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古傳送陣  
   
第九章 古傳送陣

李強帶著靈王大尊幾人回到幻魔珠,鬼王大尊觀察了一番,笑道:“嘎嘎,本鬼尊知道了,原來是這樣的。”靈王大尊也連連點頭道:“不錯,不錯,本尊也明白了。”

魅兒嬌笑道:“小師尊,別說話說一半啊,告訴魅兒,知道什麼呀?”

鬼王大尊搖頭苦笑:“小師尊?魅兒啊,你師尊可老大不小啦,若按世俗界的算法,都修行了幾千年了,叫師尊就行了,別小啊小的,聽著別扭。”他心里很不樂意,覺得吃虧了。

李強笑道:“叫你小師尊是親切的意思,這都聽不出來?你這個鬼王一點都不機靈。”鬼王大尊嘎嘎叫了兩聲,轉念一想,可不是嗎?叫小師尊果然比大師尊要親切。他又開心起來,連忙說道:“那就叫小師尊吧,嘎——吱!”

鬼王大尊又道:“靈鬼界在人間的代表是傳靈者、接引者兩種人,這個幻魔珠的基礎是接引者用的收魂珠,被高手重新修煉後,才會有這樣的功效,修煉此珠的人一定是個了不起高手。”

靈王大尊仔細觀察了周圍的環境,吩咐道:“天霧花靈帥,你在這里設一個傳靈陣,回到靈鬼界再設一個,這樣來去就很方便了,另外在幻魔珠里給魅兒修建一座靈宮,她想見哥哥的時候,就可以住過來。”

天霧花靈帥施禮應答。

鬼王大尊本身的修為和靈王大尊差不多,要論到手下,他就遠遠不及了。見靈王大尊如此這般,他心里不由得著急上火,連忙取出一串黑色的珠子,討好地遞給魅兒:“魅兒,這是小師尊送你的禮物哦,每一個珠子里有一個鬼魂,可以陪你玩,還可以服侍你,嘎嘎……呃……”他突然覺得這樣叫不好,立即刹住怪叫聲,小心地看著魅兒。

魅兒笑眯眯地接過那串珠子,說道:“先謝謝大師尊想得周到,以後,魅兒可以經常見到哥哥了。”靈王大尊呵呵笑道:“魅兒最乖,以後有什麼事情和大師尊說,只要大師尊能辦到的,小魅兒就放心吧。”

鬼王大尊眼巴巴地看著魅兒,魅兒這才對他說道:“小師尊,魅兒也謝謝你給珠串,魅兒很喜歡哦。”鬼王大尊忍不住樂得嘎嘎直笑。

李強忍不住好笑,他預計的效果已經出來了,兩個靈鬼界的大尊竟然爭相拍魅兒的馬屁,看來魅兒以後的日子不會難過了。

李強說道:“魅兒,以後你就在靈鬼界修煉,有空就出來和哥哥說話,要乖哦。”魅兒最擔心的就是能不能經常見到李強,知道沒有問題後,她放下心來,開心地說道:“好,哥哥,這是我翻譯的仙靈訣開始部分,其他的魅兒有空再琢磨,那件寶貝就放在魅兒這里吧,哥哥要小心啊。”她遞給李強一塊玉瞳簡,又道:“魅兒在里面加了法術,這是靈訣,沒有這個靈訣別人看不懂的。”

收好玉瞳簡,李強微微一禮道:“兩位大尊告辭了,魅兒再見。”

他掐動靈訣回到仙宮。剛剛在房間里站住,從幻魔珠里飛出一個靈帥和一個靈將,就是初入靈鬼界時遇見的咸木靈帥和蟠仕靈將,李強奇道:“你們怎麼來了?”

咸木靈帥行禮道:“奉靈王大尊令,咸木和蟠仕專門服侍混世魔王大尊。”

李強嚇了一跳:“什麼?服侍我?哎,我有手有腳不需要服侍的,你們回去吧。”

蟠仕靈將道:“不但是咸木大人部下,還有小將的手下,都是大尊的侍從,請不要趕我們走,我們是幻魔珠里魅兒大人的靈宮守衛,大尊有有事盡管差遣就是。”

李強撓撓頭,突然間他明白了,靈王大尊不僅拍魅兒的馬屁,連她哥哥也一起拍了。他忍不住搖搖頭,由此可見靈鬼界找傳人是多麼難。

李強修煉到平凡之心境界後,又恢複了原來的心境,他笑嘻嘻說道:“什麼魔王大尊的,難聽死了。咸木靈帥,蟠仕靈將,先前多有得罪處,請兩位兄弟別見怪,我給二位賠禮了。”

咸木靈帥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蟠仕靈將更是嚇得要死,他倆分不清李強說的話是在挖苦自己還是真心道歉。咸木靈帥結結巴巴說道:“這……這……大人,不敢……這個不敢當。”在靈鬼界,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就是神,就是一切,李強敢和兩個大尊爭斗,整個靈鬼界都轟動了,無形中,他就有了和兩個大尊一樣高的地位,咸木和蟠仕如何不怕他。

李強知道他倆的觀念不是一時可以改掉的,他溫和地說道:“這樣吧,你們兩個就陪著我吧。對了,你們現在的樣子可不行,要變化一下,好嗎?”

咸木靈帥恭恭敬敬施禮,這是靈鬼界最高禮節,兩手高舉,彎腰低頭,樣子活像被抓的俘虜,很滑稽。李強忍不住噗哧笑道:“你這是在干什麼?”咸木和蟠仕一絲不苟地施完禮,異口同聲道:“遵大人令!”

李強無奈地說道:“哎,這樣好了,你們叫我一聲大哥,我們這里不興叫大尊大人的,叫大哥我喜歡聽。”咸木靈帥似乎腦筋轉不過彎來,他說道:“咸木不敢違抗靈王大尊令,大人勿怪。”

李強歎氣道:“算了,隨便你們吧,不過,還是得變化一下外形,這樣出去會嚇死人的。”

咸木靈帥的樣子確實與眾不同,他的修為到了靈帥境界,擁有了唯一的顏色——藍色的眼珠,一頭長長的黑發披到腰間,臉色白得了無血色,怎麼看都是一個怪物,他身穿黑色嵌白紋的戰甲,手里拿著七魂鉤,還好他沒有騎著自己的鬼獸,不然樣子還要嚇人。蟠仕靈將也好不到哪里去,滿臉的灰胡子,身上的黑霧忽隱忽現,手里捏著一把西瓜大小的錘子,和鬼也差不了多少。

兩人都沒有在世俗界生活過,不知道該幻化成什麼樣子,都不知所措地看著李強,一動也不敢動。

李強靈訣掐動,幻魔珠自動飛回脖子上,悄然隱進皮膚里。他回頭看見他們兩個還眨巴著眼睛傻愣愣地站著,不由得笑道:“哎,你們很奇怪啊,呵呵,好像很緊張嘛,有什麼問題說給我聽聽。”

咸木靈帥覺得自己就像個傻瓜,他尷尬地地道:“大人,要幻化成什麼樣子?我們不知道啊,我們這是第一次來到世俗界。”蟠仕靈將也點頭道:“是啊,是啊,大人,我們從沒離開過靈鬼界。”

李強醒悟過來:“啊呀,是我疏忽了,呵呵,這樣吧,你們兩個見到人以後立即就幻化成他們的樣子,走,我們到戰圈大陸外面去。”他收起外面的天絲紫金巽,咸木靈帥看了一眼地上的安魂草席,猶豫道:“大人,這個……這個要不要收走?”

蟠仕靈將這才注意到地上席子的特異之處,他驚訝道:“這是安魂草席!在靈鬼界這是一件奇寶,天哪!這麼大啊。”李強對這些寶物早已無所謂了,他笑道:“你們喜歡就收掉吧。”

靈鬼界的寶物很少,即使有也是兩個大尊先得,咸木和蟠仕對李強的慷慨很吃驚,兩人毫不猶豫收掉安魂草席,然後跟著李強走出仙宮。

落到仙宮下面的平原上,李強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說道:“老蟠,你去靈鬼界走一趟,帶一個靈體來,他在魅兒的手環里,名叫甘菱貳。”蟠仕靈將說道:“是,大人,請大人送我進幻魔珠。”李強手掐靈訣,一道青光閃過,蟠仕靈將便回到幻魔珠里。

咸木靈帥笑道:“大人等于帶著一個通道,隨時可以到達靈鬼界,幸好大人是靈王大尊的朋友,不然……”他不敢再說下去了。李強笑道:“放心吧,我可不想再和你們兩個大尊打架了。”

李強辨認了一下方向,他隱約記得甘菱貳說過,古傳送陣在西方。他放出金光罩住咸木靈帥,向西方挪移過去。

一道金光閃過,李強落在緩坡上。咸木靈帥是第一次來到世俗界,對什麼都感興趣,他的腦袋亂轉四下張望,有一次甚至轉了三百六十度,李強看得差點沒笑死。周圍不過是一些枯黃稀疏的灌木叢,有些小野獸在草木中出沒,這已經讓咸木靈帥驚奇萬分了,他感歎道:“這里真好,比靈鬼界好多了,一切都是生機勃勃的。”

李強笑道:“真想不到,咸木的腦袋竟可以這樣轉,哈哈,就像風車一樣,真有意思。”咸木靈帥還不了解李強說話的習慣,不知道他向來就是沒有任何顧忌的。他必恭必敬地說道:“我們靈體都可以這樣的,大人以後就習慣了。”他一副拘謹的樣子,搞得李強一點脾氣也沒有。

咸木靈帥問道:“大人,我們朝哪里走?”

李強說道:“等一下……”一道青光從脖子上的幻魔珠里射出,蟠仕靈將帶著甘菱貳到了。

甘菱貳的靈體明顯比咸木兩人差,他行禮道:“大哥,找我什麼事?”蟠仕靈將喝道:“不得對大人無禮!”嚇得甘菱貳向後一退,深深地低下頭去。李強不高興了:“你干什麼?是我讓他叫大哥的,他哪里無禮啦?我這里不許欺負人,知道嗎?”最後一句話,明顯含有警告的意味。

蟠仕靈將渾身一顫,他曾經吃足了李強的苦頭,從心底里懼怕他,見李強口氣嚴厲起來,他嚇得連聲應是,不敢再說了。

李強說道:“甘菱貳,我記得你說過古傳送陣在西面,大概在什麼地方你知道嗎?”

甘菱貳苦笑道:“時間太久了,我們雖然是從那里傳送來的,可已經記不清了,只能慢慢去找。”李強點頭道:“好吧,我們就慢慢找。”

咸木靈帥插話道:“大人,只要派出我和蟠仕靈將的手下,可以很快搜索這個地區,大人以為如何。”

李強笑道:“呵呵,也好,不過,別驚動這里的人。”他掐動靈訣送兩人回到幻魔珠去招集部下。幻魔珠的特點是,沒有主人允許,靈體鬼魂是不能隨意進出的。

甘菱貳飄到空中,四處查看,良久,他落下來說道:“大哥,前面很遠的地方有很多軍隊,好像在打仗,我們要不要避開?”

李強搖頭道:“不要管他們,我們只要找到古傳送陣就好。”他心里很著急了,在這個星球耽擱得越久就越危險,誰知道黛南楓禦什麼時候回來,一旦她回來了,自己再想逃走就困難了,他很清楚自己和仙人的差距有多大。

咸木靈帥和蟠仕靈將帶著自己的部下湧出幻魔珠,足有五百個靈劍體,在李強面前列隊,咸木靈帥首先向李強行禮,然後又喝令這些靈劍體行禮,而且是靈鬼界最高的禮節。李強嘴角含笑,回了一個世俗界常見的禮。靈鬼界的禮節實在是有意思,他每次見到都忍不住想笑。

蟠仕靈將分派任務,很快這些靈劍體就化形散入地下,四處搜索去了。

李強說道:“我們向前走吧,別站在這里干等。咸木,你們還是隱形比較好,免得驚世駭俗。”

咸木靈帥和蟠仕靈將應聲隱形。他們這種程度的隱形普通凡人和元嬰期以下修為的修真者是無法察覺的,但卻瞞不住李強。李強獨自一人向前走去。

正是旱季快要結束的季節,經過整個旱季酷熱陽光的灼烤,大地一片枯黃蕭瑟,蒸騰的熱流帶走地表的水分,枯樹野草在熱風中搖曳,似乎在召喚著雨季的到來。

順著土坡向前行去,穿過一片枯干的小樹林,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出現在眼前。一陣大風吹過,半人高的野草隨風倒伏搖擺,露出李強孤零零的身形,他緩步向草原深處走去。

很快,四處搜索的靈劍體陸續從地下冒出,不斷報告進展情況。李強的思緒卻早已飛到封緣星,他在想自己的一幫兄弟,師尊琦君煞,老哥莫懷遠,還有傅大哥侯老哥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他心里有一絲憂慮,生怕乾善庸和黛南楓禦去找他們算帳,如果真是那樣,那可就是修真界的大劫難了。

咸木靈帥飄在李強身後,蟠仕靈將卻跑到前面很遠的地方,主動起擔任探路的任務。

又有一個靈劍體來報,他發現有一處地方很古怪,但不清楚那是不是古傳送陣。李強聞言精神一振,笑道:“太好了,謝謝你,在哪里?帶我去看看。”那個靈劍體受寵若驚地說道:“就在前面,大人跟我來,只是……”。

咸木靈帥喝道:“回大人的話干脆點,別吞吞吐吐的。”

那個靈劍體急忙說道:“是,靈帥大人,那個地方在打仗,有很多士兵。”

李強點頭道:“嗯,我知道了,你去吧。甘菱貳,你們原來在什麼地方修真的?”甘菱貳飄近李強,苦笑道:“我們的家鄉很奇特,名叫幻樹星。”李強奇道:“幻樹?什麼幻樹?”

甘菱貳道:“幻樹——就是整個星球就是一顆巨大的樹,我們叫幻樹,也叫神木。”

李強驚訝道:“竟有這種樹,真是奇怪,一個星球就是一棵樹,實在是難以想像。”

甘菱貳稍稍猶豫道:“大哥,我這里留了一件從家鄉帶來的東西,你看了就知道了。”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手指頭大小黑乎乎的東西,輕輕地撫摸著。雖然他是隱形的,但是李強還是看得很清楚,他臉上流露出依戀不舍的神情。他手里掐動靈訣,那件東西化作嫋嫋青煙升起,一個星球的虛影懸在李強面前緩緩轉動。

那是一個綠色的星球,虛影上的景色精致入微,整個星球就像是一個墨綠色的繡球,層層疊疊的綠葉覆蓋了大地,李強恍然明白:“樹根是球心,枝干撐起大地,樹葉就是地面,這是一個木質星球。哇!真是了不起,那里的修真者一定都是木性體質。”

甘菱貳的聲音很悲傷:“是啊,我們幻樹星有十幾層地面,我們那里的修真者大都是木屬性的體質,修煉的功法也是木性的居多,那次我們被老仙抓來十幾個修真者,到仙宮後才知道還有別處來的修真者。我們這派修真者功力雖高,但是法力法寶較差,爭不過別的修真者,能夠留下記憶的只有我和冰宇了,海訇分是別的地方來的修真者,唉!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回去了。”

李強安慰道:“不用傷感,以後我也許會到你的家鄉,我也很想見識一下木性精髓,有意思,竟有這樣的星球。以後,也許你們都要陪著我流浪星際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到你的家鄉,呵呵。”。

甘菱貳松開手上的靈訣,“波”地一聲輕響,虛影隨即散去。他聲音苦澀地說道:“這是我最後一小塊神木,只能幻化一次記憶中的家鄉,以後就再也無法看到了。”

李強說道:“甘菱貳別難過,一切都會好的,我有信心。”其實,他一點信心都沒有,不僅乾善庸和黛南楓禦這兩個仙人不好斗,還有這里仙宮的主人寂寞老仙天蝕,他要是回來了,自己也沒有好果子吃。李強不但毀掉了炫疾仙陣,還破去了老仙的藏寶室,別的不提,僅僅是拿了那張記載仙靈訣的軟皮,老仙就不會放過他。

咸木靈帥一直沒有說話,他暗自慶幸來到了世俗界,這里要比靈鬼界新奇得多,這里的土地和植物展現出來色彩讓他目不暇接,他鼓起勇氣說道:“大人,咸木希望能跟著大人,我……不願意回到靈鬼界,這里實在是太好了。”他忐忑不安地看著李強,生怕李強不答應。

李強對朋友向來都是很隨和的,他開玩笑道:“好啊,不過……你說話能不能隨便點,你老是這麼嚴肅,讓人很難受啊,咸木……我很好奇……”咸木必恭必敬地問道:“大人請說。”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咸木,你能不能笑一次給我看看啊,我除了看見你們兩個大尊笑過,好像你們都不大笑嘛,笑一個怎麼樣?哎!別苦著臉,難道你們不會笑嗎?”

咸木靈帥想不到李強會說這個,他愣了半天,才咧著嘴,發出一聲難聽的笑聲,然後說道:“大人,我們會笑,可是為什麼要笑啊?”李強無奈地擺擺手:“算啦,算啦,你笑得實在是難看。”他發現靈鬼界的靈體似乎缺乏快樂的體驗,死氣沉沉的,不是開玩笑的對象。

咸木靈帥惶恐得不知道如何是好。蟠仕靈將從前面快速飛回,說道:“大人,前面就是戰場,我們要過去嗎?”李強說道:“我已經聽見厮殺聲了,你也隱形吧,跟我過去看看。”他迫不及待想要找到傳送陣,對世俗界的戰爭,他並不想插手。

遠處傳來隱隱的厮殺聲,大片土黃色的煙塵升起,李強快速向前走去,他的步伐似緩實快,也就幾十秒鍾,他已經來到了戰場邊。停下腳步,他發覺兩軍對壘的中間地帶就是古傳送陣,已經殘破得很厲害了,他不禁擔心,兩軍一旦厮殺,恐怕連殘破的傳送陣也剩不下來。

李強眯著眼睛看去,只見兩邊對壘的軍隊相隔幾百米,中間是干枯的河床,地勢是兩邊高中間低,兩軍各占一個高地,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前面幾乎都是裝備了鋼甲的重裝馬隊。干裂的河床中央散落著大塊的能量石,常人看去,只是一些青黑色的石頭而已,修真者都知道,那是用來構築傳送陣的基石,只要重新布置一下,放上仙石就能立即啟動了。李強看見後心里一陣激動,這就是古傳送陣!他覺得自己脫困有望了。

突然,兩邊同時響起“嘟嘟”的號角聲,“呀哈”“呀哈”的呼喝聲響起,李強明白,這是要沖鋒了。甘菱貳急道:“大哥,他們只要一沖擊,古傳送陣就無法恢複了!”

這是李強離開勾藍星唯一的機會,他絕不會放棄的。金光一閃,他瞬移到殘破的傳送陣里,揚手拋出天絲紫金巽,先將古傳送陣罩住,這才走出來放心的觀望。

兩軍對陣即將沖擊之際,中間突然冒出一個閃著金光的人影來,緊接著一個青朦朦的罩子立在河床中,很快,那金光悄然散去,一個身穿古怪甲胄的人站立在罩子邊上,尤其奇特的是那人臉上還蒙著一個黑紫色的面具,似乎很悠閑地在看熱鬧。

兩軍的主帥都無法下令停止了,隨著最後一聲號角的吹響,大隊重裝騎兵已經啟動,順著緩坡狂沖下去,鐵蹄踏動大地,發出驚心動魄的震顫聲,“呀哈”“呀哈”的狂吼聲讓人熱血沸騰。

甘菱貳曾經和戰圈大陸的兩個國家打過無數次仗,他指揮過怪獸軍團和天鴉人,對這里的戰爭最熟悉,他疑惑道:“奇怪,怎麼車獵國和猛瞻國打起來了,他們兩個國家從來沒有交過手啊,老仙是不允許的。”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和戰圈大陸的一切都是老仙的傀儡,戰圈大陸一旦被打破,所有一切都失去了控制,傀儡也獲得了自由,並開始爭奪自己的利益,戰爭是不可避免的。

李強陡然躍起,左手一揮,一道金光猶如一道金色的屏風升起,擋住了兩邊的軍隊。雙方的重裝騎兵都停不下來,依舊向前狂飆,那種原始的攻擊方式確實恐怖,連咸木靈帥和蟠仕靈將都贊不絕口,咸木忍不住說道:“大人,為什麼阻止他們?這種沖擊的感覺真是好啊。”李強聽得哭笑不得。

很快雙方騎兵接近了,猛瞻國的騎兵中響起一聲大喝:“拋斧!”無數只短斧飛出。與此同時,車獵國的騎兵中也有人大喝:“排射!”大量的標槍被騎兵射出。

接著,兩國的騎兵幾乎同時撞在金色的屏風上,轟然一聲響,兩邊的騎兵就像撞在了銅牆鐵壁上一樣栽落馬下,頓時,人吼馬嘶,一片大亂,所有的士兵都驚呆了。

李強卻發現了一個熟人,他大叫道:“老熊!山熊!怎麼會是你們?”

');

上篇:第八章 魅兒拜師     下篇:第十章 老仙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