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收購仙石  
   
第三章 收購仙石

仙風劍是蒼極宗的鎮派之寶,奇羨魚的師尊是蒼極宗的宗主夏云濤,他對這個弟子極其寵愛,奇羨魚的父母也是霖明星著名的修真者,和夏云濤是生死至交,這把仙風劍就是在奇羨魚踏入元嬰期後,夏云濤贈給他的禮物。

李強一眼就看出了奇羨魚的修為,發現他已經有出竅初期的功力了。在修真界只要能踏入出竅期就算是高手了,怪不得奇羨魚會這麼狂。

無數道淡金色的光絲圍繞著奇羨魚,如此形態的飛劍李強也是第一次見識,他立即察覺出其中的厲害。奇羨魚手掐靈訣指揮著飛劍,臉上顯出得意的神色,口中說道:“請指教!”飛劍陡然化作一根金色的細絲,在大廳里飛舞盤旋,帶起了陣陣風聲,仿佛有無數把利刃急速破開虛空,發出嗚嗚的聲音。

李強點頭笑道:“確實是一把好飛劍,用天金砂為劍體,設纏絲陣于內,嗯,似乎還修煉了水之魂,靈氣十足,不錯,不錯。”他隨口就說出了仙風劍的特點。軒轅易青聽不明白,他不解地問道:“木子老兄懂煉器?”

奇羨魚心里卻是大驚,李強僅僅看了一眼就說出了仙風劍的特點,這種眼力非同小可,如果不是對煉器有極深的體悟是不可能做到的。他雖然驕傲,但對有本事的修真高手還是很佩服的。他收起仙風劍,說道:“沒想到木子老兄的眼光如此厲害,了不起。”停頓了一下,又鄭重地說道:“我想和你交個朋友,不知道木子老兄肯不肯賞臉。”

李強不由得笑道:“好啊,少宗主不嫌棄我這個異鄉人,木子還有什麼可說的,呵呵,見過奇兄。”他對奇羨魚這樣的公子哥兒最是了解,只要給他面子,很容易就能成為朋友,只是這種朋友很少能成為生死至交的。

奇羨魚心里其實很緊張,他生怕李強一口拒絕,那樣的話他可丟不起這個臉。聽到李強的回答,他頓時松了一口氣,急忙道:“別客氣,呵呵,來!來!我來帶木子老兄參觀千寶閣。”

軒轅易青也大大的松了口氣,他也怕李強和奇羨魚沖突起來,那樣的話他這個接待人可就難辦了。

奇羨魚又招呼他那些師弟師妹上前見禮,李強笑著一一答禮,他向來就是朋友多多益善,不一會兒,他就和這群蒼極宗的弟子們有說有笑的了。

從里面房間出來的幾人中,其中一個是千寶閣的總管事。千寶閣在奇龍城也是一個大門派,他們的閣主也是修真聯合會十二個宗主之一,剛才奇羨魚賣弄飛劍,他們一直在一旁觀望。奇羨魚很開心地大聲說道:“顏總管,這是我的朋友——異域來的木子老兄,最近有什麼好東西啊,介紹一下吧。”

顏總管也是修真者,有出竅後期的功力,在奇龍城也是有名的高手,他像是和奇羨魚很熟的樣子,笑道:“少宗主,木子前輩,最近還真有幾樣稀奇的東西,請到貴賓房休息,我讓人把東西送來。”

貴賓房是千寶閣最隱秘的地方,設有重重禁制,因為有很多奇珍異寶收藏其間,所以防護得非常嚴密,不是千寶閣閣主的朋友是進不到里面去的。百蒼佬戰戰兢兢地跟著李強,他這次不但到了千寶閣,而且還糊里糊塗地跟著李強來到了貴賓房。

貴賓房很大,地上鋪著一層軟墊,軟墊上擺放著六張淡黃色矮桌,房間的牆壁發出淡淡的白光。顏總管招呼大家坐地,百蒼佬不敢亂坐,進門後就站在牆邊。眾人坐下後,李強才發現百蒼佬站在牆邊,他可不管這里是什麼規矩,招手道:“纏佬,過來,別站著啊。”

百蒼佬手足無措地連聲道:“我站著就行了,你們說話……你們說話,我等著。”臉上的神情非常尷尬。軒轅易青雖然搞不懂李強為什麼對一個普通人這麼客氣,不過,他是機靈人,立即站起身拉著百蒼佬來到李強身邊,小聲說道:“纏佬,讓你坐就坐,別推來推去的,難看。”

顏總管拍拍手,立即有人端著一只托盤走了過來。顏總管接過托盤,小心地放在身前的矮桌上,托盤上是一只長方形的匣子,他笑道:“這是從碧海龍隱城得到的寶物,大家先看看,呵呵,也考考各位的眼力。”他抽出匣蓋,取出一顆雞蛋大小的藍色寶珠,珠子發出藍瑩瑩的寶光,百蒼佬突然打了一個寒噤,小聲道:“好冷啊。”

軒轅易青贊道:“好!這是寒蛟的內丹,最少有五百年的功候,很少見。”他是專門接待外來修真者的人,見識不凡,一口就說出寶珠的來曆。

奇羨魚驚訝道:“咦,看不出來啊,易青懂得還真不少,我也知道這是寒蛟的內丹,卻看不出來是什麼功候的,不錯!”

李強有點意外,想不到奇羨魚也有謙虛的時候,而且還能說出實話,心里不禁對他有了些好感,覺得這個少宗主不完全是個自命不凡的草包。

李強笑道:“我對這里的怪獸不了解,寒蛟的內丹有什麼用?”

軒轅易青解釋道:“寒蛟是生活在寒潭里的怪獸,它的內丹是合藥的材料,性大寒,有的修真者將它修煉成法寶,是一種比較罕見的東西。”

顏總管看出大家對寒蛟的內丹都不太感興趣,便吩咐收起寶珠,又命人取出另一樣寶物。解開托盤上的禁制,一道白光閃出,露出一根銀白色的針狀物,大小和普通的筷子相仿。軒轅易青首先吃了一驚,他疑惑道:“這是……這好像是定魂針吧?”

奇羨魚肯定地說道:“沒錯,是定魂針!哎呀,顏總管,這是雪龍城最大的門派之一極塹崖的法寶,你是怎麼搞到的?”他還有一句話沒有說,雪龍城的極塹崖高手云集,要想搞到他們的獨門法寶,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顏總管笑道:“你放心吧,這是極塹崖的一個高手留下的,他正好需要千寶閣的一件寶物,又沒有足夠的錢買,就用定魂針換了,呵呵,你們都知道,千寶閣是做正規生意的,來路不明的東西我們是不要的。”

李強伸手拿起定魂針,用神識稍稍查看了一下,點頭道:“這件法寶還可以,就是煉制的方法有些問題,雪冰精魂應該用凝煉法,而不能用制煉法,可惜了。”他在勾藍星潛修的時候,曾花費了大量精力整理得到的玉瞳簡,從中了解了很多煉器方面的知識,加上他本身就是煉器大師,對這種程度的煉器已經看不上眼,能讓他說上一聲好的法寶實在是太少了。

在場的人只有顏總管有點明白李強的意思,軒轅易青、奇羨魚和其他人都不懂。顏總管問道:“凝煉法我也聽說過,不過,我還從來沒有見識過凝煉法修煉出來的法寶。”

李強取出在鎮玄塔得到的那只藍色的小碗,笑道:“這就是凝煉法制出的法寶——冷霜罩,是一件護身法寶,它最大的特點是不用修煉,直接用靈訣就可以啟動了。”他將冷霜罩放在桌上,幾個人爭相傳看著。

顏總管怦然心動,笑道:“呵呵,我也是第一次見識,這個……木子前輩,冷霜罩能不能割愛,千寶閣願出高價收購。”他不愧是千寶閣的大總管,這件寶物的價值不在于它有多大功能,而在于它是用凝煉法煉制的,這是一種奇特的制器法門,顏總管想留下它作為千寶閣的樣品。

李強點頭道:“我不要錢,用仙石換吧。”他現在最缺的就是仙石了,其次,他還需要辦一件事情:找到回封緣星的星路,最好能找到從封緣星來到霖明星的修真高手,這樣可以少走很多的彎路。

顏總管大喜,千寶閣的仙石多得很,奇龍城十二個大門派在外星有幾個大的晶石礦,每年都能運回很多仙石,用不了的仙石都放在千寶閣銷售,因此他很爽氣地說道:“沒問題,呵呵,能問一聲嗎?木子前輩需要多少仙石才覺得滿意。”

李強無所謂地說道:“隨便好了,不管換多少仙石,我都沒有意見。”李強這招可厲害,他好像根本就不提任何要求。顏總管可就為難了,少了說不過去,多了又吃虧,他想了想問道:“木子前輩需要上品的仙石還是中品的?”

李強說道:“中品的仙石就行了。”上品的仙石他還有很多,倒是中品的差不多耗光了,如果用上品仙石去啟動傳送陣,不僅太浪費了,而且不值得。

顏總管吩咐手下道:“去取四百顆中品的仙石,另外取一萬團龍幣給木子前輩零用。”

蒼佬坐在李強身後,吃驚得張大了嘴,一個不起眼的藍色小碗,竟然這麼值錢,他連做夢都想不到。他使勁捂著嘴,心里念叨:“上次為給兒子搞一塊中品的狂暴石,不知道費了多少功夫,看人家,隨便拿出一樣東西,千寶閣就給出四百顆仙石,唉,沒法比啊。”

軒轅易青羨慕地說道:“木子前輩是不是精通煉器?呵呵,我們奇龍城最缺的就是煉器高手了。對了,木子前輩的飛劍能不能……嗯,這個……欣賞一下。”

奇羨魚一直在琢磨李強這個人,他猜不透李強的修為,也猜不透他的身份,只是覺得他非常神秘,軒轅易青要求看李強的飛劍,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急忙接著軒轅易青的話笑道:“木子老兄,真是不公平啊,呵呵,我的仙風劍都給你看過了,你也讓我們見識一下異域的飛劍嘛。”

李強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用到吸星劍了,他一直在修煉太皓梭,而將吸星劍收攝在左上臂。他笑道:“我的飛劍很一般,嗯,就是這個。”他飛出吸星劍,將吸星劍的形態化為很普通的劍芒,讓他們看不出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奇羨魚實在是想不通,這種劍光太平凡了,能獲得晶龍牌的修真者,絕對不應該是這樣的水平,他忍不住就想出劍試探。

李強正准備收劍之際,忽見奇羨魚也噴出飛劍,只聽他笑道:“我來試試!”

軒轅易青心里大驚,顏總管也是微微一怔,誰都沒有想到奇羨魚會出飛劍。

李強根本就不想和他斗劍,金光微閃,他悄無聲息地站在奇羨魚的身後,笑道:“算了吧,你那把仙風劍太厲害,還是別比了。”

顏總管心搖神動,他立即知道李強是真正的高手,會瞬移的修真者最少也有分神期以上修為,奇羨魚是比不過的。他笑道:“木子前輩真是深藏不露啊,少宗主,我這里還有一些好東西,要看嗎?”他不動聲色地打著岔。

奇羨魚看見李強使出瞬移術就知道自己比不了,好在李強說話很委婉,他覺得沒丟面子,便笑著收回飛劍,說道:“呵呵,木子老兄太謙虛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去試探了。

千寶閣的店員很快送來幾個大托盤,上面盛滿了中品仙石,都是打磨得很整齊的寶石,五光十色非常耀眼,另外還有一個托盤上裝著圓形的紅色團龍幣。顏總管笑著說道:“請木子前輩查收。”

李強說道:“如此就謝謝顏總管了。”他手一招,托盤里的仙石和團龍幣猶如一條彩龍般吸進掌心,到手就被他收進手鐲里。

百蒼佬心里更加歎息不已,他今天算是長見識了,修真者之間的交易,絕對不是他這樣的凡人能夠想象的,仙石居然用托盤來裝,一千個團龍幣足夠奇龍城的中等人家過一年的,千寶閣隨手就給出一萬團龍幣,這還只是零花錢。最讓他感到驚訝的是,李強根本就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他想,要是自己得到這麼多東西,恐怕早就笑暈過去了。

李強突然感覺有高手進來,他扭頭看去,只見門口的禁制已經解開,從門外走進來一群修真者。顏總管急忙站起來,小聲說道:“閣主回來了。”忙迎了上去。奇羨魚和軒轅易青等人也趕緊起身。

軒轅易青傳音道:“木子老兄,快起來,這是修真聯合會的灃宗主,千寶閣的閣主灃牽寶,別失禮。”李強微微點頭,也站起身來,他察覺到灃牽寶有合體初期的修為,他身邊的那個修真者,同樣也是合體初期的修為。合體期的修為在修真界算是頂級高手了,李強暗自吃驚,這里的高手真多啊。

灃牽寶穿著很普通,一身灰色的袍服,只是肩膀上披著網格狀披肩,閃著淡淡的白光,那是一件護身的法寶。他有著清癯的面容,三綹長須飄灑,兩眼炯炯有神,顯得很精明的樣子。

李強的修為也許比不過合體期的高手,但是他的境界卻不差,而且他修煉了天薦章之後,誰也搞不清他到底有多厲害,連李強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差不多級別的高手,天生就能感應出來。灃牽寶沒有在意顏總管說什麼,他一進門就發覺李強是個不同尋常的高手,但是他也看不出李強的深淺。

刹那間,三人都站立不動,幾乎同時下意識地放出勁力來,頓時,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一個個站立不住,被波動的潛力遠遠推開。灃牽寶驚訝道:“這位老兄是哪里來的貴客?幸會!”說話間,三人同時收斂功力,彼此都有一份顧慮,這里實在不是比試的地方。

奇羨魚這時候才知道李強是多麼的厲害,他竟然絲毫不懼千寶閣的灃閣主,自己剛才還逼他出劍,實在是太大膽了。

李強說道:“我是異域來的修真者木子,拜見灃閣主。”

灃牽寶不敢怠慢,他認為李強至少有宗師級的水平,忙走上幾步,客氣地說道:“呵呵,貴客光臨,歡迎!歡迎啊!”

奇羨魚上前施禮:“羨魚拜見師叔。”

軒轅易青也上前拜見。李強的眼光卻留在灃牽寶身邊的那個高手身上,那人一身衣飾怪異絕倫,給李強的感覺就是一個字——亂,那是用無數彩條拼接起來的,整個後背上綴滿了長長的尖刺,就像貼了一張刺猬的皮。那人臉上長滿了尖針一般的灰黑色胡須,給人一種很冷漠的感覺,他也在靜靜地打量著李強。

灃牽寶笑道:“這是降木城來的修真高手,柏承令的令主堰千回。”大家再次見禮後落座。

奇羨魚心里又得意又緊張,他知道降木城的大門派柏承令,在霖明星可是鼎鼎大名,沒想到竟然在千寶閣見到他們的令主,他感覺自己很幸運。堰千回也是一個傳奇人物,在這里的修真界名氣十分響亮。

堰千回坐下後立即說道:“灃兄,那件寶貝能拿來看一下嗎?”語氣似乎有點急不可耐。

灃牽寶手撚長髯,笑眯眯地說道:“堰兄請稍候,東西已經讓人取去,只是……”他微微沉吟一下,堰千回急忙說道:“你放心吧,我用一只上等的幻化青鳥交換,如何?”

軒轅易青和奇羨魚這些人都臉色微變,李強頓時大感興趣,他傳音道:“羨魚兄,什麼是幻化青鳥?”奇羨魚也傳音道:“木子兄別急,等一下再解釋,總之是一件很厲害的寶貝。”他的話語里滿是興奮。

很快東西就送到灃牽寶的手上,那是一個半圓形的玉盒子,打開蓋子,里面是一只雞蛋大小的禁制晶瓶,瓶子里養著一只手指頭大小的生物,形狀有點像青色的蝦子,瓶子里存有三分之一的淡銀色液體,那只生物緩緩地轉動著身體,頭上的觸須輕輕波動著。

堰千回瞪大雙眼,呼吸都急促起來,不斷地說道:“就是它!就是它!”

李強也很驚訝,這種生物在佛宗的玉瞳簡里有記載,名字叫岩瑕精,非常罕見,只生活在一種很少見的岩石里,它的口水也就是那種淡銀色的液體,名叫岩晶液,對修真者來說,是一種極其珍貴的補品,尤其是初學者,服用這種液體可以增長靈智和功力,佛宗修煉的靈丹“天靈子”就有這種成份。

灃牽寶笑道:“堰兄,給你四滴岩晶液應該夠用了吧?不過,我不要幻化青鳥,我要幻化鱗斑箭。”

堰千回怔住了,半晌才說道:“幻化鱗斑箭是柏承令的鎮派至寶之一,我雖然是令主也不能隨意送人啊,我用兩只幻化青鳥交換,行不行?不過,四滴不夠,我要五滴岩晶液。”他顯得很焦急。

灃牽寶微笑不語,堰千回歎道:“難道灃兄就不能通融一下,我已經找遍霖明星所有的地方,唉。”李強一聽就知道堰千回不是做生意的料,他這樣著急上火的要,灃牽寶更加不會輕易給他了。

李強忍不住問道:“堰兄要岩晶液有什麼用?”

堰千回心里正在難過,聞言沒好氣地說道:“我有大用……唉,是我一個弟子和別人斗法寶,受了重傷,神智癡呆,急需要恢複……算了,跟你說了也沒用。”李強搖搖頭,不再說話。

灃牽寶將岩瑕精收入玉盒里,笑道:“既然堰兄為難,這樣吧,你再考慮一下,等想好了再找我。”堰千回喝道:“且慢,我……我換!不過我要岩瑕精!”他心痛極了,幻化鱗斑箭是很難煉制的,柏承令總共才有三只,威力非同小可,要不是這個弟子他非常看重,他是絕不會答應的。

灃牽寶淡淡地說道:“岩瑕精每過一個嘉龍曆年就可以產出十滴岩晶液,因此,這是一件無價之寶,沒有什麼寶物可以交換的。”他將盒子遞給邊上的人,又道:“堰兄,抱歉了。”

堰千回失望至極,臉色陰晴不定。李強有點打抱不平,他覺得寶物就是要用的,修真者怎麼能這麼斤斤計較。他忍不住悄然傳音道:“堰兄要的東西我有,嗯,出去以後再說。哎,別讓主人看出來,這樣可不好。”

堰千回心中狂喜,為了不露出喜色,他急忙低下頭來,他雖然不明白李強為什麼這樣做,但是在絕望中他也顧不得許多了,就是賭也要賭一把。

其實在霖明星,各大城市之間的比試是不間斷的,為了得到別派的修真法寶,尤其是有獨到之處的法寶,霖明星的修真者可是不擇手段。千寶閣的任務就是收集各派的修煉法門和制器之秘,就像李強的那只冷霜罩,顏總管可以花大價錢收購。這里低等級的修煉法門極多,隨便在哪里都能搞到,而高級的修煉法門就很難了,只有投身名門大派才可能學到。

灃牽寶笑呵呵地問道:“木子兄,我今天聽老睇★L你,竟空手將玄禁石抹平了,了不起啊,哈哈,現在奇龍城的高手都摩拳擦掌,等著和你比試法術,切磋學習也是提高法術的途徑之一啊。喔,忘了問了,木子兄是從哪里來的?”他一邊和李強講話,注意力卻集中在堰千回的身上,他不愁堰千回不屈服,但他絕對沒有想到李強會插上一腳。

李強撓撓頭:“呃,這個比試法術很容易受傷的,如果傷到人怎麼辦?”他已經不想再提封緣星了,覺得還是少說為好。

奇羨魚搶著說道:“在霖明星的修真者,能參加比試是很榮幸的事情,不但對提高修為有幫助,還能學到高深的法術,在法術比試中,都有高手護法的,即使受傷也有人救治,不用擔心的。”

灃牽寶也說道:“不錯,是這樣,木子兄盡管放心,在霖明星的任何城市,對外來的修真高手只有尊敬,沒有歧視的。”他心里非常奇怪,到現在為止堰千回都沒有說話,好像很定心的樣子,神態也很悠然,似乎不著急了。堰千回不急,他可就有點著急了,但是他又不能主動提起此事。

這時候,從門外進來一個千寶閣的弟子,手上拿著一件東西,進來報道:“祖師爺,有人要用這個東西換團龍幣。”他將那件東西遞了過來,灃牽寶奇道:“這是什麼東西?”

李強從地上猛地一躍而起,一把抓過那件東西,驚訝地叫道:“天哪,是勃朗甯手槍!他人在哪里?”

');

上篇:第二章 千寶閣     下篇:第四章 重玄俞鴻