎,媽的!你小子太陰險了,本鬼尊……本鬼尊……”他雪白的臉上黑一道灰一塊的,顯得非常狼狽,靈王大尊也忍不住哈哈大笑。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記得有人用這玩意兒偷襲過我,嘿嘿,同樣的滋味如何啊?”

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心里生出奇怪的念頭,剛看見李強的時候,他渾身都散發著陰森可怖的煞氣,有種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壓抑感,現在的感覺卻完全兩樣,那是一種少見的平和親切的感覺,還流露出一絲頑皮的味道,前後變化之大判若兩人。

李強笑眯眯地說道:“嗯,算啦,你們困了我三年,嘿嘿,我借機渡過了一個難關,雙方扯平啦,兩位大尊,我要回去啦。”他完全無視雙方還是敵對的狀態,就像和朋友分手一樣,說得輕松自然。兩位大尊傻愣愣地看著他,一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繼續打斗下去,少了靈鬼玄陰大陣的幫助,兩人都沒有把握,不打吧,又實在有點不甘心。

半晌,靈王大尊才說道:“不打也行,嗯,這個……那個……你小妹在不在啊?就是那個靈劍體小妹,哎,別誤會,本尊沒有惡意,本尊只是想收她為徒……呵呵,呵呵呵。”他尷尬地笑著,知道用強是沒有用的,為了靈體一脈的傳承,他只好厚著臉皮求李強了。

鬼王大尊一聽就急了,怪叫一聲:“嘎……吱!我的!”他都急糊塗了,開口就是“我的”,連“本鬼尊”都不會說了。靈王大尊一擺手:“老鬼,一邊去,沒你什麼事!”鬼王大尊喊叫道:“嘎!老東西,人家還沒有答應啦,本鬼尊的傳人就那個小姑娘了!”

李強心里慚愧,原來他們是為了收魅兒作徒弟,這是好事啊,可這兩個大尊不會說話,使他誤以為要對魅兒不利,這架打得太冤了。他說道:“你們先別吵,等一下。魅兒出來吧,你願不願意拜師?”他倒是希望魅兒能進一步修煉下去,這兩個家伙的實力他已經領教了,功力比自己高多了,魅兒跟著他們修煉,比她自己修煉要強得多。

魅兒早已聽得一清二楚,她飛出火精仙甲,不高興地說道:“哥哥,魅兒才不要拜師啦,魅兒要跟著哥哥,他們欺負過我。”鬼王大尊是第一次看見魅兒,他眼睛都直了,這麼好資質就是找遍靈鬼界也不會有的。他盡量用柔和的聲音說道:“小姑娘,本鬼尊可從來沒有欺負你,你還是跟本鬼尊修煉吧。”他連嘎嘎聲都不敢發出,想留個好印象給魅兒。

靈王大尊見鬼王大尊橫插一杠,氣壞了,他剛要發飆,邊上有人說道:“小妹妹,還記得我嗎?”魅兒頓時笑了:“是天霧花姐姐啊,魅兒當然記得啦。”她上前拉著天霧花靈帥的手,和她嘰嘰咕咕地說起話來。靈王大尊立即眉開眼笑起來,他樂道:“小姑娘,只要你拜本尊為師,本尊讓天霧花靈帥一直陪你玩,好不好?”

鬼王大尊突然發出一聲尖嘯,嚇得魅兒“嗖”地竄回李強的懷里,戰戰兢兢地道:“嚇死魅兒了,他叫什麼呀?”李強笑著拍拍魅兒:“沒事,他不是要打架。”

一群黑氣湧出,漸漸地化作很多人形。鬼王大尊說道:“誰能討那個小姑娘的歡心,本鬼尊重重有賞。”可那些鬼魂根本就不敢靠近李強,他身上的至陽氣息不是他們能夠抵禦的,鬼王大尊見狀氣得喃喃咒罵。

李強不由得失笑,看上去鬼王大尊是真著急了。他問道:“魅兒,在這里修行比在外面好,這里會有很多人陪你玩,你要想哥哥了,隨時可以出來,好嗎?”

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都沒想到李強會勸魅兒留下。其實,李強對魅兒有種父親般的溺愛,只要是對魅兒有利的事情,李強是不會阻攔的。魅兒眨巴著大眼睛,可憐巴巴地說道:“哥哥不要魅兒啦……”

李強哭笑不得:“魅兒,你要是不願意留下,哥哥還是帶你走,放心啦,沒人能留下你的。”魅兒也知道李強不會拋下她的,她甜甜一笑,不再說什麼。

靈王大尊悄悄向天霧花靈帥使眼色,天霧花心領神會笑著說道:“小妹妹,姐姐這里有很多好玩的,還有好多和你一樣的靈劍體小姑娘,你們可以在一起修煉玩耍,你可以作她們的大師姐哦。”

魅兒大喜,嚷嚷道:“真的?真的?哎呀,魅兒要作大師姐,魅兒要一大群的師弟師妹,嘻嘻。”她是家傳的修真者,從來沒有師兄弟師姐妹,在莽原遺址里失去肉身後,她一直是孤零零一個人,很渴望有師姐師妹作伴。天霧花靈帥這句話打動了魅兒,她看看靈王大尊,又看看李強,臉上流露出猶豫不決的神色。

鬼王大尊急得抓耳撓腮,他發現魅兒動心了,他用很罕見的極其溫柔的口吻插話道:“魅兒,本鬼尊給你找一千個師弟妹,你想要他們干什麼都行,只要你作本鬼尊的傳人,一切都好說。”

魅兒給他一個大白眼,說道:“魅兒要這麼多鬼魂干嘛?才不要呢。”

靈王大尊樂得兩眼都眯成一條縫,大笑道:“就是!就是!魅兒乖,以後本尊就讓天霧花靈帥跟著你,哈哈,哈哈哈!”他興奮得手舞足蹈。

鬼王大尊眼睛都紅了,他又不敢罵魅兒,怕她對自己更加反感,他一把抓住靈王大尊,小聲威脅道:“嘎!老家伙,你要是讓我失望,收不到徒弟,嘎嘎,本鬼尊也不讓你好過,嘎嘎……吱!”他示威般地叫了一聲。

李強是旁觀者清,知道要是處理不好拜師的事情,留下魅兒是不妥的。想了想,他說道:“兩位大尊,聽我一句話如何?”兩人立即停止爭執,異口同聲道:“聽你的。”兩位大尊的神態十分有趣,惹得大家都笑了起來,連那些鬼魂都發出唧唧呱呱的怪聲。

李強曾經是大商人,講究的是利益最大化,雖然修真後淡泊名利,但是為了魅兒,他卻是要爭取一下的,他說道:“魅兒可以拜你們兩位為師,條件是——”鬼王大尊驚訝的叫道:“同時拜師?這是不可能的!”

李強笑道:“嗯,這樣也行,那就是你退出,魅兒拜靈王大尊為師。”靈王大尊開心得大笑,連聲道:“本尊沒有任何意見,哇哈哈,哈哈哈!”

鬼王大尊傻了,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急忙說道:“嘎嘎,等等!本鬼尊不是那個意思,是魅兒不能同時修煉兩家功法,那是不一樣的。”

李強說道:“我當然知道不一樣,不過,只要拜師,就看你們怎麼傳授了,如果魅兒喜歡,她想學誰的就學誰的,名義上她是你們兩個的徒弟,這樣不行嗎?”這個主意立即打動了兩人,拜師後就看誰的手段高明了,誰有本事吸引魅兒,誰就能得到了真正的傳人。兩人終于明白了李強的意思,同聲叫好。

魅兒嘻嘻直笑,她也明白了哥哥的意思,以後若有哪個師尊敢欺負自己,總有另一個會幫著自己,作自己的後台,這真是妙不可言。

靈王大尊取出一小串藍色小花,抬手插在魅兒發冠邊,笑道:“魅兒,這是師尊送你的信物,叫靈花,靈鬼界都知道,有靈花在鬢的一定是本尊的傳人,呵呵。”

魅兒乖巧地謝道:“謝謝大師尊。”

鬼王大尊一看就急了,他也取出一件東西,那是一塊銀色的三角小牌子,他伸手掛在魅兒的脖子上:“魅兒,這是鬼王令,在靈鬼界誰看到這塊令牌都不敢對你無禮。”

魅兒笑嘻嘻地說道:“謝謝小師尊。”此話一出,鬼王大尊不禁苦笑,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小師尊,明顯低了靈王大尊一頭。靈王大尊開心得哈哈大笑,他知道,自己在魅兒心里的分量比鬼王要重。

李強更是感到欣慰,有這兩個超級高手作魅兒的師尊,魅兒以後的修行可以走上正途了。他笑道:“魅兒,哥哥馬上就要回去啦,耽擱的時間太久了,好在有幻魔珠作為通道,哥哥有空的時候會回來看你的。”

魅兒緊緊摟著李強脖子,卻不說話,她實在舍不得離開他。

靈王大尊好奇地問道:“幻魔珠?幻魔珠怎麼可以通到靈鬼界來?”鬼王大尊也很奇怪,他疑惑地看著李強。

李強放下魅兒,兩手一攤道:“我也搞不清是怎麼回事,我偶然得到佛宗修煉的幻魔珠,原以為里面收了很多元嬰體,結果進來後發現可以通到靈鬼界,呵呵,所以才進來看看的,沒想到和兩位大尊結緣了。”

兩位大尊驚訝不已。世俗界比靈鬼界要高上一層,整個靈鬼界只有兩個大尊可以去世俗界,當然也能送這里靈體鬼魂去,不過要花費很大的功夫。從世俗界進靈鬼界有很多通道,而回到世俗界的通道卻只有一條,現在竟然又多出了一條,這實在是一件大事了。

靈王大尊不可思議地道:“竟有這種事?能不能帶我們去看看?”

');

上篇:第七章 大戰雙尊     下篇:第九章 古傳送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