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老仙憤怒  
   
第十章 老仙憤怒

因為李強戴著黑紫色的面具,山熊愣怔了良久才認出眼前的人,他大喜過望,狂笑道:“哈哈,原來是大哥啊,哈哈!”李強說道:“山熊,立即收隊。”山熊的鐵騎大隊已經亂作一團,對面的軍隊也是一片混亂。

隨著一聲號角鳴響,雙方都緩緩向後退兵。山熊吩咐一個親兵幾句,那個親兵看了李強一眼,催馬向回奔馳而去。山熊來到李強的身邊,一邊開心地大笑,一邊向他行禮,李強笑眯眯地給了他一拳,說道:“弟兄們怎麼樣,都好嗎?”

山熊歎了口氣:“唉!我們的大營早就散啦,部隊都被打散後重新整編,我和屠夫來到這里,是專門搶地盤的軍隊,媽的!天天打仗,哈哈,很過癮的。”他提著那把五十五斤重的三角大鏟,一說到打仗,興奮得眉飛色舞。

李強問道:“哦,是這樣,雞婆將軍升官了嗎?”山熊還沒來得及回話,就聽遠遠有人喊道:“大哥,大哥!”一匹悍青馬疾馳而來,是屠夫來了。

屠夫從悍青馬上一躍而下,他一把抓住李強的肩膀大叫道:“大哥,你怎麼會到這里來啦?太好了!我們正在和車獵國的軍隊打仗,大哥來了,我們一定能贏!”

李強注意到了屠夫鎧甲上的金環,知道他升將軍了,忍不住笑罵道:“屠夫老弟,升官了嘛,你不會讓我去和他們打仗吧?媽的!我才不管呢,你們先收兵,這塊地方是我的了。”屠夫微微一呆,隨即笑道:“你的就你的!大不了我去別的地方爭地,不過,對面車獵國的軍隊不會答應的。”

對面車獵國的軍隊在重新集結,很快又組織成攻擊隊形,看樣子他們還不肯罷休。

李強一揮手,擋在兩軍中間的金色屏風消散在空中。他淡淡地說道:“咸木靈帥,你們現形吧。”他打算用咸木靈帥的人馬嚇阻車獵國的軍隊。

咸木靈帥對于命令是毫不含糊的,他手一招,胯下顯現一匹鬼獸,同時下令所有的靈劍體顯形,酷熱的河床上立即顯露出一隊全副武裝的靈劍體,周圍的氣溫頓時急遽下降,屠夫和山熊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兩人驚得啞口無言。

李強吩咐道:“咸木,你去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怕死,就統統過來吧。”他又傳音給咸木:“不許亂殺人,我是嚇唬他們的,知道嗎?”他深知,僅咸木靈帥一人就可以滅掉車獵國這支軍隊。

咸木靈帥開始還以為李強真的要他去滅掉這支部隊,這對他來說是毫不費力的,靈鬼界雖不禁殺戮,但是要想消滅一個靈體也是不容易的事情,他正想嘗試一下殺人的滋味,卻聽到李強的傳音,不禁有些失望,不過,李強的命令他可不敢違抗。

咸木靈帥騎著鬼獸向車獵國軍隊飄去,他的樣子完全超出這里人的想像,兩邊的軍隊頓時大亂。咸木靈帥喝道:“叫你們指揮官來回話!”

對面的軍隊慌作一團,就聽有人喊道:“放箭!放箭!”不知道是誰射出了第一支箭,霎時間,密如雨點的箭矢射向咸木靈帥。

咸木靈帥一聲冷笑,一擺手上的七魂鉤,就要上前殺人。李強的聲音又在他耳邊響起:“不許殺人!”咸木靈帥臉色更白了,他大喝道:“混蛋!”舞動手中的七魂鉤,放出一圈白光,將飛來的箭矢絞得粉碎,催動鬼獸沖向車獵國的軍隊。

咸木靈帥的樣子很嚇人,他渾身裹著濃濃的黑霧,散發著刺骨的寒冷,手里舉著古怪的兵器,誰見了都害怕。他騎著鬼獸直接沖進了人群,雖然他不敢殺人,但是只要被他身上的黑霧襲上身,立即就被凍僵。他直奔軍旗下的主帥而去,身後躺滿了凍僵的士兵,雖然死不了,可回去肯定要大病一場。

李強笑著問道:“屠夫老弟,雞婆將軍這次一定升官了吧,他來了沒有?”山熊插話道:“早就升官了,呵呵,他去軍部了。”屠夫也笑道:“還不是靠著大哥的好兵器……”李強恍然道:“還是殺鴨將軍幫的忙啊,呵呵,看來他是真喜愛好兵刃啊。”

說話間,咸木靈帥拖著一個將軍模樣的人過來。那人已經被咸木凍得半死,為了讓他還能說話,咸木極力控制自己,才沒有把他凍成冰棍。咸木一揮手,那個將軍“撲通”一聲摔在李強面前,不住地瑟瑟發抖。

李強走到他面前,很和氣地說道:“很抱歉,讓你受驚了。”他揮手扇了一下,那個將軍只覺得一股溫暖湧上身來,立時就止住了抖動。半晌,他才說道:“你……你想怎麼樣?”他心里驚懼到了極點,抓他過來的那人實在是恐怖,身上的黑霧竟然能把人凍僵,真搞不清他是人是怪。

屠夫抽出薄斧,說道:“大哥,把他交給我好嗎?”那個將軍嚇得臉色煞白,和咸木靈帥的白臉相比竟也毫不遜色。李強和顏悅色地說道:“我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這塊地方我要了,你不會和我爭吧?”

那個將軍怎敢爭辯,連聲道:“這里都是無主之地,你要就拿去……就拿去!”

李強非常有禮貌地說道:“啊呀,感謝你的慷慨,請回去吧,我不會為難你的。”

那個將軍難以置信地望了李強一眼,以為李強是在捉弄他,猶豫了半晌,他問道:“你……你放我走?”李強笑道:“我要想殺你,就不會和你說話了,請吧,只是別來打擾我,明白嗎?”

屠夫提著薄斧,有點尷尬地站在一邊,他沒想到李強會放走對手,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李強笑嘻嘻地說:“屠夫老弟,收起你的斧頭,等我走了以後,這里就算是你占領的地盤了,又不用打仗,不好嗎?”屠夫笑了,順手插回薄斧,說道:“大哥,這是你說的,好吧,就聽你的。”

那個將軍跌跌爬爬跑回自己的隊伍,一點都不敢耽擱,立即率領人馬撤離。和李強他們這些怪物打仗,簡直太恐怖了,他們哪還敢停留,是有多遠就跑多遠了。

李強說道:“山熊,你去把部隊安置好,屠夫,我有事請你幫忙。”

山熊扛著三角大鏟應聲而去。屠夫說道:“大哥有什麼事情盡管吩咐,屠夫一定盡力,我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這里我說了算。”

李強說道:“我要在這里修建一個小玩意兒,等我走了以後,你幫我徹底毀掉它。”他想得很清楚,自己不但毀了炫疾仙陣還破掉戰圈大陸,一旦寂寞老仙回來,勢必要查問是誰干得好事,要是讓他找到自己,那可就不好玩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滅掉自己的蹤跡。

蟠仕靈將說道:“這種傳送陣我曾經學過,大人,就由我來指揮部下恢複吧。”

李強大喜,他正為如何恢複這個殘破的傳送陣發愁,沒想到蟠仕靈將自告奮勇。他高興地笑道:“老蟠了不起!好,就交給你辦了,謝謝啦,哈哈。”蟠仕靈將聽得頭都大了,李強竟然叫他老蟠,還謝謝他,他手足無措地說道:“不敢當,應該的……呃,這個是應該的。”

屠夫靠近李強,小聲問道:“大哥,他們是什麼人啊?身上霧氣騰騰的,冷得讓人受不了。”李強笑道:“呵呵,他們是我的朋友,到這里來玩的,是什麼人,老弟就不要問了,你不懂的。”屠夫越加感到李強的神秘,他不敢再問,站在一邊默默地看著。

蟠仕靈將帶著靈劍體快速拼裝散落的能量石。靈劍體可以隨意潛入地下,所以,散失的能量石藏得再深他們也能找到。

李強走到一邊,早有幾個靈劍體用靈劍掃開一塊空地,鋪上一層銀色的軟氈,還擺了一張黑色的圓形案桌,放上幾杯冒著寒氣的漿液。李強招呼屠夫和咸木坐下,他拿起杯子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東西?”杯子由半透明的石頭雕刻而成,非常精美,里面的漿液是乳白色的,冒著縷縷白霧。

咸木靈帥笑道:“哦,這是我們那里常喝的,叫作濁冰液,很清涼的。”

屠夫正好干渴得難受,聞言大喜,抓起一杯,咕咚就是一大口,然後就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強,一動不動。李強一見嚇了一跳,抬手一道金光罩上屠夫,過了大約三分鍾,就聽屠夫一聲慘叫:“媽呀,凍死我了,好冷啊。”開玩笑,靈體喝的東西都是極陰寒的屬性,他竟敢猛喝一大口,沒凍死就算他幸運了。

李強笑著搖頭,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仿佛一根冰線流入心間,一股淡淡的冷香散發開來,他大聲喝采道:“好!絕妙!”咸木靈帥也喝了一口,說道:“這是濁冰液,還有一種清冰液,味道更好,不過,我們沒有,只有靈王大尊和鬼王大尊的靈宮鬼殿里有藏品,大人下次去,可以嘗嘗的。”

屠夫再也不敢嘗試了,他現在知道,李強帶著的這些人絕對不能算是人,他對李強更加恭敬了。

很快,蟠仕靈將就將古傳送陣複原了,他飄到李強身邊道:“大人,已經修複了,只是沒有仙石啟動。”

李強取出十幾塊仙石道:“這些應該夠了吧?”

蟠仕靈將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連聲道:“夠了!夠了!好家伙,竟然有這麼多仙石,我們那里最缺的就是這個了。”他接過仙石,轉身飄向古傳送陣。

李強又取出幾十個爆彈,這還是在坦邦大陸收集的,他指著不遠處的傳送陣說道:“屠夫,我們走後,你用這個紅色爆彈將那兒炸掉,一點完整的石塊也別留下,知道嗎?”

屠夫似懂非懂地看著李強,好一會兒才說:“什麼叫爆彈?怎麼用啊?”

李強拿起一個爆彈,說道:“我示范給你看,認真看好了。”他將橢圓形的爆彈用力一捏,爆彈立即變成圓形,然後他揚手扔出,轟隆一聲巨響,頓時煙塵揚起,草木亂飛。屠夫驚喜萬分,這玩意兒如果用來打仗,誰能是自己的對手。

屠夫抓起一個爆彈,愛不釋手,他嘻嘻笑道:“大哥啊,還有沒有?多給點好不好?嗨嗨,這玩意兒實在是太好啦。”

李強如何不知道屠夫的想法,他大笑道:“老弟打仗也想偷懶啊,我勸你別依賴這玩意兒,用習慣了你就不會打仗啦。好吧!再給你一些。”他又取出十幾個爆彈,嚴肅地說道:“屠夫,我們走後一定你要毀掉這里的石頭圈,不然,你就害了大哥了。”

屠夫雖然不明白李強為什麼要毀去那些黑乎乎的石頭,不過,大哥說的話總是要聽的,他點頭道:“放心吧,我會把這些石頭敲得粉碎,讓每一個士兵都帶幾塊碎石頭,扔得遠遠的,誰也別想再找到一絲痕跡。”

蟠仕靈將回來說道:“大人,傳送陣已經恢複了,只是不知道傳到哪里去。”

李強心里興奮極了,但表面上仍不露聲色:“好,我們去看看。”他陡然瞬移到傳送陣里。屠夫只覺得眼前金光晃動,眨眼間李強就失去了蹤跡,他吃驚地張張嘴,發現那些冷冰冰的家伙也都不在了。抬頭一看,李強和他的朋友都在遠處的石圈里,他急忙向河床跑去,嘴里嘀咕道:“媽的!老子是見鬼了,沒看見他們走啊……哎……”

李強進陣後就覺得定星盤在微微跳動,他來不及查看傳送陣,立即分神識進入定星盤里。神識仿佛被某種神秘的力量牽引,在星空中急速飛馳,無數的星芒在心中流淌,他懷著極其興奮的心情隨著神識前進,數不清的繁星被甩在了身後,終于一顆熟悉的星球出現在他面前,那是一個藍色的星球,就是李強被黛南楓禦抓住後曾經疑惑是地球的勾藍星。

勾藍星在緩緩旋轉,一個小小的紅點在球面上閃動,李強的神識立即撲了過去,發現那就是剛剛修複的傳送陣。他在上面小心地做了一個記號,又在附近的星球查看了一遍,沒有發現異常情況,神識這才脫離出來。他沉思了片刻,暫時還沒有想明白定星盤怎麼用。

蟠仕靈將很有把握地說道:“我盤算了一下,這個傳送陣大約可以去十七個星球,大人准備去哪里?”李強沒有想到他會懂得修真界的傳送陣,奇道:“老蟠啊,你怎麼會這些?在哪里學到的?”

蟠仕靈將神色一變,半晌,他吞吞吐吐地說道:“大人,我……我……”李強是個精明人,看到他為難的神色,立即說道:“沒關系,我只是好奇,不方便說就別說,呵呵,不用這麼緊張吧。”蟠仕靈將松了口氣,勉強解釋道:“一時說不清,謝大人體諒。”

李強笑著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隨便啟動一下,看看哪個星球的傳送陣有感應。”

蟠仕靈將大聲答應,立即啟動傳送陣,青光在傳送陣里流轉,李強說道:“先別傳送,我需要時間搞明白一個道理。”他再次將神識探入定星盤里,觀察了好一會兒,終于發現了定星盤的秘密。

一條淡淡的紅線從勾藍星傳送陣延伸出去,跨越了很遠的地方,李強估計最少越過了幾十個星球,在一個白色的星球上,有一個藍色的小點在閃爍,李強立即做了記號。神識退出後,李強興奮地說道:“下一個星球!”

蟠仕靈將也不知道李強在干什麼,只管點頭道:“好,下一個。”他重新啟動陣法。

李強再次將神識探入定星盤。一道淡青色線從勾藍星亮起,這次跨越的距離更遠,那是一個很小的星球,黑乎乎髒兮兮的。李強揮揮手,蟠仕靈將又一次啟動傳送陣。連續十幾個星球看過來,都做好了標記,李強糊塗了,他也不知道去哪個星球好。

考慮了很久,李強選擇了一個偏遠的星球,這個星球似乎很大,是一顆淡綠色的星球,看上去非常的美麗。李強尋思,只要離開勾藍星,毀掉傳送陣,即使寂寞老仙有通天的本領,恐怕也拿自己沒辦法。

李強笑道:“你們都回幻魔珠吧,我准備走了。”他手掐靈訣,將咸木他們和靈劍體都收回幻魔珠里,然後走到屠夫面前,笑道:“屠夫,我走了,以後見到軍營里的弟兄代我問好,記住,將這里徹底毀掉。”同時示意他站開點。

屠夫呆呆地看著李強,還沒弄明白李強說的走是什麼意思,只見他站在那堆黑色石頭組成的圈子里。他一邊向後退去,一邊傻傻地看著。

傳送陣開始運轉起來,無數道青朦朦的光射向陣中心,陡然間,一道白光閃過,傳送陣里已空無一人。屠夫驚訝之極,跑進傳送陣四處搜尋,叫道:“大哥,大哥!天哪,原來這就是走了,唉,我笨死了。”他深深後悔,連一聲告別的話都沒有說。

屠夫招來手下的士兵,他舍不得用李強給他的爆彈,命令士兵將整個傳送陣砸碎,每個士兵必須帶走砸碎的石塊,扔到遠方,從此,勾藍星真正被修真界遺忘了。

碧梧子逃到了車獵國的都城,他在兩個國家的都城都有豪宅,憑著他的修為,在勾藍星是沒有敵手的,他躲在宅中惶惶不可終日,生怕李強找上門來。他已經領教了李強的手段,人還沒有見到就失去了一只手臂,肉身受損是修真者的大忌。

這一躲就是五六年,他暗自慶幸,揣測李強可能已經忘記他了。慢慢地,他開始出門查看,但他怎麼也不敢再回仙宮了。

這一日,他正在客廳里閑坐,盤算著如何奪取車獵國的皇位。除了顧忌李強,別人他是不在乎的。他站起身在客廳里來回踱著步,突然眼前金光閃動,他下意識地放出飛劍,就聽一聲低喝:“混蛋!”飛劍已經被來人捏在手上。

碧梧子嚇得魂飛魄散,仔細一看,他的腿都軟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聲道:“老仙饒命啊,老仙饒命!”

來人散去護身金光,露出了真面目。那是一個年輕人,身穿一套紅白相間的仙甲,細長柔和的臉龐上長著一雙細長的眼睛,八字眉,眉梢直拖到眼角,一副困惑的樣子。他手里捏著碧梧子的飛劍,眼里精芒閃爍,身邊還有一個傀儡體垂手站立。

碧梧子絕望地看著那個傀儡體,他知道是這個傀儡體領著老仙來的。

寂寞老仙天蝕回到勾藍星後,發覺戰圈大陸已經破碎了,回到仙宮又發覺自己的炫疾仙陣被破,藏寶室被毀,氣得他怒火中燒,四處搜尋。後來他找到了一個傀儡體,訊問下才知道是碧梧子干的好事,他又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碧梧子的藏身處。

寂寞老仙冷冷地說道:“看不出來啊,你很了不起,確實很了不起,憑你元嬰期的修為,竟然將整個仙宮里的修真者都誘殺了,還敢煉化裴塵的元嬰,讓自己的修為躍到分神期,又違反我的規矩,在仙宮里收集世俗凡人作為仆役,好!不錯,真是一個人才,了不起!”他的聲音猶如金屬般冰冷,滿含憤怒。

碧梧子深知寂寞老仙的手段,他癱在地上,連連求饒:“老仙饒命……老仙……饒了奴才……”

寂寞老仙就像是沒有聽見,繼續說道:“這麼多修真者,統統被你煉成了傀儡體,哈哈,好啊!不錯,大手筆啊,殺不殺他們我無所謂,哼哼,你的本事很大,敢藐視我,不拿我當回事,嗯,竟然還能破掉我的炫疾仙陣,了不起,確實了不起!”

他蹲下身來,伸手托起碧梧子的下巴,眼里的精芒更盛:“你把我的藏寶室里的東西放到哪里去了?還是乖乖交出了吧,我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不然的話,我讓你生死兩難。”

碧梧子雖然慌亂,但是他察覺到機會來了,心里急速盤算後,他孤注一擲道:“老仙……炫疾仙陣不是我破掉的,東西也不是我拿的,但是我知道是誰干的,只求老仙饒我一命,我用消息交換。”他賭的就是那個傀儡體不了解情況。

寂寞老仙眼里閃過一絲嘲諷,淡淡地說道:“說說看,值不值得饒你。”

碧梧子猶如溺水者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連聲道:“只要饒我一命,我一定說,一定說!”他試圖讓老仙做出承諾。

寂寞老仙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碧梧子嚇得大叫:“不要啊,老仙饒命。”他知道不好了。寂寞老仙一把抓住他剩下的那只手臂,輕輕一握,就聽“嘎巴”一聲脆響,他的胳膊被捏得粉碎。要知道碧梧子可是分神期的高手,可在寂寞老仙的手里他竟像嬰兒一樣無力反抗。

“喔喔……哇……饒……饒了……喔……饒命啊!”

寂寞老仙聲音更加冰冷:“你越用功就越痛,哼!很久都沒有嘗到疼痛的滋味了吧,剛才你想說什麼?哦,原來你並不想說,好吧,咱們再來……”他又一把抓住碧梧子的一只腳,碧梧子驚恐地慘叫道:“我說,我說……嗚哇……”他竟然嚇得大哭。

寂寞老仙不屑地說道:“你就這點能耐?快說吧,別讓我等得不耐煩。”

碧梧子無計可施了,他是最怕死的,寂寞老仙的霹靂手段把他嚇壞了,他如實說道:“是一個叫李強的修真者破掉的,不知道他是從哪里來的,據他自己說是被仙人帶來的。”寂寞老仙沉吟了片刻:“他怎麼會到仙宮里的?”

碧梧子低著頭眼珠亂轉,他深知這個問題如果回答不好,老仙就不會放過自己。他說道:“是奴才打不過他,將他騙入炫疾仙陣,沒想到他非常厲害,根本就不在乎仙陣的威力,奴才沒有辦法就只好逃了,不過,奴才還記得他的樣子,奴才可以帶老仙大人去找他。”他現在只想能活命一時算一時,別的以後再說。

寂寞老仙站起身來,他在藏寶室里留有一件奇寶,就是那卷銀色的軟皮,記載著仙界的修行方法,這是無論如何不能遺失的。他冷笑一聲道:“很好,我們這就去找那個李強,至于你……先保留元嬰吧。”他手一指,一道金線射在碧梧子的腦門上,碧梧子慘嚎了半聲,便撲倒在地,一個元嬰從體內飛出,被寂寞老仙收進一只玉瓶里。

寂寞老仙喃喃自語道:“李強是誰?竟然不怕炫疾天火,好,了不起!”他身邊的那個傀儡體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讓老仙說好,實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

上篇:第九章 古傳送陣     下篇:第一章 修真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